一念微甜(二)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一念微甜(二)

文/伊安然

一念微甜目录:

第一章:一念微甜(一)

第二章:一念微甜(二)

第三章:一念微甜(三)

第四章:一念微甜(四)

第五章:一念微甜(五)

第六章:一念微甜(六)

第七章:一念微甜(七)

一念微甜(二)

办公室里人不算多,除了两个值班的小刑警,就只有一个穿着制服的警员正在和一个年轻女子轻声交谈。

“苏小姐,针对您说的情况,咱们再来做下最后确认。”问话的是警局刑侦科一个年轻的徐姓警官。

他一边翻看着刚刚记录的笔录,一边问面前的女子:“您在楼道外遇见的男子,身高约莫175cm左右,体形偏瘦,身穿一件红色外卖服,年纪大约四十多岁,没错吧?”

“是!”女子手中捧着一次性纸杯,哪怕指尖温度渐渐流失,却也一直没舍得松开。

“那么,您进入房间后,没有碰过任何东西,只是按住了死者的伤口,是吗?”

“是!”

“就您观察的情况,当时死者屋中的茶几上放着一个削了一半的苹果,但死者身旁的地上还有散落的苹果和被打翻了的酸奶盒,对吗?”

女子更紧地捏了捏纸杯,以至于杯口都有些微变形:“是,还有一个我不敢百分之百确定的情况。我当时好像瞥到客厅另一边地上还有一把蓝色美工刀,凶案现场出现两把刀,其实有点奇怪吧?”

她说到这儿,一直苍白的脸上终于泛起一层淡淡红晕:“我是不是不应该主观臆测什么?这样会影响你们对案情的分析吧?”

“没事,您的叙述已经很客观了,口供里的内容我们也会认真核实,和现场勘查的结果比对的。”徐警官说着,又笑着补充一句,“您已经做得很好了,很少有女孩子像您这么胆大心细的!”

她不无挫败地摆着手:“我一直也以为我胆子挺大的,平时一个人走夜路从来没怵过,谁知道像今晚这样,忽然看到一个有体温能说话的人转瞬死在自己面前时,才发现我的心理承受能力似乎远不如我的想象。”

说到这儿,她下意识揉了揉自己的鼻子,仿佛鼻息间都充斥着挥之不去的血腥气,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徐警官将那份笔录本往她面前推去:“您看一下,如果确认记录无误的话,签个字就可以回去了。”

“好的!”她应了一声,草草看过便伸手去拿笔签字,结果被自己满手已经干涸的血迹吓了一跳。就在她拿起笔的同时,身后传来一个清越男声:“苏一念?”

听到有人唤自己的名字,她这才抬头,茫然的眸子不期然撞入沈渝之惊疑不定的黑眸。

在确定苏一念的身份后,沈渝之脸色微变,急走两步到了近前,目光更是上下检视着她身上的血渍。待看到她那双血迹斑斑的手后,他眉头一拧,极自然地拉过她的手腕看了看:“出什么事了?你受伤了?”

苏一念连忙摇头:“不不不,不是我受伤。就是我回家的时候恰好遇上宗命案,原本是想帮伤者叫救护车,结果发现人已经不行了……”她说到这儿,脑海中不自觉浮现了那具尸体双眼圆睁的模样,当下身子又僵了僵。

沈渝之的手还握着她纤瘦的手腕,自然能感觉到她身体的变化,眸中的忧色更浓,沉声问向徐警官:“她是不是能走了?”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徐警官似乎对沈渝之很是尊敬,“苏小姐因为是这起命案的目击者,所以才被我们请回来做笔录的,现在笔录做完了,当然可以回去。”

原本和沈渝之一起站在办公室门口的江锋,在看到苏一念后,忍不住轻打了个呼哨,他双手环胸,倚在门边看了一会儿才上前:“渝之,这不是……”

沈渝之不等他说完,一记警告目光如刀般剜了过来,江锋这才清了清嗓子,换了一脸严肃的表情:“这该不会是你女朋友吧?”

“不不不,我……我充其量也只能算是沈先生的脑残粉!”苏一念连连摆手,脱口而出。话一说完,她就发现沈渝之的眉头已经微微挑了起来,而他身侧的江锋更是直接不客气地笑出了声。

她脸上微微发热,头一次深刻意识到自己这颗自打从事编程工作后,就退化到只会二进制运算的脑袋,确实已经越来越不擅长交际了。

“先去洗洗手吧?”沈渝之开口,虽然是商量的语气,大掌却是毫不客气地拉起了她的手,直接牵着她往茶水间走去。

苏一念呆望着近在咫尺的背影和身前紧握的双手,那种不真实的虚幻感又油然而生。

明明之前接舒颜电话时,她还在想,和沈渝之在电视台的偶遇,简直是幸运之神对她的特殊眷顾,是老天爷给多年独立生活的她的一颗水果糖。没想到转眼工夫,她这个刚吃过水果糖的幸运儿,就又被喂了块小甜饼?

警局的茶水间有些简陋,好在光线明亮,沈渝之拧开水龙头后,便直接将她的袖子向上挽起,小心翼翼地替她一层一层地卷平压好。

这些动作,他做得自然且熟练,以至于苏一念有一瞬错觉,仿佛他从前也无数次这样帮自己挽过袖子。

他动作很轻,握着她的手放到水龙头下冲洗后,又取了些洗手液在掌心搓出白色的泡沫,才拉住她的手搓揉了一会儿。看着泡沫颜色转深,而苏一念的手指恢复光洁,他才用清澈的自来水拂去她手上那些血色的泡沫。

苏一念脑中闪过无数念头后,忍不住打破沉默:“沈先生对所有粉丝都这么好的吗?”

“粉丝?”沈渝之反问了一句,并未直接回答。

头顶的白炽灯照亮他全神贯注的侧颜,垂下的睫毛在眼睛下投出一层淡淡的阴影,五官美好得如同静止的油画。

苏一念忽然就想起舒颜不止一次地在她面前说过,像沈渝之这样长得好看还洁身自好,对女性永远释放出高冷磁场的男人,将来绝对是个宠妻狂魔的话。

她忍不住想象了一下,将来能成为他太太的女人得优秀成什么样子?

这样想着,她的目光也呈胶着状盯着沈渝之。

确定指间血污都清洗干净了,沈渝之才关上水龙头,好整以暇地看向她:“苏小姐觉得,我在一天之内,遇见同一个粉丝三次的概率有多大?一个和我这么有缘的粉丝,我不对她好一点,会不会太辜负老天爷的安排了?”

明明是陈述事实的一句话,苏一念却硬是听出了一丝难以名状的甜蜜感。

她抿了抿唇,佯作镇定自若的样子:“我只是觉得你本人和电视上的形象好像有点不一样,大家都说你高冷啊,可是……可是我觉得你特别亲切,特别随和,特别绅士……”

“嗯哼?”他拖出长长尾音,转头看了看苏一念,目光尽是戏谑,“所以,你刚才的问题,只是想求证一下,这么特别的我,是不是只对你一个人如此特别?”

她睁大眼睛,再次生出一种强烈的遐想,尤其沈渝之将“特别”和“你一个人”加了重音,话语里隐隐竟带了几分撩拨暗示的意思,听得她耳根子都烧起来,下意识伸出湿漉漉的手捏向发烫的耳垂。

沈渝之看着她的动作,先是一愣,旋即竟然哈哈笑了起来。

笑声在茶水间里带出一阵回音,苏一念却看得移不开眼。实在是他在镜头前鲜有这样展颜大笑的样子,乍见之下,眸中欢喜明艳犹如火树银花。

偏在这时,徐警官极煞风景地从门外探进半个脑袋,试探着递出一包手帕纸:“苏小姐,这么晚了,要不,我开警车送您回去吧!”

苏一念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打车……”

“我反正没什么重要的事,”沈渝之看向先前与自己同行,现在正在认真翻看苏一念口供的江锋,“我捎你一段吧,好歹你今天也护送了我一程,就当是礼尚往来!”

江锋虽然看懂了他的暗示,却冲苏一念颔首道:“苏小姐是吧?你好,我叫江锋,是渝之的高中同学。坦白说,从安全方面考虑,其实我的人比渝之更适合送你的……”

沈渝之哼了一声:“这么晚了,我们不浪费你们这有限的警力资源了,你也别耽误人家回家了!”说着便脱下自己的外套直接披在了苏一念肩上,语气里透着不容置疑的笃定,“我们走!”

见沈渝之已经率先往外走去,苏一念忙挥手跟江锋和徐警官告别,亦步亦趋地跟着他往外走。

刚出警局大门,迎面一阵呼呼的夜风便吹得她打了个哆嗦,下意识裹紧了身上的外套,苏一念才察觉出沈渝之的衣服上隐隐传来淡淡的柠檬马鞭草的味道,沁凉而陌生的男性气息顺着夜风钻入她的鼻息,成功将充斥在她记忆中的血腥味驱散。

沈渝之替她拉开副驾的车门:“上车吧,外面风大!”

苏一念乖乖上车,把包包抱在胸前,一副目不斜视正襟危坐的模样,努力掩饰自己的紧张和拘束。沈渝之却并没有立时替她关上车门,默默看了她几秒才突然倾身靠近。

这突然靠近的俊颜把苏一念惊得睁大了眼,但她很快发现,沈渝之只是在替自己系安全带,接着她又发现他身上的气息和自己现在正披着的衣服上的味道一模一样,明明并不熟识的两个人因为一件衣服,似乎突然就有了某种无法言喻的牵连和亲昵。

她下意识屏住了呼吸,视线更是急急转向黑漆漆的车窗外,耳边充斥的竟是自己狂乱的心跳声,几乎震耳欲聋。

沈渝之绕到驾驶座,却并没有直接上车,而是发动汽车打开了音乐,柔声问她:“在车上等我一会儿,马上回来。”

苏一念连忙点头,待他关上车门,大步走向警局外的黑暗夜色之中,才后知后觉地打量起车里的情况。

沈渝之参与大型活动时,被媒体无数次拍到他从车里走出来。所以他这辆车,苏一念其实之前就在贴吧看过,但当时她怎么也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己能坐上这辆车。

车子的内饰简单大方,出风口的香薰机里有淡淡的近乎海风般的清凉香味释出,很像沈渝之给她的感觉。因为是深夜,周遭的环境异常安静,她静坐不到一分钟,那种新鲜的好奇心便被静默中生出的不安取代。在看见车窗上倒映出自己苍白的脸庞后,她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身体再度紧绷了起来,先前那些不愉快的记忆也随之蠢蠢欲动。

苏一念连做了好几次深呼吸:“镇定点,只不过是一个人没了呼吸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人嘛,总归都是会死的啊,不怕不怕!”

她拉高衣领埋首在身上这件陌生却好闻的男性外套里,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于是闭上眼睛喃喃默记:“3.141592653……”

这是她从小养成的习惯,紧张或者失眠时就背圆周率,通常背到一百来位的时候,她就差不多可以放松下来,或者直接入睡了。

而几分钟后,当沈渝之脚步匆匆地从警局隔壁的24小时便利店拎着一瓶热牛奶回来时,看见的却是苏一念头歪在椅背上,星眸半合,气息平稳,只是双手还牢牢地抓着他那件外套的襟口,半张小脸几乎都埋在了他的衣服里,俨然已是沉沉睡着的模样。

他神色缓缓柔和下来,小心翼翼地上车,又轻轻带上车门,动作极小,唯恐会惊破身旁人的美梦。他将那瓶牛奶隔着衣服放在苏一念的手边,然后便长久地看着她的睡颜,片刻也不舍得移开视线。

车内温暖的黄色柔光里,他幽深如井的目光悉数投注在眼前人的身上,淡若无痕地发出一声轻叹,语气里是浓得化不开的失落:“果然,一点都不记得我了吗?”

几天后,苏一念特意跑了三四家商场。

不同香水专柜的柜台上,但凡是有马鞭草和柠檬味成分的男士香水几乎都被她闻了个遍,直闻得嗅觉神经都差点错乱了。

“你到底要买什么样的嘛!”连向来爱逛街的舒颜都有点不耐烦了,“你说出来在哪儿闻得到,最多我再陪你去闻闻!”

苏一念噎了噎,再去闻闻?她倒是想啊!

可那也得有机会才行啊!

“而且你一向不注重这种东西的啊,干吗忽然抽风,这么执着地要找这种香型的香水?你到底在哪儿闻到的?”舒颜似是隐约察觉出不对,好奇地开始打量起她来。

苏一念忙咳了两声:“没有,上个月无意间路过品牌方搞街头推广,送了张香片。后来被我随手拆了包装闻了闻,就丢在包包里没管了。最近不是因为那件事情,有点失眠吗?我在包包里看到香片,才想起当时推广人员说过这个香氛有助眠作用,就塞进枕头里试了试,结果……结果出奇好用。可是已经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了,香片上只印了香型……”

“这么厉害?”舒颜闻言也来了兴致,“那我上网查查看!”

看着好友一脸认真地查起资料,苏一念用力揉了揉鼻子,不过是抱着那人的衣服睡了一夜,这鼻子,这脑子,居然就深深记下了那个味道。现在夜里一闭上眼,鼻息间就萦绕着那股气息……

好没用!

第三章沈先生的甜系实验

苏一念醒来的时候,车窗外的天空已经泛起了一层鱼肚白。她揉了揉眼睛,看着灰色车顶才想起自己还在沈渝之的车上,当下便直接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醒了?”沈渝之的声音在身边响起,略微有些喑哑,深晦如海的眸正静静凝望着她。

苏一念腾地坐了起来,手边的一瓶牛奶骨碌碌滚落下地,她这才发现自己的座位已经完全被放倒了,身上赫然还盖着沈渝之的外套。

沈渝之伸手捡起牛奶瓶,随手放在了一旁:“看你昨晚吓得不轻,想说喝瓶热牛奶能让你放松些,没想到回来时,你已经睡着了。”

“啊?”苏一念下意识揉头,自己都不敢相信,她居然会在目睹凶杀案后,这么轻易地在短时间内迅速入睡,还就此赖在人家车上睡了一整晚。

“不好意思,害你陪了我这么久,其实你可以叫醒我的……”她向来引以为傲的白皙皮肤随着意识的觉醒而漫上一层淡粉色的樱绯,连带着语气都心虚不已。

正看着她的沈渝之不自觉地蜷起手掌,食指和拇指轻轻搓揉了两下,似要压抑心下那骤然升腾而起的触碰她脸颊的冲动。

“看你睡得香,没舍得吵你。”他面容平静地转过视线,只是声音似乎比刚才喑哑了一分。

没舍得?

苏一念听得心脏一跳,有些不好意思地迅速把座位调回正常状态,不无心虚地试探道:“我昨晚睡着的时候,还算正常吧?”

“正常?”沈渝之转头看向她,“你的意思是,你睡觉有什么不正常的怪癖吗?”

“小舒说我睡觉不太老实,经常说梦话……”苏一念艰难开口,“我昨晚,没有说梦话吧?”

“小舒?”沈渝之的眉角几不可见地轻跳了一下,“男朋友?”

苏一念连忙摇头:“小舒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她也是你的超级芋圆。事实上,昨晚我发现命案前,还接到她特意打来质问我跟你同框却没要你签名的事,还骂我心大……”

她说到这儿,视线看到后视镜中的自己,一副睡眼惺忪、蓬头乱发的样子,不由自主就将视线偷偷瞄向了身侧的男人。结果发现一夜未眠对沈渝之而言,除了下颌一圈新生的青黑胡楂为他平添了几分男性特有的成熟气息外,丝毫无损他的清俊英朗。

此刻的沈渝之一身休闲打扮,连稍微正式点的薄外套都脱给了苏一念,整个人看上去也和上次要去录节目时的一本正经完全不同。苏一念没来由地想起纪小佳向他要签名时,他那种周身都透着生人勿近的气场,与此刻的他分明判若两人。

正胡思乱想间,被她盯着的人毫无预警地伸出右手,大掌落在她头顶轻揉了一下,竟是替她拨了一下头上的一绺发丝。

透过后视镜,苏一念才发现自己头顶上一绺倔强的飞毛在他移开手的瞬间又翘了起来,连忙伸手自己压住头顶:“我自己来,我自己来就好了!”

不知是否是她错觉,沈渝之眼底似乎有一瞬的笑意掠过,待她侧头细看时,又恢复了先前的淡然。

车子驶出警局后,在路口的红灯前停了车,沈渝之才扶着方向盘悠然开口:“还不打算告诉我你家的地址?就不怕我直接把你带回我家?”

苏一念连忙报出自己的住址,有些不好意思道:“害你一整晚没睡,还要送我回来,真是不好意思!”

沈渝之却是话锋一转:“你一直是一个人独居?家人不在Z城?”

“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相继去世了,我在孤儿院长大的,没有家人!”苏一念笑得没心没肺,“不过,我从小胆子大得很,高中的时候还特意学了跆拳道,独居对我来说毫无压力。”

沈渝之“嗯”了一声便许久都没再开口,车里的气氛一时有些凝滞。

眼见拐过路口便要到自己住的小区,苏一念忙轻声提醒:“我住的小区有点老旧,住了很多三姑六婆。万一有起得早的阿姨大婶看到沈先生这种名人,搞不好会把你当成大熊猫围观的,一会儿你直接把我放在小区外面的路口就可以了。”

沈渝之握着方向盘的修长手指轻弹了一下,苏一念觉得他这个动作大概是用手指代替了点头,于是放下心来。

苏一念所住的幸福里小区外已经有早起的老人进进出出,苏一念眼见车子越来越接近小区大门,沈渝之却没有半点要靠边停车的意思,只好再次开口提醒:“沈先生,停这儿就可以了,我自己走进去……”

“你住几栋?”沈渝之不由分说地将车子开进了小区。

苏一念只好乖乖指路,又报出了具体门牌号,沈渝之的车子便一路开到了她住的单元楼下才稳稳停住。

苏一念忙解开安全带,心里犹豫着是要再真诚道谢一番,还是直接告辞下车,沈渝之却已经抢先下车绕到副驾驶座替她拉开了车门,站在车边扬了扬下巴:“我看着你上去了,再走。”

“啊?”苏一念有些意外,但还是“哦”了一声,乖乖转过身,在沈渝之的目送中往自家单元楼的楼道走去。

没走几步,她便停在了昨晚遇见那个外卖员的地方,心头居然不可抑制地发起慌来。一阵接着一阵的压迫感让她有一瞬的恍惚,仿佛四周还是漆黑的暗夜。

她咬牙,努力闭上眼定了定神才重新睁开眼睛,强压下心头的阴影又往前走了几步。最终却在自家楼道看清地上那一小摊昨晚急救人员抬人下来时,还没来得及冲洗的滴落状血迹后,彻底手脚僵硬,全身冰凉了。

她以为在经过一夜的平复后,心里的不安应该消退得差不多了。可是现在站在这里,闻着空气中隐约残存的血腥气息,脑海中仿佛电影的慢镜头回放般,她清晰记起昨晚跟着医护人员往楼下跑时,漆黑楼道里响彻的慌乱脚步声……

正犹自心惊胆战时,沈渝之的声音再次在身后响起:“要不要跟我做个试验试试?”

“欸?”她讶然回头,成功被他的话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闭上眼睛。”他冲她微微抬了抬下巴,以极富诱惑力的嗓音示意她依言照做。

“现在?”苏一念一脸疑惑,“什么试验?”

“试验结束才能告诉你结果,”沈渝之看她一眼,似有些挑衅之意,“敢不敢接受挑战?”

苏一念半信半疑,但想到人家在车上等了自己一整晚,还送自己回家,也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了:“好!”

他满意地点头:“很好,乖,闭上眼睛!”他那声乖说得很温柔,苏一念听得莫名有些脸红,索性乖乖地闭上眼睛。

结果下一秒,右手再度被他轻轻牵起:“试着把自己当成个暂时失明的盲人,认真听我指令,并试着记下我告诉你的信息,最后我会出题考你。”

“哦!”苏一念忙点头,心里一阵甜丝丝的感觉向周身扩散,左手还抱着他的外套拢在胸前,右手却能真切感受到整个手掌被他握在了掌中。四周的空气里充斥的全是陌生又熟悉的男性气息,让她感觉满心欢喜雀跃激动中,还掺杂着什么复杂情绪,却来不及细细体察。

“我叫沈渝之,现住太平里1期的观鱼台,是之乎工作室的负责人兼老板。生日是9月15日,身高187cm,体重61kg,喜欢吃的食物是……饺子。注意转弯,到二楼了!”沈渝之语气平静,视线扫过台阶上斑驳的血渍,不自觉紧了紧手中的柔荑。

苏一念起初还有些紧张,每次迈步都有些小心翼翼。走了十几步后,她才渐渐放松,不得不承认,沈渝之的声音极富感染力。他声音浑厚,却有别于寻常的主播腔,而是带着一种自然演绎般的魔力,让人不自觉地就静下心来,认真去倾听他说的话。

苏一念虽然颇为感慨,但还是努力在心里默记下他说的内容,直到沈渝之轻轻松开了一直握着自己右手的大掌。肌肤相贴的温暖骤消,她有些茫然地睁开双眸,却见沈渝之正静静地看着自己。

“从楼下到我家的台阶一共75级,期间沈先生介绍了你的姓名、生日、住址和一应个人信息……”她张口便将沈渝之说过的所有内容完整无误地报了出来,待沈渝之眼中浮现赞赏之色时,忍不住露出几丝得意,“说吧,你要考我什么?”

“看来苏小姐的瞬间记忆力确实不错,”沈渝之毫不吝啬地夸赞,“那不知道苏小姐还记不记得我们相遇的具体时间和日期?”

苏一念微怔了怔:“昨天在电视台对面的红绿灯路口啊!”

沈渝之盯着她足足看了半分钟,才叹了口气,遂扬起眉朗声道:“我问的是具体时间和日期,按照你这个思路,你应该回答我,在10月27日上午10点29分!”

居然精确到了分钟?

苏一念呆呆看向他:“你……你该不会是电视里那种对数字有强迫症的……”

沈渝之并不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声音骤然低了几分,似诱哄又似催促,连眸色都开始转深,黑漆漆的满是期待:“苏小姐人生中有没有哪年的8月13日,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

“8月13日?”苏一念摇头表示无解,“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还是……啊,我记得是不是有一年暑假下过一场狮子座流星雨啊!”

沈渝之再次沉默,只一径凝望着她,直盯得苏一念心里发虚:“我,记错了吗?呃……那容我再想想……”

“我该恭喜苏小姐通过本次试验才对。”沈渝之这次倒是没等她说完,就站直了身子,“作为奖励,我决定回答你之前的那个问题。”

他拿出手机在她面前晃了晃,明亮的手机主屏上,正是在车里熟睡的苏一念。从外套里露出来的半张小脸睡得通红,除了纤瘦的身体在车座上蜷曲得有些厉害外,看着居然很是粉嫩可爱。

“你昨晚睡容安静,除了一直抱紧我外套的动作略微有些缺乏安全感外,其他一切正常!”说完,他收回手机努了努嘴,示意她开门,“进去吧,我等你关好门就走!”

苏一念原本还有些意外他居然偷拍了自己的睡颜,结果一听他要走忙追问道:“那你刚才所说的试验呢?到底是要试验什么?”

“心理学上有一种说法,叫作‘空间记忆覆盖效应’。从专业的角度来说有点深奥,具体操作上来说,就是当你在某时某地有了让你不舒服的记忆时,制造出更具冲击力的记忆来覆盖它是最好的办法!”他说到这儿,“试验如果成功的话,你以后走这段路,想起的就都是我牵着你的手,送你回家的场景了。”

苏一念愣了愣,脑子里已经很自然地回忆起,刚才二人手牵手时那温暖的触感了。可她更奇怪的是,自己居然对和沈渝之牵手这件事接受得这么自然。难道这么快就被牵到熟能生巧了吗?可明明昨天自己才跟他认识啊!

“当然,如果条件允许,我觉得你还是考虑搬到一个安保条件更好一些的地方去住。”沈渝之顿了顿,又报出一串数字,“这是我的手机号码,记得住吗?”

苏一念很是听话地跟着重复了一遍,然后才想起眼前这人是现下风靡万千少女的辩论圈里的大神级人物,与自己这近乎奇幻的一天交集已经让她自觉运气爆棚了,现在,沈渝之居然还要主动给自己联系方式?这么平易近人的爱豆,和他平时那种高冷男神的表现简直就是判若两人啊!

正想着,沈渝之再度开口道:“我的手机这几天会24小时保持开机,如果有什么紧急情况,随时可以打给我。是随时,懂吗?”

“哦!”苏一念直觉他动作表情无比认真关切,害她心中那种隐约蠢蠢欲动的情绪越发强烈起来。

她低头不敢再与沈渝之的视线对望,掏出钥匙开门进屋时,忽然看到自己怀里还抱着沈渝之的外套,忙转头递还给他:“对了,你的衣服……那个,真不好意思,耽误你这么久,还麻烦你亲自送我回来……”

也不知是她这语气太过见外,还是她递给他的外套皱得太难看,沈渝之的眉头皱了皱,并没有马上伸手来接。

苏一念顿觉尴尬,转念间却是眼睛一亮:“呃,衣服被我弄得皱巴巴的了,要不等我洗过了再还你吧!”

沈渝之这才点头,把门轻轻合上,隔着门还不忘再简短叮嘱一次:“自己注意安全!”

“知道了!”苏一念隔着门应了一声,却没有马上换鞋进去,而是等到楼道里的脚步声彻底听不见了,才长舒了一口气,抱紧了怀里的外套,直接在原地打了个圈,“古人诚不欺我!古有白素贞借伞不还,今有我苏一念留衣为念!有了还衣服这么光明正大的借口和理由,就算他不愿意为一件衣服再见我一次,起码,我得了沈渝之一件衣服啊!哈哈!”

她越想越开心,最后,是哼着歌换了鞋往屋里走去的,因为心情过于激动,以至于最后洗过澡躲到床上时,满脑子都还是沈渝之的脸。

直到快要睡着时,她才忽然意识到,沈渝之说的那个什么“空间记忆覆盖效应”好像还真有点用。至少,在此之前,她的的确确一点也没想过那桩凶杀案了。

苏一念有一次无意中发现,沈渝之居然把当年自己在他车上睡着时偷拍的那张照片用作与自己的微信聊天背景,于是又美滋滋地向舒颜吹嘘此事。

舒颜在电话里恨铁不成钢道:“怪不得人家说,不怕恶人心肠坏,就怕反派长得帅。以当时的情况来说,一个跟你压根儿不熟的男人趁你睡着的时候偷拍了你,你怎么还有心情乐成这样?这也就是沈渝之,换成全天下任何一个除他以外的男人,我舒颜第一个把他当成死变态,你信不信?不打得他变猪头,我跟他姓沈!”

苏一念闻言急了:“你什么意思,想挖我墙脚是吧?你跟他姓沈?沈什么?沈太太吗?”

舒颜静默三秒,撂下一句:“你就等着哪天被卖了,还替沈渝之数钱吧!”便直接挂了电话。

苏一念看着手机屏幕,一脸茫然地转头看向身侧喝着咖啡写稿子的沈渝之:“我说错什么了吗?咱俩之间,要卖也是我卖你吧!明明你比较值钱啊!上次让你签的那沓照片,我放网上都卖了一万元巨款耶……”

沈渝之右手不停,伸出左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笑着露出一排整齐白牙:“全天下,也只有你苏一念能让我花一万块买自己的签名照了!”

“那些照片都是你买的?”苏一念险些从沙发上摔下来。

“怎么?”沈渝之斜睨了她一眼,“想试试再把我的东西挂网上的后果?”

苏一念一听,默默将那句“亏我当时还好奇那个收件人为什么这么“壕”,一口气出价一万块买了你全部签名呢,差点想去地址上的D城大酒店,看看你那个死忠土豪粉到底长什么样呢!”咽回了肚子里。

现在想来,当时他不就在D城出差吗?

(未完待续)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