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副本先生(三)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亲爱的副本先生(三)

亲爱的副本先生目录

第一章:亲爱的副本先生(一)

第二章:亲爱的副本先生(二)

第三章:亲爱的副本先生(三)

第四章:亲爱的副本先生(四)

第五章:亲爱的副本先生(五)

第六章:亲爱的副本先生(六)

亲爱的副本先生(三)

哥哥录音辛苦了一天,这么晚还发微博,真的好关心Holly啊,好羡慕

文/曲焰

公演圆满结束,Light全团从曼谷返程,回中川市。

助理已经提前把Holly送回裴易那里,回到公寓,裴易第一眼就看见客厅那团黄白色的“大”字,而且看上去似乎比之前更大了。看着那身影,裴易沉默了两秒。果然,时间是把擀面杖,有时横着擀,有时还是横着擀。

另一边,安悦听见开门声,下意识地抬头望去,恰好对上裴易的目光。他摘下渔夫帽和口罩,露出的素颜也格外好看,肤色白皙、瞳孔深黑,那双眼不笑时淡漠,可一笑起来好看得令人难以抗拒。

“Holly啊,想我了吗?”懒懒的低音,微微沙哑,钻入安悦耳朵里。

“是对我很重要的人。”一瞬间,安悦耳畔响起裴易说过的另一句话。记忆里,那天阳光下,他嘴角的弧度浅浅,嗓音低缓,让她微微晃了神。

下一秒,她别扭地转过脸,没理裴易。这大约是第一次,安悦没去怼他。被自家的狗无视,裴大佬倒是没放在心上,随手拉开行李箱,从里面拿了个什么东西出来。

“Holly啊,给你带了礼物。”“钢铁直男”裴大佬,难得也有这样心细的时候。

安悦转过头,等待的时间里,内心居然有了一丝波动。紧接着,一块佛牌就这样映入眼帘。

裴大佬的画风还是这么令人窒息啊。

“汪汪汪(你仿佛是在逗我笑)?”安悦懒懒地趴回去,这次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拿错了,这是给我妈的。”裴大佬淡定从容,收起佛牌。

“汪汪汪(我的呢)?”

裴易余光扫过行李箱,淡淡地道:“没了。”

哦,没了……呵呵哒。就知道不该对他抱有期待。

Chapter3她的努力成了泡沫

隔天上午,裴易要去录音室。

裴易这次录音倒不是因为团体的新歌,而是和前辈女歌手顾婧有合作。顾婧出道八年,一直没能大红,不过胜在歌曲传唱度高,几首代表作风靡一时,快要承包了KTV金曲榜。今年下半年,顾婧计划发新专辑,主打曲由裴易作词作曲,此外,裴易还参与了这首歌的说唱部分。

八点半,客厅里某个慵懒圆润的“大”字形物体竖起耳朵,密切关注二楼裴易的动静。

狗生病什么样子来着?地毯上,安悦陷入深思,半晌,毫无头绪。算了,这个不重要,人生病什么样子来着?两分钟之后,安悦绝望地发现——太久没做人,她……忘了。

好心塞。

终于,听见楼上工作室开门的动静,安悦“噌”地一跃而起,然后猛地落地,等待裴易从二楼下来,恰好晕在他脚边。然而,情况出乎她的意料。

“Holly啊,我出门了。”

裴大佬是只皮皮虾吗,又皮又瞎,看不出来她生病了?

裴易正要关上门的刹那,蓦地听见身后传来呜咽声,微微一愣,他转过身,入目是客厅的地毯上,裴Holly一边呜咽一边翻滚。Holly这动静,听起来很痛苦,看起来又很快乐?!看不透,看不透。

“不舒服?”虽然感到困惑,裴易还是折返回去,蹲下身摸了摸Holly的脑袋。

“汪汪汪(不舒服)。”安悦的脑袋在裴易手心蹭了蹭,难得表现出乖巧又柔弱,此时此刻,内心却是一场大戏……如果她用装病拖延裴易的录歌时间,这样一来,顾婧那边肯定会认为是裴易耍大牌,裴易对不红的前辈耍大牌,一旦这新闻出来,裴易肯定“糊”。光是想想,安悦就觉得自己机智过人,套路高深。身为头号不喜欢他的人,她才不会因为一次的失败就放弃远大计划,实际上就连裴易不在的这几天,她都时刻准备着,准备着黑他!

分针转过最后一圈,时针指向九点位置,裴易正在和助理通话。

“哥,Holly看起来怎么样了?”

“痛并快乐着。”

“哥,你是不是还没出门?顾婧那边在等着了,你千万不能迟到啊,人家毕竟是前辈,被人说耍大牌就惨了!”

“哥,你现在去微博上看看自己是不是已经上热搜了。”

“对了,哥,你把狗带回来之后,是不是还没做过体检?”

“是不是也没打疫苗?”

“哥,你说Holly该不会是狂犬……”

话音未落,裴大佬已经挂了电话。嗯,他可能需要换个助理了,不会说话的那种。

同一时间,门铃响起,是助理到了。

十点整,安悦被助理小哥哥怀揣着带到了宠物医院,她耳边还回荡着不久前助理和裴易的对话。

“哥,你就放心交给我吧,正好今天我带Holly去做个全面检查,再抽个血。”

再抽个血……她晕针啊!

交代完,裴易匆匆走了,公寓里只剩下安悦和戏很多的助理小哥哥。

“自我介绍一下,当红天团助理,甄英俊。”

安悦看着眼前那张脸,心情很复杂:行行行,你开心就好。

“我的梦想是,做第一天团背后的男人!”

好好好,社会我甄哥,人丑戏还多。

宠物医院,一套体检下来,安悦已经彻底蔫了。想起刚才抽血时的针头,她现在还觉得浑身颤抖。所以,她是怎么沦落到现在这个境地的?

“怎么了,Holly?”英俊小哥哥低头看了看精神不济的安悦,“你是不是在担心裴易哥今天的录音?”

“Holly啊,其实你不用太自责的,早上你是病了才会耽误裴易哥出门的时间,他不会怪你的。”见安悦心情丝毫没有好转,甄英俊继续耐心安慰,“而且刚才我给裴易哥发过短信了,他说录音很顺利来着,这下你开心了吧?”

哦……好开心哦,那她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在这里遭罪啊?!

录音室。

“怎么样,狗狗状况还好吗?”休息的间隙,顾婧递了瓶水给裴易。

顾婧今年刚过三十,比裴易大了四岁,留着柔顺的黑长直发,性格也如同她外表一样,温婉好相处。

裴易接过水,抬手推了推眼镜,说:“在做检查,应该没事。”

顾婧点点头,目光仍然停留在裴易的侧脸上。眼镜两侧的银链自然垂落,将他下颌的线条衬得很好看,也像一道分割线,竖起在裴易和她之间,还是那种风格迥异的壁垒。

“你知道吗?其实一开始公司说要找你写歌的时候,坦白说,我很担心。”顾婧垂眸,淡淡一笑,“因为你跟我的风格实在是……”

“担心我让你说唱?”

“是啊。”顾婧轻笑出声,看着裴易道,“加上公司一直希望我转型,如果这次的主打曲真的让我上台说唱,那这张专辑可能就是我的告别曲。不过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

裴易握着手里的那瓶水,忽然转头,对上顾婧的视线:“如果你有不喜欢的地方,可以随时告诉我。对我而言,词曲创作都要在歌手个人色彩的基础上来做,我是什么风格不重要,重要的是你。”

“你擅长什么、喜欢什么,才是我要去考虑的。”他声线低哑,目光专注。

都说裴大佬难得有正经的时候,那正经的时候就是投入创作的时候,就像这一刻。

对面,顾婧笑了笑,然后迅速转过身,健步如飞。妈呀,不得了,随随便便几句话就这么撩人了……她差点把持不住,现了原形。使不得,使不得。

医院,等待检查结果的过程中,甄英俊忽然掏出手机,找到完美的角度,然后按下拍摄键。紧接着,他编辑了一条微博,点击发送。

半个小时后,已经快要阵亡的安悦,偶然间瞥过甄英俊手上黑白的手机屏幕,蓦地愣住。“裴Holly生病”这个话题已经上了微博热搜,配图是戴着口罩的甄英俊,还有她。

“带裴Holly来看病。裴易哥因为有行程,所以拜托了我。哥,录音加油!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戏精”甄英俊小哥哥,平时就有众多粉丝关注,这条微博发布之后,短短半个小时内,评论数量已经超过五百条。

“Holly病了吗,要赶快好起来啊!”

“英俊小哥哥辛苦啦!”

“裴大佬应该很担心Holly吧,Holly一定会好好的,裴大佬别分心,好好录音哦!”

“期待老公和前辈的合作!”

“为你痴,为你狂,为你哐哐凿大墙。裴大佬,新歌加油!”

被折腾得只剩半条命的安悦一脸无语,所以说,楼就这么被搞歪了吗?她的努力,全部成了泡沫吗?

折腾了一整天,快要虚脱的安悦终于被助理小哥哥送回公寓。临走前,甄英俊瞥了瞥安悦的背影,又给裴易发了条消息,这才安心离开。

“哥,Holly我送回来了。它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有点缺少运动。”

晚上十点,结束行程的裴易回了家。在玄关处换鞋时,裴易忽然想起什么,点开手机消息记录,就看见甄英俊的那条消息。摘下眼镜,裴易揉了揉鼻梁,接着抬眼看向客厅,入目,柔软圆润的“大”字形生物正安逸地趴在地上摇尾巴。

缺乏运动?很好。

“Holly啊,捡回来。”下一秒,裴大佬随手抽了张CD扔出去。

三张碟片被扔出去之后,远处的安悦仍然纹丝不动。于是,裴易和安悦之间的拉锯战就此展开。

几分钟后,安悦低头一看,自己已经被埋在了一堆碟片之间。对面,裴大佬扔出手里最后两张碟片,安悦下意识地张口,谁知居然真的咬住一张,好像是……《西西里的美丽传说》。

一人一狗四目相视,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最后,还是安悦先僵硬地松了口,看着CD上的画面陷入了沉思。嗯……Light小黄团,果然名不虚传。而且,这部影片有些年头了,看起来应该是裴大佬的私人珍藏?无论如何,看着裴易远去的背影,安悦可以断定,从今往后,裴大佬肯定会废止这项运动了。

之后,一人一狗相安无事。

晚上十一点,很久没更新动态的“PY”忽然间发了条微博,微博配图是Holly慵懒销魂的背影,文字只有一句话:“Holly很好,谢谢关心。”短短几秒工夫,底下的评论几乎被刷爆。

“失踪人口回归了?!”

“裴大佬终于上线了,啊啊啊!”

“哥哥录音辛苦了一天,这么晚还发微博,真的好关心Holly啊,好羡慕!”

“我老公果然超有爱心的……”

“难过,人不如狗系列。”

“都闪开,我不要做裴Holly后妈了,我要当裴Holly!”

“楼上,请带上我。”

“紧跟楼上,保持队形。”

客厅里,安悦看着裴易微博下不断刷新的评论,心塞地趴回去。这一次,她连尾巴也没心情摇。明明是想给裴易挖坑,让他迟到被骂耍大牌,为什么到头来自己吃苦受累又挨针,反而还给裴易刷了一波“爱狗人士”的好感?

她到底图什么啊?!气到变形哦。

周三早上,裴易有录制行程。上张专辑活动期已经结束,Light近期主要忙于巡演和新歌制作。

陆之远之前提了个想法,打算在Light的团体综艺节目中公开裴易和梁佑温的工作室,以及其他三名成员在练习室和公寓的日常,以便到时配合新专辑宣传期播出。

今天上午,恰好轮到裴易的顺序。九点整,工作室外门铃响起,裴易开了门,紧接着,黑色DV便凑到他鼻子下方。由下至上的拍摄习惯,典型的梁佑温风格。梁佑温拍人,从来不在意好不好看,自由放飞式的拍摄角度最重要。

裴易坐回椅子上,抬了抬眉,顺手稍稍压下反扣的鸭舌帽,问道:“你来拍?”

梁佑温点点头,举起DV对准裴易,还未来得及开口,又听见裴易淡淡地来了一句:“公司又要破产了?”

如果说全团还有谁治得了裴大佬,就只剩“佛系少年”梁佑温。梁佑温举着DV迟迟没放下,他笑得一脸单纯阳光:“哥,反正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先做个冥想?”

一比一平,两个人握手言和。

录制正式开始,除了梁佑温,自然还有其他摄影师。不过,因为这次录制的主打看点是团员以彼此的视角去记录对方,所以梁佑温才会自己带了DV来拍裴易。

“哥,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写歌的?”

“十四……十三岁。”

“十三岁?”梁佑温看着裴易,不禁感叹,“十三岁的时候,我还在做什么?”

裴易看了他一眼:“你在冥想。”

梁佑温心想:果然过了二十六岁的裴大佬,永远正经不过三秒。

几分钟后,采访终于进入正题。

“我十七岁来的中川市,那时候看见公司在招作曲家,就通过面试进来了。其实那个时候,我没想过最终会以偶像身份出道。”裴易将近五年的练习生生涯,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成为音乐制作人。然而,最终换来截然相反的结果。

梁佑温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五年前那晚,陆之远宣布结果,确定要让他们五人组成偶像男团出道,然后,裴易一言不发地回了宿舍。那天晚上,但凡宿舍里能看见的东西都被裴易砸了。破碎的玻璃碴、热水瓶、桌椅……满地狼藉,仿佛少年破碎的梦想。梁佑温回到宿舍,就看到这样一幅场景——一地狼藉的房间,木质的上下铺几乎摇摇欲坠,池遇和乔时亦躲在客厅,根本不敢进房间。而那个时候,周旸还在练习室练舞,为了以最好的状态出道。每个人都怀揣着梦想,没有高低之分,但是的的确确,冰火两重天。

“陆总说,要把裴易哥写的那首歌作为我们的出道主打曲,但是裴易哥不同意,还跟陆总大吵了一架……”看见梁佑温,池遇紧皱着的五官稍稍舒展,好像看到了救星。

梁佑温拍了拍池遇,以示安慰:“你和时亦先出去吧。”说完,梁佑温推开半掩的门,进了卧室。

入目,身形清瘦的少年低着头,宽大的卫衣套在他身上显得空荡荡的,猩红色液体正顺着他垂下的右手滴落在地板上。是发泄过后的裴易,他此时安静无比。

梁佑温从口袋里掏出创可贴,缓缓走向沉默的裴易:“我就知道会这样,回来的路上特意买的。”说话间,梁佑温拆开其中两张,小心将那些被割破的皮肉和伤口处理好。剩下的创可贴,又被他揣回口袋。

一时之间,两个人都没开口,气氛沉闷。

“人不可能只做自己喜欢的事,做音乐也一样。”裴易扣了扣帽檐,继续说,“其实现在回头看,虽然这一路走得很难,但是做的都是我想做的事,不是出于委曲求全。”

梁佑温听得入神,怔了半晌,终于反应过来,接着举起手,和裴易击了掌。

“好,结束。”下一秒,DV后的“梁佛系”画风突变,说,“好了,哥,现在可以开始跟我一起冥想了。”

裴易嘴角无力地扯了扯,心中暗道:是你太飘,还是我提不动刀?

裴易工作室的部分录制工作结束,接下来轮到周旸。

镜头一转,练习室里。周旸抬手抹去额前汗水,茶色刘海软塌塌地贴在额头上,没有舞台上的光鲜亮丽,倒是多了份真实感。汗水和练习,就是他的日常。周旸刚刚结束个人曲的舞蹈练习,是首难度极高的舞曲,编舞绝大部分是由他自己完成的。

“哥。”镜头后,池遇喊了声,接着走过去。这段的采访者和受访者,换成了池遇和周旸。

“来了。”听见池遇进来的动静,周旸抓了抓刘海,放下手的瞬间,下意识地捏了捏右手。周旸是队内主舞,右手有旧伤,是跳街舞的时候留下的,出道前,他的右手还曾骨折过。其实当时那种焦躁、害怕又绝望的感觉,对如今的周旸而言,再度回想起来,他已经觉得很遥远,并不真切。不过练习室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脑子里偶尔还会晃过那种感觉。而他,不想再经历。

周旸的采访很快进入正题,毕竟他不像裴易那么皮。

“其实……我最早跟裴易哥的关系有点尴尬,我记得,我进公司那会儿,裴易哥、佑温和时亦已经在了,我比时亦晚了两个月进来。”全团五人里,裴易做了五年的练习生,时间最久,在他练习生生涯第三年时,周旸加入了。也正是在那个时间点,陆之远决定要推出一个男团,当时的时机很巧合,因为之前已经有了说唱定位的裴易和梁佑温、主唱乔时亦,等到周旸加入之后,主舞也齐了,一个男团的构成初具雏形。而且以男团出道,也是周旸一直以来的愿望,可是偏偏跟裴易的想法背道而驰。所以,直到出道初期,两人的关系都有些尴尬,倒也不会剑拔弩张,用互相回避来形容大约更贴切。

难得的机会,池遇于是决定皮一下,问道:“所以说,这四年你跟裴易哥都是勉强维持表面的关系?”

“哥,那么你认为这四年时间,是什么让你坚持下来的?”池遇“记者”再接再厉。

“是钱。”

场面一度很尴尬。

“哥,这样不行,重来。”池遇干咳两声,将镜头对准周旸,“所以说,最初你跟裴易哥的关系有点尴尬,那出道这么长时间,是什么让你坚持下来的?”

周旸直视镜头,正色道:“梦想。”

池遇想,他哥可以说是很虚伪了。

“从练习生时期到现在,我跟裴易哥相处也有七年时间了。”周旸顿了一下,冲镜头微微一笑,“其实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我们的关系也不像之前那么尴尬了。”

池遇的眼睛亮了亮,话题终于圆回来了,这段采访总算有能用的部分了。他继续问:“哥,那这几年,你都学到什么了?”

“努力赚钱。”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

结束周旸在练习室的录制工作,池遇只觉得身心俱疲,可以肯定地说,他三个哥哥里,如果还有一个正经人,肯定是他最后的采访对象——“佛系少年”梁佑温。梁佑温和裴易同为队内Rapper,不仅风格迥异,自身定位相差也很大。相比之下,裴易对于音乐制作有更大的野心和欲望,而梁佑温则是集中精力做好自己的说唱。梁佑温十六岁时参加了公司的试镜,彼时他的说唱实力算不上拔尖,然而歌词相当富有深意,出人意料——

“生从何来,死往何去,至今仍然毫无头绪。

旅途太遥远,而我太困惑。

……

凝视镜中那双眼,或许答案并不远。”

于是,这样一个喜欢冥想的十六岁“佛系少年”给陆之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工作室,池遇进去的时候,梁佑温正双目紧闭坐在椅子上。犹豫片刻,池遇还是决定等一等,不打扰梁佑温冥想。

两分钟之后,梁佑温终于睁开眼睛,转头对上池遇的视线,他微微一笑。

池遇:“哥,你刚刚又在冥想?”

梁佑温:“不好意思,刚才睡着了。”

好了,他收回来时的那句话,他三个哥哥都很皮。

梁佑温喜欢安静,池遇平时也没什么机会来他的工作室,刚巧趁着这个机会环顾四周,观赏他哥的地盘。

和裴易的工作室比起来,梁佑温的工作室要小一些。没有池遇想象中的檀香、水墨画或者木鱼那些符合梁佑温古典气质的装饰,工作室的布置很简单,除了midi键盘、电脑和必备设施之外,占面积最大的是一张折叠躺椅,因为偶尔他会在工作室过夜。

“我好像没有什么可以给大家展示的。”梁佑温顺着池遇的视线,看了看自己的房间,挠了挠后颈。

忽然,池遇的注意力被某个地方吸引了。是一张合照,梁佑温和裴易的合照。照片上,裴易比梁佑温高出半个头,他右手搭着梁佑温的肩膀,两人的五官和现在比变化不大,但是气质青涩很多,显然是练习生时期留下的。

“哥,你最早认识裴易哥,那个时候他是什么样的?”

话音刚落,梁佑温也看向那张合照,说:“其实跟现在差不多,没什么不同,他看起来好像很冷、很难接近,实际上是个很感性的人。”梁佑温的嘴角微微弯起,继续说,“当练习生的时候,我先是听了他的歌,然后想着如果能跟他一起出道就好了。”

“他的说唱很好,曲子和歌词也写得好,而且好像不管做什么,都很厉害。”说起裴易,梁佑温总是忍不住像这样赞不绝口。

“哥。”池遇甩了甩发酸的手腕,说,“我们是在录团体综艺,不是《我们相爱吧》。”

“所以?”

“请你克制你自己。”

终于,五名成员的部分都录制完毕了,最后环节是成员用一句话讲述对彼此的印象。轮到裴易评论梁佑温时,裴大佬沉默片刻,说:“Rap唱得比我好。”

镜头后,池遇的手微微颤抖。他这是发现了什么?!以他哥这种傲娇的性子,话能说到这份上,四舍五入已经约等于在告白了!

下一秒,池遇壮着胆子去摸裴易的胸口,说?:“哥,你的心跳好快。”

裴大佬:“滚蛋。”

摄影师手里的镜头不禁抖了抖。

吃瓜群众:“裴大佬害羞了,社会社会!”

转眼到了周六,今天有团体综艺的录制行程,而且这次比较特别,是以狗狗为主题,团体综艺里,每位成员会和狗狗配对做游戏。

出道这些年,Light是出了名的很少上综艺节目。一来,因为组合初期人气低迷、公司资源不足,出演综艺节目的机会寥寥;二来,比起通过综艺节目聚集人气,陆之远和他们都希望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作品和练习上。虽然外部资源不佳,但是Light从出道起就有固定的自制团体综艺。起初只是为了试水,谁知粉丝反响很好,于是就此延续下来。其实不止Light,很多组合都有自己的团体综艺。团体综艺的好处就在于,基本上是成员自己做游戏,彼此之间没有生疏感,状态会很放松,出来的效果自然也不差。

今天的拍摄场地在户外,梁佑温是这期团体综艺的主持人,不参与游戏,其余的四人会和狗狗组队做游戏。节目组原本是要准备四只狗狗,结果一早,裴大佬带着安悦来了。裴易一只手插着口袋,一只手牵着安悦,显得身姿挺拔,说:“来都来了,不能空手。”

游戏环节正式开始之前,五个人聚在一起,日常炫狗。除了裴易和池遇,周旸、梁佑温和乔时亦家里都养了狗,尤其是周旸和乔时亦,平时就喜欢炫耀自家的狗。以前在这种场合,裴易都没什么存在感,然而今天大不一样。

炫狗一号选手周旸:“我家贝贝会握手。”

二号选手乔时亦:“我家小七会打滚。”

“佛系少年”梁佑温向来与世无争,笑而不语。

最后轮到裴大佬夸耀:“Holly会B-Box。”

“我教的。”裴大佬补充道,说着还挑了挑眉,一脸的骄傲。

其余四人:哦,那你好厉害。

炫狗环节结束,接下来轮到狗狗和成员组队。梁佑温作为主持人不参与游戏,裴大佬自备“道具”Holly,除此之外,还有三名成员要和狗狗组队。

一号狗狗是拉布拉多,温顺的寻回犬,面对周旸、池遇和乔时亦三人,狗狗径直跑向了周旸。

二号是“狗中白富美”博美,黄色的身体像个圆滚滚的团子,最终选了乔时亦,一人一狗,颜值相当匹配。

最后那只是边牧,是在场狗狗中体型最高大的,自然和剩下的池遇成了一组。

组队顺利完成,接下来的三十分钟时间,留给成员和狗狗熟悉彼此。周旸和乔时亦因为养过狗,经验丰富,和狗狗的交流也很顺利,唯独池遇对着边牧有些不知所措。虽然有工作人员从旁协助,但他还是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这时,乔时亦牵着博美走向池遇:“不如你跟裴易哥对调一下?”

池遇揉了揉后颈,认真考虑他的建议:“你觉得Holly跟我更熟悉,所以更适合我?”

“不是。”乔时亦摇摇头,“我觉得Holly的身材更适合你。”

周旸:“你考虑过Holly的感受吗?”

裴大佬:“不用换,正好互补。”

一米七四的队内最短身材,“团欺”池遇表示:好了,他要退团了,告辞!

自由活动时间还剩二十分钟,安悦被裴易牵着走到一旁。起初,他们配合很默契,然而两分钟以后,只见一个销魂的身影趴在地上摇尾巴。在场其他成员和狗狗互动活跃,唯独裴易和安悦这组慵懒安逸。

“Holly啊,想赢吗?”裴大佬揉了揉安悦的脑袋,问道。

“汪汪汪(并不想)。”安悦摇摇尾巴,内心毫无波动。其实,经历过之前两次给裴易挖坑未遂之后,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安悦已经打定主意,暂时休战。然而知道这期团体综艺的主题之后,安悦心中又燃起了希望。毕竟有时候不逼自己一把,你都不知道自己会有多优秀!赌上她最后的倔强,她立志,今天要坑死裴易。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