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见钟情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医见钟情

文/林晰(出自桃之夭夭

郭大小姐为救病人,勇闯虎穴,谁知道没查明真相,还被吃了无数次豆腐,这个不着调的庸医明明极其讨厌,可她反把心丢……庸医:大小姐,老夫一双圣手,专治相思!

1.踢馆

和平医馆的门口站满了病患。一面等着大夫叫自己,一面说着城内的掌故。

说来说去还是蒋大帅的英雄事迹。

“……所以说,通州城要不是有大帅一举平了叛乱,这会儿……”张大叔横着手掌往脖子上一抹,“大家都没活路!”

这一点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认同,有人心有余悸地说:“幸好五年前有曹家三少爷的圣手让大帅起死回生,所以他也算是我们半个恩人啊!”

就在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哼!庸医害人!”

顾十三笑容微凝,循声望去,便见到一名皮肤白皙,身形单薄的美少年正怒气冲冲地盯着他,漂亮的眉眼沾染着几分怒意。

顾十三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低醇的声音缓缓问道:“踢馆子?”

郭悦指着身边的老婆婆怒道:“曹三少的医院明明就在义诊,你还把他们骗到这里来!花钱不说,还耽误了病情。”

老婆婆急得语无伦次,连忙朝顾十三解释:“顾大夫,您别听她胡说,这小伙子非说我得了风寒,要我脱了衣服散热,大夫您说,这哪能行呢,这么冷的天,不得冻坏了!”

郭悦就把周婆婆拉到了一边,警惕地提醒道:“老奶奶,这叫物理降温。”

顾十三也不恼,开口道:“小妹妹……”

“我是男的!”郭悦打断他的话,下意识地缩了缩胸,口中却马上纠正。

男的?顾十三的眉毛微微一扬,反而笑意幽深道:“嗯,小兄弟,你说得也没错。可是这也要根据病人的情况区别对待,你让她在大冷天的脱棉袄,这也是治标不治本?”

郭悦一愣:“可是……”

郭悦的脸颊一下子涨得通红,似乎想要开口辩驳,心里却微微有些没底气。

顾十三却已经转过身去,随手抓了一个药包丢给了周婆婆:“熬了喝,今晚差不多就好了。”

“好的,谢谢顾大夫。”周婆婆乐呵呵地拿过药包就要离开。

郭悦连忙惊讶地拉住她,倔强地说:“西医真的见效更快啊!”

周婆婆叹息:“别的我不知道,西医贵倒是真的!”

郭悦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只得怒气冲冲地离开。

2.医生眼里无男女

郭悦又一次出现在顾十三的医馆是在三天后,这一次她不吵也不闹,就安安静静地站在旁边,看着顾十三在那边诊治病人。

将最后一名病人送走,顾十三这才转头看向她,眉梢微挑:“哟,小兄弟又是来踢馆的?”

郭悦脸微微一红,一本正经道:“老婆婆的病真的好了……我是学西医的,觉得如果中西医结合,这样能救治更多的病人!所以前来拜师。”

顾十三眸中闪过一抹笑意,他往前一步靠近她道:“你想学也可以,不过要从入门开始。”

闻言,她心中一喜,立刻点头说道:“我一定好好学习!”

顾十三哦了一声,丢下一句“跟我来”,便转身往内堂走去,刚刚进入,两张人体结构图便映入眼前。她小脸一红,十分尴尬:“这图太有伤风化了!”

“医生眼里无男女。”顾十三眼中透着一丝戏谑,而后说道,“脱衣服。”

她大吃一惊,飞快地抱住胸口骂道:“流氓,你想干什么!”

顾十三收起笑脸,一本正经地说道:“我现在教你呀,中医生病不一定得吃药,譬如,穴位。通过针灸、推拿、点按、艾灸等方法,刺激相应的位置,就能治疗相应的疾病。认识穴位学不学?”

顾十三看着她犹豫的样子,笑嘻嘻地说道:“你怕什么呢?我又不会吃了你,口口声声说要救死扶伤,结果脱个衣服都不愿意,啧啧……”

“我脱!”只见郭悦神色一凛,满脸视死如归的表情,开始解扣子,突然间,啪的一声,她惊讶地抬头,就见顾十三将墙上的穴位图一扯,丢到她身上,说道,“行了,先拿回家看。”

郭悦只觉得脸颊滚烫,她面红耳赤地瞪了他一眼,顺手抓起一颗核桃砸了过去!

这个色狼,浑蛋!

……

虽然郭悦内心混乱动摇,但最终还是留在了顾十三的医馆里当学徒。

3.事故突发

今天的病人少,顾十三看完所有人,眼看著还有些时间,便拉着郭悦逛街,嘴上笑着安抚道:“好了,别生气了,怎么跟个女人似地小肚鸡肠,我这不是带你出来玩当作补偿了吗?”

郭悦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这算什么补偿!”

一转头,就听到锣鼓的敲打声,对面有人在杂耍,场面异常热闹。

少时一直被关在家里,长大了之后就被送去国外学习,她很少有机会看到这样的场面。她心下激动,直接拉着顾十三的胳膊过去,却未察觉到顾十三眼中深深的笑意,也没有察觉到自己原本挽在他胳膊上的手,已经被他悄悄牵到了手掌心。

围观群众还不少,耳边嘈杂的声音不断响起,她却觉得格外安心。

只看到一个身材魁梧的人正在耍着大刀,周围一片吆喝叫好。

就在众人都被杂耍吸引的时候,最右边忽然冲出了两个打闹的小孩,耍大刀的人完全没料到这一出,慌乱地大退一步掉转刀锋。

大刀直接砍中了一个围观的人,“啊!”的一声尖锐刺耳的痛叫声响起,事故突发,其他人眼睁睁地看着那个被大刀砍中大腿的人扑通一声倒在地上,鲜血流了满地,昏死过去。

下一秒,众人都开始尖叫逃窜,场面一时混乱不堪。

郭悦只觉得心跳漏了一拍,顾十三飞速冲到伤者身边,迅速地从上衣上撕下一条布料,麻利地绑在伤口的上方,见到她还在发呆,声音严厉地喝道:“愣着干吗?过来帮忙,送他去医院!”

郭悦顿时回过神来:“好!”

……

这名伤者的伤口是在大腿内侧接近大动脉的位置,如果不及时处理,恐怕会有生命危险。整个医院只有曹原能动手术,结果曹原却没在,郭悦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就在这时,顾十三突然靠近她身边,低声问道:“你有医生执照对吗?”

郭悦连忙点头,又哭丧着脸说道:“可是我……我不……”

“把他推到手术室,我来给你打下手!”

郭悦心中一紧,然而顾十三已经动手,她连忙配合着把病人推进去,正当她困惑之时,却见到顾十三反锁上门,套上了手术服,飞快地消毒了一圈。

郭悦的眼中满是惊愕:“你会……”

顾十三却没有理会她,拿著手术刀开始行动。

尽管有疑虑,但她很快就静下心来,飞快地配合着顾十三,全力完成手术。

一小时后手术结束,伤者的情况得以控制。

郭悦疑惑地看着顾十三问:“你怎么会动手术?”

顾十三转过头看她道:“手术?不是只有女人会缝衣服,男人也会啊!”

“什么?”郭悦一瞬间怀疑自己听错了,“你把缝伤口当成是缝衣服啊!”

“不然呢?”顾十三反问道,“你觉得我一个庸医会动得了这么大的手术?”

“缝衣服?你还敢动手,万一出了人命怎么办!”郭悦愣了一下,后怕得直想哭。

“怕什么,不是有你在吗?你会替我背锅!”顾十三说着,突然凑到她的面前。

郭悦惊得往后一退:“你……你要干什么……”

“别动……”他的脸越靠越近,在她没反应之时,突然猛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她的脸顿时比苹果还红:“浑蛋啊,你干什么!”

“脸上有脏东西,帮你擦干净啊!”他说得十分理所当然。

郭悦愤怒地盯着他的背影,这个家伙,他一定是故意的!

4.你好哪一口?

拐过一条走廊,就看到一群人簇拥着一名身形高大的男子迎面走到顾十三面前,满脸惊喜地说道:“顾,好久不见。”

说话间,这个男子就要靠过来,想要给他一个拥抱。

顾十三并没有避开,双手顺势在他白袍上一擦,立刻有人惊叫道:“曹医生,你的衣服脏了!”

顾十三浑然不觉有任何愧疚道:“不好意思,弄脏了你的白大褂。”

曹原大度地笑着说道:“一件衣服而已。顾,很久不见了,今晚蒋大帅有个宴会,你要不要参加?”

顾十三摊了摊手:“我又不认识他,去了不得被赶出来。”

曹原笑道:“你真会开玩笑。”

“怎么会呢!”顾十三同样微笑,“对了,大医院治大病,小医馆治小病,以后要是有什么小病小灾的客人,可以介绍到我那啊。”顾十三嘻嘻哈哈地说着,朝他挥挥手,转身离开。

……

郭悦回想了半天顾十三手术的整个过程。正想着,她突然听到一道男声从身后响起:“我说郭悦,怎么在哪都能碰到你呢!你看看你自己的样子,男不男,女不女……”

郭悦生怕他又胡说,立刻拿出撒手锏:“好了,闭嘴,不然我告诉舅舅去!你该不会是陪谁来……”

“你别胡说!”表哥闻言脸色一变,急匆匆地从另一边离开。

郭悦还来不及松口气,顾十三的声音在身后幽幽响起:“哟,你的熟人?”

郭悦心头陡然一紧,她连忙回头讪讪地笑了一下:“怎么可能啊,认错人了。”

说罢,她连忙冲到顾十三身边,一把抓着他的手往外就跑。

放松下来后,她才发现原本抓着顾十三的手被对方紧紧包入掌心,无论她如何用力都挣脱不开。

郭悦顿时恼怒道:“你放开我,我不好你这一口。”

顾十三笑问她:“那你好哪一口?”

郭悦又气又恼,却发现自己居然拿对方一点办法也没有,这个顾十三简直是她的克星。

5.做人不能忘本

当了小半个月帮工,通州城里突然爆发了流感,顾十三的医馆人满为患。打烊的时候天色已黑,郭悦心里有些害怕。却没想到,顾十三临时有事,居然跟她同路。

郭悦原本觉得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儿,但走到了半路,她就后悔了,只听他幽幽开口:“你听说过吗?发生流感的这一地带,曾经发生过一起人命案,据说是冤魂心有不甘,一到天黑,他就会突然出现……”

“啊啊啊!”郭悦本就怕黑,结果忽然听到顾十三讲这么恐怖的事情,一下子扑过去抱住他。

顾十三挑起嘴角搂住她的腰,语气低沉道:“这可是你自己扑过来的,不关我的事。”

说话间,他微凉的气息拂过她的颈项,一股凉意从颈项直传后背,她猛地哆嗦了一下,抱着他的力道更紧了几分。

温热的怀抱仿佛能够抵挡一切,她的心思起了一些波澜。这个家伙嘴巴坏了点,但其实人还算靠谱,不想心思才起,就听到他用着吊儿郎当的口吻说:“你的导师要是知道你怕这种东西,会不会气得把你跟尸体一起关上几个晚上?”

闻言,她的身体不禁一颤,下意识地将他抓得更紧,嘴里却不甘示弱:“做人不能忘本,我是中国人,当然要传承很多东西……”

“比如?怕鬼?”

抬起眼,看到他眼中的戏谑,她更加气恼:“那是敬畏,你懂什么!”

“嗯,我不懂,所以我不怕,你懂,你别抱着我啊!”顾十三说着,顺势就要躲开,郭悦吓得拉得更紧,尽管已经听出了他的笑声,知道他是在故意吓唬自己,可就是不敢松手,随即她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倒是你,为什么会做手术?”

顾十三淡然答复:“跟你说了那只是缝衣服。”

郭悦撇了撇嘴,她根本不相信顾十三敷衍的说辞,但他为什么要隐瞒呢?

6.原来如此

说话间,二人已经到了郭悦家门口。

顾十三望着面前这栋大宅,眸色幽深道:“原来你家这么大的。”

“怎么可能啊,我是……管家的儿子。”郭悦慌乱地从他怀中退开,轻咳一声,又飞快地催着他,“好了,好了,你不是要办事吗?赶紧去啊!”

她转身正要按门铃,就听到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悦儿,怎么才回来。”

她的身体僵了僵,转过头便见到车窗里露出一张苍老的面容,她立刻站直身体,恭敬地喊:“父亲。”

郭父打开车门,她不敢犹豫,连忙坐到了他的身边。

“你和你表哥定了亲,但是现在已经不提倡包办婚姻,你要是有喜欢的人,也可以去追求,但是有一点,不能比你表哥差。”

郭悦嘀咕道:“表哥那花心大萝卜,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是個男人都比他好。”

郭父的脸一沉,抓起了身边的报纸丢给她,声音里满是赞许:“看你整日不着家,倒是还安分。”

郭悦接过报纸看着上面的新闻,随后瞪大了眼,竟然是上次杂耍时突发事件的那个伤者上了报纸,而动手术的主刀人正是她。

……

郭悦一夜难眠,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立刻拿着报纸去医馆,直接将报纸拍在顾十三面前:“这上面的新闻你看了没有……”

她话说到一半,顾十三就打断道:“我知道。”

郭悦连忙解释:“我不是故意的,这件事……”

“解释什么?本来就是你主刀,这没错。”顾十三说完,笑着看她。

郭悦脸一热,有些羞涩道:“不是我的,我不能承认,我现在就去报社说清楚。”

她转身就要走,不料顾十三伸手一扯,就将她拉回来,把她整个人困在了墙和自己之间,眼眸之中蓄着笑意:“你要真的去,那我就完蛋了,大帅最痛恨的就是无照行医,要吃枪子的。”

郭悦惊愕:“这么严重!”

顾十三含笑着伸手轻点一下她的鼻尖,刻意调侃道:“话说回来,你们家管家的派头倒是挺大,还有专车呢!”

郭悦心头顿时一紧,害怕被他发现真相。她连忙小声试探道:“你看到了?那是专门接送老爷的车子,我爹出门办事,借用而已。”

“原来如此。”

郭悦闻言悄悄地松了口气,却没有看到顾十三眼底那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不过,”顾十三忽然提醒道,“我建议你父亲去做一次全身检查。”

闻言,郭悦满脸惊慌,头一次表现得手足无措:“你认识我爹?我爹爹生病了吗?”

她虽然不知道顾十三为什么这么说,但是这段时日的相处,她对他的医术早就已经深信不疑,听到这句话,她不由得担心起来。

顾十三看在眼里,心头一软,忽然伸手捧起她的脸庞,温柔地说道:“倒也不一定,我只是怀疑,就当是做个身体检查呗。你说呢?”

低沉的尾音微微上扬,带着一股让人酥麻的味道。

郭悦心尖陡然一颤,撞进他那双深邃的眼睛,脸上忽然一热。

她顿时回过神来,羞赧地拍开了顾十三捧着她的脸的手,气呼呼道:“说了少动手动脚占我便宜。”

“都是男人,到底谁吃亏也说不定。”顾十三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

郭悦简直无语凝噎。

……

晚上下班后匆匆回到家中,郭悦连忙跑去书房找到父亲,语气紧张道:“爹,我给你预约个时间,你去做个身体检查吧!”

闻言,郭父神色阴沉道:“身体好好的,做什么检查,是巴不得我得病?昨天才夸过你,今天就犯糊涂,从明天开始,你不许再去外面工作。”

她大吃一惊:“可是,爹,你让我去学医,不就是为了让我独立自强吗?”

“郭家不需要你来养活,让你留洋也是让你找婆家的时候能更有资本。”

郭悦一脸焦急道:“可是我并不需要这些,我自己也可以的……”

郭父厉声打断:“福伯,带大小姐回屋,不准再让她出去胡闹。”

“爹!我不要相亲!”郭悦还想说些什么,却已经被赶来的管家带着用人领回房间,关了起来。

她的心头一阵焦急,不知道明天顾十三没看到她会不会担心,也怕父亲真的让她去相亲,更怕父亲不去检查,真的发生了问题,整夜辗转,无法入眠。

她没想到,醒来第一个见到的人居然是表哥,这个纨绔子弟长着一张俊美的脸,偏偏嘴巴不饶人:“听说你还不想相亲,难道真打算跟我绑在一起吗?”

“谁看得上你啊!”郭悦生气地应道。

表哥啧了一声,说道:“是啊,是看不上我,毕竟相亲的对象可是曹原,你怎么可能看得上我呢?”

闻言,郭悦大吃一惊:“什么,曹原?”

表哥朝她招招手,说道:“高兴得很吧,那可是整个通州城姑娘的梦中情郎,听说你从前对他可是极力推崇,这会儿是高兴得说不出话来了吧?”

郭悦哪里是高兴,她简直要哭出来了:“可是我不想嫁给他啊!”

表哥大吃一惊:“表妹,你是高兴糊涂了吧,不想嫁给他,难道你要嫁给我!你这种男人婆,我可不要!”如果不是父亲逼着他必须在表妹嫁人之后,他才能成亲,他才懒得理会呢,结果她居然说不嫁,那可是大帅的恩人,整个通州城半个救星啊!

“我谁都不嫁好吗!”

“这可由不得你,人家曹原都已经来了,刚才姑父已经去迎接了。”

什么,人都进家了!

郭悦顿时心生绝望,万一被顾十三知道了,她该怎么办,怎么解释都没有用了!

不对,她为什么会想着对顾十三解释!

正当她内心矛盾之时,忽然听到楼下一阵嘈杂的声音响起,隐约中有人喊:“老爷?老爷!”

郭悦暗道不妙,飞快地冲了出去,就见到郭父被人扶着半躺在长椅上。

曹原面色凝重地给他检查完后沉声吩咐:“先将伯父送去房间,暂时没有大碍,具体的稍后详谈,我要回医院带药过来。”

“是,是。”管家连连应声,吩咐用人们将郭父小心翼翼地送回房间。

郭悦急得眼眶都红了,她也顾不得男女之防,冲上前一把拉住曹原,激动地问道:“我父亲真的没事吗?他真的没事吗?”

“郭小姐放心,令尊只是太过操劳,并没有什么大碍,不过具体还需要检查了再确定。”

曹原的声音很是温和,换在从前,她必然芳心大动,可是现在,她满脑子里只剩下担心,根本不相信曹原说的这些话,她只相信顾十三!

7.带你回家

郭悦没有想到,她居然会在自己家里看到顾十三,此刻,他的手指正搭在父亲的手腕上。

而她的耳边,正听到曹原向父亲介绍:“郭先生,您的病需要动个小手术,在此之前,需要调养好身体,这是我的助手,顾十三,这段时间,他会留在这里为您调养身体。”

所以,顾十三要留在她家里?

郭悦的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

这样的话,他会不会发现她的身份?

不对,不对,现在最让她开心的是,父亲的病不是没有救,刚才虽然是曹原开的口,但是她百分之百肯定,那是顾十三的意思,只有顾十三才有办法,只有他!

接下来,顾十三以帮助郭父调养身体为由在郭家住了下来。郭悦必须要躲开下人们,还要想办法和顾十三偶遇,还不能被识破身份,真是万分艰难。

这一日,郭悦换上男装,躲在家门口,等到顾十三出现,立刻嘻嘻哈哈地走过来,问道:“顾十三,听说你在宅子里住下来了。”

顾十三放慢了脚步,侧头看着她,一身粗布长褂,外加一顶帽子,虽然将头发努力往旁边梳,依然一副俏生生的模样,眼中的笑意就抑制不住了:“是啊,不过你现在才出现,是不是有点晚。”

“并没有规定你来了这里就必须见到我呀!”郭悦忍不住反驳。见他的脚步没有停顿,连忙跟上。

“可我是为了见你,才过来的。”

闻言,她蓦地一愣:“什么?”

顾十三一本正经:“是啊,我的小学徒上了没多久的工,就跑路了,不知道有没有偷我祖传的药方,我不得追过来吗?”

明知道他是在胡说八道,心中依然抑制不住地开心,脸颊一瞬间涨得通红:“你,你明明是来给老爷治病的。”

“那只是顺便。”顾十三指着身上的背篓,“比如现在,我上山是看风景,顺便给你家老爷采药。”

郭悦开心道:“我也有义务回报老爷的照顾,这就勉为其难地跟你一起出门吧,万一你迷路了,还能带你回家!”

“回家?”顾十三微微一顿,看着她,眼中的笑意更深,“我喜欢这两个字。”

“喂,你不要胡思乱想。”郭悦抬手正要揍他,却被他一把抓住,“别动!”

他的脸越靠越近,她的脸也跟着越来越红,脑海里不自觉地浮现出之前的一幕幕。

这家伙该不会是……想吻她吧!

心跳漏了几拍,脚也不听使唤地顿住,下意识地正要闭上眼,忽然间,他的手越过她的脸,猛地朝旁边一扣。

她本能地转过头,瞬间吓得脸色发白:“蝎子!”

“对啊,宝贝啊!”顾十三大掌扣住蝎子的要害,随手将之抓起来,朝着她面前晃了一下,啧啧惊叹,“这么大,宝贝中的宝贝!”

“什么宝贝啊!快丢掉,有毒的啊!”尽管害怕,她依然伸出手,想要让他丢掉。

却不料,顾十三直接就拿出随身的药罐子丢进去,用木塞严严实实地塞好罐子口,口中笑道:“知道什么叫药引子吗?”

“那……那是中医……”

“所以你还得回去再学几年,翻一翻典籍了。”顾十三将药罐子放好,拍了拍口袋,继续往前走。

郭悦噘着嘴,总感觉自己在他面前像一个傻子,不,就是一个傻子。

顾十三转身一看,笑了起来,顺手捏住她的两片唇瓣,柔软得像是花瓣,一瞬间就会被弄破般,可是口中却不饶人:“可以挂油瓶了哦!”

郭悦气恼地甩开他的手,不料他的手在半空转了个圈,突然亮出两颗果子,她惊讶地接过来:“是什么?”

顾十三自顾自地咬了一口,含含糊糊地说道:“酸酸甜甜,试试看。”

她也跟着尝了一口,脸上却笑了起来,随后想到了什么,心口一滞,忍不住问道:“顾十三,你被人逼婚过吗?”

顾十三笑容微僵:“你家里催着你成亲了?”

她有些无奈:“算是吧,你有过吗?”

“没有。”

“那你为什么还不成亲?”

顾十三似笑非笑道:“因为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我这样的?郭悦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他喜欢她这样的,岂非就是有断袖之癖,可她是女的呀,又怎么能在一起呢?

想到这里,郭悦叹了口气道:“其实,我还有个双胞胎妹妹……”

顾十三淡淡一笑:“嗯,祝英台也有个九妹。”

她并不理会他的笑话:“我们出生的时候,我爹就跟我舅定下妹妹的亲事,把她许给了表哥。”

笑容僵在脸上,顾十三的脸色一瞬间沉了下来:“你说的是真的?”

郭悦随意地嗯了一声:“但是曹原也是不错的,至少比表哥更好一些。”

话虽如此,她的心情却十分复杂。

当年爹爹和舅舅立了婚约,但是也说好了的,并不是非要不可,如果日后儿女有了打算,也可以自己做主,爹爹目下是看表哥有了心仪之人,所以才急着给她找一个人,好成全了表哥。

但是爹爹一定看不上顾十三这样的身世,在他眼中顾十三绝对比不上表哥。

不过相对来说,舅舅也肯定看不上表哥那天带回来的姑娘。

所以……

郭悅突然灵机一动,不如回去和表哥商量一下,大家假装成亲,然后各自找喜欢的人?

到时候她再女扮男装和顾十三在一起,不就两全其美了吗?

至于那位曹原,看着虽好,但……只要看看就好了。

想到这里,她的唇角微微扬起,正要开口说话,结果下一刻,她忽然被人搂住腰身抱了过去,她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堵住了唇。

这次不再是一触即分的吻,而是带着浓浓的占有欲,撬开她的贝齿长驱直入,带着惩罚的意味,掠夺着她的全部呼吸。

直吻得她快要喘不上气来,顾十三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她的唇,眸色微黯,嗓音沙哑道:“你妹妹还想嫁给表哥吗?”

郭悦脸颊涨得血红,脑子里一片混沌。

他亲了她,是不是说,他对她也是有意思?可是他为什么要问她妹妹的事情,难不成……

她的思绪一片混乱,就在这时,突然间远处跑来一道身影,定睛一看,却是郭管家。

郭管家脸色苍白,见到顾十三,喘着起,一把拉住他说道:“不好了,老爷突然病发,曹原让您立刻赶去医院。”

郭悦脸色顿时一片煞白。

8.恩将仇报

顾十三一路感到了医院,便被人引进了手术室,曹原等候已久,看到他出现,立刻让其他人离开:“顾兄在就行,其他人多手杂,反而误事。”

众人纷纷退下,曹原立刻为他消毒,并且将手术服给他套上。顾十三准备好了站在手术台前,拿起柳叶刀,一切似乎理所当然的模样。

两个多小时后,手术成功结束。顾十三松了口气,正要让人将郭老爷送出去,就听到曹原在身后阴森森说道:“十三,你的能力不减当年。”

顾十三摔下了手套,看向他,淡淡笑道:“哪里比得上你。”

“其实我的能力有多大,你心里很清楚。”曹原缓缓说道,“如果当年没有你退出,我不会是大帅的救命恩人,我也不会有现在的成就。”

顾十三将手术服脱下,开口道:“你说这些不会是要跟我道谢,说吧,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成为医学会的主席,郭家老爷跟医学组织的关系很好,如果我能跟郭家女兒结婚,那么我一定可以当上。”曹原的眼中泛着激动的光芒,似乎自己已经站在了巅峰,“只要这台手术是我做的,那么一切我都可以实现。”

闻言,顾十三神色一沉:“不可能。”

曹原一愣,似乎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这对你没有损失,我甚至可以给你一笔钱,让你把医馆装修一下!”

顾十三嗤笑一声:“我要是缺钱,当年我就不会退出,让你成为蒋大帅的救命恩人。”

“当年都可以,为什么现在不可以!”

“现在?”顾十三看了看手术台上依然昏迷的郭父,“当年我无所求,但是现在不一样。”

“你是要跟我争?”曹原眼冒怒火,“你最好想清楚后果,除了郭家的感谢,你什么都得不到,而且我会让你的医馆开不下去,整个通州你都待不下去!”

顾十三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举步往门口走去:“恩将仇报这种事,导师没有教我们,你倒是自学得挺快。”

“顾十三,就算你说出去,也没有人相信这台手术是你做的。”

“顾十三做不了,但是……”他转头看了曹原一眼,“顾逍做得了!”

曹原看着他的背影,眸光之中带着怒火。

顾逍,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9.少帅,让您受惊了

顾十三走出手术室,就看到郭悦白着一张脸冲过来,紧张地问道:“手术怎么样了……”

“很成功,休养一阵子,再喝点中药调养一下,就没事了。”

郭悦的眼泪终于控制不住地流出来,她抓着他的手,声音都在颤抖:“我好怕……好怕……”

顾十三顺势将她拥住:“有我在,怕什么?”

郭悦靠在他的怀中不停点头,浑然不觉这有什么不对的。

“请问,你是顾十三吗?有病人家属投诉你无证件非法手术!”

一道冰冷的声音将他们的对话打断,两名巡捕房的警察冷着脸走过来,手中的手铐明晃晃的,很刺眼。

郭悦吓了一跳,她连忙将顾十三护在身后:“我并没有投诉,你们是不是弄错了。”

“不管是谁,我们接到了投诉,你就得跟我们走一趟。”

巡捕房是什么地方,那是个吃肉不吐骨头的地方,有权有势的人不会进去,无权无势的人进去了,只有横着出来,想要竖着出来,那就得扒层皮。

她知道自己家有办法能让顾十三出来,可问题是,那个举报他的人,根本不可能让他那么快出来。

而那个举报的人……

她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郭悦挡在了顾十三的面前,朝警察说道:“这件事肯定有什么误会,等我爸爸醒来之后,再跟你们说明。”

警察摸了摸口袋里的银元,表情严肃:“我们也是公事公办,请不要为难我们!”

曹原在此时走出来,表情有些痛惜地说道:“十三,你怎么不告诉我,你连执照都没有考下来,你的医术这么好,想要拿到执照根本不是难事啊!”

顾十三看着他,神色淡然:“我有没有执照,你不清楚吗!”

曹原的神色十分无奈:“如果我知道你没有,我就不会让你动手,规矩就是规矩,你的医术再好,也不能坏了规矩。

说罢,他朝身后的警察使了个眼色,警察立刻上前,一把将郭悦推开,朝顾十三抓去。

却不想,他们还没碰到顾十三,就有两个身影冲了过来,一把将他们推开,护在了顾十三的面前。

“你们是想要妨碍执法吗!”警察神色阴沉,“也不看看这是谁的……”

“砰!”

警察的话还没说完,对方就朝天开了一枪,身后再度闪出十来个人,将之围住,十几个黑洞洞的枪口都对了过来。

为首的男人转过身,朝顾十三恭敬行礼:“少帅,让您受惊了。”

顾十三呼出一口气,说道:“老头子倒是做了一次正事儿。”

男人汗津津地解释:“这里是蒋大帅的地盘,大帅一直很担心您的安危,但是您又不愿意我们靠近,来得有点迟了。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咱们大帅已经和蒋大帅达成了协议,以后您的处境也不会这么危险了。”

曹原不可置信地冲上前:“你不是顾逍吗?你不是说你只是一个落魄地主的儿子,还被蒋大帅迫害过吗?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顾少帅……”

顾十三点了点头:“我父亲和蒋大帅那会儿正有过节,如果我说了自己的身份,还能走得出去吗?”

曹原怒道:“如果是那样,当年大帅遇险,你完全可以趁着那个机会杀死大帅!”

“医者,是要有良心的,病人就是病人,我也想来着,不过……”顾十三摸着胸口说道,“这里不让。但是你没有,我给了平步青云的机会,你做了什么?医院是开了,只对有钱人开。”

曹原冷笑一声,还未开口,身后便传来一声怒吼:“曹原,你好大胆,竟然冒名顶替,隐瞒了我这么多年!”

曹原身体一震,认出了这个声音,是他的靠山蒋大帅的,这些年来,他每一步高升,都有这个声音在后面出现,他一度以为这个声音将会把他送到巅峰,可是现在……

他蓦地转过身,惊恐地抱着蒋大帅的腿说道:“大帅,大帅,我当时也在场,我也出手帮忙了啊……”

“但是真正主刀的人不是你!”蒋大帅愤怒地说道,“而你却一直以我的恩人自居,老子最恨被人耍着玩!”

“大帅,我没有,你听完说……”

然而大帅根本就不打算理会,挥了挥手,手下的兵就直接将曹原拖走,

蒋大帅嫌恶地踢了一脚,转头朝顾十三道:“顾贤侄,之前有所误会,从今往后我跟你父亲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蒋大帅不必客气,您救了整个通州城的老百姓,我若是能尽绵薄之力救您的性命,也是我心甘情愿!”顾逍一脸认真地答复。

蒋大帅大悦:“哈哈哈,好,说得太好了。”

送走了蒋大帅,顾十三终于转过头,看向满脸震惊的郭悦,抬手在她的面前晃了晃:“回个神!”

郭悦吞了吞口水,用自己也不确定的声音说道:“顾大帅?顾少帅?”

“需要我道歉吗?隐瞒了身份。”

“不……不用……”她连忙摆手,怎么可能要道歉,她自己也没坦白。

顾十三却意味深长地看着她白皙的侧脸,嗓音低沉道:“那么,你还想嫁给你表哥吗?”

闻言,她顿时满脸震惊道:“你,你怎么会知道?”

顾十三露出一抹邪气的笑容:“学医要是连男人女人都分不出来,那我还学什么?”

“所以,你从第一眼,就知道我是男是女了?”

顧十三点了点头:“哪个十八九岁的少年没有喉结的?”

郭悦面上一窘,低声地解释道:“因为……那个……在外面行走女孩子不安全……所以才……”

顾十三无奈地叹了口气:“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出国那些年,到底是怎么安全度过的。”

郭悦嘻嘻一笑,说道:“导师是我姑姑呀!”

所以把她保护得这么好,这么天真,也是,如果不是这样,那他又如何遇到她呢?

他想起自己初次见到她的情形,一脸坚定地要保护自己的病人,眼中含着光,一如多年前的自己。

也许便是在那一刻,他的心裂开了一条缝隙,由着她填满自己心里的每一个角落。

郭悦笑着说完,突然小脸一沉,看着他严肃地问道:“既然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是女人,那天晚上在内堂,你还要我脱衣服?”

“那个啊……”顾十三暗叫不好,那天他只是想要惩罚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到最后发现她是真的一心想学,才不舍得为难她,没想到她还记得。

“所以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眼见着小姑娘拿着棍子变身大魔女,顾十三立刻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小丫头,你听我说!”

“你死定了!”

“啊!”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甜文

上一篇 : 此致敬你(五)
下一篇 : 在我最好的年华遇见慢慢长大的你,真好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