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可爱藏起来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我把可爱藏起来

文/林顽

装备给你,灵石给你,经验都给你。

作者的话

这个故事题材是编辑怂怂想的,一个想收稿的编辑绞尽脑汁给我想要写什么。为了满足她,我在这里夸一下她。

来,我们一起念,肖怂怂真棒!肖怂怂真棒!(敷衍完毕!)

另外,这篇文章的女主角的名字是我作者朋友的笔名,虽然平常我跟她总是吵闹互怼,但写这篇甜文给她,我是真的希望她可以拥有故事里童话般的幸福。

文章有诸多不足,希望大家阅读愉快。

——林顽(新浪微博@林顽lvv)

01

今年是《山海》正式推出的第十年,制作方在游戏内推出惊喜副本。官网声明:任何玩家只要以个人或组队的形式击败副本Boss,就可获得系统提供的免费武力值装备,期限一年。P.S.只有给Boss最后一击的人,才是真正的击败者。如果是团队就是团队赢,如果是个人赢,便是个人赢。

玩家们自然更倾向于组队形式,一群人得到奖励总比一个人得到强得多,但大部分的组队其实是在帮会内进行的。

孜黎是少数女战士职业,是打在最前面拉伤害的角色,相比其他的男玩家,她多了一分细腻。加上她是全服第一帮会帮主三千鸦的游戏CP,有额外的夫妻加成,队内打前阵的人第一个敲定了她。

眼见着惊喜副本上线在即,大家都组好队伍跃跃欲试。只有一个例外,就是全服战力榜单排行第一的那位,他向来独来独往。

大家好奇他是怎么一个人玩到第一的。

“因为他是《山海》这个游戏发行时的第一批玩家之一,还是在发行前,提前半年体验了的内测玩家。”有人曾在游戏论坛扒过他。

几年前,孜黎刚刚玩游戏时听说过他,他的名字起得柔美,叫青城。虽然顶着男角色的人设,但他指不定是男是女呢。孜黎没怎么在游戏里撞见过他,只是她刷过的每一个副本,最高纪录永远是他的ID。

三千鸦曾挑战过他,但他没应战,她就更没机会接触了。

她觉得对方独来独往的性格放在游戏里实在有些清高。游戏本来是娱乐的,组队远远比个人玩有趣得多。

惊喜副本正式上线这一天,世界频道里炸锅了。

世界频道:

牡丹花下死:三十分钟了,副本还没刷出来吗?

牡丹花:没有,要是爆出来公告,能没动静吗?白痴。

捡到一只腿:我看可能根本没什么惊喜副本,这么多队伍和大佬呢,要刷就该在上线一分钟内刷出来。

蒙娜丽莎的眉毛:开什么玩笑,制作方爸爸不要面子的吗?

“栗子,你觉得副本会在哪儿?”三千鸦敲键盘,在队伍里询问孜黎。

糖炒栗子是孜黎当年头脑一热取的ID名。

“副本会不会在柳叶村?”

“柳叶村?”队伍里三个人忍不住发问。

“所有新玩家的出生地?”

“地图就那么丁点儿大,百级的坐骑三分钟就飞完了,你去哪儿找Boss?野外的小野猪吗?”

孜黎懒得敲字,她仗着自己的声音有点悦耳道:“十周年。这副本刷的是情怀,当然得去开始的地方。”

02

全队抵达柳叶村后开始分头行动,孜黎在草地里碰见了那个榜单第一。对方的角色一身青衣,武器是一柄长剑,优雅的长剑跟孜黎角色背上的那把长刀形成鲜明对比。

孜黎主动跟他打招呼,发信息给他。

糖炒栗子:我可算是见到榜一真人了,你也来柳叶村找副本吗?英雄所见略同啊。

青城:嗯。

对方也算有礼貌,至少回了一个字。

孜黎尴尬极了,她不再靠近他,走到一边刷小野猪。她暗地里盘算着先一步找到副本,以便给这个目中无人的榜一一个下马威。

然而,她都刷到第一千只野猪了,所谓的惊喜副本也没能出来。她偷看旁边的榜一,对方还在不动声色地刷野猪。

“这野猪是不是没用啊?”孜黎在队伍里喊。

她得到的回应是一样的,大家毫无进展。

孜黎觉得刷野猪白搭了,干脆挥着长刀在草地里乱砍,砍到了一只不掉血的猪,她吓了一跳。连砍十几刀之后,猪怒了,整个游戏画面颤动了一下。乌云取代晴天,小野猪变成巨型猪妖了,它张着血盆大口,把她甩出几米远。

“这就是Boss吗?”队伍里传来孜黎的声音,“大家快来呀!我刷出副本了!”

全服的人在这时都收到了消息,一大批玩家在赶来的路上了。

孜黎眼看猪妖要扑向自己,她的技能冷却中,这一下不知道要掉多少血呢。她愣了一下,旁边突然冲过来一个人,一剑砍在猪妖脸上,血才掉了五十分之一。

糖炒栗子:我的天啊,不组队的话,这Boss得打多久啊?

青城:我正面,你绕后。

孜黎一愣:他这是要跟我合作的意思吗?考虑到五个人的队伍打不过这只猪妖,她决定与他合作,大不了最后一击跟这个榜一抢一抢。反正她优势大,有队友。

然而姜还是没有老的辣,榜一不愧是榜一。之后赶来附近的玩家,都被他的装备结界隔绝了。

打破结界需要花费时间,更何况是榜一的结界。大家很生气,甚至有人开始在世界频道里喷脏话。

得不到队友支援,孜黎只能靠自己跟他拼。

“你跳位置,别被它甩到。”青城指挥有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团队作战。

猪妖剩最后一千滴血时,孜黎估算了一下自己的战力,砍三刀就能解决。如果是榜一的战力,猪妖一定一刀毙命,他根本不会给她砍三刀的机会。本来她想跟榜一商量商量,能不能让她砍最后一下,结果对方远没有她想的善良,一点也不关心女性。最后一波指挥,他丝毫不绅士,拉住她挡了一波伤害,猪妖一爪子把她拍成了重伤。

他倒好,摆出最帅气的姿势,一剑刺穿了猪妖的脑袋,游戏界面的乌云散去,全服上方出现滚动条:恭喜玩家青城击败本次副本Boss,获得制作方爸爸免费提供一年装备的奖励。

这边捡完爆出来的东西的青城路过倒地重伤的孜黎旁边时,清冷地敲打键盘:还剩下一把长刀,你也出了力,拿走融合了吧。

孜黎在屏幕外气得吐血:你还知道我出了力啊?她气愤地打开聊天框:青城,你这个不男不女的野生孤儿玩家,你大爷的!

紧接着传来系统的提示音:亲爱的玩家糖炒栗子,由于您被系统检测出存在不文明言语行为,将被系统禁言一周。

孜离打不了字,被气到去世界频道发语音:青城!你大爷!

全服玩家纷纷发来安慰:妹子别哭。

03

孜黎是在这时候跟青城结下仇的。

惊喜副本之后,孜黎加青城为好友,出乎意料的是,对方同意了她的好友申请。孜黎打不了字,开始发语音跟他说话。因为怕自己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不够有气势,她专门找了变声器,换了粗犷的男音,噼里啪啦唠叨了一顿,从对方的ID骂到服装,再到不礼貌的卖队友举动。

青城:我们本来就不是队友。

“可我一直在被你指挥!”

青城:我没让你必须听从指挥。

一句脏话哽在喉咙里,孜黎道:“小伙子,我要跟你约架。”

青城:我不跟排在后面的人打架。

孜黎看看她战力榜第99名的排名:“行,算你狠!”

“你其实是妹子吧?网瘾少女,雄性激素比常人高,才弄这个ID。”孜黎切换方式嘲讽他,“怪不得你独来独往、没有礼貌,你被所有玩家讨厌了知道吗?”

对方半天没说话,转而到世界频道发独家爆料,说糖炒栗子其实是男的。

孜黎蒙了,见包括CP在内的人都发消息问怎么回事,她无法打字,着急发语音:“不是的,你们别听他瞎说。”

她没关变声器,全服都被这个粗犷的男声吓到了。

“刚才是变声器,现在才是我,我不是男的!”

青城:现在这个才是变声器发出的声音吧?你明明是男人,却用少女音欺骗大家。

许多玩家纷纷起哄,包括三千鸦在内都信了青城的话。

三千鸦:你为什么骗人?

“我没骗人。”

三千鸦:算了,想想自己跟男人在游戏里做了两年夫妻就觉得恶心。你来姻缘树,我们解除婚姻吧。

“别呀!咱们刷副本合作得多默契啊,夫妻组队,经验、装备加成双倍呢!”

三千鸦:……滚啊!

之后,没等孜黎反应过来,三千鸦把她踢出了帮会。

风水轮流转吧,前一天还被她辱骂的野生孤儿玩家青城私信发来贺电:恭喜你加入野生阵营。

孜黎气得咬牙。

没了游戏CP,她刷不了夫妻副本,经验来源减少了三分之一。没了帮会,她刷不了帮会副本,加上大家觉得她是一个骗子,连随机组队都不带她,经验来源又减少了三分之一。

剩下的经验来源,只能靠她一个人全地图乱飞,抢别人剩下的副本。

几天之后,孜黎决定抱大腿。

“大神大神,组个队吗?”

“大神大神,你野生,我也野生,咱俩结段姻缘呗。”

“大神大神,你没刷过夫妻副本吧?我带你刷啊,我跟前CP刷到第520层了。”

“大神大……啊!”

飞在前面、恨不得把耳朵堵住的青城回过头,原来背着长刀的紫衣姑娘掉在悬崖边上了。

“大哥大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在副本之外摔下悬崖,如果没有人救而死亡时,其战力会被削减不少。战力这种东西升起来十分难,再加上她现在是野生玩家,没有什么途径再去提升,因此她万般渴望生存。

青城:你别再缠着我,我就救你。

孜黎毫不犹豫说:行!

青城:你要是还缠着我呢?

孜黎:那我就是小狗!

青城过来治疗她,站起来的那一刻,她就报复他了。她把毕生的手速用在了这一刻,几个技能把榜一踢下了悬崖。

事后,她骄傲地拍拍手,在聊天框里继续语音:“汪,你跟我结姻缘,我就救你。”

青城:……

“你可是榜一,掉战力掉的幅度很大吧,稍稍不小心就被第二反超了吧?”孜黎笑道,“你跟我结姻缘呀,我辅佐你呀,大神。”

青城:你知道我的战力能随时依靠高级装备补回来吗?

孜黎:……

青城:也对,你不知道,毕竟最终击败Boss的人是我。

最后一行字出现在对话框里后,对方掉线了,孜黎眼睁睁看着他的角色慢慢消失,她义愤填膺地站在悬崖边挥了一下刀。

关上电脑,傅青城感觉到了长久没能拥有的愉悦,他起身伸了个懒腰,看时间该睡觉了。他鲜少在现实里遇见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声音听起来明明怯弱和生涩,却刻意装得好听。她平常一定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只好躲在网络里试图找寻自己。这一点她跟他像极了,只是他平常说了太多的话,懒得再在虚拟世界里热情了。

洗脸时,他忽然想起那个榜单99出乎意料地把自己打下了悬崖,还毫不心虚地学了一声狗叫,违反前一秒的约定。

傅青城笑了。

04

《山海》十周年,官方想做出点新意,于是老板傅青城决定亲自下来“体察民情”。他在年轻人居多的网吧内转了几圈,终于发现一个穿白T恤的学生妹玩的是他的游戏。

精致的画面正停留在一条繁华的街道上,鲜艳的花瓣几乎占据了整个屏幕。傅青城凑近一看,发现这姑娘的游戏角色正蹲在地上捡花瓣。聊天框里有人嘲讽她,她不紧不慢地继续捡花瓣,然后敲打键盘:“我留着花瓣成亲用。”

其余人嘲笑她是一个男的。

原来这姑娘是糖炒栗子啊。傅青城意识到这一点时嘴角一扬,干脆交了钱,在姑娘的斜后方开了电脑,登录了游戏。

除了追在榜一屁股后面跑,孜黎实在没有什么在游戏里自保的方法了。大家都排挤她,不肯带她组团,还有团队一起抢她的副本经验。

自从那天她把青城打下悬崖后,对方上线的时间就变得很迷。她不好意思厚着脸皮去找他,只能自己翻帖子做任务。

这天,《山海》里又有玩家结姻缘,真实氪金玩家,嫁衣都是最高级的。满屏的花在全服上空足足飘了一个小时,孜黎在路上一点点捡,想存起来留给自己以后结姻缘用。

路过的玩家纷纷嘲讽她:“谁还会跟你结姻缘啊,笑死我了。”

孜黎不理,她的角色一直弯腰捡花瓣。

迎亲队伍浩浩荡荡的,新人骑在一只金黄色的凤凰坐骑上,升在半空中打头阵。孜黎抬头看了一眼嫁衣,是真的美,衣摆都垂下坐骑,飘在空中了。“三千鸦?”她又看那凤凰,“那不是我给他打的凤凰吗?”她在心里大喊,“我好想说脏话啊!”

在线的玩家们都去吃三千鸦的喜酒了,全服最名贵的酒楼,只有人民币玩家才包得起这么大的酒楼。她也收到了邀请函,没有犹豫,直接将邀请函丢进了垃圾箱里。

挺伤心的,她被所有人抛弃了,干脆跑到地图最北边的荒凉之地挖灵石。一颗灵石一百战力,她慢慢挖呗。

看着对方电脑上那个失落的小人,傅青城越发抑制不住自己的兴致,他头一回对小姑娘感兴趣,上线后本以为对方收到提示会立刻跑来继续抱大腿,可看看前面那台电脑,对方依然蹲着挖石头。

“小姑娘,多大的人了,还玩端游呢?”看到有人同糖炒栗子搭话,傅青城握鼠标的手松开了。

一向不喜与陌生人交谈的孜黎头一次理直气壮回嘴,只为了守护自己的《山海》:“大哥年迈,应该不会懂我们年轻人。”

这人一愣,不大开心:“行,我倒要看看这破游戏你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孜黎生气了,站起身来喊网管:“这人骚扰我。”

网管是一个年轻的男孩,他不以为然,敷衍了两句:“你就让这人看呗。”

孜黎在原地憋红了脸,拳头紧紧握着:“你有什么资格来嘲笑我喜欢的东西?你妈妈没有教会你尊重别人吗?我不会笑你多大了,《英雄联盟》还上不了黄金,也请你不要随意践踏别人的爱好。”她瞥了一眼对方的电脑,把男玩家不该有的游戏段位念了出来。

“这是一千块钱,把那个人和他的同伴赶出去。”傅青城起身走到前台,“太吵了。”

傅青城回来时,姑娘已经坐回了原先的位置,那人也被赶走了。傅青城锐利的眼睛看出她是一个不太张扬的人,因而受了委屈,只会偷偷地抹眼泪。

这个姑娘看上去很珍视这个游戏,他才觉得她越发天真烂漫。

哪儿有人对待虚拟的东西这么认真的,他笑了。

“从北凉挖出灵石是《山海》里概率最小的事,你就算不吃不喝在这里挖上一个月,都不一定能挖到一块。”傅青城上线后主动去找她。

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一身青衣,背了一把长剑,身姿倒是挺拔,站在她旁边一动不动。孜黎看了他一眼,蹲在地上继续挖灵石:“榜一知道《山海》里概率最大的事情是什么吗?”

“是你与我结姻缘。”

孜黎一愣,猛烈地敲打键盘:?

“你选日子。”说着,傅青城从背包里扔出一百颗灵石给地上的人,“这是一部分聘礼。”

糖炒栗子:你不是说挖出灵石是小概率事件吗?

青城:我玩这游戏十年了,总得有点资产。

糖炒栗子:我突然怀疑起你的年龄,不是大叔就是大婶。

青城:……你把灵石还我。

糖炒栗子:我不!

把灵石一口气全部用完,孜黎的战力从榜单99一跃进了榜单前50。系统弹出了消息,众玩家纷纷惊讶,在世界频道里发出疑问,问糖炒栗子是不是买了什么外挂,战力突然提升得这么快。

随后,系统上方出现滚动条,榜一青城向糖炒栗子发起求婚,山明水秀不及眼前的你,请问姑娘愿与我携手天涯,共看山和海吗?

众玩家发出一阵唏嘘,“这是什么情况?”

青城:你对之后的聘礼有什么要求吗?

屏幕那头的孜黎觉得这个穿青衣的游戏人物好像鲜活起来了。

糖炒栗子:我想要那只凤凰。

青城:三千鸦他们那只?

糖炒栗子:嗯,那是之前我从蛮荒副本里打出来送给他的。我刷了两百次副本,耗时三个月。

聊天框那边一阵沉默。

傅青城觉得这姑娘如此认真对待游戏有些傻乎乎的,但不外乎这种烂漫让他觉得可爱。他本想说一只凤凰而已,自己可以给她更好的。可她说那只凤凰来得辛苦,他就改变想法了。

青城:好,我去交涉。

离开网吧时,傅青城抬头看了一眼小姑娘,她还不打算走。傅青城觉得时间不早了,于是以有钱人的方式粗鲁地关心:“这是五千块,今天你们提前关门。”

网管愣了:这人疯了吧?

05

其实青城说是去交涉,但他们还是打起来了。

主动约架的倒不是青城,反而是三千鸦非要挑战他。至于那只凤凰嘛,三千鸦说,只要他应战,无论输赢,自己都会给他。

榜单前十的挑战赛跟其他玩家约架不同,凡是在擂台上输的人,战力将削减三千,一直跌出榜单前一百。因而许多玩家不敢轻易发起挑战,这也是青城一直稳居第一的原因之一。

孜黎觉得以青城的实力,他绝对稳赢,因而她观战时倒是轻松。可到最后关头,青城的青衣公子却像卡顿了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对方挥动武器把最后的血条打掉。

许多玩家没缓过神来,大都以为青城的网络出现了问题。

这一天的《山海》不太平。

占据十年榜一的人跌出榜单前一百倒是比以往开心,他带着著名男扮女装的糖炒栗子,骑着凤凰跑去月老树下结姻缘了。

结姻缘的时候,孜黎忍不住问他:“你刚才站着不动是卡了吗?”

青城:不是。

糖炒栗子:那你为什么不动?你输了!不是榜一了!

青城:三千鸦的榜三是你一步一步陪他打上去的?

孜黎一愣,答:是。

青城:那你也陪我打上去。

糖炒栗子:你突然吃醋的样子跟之前讨人厌的样子完全是两个人。

青城:我没吃醋。

糖炒栗子:你有。

青城:我没有。

糖炒栗子:有!

青城:……

“系统:玩家青城通过使用稀有灵石将战力提升两千,荣升战力榜第四十九名。”

糖炒栗子:你干吗非得比我高一级?

青城:为夫的总得比为妻的厉害。

屏幕那头的青城嘴角咧开了。

“傅总,咱们游戏十周年庆典当天的流程差不多做完了,请您过目。”

傅青城抬起头:“再加一项。”

“加什么?”

“你把《山海》里战力前一百的所有CP邀请来参加庆典,庆典当天,侠侣必须从服装造型上还原角色,所有服装、妆容由公司提供。”

助理应下,转身后小声嘀咕:傅老板是什么时候喜欢上COSPLAY了……

收到官方的邀请函时,孜黎有些抗拒,她在游戏里跟青城说要不就不去了。她实在恐惧社交,不如在虚拟世界里活得自在。况且,如若她参加庆典,就意味着自己要跟青城在现实里见面。她倒不是怕对方不好,其实是怕自己让对方失望。

最后,她还是被劝说成功了,因为青城说这次庆典将从系统里抽选一组CP,由官方为他们打造游戏里的情侣服装。

自《山海》上线以来,还从未有过情侣服装这一说法,如若谁得到了情侣服装,那便是独一无二的。孜黎没能忍受住诱惑。

糖炒栗子:行,合作愉快!

青城:夫妻之间不必谈合作。

糖炒栗子:我越发害怕你是一个年过三十的油腻大叔了。

06

庆典这天可谓大型面基场面,孜黎万般庆幸有专业人士帮她做造型,还顺便化了个妆,给面基增添了一点底气。

前一天,她加了青城的微信。快要到庆典入口时,她才拨通了语音电话给青城。

她小心翼翼地站在人堆前张望,手机的提示音响了一阵后,语音电话被对方挂断了。她站在原地愣了,刚想说自己是不是被放鸽子了,身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是跟游戏角色一样的衣服,青色的长衫,长发像是真的。她抬头一看,当即觉得这个人比游戏里的虚幻人物还要好看三分。

“穿青衣的就我一个,你还认不出来吗?”傅青城开口道,是温润的声音,全然不像在游戏里给人的高冷形象,仿佛很健谈。

“啊,你……你就是青城啊?”孜黎有些心虚,躲避了他的目光。看看自己的矮个子,她连对方的肩膀都没够到呢。

“我们进去吧。”对方绅士地伸出胳膊,示意她挽上去。她小心翼翼地伸手,碰到对方有力的小臂时,一颗心在胸膛里扑通扑通乱跳。

天哪,自己这是撞了什么狗屎运?人生第一次面基,对方条件就这么好,这是做梦吧?孜黎想得有点多,他不觉得她长得很普通吗?不觉得她的性格跟游戏里不相符吗?是不是碍于礼貌,不想直截了当地说她的不是……

“穿青衣的是榜一青城吧?”

“哪儿还是榜一,他现在是榜49。”

“他身边那个不会是他的CP糖炒栗子吧?”

“开什么玩笑,糖炒栗子不是男的吗?”

“我的天,糖炒栗子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大家在窃窃私语,孜黎低着头,假装不知。青城倒是不以为然,他侧过头和她说话:“栗子,吃蛋糕吗?”

庆典现场有许多点心和酒水,除却参加庆典的游戏CP,还有许多自费前来的游戏爱好者。记者在现场装扮成了游戏角色的模样,整个庆典像一场大型的COS展一样。

庆典的开场主持人放出了《山海》这款游戏十年的剪辑视频,视频配上了激昂的音乐,现场许多资深玩家看得热泪盈眶。

傅青城看见身边的人也在抹眼泪,问道:“这游戏对你很重要吗?”

孜黎低着头:“嗯,虽然《山海》只陪伴了我五年,但这五年是我最开心的五年了。”她拥有了朋友,虽然因为青城他们化为了泡影。她说了好多话,是在现实里从不会那么顺畅说完的话。

《山海》虽然是假的,但对她来说,它好像一个真实存在的世界一样值得被爱。

傅青城转过头,在她看不见时露出了微笑。

他很开心自己的游戏能被这么可爱的人珍爱着。

最后,被系统抽取的游戏CP不出傅青城的预料,是他和孜黎,的的确确是黑幕,但谁叫他是老板呢?

至于孜黎,她毫不知情,以为自己真的撞了大运,激动得不敢相信现实。她跟着傅青城上台发表感言时,一直处在蒙的状态。不知道旁边的人说了什么,大家跟着鼓掌。

孜黎抬头看他,只顾着开心傻笑。

07

庆典结束,傅青城带孜黎去吃饭。他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孜黎才知道她跟他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对方一身黑西装,身姿挺拔,颇有电视剧里男一号的派头。她低头看看自己,背带裤,白球鞋,还有淘宝二十九块九包邮的双肩包……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你吃什么?”坐在驾驶座的人打断了她的思绪。

“啊,我都行。”

傅青城最懂得对付没有主见的人,在这一点上,他很果决:不是都行吗?那我带你回家。

于是,孜黎被傅青城带到了一栋小别墅里,她整个人惊呆了,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天哪,两人的差距在一截一截拉开!

晚饭由男主人来做,孜黎坐在沙发上看白天《山海》十周年的庆典。她看到自己那身装扮,倒是挺上镜的,也不算丑,再看看旁边的人,他可能是天生就该站在镜头前的人吧?

“结果老板还是没能出面啊。”孜黎小声嘀咕,她对制作公司的老大不肯露面失望了。

从厨房出来的傅青城刚好听见了她的话:“你这么想见制作公司的老板?”

“当然了,他可是《山海》的创造者。你是老玩家,肯定知道他十六岁就在自家公司开发了这个游戏,年纪轻轻的,多厉害啊。”

傅青城偷笑:“他不露面是有原因的吧。”

“什么原因?难不成……”

“嗯?”

“难不成他很丑?”孜黎想了想,“丑就丑嘛,他至少还有才华。”

傅青城捏住盘子,此刻他非常想打人。

“他可能不是很丑呢?”

“不可能,长得好看又有才华的人是不可能抵抗住虚荣心躲藏的,如果他果真不丑……可能是得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病吧?”孜黎信誓旦旦道,“人生也是公平的,好处不可能让一个全占了。”

傅青城咬牙切齿,把盘子往桌上一放,身后的人被吓得一哆嗦。

“我……我说错话了吗?”

傅青城这辈子都没这么努力假笑过:“没有,你分析得头头是道呢。”

孜黎觉得气氛有点诡异:“嗯……你好像不开心。”

“没有。”傅青城冷着脸。

“我觉得你有。”

“没有。”傅青城持续冷脸。

“有吧……”

“没有!”傅青城提高分贝。

……

没有就没有嘛,孜黎觉得这人莫名其妙。他不能因为条件甩她几条街就膨胀啊,耍什么脾气!等着吧,臭男人,看她在游戏里怎么坑他!

“哦,没有就没有吧。”但孜黎在口头上还是认了。

晚上回到宿舍后,孜黎准时登入游戏。看到早早等在峡谷里的青衣公子,孜黎拍了拍脑袋,想起了一件事情,忍不住敲键盘问了。

糖炒栗子:白天我们好像没告诉彼此的真实姓名,我叫孜黎。

青城:青城。

糖炒栗子:我问你的真名。

青城:就是青城。

糖炒栗子:你的真名这么娘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假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青城:?

傅青城忍不了了,他才送她回去不到一小时。她当着他的面分析他丑和有病他忍了,名字娘不能忍,他当真忍不了。

半小时后,傅青城再次抵达孜黎的宿舍楼下。

“你下来。”

接通电话后,孜黎蒙了:“啊?”

“你现在下来,我在你楼下。”

骗人的吧?孜黎疑惑地下楼,结果她还真的在空地上看见了傅青城。他似乎出来得匆忙,领带也没有系。

她靠近他后,“怎么了”还没说完,对方就从怀里掏出了自己的身份证,摆在她眼前:“你认识吗?”

孜黎呆呆地念:“傅青城。”

“名字还娘吗?”

孜黎不可置信地望着他:“你大半夜赶过来,就是为了这个吗?”

傅青城点点头,高冷什么的,他都不要了:“是。”

08

之后,两个人除了在游戏里恩爱,私底下也经常见面。大部分是傅青城来找她,开着车带她到处游玩,把情侣该做的事情都做了一遍。

最先是舍友注意到了异常,问她是不是谈恋爱了。

孜黎说没有,不算。她把大概情况说给她们听了。

恋爱经验堪称丰富的舍友之一拍了一下大腿:“孜黎,你这样不行。照理说,他比你大六岁,已经二十六了。他的外形既然那么好,肯定是什么高层领导的身份,或者是富二代。总之,他除了名字什么都没告诉你,就是可疑。”

“没错,他可疑极了。保不准你只是他其中的一个妞,更说不好他已婚了,想发展你为情妇。”

孜黎:“不是吧,我这条件没什么好骗的啊。”

“不不不,情场高手见惯了妖艳贱货,遇见你这种小白兔,别提多开心了!”

孜黎觉得可怕极了,如果是这样,那她的心动就会把自己摧毁。

“呜,万一不是呢?”

“别说万一,你在搞清楚他对你什么意思之前,千万别傻乎乎把自己的身心交出去!”

之后,孜黎与傅青城来往时越发不自在,那种疑惑逐渐在她的内心发芽了。她本就不是什么自信的人,因而这事让她更加自卑了。

后来游戏制作公司打电话让他们去量尺寸,说是用来做《山海》的CP情侣装,傅青城打电话说在忙,于是当天只有孜黎一个人去。据说公司允许她搭乘单独的VIP电梯,可她因为下课晚了来得迟,不好意思麻烦别人带自己去搭VIP电梯,干脆往人多的电梯去了。好不容易挤进电梯,她整个人蜷缩在角落里。

电梯里又进来了人,身姿挺拔,是孜黎熟悉的背影。他进来后,电梯里的人不再说话了,规规矩矩的,齐声喊副总好。

副总?副……傅总?孜黎脑袋一抽。

“《山海》改编电影,演员都定了吗?”傅青城问身边的人。

“还没,等傅总甄选呢。”

“你把名单发到我的邮箱。”

“好的。”

电梯到达十三层,可傅青城没有离开的意思。

“傅总,您的未婚妻被安排在会议室等您呢。”

孜黎听到这里,整个人仿佛被电击中,她看不到对方的表情,只瞧见他走出了电梯。他的鞋踩在地面上,发出的每一声响都震动着她的耳朵。

09

她就说他怎么那么厉害呢,旁人在游戏里挖不到灵石,他出手就是一百颗。

婚宴包一家酒馆就是大手笔的人民币玩家了,他却能在当天把全服大大小小的酒馆全部包了。

怪不得十年一直是野生玩家呢,他跟别人不一样,他是这个游戏的创造者。

孜黎回到宿舍,一脸失落。

舍友问她是不是得到了令人失望的答案。

孜黎想开口,结果没把委屈憋住,她立马哭了。

“你怎么了?”三个人跑过来抱住她,“没事没事,你先镇定。”

“他是《山海》的大老板。”孜黎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去,他是真大佬。”

“他有未婚妻了。”孜黎持续大哭。

“他大爷的,是一个渣男!”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孜黎没有再上过游戏,傅青城的微信邀约被她用上各种课推掉了。她终日浑浑噩噩的,觉得自己真倒霉,爱情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然而,终日不见她的傅青城还是找上门来了。时刻陪着孜黎、怕她抑郁的舍友在看到那张据说很好看的脸后妥协了。

“小孜黎,我觉得你可以努力一下,把他的未婚妻踢了。”

“嗯,你挖墙脚吧,我们支持你。”

孜黎:?

“你吃饭了吗?”傅青城打破沉默,上前主动问道。

“没吃!”舍友抢先说。

傅青城请孜黎和她的舍友吃饭,他选了一个繁华的地方。

孜黎觉得尴尬,没吃多少,便以去洗手间为由离桌了。

在洗手间待了一会儿,她还是决定偷偷溜走。毕竟对方是有未婚妻的人,她不要当那只被盯上的小白兔。

可她刚出洗手间的门,就被对面男士洗手间伸出的手拽了进去。

好在人少,她被推进角落里,越过对方的肩膀看见了男洗手间的样子。

“你的舍友跟我说过了。”

“她们说什么?有什么可以说的?”孜黎装傻。

“那不是我的未婚妻,是家里给的未婚妻,是她给自己冠上的名称。”

“哦。”关她什么事!

“我没想骗你,是你自己不问我的工作,何况你不是分析了我丑和有疾病吗,你完全可以继续分析。”

想到这一茬,孜黎有点心虚。

“对不起,我当时不知道你是老板,以后不会了。”

“你在别扭什么?”

“我没有别扭……”

“现在你这样疏远我是为了什么?”

孜黎觉得委屈极了,他怎么反而质问起她了?她鼻子一酸,失态反问:“那我们现在究竟是在做什么呢?”

她不想和他保持这种暧昧不清的关系,她不能忍受这种不确定性。她不是大多数女生,她过于自卑了。她需要确定性的关系以及答案。

傅青城没有犹豫,仿佛从没纠结过这个问题,给了她确定的答案:“谈恋爱啊。”

“那我们现在究竟是在做什么呢?”

“谈恋爱啊。”

前二十年的人生,孜黎从未听过这么甜的回应。

10

母胎solo二十年的孜黎终于脱单了,原本以为是很温馨、美好的爱情,但对方简直是一个眼中只有自己的禽兽。

假期半夜不睡觉,他把她压在电脑前玩游戏,非要把情侣副本刷上去。

“傅总,我实在是睁不开眼了,我求你放我回去洗洗睡吧。”

傅青城漠视她的疲惫,操作旁边的电脑。

“你和三千鸦刷到情侣副本第520层花了多长时间?”

“两年……”

对方没有片刻迟疑,反而更加坚定:“我给你一年时间和我刷到情侣副本520层以上,否则官方封你账号一年。”

孜黎:“禽兽!”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甜文林顽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