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心协议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换心协议

文/林晰(来自飞言情

1

“嘭……”一声巨响之后,烟尘滚得漫天,看不清眼前一切。

曾誉烨再一次在心里感叹,这个破地方,真的是没得救了。

但是这个念头之后,他立即便朝着响声发出的小山坡冲过去,到底是什么东西掉了下来?

然而才稍稍靠近,他的双脚便被一把抓住,烟尘散去,他看到一张仰起的脸朝着他露出心满意足的笑:“我终于找到你了!”

“你是人是鬼?”在确定四周并没有大树墙头之类可供攀爬的东西之后,曾誉烨终于发出了这一番疑问。

“我是来取你的心的。”那个一脸灰尘的女子对他的疑问恍若未闻,固执地说道。

他骤然失笑,看着她乱糟糟的脸,心却跟着停了一下,莫名的感觉在心里弥漫开来。

两个人如此僵持了半天,曾誉烨终于开口应道:“小丫头,你搭讪的方式倒挺特别的。”

“小道士,你知道吗,你就快要死了!”她微微一笑,说道,“趁你现在还没死,我来取你的心。”

“心被你取走了,当然就死了,你当我傻呀!”他笑了起来,心情似乎很愉快,转头看了一下山下,那滚滚车流都在提醒着他一个事实:“小丫头,有病去医院,不要对着我瞎说,虽然我穿着道袍,但我只是替我奶奶尽孝而已。”

“真的!你就剩下七天的寿命了,不如就把心送给我嘛。”她认真而严肃得回答。

看她认真的模样,曾誉烨陷入了沉思,许久之后,再度说道:“要我给你也可以,你能保证取心的时候我不那么痛苦吗?”

“当然可以!”

“那你能保证我继续活下去吗?”

“当然……不可以!”她终于反应过来,瞪大了眼,“没了心,怎么活得下去?”见他眉毛一挑,她立即再补上一句:“不过,我能在你死前完成你的一个愿望。”

曾誉烨看着她:“你不是人?”

女孩子却是微微一笑,指了指自己那一身已经脏兮兮,但明显古装的衣服说:“当然不是,我是魅,我叫影儿。”

2

有时候曾誉烨觉得,世界如此之大,能遇到这种事情,其实也不算什么了,毕竟,尘世间还有很多很多无法解释的东西。

你看,他已经用上了“尘世间”这个词,充分说明,他已经不将眼前的这个叫做影儿的魅当奇怪的东西看了。

道观的客房里,曾誉烨摸着下巴,看着眼前这个已经换下古装的女子,眼神意味深长。

“你对我是魅这个事似乎并不感到奇怪?”

看着曾誉烨如此平静,影儿反而觉得有些怪异,电视剧里一听说对方不是人,不是吓坏了,就是欣喜若狂啊!她之前还准备了一堆说词,毕竟,要想让人家相信鬼神这种事还是得费一番口舌的,弄不好是要被人当成神经病的。

可哪里有眼前这个人这么平静的?于是,她也跟着怀疑:“你……为什么一点也不奇怪?”

看出了她的困惑,曾誉烨只是笑着说道:“我奶奶可是捉妖师,不过已经退出江湖很多年了。”

她的神色一松,眼睛弯了起来,笑眯眯地说:“那么,我说的话你应该是会相信的吧?”

“相信并不代表会把心给你。”曾誉烨摸了摸胸口:“你也知道,那很疼的!”

“七天之后你会死于一场车祸,反正那个时候也很疼,也不差那一点了对不对。”

“那你在车祸发生的时候来取好了,何必还要问我呢?”曾誉烨对天翻了个白眼。

“不问自取是为偷。要是这么做,会遭天谴的。”她睁着大眼睛,认真回答道:“而且,我就是要保证那颗心是新鲜的。”

新鲜……曾誉烨汗颜,她以为是菜市场吗?口中却问道:“我答应你的话,真的能帮我完成一个心愿?任何心愿都行?”

“没错。”她严肃地点头。

“我还真有一个要求。”曾誉烨笑了一下。

影儿的眼里立即露出了欢喜的色彩,他这么说,就意味着他同意了。

“你听得懂天鹅的语言吗?”他开口问道。

她立即点头:“当然懂,不论植物还是动物,我都听得懂。”

“那就好办了。”曾誉烨笑了一下,说道:“我有个天鹅养殖场,现在出了点问题,如果你能帮我找到问题原因,并且解决掉,那我就答应你。”

“就这么简单?”

“当然不是,还要帮我摆脱这次问题所造成的所有危机。”

“这不难,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影儿轻松一笑,随即说道:“那我也得先验下货。”

“验货?”听着这个词,他倍感疑惑,随即就见到她已经闪到了自己面前,雪白的双手一晃,就把他胸口的扣子解开了。

“你、你这是……”他惊愕不已,而她的手已经摸上了他的胸,却随即脸色一变:“你的心已经不在你身上了?你是不是曾经爱过谁?”

她的话音还未落下,另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跟着响起来:“曾施主,你们这是……”

曾誉烨转过头,看着小道士惊愕的模样,头一下子就大了起来!

老太太要是知道,怕是要发火了!

3

曾家大宅。

曾誉烨跪在列祖列宗的牌位前,一副孝子贤孙的样子颇为有趣,不过他的人可就没那么轻松了。

带一个女孩子进道观就算了,对方脱他的衣服摸他的胸也算了,但是被人抓个正着,那可就是出大事了。

老太太应该会把他剥皮吧,刚才那道长的脸色可不好看。等下过来兴师问罪,还是装可怜比较好。

“看来你对你奶奶还是很有办法的嘛。”

始作俑者在一旁气定神闲地站着,就因为老太太那一句“不要怠慢了娇客”。虽然没有见面,不过这句话,影儿还是很受用的。

方才回来时,曾誉烨跟她说过他家的情况,除了他奶奶之外,就剩一个寡嫂和六岁的小侄儿。

“人家说老小孩老小孩,小孩不是哄哄就好了吗?”曾誉烨不以为然。

“那你的天鹅生意,让曾家陷入经济危机,也能哄得过去?”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曾誉烨决定不再搭理这个无知的非人类。

此刻,有一辆小汽车正飞快得朝他冲了过来,他面色不变,身体已经跳起来,那遥控小汽车直接撞到了墙壁上,“嘭”的一声,坏了。

“哇哇哇……”小孩大哭的声音随即传来:“二叔坏,二叔坏!”

影儿循声而去,就见到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正趴在地上,哭声是从他身上传来。她还来不及做出反应,曾誉烨已经再度出声:“臭小子,再装哭小心我的拳头不留情。”

他的话应刚落,另一道苍老的声音随即响起:“那要看看谁的拳头更硬了!”

影儿转头看去,就看见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走了过来,她的眉头一蹙,目光却落到了老太太身后那名女子身上,意味深长。

那女子被她看得微微低下头,小男孩已经扑过去拉住了她的胳膊:“妈妈,太奶奶,二叔又欺负我。”脸上全是委屈,眼里却是满满的狡黠。

“二叔这是在教你!”曾誉烨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但是对上老太太的眼,他还是低下了头。

“你还好意思说教,看看你自己成什么样了!”

老太太一脸的不满随即开始数落教训起曾誉烨,不外是说他破坏了道观的规矩,整天无所事事之类的。

曾誉烨面含微笑恭敬地听着,偷空还朝影儿挤挤眼。想是骂累了,老太太就坐了下来,挥了挥手说:“你们都下去吧。”

这一下,曾誉烨却是大吃一惊,这么快就放过他了?更让他吃惊的是,老太太接着说:“纪小姐,您先留下来。”

曾誉烨生怕影儿被奶奶识破身份,连忙说:“奶奶,她是我……”

老太太神色一凌:“难不成还怕我吃了她吗?”

这么冷的眼神,曾誉烨虽然不是头次看到,却看得不多,他只能跟着其他人离开,却不敢走远,想站在门口偷看,门却被他嫂子迅速地关上。

他很想贴着门缝听一听里面的动静,到底是太损形象,只能焦急地等着。不过,影儿在里头呆的时间并没有多长,很快就出来了。

“怎么样?我奶奶没看出你不是人吧?”将她拉着走了几步,他才紧张地问道。

“我是魅,哪有那么容易被发现?”影儿摇了摇头,用可怜的眼神看着他,看着他头皮发麻。

他觉得自己必须对这个眼神发问:“她说什么了?”

“她说,你被女人伤害过,我是你这么多年唯一带回来的女孩,要我好好照顾你。”影儿说完盯着曾誉烨诧异地问,“你这么好的一副皮囊,也会被人抛弃?”

“要你管!”他毫不客气地应了一句,猛然想起另一个问题:“你不会答应了吧?”

“要你管!”她直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想知道答案,他只能妥协:“行了姑奶奶,我错了,告诉我吧?”

影儿得意地点点头:“我答应了,反正只有七天,我想我还是能办到的。”

这下误会大了!

曾誉烨一阵头痛,但是,他还来不及发出哀嚎,手机就响了。

看他拿起电话叽里咕噜得说着,影儿并没有多大兴趣,只是一面看他,一面想着另一张面孔,叹一句:“虽然长得不一样,但是相貌却不分上下,难道真的是那颗心的缘故?“

“你说什么的缘故?”曾誉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完了电话,听到她在嘀咕顺口接了一句。

“没什么。”影儿立即摇头。

“误会就误会吧。”曾誉烨叹了口气,一把拖过影儿的手便往前走,“七天时间有限,我们得加快速度了。”

“去哪?”被他这么一拉,她只能跟着往前走。

“你不是说要帮我摆脱危机吗?我的天鹅要死了!”曾誉烨边回答,边拉她跑出家门。

二楼祠堂的窗口,老太太的目光随着他们渐渐远去,听到身后女子轻声问:“奶奶,这样做,合适吗?”

老太太的眼神渐渐变得凌厉:“怎么?你想去通风报信?”

“孙媳不敢。”女子慌忙低头,惶恐地扫了一眼正在玩车子的儿子,眼里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4

阳光洒在湖面上,少女雪白的裙子随风摆动,乌黑的长发微微扬起,她的手臂挥舞着,面前的天鹅就随着她的动作飞了起来,发出欢快的叫声。

曾誉烨看着眼前的一切,脑海里盘旋的却是另一个念头:到底是谁下的毒?

两天前,影儿一进入养殖场就让他驱散了所有人,等他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将天鹅都治好了。然而就在昨天,问题却再度出现,这一次数量更大,也更严重。

好在影儿并没有离开,立即着手医治,这才免去了惨重的损失。可影儿却是元气大伤,并告诉了他一个震惊的消息,天鹅之所以陆续死亡并不是养殖的问题,而是有人下毒了!

他想了许久,却一点头绪也无。曾家的天鹅养殖名声在外,多年来羡慕者有,嫉妒者也有,之所以一路走了下来,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请的都是最可靠的人,十几年都没有换过。

出了这样的纰漏,怀疑的范围可就太大了。是谁下的药,居然连经验丰富的兽医都没查出原因。不过现下最紧要的不是追查凶手。剩下的天鹅虽然经影儿的手康复,可是喂养却成了问题。

是的,钱才是最大的问题。

没人知道,此时的曾家其实只剩下一个空壳子,多年的养殖生意虽然名声在外,可是这些年频频亏损,他本来早就想要结束,奈何老太太不同意,只能硬着头皮经营下去。

而要继续,钱就成了一个大问题。

“好了,都康复了,这下子你满意了吧?”影儿将最后一只天鹅治疗完毕,转过头朝他笑着说。

曾誉烨苦笑着看了影儿一眼,转身走出养殖场。

“喂,你还不满意?”她立即追到他身后问。

他随口说道:“你有钱吗?”

影儿还没回答,已经有人接口问了:“钱?养殖场的周转有困难吗?”

他们循声而去,见到眼前的女子,却同时变了脸色。

5

咖啡厅内,香味弥漫在空气中带着一股慵懒的气息。眼前的女子笑颜如花,曾誉烨却蹙起了眉头。

女子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见到影儿不断灌冰水的样子,转过头嫣然一笑:“她应该是第一次喝咖啡吧。”

短信响起,他低下头打开看了一眼,漫不经心地说:“你这次采访的主题是不会喝咖啡的女人吗?”

女子一笑:“你越来越有趣了。”

他将手机放下,看着她说:“对名记者来说,我应该不算在有趣的分类中吧。”

女子脸色微微一变:“誉烨,你还在怪我?”

他挑眉反问:“我说我不怪你了,你信吗?”

她脸色有一些不悦:“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接受我的采访邀请?”

曾誉烨叹了口气,目光落在影儿身上,还不是因为她。

刚才一见到她,影儿就立即暗示他必须答应她的邀请,影儿将理由发了短信给他:我答应帮你忙,你也必须给我一个完整的心,你的心在她身上,不论用什么办法,给我取回来!

他的心真的还在她身上吗?

他看着眼前的女子,觉得有些可笑。

曾家之所以会陷入危机,就是因为她——马娅。四年后的今天再看到她,他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

为了这样一个女子?

看着优雅大方,眼里却早已混沌一片,若不是面容相似,他根本无法认出她。从前他可以认为她是为生活所迫,现在他却知道那不过是自欺欺人。

四年里他的对手给了她所有想要的东西,名誉,地位,金钱,如今她回头了,也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

“对不起。”他冷不防听到马娅的道歉,有些愕然。

马娅面露愧疚:“我为我当年的事道歉,如果你缺钱,或许我可以帮你借钱。”

他以为自己会愤怒,可不知为什么却发作不起来,轻飘飘的一句道歉可以化解一切吗?显然不能,但愤怒也不能,可是她说“我可以帮你”却能。

因为,影儿又传来一条信息,跟他的脑子里的主意不谋而合。

他缓缓开口:“找人借钱倒不需要,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见对方点头,他接着说:“我想买你们报社的一个版面,给我的天鹅找领养人。”

闻言,马娅愣了一下:“领养人?”

“是的,领养人。”他笑了笑,将主意说了出来。

6

咖啡厅的另一处。

影儿将最后一口冰水喝进肚子里,打了个颤,吐了吐舌头,依然觉得舌尖苦苦的。

不过此刻她没空去关注这个,不远处的曾誉烨脸上已经露出了笑意,手机里他的信息还没关掉,上面只有三个字:好主意。

当然是好主意。

她看到马娅的第一眼,就发现这个女子身上的气息是那么熟悉,而后她就想起,怎么能不熟悉?她和这个女子相伴了千年。

所以,当她看到曾誉烨的眼神时,心里就释然了,他们的缘分隔了数百年依然还没切断,即便已经彼此遗忘。

于是,当知道马娅的身份是记者时,她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曾誉烨。看着他俩如此投机,照理她应该会很满意,可为什么心里却怪怪的。

心……她猛然想起这个词,不自觉得往胸口摸去。

“大庭广众之下,这个动作可不大好看。”一个声音将她的动作制止住。

她微微一愣,抬起头,并没有很意外:“小狐狸,你终于来见我了,你的孩子都那么大了。”

小离笑了一下,卸下了脸上的庄重,又回了从前的影子。如果不是两颗小虎牙,影儿真的怀疑在曾家见到的这个人不是她。

她是主人的仆人,而小离是主人的宠物,他们互相作伴在离恨天的冰山下陪了主人上千年,三百年前小离突然消失,原来是跑到曾家当了少奶奶。

“我没有忘记救主人的事,只不过中间发生了小小的意外。”

影儿有些恼怒:“你爱上了人类,就忘了主人的恩情。”

小离叹了口气:“你说对了一半,当时奶奶发现了我的身份,但因为我有佛荫所以才成全我们的,可我从没忘了主人。”

“没有忘记,却没有动手?”

“谁说我没有,可是却因此……”小离说到这里却停了下来,摇摇头:“算了,如果你有了孩子,你就会知道我的感受。”

“哼,我永远不想知道。”她不悦地说:“你还没有报主人的恩情却私自离开,等着受惩罚吧。”

“你以为我不想吗?”小离无奈地说:“可是我一生完孩子后,法力就散得干干净净了!”

闻言,影儿惊愕不已。

“曾誉烨的心四年前就不在他身上了,就算你取走了,也是没用的。可现在不一样,那个女人回来了!”小离将话题转移过去,将曾誉烨和马娅之间的事告诉了她。

影儿猜的没错,马娅是曾誉烨的大学恋人,毕业一年后她却联合对手将曾家的生意搅得一塌糊涂,四年里他虽然没有提,可谁都知道他始终没有办法放下她。

“你没发现吗,她是仙子转世,和主人的缘分已经牵扯几万年了!”说完这句话,影儿觉得自己的喉头一阵发苦,这该死的咖啡!

“你看曾誉烨现在的样子,明摆着已经对马娅释怀了。”小离却不以为然:“再说,如果他们真有缘分,还能等到现在吗?”

她怏怏得应了句:“可是,感情的事,谁知道呢?”

“你在离恨天看肥皂剧看傻了吧,我可是亲身经历过的,比你清楚多了。”小离一脸的不屑。

她看了小离一眼:“你今天来找我,就是为这个?”

小离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一抹苦涩,摇了摇头说:“我知道你要取他的心,只是来告诉你,小心马娅那个女人,不要太接近她。”

“为什么?”影儿奇怪道。

“影儿,我们相伴近一千年,我不会害你的。”小离叹口气:“再说,如果你能让主人苏醒过来,我也就没有牵挂了。”

她的目光落到马娅身上,疑惑地说:“我看过了,她只是个普通人,能对我怎么样。”

“信我一次好不好?”

迎着小离焦急的目光,影儿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7

曾家的天鹅养殖在本市非常有名,领养计划一出,立即引来许多人关注,领养天鹅的人络绎不绝,只需要出小小一笔钱就可以得到一只属于自己的天鹅,还有专人照顾。

曾家的危机从而解除,可这几天曾誉烨的脸上却看不到一丝笑意。影儿本来觉得困惑,后来一想便也明白,没人在知道自己时日不多后还可以笑得出来。

正想着,他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那天在餐厅里,我嫂子和你说了什么?”

“说你的情史。”她的回答有所保留。

他转过头看着她,严肃地说:“听说神仙是不能说谎的。”

她点点头,心里加了一句:反正我又不是神仙。

“那你应该知道我和马娅的关系了。”他顿了顿,不自觉地问:“你觉得我和她合作得如何?”

“旧情人合作,挺好的。”她以为自己这个答案模棱两可,就不会得罪他,没想到他的脸色突然就沉了下来。

沉默再度弥漫开来。又是许久,还是他先开口:“人死了之后,是不是真的有魂魄存在?”

“应该是有的,我不是地府的人,不大清楚。”她尴尬地回答,其实在世了上千年,她一步都没离开过离恨天,人间的事也就是在电视里看的,没办法,天界太无聊,除了修炼看电视,就没其他消遣了。

他叹了口气,再度问:“你为什么要我的心?”

“……因为主人需要。”

最初的最初,她只是绿遥仙子的影子,仙子被贬下凡后,她不知何故流浪到离恨天,遇到了涟离上神,他用他的指尖血将她修炼成一只魅。

后来她才知道上神深爱着绿遥仙子,即便为了她被挖心,甚至被封印在离恨天的冰山下。

人不能无心,神也不能,上神失心三百年已经陷入昏迷状态,而那颗心也因为经历太多次轮回就要被尘世的烟火所淹没。

数日前,有人告诉她,这颗心再过七日就要再次轮回,她要趁宿主死亡之际取走,如此就能让上仙苏醒,于是她照着所指的位置找到了他。

听完这一切,曾誉烨将视线落到窗外,问道:“你是不是很爱你的主人?”

影儿瞪大了眼,不可思议得看着他:“你也是肥皂剧看多了吧,我怎么可能爱我的主人,救他是因为我欠他一命。”

闻言,他心一喜,转过脸来,却听到她喜滋滋地继续说:“等我用你的心救回他,我就自由了。”

“自由?”

“魅如果是由神制造,就只能任其摆布,除非救对方一次。”

“那么我呢?自由之后你会想我吗?”

她侧着脸看了他一下,摇摇头:“应该不会,记住一个人对魅来说很困难,但也许我会记住你的气息。”

他的脸上勉强浮出一道笑容:“也许?还只是气息?真是没诚意。”

“如果我一直记住你,那我就不是魅了!”她也有些失落,另一句话没有说出口,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面容她却一直都记着,一有机会,她就努力看着他,似乎害怕自己将他忘了一样。

她想得有些恍惚,忽然觉得脸上被一股暖意包住,她抬起头便见他的手轻轻摸着自己的脸颊。

主人……

很久以前,主人的手也曾这般触摸着她无数次,那冰冷的指尖比她更寒,可眼眸里翻滚的热烈却是她无法理解的,后来她才知道,因为她像一个人,一个他求而不得,已入轮回的人。

那个时候她不懂情为何物?这一刻,她忽然觉得自己应该是明白的。

他突然笑了起来,“真没想到,我临死前还有这么个作用,也挺好的。影儿,到时候你的动作利索一点,我怕疼。”

闻言,她胸口一疼,到时她真的忍心将手伸到他胸口,将心取出来吗?

“其实你都已经知道自己怎么死的了,完全可以避免的。”

他摇头苦笑:“你知道为什么我听你说我只剩下七天还那么镇定吗?因为我得了绝症,这也是我如此着急想要让曾家恢复元气的原因。”

“绝症?”

“是的,所以你到时候不要犹豫,动作要快,从这里……”他抓住她的手,放到了胸口:“一下子就完了,是不是?”

影儿怔怔地看着他握住自己的手,在心中连骂自己,真是笨呀,为什么就没有想过,他那么轻易就答应她的原因,哪个人会那么轻易就同意别人取走自己的心的?

就在手指触到他胸口的那一刻,她的脸色一变,用力按下去,说:“你的心又回来了!”

看着她纠结的样子,他疑惑地说:“回来了不好吗?”

“当然……好了……”

这个话题并没有继续下去,曾誉烨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片刻后,他挂了电话,用询问的语气跟影儿说:“马娅说因为这次的报道主编要升她的职,为了谢谢我们,请我们去她家吃饭。”

“你同意了?”影儿想起小狐狸的警告,这两天,曾誉烨和马娅虽然接触频繁,但她却离他们远远的,没想到还是躲不过。

看他点头,影儿还是将拒绝的话咽进肚子里。

8

路灯的影子闪过车窗,玻璃上的脸忽明忽暗,一路无言,直到马娅家。马娅并没有出来开门,只将电子门打开让他们进去。

他们二人才进去,后面的电子门就“咔嚓”一声合上,屋子里只有一点蓝光。

影儿的心里有些阴森森的,不自觉的跟紧了曾誉烨的步伐。

曾誉烨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伸手拉住了她,一边喊道:“马娅?马娅你在哪?”

没有人回答,却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是从某个房间传来的。

“要不,给她打个电话吧。”影儿一面小声提醒,一面看着这个不大的客厅,就着幽幽的蓝光,看到窗帘拉得紧紧的,再仔细一看,她的脸色顿时就变了,那贴在窗帘上的黄纸分明就是一道道符咒!

曾誉烨才将电话拿起来,随即觉得自己的手指钻心地痛,本能得松开手,突然听到影儿的惊叫声。

他飞快转过头,一道光却在此时直射入眼里,双眼待到适应后再睁开时,发现影儿的身体悬在了半空,幽蓝的光落在她身上,而她的身躯已变得透明。

“影儿……”他想要冲过去,岂料才走了一步,就发现自己挪不开步,似乎是被什么挡住了,可前面分明空无一物!

“录下来,快录下来!”马娅的声音激动地传过来,他循声而去,就见到窗帘后的一男一女正满脸兴奋。

“马娅,你在做什么?”曾誉烨想朝她冲过去,可又被什么东西挡了回来。

马娅抬头看他,笑着说:“誉烨,你身边的这个女孩子不是人,我请了大师来帮忙施法,等妖怪除了,我就放你出来!”

“混蛋,谁让你这么做的,快住手。”看着影儿的身上出现了无数道裂痕,他的心一紧,几乎快要窒息了。

可已经来不及了,就在他声音落下的同时,影儿的身体便跟着裂成了无数片,慢慢得飘到了地上。

“天哪,居然是真的,没想到世界上居然真的有鬼神存在!”马娅的眼里闪着贪婪的光芒。

“马姐,要是这报道出来,我们肯定会一夜成名的!”那男的声音里带着兴奋,手里的DV却一刻也不敢停下。

四周的阻碍在此时消失了,曾誉烨立刻扑到地上,努力得试图将那些碎片收拢起来。

都怪他!

明发现她这几日一直都和马娅保持距离,明明看到了她眼里的抗拒,却还是一意孤行,没有想到,这个自私的行为居然令她粉身碎骨。

“影儿……影儿……”他想要道歉,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眼前变得迷蒙,此时,他唯一的念头,就是将这些碎片收拢起来,这是影儿,每一片都是影儿。

泪水一滴滴落下,他后悔得无以复加,早知道……早知道……

那些散落四处的晶体似乎有了生命,不断地挪动着挪动着,汇聚成一小块一小块,慢慢融合在一起,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一道透明的身影便在他眼前浮现。

“我靠!你们惹怒我了。”那声音冷冷地,却丝毫没有掩盖住怒气,影儿的身体再度出现,虽然飘渺,却发着金色的光芒。她伸出手,朝马娅和那个男子一指,他们手上的东西就自动裂成了碎片,而后,她又往另一个房间的门一点,那门“嘭”一声打开了。

下一秒,她已经飞进房间,五指直直朝里面两个身着法服的人攻去。

那两个人同时转身,摆好阵仗,似乎已经料到有此一击。

就在他们转身的同时,曾誉烨却倒吸了一口气,脱口喊道:“奶奶……”

影儿的身形随着这一声呼喊微微一滞,下一刻,已经陷入对方的阵仗之中,迅速地被吸进一个瓶子里。

四周又恢复了平静,身着法服的和尚双手合十,轻轻道了一句:“阿弥陀佛。”

“有劳大师相助。”老太太检查好瓶盖,这才出声道谢。

“奶奶……你为什么……”曾誉烨冲了过来,紧紧盯着她手上的瓶子。

“她的心头有上神的指尖血,只有它才能治好你的绝症。”老太太淡淡说完,看了看身边的小离,犹豫了一下,将瓶子交到她手上。

“您都知道了?”他惊愕得看着她。

“是的,从你查出病情的第一天,奶奶就已经知道了,她之所以不说,就是因为算出你的病情会有转机。”小离开口解释。

原来,老太太在影儿未出现前就开始布局,天鹅之所以生病,之所以之后又被人下毒,都是她找人做的,为的是消耗影儿的元气,不然,今天就是和大师联手也未必能够收服影儿。

马娅的出现和帮助,还有今日的这一场局,自然也是老太太出手安排,任何一名急着高升的记者都不会错过这种一夜成名的好机会。

曾誉烨悲伤地看着奶奶:“可你所做这一切,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老太太严厉地看着他:“我已经失去一个孙子了,不能再失去另一个!”

他垂下头,无力得说道:“奶奶,你知道吗?有时候我总是想,为什么是大哥不是我。”

“你大哥没了,你就得好好得活下去!”

老太太蹙着眉头背过身,似乎是不耐再继续说下去,却听到他在身后轻声说:“奶奶,对不起,请恕孙子不孝……”

而后是小离的尖叫声,她转过身,就见到一道白色的光芒从瓶口冲出去,迅速消失在窗外。

“你……”

老太太气极,指着他张了张口,却一字也说不出来,跟着眼一黑,直接就倒了下去。

9

第七天,曾家大宅,水池旁。

其实影儿前天才离开,可对曾誉烨来说,似乎是过了许久。

老太太的身体并没有大碍,但她一醒来,就在自家的四周施法,将他困住,为的就是躲过这第七天的车祸,所以此时,他只能和小侄子一起玩。

小家伙对电动有一种莫名的热衷,一碰起来就停不下来,随着他的摆弄不断得往各个地方冲撞。

“小能,不要弄坏玩具!”小离的声音在旁边响起,他转过脸,就见她朝自己笑了一下,说:“别怪奶奶,她也是为了你好。”

他点了点头,却又轻声道:“谢谢你。”

“谢什么?”

“谢谢你解开了封印,否则,我哪那么容易就将瓶子打碎。”那天晚上如果小离没有偷偷暗示他,他也无法放影儿离开。

她的目光落在儿子身上,口中说:“影儿是我的好朋友,我也不想她化为灰烬。”

“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吧?比如替大哥报仇。”他轻声说,“如果不是奶奶用小能威胁你,恐怕你早就下手了,这一次这么做,不过是想要借刀杀人。”

小离垂下眼帘:“我不否认。”

对这个答案他有些意外,随即笑着说:“我不怪你,但是当年那场车祸,真的和你没有关系吗?”

“我只是想报恩,如果不是你突然换车,死的人应该是你!”她叹口气:“如果他知道真相的话,也不会原谅我吧。”

“对不起。”他低声道歉,他原就不该在这个世界,却连累了大哥。

“一切都是天意,现在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小能可以好好的……”说到这里,她忽然脸色一变,曾誉烨看过去,小能身体摇晃着,就一头栽进水池里!

他想也不想便冲过去,跳进水里将小侄儿捞到岸上,小离慌忙把儿子抱进怀里,确定小能只是喝了几口水,受了点惊吓,才放心。

曾誉烨也松了口气,慢慢爬上去,却没想到一脚踩到玩具车,他来不及抓住东西,后脑勺重重磕在泳池的石板上。

耳畔传来小离的惊叫声,他却只剩下自嘲,居然栽在一辆玩具车上,这也算车祸?

意识渐渐模糊,朦胧中,他似乎见到了影儿的脸,她的眼眸,她唇角的笑,她的手触碰着他的胸口,他看到她开口,想努力听,却一个字也听不清楚。

10

医院病房门口。

“你后悔吗?”小离转头看了看病床上头上缠着纱布的曾誉烨,忍不住开口。

“不后悔,既救了他的命,又治好了他的绝症,一举两得不是吗?”影儿笑了一下,看着手里的盒子,隔着玻璃,还能感觉到那颗心在跳动,她轻声说,“人不能没有心,上神也不能没有心。“

“所以你就拿走他的心,将自己的心给他,那你呢?”

小离的目光落到她胸口,那里黑洞洞一片,她叹了口气,知道得不到答案,转而问:“这绝对不是你能想得到的,又是别人的主意吧?”

“我愿意的。”影儿依然笑说:“只希望他可以早一点忘记我。”

“值得吗?”问出这句话,小离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多年前她自己都已经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影儿没有回答,将目光落向窗外的车水马龙,再最后看一眼人世间吧。

那天她从瓶子里逃出来后,法力剩不到两成,那个时候她就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脑子里盘旋着两个念头,救主人,救曾誉烨。

魅本无心,不过是沾了上神的仙气修出喜怒哀乐来,若是取了心,便只一个下场,便是烟消云散。

然而她不后悔,上千年的时光那么长,却比不上与他相处的短短数日。尽管他没有说过一句我爱你,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可是他的心,她懂。

有时候喜欢一个人未必需要在一起,这样做,值得。

尾声

很多年以后,他来到那个小山坡的时候,总会想起那一幕。

她仰起头,认真得看着他:“我终于找到你了!”

他永远不会忘记她额头还粘着的青草,永远无法忘记她迷惘的眼神,更永远不会忘记她的笑脸。

这个时候他总想伸出手,却再也触不到她的面容。

可他知道,他和她,此生再也不会分开了!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