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比我更像她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没有人比我更像她

文/恋上一滴泪

我的人生啊,已经比我所想的要好一百倍、一千倍了。

1.他问我想不想过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我叫作鹿苑,可是,我现在已经不是鹿苑。

我现在叫傅蔷薇。该死的,这个名字真大家闺秀范儿,一听就是千金小姐才会用的名字,比我自己的名字好听多了。

从我某一天傻乎乎地答应苏城南的要求开始,我就只能叫傅蔷薇。天知道,我要顶着这个名字一直到什么时候。

说起苏城南,这家伙可以说是我见过的人当中,长得最像明星的男生。当然,我也并没有见过很多人。我从小就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和一群乞丐一块儿长大,我能遇到的,都是一些衣衫褴褛、只吃得起包子和凉水的人。我还能见到比苏城南更优雅、更有气质的人吗?

答案是不能。遇到他的那一天,我确实鬼迷心窍了。我一向只会冲老伯伯或者老太太下手——我不太愿意说我是一个小偷,但我可以保证的是,我平时最多也就顺他们一点买菜钱,绝对不会谋财害命,我也没那个胆子。

可我碰到苏城南了。他回头的瞬间,我仿佛再也看不见别的人,眼里、心里被他大大小小的身影给填满。我一时失神,然后把手抽出来,摸向他的裤袋。

我承认,我是故意叫他发现的。我从小就做这一行,要不是故意的,他能发现我偷他东西吗?绝不。

奇怪的是,在苏城南的目光触到我的脸的瞬间,他整个人仿佛怔了一下,久久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我那会儿不知道他心里面在想些什么。

紧接着,四周忽然窜出来好几道黑影,其中一个东北大汉很快把我按倒在地。我咿咿呀呀、装模作样地挣扎了几下,多希望苏城南能再看我一眼。

“先生,这个小偷要怎么处置?”有人这么问他。

小偷……天啊,丢脸死了!我愤愤不平地想。

“……算了。”过了好一会儿,苏城南只是沉吟着说了一句,然后被那几个类似保镖的人簇拥着走向不远处的一辆小车。

他没有再看我,我感觉失落极了。

我以为我和他只是萍水相逢而已,此生再也没有交集。我也以为,他不过就是长得好看一点。可那天以后,不论我去哪里、在做什么,我的脑海里总会时不时地浮现出苏城南的模样。有时候我想他想得发疯,就会跑去冲一遍冷水澡,好让这些乱七八糟的小情绪熄灭掉。

然而没有用,我总会忍不住想起他。

活了二十年,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作“思念”。思念一个人痛苦吗?有点痛苦。那思念一个人甜蜜吗?也不尽然。反正……那是一种让人又爱又恨的感觉。

我怎么都没有料到,苏城南会亲自来找我。

我并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我的。遇见他的那天,我在步行街——我平时也喜欢去人多的地方办事。

但我住在这个城市最落后的城中村里,二百八十元一个小单间,偶尔还会开火做做饭。嗯,不过我厨艺不咋地,只会把一堆菜放在一个小锅里煮熟煮烂,然后放点盐巴就当晚饭吃到肚子里。

苏城南敲门的时候,我正准备去公共浴室洗澡,看到他那张脸的瞬间,我怀里的盆子哐当一声掉在地上,砸中我的两只脚。

“我……我不是在做梦吧?”后来我才察觉,我把这句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苏城南一听,怔了几秒,而后朝我弯弯嘴角,说:“你没有做梦。”

后来过去很久以后我才知道,我在苏城南面前几乎是无所遁形的,我的一切都在表明,我是明明白白地喜欢他的。他从一开始便看得出来,所以才会主动来找我。

那一晚,他邀请我去与我住的城中村只有一街之隔的繁华世界。

他请我喝八十元一杯的咖啡,请我吃只有那么一小块但贵得令人咂舌的芝士蛋糕。他其实话很少,从头到尾一直默默地看着我吃东西、喝咖啡。

我敢拍着胸脯保证,虽然很贵,但那肯定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蛋糕、喝过的最好喝的咖啡。

嗯,我是个喝过咖啡的人,知道怎么喝,虽然喝的都是几块钱一罐的速溶咖啡。

我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咖啡喝完了我就想上厕所,可又不敢跟他说,只好一直憋着。直到咖啡店要打烊,苏城南的目光才悠悠移开,若无其事地扫向窗外渐渐变得寂寥的街景。

他不再看我,却忽然问我:“你想不想过一种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想啊!谁不想?我更不想一辈子以行窃为生。我小心翼翼地斜着眼看着他。

“我可以给你一种完全不一样的人生……前提是,你要变成另外一个人,代替她活下去。”

2.苏城南,你是不是很想念傅蔷薇

我很想问苏城南,傅蔷薇是谁。

但直觉告诉我,我就算问了,他也不会回答我。而我,为了和他产生更多交集,明知这是一个冒险的决定,还是答应了他,成为傅蔷薇。

反正,我本来就是个走投无路的人。

和苏城南的第三次见面比我所想的还要快。那天他没有亲自来,我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站在楼下等他的车子来接我,然而司机很鄙夷地看了我一眼,直接从我手上抓过我全部家当,然后一股脑地丢进旁边的大垃圾箱。

司机开车快而稳,我在车上睡了醒,醒了睡,直到看到司机把车子开上环境清幽的半山上,我感觉身体被一种不真实感给重重包围起来。

苏城南在外墙是乳白色、整体风格是仿欧式的五层楼高的小洋楼前等着我。

他似乎熬了夜,眼睛有一圈明显的红,他身上还有一股未散干净的酒味。我跟在他的身后往前走,每一步都踩得很小心。

他一直往楼上走,走到第四层就停下。第四层有三个房间,他让我自己选一个房间。他似乎要忙,等我安顿好后就不见人影。

床是顶级的好木打造的,床垫也很舒服柔软,房间又大又宽敞,我光着脚踩在实木地板上,像个傻子一样乐呵。我看得出来,不仅是房间,这个房子里的一切东西都是用的最好、最贵的。

可是,现在这一切真的属于我吗?

午饭和晚饭都是用人上来叫我下去吃的,苏城南也没有出现在饭桌上,我疑心他是不是没有和我说一声就走掉了。

这么说来,我今天似乎也没和他说过几句话。

我不能吃海鲜,不是不喜欢,而是我对海鲜过敏,可厨子变着法子做出了让人垂涎三尺的鱼虾蟹。不仅如此,一整张长桌上还摆满林林总总的食物,然而只有我一个人吃,吃到天荒地老也吃不完。

我问其中一个用人阿姨:“你们可以和我一起吃饭吗?”

“抱歉蔷薇小姐,苏先生不准我们和你一起吃饭的。”

终于有人第一次叫我蔷薇,我不仅感到别扭,还莫名觉得后背发寒。

“苏……”我不知道傅蔷薇以前是怎么称呼苏城南的,只好硬着头皮说,“他是不是走了?”

“他在自己房间,说有点事情要处理,不下楼吃饭了。”

“他在哪里?”听到他没走,我顿时松了一口气。

阿姨觉得奇怪:“蔷薇小姐,你不知道苏先生住在二楼吗?”她似乎比我还要意外。我不敢再问,怕问多错多。

晚上,我一个人睡这么大一间房,到底不习惯。睡到半夜,外面一个响雷把我惊醒,这时我恍惚听到有人开门进来,回头看去,竟是一整天都不见人影的苏城南。

“蔷薇!”他说话的瞬间我就闻到了酒味。他又喝酒了?

“蔷薇,外面打雷了,我知道你最怕打雷,我来陪你睡觉。”下一秒,苏城南不由分说地爬上我的床,从我身后轻轻拥着我。

幸好他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不然我肯定要被吓出心脏病来。

苏城南,你是不是很想念傅蔷薇?

那一瞬,我像是被雷电劈中,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开始逆流。我努力压抑着呼吸,他倒是很快睡着,带着星点酒气的气息喷到我脖子上,酥酥的、痒痒的,让我整张脸热得像要爆炸一样。

苏城南拥着我睡过去,我却在他的怀抱里心惊胆战地失眠了一整夜。

待我醒来后,苏城南已经不见人影。我怀疑一切都是梦,飞快地跑到客厅去问别人他在哪里。

“苏先生昨晚就走了。”七八个用人都是这么回答我的。好吧,原来昨晚的一切,真的是一场梦。

后来他打过一次电话给我,说每天都会安排私人老师和教练来小洋房,一对一教学,最主要的是,让我学会游泳。

“为什么一定要学游泳?”我也不知怎么就问出这句话,他在电话那头停顿了一下,随后不动声色地说:“没为什么,蔷薇会游泳。”

“那你还会来看我吗?”

“嗯,有时间我会去的。”苏城南是这么答应我的,但他没有再来。

之后的半年时间,苏城南果然每天都找来不同的人给我上课。上午的课有英语、棋艺、花艺、礼仪等等,但下午一定是游泳课。

可我自诩有小聪明,学什么都很快就能上手,唯独对游泳,偏偏有一种从心底里发出来的抗拒。

每一个游泳教练样子都英俊,身材比例都很好,一个比一个像男模,可我还是认为,苏城南才是最好看的。

美男计对我不起任何作用,半年过后,我其他东西都学会一些,算不上最好,但拿来糊弄人还是可以的。

游泳,却始终不在行。

我感到泄气。苏城南,你什么时候会再来看我?

3.她是他心底深处不能触碰的爱人

转眼便到秋天。

室内游泳池是恒温的,一年四季都可以下水去游泳。那天下午,我照旧去上游泳课,却不知道苏城南悄无声息地站在旁边看我动作。

直到我听见扑通一声——

池子里白色水花飞溅,穿着背心和短裤的苏城南兀自跳下了水,冲我游来。

“你怎么一直学不会游泳?”他看我的眼神多了几分责备和疑惑,“你是笨到家才学不会,还是故意的?”

他大概也觉得自己的话说重了,脸色和缓了一些,语气也软了一点:“我教你吧。”

那一整个下午,我心中的大忙人苏城南手把手地教我游泳。他的手掌不可避免地触碰到我的身体,我仿佛想起某个很久远的夜晚,外面打雷,他下意识地来到我的身旁,把我当成傅蔷薇,从我背后轻拥着我睡觉。

我的心跳不可思议地加速,脸庞也红透了。

“你的脸很红,你发烧了?”苏城南啊苏城南,你知道吗?你有时候若无其事的一句关心,对我来说威力也很大。

说时迟,那时快,他很快抱着我上了岸,然后领我回洋房。

我哪里想到,我是真的感冒发热。他连忙吩咐用人帮忙熬药,又打开药箱拿来体温计督促我测试体温。

“抱歉,我不是故意学不会的……”烧得迷迷糊糊中,我和苏城南说起小时候有一次我掉进水里,后来我被好心人救起,却从此畏水,更没想过要学游泳。

如果不是他,我这辈子肯定不会下去游泳池。

“所以,你学游泳很痛苦,是吗?”苏城南眉头一皱,声音很轻。

“不。”我冲他摇头,“我可以克服的。”

测过体温,吃过药后,我们没有再说话。他又要走了,走之前帮我掖好被子。

我不是娇贵的千金小姐,我还是记得这一点的,第二天一早我的烧就退了。让我意外的是,苏城南取消了下午的游泳课。没有游泳课,我倒变得无所事事。他很早以前给我留了一张据说没有任何额度限制的黑卡,但他不准我自己一个人下山。他对我说过,等他有空,他会带我去体验一下疯狂购物的感受。

可他总是太忙,忙着忙着,就忘了自己说过的话吧。

几天以后,苏城南终于兑现承诺,亲自开车带我去市中心最大的百商购物。我从没去过这么高级的地方,虽然礼仪老师教过我一些规矩,但我还是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下次你可以叫司机开车带你来,但你要记住,如果你要买衣服,认准这两个牌子的衣服。”后面那句话,苏城南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蔷薇只买这两家的衣服。”

也许是我太得意忘形了,我差点忘了,我已经不是鹿苑,而是傅蔷薇。

苏城南今天花了很多钱,给我从头到脚置办了一身新的行头。对一个孤儿来说,买一件新衣服是最奢侈的事情,可今天我终于穿着几万块钱的衣服和鞋子,偏偏高兴不起来。

离开百商后,苏城南没有带我回山上,而是开车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快到目的地的时候,他才悠悠告诉我:“我花了很多钱培养了你半年时间,今晚你好好表现一下——记得,你是傅蔷薇。”

我隐约看见,他的眼底划过一抹深不见底的悲痛。

他带我去的地方,衣香鬓影,言笑晏晏,里面仿佛在开趴体。苏城南忽然握着我的手腕,我下意识地想挣开,但挣不掉。

我的出现,让全场的笑声忽然慢慢收了起来。

“我的天!”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这是傅蔷薇吗?是她哎!”

所有人都在看我,而捏我手腕的人,也暗暗加大力度。苏城南似乎用行动代替言语:不用怕,把你当成蔷薇就好。

嗯,我是傅蔷薇,也是苏城南藏在心底深处不能触碰的爱人。

4.你不用同情我,我现在过得很好

我是怎么发现苏城南一直爱着傅蔷薇的?

也许因为我喜欢他。因为喜欢,所以我对他的一切,就算很细小的事情都会观察入微。虽然我和他不常见面,可每次他来洋房看我时,总有意无意地避开看我的脸,我便猜测,一个人得有多爱另外一个人,才会就算糊里糊涂找了一个替身回来,也不敢拿正眼看她。

我和苏城南都没想到,那一晚他带我参加趴体,竟成功骗过了在场所有认识傅蔷薇的人。他们都以为我就是傅蔷薇,一个个轮流着过来问我这几年在国外生活怎么样。我也不赖,他们问什么我便答什么,加上我懂得看脸色说话,没多久,我也可以和他们有说有笑,相谈甚欢。

当我再回头去找苏城南时,他玉树临风地站在泳池边上,脚下是潋滟的蓝色池水,半张脸被灯光照得昏黄。他的手上轻轻捏着一个香槟杯,大概是感应到我的目光,他不由自主地看了过来。

那一眼,狠狠地戳中我的心脏。我忽地祈求上天,希望这一刻可以停驻,没有以前,也没有以后,就这一刻,刚刚好。

最起码,这一刻,苏城南眼里有我。

我们是中途离开的。苏城南想了一个漂亮的借口,说公司有事,顺便送我回去。可我忽然不想回去,央求他带我去傅氏的公司看看,看一眼,我就走。

一整栋大楼只有零星的窗户亮着光,电梯直行到十七层,他一下子按亮所有灯光,然后疲惫不堪地埋入大堆文件当中。

“蔷薇,麻烦你帮我泡杯咖啡。”我听话照做,可我没有给他泡咖啡,而是泡了一杯绿茶。

“你经常熬夜,还总是喝咖啡,你的胃早晚会坏掉。”我故意说重话恐吓他,“喝茶好,不仅提神,还养胃。”他似有所动容,温暖一笑。

我没有想过他会通宵加班,陪他工作至下半夜,我便支撑不住,沉沉睡去。迷糊间,我感觉有人拿指腹温柔地抚摸我的头发,那个人还用温柔的眼神打量我,虽然我看不见,但我能感觉到。

待我睁开眼,我却只看到苏城南的座位空空如也。

难道,我又一次做梦了吗?

十分钟以后,苏城南提着还滚烫的早餐出现在办公室门口。我和他几乎头挨着头坐在一起吃早餐,好几次我埋头喝粥,感觉他在偷看我,却又不敢抬头回应他的目光。

“跟我说说你的事情。”

大概是气氛太沉闷,苏城南忽然主动开口问我的过往。

“我啊……”

我从来不是什么幸运的孩子,也自知幸运与我无缘。我说过,我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从小就和别的孤儿一起长大。为了抢食,我每天都会被打,有时候还会被打得头破血流。

后来等我们再大一些,一些大人就用变态的惩罚方式命令我们去行窃,每天得来的钱大部分还要分给他们,可我们也要听他们的话。我们虽皮肉粗糙,但谁也不喜欢被人打。我还有过一天下来没有得过一次手,那会儿是冬天,大晚上的被人扒下裤子在门外冻了一宿,其他人只是幸灾乐祸地看着我……

说完这些,我忽然看到苏城南看我的眼神变得跟往常不一样,但我说不出来具体的。他是在可怜我吗?还是同情我?我冲他摇头苦笑。

“你不用同情我,我现在过得很好。因为你,我过上了从没想过的人生。”

如今我每天不用担惊受怕地活着,不用害怕行窃失败就会被毒打和教训,也不用变着法子把赚到的钱藏在别人搜刮不到的地方。我从前最大的梦想就是能不饿肚子而已,现在,我住在豪华洋房里,每天早中晚都有吃不完的大餐,每天可以舒服地睡到自然醒,还有穿不完的衣服和鞋子。

我还有了爱的人。

我的人生啊,已经比我所想的要好一百倍、一千倍了。

5.他给了我一切,又要毁灭这一切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自那日我向苏城南说出自己的故事以后,他来洋房看我的次数蓦地多了起来。虽然只是吃饭的次数多了一些,他坐在长桌的那一头,我坐在这一头,可因为他,我觉得吃饭也变成一件快乐的事情。

而我也会经常吩咐厨子做好吃的,带到傅氏给他,还有公司同事一起吃。

我出于私心给他留了很多吃的,虽然他并不都爱吃,或者没很多时间吃,但看着他只敢皱眉又不好发作的样子,不知怎的,我心情会变得大好。

苏城南有时候会弯起嘴角笑一下,虽然笑容稍纵即逝,十分罕见,但也足够让我兴奋一整天。

时间一天一天往前推进,我好像真的变成了傅蔷薇——我和洋房里的每个用人和厨子都相处得很好,偶尔还会跟他们开无关紧要的玩笑,平时也会和蔷薇的同学和朋友约出去逛街和聊天。当然,更多的时候我会想念苏城南。

又过了两个月,是傅蔷薇的生日。

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在哪一年、哪一月生的,更没有过过一次生日,还别说,我还挺羡慕可以过生日的人的。

对一切不曾得到的东西,我都会放在心里偷偷羡慕。

蔷薇生日那天,苏城南包下一艘游轮,还找来很多我见过的同学或者朋友一起来玩。我一直都记得自己是傅蔷薇。

当苏城南推着一个三层的生日蛋糕出来时,当所有认识的、不认识的人一起对着我唱生日快乐歌时,我好像已经得到了全世界最好的礼物。

人群中不知是谁问了我一句:“蔷薇,你的生日愿望是什么啊?”

我真傻,差点忘了生日的时候要许下生日愿望。

“生日愿望要放在心里!说出来可就不灵了!”不知道又是谁多嘴说了一句。这些人都在笑着,但我并不讨厌这样的起哄。

我抬头四处寻找苏城南,看到他背对着我们,从背影看,他好像有事在忙,手上拿着手机。

而我的生日愿望很简单,那就是可以年年岁岁都和苏城南在一起,不论以什么样的身份,家人、妹妹、朋友,还是爱人。当然,“爱人”是最不可能实现的,那当他的妹妹也好啊。

我明明经历过很多,尤其经历过很多悲惨的事情,可说到底,我的愿望其实很简单。

晚上,苏城南带我到市中心最好的餐厅吃饭。据说这个餐厅还会360°旋转,我的心脏怦怦乱跳,可我怎么没感觉到它在转呢?

过了一阵我才发现,这个餐厅设计得很巧妙,就是在客人进餐时会不知不觉地旋转,客人在用餐时不论什么时候抬头看窗外,风景都会不一样。

“你以前来过这样的餐厅吗?”苏城南刚问完,就自觉问错话。我又怎么可能来过呢?

“没有,第一次。”

“那再祝你生日快乐。”他有点尴尬,举起香槟和我碰杯。

“谢谢你。我想,这个生日,我这辈子都会很难忘记。”

他不再说话,服务员陆续端来食物,都是很精致又昂贵的食物,每一款食物都做得特别可口美味。多得苏城南,他把我的胃口养刁了,跟他吃过那么多次豪华的宴席后,我渐渐也能对一两道菜说出自己的看法。

有时候我会有一种错觉,我距离他越来越近了。

这一晚,我第一次喝到微醺。香槟太甜,不合我的口味,可我太开心了,所以才会没有拒绝苏城南一次又一次的碰杯。

我压根不会想到,傅蔷薇的生日,是我的新生之日,也是我的毁灭之日。

席间,一个看着年纪有五十岁的男人从远处走来,直接走到我和苏城南面前。我心生疑惑,却不敢多问,突然听到苏城南冲我介绍:“蔷薇,这是你的田叔叔。”

姓田的男人一脸审视地看着我,那种眼神告诉我,我是他的囊中之物。

只是,这个男人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我先失陪一下,你们俩好好聊聊。”事后我回想这一晚的一切,仿佛做了一个大梦。苏城南这一走,就真的走了,我被那个姓田的男人带到餐厅楼下的房间。他倒没有狗血地对我做过分的事情,却单膝跪地,求我嫁给他。

“蔷薇,你爸中风变成植物人,你们傅氏也不可能交给一个外姓人打理。嫁给我,我给你融资,你们傅氏才有活路。”

6.如果你可以记住我一辈子,那我嫁给他

事情的开端,还要从七年前的一天说起。

苏城南的母亲带着宝贝儿子嫁给傅蔷薇的父亲。可两个大人大概也不曾想过,当时只有十七岁的苏城南,和十五岁的傅蔷薇,在他们大人自作主张地结合以前,早已对彼此一见倾心,心中有着不能熄灭的爱恋。

他们虽年轻,但心智成熟,也知道这样的爱恋将来一旦被揭开,两家大人肯定会反对。无奈,他们只能偷偷牵手,偷偷拥抱。多少个夜色沉沉的晚上,他们头顶温柔的月光,说起未来,既有信心,又有怅惘。

苏城南是头脑发达的理科天才,傅蔷薇是竞技体育玩得很好的户外达人,尤其游泳最厉害。他们名义上是关系不错的兄妹,可他们彼此都知道,随着时间慢慢往前推进,两人成长得越来越优秀,对彼此的吸引力只增无减。

终于,在前两年,苏城南对傅蔷薇的父亲表明自己这么多年来暗暗藏在心底深处的心意。

他这一表白,气得傅蔷薇的父亲差点心脏病发。

苏城南也年少轻狂,觉得大人们无理取闹,肆意扼杀他和蔷薇的终身幸福。

没多久,傅蔷薇的父亲带来一纸具有法律效力的合约,他命令傅蔷薇在二十四岁那一年嫁给他的好朋友田中远。

否则,他会和苏城南断绝关系,并且驱逐苏南城出门。

苏城南天不怕地不怕,也不怕身上没有一分钱出去闯荡,只是怕自己走后,蔷薇会难受和伤心。

可蔷薇似乎比他还要成熟:“阿南,你从小就是锦衣玉食长大的,要是真的被我爸扫地出门,你一定过不习惯苦日子的。”

“不,我们可以一起走。”

蔷薇摇摇头:“没用的,如果我跟你走了,我就是不孝。我爸这么多年来对我很好啊,我也不想伤他的心。”

就这样,他们俩的感情想要从地下转到明面上,又不得不从明面上转回地下。

可蔷薇到底开始疏远苏城南,他不知道她是对他热情减退,还是喜欢上了别的男孩子。

不论苏城南怎么努力,傅蔷薇都不太搭理他了。

“后来,蔷薇她喜欢上别人,她趁着她爸去国外谈合作的时候和那个男孩私奔,据说途中出事了,她跟着失踪了。她爸知道这件事后,气得当场心脏病发,中风入院变成植物人了……

偌大的傅氏突然被交到我手上,很多公司元老都虎视眈眈地看着我,甚至有些人明目张胆地做假账,就是想逼我把公司拱手让出去。”

苏城南对我说这些话的时候,已经是很多天以后。

他似乎对我感到惭愧,或者是对某个已经不存在的人感到惭愧。谁知道呢?我明明应该生气的,但听了他的话后,又无法真的生他的气。

他一直不敢对外宣称傅蔷薇死亡,他仍然相信她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他甚至希望她跟别人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浪漫厮守,也不愿意相信她死掉了。

“你最开始找我假扮她,是为了让我嫁给田中远先生吗?”

“不是……但我确实不是做生意的料,如果那个人真的可以保住傅氏,可能这是最好的打算。”

“这一年多来,你对我,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是啊,一眨眼就过去一年多了,光是想一下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看到你,我就有活下去的勇气。”苏城南没有告诉我,他那天在步行街看到我之前,曾经觉得人生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傅蔷薇的父亲中风入院,母亲痛骂他这个儿子不孝,还有他最爱的女孩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他却在那个时间碰到我。

不早不晚,刚刚好。

我和傅蔷薇长得太像了,看到我,他感觉到了微茫的希望,人生还有希望。他回去以后思来想去,最后找人打听我的消息,顺藤摸瓜找上门来,让我扮演傅蔷薇,代替她活下去。

“那好,我嫁给田中远。”话一出口,连我也不敢相信。

我也许是想通了,反正我的命是苏城南捡回来的,如果不是他,我现在还不知道会在什么地方呢,也许在某一段人多的路,顺走一个老太的买菜钱,倒霉的话还会被人抓去派出所拘留二十四小时……

本来是一眼看到头的悲苦人生,因为苏城南的出现,也因为傅蔷薇的失踪,我,鹿苑的人生,才有了一点意义。

“但我有个要求,我希望你,一辈子可以记住我。”

时间忽然很漫长,漫长得像过完一生。

我看到最后苏城南沉重又谨慎地点点头。

7.最后一次见到苏城南

我嫁给田先生后,他融了一大笔资金到傅氏,让本已岌岌可危的公司起死回生,并且他本人亲自招来一个优秀的管理团队,让傅氏的业绩直线上升。苏城南已经离开傅氏,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半年后的一天,苏城南忽然出现。

再看到他,我有一种恍如隔世的错觉。他告诉我,这几年他一直没有放弃寻找蔷薇的下落。他听说蔷薇在某个欧洲小国,决定飞去找她。

“如果找到她,你怎么打算?”我问出口时,声音有点儿颤抖。

“找到她的话,她愿意去哪儿,我就去哪儿,不管她和谁在一起。”

“那万一……”万一,她已经不在人世呢?

苏城南知道我想问什么,了然于胸地笑了笑,是苦涩的笑容:“不是还有你吗?不管她活没活着,你也是傅蔷薇。”

“还有,我答应过你的,会一辈子记得你。我说到做到。”

不知怎的,我隐忍多时的眼泪最终决堤。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苏城南。

我不知道他找没找到真正的傅蔷薇,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更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

我相信他还活着。

我也相信,他说过一辈子都会记得我,就会遵守承诺记得我。

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他不会骗我。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鹿小姐

上一篇 : 帝里雪色浓
下一篇 : 经过梦的第九年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