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漫如纱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星河漫如纱

文/简小扇

谁说舟哥不宠粉?简直宠爆了好吗!

01

七月伊始,雾霾席卷北京,各频车载电台的DJ在提醒驾驶员,室外能见度低,请小心驾驶。

柯学的车堵在红绿灯路口前。商务车宽阔的后座上半躺着一个戴帽子的少年,他不耐烦地催促柯学:“你快点儿。”

“刚才让你提前半个小时出发,你不同意……”

话没说完,柯学被少年瞪了一眼,他咽下后半句话。旁边的经纪人停下手中的工作,抬起头,宽慰少年:“不急,就是去走个过场,反正这个邀歌我们也不会接。”

导演和钟乘舟的经纪人有点交情,经纪人不好直接拒绝导演,打算先跟他见一面,最后以风格不合适推掉邀歌。

少年躺回去,懒懒地说道:“那也不能迟到。”

少年对守时有强迫症。绿灯亮了之后,柯学不敢耽搁,一路疾驰,进入地下车库时速度也没慢下来。车库能见度低,车子转弯时,一道人影骤然从旁边冲出来,柯学下意识刹车,前方砰的一声响,有人滚倒在地。

意外发生得突然,车内三个人一时都愣住了。少年最先反应过来,摘下棒球帽吼了一句:“还不去看看!”

柯学赶紧下车,疾步走到车前。车灯射出一寸大的光亮,照着正从地上缓慢坐起来的女孩。

女孩怀里抱了一个四五岁大的孩子。

女孩背着花里胡哨的双肩包,穿着白T恤、牛仔短裤,头发很长,凌乱散在肩头。女孩怀里的孩子从惊吓中回过神来,放声大哭。

柯学这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要不是女孩及时相救,这不知从哪儿窜出来的孩子,多半要葬身自己的车胎之下了。

孩子没有大碍,柯学和经纪人向停好车赶过来的孩子妈妈赔不是,总算没有将事情闹大。柯学松了口气,转身时,他才发现坐在地上的女孩伤得不轻,膝盖、手臂全擦伤了,女孩的脑袋撞到了旁边的石柱,红肿一片。

柯学快步走过去把女孩扶起来,见女孩走路有些踉跄,他招呼经纪人先扶女孩上车。

“我没事。”女孩转头看向柯学,她没有被撞之后的恼怒神色,只是语气特别认真,“你以后开车要慢一点。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路慎为本,开车礼当先。你知道吗?”

这姑娘不会被我撞傻了吧?

柯学朝经纪人使了个眼色,转头朝女孩笑道:“我知道了,你先上车吧,我送你去医院。”

经纪人向车内的少年喊:“舟,让个位置出来。”

女孩半只脚踏上车,正弓着身子往车里钻,钻到一半,突然看到车后座上眉眼皱成一团的帅气少年,她下意识往后退,结果没注意,脑袋撞上车门,她手捂着后脑勺就蹲下去了。

钟乘舟:“???”

柯学:“……”

经纪人:“愣着干吗?扶起来啊。”

一番闹腾后,柯学成功把女孩扶上车。柯学关好车门,重新发动车子。经纪人拨打了一个电话:“陈姐,你给导演打电话了吗?我刚给导演发了微信,说我们这边出了点事,会晚两个小时到。”说完,他扭头看向几乎贴着车门坐的女孩,“小姐,我们这就送你去医院,刚才真是太抱歉了。”他停顿了一下,组织措辞后继续道,“工作原因,今天这件事,还麻烦小姐对外保密。你应该知道,现在的媒体收到点风声就乱写。我们会尽力赔偿你,我们……”

钟乘舟低头玩手机,懒洋洋地打断经纪人:“她不会说的。”他提了下帽檐,偏头瞟了女孩儿一眼,嘴角勾起痞痞的笑,“她是我的粉丝。”

女孩:“???”

经纪人:“你们认识?”

钟乘舟不耐烦地指了下缩在边上一直沉默的女孩,“同款双肩包,同款手表,同款运动鞋,还有……”他终于打完一局游戏,放下手机,“我的粉丝说了,爱是克制,他们见到我都很克制。你看她这个样子,难道克制得不够明显?”

可以说非常明显了。

一车人看向贴着车门坐的女孩。女孩缓缓坐直身体,转头看向钟乘舟:“你好,我是你的粉丝,我喜欢你很久了。”

钟乘舟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搞得有点蒙,他别扭地点了下头,继续玩手机去了。

“那是一家人啊。”柯学哈哈大笑,“一会儿去完医院,你让舟哥和你合照,给你签名。”

“不用去医院。”女孩摇了下头,语气还挺认真,“我有个很重要的会议要参加,会议马上就开始了。我在马路对面那个诊所搽点药就行。”

“那怎么行?”

“真的不用,我身体素质很好的。”女孩有些骄傲地拍了拍胸脯。

柯学拗不过女孩,又怕真的耽误她那个很重要的会议,将车停在诊所门口。他递了张名片给女孩:“你如果有什么问题,随时联系我。”女孩点点头。

女孩下车时,身子顿了顿,转过身看着钟乘舟:“很高兴见到你,我叫沈夏,我会一直支持你的。”

钟乘舟暂停游戏,看了她几眼,然后比了个OK的手势。

沈夏下车后,经纪人斥责钟乘舟:“你一天到晚就知道玩游戏,你对粉丝是什么态度?你该庆幸人家是你的粉丝,要是个路人,随便去微博上爆料,我看你怎么收场。”

“关我什么事?”钟乘舟瞬间就不高兴了,“人又不是我撞的,何况我本来就不是宠粉人设。”

经纪人气得直起身子,用手指戳钟乘舟的头:“基本的礼貌你该知道吧?关心人家,说一句保重身体也不会吗?”

钟乘舟愤愤躲开,道:“我的高冷人设不能崩塌!”

“早崩塌了,媒体说你那叫没素质、没教养。”

听经纪人提起那事儿,钟乘舟更气,把手机往座垫上一扔:“我要是没素质、没教养,早就打爆他们的头了,他们还有命活到今天?”

经纪人冷笑:“就你现在这样?高冷?”

钟乘舟瞬间不说话了,他将帽檐往下一拉,身子往下一缩,四周都是低气压。

上电梯时,钟乘舟一行人已经比约定的时间迟了半小时。经纪人不厌其烦地跟钟乘舟交代,一会儿到场要注意礼貌,不要随便插嘴,总之一句话,不说话,只微笑最好。

钟乘舟翻了个白眼,把手机调到静音。

推门而入,钟乘舟先听到经纪人咦了一声,又听到柯学咦了一声。他好奇他们看到了什么,抬头一看,额上贴了个创可贴的沈夏就坐在对面。沈夏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溜了一圈,然后她默默低下了头。

原来沈夏说的那个很重要的会议,是钟乘舟的邀歌会议。

这还真挺重要的。

02

沈夏是这部剧的原创作者、编剧,钟乘舟一个混歌坛的,对影视编剧圈还真是不太了解。但他有个特点,凡是由他创作演唱影视剧主题曲,那部剧一定火。于是,钟乘舟就被影视圈的人赠了一个外号——旺剧舟。

这部剧其实跟钟乘舟的风格不搭。一开始,导演和制片方向他邀歌,他以为是冲着他旺剧的名头,现在谈下来才发现,这是沈夏卖版权的附属要求。

每一部作品签约时,沈夏都会提要求,希望主题曲由钟乘舟演唱,为了这个条件,她情愿自降稿费。以往每一部作品,因为风格和钟乘舟不搭直接被推,这次是因为导演跟钟乘舟的经纪人有些交情,才终于搭上这条线。

制片人拍了拍沈夏那双贴了创可贴,但笔直细长的腿,笑眯眯道:“我们夏夏,可是乘舟的忠实粉丝啊。”

沈夏收了一下腿,没说话。

经纪人笑着接话:“剧本我们看过了,说实话,这部剧的风格跟我们乘舟的风格不符,他的嗓音也不适合唱类似的情歌,他唱出来可能会有些不伦不类。”

“哎,话不能这么说。”制片人看上去很有谈判经验,“风格适不适合,那要剧和歌出来了才知道,我们夏夏这次的作品很有内涵啊,救赎与被救赎,很有正能量啊。”

他笑吟吟地转头看沈夏,手臂从她身后绕过,搭上她的肩头,拍了拍:“夏夏,你跟他们讲讲你这部剧的中心思想。”

沈夏坐得笔直,身子有点朝内缩,她动了动肩膀,想把制片人的那双手抖下去。一直没说话,斜坐在椅子上的钟乘舟突然坐直身子,朝沈夏勾手:“你过来。”

在场的人愣住了。经纪人拽了钟乘舟一下,钟乘舟置若罔闻,他的神情有点冷,语气凉凉的:“让你过来,听到没?”

沈夏立马站起来,三两步走到钟乘舟旁边。

钟乘舟用手拍了拍旁边的空椅子:“坐。”

沈夏坐下去。

钟乘舟拿过经纪人面前的剧本,扔到沈夏面前,他双手枕头,朝后一靠,懒洋洋地说:“我耳朵不好,你坐近点跟我说,你这部剧都写了什么?”

沈夏“哦”了一声,端端正正翻开剧本:“这是一个都市爱情故事,讲述了有战后创伤症的男主角和有自闭症的女主角相互救赎……”

钟乘舟微眯着眼,又长又浓的睫毛垂在下眼睑,映出一侧浅浅的光影。睫毛可真长啊,难怪粉丝说他是睫毛精。

沈夏停下来:“钟乘舟,你睡着了?”

钟乘舟的眼角猛地抽了一下:“继续说。”

“任何人都是可以被救赎的,任何人也都值得被救赎。完了。”

沈夏合上剧本。

谁也没说话,倒是制片人鼓起掌来。钟乘舟瞟了沈夏一眼,拿过剧本翻起来:“说说你对主题曲的想法。”

“你的曲风和个人风格都不适合这部剧,向你邀歌,是我的私心。”

她这么直白,倒是让钟乘舟愣了一下。他转头看沈夏,她的脸颊上还留有刚才意外造成的细小擦伤,额头贴创可贴的位置也肿得老高,但她脸上的神情很镇定。

经纪人喀了一声,钟乘舟收回目光:“我会考虑的,两天后给你们答复。”

这跟之前说好的不一样啊。钟乘舟的行程安排得那么满,哪有时间唱新歌。经纪人正要说话,钟乘舟腾地站起来,双手插在裤兜里:“走了,我下午还要赶个通告。”

“好的,那我们就等你的回复了,希望这次能合作成功。”

话说到这个份上,经纪人也不好再推辞,打过招呼后往外走,钟乘舟却脚步一顿,转身喊:“那谁,编剧,我还有个地方没搞明白,你过来。”

沈夏冷不丁被点名,拿起剧本就翻:“哪里不明白?”

钟乘舟脸色不耐烦,转身就走:“边走边说。”

沈夏赶紧跟了上去。

出门往右,穿过走廊进入电梯,沈夏眼神认真地看着钟乘舟:“你还有哪里不明白?”

“我说……”钟乘舟取下刚戴上的一侧耳机,没好气地吼沈夏,“你是猪吗?你还留在那儿,是想被油腻男揩油?”

沈夏有点为难:“那是制片人。”

“有钱了不起啊。”钟乘舟冷笑着翻了个白眼,凶沈夏,“下次再有人趁工作之便吃你豆腐,你的巴掌直接朝他脸上招呼,听到没?”

沈夏直愣愣看了钟乘舟一会儿,然后老老实实回答:“听到了。”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钟乘舟戴上耳机,目不斜视地走了出去。

经纪人朝沈夏微笑点头:“沈小姐,下次再见,期待和你合作。”

电梯门缓缓合上,柯学回头看了钟乘舟一眼,凑近经纪人,低声道:“谁说舟哥不宠粉丝?简直宠爆了好吗!”

03

接下来几天,钟乘舟的行程有点满,赶了两场商演,上了一个脱口秀,还参加了一个颁奖典礼。接到拍沈夏那部作品的导演的电话,已经是四天之后,经纪人拿着电话,准备拒绝导演,手机突地从后面被抽走,在后排睡觉的钟乘舟替他回复:“我接了,过几天开主题曲会议。”

挂了电话,经纪人气得想打钟乘舟:“业务都让你自己谈了,我干脆辞职好吧?这邀歌接了有什么意思?”

钟乘舟躺回去,将棒球帽盖在脸上:“我乐意。”

柯学在旁边插嘴:“谁叫我们舟哥宠粉丝。”他翻着手机,又哎哎哎地叫起来,“舟哥,你那个粉丝还挺有名的,她的微博有三百万的粉丝呢。咦,她好像没发过和你有关的微博,我看看……哇,舟哥,她都没关注你。”

钟乘舟把帽子拿开,坐起来:“给我看看!”

沈夏真的没关注他,点进她微博的主页搜索他的名字,上面显示“无与此内容相关的微博”。钟乘舟面无表情往下翻,沈夏的微博发的是一些她的日常生活,没有自拍,古董器具的图片倒是不少。

柯学在旁边煽风点火:“舟哥,你是不是遇到假粉丝了?”

钟乘舟咬牙切齿:“你闭嘴!”

他把手机扔回给柯学,摸出自己的手机,点开微博登上小号,搜索沈夏后点了关注,一条条往下翻。

她的粉丝还挺活跃的,称她为“夏大”,她偶尔会回复粉丝留言,看上去比他还高冷。

看了半天,钟乘舟发现,原来沈夏不仅是编剧,还是市博物馆的管理员。她常常分享一些文物给网友,会附带与文物相关的历史背景,偶尔还会夹杂文物的Q版图像。

钟乘舟面无表情地查看她最新的一条微博,他在这条微博下面评论:夏大好厉害,夏大有喜欢的爱豆吗?

经纪人喊他:“准备下车了,你今天素颜,把口罩、帽子、墨镜都戴上。”

钟乘舟把手机塞回包里。

忙了一天,晚上快睡觉时,钟乘舟才有时间拿出手机看看。沈夏回复他了,很高冷地回复:有。

他关了灯,缩在被子里,评论沈夏的微博:夏大这么厉害,喜欢的爱豆也一定很厉害吧?是谁呀?

沈夏也处于睡前玩手机的状态,回复得很快:嗯,他很厉害。

钟乘舟哼笑一声,心满意足地睡觉了。

翌日一早,钟乘舟收到了沈夏微博推送的消息,她发了条微博:新剧开机,请期待,后面配了一张新剧开机的图。

钟乘舟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举着手机打字:期待期待,夏大加油。

她回复得快:早安,你也加油。

他咧嘴一笑,结果手机没拿稳,扑通一声砸下来,他捂着鼻子一阵哀号。

主题曲会议定在周三早上,沈夏一大早就去了会议室。

上次见面太突然,导演只说有个惊喜送给她。这次她专程准备了钟乘舟的Q版形象手办,都是她自画自捏的,十几个娃娃规规整整放在木盒里,他应该会喜欢。

会议时间是上午九点,可沈夏等到十一点,一个人都没来。

她给导演打电话,导演正在片场拍剧:“别提什么主题曲了,小夏,你是不是没脑子?今早钟乘舟的爆料你没看吗?还好我们和他只是口头承诺,没签合同也没发布官方消息,不然我们铁定被连累。”

沈夏在原地愣了会儿,她点开网页,不用搜索,首页满满都是钟乘舟醉酒打人的视频。

时间虽是夜晚,但街灯明亮,将钟乘舟的身段、样貌照得很清晰,他想抵赖都不行。受害者是个穿着朴素的中年男子,他被钟乘舟拳打脚踢,倒到地上,爬不起来。最后钟乘舟回头冲拍摄的人吼了句:“拍什么拍,没见过打人啊!”

视频是路人向营销号爆料的,路人看到钟乘舟喝醉酒,受害者只是路过时不小心撞了他一下,被他骂骂咧咧打成重伤。

钟乘舟一向以高冷形象示人,有人称之为真性情,也有人称之为没教养。钟乘舟打人视频一出,以往有关他脾气大的新闻也被翻出来。还有网友继续爆料,对钟乘舟的微博取消关注,一个上午,钟乘舟“红”遍全网。

许多网友在警方官方微博留言,该官方微博之后发文称,警方会调查此事,如果属实,将以伤人罪刑拘施暴者。

钟乘舟的粉丝一直强调他不会无缘无故打人,希望网友等事情水落石出后,再做定夺。几个小时过去,钟乘舟的工作室保持沉默,连条声明都没发,媒体数次电话连线工作室,但电话被挂断,算是默认了钟乘舟这次的暴行。

沈夏从包里掏出柯学的名片,给他打电话,对方却提示关机了。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Q版娃娃,又给导演打电话:“给我一个可以联系到钟乘舟的方式。”

导演苦口婆心劝她:“小夏,你别插手这事儿,你虽然是他的粉丝,也得承认他这次的行为过分了吧?剧组刚开机,你的作品热度正好,千万别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惹一身是非啊。”

她语气真挚:“我只要一个联系方式,我担心他。”

得,粉丝担心偶像天经地义,何况沈夏还是他非常看好的潜力股,于是他把钟乘舟经纪人的私人号码发给她了。

电话打了两遍才接通,经纪的人声音听上去很疲惫:“你好,请问是哪位?”

“我是沈夏。”

经纪人愣了愣,强撑着笑了一声:“沈小姐啊,你好,你怎么有我……”说了几句,他也猜到是导演给她的,问她,“沈小姐,有什么事吗?”

“钟乘舟还好吗?”

“他没事,多谢沈小姐关心。你是为了主题曲的事吧?导演已经和我聊过了,这次合作就先取消,今后有机会,咱们再合作。”

“不是。”沈夏很镇定地打断他,“我担心钟乘舟,我可以去看看他吗?”

经纪人有点为难:“沈小姐,这是我们的私事,还请你理解。”

她思考了一会儿:“好吧。但是希望你们能快点把事情真相公布,不要让他再受非议了。”

经纪人有点吃惊:“沈小姐相信他?”

沈夏觉得奇怪:“他是我喜欢的人,我为什么不相信他?”

电话挂断后,沈夏又看了几遍视频,同事从旁边经过,又转过来问她:“小夏,你蹲在这儿干什么?”

“研究视频。”

同事好奇地凑过来,一眼就看出视频的内容,八卦道:“你还在看这个啊?我觉得钟乘舟太暴力了,看不下去。”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她抬头看着同事,“被打的那个人为什么一次也没有还手呢?”

同事其实跟她不熟,被她直勾勾盯着,敷衍两句后赶紧走了。公司有传言,说这个不怎么爱说话的编剧有点傻,看来所言非虚啊。

钟乘舟醉酒打人事件持续发酵,像是有人在背后操纵,要将他置于死地。随便翻翻钟乘舟微博的评论,连他的粉丝都不再为他辩解。

可当事人还躺在沙发上玩游戏。

经纪人打了一天的电话,口干舌燥,转头吼他:“你还有心情玩呢?祖宗,你完了,你知不知道?”

钟乘舟不说话,只是在游戏里发狠屠杀。

经纪人抓了几下自己的头发,走到钟乘舟面前蹲下,放柔语气:“舟,我们再商量一下,把前半段视频放出来,行不行?”

啪的一声,他把手机砸到地上,低吼:“我说了多少次,不行。那个人发的短信你没看到吗?”

“难道我要眼睁睁看着你的事业被毁掉?我们报警,我就不信那个人连警察都不怕。”

经纪人作势要打电话,手机却被钟乘舟跳起来抢走了,他咬牙切齿道:“反正我形象不好,他们骂我一段时间也就消停了。如果那段视频爆出去,那个女孩会被毁掉。”

经纪人气得跺脚,抓起钟乘舟扔在地上的手机:“你看看,你做了好事,但网友是怎么骂你的?咦……”

他愣了一下,看到屏幕上跳出来的特别关注人。

“沈夏?你什么时候关注了她?”

钟乘舟立马把手机夺过去,点开一看,沈夏发了微博:我相信钟乘舟,他不会无缘无故打人,我也相信真相会水落石出。

这是今天一整天,第一个站出来为他说话的公众人物。

她的微博顿时炸了。

——夏大,你疯了吧,风口浪尖的,你站什么队啊。

——我也相信钟乘舟,我相信他醉酒打人,我相信法律会制裁他。

——脑残粉?

——你为什么相信他?说个理由,我就挺你。

沈夏回复了网友的最后一条评论,她说:因为我喜欢他。因为喜欢他,所以了解他。因为了解他,所以相信他。

钟乘舟捧着手机,手指有点抖。

半晌,他评论了一句:沈夏,你这个白痴。

04

博物馆工作人员的上班模式是上一天休一天,沈夏早起刷牙洗漱。昨晚她的手机响了一夜,微博的评论全是骂她的,后来她将手机调成静音,出门时也没调回来。

上班的时候,博物馆的同事捧着手机,一脸兴奋地将手机指给沈夏看:“小夏,你都被骂上热门了。”

沈夏正蹲在一件康熙年间的青瓷器前拍照:“还不错,网友转移注意力了。”

“你对他是真爱。”同事撇着嘴叹气,戴上手套帮她把青瓷器换了个角度,“你不是见到钟乘舟了吗?你觉得他怎么样啊?”

“挺好的啊。”她低头调相机亮度,“很帅,很可爱,很宠粉丝,很自恋。”

同事打了个冷战:“你这个粉丝的‘滤镜’没救了。”

在食堂吃午饭的时候,电话响起来,拿起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沈夏一边啃鸡腿一边接:“喂,请问是哪位?”

“沈夏,你在哪儿?”

“……”她咽下嘴里的肉,“钟乘舟,你怎么有我的电话号码?”

“哇,这就听出来了?”

“你的声音我很熟悉的,我今天上班,正在吃午饭。”

“博物馆?”

“咦,你怎么知道?”

“少废话,我要见你。”

沈夏有些为难:“不行啊,我只有半小时的休息时间。”她顿了顿,又说,“等我下班再联系你。”

“不行,我现在就要见你。”

“不行啊,我得上班。”

钟乘舟咬牙切齿地说:“沈夏,你到底还是不是我的粉丝?”

“粉丝也得上班吧。”

啪,钟乘舟挂电话了。沈夏看了会儿暗下来的手机屏幕,埋头继续啃鸡腿。

今天来博物馆参观的人不多,她给新送来的一批文物拍照,然后分类,整理历史背景资料,做笔记时,她的电话又响了,听筒里传来钟乘舟压低的声音:“沈夏,你们博物馆有后门吗?”

十分钟后,沈夏领着戴着帽子、口罩的钟乘舟从侧门进入博物馆。

文物置放室很大,但光线很暗,炎炎夏日,这里也透着一股冷意。沈夏穿着蓝色的卫衣,长发绑成丸子头,鼻梁上还架了一副黑框大眼镜,像个老教授似的。

她冲了袋速溶咖啡给他,有些歉意:“这里没有你爱喝的曼特宁,将就一下。”

嗯,看来是真粉,知道他爱喝曼特宁。

她拉上窗帘,在他身边坐下来:“钟乘舟,你找我有什么事啊?”

一脸冷酷的钟乘舟突然就有点别扭,捧着杯子,喝了好几口他嫌弃的速溶咖啡,才若无其事开口:“来跟你道谢。谢谢你昨晚……相信我。”

她歪着头看他:“这是我应该做的。”

钟乘舟看了她几眼:“你真的相信我吗?”

“当然。”她点点头,“我喜欢的人不会那么浑蛋。”

喜欢这两个字从她口中说出来,不带一丝情欲色彩,既真挚又干净,就像天地初开之时,人类不懂何为情爱,只因本能被对方吸引,伸手拥抱对方的身体。

他遇见过那么多喜欢他,抑或不喜欢他的女生,为何单单对她上心?原来是这样,原来在她身上,纯粹成为了一种本质,令他心生向往,忍不住靠近。

他抿了下嘴角:“你站出来帮我说话,导演那边没找你麻烦?”

沈夏一脸得意地笑:“我把他们拉黑了。”

钟乘舟:“……”

她正了正神色:“钟乘舟,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我可以帮你的。”

钟乘舟抓了下头发,扭头看向窗外。沈夏也不催他,安安静静等在一边。良久,沈夏才听见他的声音:“那天晚上,我一哥们叫我出去吃夜宵,刚好遇到一个男人欺负一个小姑娘。我听见小姑娘的呼救声就跑过去了,那个男人……他把小姑娘的衣服都扒了,我没忍住……”

多简单的事儿啊,怎么他被黑成现在这样了?

“公司是想让我把事情说清楚,想着调查取证的,但那个男人给我发了短信,说我如果报警或者抖出这件事情,他就把那小姑娘被扒光的视频和照片放到网上。”

说到这里,他有点急,转过头来看着沈夏:“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一姑娘的清白被毁,你说是吧?”

沈夏盯着他,半天没说话。

钟乘舟一抿唇,又恢复往常冷酷的样子,还顺手拨正了帽檐。

半晌,沈夏朝他笑。她笑起来很好看,眼角弯弯的,颊边有个小酒窝,像盛了一汪清泉:“钟乘舟,你真好。”

他一时没回过神。

沈夏坐近一点,拍拍他的肩:“好人会有好报的。”

沈夏的手指很长,拍他肩膀的时候,像猫爪一样,一下一下的,挠得他心痒痒。他没跟别人说过,他是个手控,沈夏的手,甚合他的心意。

沈夏偏头看了下门口,她想了想,跑过去把门反锁了,然后戴上那副黑框眼镜:“等我先把资料整理完。”

钟乘舟点了下头,无聊地四处观看。屋内有一股旧物的味道,每一件器皿背后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故事,而沈夏就是那一段段故事的探索人。

她工作的时候神情很认真,时而推一下镜框,时而抓下头发。有蚊子飞过来,落在她白净似藕的手臂上,她啪的一声打下去,头都不带偏的。

钟乘舟撑头看她,无声笑了一下,笑完又抿下唇,恢复冷酷表情。

快下班时,沈夏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刚接起,听筒里的吼声几乎穿透屋顶:“沈夏,你到底在搞什么?为什么一天不接电话?”

她气定神闲地说:“我在博物馆上班,手机没信号。”又用口型告诉钟乘舟,“是导演。”

导演不知道说了什么,她停下手中的工作,身子坐得端正:“我没有错,为什么要道歉?”

钟乘舟大概猜到对方说了什么,他想劝沈夏听导演的话,别因为他影响自己的事业。

下一刻,他听见她掷地有声地说:“我不会删微博,也不会道歉,主题曲也只接受钟乘舟演唱。合约里有这一条,用不用他的歌取决于他接不接受邀歌,而不是由你们决定!”

说完,她的脸色有点红,显得气鼓鼓的:“他不是那种人,你根本不了解真相,我不允许你这么说他。”

话毕,她挂了电话,生闷气般把手机扔在桌上。

钟乘舟没忍住,扑哧笑了出来。

她转头看他,叹了一口气:“钟乘舟,你别理他们,他们根本不了解你,他们都不知道你有多好。”

是吗?他有她说的那么好吗?她那浓浓的珍重爱护的语气,怎么突然让他眼眶有些发酸啊?

05

钟乘舟是被经纪人捧到现在这个地位的,从一个默默无闻、没有作品的新人,一步步变成巨星。先不说他和经纪人的交情,单单是经纪人在他身上的投资和花的心血,沈夏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的事业被毁掉。

她背着钟乘舟报了警。

警方开始采取行动,调查走访的时候,钟乘舟收到了那个男人发来的短信。

“你不守承诺,那就别怪我毁约。”

钟乘舟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打电话过去,但对方已经关机。他又给经纪人打电话,可那头一直没接。他在家里急得乱转,这时候门铃响了。

沈夏提了一个礼盒站在外面;“钟乘舟,早上好。”

他一把将她拽进屋内,翻出短信给她看:“怎么办,怎么办?他这是要发视频的意思,对吗?这浑蛋!”

沈夏看着短信静默了几秒钟,抬头问他:“视频还没发吧?”

“估计就这几分钟的事了。”

沈夏拿着他的手机点开微博,首页弹出来一个有几分眼熟的ID,她愣了一下,点击切换界面,登录了他的认证大号。

他在旁边急得拽头发:“你在干什么?”

“抢夺先机。”

沈夏头也不抬,手指动得飞快,不到半分钟,将编辑的内容点击发送。她将手机递给在一旁跳脚的钟乘舟:“你给公司打电话,让他们联系网警,对方视频一旦发出,网警就以最快的方式删除、屏蔽。”

她说话时,还是平时那种不急不缓又认真的语气,但钟乘舟莫名觉得心安,按她说的一一照做,她还在旁边提醒:“钟乘舟,你语气好点,别急。”

他抑制住狂躁的情绪,将事情经过一句句转述,做完这一切,时间才过去三分钟。

挂电话之后,沈夏踮脚从他手中抽走手机:“你有INS的账号吗?把微博内容复制一遍,发上去。你先发,我马上编辑英文版。”

话毕,沈夏掏出自己的手机,点开便签开始写。

啥微博内容?钟乘舟点开自己的微博,三分钟前,她替他发了一条微博,不过三分钟,转发已破十万。

“四天前,我外出吃夜宵,遇中年男子猥亵少女。少女上衣被扒,且被居心不良者拍下视频。中年男子被我教训后,怀恨在心,将后半段视频放到网络上,他污蔑我醉酒打人,并且发短信威胁我,如果我说出事实,就公布少女被扒光的视频。不久前,警方介入调查,中年男子狗急跳墙,刚才说要发布视频。我,钟乘舟,在此恳求各位,见此视频不要点开,请用一颗良心,用一丝人性,去维护一个无辜少女的清誉,以上。”

下面附了两张截图,是中年男人发给他的短信。

钟乘舟脑袋轰轰地响。这是沈夏在不到一分钟时间内想出的对策,这样慌张被动的境地,她居然有条不紊地截图发微博,提醒他联系公司。

这姑娘……这么强吗?

“英文版的内容我微信发给你了,你复制一下,连同微博中文版一起放到INS上。”

沈夏说完,见他愣愣地站在原地,她二话不说,一把拿过他的手机,自己忙活起来。反正现在这些社交账号都是自动登录,她打开他的微信找到自己,一看,他给自己备注的名字是——夏大。

钟乘舟神色复杂,看着面前手指灵活的少女,半天说不出来话。

半晌,她抬头冲他得意一笑:“全部搞定。”

钟乘舟动了动唇,嗓音低低飘出来:“沈夏,你真的相信,发这样一条消息,他们就不会点开那个视频吗?”

无论是出于好奇心,还是出于险恶的人心,那都是不可能的。

她眨了下眼睛,将滑到胳膊肘的双肩包肩带提上来。她的声音很清晰:“为什么不呢?”她走近两步,踮脚拍了拍他的肩,“钟乘舟,这个世界是善良的,你要相信他们,就算是腐烂的人心,有时候心尖也会开出一朵花。”

她相信这个世界,就像她相信他一样。

她从未被这个世界玷污,也还了这个世界一片赤子之心。

钟乘舟的微博发出三分钟后,那个视频被公布在网络上,一直到网警将该视频全部屏蔽删除,最后视频的点击量也没有超过两位数。

你看,你用真心相待,果然就会收获真心。

一个小时后,他接到经纪人的电话:“乘舟,嫌疑人抓住了,他供出了那个约你出去吃夜宵的哥们。”

娱乐圈啊,哪有什么兄弟。

不,这话不对。他转头看沈夏,她正将礼盒里的Q版娃娃一个个摆出来,是唱歌时候的他,弹琴时候的他,吃饭时候的他,每一个时候的他,都在她心里。

她转过头来,眼睛比星星还亮:“钟乘舟,这是我送你的礼物,你喜欢吗?”

任何地方都有黑暗,但你所在之处,便见光明。

06

沈夏那部剧红了。

网友说,钟乘舟旺剧的名头果然不是盖的,一向不擅长唱情歌的他首次创作钟氏情歌,唱崩了一众歌迷的泪腺。

举办庆功宴那天晚上,钟乘舟发了条微博,不过四字:你很厉害。

后面艾特了沈夏,而沈夏很快转发回复,她也只写了四个字:饭随爱豆。

钟乘舟举着手机,看了眼不远处跟导演、制片人坐一桌的沈夏,他咬牙切齿地给沈夏发微信:你能不能先关注你的爱豆?

沈夏正在敬酒,低头看了眼手机,抿唇笑了一下,仰头喝完杯中的酒,慢腾腾地回复:谁还没个小号啊,你说是不是?泛泛其景。

泛泛其景是钟乘舟小号的ID,取自《诗经》。

二子乘舟,泛泛其景。愿言思子,中心养养。那是母亲给他取的名字。

他问她:你小号叫什么?我想知道。

她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眼里是满满的笑:我的小号全处于给你打榜造数据的状态,钟乘舟,和你所有粉丝支持你的方式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同。

她是他的粉丝,她喜欢他,和其他人喜欢他的方式,并没有什么不同。

只不过,她更加勇敢。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鹿小姐简小扇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