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把我写成诗歌,而我没读过

发布时间:2020年1月9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你曾把我写成诗歌,而我没读过

文/纪南方(来自鹿小姐

嫁出去的青梅,泼出去的水啊。

作者有话说

灵谷寺的萤火虫我早有耳闻,一直想去看一看,无奈夏天未到,便有心让男主带女主去看,在那紫金山上,灵谷寺外,说出了那句藏了很多年的喜欢,是喜欢呀,而且一喜欢就是那么多年。可是啊可是,她要到很久之后才知道自己的喜欢。夏天要到了,我们去灵谷寺看萤火虫吧,去说那句喜欢吧,就算没有结果。

1

“你到了没?张辰逸快下线了我说。”

沈北朝刚登上游戏,就看到了魏靖南发来的无数条消息,她哂笑,知道他是职业选手手速快,也不用发这么多消息吧?

不过他没说错,于是她边操纵着她的剑客从副本里出来,边打字:“在哪?”

“采妙山,野图Boss刷新。”魏靖南的消息回得飞快,“你家张辰逸正率领着人十分阴险地制定战术呢。”

魏靖南的语气中透露出浓浓的不屑,让沈北朝翻了个白眼:“你没用?”

“小爷是那样的人?”魏靖南敲着字,嘲讽地笑着,“我打算直接抢。”

“……”

沈北朝顿了顿,小心翼翼地发了消息过去:“要不我换个小号去吧?”

魏靖南没再回消息,沈北朝深知是躲不过去了,撇撇嘴,谁让她上辈子欠魏靖南的呢。

沈北朝的身份也是职业选手,网游《山河》自从成立职业联盟以来,已有十八支战队,魏靖南所在的长河战队与张辰逸所在的云尽战队是每届争夺冠军的热门战队。

她与魏靖南自小一起厮混长大,被他带着玩了游戏后,深深迷上了剑客张辰逸。于是她缠着魏靖南要他牵线搭桥。

“签我们战队,我带你去挑翻张辰逸,让他想忘记你也忘不掉。”魏靖南这么劝她。

“你就不怕我反戈?”

彼时魏靖南的手一顿,他挑眉看向她,皮笑肉不笑:“那我就先把你挑翻。”

沈北朝打了个冷战,忙练习去了。她本就有天赋,再加上魏靖南的魔鬼训练,她将在下赛季加入长河战队。而此时的魏靖南已是两冠在手,在休赛期间,网游上他也毫不松懈,又一次错失冠军的张辰逸也铆足了劲,于是便有了刚刚的一幕。

等沈北朝赶到采妙山时,那边的抢Boss之战已经如火如荼,她挥舞着剑扑上去,正想看看魏靖南猥琐地躲在哪里呢,眼前剑光一闪,她手下一滑,竟来不及躲避。所幸,另一道更为犀利的剑光扫来,挡住了她面前的剑光。

“认真玩游戏啊。”是魏靖南惯有的腔调,“还和以前一样,看到人群就心慌?”

沈北朝怔了怔,见魏靖南的角色气势如虹地挡在她的面前,她的心蓦地安下来,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问道:“Boss抢到了吗?”

“你来了,那不就容易了?”他笑了,她的手速提了上去,他不禁疑惑,“怎么?对你的心上人不留手了?”

沈北朝哼了一声:“废话少说,快让他记得我,不然——休想让我请你去听戏。”

这威胁果然对魏靖南很有效果,只见他操纵着角色“向北”摆了个极酷的姿势,喊道:“嘿,张辰逸,这姑娘送给你,Boss给我吧。”

沈北朝眼前一黑,她感到无数目光落在她身上,她想知道,现在下线还来得及吗?

2

对于如何追张辰逸,沈北朝是十分有计划的。

比如说她绝不让自己以粉丝的名义在张辰逸面前晃,比如她苦练剑客把名头打出去,比如她在认证微博后故意没有去关注张辰逸。

“在战术里,这叫欲擒故纵。”沈北朝得意非常。

“矫情。”魏靖南表示不屑,“还比如,你这么费劲地讨好我?”

彼时两人正坐在剧院听戏,魏靖南气定神闲地喝了一口茶,台上正唱着崔莺莺十里长亭送别张生那出戏,崔莺莺柳眉低垂,唱着:“悲欢聚散一杯酒,南北东西万里程。”

沈北朝不由恨得牙痒痒,确实,在这个圈子里,没有谁比这两个对手更熟悉彼此了。她不回他的问题,揶揄他:“下场什么时候?你自己来吧。”

魏靖南呵呵一笑:“你想得美,那天是上元节。”

上元节历来是沈北朝和魏靖南一起过,十三年毫无例外。她撇撇嘴,又总觉气不过,于是低声说:“晚上竞技场。”

“哦?”魏靖南笑嘻嘻地问,“输了多少回?”

沈北朝气结:“……就没赢过。”

沈北朝以为这次依旧会输得惨烈,没想到却艰难地赢了。她敲字过去:“你让了吧?”

“毕竟今天让你花钱了嘛。”魏靖南的眼角弯了起来,蕴着些许笑意。

她还没回,那边又来了消息:“暗黑骑士出了。”

“来了,出了戒指给我啊。”她退了竞技场。

那边魏靖南失笑:“给你给你,要不要给你的时候来个单膝下跪求婚啊?”

沈北朝想了想那画面,深觉丢脸,狠狠地敲着键盘:“少给自己加戏!等着我!”

她正要过去,手机忽然“叮咚”一声,她随意瞥了一眼——张辰逸成为你的新粉丝。

做梦吗?这是她第一个反应,接着她便扔了鼠标。张辰逸很快发来了消息:“你好,我是张辰逸,虽然有些唐突,但还是想问问,可以和你去竞技场切磋一下吗?”

沈北朝了然,她下赛季要上场比赛,张辰逸是摸底来了,不过她不想放弃和男神近距离接触的机会,要了房间号就过去了。张辰逸看着绅士,手下却没有留情,沈北朝场场惨败。又结束了一场,张辰逸忽然说:“暗黑骑士那边挺热闹的。”

沈北朝“啊”了一声,她倒是把这茬忘了,翻消息去看,魏靖南的消息果然像炮一样轰过来。她微讪,撒了个小谎:“家里来客人了,出了吗?”

魏靖南没回,那边张辰逸惊讶地“哦”了一声,说:“你看论坛了吗?”

说着他发了个链接过来,那是一段杀暗黑骑士时的视频,暗黑骑士在众人的攻势下奄奄一息,忽然,暗黑骑士一掌挥退周围的人,返身走到宫殿下,喊道:“公主!”

暗黑骑士的任务是守卫宫殿里的公主,可是以前杀了他就杀了,从没出现过这样的情节。沈北朝心里疑惑,便见公主出现在窗口,暗黑骑士忽然跪下:“我的公主,让我再次呼唤您,说出我长达一个世纪的秘密,我……是如此爱您,为了守护您,我愿牺牲一切,我的性命,乃至灵魂。”

接着,他回过身,重新投入战斗中,背影决绝。沈北朝错愕地看着这一幕,张辰逸的消息又发了过来:“要想触发隐藏剧情,必须连击二百下。网游初期时,还有高手用这样的方法告白呢。”

告……白?

不过连击二百下触发隐藏剧情,借着野外Boss的口说出自己的喜欢,确实很浪漫的,如果是她被这样告白的话,她肯定是不会拒绝的。

不过——谁能在这个时候连击二百下?答案昭然若揭。难道说魏靖南有喜欢的人了?

不知为何,沈北朝心里有些不舒服了。

3

无论沈北朝怎么问,魏靖南始终不承认连击二百下的是他。沈北朝将视频看了十几遍,最后点点头:“对,你连击了二百三十下。”

“明天你第一次上场,派你打擂台。”魏靖南生硬地转移话题,“有问题吗?”

沈北朝稍稍遗憾了一下:“那我岂不是碰不到张辰逸了?”

——张辰逸是守擂大将,除非她能打败前面所有的人才能杀到他的面前。她正想着呢,魏靖南便屈指敲在了她的头上,打开电脑:“来看看上个赛季总决赛里的云尽战队。”

他打开文件夹,点开一个视频,不时暂停跟她讲解细节。他在面对游戏时,神情认真且严肃,侧脸被屏幕的光打上一圈柔和的光晕,一瞬间,他说了些什么,她几乎听不见了,直到他揶揄的声音传来:“沈北朝啊,我是不是太好看了?”

沈北朝被呛了一下,忙去看电脑,心中懊恼——这张脸她看了有十几年了,怎么还是会被表象所迷惑?她暗暗咬牙,谁让魏靖南长得那么好看呢!

她正懊恼着,魏靖南瞥了一眼时间,说:“行了,你回去休息吧。”

说到回去休息,沈北朝不免尴尬,她现在也住在战队里,和魏靖南在一个套间。诚然,她和他革命友谊格外深厚,但是两人同处一个战队,网上到处是他们的八卦。再者,魏靖南铁杆粉无数,她早就想拉开与他的距离,免得被粉丝生吞,再说……

“万一被张辰逸误会了怎么办?”沈北朝嘀咕。

魏靖南敏锐地听到,他挑眉:“现在张辰逸就住在附近酒店,要不……”他试探着观察着女孩的表情,“我带你去找他?”

沈北朝眼前一亮,但为了贯彻落实欲擒故纵的方针,她还是摇了摇头。魏靖南悄悄地松了口气,愉悦地转过身,不让沈北朝看清他的表情。

次日,联盟十八支战队同时打响本赛季第一场比赛,长河战队超常发挥,拔得头筹,赢得了比赛。赛后,魏靖南率领队员走上舞台,与云尽战队一一握手。沈北朝跟在他身后,看见他最后握住张辰逸的手,微笑:“下次努力。”

沈北朝眼前一黑,这是对晚辈才会说的话吧?这人……还能再嘲讽一些吗?

她再去看张辰逸的脸,张辰逸脸色不变,依旧是温温和和的模样:“下次赛场见。”说完,他将目光转向她,伸出手,她忙握住他的手。张辰逸笑了笑,随即松开了手:“打得不错。”

沈北朝脸色一红,触碰过他的手都变得滚烫起来。张辰逸又说:“我第一次来苏州,想去转转,不知道你有没有空……”

“喂,家里没人了是吧,敢撩我们队的姑娘?”魏靖南漫不经心地看过来,沈北朝瞪了他一眼,他也瞪过来。她干脆不去理他,面向张辰逸:“我有时间。”

也许太想和张辰逸单独相处了,以至于她带着他逛着山塘时才想起,当晚是上元节。

不知道魏靖南在做什么……她正想着,忽然听见有人喊她,她回过头,一盏昏黄的灯撞进了她的眼中,灯光下张辰逸正看着她,声音带笑:“嘿,沈北朝,你看,这像不像《山河》里谷里镇的灯光。”

他的眼中有璀璨星光,有山塘夜景,还有她。可是不知为何,魏靖南的脸忽然出现在眼前,让她生生地后退了两步。

唉,她似乎已经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张辰逸的青睐,可怎么开心不起来呢?

4

那天晚上张辰逸送她回家后,她到底还是跑出去了。寒风凛冽,直直地往她单薄的大衣里灌,她却越走越快。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魏靖南说的地点是昆曲博物馆。

与平江路相比,张家巷颇为宁静,唯有昆曲博物馆门口两盏宫灯闪着微弱的光,有细微的曲调从门里传来。她快走了两步,路却忽然被人挡住。她吓了一跳,正要挥手过去,却被一只温热的手牵住:“是我。”

低沉的声音略含了几分柔和,沈北朝抬头,魏靖南挡在她的面前,脸上映着斑驳的影子。她松了口气,说话的声音带着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嗔意:“怎么不进去?”

“里面的人唱戏给自己喜欢的人呢,我就不进去了。倒是你——”他面向她,眯起眼睛,审视地看着她,“你怎么来了?”

“我……”沈北朝的目光往上飘,“我这不是忽然想听戏了吗?那么冷我都过来了,我不管,魏靖南,你得让我听到戏。”

魏靖南指了指厚重的门:“趴在门上听。”

太猥琐了吧?沈北朝的眼神传达着这句话,她又看向他,还没开口,他便摇头:“不行!”

“靖哥哥——”她抓住他的手指,他的手指纤长白皙,异常柔软,她晃了晃他的手指,讨好道,“要不,你来两段?”

魏靖南绝情地转身就走,她追过来挽住他的手臂,他停下脚步:“如果下次擂台赛你在对阵云尽战队时一挑三,我就唱给你听,如何?”

沈北朝悻悻开口:“魏靖南,你能不能有那么一会儿不提游戏?”

自然,魏靖南是不会的,那晚到最后,沈北朝也没能骗得他开口。她只好回去加紧训练,一周一次的比赛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也没任何闲暇去陪魏靖南听戏。魏靖南倒是悠闲,没事还会跑去网游里抢抢Boss。

而她和张辰逸的关系日益亲近起来,虽然隔着几座城市,但他总能在恰当的时机找她闲聊,无关游戏,甚至在七夕时特意带她去《山河》的谷里镇看烟火。他和她比肩坐在悬崖边,烟火不断升上天,然而在他的手要伸过来时,她的手一滑,连带着角色白小五在原地打了个圈,直直地朝悬崖下跌去。

伴随着她一声尖叫,屏幕一黑,人物死亡。QQ上张辰逸发来消息,她踟蹰了一下,还是回道:“不复活了,家里还有事,后天南京比赛场见。”

接着她便不去管他的消息,将电脑关上。就在这时,门被人敲响,她打开门,魏靖南手插口袋站在门口。

他鲜少地穿着一身正装,衬得身姿越发挺拔修长,她不由怔在原地。他却是笑了,又绷住脸:“喂,沈北朝,今天是个重要日子,你是不是忘了?”

沈北朝眨眨眼,恍然想起些什么,又故作不知情,懵懂地看着他。魏靖南的面子挂不住了,他咳了咳,靠在门上,一脸严肃:“我生气了。”说完,他转身就走。沈北朝“呀”了一声,忙追了上去:“哎呀,生日快乐呀靖哥哥!”

魏靖南的脚步顿了顿,但他没有回头。沈北朝心中一慌:“真生气了?”

她绕到他的面前,却发现他在偷笑。她来了气,转身要回去,他却拽住了她,敛了笑意:“北朝,陪我去南京看萤火虫吧。这是我的生日愿望。”

5

灵谷寺的捕萤会是近两年才有的,一到夏夜,那里总是有无数萤火虫绕着山飞舞,极为灵气动人。说是捕萤,其实只是孩童或情侣间的嬉戏。苏州距南京不远,魏靖南驱车顺着路便到了紫金山脚下。

“后天还有比赛。”沈北朝跟在他后面,周围已经有萤火虫飞舞,让她有种在世外桃源的错觉,她有点后悔说出这么扫兴的话。

果然,魏靖南白了她一眼,问道:“你跟张辰逸的进展怎么样了?”

“……还不错。”沈北朝莫名有些心虚。

魏靖南没再说话,气氛一时有点诡异。好在这时两人已经快走到灵谷寺外面,不时有孩童扑萤的笑声和父母的叮咛声传来。沈北朝起了玩心,拿着在山下买的扫网,加入了捕萤大队中。魏靖南明明是提议的人,却站在原地没有动。

“看!”沈北朝小心翼翼地捧着一只萤火虫跑到他的面前,唱起了生日快乐歌,她的眼睛亮晶晶的,“魏靖南,我以前看过一本小说,女主让男主给她捉一百只萤火虫就嫁给他,你说如果到时候有人向我求婚,我让他捉多少只才好?”

魏靖南失笑,她盯着他,不由又八卦起他来。她和魏靖南相处的那么多年里,他有大部分的时间都沉迷在游戏和戏曲里,以至于她竟然没听他说过喜欢谁,但是那天网游里的暗黑骑士表白公主,她笃定,绝对是他干的。

她神秘兮兮地问他,并保证绝不告诉别人。魏靖南接过她手中的萤火虫,又放飞,这才开口问她:“沈北朝,你知道那是用来告白的?”

沈北朝轻轻地点点头。他又说:“那你还记不记得,那天是谁喊你去打Boss的?”

“你啊。”沈北朝脱口而出,很快,她像城堡中的公主一般惊愕地看着骑士般的魏靖南,有几只萤火虫飞快地从他脸侧飞过,她看见了他认真的神情,不由心中一慌。他移开了目光,看向星空:“我本来想选那天跟你说的。”

沈北朝从未见过这样的魏靖南,他对待游戏外的事物向来是漫不经心的,只有在操纵游戏角色时,他才会显露出他独特的王者般的气势。她从未见过他如此黯然的模样,她听见自己开了口:“说……说什么?”

她明明知道他要说什么,却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他……喜欢她吗?

魏靖南却坐在一旁的石头上,抬起头,脸上带着笑:“后天比赛,我相信你肯定能一挑三的,所以我先唱戏给你听吧。”

魏靖南唱得其实并不是很好,他的声音极低,像揉了些许萤火虫的光芒在里面,闪耀着柔情的心思。他伸出手,一只萤火虫晃着胖乎乎的身子落在了他的指尖。在这片微弱的光影中,他说话了。

倏然,她听见不远处的树上有知了在叫,听见寺庙中有钟声阵阵,听见陪伴了她整个青春的男生的笑声,和他一贯散漫的声音携着夜晚的凉意传来。

他说:“沈北朝,我要捉多少萤火虫,你才能嫁给我?”

6

沈北朝到底没有回答魏靖南的问题。当晚,他们留宿在灵谷寺,她睡得并不踏实,她梦见自己回到了《山河》里的金陵城,她的白小五和魏靖南的向北坐在秦淮河边,他缓缓伸出手,手中静悄悄地躺着一枚花胜。

他温热的呼吸萦绕在她的周围,她忽然觉得心越跳越快。接着,她猛地睁开了眼。

灵谷寺的僧人告诉她,魏靖南已经走了,只留下一张字条,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云尽战队的地址,言语之间似乎是让她去找张辰逸。

沈北朝却没有去找张辰逸,她在南京城转了转,最后在网吧登录账号,搜索向北,却被告知他不在线。她打定主意,如果她能在秦淮河边等到魏靖南,她就告诉他捉多少只萤火虫,她才肯嫁给他。

可是她等了整整一晚上,也没有等到魏靖南。

直到比赛前,她才在准备室见到魏靖南,他正在部署战略。看见她进来,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她闪躲不及,直直地撞进他的眼中。下一刻,他却低下头:“来了。”

轻描淡写的两个字,让她委屈了。明明是他先告白的,她明明没有拒绝他,他反倒先疏离起来。沈北朝越想越气,穿上队服便上了赛场。

许是因为前一晚的训练,她竟应了魏靖南的话,在擂台赛完成了一挑三。最终,长河战队以常规赛第一的成绩进入季后赛。赛后,张辰逸以尽地主之谊为名,将沈北朝留了下来,带她在南京游玩起来,且完全不避媒体,于是休赛期间无东西可写的报纸开始洋洋洒洒写起两人的花边新闻来。

“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他们说的……”沈北朝看着报纸,那个存在于记忆里的、遥远的张辰逸就站在她的面前,看着她,对她温和一笑,“他们说的,不是真的吧?”

她怔怔地看着他,还未反应过来,已经被他扯进了怀抱中。张辰逸的笑容清澈,她几乎忘记了挣脱。末了,她闭上眼睛,将魏靖南从脑海中删去,告诉自己这才是她想要的。

于是,她似乎真的把魏靖南忘记了,回到苏州后,战队进入封闭式训练,每天充斥在耳边的,除了噼里啪啦的键盘声,便只有魏靖南指导队员的声音。偶尔他也过来指导她,一场指导赛能打两个小时。她起了好胜心,拼了命地想要杀死他,他却轻巧地躲过,让她恨得牙痒痒。

“打得太急了,就容易被人抓住弱点。”他做最后陈词,从电脑后面露出脸来,看她一脸气愤,他好不容易绷住的脸柔和了些许,“要不再来一次?”

“不来了。”她甩开键盘、鼠标,“我想请假。”

“理由?”

“……还没编好。”

“……”

他顿了顿,给她发了个坐标,说:“登游戏,来这里。”

魏靖南发来的地点是金陵的郊外,她刚刚登上游戏,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电话来自张辰逸。她眼前一亮,摇摇手机:“我男朋友来找我了,这个理由可以吗?”

隔着两台电脑,魏靖南的神色黯淡了下去:“真是嫁出去的青梅,泼出去的水啊。”

他靠在椅背上,再抬起头来时,眼中已经笑意满满。

沈北朝的手微微一顿,半晌后,她看向电脑屏幕,学着他的语气,回道:“是啊。”

一句话,切断了两个人之间所有的可能。

7

十月第一周,魏靖南的神枪手在单人赛中斩杀对手,打响了季后赛的第一枪。次日晚,张辰逸率领云尽大获全胜。接下来的日子过得飞快,季后赛的每一支战队都倾尽全力,在经过了两个月的拼搏后,长河与云尽终于再次站在了总决赛的舞台上。

总决赛定的地点是在北京,为了适应赛场,两个战队都提前半个月到了北京,再次进入封闭式训练。比赛前一晚才解除封闭,魏靖南在群里发消息:“自由活动,明晚七点集合。”

没了高强度的练习,沈北朝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鬼使神差地,她搜索出灵谷寺外魏靖南给她唱过的昆曲,婉转的曲调回荡在房间里,直到敲门声打断了她,她忙关掉曲子,打开门,是魏靖南。他站在门口,手上拿着键盘、鼠标,扬起眉:“要不要一起出去?”

魏靖南说的是去比赛场馆适应赛场。她有些讶异,以为他的心理素质已经很好了,只有她这样的新人才会这么紧张。魏靖南坐在观众席上目视前方,听到她的疑惑,他侧过头,她却下意识地避开了他的目光。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轻笑出声:“当然会紧张了——万一,让对手输得太难看怎么办?”

沈北朝气短,她……她怎么会相信他会紧张呢!

她回过头瞪了他一眼,却发现他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翘起,在脸上留下淡淡的阴影。她正愣怔间,他倏而开口:“沈北朝,你知道吧,只要有了求胜的欲望,就会害怕失败,我不怕失败。”他霍然睁开了眼,“因为我相信,冠军属于长河。”

他说得云淡风轻,眼中却分明有热血在跳跃。她忍不住握紧了拳头,点点头:“对,冠军属于我们。”

魏靖南挑眉:“怎么,你现在不应该站在张辰逸那边吗?”

沈北朝窘了一下,别过头:“比赛是比赛嘛。”

“要不来一局?”魏靖南站了起来。

沈北朝也特意带了自己的键盘、鼠标,她点点头,和魏靖南进入不同的房间,登录账号,游戏开始。场景是魏靖南选的,打了一会儿沈北朝才发现,那个场景多么像苏州平江路,他的ID向北,不正是向着她吗?

这个角色是在五年前创建的,他当着她的面打下的这两个字,那个时候,他明明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她的神色,她却一点反应也没有。他是藏得多深,她又是多迟钝,竟然不知道眼前这人喜欢着她。

便是在她出神间,魏靖南飞枪而来,她的屏幕一黑,上面浮现四个大字:游戏结束。

不知道是不是前一天和魏靖南打了一场的缘故,在总决赛上,沈北朝依旧恍惚着,以至于在单人赛中竟然失利败北,输给了对方名不见经传的术士。

团队赛前,队伍做最后的调整,有人提议换掉沈北朝,魏靖南摇摇头,还是将她的名字报了上去。

裁判催促可以上场了,所有人都站起来往外面走去。沈北朝走在最后,看着前面的人穿着队服,队徽熠熠生辉,她忽然抓住了走在前面的魏靖南的手腕,在他惊讶的目光下开口:“魏靖南,你如果不打游戏,还会去做什么?”

“还会去做什么?”魏靖南微微蹙眉,他摇摇头,对她笑,“除了打《山河》,还有什么更有意思的事情?”

沈北朝释然一笑,她伸出手靠近魏靖南,将头埋在他僵硬的怀中,点点头:“是的,再也没有比玩《山河》更有意思的事情了。”说完,她推开愕然的他,挥了挥手,率先走了出去,走进了热烈的赛场。

魏靖南怔怔地站在原地,怀中似乎还残留着女孩淡淡的香气。他指尖轻颤,坚硬的内心也柔软了起来,但他没有想到,这是后来的日子里,他离她最近的一次了。

后来沈北朝一直留着那晚赛后发布会的视频,在记者伸过来的无数话筒前,魏靖南面色不改,镇定自若:“长河从不怕失败,明年再来。”说完,他率先站起来,往后台走去。

“是因为沈北朝放水了,所以长河才会错失冠军吧?难道联盟方面不做任何解释吗?”记者咄咄逼人,追问着。魏靖南的脚步猛地一顿,他回过头,目光凌厉:“在一切还没有定论前,请你对自己说的话负责任!”

在媒体前,魏靖南总不改散漫的态度,出道五年还是头一次发火,一众记者顿时噤声。

镜头给了他的背影足够的时间,直到他消失在长长的通道中,才停止了拍摄。

尾声

“他总是很维护你,相信你。”张辰逸说出这句话时,两人正坐在酒店的地毯上,窗外是利马特河,自苏黎世湖北端引入,缓缓流向远方。

听到这句话,沈北朝忽然笑了起来,她笑得东倒西歪,直把眼泪都笑了出来。她喘着气:“辰逸,你不会以为我那天不是故意的吧?”

张辰逸讶异地看着她,她缓缓地将眼泪擦去:“你就当我是为了你吧。”

她站起来,跌跌撞撞地走向电脑,习惯性地登录游戏,穿梭在金陵姑苏的街巷间。在一片光影中,她的思绪不由回到了总决赛开场前,那天她特意早去了一个小时,后台并没有多少人,她便随处走了走,直到走到一扇门前,才停下了脚步。

她听到了里面的声音,来自职业联盟的主席,他的声音低低的:“这次总决赛绝对不能再让长河拿冠军了,如果再拿下去,那些粉丝早晚会对其他战队失去信心,从而导致无法向粉丝提供高质量的比赛。再者,魏靖南一旦退役,《山河》游戏将会失去一大批粉丝,这可不是投资者想看到的事情。”

“可是魏靖南正值当年,张辰逸要想阻挡他的三连冠,还是难了些。”

“那也没办法了,投资者说如果不这样,便会渐渐撤销这方面的投资。现在网游太多了。”

这句话说完,里面是长久的沉默,她却忽然想起在无数个日夜里,魏靖南全神贯注地投入《山河》里,研究副本、Boss、装备。她想起当年拿下第一个冠军时,他捧起奖杯,在聚光灯下灿烂的笑脸,她想起他曾无数次在复盘中将比赛看了一遍又一遍。

对于《山河》,她总是抱着玩玩的态度,他却几乎付出了所有的精力。那是他的山河天下,在他卸甲前,谁能将他的阵地夺走?

于是有了下面的事情,她本就心事重重,要想故意放水也是极其容易的,只是就算观众看不出来,也逃不过裁判和职业选手的眼睛。在她的白小五死亡后,团队赛中只余向北一人,他匆忙地往她这边瞥了一眼,她却眼睛一闭,在封闭的空间里,眼泪终是忍不住落了下来。

赛后发布会后,魏靖南将账号卡狠狠地摔在了她的面前,她已经准备接受他的斥责了,他却蹲了下来,抬起头看着她,语气无奈:“沈北朝,你是不是疯了?我知道你喜欢他,可是你知道迎接你的会是什么吗?”

他眼里满是关切,似乎全然不在乎有没有得到冠军。她心下凄然,对他笑了笑:“是啊,我就是喜欢他。”

她知道迎接她的会是什么,大概是身败名裂,报纸上、网上、长河俱乐部门口,到处都是粉丝的谴责声。她是在一个月后接到战队发来的解约通知书的,那时她已经在苏黎世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张辰逸竟然会退役来陪她。

而魏靖南给她发了无数条消息,她都一一删掉了。她知道,自己再也没有办法站在他的身边。最后,她在迷迷糊糊间接到来自中国的电话,那头是咿咿呀呀的戏曲,接着是魏靖南的声音,还是那年的曲调,他唱得依旧不好听,却足够让她泪如雨下。

他的尾音收得极慢,接着,他挂了电话。自此,她再也没有了他的消息。

直到一年后,魏靖南再次率领长河战队斩获冠军的消息传来,她才重新打开了游戏。

彼时她的无名指上戒指散发出柔和的光芒,张辰逸走过来,俯身下来将她搂入怀中:“看什么呢?”

“没什么。”她匆忙地擦掉眼泪。屏幕上,秦淮河边,一白衣男子身姿矫健,将萤火虫收入一旁姑娘的裙摆中,一只一只。姑娘抬起头,眼中情意流转。

那金陵城下灯火万千,有几盏花灯缓缓在河中漂过,不远处似乎有吴侬软语般的戏曲传来——

可是她啊她,在往后的漫长岁月里,都等不到他的萤火虫了。

编辑/林栀蓝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鹿小姐

上一篇 : 那些年遇过的尘埃和星光
下一篇 : 倦鸟落旧林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