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我们会一起变老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我以为我们会一起变老

文/乔诗伟

我希望能有一天:衣柜箱子里放着,我每年送你的礼物。

卧室抽屉里锁着,我写给你的每封情书。

看,还有一大叠我们合影的照片。

是我们穷光蛋时,去过最富有的地方。

——————————————

猫六说他在学生时代做过两件最牛的事情:

一是坚持了以后不再坚持的事。

二是带领全班男生和学校做“斗争”。

我想这可能是每个长大后变得世故圆滑的人们心底最美好的记忆吧。

在那件光鲜的西装底下,是一张油光满面的脸庞;在那个微有赘肉的胸膛底下,是一颗不太健康的心脏;在这颗渐渐衰老的器官底下,却是一个穿着校服、谈笑生风的少年……

“你看看,你都有小肚子了。”我指着猫六隆起的肚皮哈哈大笑,像是取笑一个怀孕三个月的男人一样。

“你好意思说我?你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吧。”猫六毫不客气地反驳我的话。

“我这叫心宽体胖,因为我胸怀宽广。”我说。

“认识你这么久,除了变胖以外,就是脸皮越来越厚了。”猫六做出一副岁月不饶人的模样。

我瞄了几眼他头上的白发,说:“时间过得可真快。”

“是啊。”猫六说。

“好像我们突然就变老了一样。”猫六又说。

“你当年可是学体育的,我记得你当时大热天脱掉上衣还有六块腹肌呢。”我回忆道。

“好汉不提当年勇,不提不提。”猫六正在谦虚。

“怎么如今就被岁月这把杀猪刀越宰越胖了?”我毫不留情地嘲讽。

“你以前还不是喜欢和人打赌,忽悠了不少人给你买可乐。”猫六又想起了一件我的往事。

那天,我和一个比我高半头的男生扳手腕,只见他不屑地看着我,大概觉得我这豆芽菜的身板藏不住多大力气。

我和他说:“赌一把?”

他问:“赌什么?”

“一罐可乐。”

“成交。”

结果自然是我赢了,那小子还不信邪,硬是同我比试了三回,他惨败收场,而我则赢了三罐可乐。

猫六坏笑:“你这小子太坏了。”

“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能赢?”

“当时大家都好奇,你一个小个子怎么那么大力气,快说说。”

“当时我家做饭用的是柴火,所有柴火都是我劈好的,我劈了将近一年。”我解释道,“所以力气大,现在不行咯,跑几步都会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这下真相大白啦……”猫六说。

其实,我们早过了在意所有事的年纪,只不过找一个理由缅怀那不会再来的过去,那逝去的青春。

“那,那个住在山顶上的女孩呢?”我问道。

猫六表情一愣,没有想到我会问起这个问题,他说:“你怎么想到问这个事?”

“好奇啊。”我说,“你不知道,全班同学都在好奇这件事吗?高中快要毕业的时候,你们俩去田径场的小亭子里见面,怎么样?到底成了没有?”

猫六神秘笑道:“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我竖起耳朵,打起十万分精神。

“我和橙汁早就在一起了。”

“什么?”我讶异道,“你们俩的保密工作做得太好了吧,我还以为你只是一直在追她。”

“早就在一起了。”猫六重复了一遍。

“那你们那天约田径场的小亭子干吗?”我问。

“分手。”猫六半天才吐出这两个字。

我知道的那个版本是,猫六喜欢上了橙汁。每逢周末放假,猫六就会一个人骑着单车到橙汁住的地方。橙汁的家在山顶,那里还有一座大水库,而橙汁家的房子就在水库对面。

但猫六从来不靠近那个房子,他总是站在水库这边望着对面。

有时候橙汁会在石坪上晒太阳,猫六看她附近没有大人就会朝她招手,也不管她能不能看见。

然后,就是在学校的时候,猫六在普通班,而橙汁是在实验班。猫六总是拿着一封信去送给楼上班级的橙汁。

直到快要毕业那天,猫六很高调地约橙汁去田径场的小亭子见面。

这件事很快成为了校园里的火爆新闻,很多人都在猜测这件事最后成了没有。

听完我的阐述,猫六不置可否地摇摇头,他说了他那个版本。

猫六和橙汁初中就是同学,毕业后来到同一所高中读书。

当我们遇见一个人的时候,才知道这个世界真的渺小。

橙汁当时是在实验班,成绩优秀,老师心目中的好学生,父母寄予厚望的乖女儿,她有着自己的打算和担忧。

于是橙汁说:“我们还是不要让人知道了,不然老师、父母知道了,会对我失望。”

猫六点点头就同意了。

因为所处班级不同,橙汁又担心曝光,猫六就开始扮演一个追求者的身份。

那些甜言蜜语都写在来来往往的信里,这样一来,不仅不用害怕被人知道,他们两人又可以尽情往来。

不知道是不是两人演技太精湛,旁人看不出一点破绽,都当他们俩就是追求和被追求者的关系。

但时间久了,猫六也为此事有些不愉快。

所以,每次学校开家长会的时候,猫六都会时不时地偷看橙汁和她的妈妈。

“她们长得可真像。”猫六心里惊叹,“妈妈年轻时候肯定也是个美人。”

家长会就在猫六的心不在焉中开完了,橙汁送走妈妈,回来就问猫六:“你怎么回事?老看我这边,被我妈妈发现了怎么办?”

猫六欲言又止:“没什么事啊。”

一听这话,橙汁生气了,说:“什么没事!如果被发现,我家里怎么看我,老师怎么看我,同学怎么看我?”

猫六只好道歉:“是我没想到,抱歉。”

猫六苦着一张脸回了自己教室。

大概这段关系,就维持了一年的样子。

橙汁已经对猫六越来越不满了。总之就是,猫六这也不对,那也不对。

橙汁给猫六的回信里最多的话就是:“你懂我吗?你真的懂我吗?你一点都不懂我,还和我在一起干什么?”“你放过我吧,求你放过我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猫六心情有些难过。

所有人都是这样,在回忆那些美好慢慢结束的时候,感慨万千,痛苦万分。谁人不希望,这辈子只用遇见一个人就可以白头到老?

但是天气变幻莫测,人也一样,你永远无法预料你的感情最终变成什么样子。上一秒的风和日丽,有可能下一秒就变成倾盆雨下;上一秒的雷霆暴雨,下一秒就变成晴空万里。

我遇见过这种状况,我想我应该能理解猫六当时的心情吧。

我们努力变成对方喜欢的样子,却无法让对方接纳更多的自己。为了得到,我们很固执地放弃很多,而且还无法得知有没有回报,这就是年轻人才做的事。

猫六觉得自己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才慢慢变成那种连自己也讨厌的人。

猫六和橙汁还在甜蜜期时,猫六经常骑着单车去橙汁住的山顶上,左脚落地,半个屁股还在座位上。

橙汁和猫六约好,周末放假的时候,猫六在这边按单车上的响铃,如果她在屋里听到,就会出来和他见面。

那一年,猫六按了无数次响铃,清脆的铃声在水库上方飘出很远,时不时有鱼儿跃出波光粼粼的水面。而橙汁就在树荫底下时不时地看过来,有时候她家里人不在,橙汁就会扬起一只手在空中挥来挥去。甚至在后来,为了方便交流,两人还学了一些简单的手语。

中间隔了一个水库的两人经常比划着,乐此不疲,这些手势是他们两人共同的秘密。

再后来,橙汁越来越烦躁,动不动就跟猫六发脾气。

而猫六在吵架的时候就不喜欢说话,想着等她发泄完就好了。

但猫六渐渐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了,橙汁和她说话的时间越来越少,虽然本来说话就很少。到后来,橙汁连平常的信也不回了。

一个下午,猫六终于找着机会跟橙汁说话,他问:“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累了。”橙汁说道。

“怎么就累了?”猫六不依不饶。

“你这么缠着我,就累了,都说了少来找我,少来找我,会被人看见的,你不知道?”橙汁说。

“我怎么不能来找你了?”老是这样受冷落,猫六脾气也上来了,语气很强硬。

“那没什么好说的。”橙汁很轻松地说。

猫六突然什么脾气都没有了,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橙汁如卸重负一样离开了。

猫六在原地愣了半天。

再后来,橙汁一封信都不再回复猫六了。

猫六却还是照常去那个山顶上看她,站在水库这边,站得老远。

猫六说:

“我使劲按着车铃,却再也没有女孩站在树荫底下看我。”

“我终于看见她出来,给她打着手语,她也装作没有看见。”

“我见她一个人时,我拼命朝她挥手,她却很快回了房间。”

“我想她。”

“可她不愿意再和我有一丝瓜葛。”

那是不掺杂任何的真挚感情里的最大悲剧,纠缠了别人,为难了自己。

有一次周末上午,橙汁和她妈妈在外头聊天,她妈妈看见对面有个男生一直招手,疑惑地问:“那人是谁?”

橙汁有些紧张,很快镇定地回答:“好像是我们学校的,不过不熟。”

橙汁就这么将这件事糊弄了过去,好在她妈妈没有多想,这让橙汁松了口气。她一直是妈妈心里的乖孩子,如果被妈妈知道,估计没什么好果子吃。想到这里,橙汁找了一个办法,以免猫六再来缠她。

于是,橙汁约猫六出来见面。

猫六欣喜道:“要跟我和好了?”

橙汁:“是啊。”

猫六欢呼:“太好了。”

“先别忙着高兴。”橙汁说,“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猫六答应得斩钉截铁:“没问题,你说。”

“以后不许再来我家附近。”橙汁说。

“没问题。”猫六说道。

“还有,我们一年不能联系。”橙汁又加了一条。

这个条件有些难以答应,猫六欲言又止:“这……这怎么……”

“你不答应的话,就别和好了,我们一拍两散,各走各路。”橙汁威胁道。

“好吧,那就这样吧。”猫六无奈地答应了这个苛刻的条件。

猫六果然再也没有去过那个山顶,也没有再给橙汁写过信。

橙汁暗喜,终于不用烦恼这事了,落得耳根清净。

这一年里,两人就算在学校碰见,也装作陌生人一样。只有猫六知道自己有多想念她。

他不能和她说话,不能和她打招呼;不可以去看她,不可以去烦她。

猫六有一次忍不住跟橙汁打招呼。

橙汁脸一黑:“你再这样,我们什么也别说了,做个陌生人就好了。”

从此,猫六再也没敢跟她说话。

猫六在这一年还经常做一些傻事。

他当时说,中国上下五千年,既然能发明“心有灵犀”这个词,那它肯定能派上用场。

“你怎么将这个词派上用场?”我打断他的回忆。

“就是让她知道我的心意啊。”猫六回答。

“你都不能和她说话了,她怎么知道你的心意?”我又问。

“我每晚上都梦见她,给她托梦。时间久了,她肯定能感受到,她没准还能梦见我呢。”猫六说起这个事的时候,也许觉得自己当时这样很傻,忍不住笑了起来。

“是够傻的。”我说。

“其实只是我自欺欺人,我知道她根本不会再念着我了。”猫六神情又变得有些黯然。

冬去春来,潮起潮退,橙汁说的一年终于被猫六熬过来了。

猫六兴致勃勃地约橙汁出来见面,地点就在田径场的小亭子里。

橙汁莫名地看着猫六:“约我出来干什么?”

猫六一怔:“你忘了?”

橙汁说道:“没忘,只是没想到你当真了。”

“你说什么?”猫六追问。

“没什么,直说了吧,你别白费力气了。”橙汁说,“就算和好了又怎么样?别逗了。”

猫六不服气,说:“还没发生的事情你怎么能这样断言?”

“别了,我觉得我这样很好,我还要多享受几年,没准以后还能遇见个比你更好的。”

从此,猫六和橙汁,老死不相往来。

原来,这就是当年那个爱情故事的真相。

亏大家兴致勃勃地讨论了很久。

猫六继续说道:“那一天我怀着美好的愿望去挽回她,没想到自己会受到更大的打击,我在去和她见面的路上还设想了很长的一段话用来煽情。现在想想觉得特别的傻。”

“有多煽情?”我好奇问道。

猫六提笔在纸上写下:

“即使你留恋的年华再美好,终究也会逝去,我们会肌肉松弛,会走路蹒跚,甚至变得面目可憎,但这些其实都不重要。

“因为,当我们垂垂老矣,你会替我戴上老花镜,我会为你盘发梳妆。

“所以,愿今日的烦恼,都化为昨日过眼云烟,哪怕未来山高路漫长,也相伴相持不必彷徨。

“不过,我希望能有一天:

“衣柜箱子里放着,我每年送你的礼物。

“卧室抽屉里锁着,我写给你的每封情书。

“看,还有一大叠我们合影的照片。

“是我们穷光蛋时,去过最富有的地方。”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