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选“米炎凉的短篇作品集”的结果
文/米炎凉客机终于起飞了。方舟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有生之年会和这个男人一起登上回家的航班,可此刻的方舟却感觉不到一丝兴奋,她在头等舱宽敞舒适的座位上沉默地想着心事。自从方舟来香港读大学后,每隔半个月就会收到一封来自大陆的信。三个小时前,...
文/米炎凉楔子林翘楚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消失”更可怕的词了,人们追逐新鲜事物和流行趋势的时候,很少有人意识到,一些传统文化正在慢慢消失。在林翘楚出生的地方,曾有一条灯笼街。只不过由于上元佳节这样的传统节日不再被现在的年轻人关注,古老...
文/米炎凉1致唐鸢:某个周末,顾思鲸在公寓楼下等我。南方冬夜的风阴冷潮湿,我刚停好车就看到了她。她穿着长风衣,提着一个纸袋,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有节奏的声响。她这披星戴月的样子像是很多年前下了晚自习,我在宿舍楼下等她一样。一切好像都没...
文/米炎凉1.开牧马人的女人死过一次之后才能真正感受到生命的庄严和厚重。甘璐说,她有过一次与死亡为邻的经历。在从四川到青海的路上,她曾连人带车在沼泽地里泥足深陷过近五十个小时。后来甘璐回忆起那段经历,嘴角竟含着一抹轻浅的笑容。她说,在...
文/米炎凉楔子我不喜欢这座城市,第一次踏进青岛我就决定不喜欢它。那是三年前,我随前来探望老战友的父亲过来旅行。当时心中有过不少浪漫情怀是关于海的,故而对这座四面环海的城市满怀期待,然而抵达之后却只是失望——整座城市都浓罩在大片的浓雾之...
文/米炎凉你爱过我吗?没有,我爱你,没有过。楔子谈槿对多瑙河的执念是有起源的,童年时跟随奶奶和母亲去日本看音乐剧《伊丽莎白》,那时她还太小,完全看不懂剧里那些深层次的东西——死神为什么会将摔死的公主遣送回人间?一个人如何会对死亡产生热...
文/米炎凉001他身上有自由和被爱的痕迹。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迟牧遥的感觉。在我用平凡琐碎的生活消耗掉的青春里,有很多想做但一直没有付诸行动的事,骑马便是其一。有一回,好友钟梦明说他舅舅家的养马场引进了两匹澳大利亚的纯种血马,我难得地克服...
文/米炎凉楔子有机会认识新闻传播系的高岭之花韩舒,是因为他想采访一个人——我的姨姥姥。姨姥姥其实是我姥姥的姐姐,2014年,她七十九岁。她一直没有嫁人,拥有当地最大的一家茶楼,精神依然矍铄,眼神始终清明。不仅精于泡茶,也种花、做点心,...
文/米炎凉,纳言玉瓷迷录目录第一章:玉瓷迷录(一)第二章:玉瓷迷录(二)第三章:玉瓷迷录(三)第四章:玉瓷迷录(四)第五章:玉瓷迷录(五)第六章:玉瓷迷录(六)第七章:玉瓷迷录(七)玉瓷迷录(七)12连乐青慌忙向凯文道谢,没想到这个穿...
文/米炎凉楔子就算给我一盏阿拉丁神灯,我也不敢妄想能请来最喜欢的华语作词人曲微茫为我第一部电影的主题曲填词。我当然没有阿拉丁神灯,故此,当姐夫告诉我“曲小姐看了你的电影样片答应填词”的时候,我简直怀疑自己是在做梦。我们这一代人从小就是...
文/米炎凉楔子人人都说叶阑珊这个人虚荣好胜、唯利是图、不择手段。斐导却说,她是一只飞鸟,一种叫风鸟的飞鸟,她比任何人都爱惜自己的羽毛。那时叶阑珊还不知道什么是风鸟,故意没心没肺地说:“爱惜自己羽毛的飞鸟都是为了飞上更高的枝头。”这话让...
文/米炎凉国内:北京、西安、重庆、海南、杭洲、深圳、西藏、新疆、香港。国外:法国、意大利、瑞士、西班牙、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希腊、埃及、土耳其。以上这些以地名命名的相册,整齐划一地躺在我的电脑文件夹里,很大,有将近40G。周缈翻着这...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