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归海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百川归海

文/米炎凉

客机终于起飞了。

方舟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有生之年会和这个男人一起登上回家的航班,可此刻的方舟却感觉不到一丝兴奋,她在头等舱宽敞舒适的座位上沉默地想着心事。

自从方舟来香港读大学后,每隔半个月就会收到一封来自大陆的信。三个小时前,方舟拽着信纸哭着给文浚打电话。四十分钟前,文浚的秘书把他们送到了香港国际机场,办理登机。二十分钟前,方舟在机场的人流里恍惚看到了简百川的身影。

可是当方舟回过头去张口想要和他打招呼时,却发现那个修长的身影消失不见了。

是她的错觉吗?确实是错觉。

因为三分钟后,简百川的Facebook有一条更新:好久没打蓝球了!

配图是他们学校冬日的操场。

1

方舟从小就对各路偶像剧没什么感觉,她是个不折不扣的TVB迷。

她喜欢那些夹在破不完的案、打不完的官司、抓不完的坏人的罅隙里的爱情故事,觉得它们洁净、深刻、雷霆万钧。

如果你跟她谈起港剧的演员,无论是当家花旦级别的大明星,还是昙花一现的小角色,她都能如数家珍地说出一些他们的个人特色。

有一段时间,方舟留意到一个英文名叫John的新生代男演员。John的银幕首秀是在刑侦剧里饰演一个卧底线人,留一个酷酷的莫西干头,顔值高,演技赞,可惜不是主角,只活了八集。

方舟查到了John的ins帐号,他经常上去更新一些吃喝玩乐的小事,有时也发一些生活照。

那天上自习课,方舟拿着iPad随手点开了John的ins页面,发现他又更新了,发了一张和朋友的合照。

方舟刚一点开,同桌叫洁洁的女生就凑过来,说:“哇,你在看简百川。”

“不是,我……”

“什么不是,”女生抢过方舟的iPad,“这不是简百川吗?他可是我们学校的男神啊,你不会也喜欢上他了吧?”

“没有啊……”

“你也别不好意思承认。”洁洁说,“反正你说了,他也不会喜欢你。”

方舟无语。

洁洁又补充了一句:“你看到了吧,他旁边那个人就是那个演什么来着……反正是个演员,他的朋友都是这些演员、嫩模什么的。”

方舟这才意识到洁洁说的是那个简百川,指的是站在John身边的那个朋友。

她本来还没有留意男生的长相,这下她不由得低头多看了照片一眼。不出所料,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英俊的脸,与John站在一块,比之毫不逊色。只是相对酷酷的John来说,那一双桃花眼让他的气质显得玩世不恭了些。

方舟脑子一转,John不是一个会轻易发合照的人,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简百川应该是John很好的朋友。洁洁说简百川是他们学校的,那么,如果能认识简百川,没准就能通过他见到John。

这对于当时的方舟来说,绝对是一件可歌可泣的事。思及此,她连忙转向洁洁:“你知道简……百川平时都出入哪些地方吗?”

洁洁笑她:“看来你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

方舟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对她比了一个求助的手势。

洁洁对她勾了勾手指,然后在她耳边小声地说了一句什么。

2

简百川的全名叫文简百川,文是父亲的姓。

在香港,文家家大业大,富甲一方。

父亲文旭年轻时有过很多风流史,娶了母亲简氏之后,却突然得了一场重病,治了好多年,一直没好透,基本就是个药罐子。

文家现在的掌权人是百川的叔叔,文浚。

关于文浚有很多传说,据说刚刚接手家族企业的时候,那些表叔伯个个虎视眈眈,想方设法拉他下台。

他能够站稳脚根不仅得亏他手段凌厉、杀伐绝断,更离不开一段婚约,与他有婚约的女人是当时颇有势力的地产王千金。

不过听说他一直迟迟不肯将这个女人迎娶回家。

文简百川后来才知道,文浚根本就不爱那个女人。

在山顶区有一幢独栋海景洋房,院子里种满了蔷薇。据文简百川调查,十八年前,里面住着的那位才是他叔叔文浚深爱的女人。不过听说那个女人在几年前跳楼死了。

而且自她死后,这幢楼就一直无人居住。但那个花园,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季节,从铁门外看去,蔷薇花都是盛开的。红的、粉的、紫的,一簇簇从一头延伸到另一头,仿佛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风一吹,花香四溢,摄人心魄。

看得出来,这花园明显有人在打理。

百川的母亲告诉他,如果他想要在文家出人头地,就要了解这位小叔叔,并靠近他。

文简百川认为想要了解叔叔,这栋房子是关键。

如果说文浚想在这里封存一段过去。

直到最近,他突然得到消息,洋楼里住进来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

——金屋藏娇。

这是闪过简百川脑海中的四个字。

但看到照片的时候,文简百川又很快否定了那个想法。照片上的女孩支着手趴在窗口,眼神放空,似在想着心事。

她长得不算漂亮,年轻倒是年轻,和自己差不多大。

“以小叔的品位,这不会是他喜欢的类型。”

“这就说不好了,你小叔这种成功男人,到了这个年纪,对清纯如水的大学生最没抵抗力了。”说话的人叫魏磊,虽然是个小混混,但野路子很多,帮简百川办过不少事,这些资料也正是通过他拿到的。

“查到她的身份了吗?”文简百川盯了照片好一会儿,说道。

“没有查到怎么能来见你,这女孩叫方舟,从大陆来的,是个大学生,就读于香港中文大学,也就是你们学校。”

“大陆,方舟。”文简百川若有所思地咀嚼着这几个字,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在流光下微微眯着,“有点意思。”

3

方舟喜欢香港还有一个原因,因为能吃到很多好吃的港式点心。

港人的早茶文化根深蒂固,在旺角或者中环随便找一家早餐店坐下,看着老头老太太们看报聊天,会恍若置身港剧中。

传统手工制法的凤爪、叉烧包、莲蓉包、春卷、烧麦、虾饺、千层饼、糯米鸡、蒸排骨、鲜虾肠粉……还有很多连名字都绕口得叫不上来的美食,总之种类多得让人眼花,不能更赞了。

早上九点,在弥敦道那家D字开头的早茶店,食客众多,方舟把虾饺、凤爪拼排骨什么的七七八八点了一大桌,闻着香气已是食欲大振。她正津津有味地对付美食,一个礼貌而客气的男声突然传来:“这里可以坐吗?”

说的是十分地道的粤语,声线清朗迷人。

由于早茶店人满为患的关系,所以一般情况下很难独自享用一张桌子,有时好几个互不相识的人坐在一起,也挺有意思的。

“当然。”方舟连忙回道,一边说一边抬起头,然后蓦地惊呆。坐在她面前的人,有一张极其英俊的脸,眼形似桃花,眼尾稍向上翘,给人一种玩世不恭的感觉。

居然是简百川!

方舟想起那天,洁洁附在耳边认真地帮自己分析,学校里想接近简百川的人数不胜数,但能接触到他的人并不多,因为他经常缺课。

没想到此刻他竟然就坐在自己面前,而且真人比照片上还要帅。

不知为何,方舟用纸巾擦了擦自己啃凤爪啃得满嘴是油的嘴,感觉有些紧张。这么好的机会,她应不应该和他说点什么?可是说什么好呢?

正在方舟沉思的时候,服务员端着一蛊茶过来,是简百川点的。

那个服务员似乎认识简百川,和他说了几句什么,便笑开了。

方舟的粤语都是从港剧里学的,基本处于初级阶段,只能听懂其中一些简单的词。

不过听简百川说粤语,还真是一种享受,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和他一样长得帅的人说起粤语来也格外动听。

“我脸上有东西吗?”他喝了一口茶,突然含笑看着方舟。

方舟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直勾勾地盯着他们看了半晌,连忙收回目光,有些不好意思地用英文回道:“不,那个……我看你点的这茶不错。”

“确实不错,你可以点一杯尝尝。”对方也改成了英语,“听口音不像香港人?”

“你听出来了?”方舟不太好意思地说,“我是Q城人,在香港中文大学念书,粤语讲得还不太好。”

简百川笑了笑,没说话。

“你笑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他不答反问。

“方舟。”

“好名字。”

简百川说着招来服务员,多点了一盅茶,推到方舟面前:“不是想尝尝这茶吗?我请你。”

方舟有点意外,这个简百川比他想象中要好相处啊。

方舟也不是个矫情的人,端起来就喝了一口,说:“很好喝,谢谢。”

“不用客气,忘了告诉你,我也是港中大的学生。”

“……”

就这样,在人来人往的茶餐厅里,方舟第一次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港中大男神,并有幸与他同桌吃了早茶。

4

第二次见面是在校巴上。

港中大以校园面积大而闻名,学生们习惯了坐免费校巴穿梭半个校园去上课。

周一的校巴非常拥挤,在上一个小斜坡的时候,方舟一个没抓稳,向后退了几步,踩了身后一个男生的脚。

“Sorry。”方舟急忙抓稳扶手,一边用英语道歉,一抬头,出其不意地对上一双勾人的桃花眼。

“是你啊。”方舟面露惊诧,看简百川的衣着打扮,感觉他是一个很潮的富家公子,只是没想到那样的人也会和她们这些人一样乘坐校巴。就在方舟吃惊不已的时候,校巴猛地转了一个弯,方舟站不稳脚向右后方甩去。就在她几乎撞到他身上的那一秒,一只手扶住了她。

那手的主人身形修长,在晃动的校车里却站得很稳。不过她的那声谢谢还没说出口,他的声音便在她的耳边轻轻响起:“如果你再踩我一脚,我就要怀疑你的动机了,方舟。”

车窗外是夏日,他轻笑的脸近在眼前,有一点点飞扬,但并不跋扈。

“什么动机?”他们靠得很近,方舟没来由地觉得脸上一阵发烫。

“这也是我要问你的。”他勾起嘴角,淡淡地说。

方舟这才反应过来,难道他知道了她想要借机靠近他的事?但是这次……

不过方舟的教室很快就到了,她还来不及解释,就匆匆下了车。

结果她才下去,就发现简百川也下来了。站在阳光下,她这才清他的样子。他穿一件T恤衫,皮肤白皙,笑容明媚。

那是名师Jamas的公开课,简百川一进教室,就引起了女生群体小范围的骚动——

“看到没,是简百川。”

“今天真是我的幸运日,居然遇到了简百川。”

简百川视若无赌,走到方舟旁边坐下。课上到一半,他突然转过头对她说:“方舟,有件事情,可以请你帮个忙吗?”

“我吗?”方舟虽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能帮到他的,但她很乐意借此接近简百川。

“对,我有一个朋友,最近在学汉语文学,你有没有时间和兴趣做家教?我们可以给你支付报酬。”

方舟的语文成绩一向很好,听简百川这一说,想了想:“可以啊,不过报酬就不需要了,正好我也在学粤语,我们可以互相交流学习。”

“那你哪天有时间?”

“这周末吧。”

“行,你的住址给我,我去接你。”

方舟微微一顿。

说起来,在方舟来香港之前,母亲把家里的老阁楼给了一位枊小姐借住。枊小姐不爱出门,平日里总是戴着头纱,和方舟非常亲。

直到有一天,方舟撞见了她不戴头纱的样子,这才知道她的脸已经面目全非。

得知方舟考上香港中文大学后,她递给她三件东西:一把钥匙、一张房契和一个地址,并对她说:“如果这些钥匙还能打开这里的门,你就住到这里去吧。我会给你写信的。”

方舟来到香港之后才知道,这在座寸土寸金的城市里,柳小姐给她的是一幢海景豪宅的钥匙。她的心里有诸多疑惑,一直到收到枊小姐的第一封信——

枊小姐开始在信里讲自己的故事,她才知道当年枊小姐在香港时就住在这所房子里……

方舟将思绪抽了回来,想着如果简百川知道她住在那样的房子里,定然会想入非非吧。而她却无法跟他解释这些,于是说道:“这样吧,到时我们约个地方,我去找你们。”

而她这话在简百川看来却有了一些别的含义——

很明显,这个女孩很谨慎,并不想让人知道她住在那幢带蔷薇花园的房子里,这越发说明她与他小叔文浚的关系不能曝光。

几天前,魏磊给了简百川一组视频录相,视频的背景就是那片蔷薇花园。而让人惊诧的是,文浚居然戴着手套亲手在修剪蔷薇。阳光下,男人蹲下身子,神情十分专注。直到方舟出现,他才站起来,朝她走过去,两人说了些什么。

看得出来视频取景的时候,持机器的人站得颇远。虽然画面被拉大,但还是无法听清他们对话的内容。

简百川看到视频上的女孩,发现她最初还有点坚张,后来就对着文浚笑了起来。

她虽然长得不算漂亮,但笑起来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简百川想到了四个字——天真烂漫。

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眼前的简百川也拉回思绪,嘴角噙着含义不明的笑,对方舟说:“那好,周六九点,我在学校门口等你。”

“好,不见不散。”

5

可那个周六,方舟却不小心起晚了,连早餐也顾不上吃就赶到了学校。然而她在校门口望了半天,也没有看到简百川的身影。

她摸出手机,正准备打电话,前面一辆黑色雷克萨斯按响了喇叭。

方舟闻声望去,就看到简百川在车里对着她招手。他有一头浅粽色的头发,发型一看就被经心护理过,从头到脚都穿着轻奢品牌,潮味十足。

方舟笑着上了他的车,他很自然地将一袋蛋糕递给她:“吃过早茶了吗?”

方舟鬼始神差地摇头,回道:“不用,吃过了。”

不一会儿,简百川就将车开到了目的地。方舟跟着她下车走了一小段,然后就看到了沙滩和海。

“哇,这里真漂亮。”方舟不由得惊呼,简百川带着方舟登上一艘船,确切地说是一座两层楼的船屋。

让方舟惊讶的还是船屋的内部结构。船体经过设计和改造,里面不仅设有起居室和阳台,还开了小型清吧、咖啡馆、私房菜馆和异域风情的塌塌米住宿,非常豪华有情调。

简百川应该是这里的常客,因为他一上船,就陆续有服务人员恭敬礼貌地和他打招呼。而且他对这里非常熟,带着方舟径直上了二楼。

二楼应该是居住层,半开放式的起居室上面种了很多绿色盆栽,一个年轻男人正靠在上面闲适地晒着太阳。他脚边还躺着一只大黄猫,听到脚步声,猫未动,人也未动。

天空蓝得像被水洗过,万里无云,海风把男人半长的粟色头发吹得扬起来,男人的眉目随后映入了方舟的眼帘。他微阖着眼,额头光洁饱满,有着小麦色的皮肤。身上和手上都戴着一些很有特色的男性饰品,手臂上有一个漂亮的文身。

“John。”简百川正要上前正式介绍,方舟却在他之前惊讶地脱口而出。

听到声音,男人朝他们看过来。

简百川也不禁诧异:“你认识他?”

“我看过John的电影,很喜欢。”方舟心中激动,脸顿时红得像煮熟的虾。

“John,看不出来你还挺红的。”简百川眨了眨那双迷人的桃花眼,走过去,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就是我给你找的汉语老师,方舟。”

说完他又转向方舟:“你已经认识了, 他就是John,他说有机会要去内地发展,国语的好坏关系到他的前程。方舟,你以后可得好好教他。”

认识简百川之后,方舟虽然幻想通过他认识John,然而真正见到她,却连话都说不出来。幸福来得太突然,让她措手不及。

“小老师,不用太紧张了,以后大家都是朋友,随意一点就好。”John友善地用英语说道,“对了,你喜欢吃什么?这里的主厨做菜不错。”

“都可以的,我不挑食。”在John面前,方舟显得格外腼腆。

一行人下了楼,在装修得颇有异域风情的餐厅里,简百川和服务生说了句什么,他们便找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窗外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显然,John对这里非常熟悉,闲适地往沙发上一靠,仿佛在自己家一样。方舟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么高端的地方,有点手足无措。坐下之后,她没话找话地说:“这船屋挺有意思的,主人应该也是个很有趣的人吧。”

John笑了,指着简百川说:“主人就是他,这儿可是他的半个家,他没和你说吗?”

方舟惊讶地看向简百川:“真的?”

简百川却不以为意地说:“房价太贵,只好在船上漂着了。”

方舟当然知道他是在开玩笑,这样一座船屋,一套房子肯定换不了吧!

他们正聊着,恃应生开始上菜。法式蜗牛、蜜汁叉烧、明炉烧鹅、大白醉翁虾球、梳乎里鱼、烤火鸡、红酒烩酒……都是有名的粤菜,摆好后蔚为壮观。

“小老师,尝尝看。”John对方舟说。

方舟确实有些饿了,但在偶像面前,她可不能太暴露自己粗鲁的吃相,于是极力克制住自己的食欲,对每个菜都浅尝辙止。

然而她忘了简百川可是见过她啃凤爪的人,如今看她这么收敛,问道:“菜不合胃口?”

“不,不是,菜很好吃,可能是我有点晕船。”说完,她觉得有点后悔,又连忙补救道,“不过我特别喜欢这艘船,感觉既浪漫和诗意,又很华丽奢侈。”

由于句子有点长,她怕说错,所以把单词说得很缓慢,紧张得鼻头都冒出了一层薄汗。

“需要我在这里安排一间教室给你们上课吗?”简百川看着她,这个女孩还真是有些可爱。不过一想到她与小叔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他的眼神就暗暗变得复杂起来。

6

方舟很快就知道,简百川这座船屋并不对外做生意,能登上船屋的不是他的朋友,就是他朋友介绍的一些有身份、地位的人,而且里面的消费极其昂贵。

方舟成了John的汉语文学老师之后,倒是经常免费出入船屋,她自己也跟着学会了不少粤语。

她给枊小姐回信,告诉了她这里有些奇怪的一切。她说这船屋美得就像个梦,白天可以在甲板上钓鱼、吹吹海风,晚上可以看星星月亮。

枊小姐也很欣慰。

说起枊小姐,方舟慢慢从她的信里得知,当年她在兰桂枋跨年夜遇到文浚,她在他的手上咬了一口,后来她为他付出了半生。

也因为文浚,她住进了山顶的那幢洋楼。当时文浚对对她说:“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除了文太太的身份。”他们之间有过很多快乐的时候,种很多蔷薇花,养一只白孔雀,两个人相爱。

故事虽然讲得很慢,可方舟在收到第一封信的时候,就发现洋楼里有一个经常去她们花园里修剪蔷薇花的男人。方舟发现他手上有一个很浅的牙印,认出了他就是文浚。

但枊小姐和文浚的事情方舟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包括洁洁。

不久以后,简百川在学校和方舟见面的时候,遇到了洁洁。

洁洁把方舟拉到一旁,震惊地上下打量她,说:“方舟,你居然真的搞定了简百川,有你的。”

不知道为什么,方舟听到这话,居然有一丝心悸,不过她连忙撇请:“你不要乱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骗谁呢,连我都看出来了简百川看你的目光和看别人的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感觉。”

说实话,接触简百川以后,方舟发现他这个人虽然看上去是个男神般的人物,但实际很平易近人。他经常笑,只是仔细留意,会发现那样的笑并没有透到眼底,有点让人看不透。

反而是John,表面上看起来酷酷的,实际上人还挺随和的。

这两个人还真是互补型,一个外热内冷,一个外冷内热。

那个时候,方舟否认与简百川的关系,主要原因是她以为自己喜欢的人是John,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件事——

那天方舟接到John打来的电话,他用并不标准的普通话对她说:“小老师,你能来我家一趟吗?”

方舟赶到的时候, John握着酒瓶,整个人十分颓废。他说:“小老师,可以陪我喝两杯吗?”

方舟能够闻到他满身的酒气,看上去已经喝了不少。但他眼神灼灼地盯着她,让她有些心软:“John,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不我把简百川叫来?”

“不要在我面前提这个名字。”他忽地把酒瓶摔到地上。

“你们……怎么了?”他们俩的关系一向都不错,方舟听到他失控的声音不由得一哆嗦。

“小老师,你过来。”他的口齿已经有些含糊。

方舟看出他的心情不是很好,听话地走过去,以为他要跟自己说什么。结果他不由分说地抱住她,一只手游离着伸进她的衣服里,干冽的酒气喷薄在她的耳边。

“John,你要做什么?”方舟急了。

“方舟,你说你看过我的电影,很喜欢。你不就和那些饥渴的粉丝一样想要和我睡吗?我现在就满足你。”

听到这话,方舟蒙了,原来在John的眼里,自己是那样不堪。方舟用力想要推开他:“John,你别这样,你喝醉了。”

然而John却像疯了一样把她抵在桌子上,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安全套,像天女散花一样丢在她的脸上。他不顾方舟大声喊“救命”,就要去撕扯她的衣服。

就在这时,有人冲了进来,一巴掌重重地打在John的脸上,将他推开:“John你疯了,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一边说,一边还将方舟拉起来,却发现她满脸是泪。

“你有什么资格管我,简百川,当你和我的女人苟且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在做什么?”John抓住简百川的衣领。

“我不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

“萧安安和我分手了,你知道她说什么吗?她说她喜欢的人是你。”

“就因为这样,你就把无辜的方舟拖进来。John,我把你当兄弟,我简百川从来不做对不起兄弟的事,萧安安那样的女人也就你看得上。”说完,他抓住方舟的手,大步往门外走去。

7

港城的冬日潮湿窒闷,大风吹在人的脸上有种黏腻的感觉。

“你的脸受伤了。”简百川跟方舟道歉,“ John本身不是个坏人,”

方舟用力环抱着自己的双臂,她的头发凌乱,骤然发生的一切让她的心绪久久不能平息。此刻被夜风一吹,人倒是清醒不少。过了好一会儿,她突然开口:“萧安安是谁?”

“安安是John的女友,一个刁蛮的大小姐,不过有一点和你很像,她刚认识John的时候也说喜欢他的电影。”

方舟没再说话,简百川的车开到一个路口,方舟说:“把我放到这里吧,今天……谢谢你。”

简百川放慢车速,却没有要停车的意思:“现在这个时间,你一个人我不放心,我还是送你到家吧。”

“我家就住这里不远。”方舟执着地说。

简百川只好停了车,方舟去解安全带,却听到他的声音再次响起:“方舟,你知道你给人一种什么感觉吗?”

“嗯?”

“我第一次见到你,觉得你应该不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女孩,但越是接触,就越觉得你身上有种神秘感,让人想要去了解你。”他在城市的霓虹灯下,目光灼灼,美丽得带有一丝邪气。

方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对自己说这些,她的心里很乱,她只想赶紧回家洗个澡,把身上这混乱的气息都冲掉。

让方舟更乱的是,不久以后,她又收到了枊小姐的信,这一次信里夹着一根白色的孔雀羽毛。枊小姐告诉方舟,她的脸之所以会受伤,是因为她发现文浚想用房子禁锢她,而她决定逃离。

她还在信里说要把这套房子送给方舟,希望她能平安喜乐、无拘无束地过完一生。

信里有两句话是写给文浚的——

第一句是:不要为难方舟。

第二句是:不能做你的唯一,但求做你唯一的留而不得。

末了,她让方舟把孔雀羽毛和这封信交给文浚。

读着信的方舟全身骤然冰冷,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能从信里感觉到浓浓的决别的味道。她害怕这种感觉,她甚至不敢打电话回家,不敢让她妈去看看枊小姐,她怕听到不好的消息。于是她只能拿着那封信跌跌撞撞地跑出去想找文浚。

就在当天,方舟与文浚一起登上了回家的飞机,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那天在候机厅里,方舟恍惚看到了简百川的身影。

可是当方舟回过头去张口想要和他说句话的时候,却发现那个修长的身影消失不见了。

是她的错觉吗?确实是错觉。

因为三分钟后,简百川的Facebook有一条更新:一个人打篮球!

配图是他们学校冬日的操场。

8

枊小姐走了。

她居住过的老阁楼被打扫得干干净净,里面除了阳台上的一盆蔷薇什么也没有,花盆下面压了一张字条,说她已经租了一条船,顺流而下,到死。

文浚站在爬满青苔的斑驳的墙边,久久地站着,面色凝重,说:“她就在这里住了十年。她宁愿住在这么破烂的房子里,也不愿留在我身边。”

方舟仰头去看他,发现他表情沉痛,静默。他头上已经有了银发,脸上也有了皱纹。她不知道曾经在香港呼风唤雨的他是否英俊迷人,只知道此刻眼前的这个人,已经老了。

文浚带走了枊小姐房间里的那盆蔷薇。原以为她们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然而回到香港没多久,方舟却在报纸上看到文浚死于兰桂坊前的豪车里的消息。

心中唏嘘,文浚爱枊小姐,想用房子束缚她;而枊小姐爱文浚,她用毁灭逃离他。

可是如今,文浚在第一次见她的地方,追随着他的枊小姐而去。

如今这个世上唯一一个知道方舟与文浚的关系的人是他的助理谢先生,他在方舟的央求下,带着她去参加了文浚的葬礼。

方舟断然没有想到会在葬礼上遇到简百川,也是在那个时候方舟才知道,简百川的全名叫文简百川,是文浚的亲侄子。

能出席这个葬礼的都是在香港有身份、地位的人,方舟的到来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女眷们暗地里小声讨论——

“听说文先生让一个女大学生住进了山顶那幢闲置的洋楼。”

“不是就是她吧!”

在这样的大家族里,一粒沙子都能引发一场海啸,这些闲言碎语让方舟明白了文浚当时到底面临着怎样的处境。

就在这时,简百川走到方舟身边,用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对她说:“方舟,可以跟我出来一下吗?”

方舟跟着简百川走在一个开旷的草坪上,草坪上有一排笔直的揶子树,他在树下对她说:“你不应该来这里。”

“文先生是我一个长辈的故人,我理应来送他一程。”

“只是这样吗?”

“你以为是怎样?简百川,不,我应该叫你文简百川,你跟踪过我对吗?”方舟想起自己和文浚赶回去的那天,她在机场恍惚之间看到的身影,“其实你早就知道我住在山顶的洋楼里,你故意接近我、调查我,因为你也和她们一样觉得我是你小叔养的金丝雀。”

说到这里,方舟不禁冷笑。她知道自己接近简百川的目的也不单纯,可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自尊心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心中涌起一阵委屈,泪意不由得浮上眼眶。

看着女孩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简百川心中一动:“活在我们这种家族里的人,在学会信任之前,先学会的是猜度。我的母亲告诉我,我父亲其实根本没生病,他之所以一直要吃药,是小叔害怕他抢了自己的风头。所以,他们希望我试着了解小叔这个人,去和他亲近,因为只有这样我才有上位的机会。”

说到这里,他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其实我挺喜欢你的,方舟。”

方舟是第一次听他说那么多话,她不懂什么大家族的斗争,不由得愣了愣,也跟着笑:“简百川,那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你的小叔根本就不是你以为的那种人……”

“我相信小叔的为人,但我无法去伤害我的母亲。”

“我懂了。”方舟想了想,还是把那句“祝你早日上位”收了回去,“那么再见,文简百川。”

9

文浚死后,文简百川被推上了文家掌权人的位子。与此同时,文家对外宣布了文简百川与一名官宦世家的女子订婚的消息。

方舟没有去深究文简百川说的那句喜欢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从他的身上,她仿佛看到了第二个文浚。

不,他不是文浚。

文浚是霸道的、深情的,但也是孤独的,他拥有世间的一切,可他选择了在最初与爱人相见的地点,终此一生。

而文简百川还太年轻,谁又能够断定那个与他携手一生的人,和他之间不会有爱情呢?

偶尔方舟还会想起茶餐厅和港中大的校巴,想起那座浪漫的船屋,她与他各自心怀鬼胎的相识,觉得人生还真是魔幻。

她原以为自己喜欢的是John,可那天John喝醉了酒说了很多轻薄的话并恶狠狠地将她按在桌子上,方舟感到特别绝望,声嘶力竭地喊着救命。

很奇怪,有一刻,方舟闭上眼睛,她看不到John,更看不到自己,而是看到了简百川。

然后,简百川就真的出现了,如同某种奇迹突然降临。

只是这奇迹像雨后天边的彩虹,终究稍纵即逝。

10

如果真有既定的命运,他们本该有个敞亮的结局。

他叫文简百川,百川归海。

她叫方舟,舟可渡海。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遥见他心
下一篇 : 希波克拉底谎言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