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切换心动模式

发布时间:2020年2月11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一键切换心动模式

文/君鸽(来自鹿小姐

作者有话说(新浪微博@少女君鸽)

我写这篇稿子的时候,正是武汉最热的几天。看到学校里死活不愿意打伞,顶着烈日,晒得又黑又红的男孩们,我真想过去和他们说:“同学,拼伞吗?”然而,并没有勇气的鸽子错过了一个个帅哥。最后,希望大家都得到美好的爱情哦~

01

入了五月,A城的夏天就算是来了。一夜之间,原本只卖着奶茶的小店,将店内的招牌换成了水果刨冰。

尽管周蘅在店里忙得热火朝天,还是会时不时朝着门口张望一眼,看他心心念念的楚潇潇今天是否会来店里吃冰。

只是周蘅没等来楚潇潇,却等来了楚潇潇的男朋友赵天航。他带着一个陌生女孩,走进了店里。

“阿航,我们吃草莓刨冰好不好呀?”女孩笑着倚在赵天航的身上,双手挽住了他的手臂。正在一旁擦桌子的周蘅,看见这一幕,猛地愣了神。

周蘅的心里冒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赵天航这是已经和楚潇潇分手了?还是劈腿了?他看着亲密至极的两人,端着刨冰坐在了店内靠墙的位置。所有会存在的可能性,在他大脑里飞速地游走了一遍。只是他还没寻到最合适的答案,手机就叮咚响了一声,收到了来自QQ空间特别关注的推送。

周蘅点进去,瞧见楚潇潇发动态说:“阿航真好!”

下面的配图是一捧玫瑰花,还有一张写有“每天多爱你一点”的粉色小卡片。

周蘅皱起了眉头,看了一眼坐在位置上,笑着伸手去捏女孩脸颊的赵天航。

他的猜测有了答案。他暗恋了一年之久,埋在心底的女孩,竟然就这样被别人辜负了。

02

周蘅暗恋楚潇潇这件事,还要从去年的夏天说起。若不是A城的太阳过于毒辣,将周蘅晒到紫外线过敏,凭借他宁肯晒成小黑人,也绝不打伞出门的直男想法,他才不会加入学校的滴滴打伞组织。

滴滴打伞,类似于滴滴打车,是专门为学校里那些怕晒,又觉得打伞没有男子气概的男生,而设立的民间组织。每逢入了五月,就会有人在宣传栏贴上海报,让大家扫码进群,找群里上课时间差不多的女生拼伞,以奶茶作为报酬。

周蘅一直觉得这是变相的联谊组织,可瞧着被太阳晒出红疹的皮肤,他只能硬着头皮加了群。

而楚潇潇,正是他第一次拼到的伞友。就算已经过去一年,周蘅也依旧记得和她碰面的那个下午。

红日当头,绿树幽幽,碧蓝的天上挂着几朵漂浮的白云。周蘅站在奶茶店对面的树荫下,瞧着落在地上,随风而移的斑驳树影,耳边倏地响起了一个女声:“同学,是你约的滴滴打伞吧?”

周蘅闻声抬头,却在抬头的那一瞬间,失了神。站在他面前的楚潇潇,穿了一条明黄色的连衣短裙,背着一个小小的向日葵斜挎包,冲他甜甜一笑。她笑着,露出一颗尖尖的小虎牙,一双似是落了星星的杏眼,礼貌地望着周蘅。

回过神的周蘅眨了眨眼睛,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是我。”

“那走吧。”很顺其自然,楚潇潇撑开了伞。她前脚刚从树荫下走出去,周蘅就连忙跟上了她的脚步:“我来撑。”

她点点头,将伞递给周蘅,而周蘅也顺势将买来的抹茶奶绿,送到了她的手上。

他们并肩走时,周蘅闻见她身上有股淡淡的果香味。他嗅了嗅鼻子,侧过脑袋,就瞧见她扎的丸子头有些奓了毛,而掉落在脖颈处的碎发,也被汗渍打湿,变成了缕状。

楚潇潇是艺术生,学舞蹈,在学校各类文艺演出的活动上都露过面。周蘅虽然没正儿八经看过,但也从朋友圈刷到过几个视频。只是闻名不如见面,这一见,他就知晓楚潇潇出落得有多动人了。

“周蘅同学,你再盯着我看,恐怕就要撞树了。”楚潇潇遽然一笑,停下脚步,侧过身子,对视上了周蘅的眼睛。

周蘅愣了一秒,连忙移开了视线,正视前方。他轻轻地咳嗽了一声,以此掩盖此时慌乱的心跳声:“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这一刻,他听到了她的笑声,轻轻的,像是袭来的风吹响了窗边的风铃,动听极了。

惊鸿初见,一眼万年。从前周蘅并不懂这其中的含义,也只相信日久生情。可那一眼后,楚潇潇就再也没能离开过他的视线。

楚潇潇只参加了这一次拼伞,就再未出现在QQ群。但后来,她参加了什么比赛,参与了什么演出,学校的公众号哪一期有推送她的内容,告白墙上有过几次她的大名,周蘅都开始关注起来。

他发现楚潇潇时常带着火腿肠,去喂操场上那只胖乎乎的流浪橘猫。他就定时定点去操场夜跑,只为路过时同她道一句:“好巧。”

而其中很长一段时间,操场成了周蘅去偶遇楚潇潇的秘密基地。久而久之,他和楚潇潇的关系拉近了不少。两人从初始的点头微笑、互相打声招呼,变成了坐在草坪上小聊几句。

那些并肩坐在操场上、吹着凉爽夜风的晚上,他从她口中听到了不少趣事,知晓了不少她的生活习惯。

比如,她会六点半起床练功跳舞,她时常上台,却不喜欢比赛。

比如,她喜欢喝抹茶奶绿,却因为怕发胖,控制不了体重,会影响身形,时常倒掉半杯。

虽然周蘅对她的了解并不够全面,但这对于第一次遇见爱情的他来说,这样的慢慢相处,足够让他开心了。

可直到某一天,他在操场跑了一圈又一圈,都没能等来喂猫的楚潇潇。他没忍住,才发了消息问她:你今天怎么没来喂猫呀?

——别提了,被迫去约会了。

约会。

周蘅捕捉到了最重要的信息,坐在电脑面前的他,心下倏地一沉。一双手在键盘上飞速打下几句话,删删减减后,试探性地给楚潇潇发了一句:男朋友惹你生气了?

——不是男朋友啦!

楚潇潇如是回他。只是……才过三天,隔壁学校里出了名的富家公子哥赵天航,就出现在了楚潇潇的身边。

也是从那时开始,周蘅再也没有瞧见过楚潇潇在操场的第五棵桂树下喂猫。他想,她一定很忙,忙着和赵天航恋爱。

03

楚潇潇和赵天航在一起的事情,在学校火了一阵子。而那一阵子,也是周蘅心情最不好的时候。

因为每次路过艺术学院的舞蹈房,他都能瞧见赵天航抱着鲜花,靠在他那辆极其夸张的红色跑车上,等楚潇潇下课。

但凡周蘅再稍微停留一会,就能看到楚潇潇从舞蹈房里走出来,笑容甜蜜地接过赵天航的花,同他一起坐上那辆车,扬长而去。

他们的恋爱,在这样普通的大学里,夸张又浪漫。尽管她有了男朋友,周蘅会失落、会难过,但瞧着她开心,他觉得这样也挺好。

只是没想到,赵天航和楚潇潇在一起没多久,就劈腿了。

周蘅想过要将这件事捅出来,可打开楚潇潇的对话框,他只发了一句:“店里最近出了刨冰,你来吃吗?”

“最近有比赛,要保持身形,不能吃这些啦。”

周蘅本想引楚潇潇来店里,让她不经意地撞见赵天航和那个女生。可楚潇潇这么一说,便是断了他后面的话。

也是因为此番,周蘅想让楚潇潇看清渣男的事情,就一拖再拖,拖到了一个星期后,周蘅直接在炸鸡店遇见了楚潇潇。

坐在炸鸡店最角落的位置,一边狼吞虎咽地啃着炸鸡,一边大口喝着啤酒,眼睛通红的楚潇潇。

“楚潇潇?”周蘅担心自己看错,试探性地喊了她一下。没想楚潇潇本能应答了一声,却在抬头对上他视线的那一刻,非常迅速地将脑袋埋在臂膀里,趴在了桌子上。

她今日没化妆,这般憔悴的模样被熟人撞见,岂不全然丢了自己的女神形象?一时间,楚潇潇巴不得自己穿上隐身衣,在心里一个劲念叨起来:“没看见,没看见。”

可周蘅以为突然趴倒在桌子上的楚潇潇,是身体不适。他连忙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楚潇潇不动。

周蘅慌了,以为楚潇潇晕了过去。在他要打电话叫救护车之时,楚潇潇猛地将脑袋从桌子上抬了起来:“我没事,周蘅。”

可周蘅瞧见的,却是眯着眼睛,落下了两行清泪的楚潇潇。

“你、你怎么哭了!”周蘅心下一惊,怀疑赵天航劈腿东窗事发,这才惹得楚潇潇暴饮暴食,趴在桌子上痛哭流涕。

周蘅有些心疼,皱着眉从口袋里抽出纸巾递给她:“没关系的,不就是失恋嘛!”

“啊?失恋?”楚潇潇有些疑惑,努力睁开有些刺痛的眼睛,对着周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个……你能帮我找一下隐形眼镜吗?”

“刚刚趴在桌子上,我不小心戳到了自己眼睛,眼镜被戳飞了。”楚潇潇眯着刺痛的眼睛解释,以为这样周蘅就能明白,她落下的两行清泪不是哭,而是刺激了眼睛。

可周蘅却偏偏“固执”了一回,坚定地认为楚潇潇知道了赵天航劈腿的事。他只大大方方对楚潇潇一笑,朝她保证:“没事儿,你想哭就哭,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你不用觉得丢脸。”

“不、不是。”楚潇潇有些无奈,索性直接用湿纸巾捂住眼睛,倏地起身朝着卫生间跑去。

周蘅愣了,心下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只是一分钟不到,楚潇潇脸上挂着水珠走了出来,指着自己的还有些泛红的眼睛,笑着对周蘅道:“我是真的眼睛不舒服。”

“你看,是不是两个瞳孔颜色不一样?”

周蘅望着楚潇潇的眼睛,这才发现她是真的掉了隐形眼镜。楚潇潇笑笑,对着自己的小镜子,将另外一只隐形眼镜摘了下来。

一时间,周蘅有些尴尬,他轻轻咬了咬下嘴唇,抬眸瞥了一眼楚潇潇。

“原来没失恋啊……”他喃喃道,为楚潇潇不是因为失恋而黯然神伤,松了口气。只是下一秒,他就想到了奶茶店里,同别的女孩说说笑笑的赵天航。似是瞧出了他的欲言又止,楚潇潇先开了口:“你有话想和我说?”

周蘅顿了一下,点了点头。

“你是想说,赵天航的事?”

04

周蘅哪能想过,楚潇潇对赵天航竟是睁一眼闭一只眼。

“所以……你是说,你早就知道他劈腿的事!”周蘅有些吃惊,所以说这句话时,声音有些提高。见他如此反应,楚潇潇连忙敲了敲桌子:“你小点声呀!”

“其实说起来,不算是劈腿。”楚潇潇托起下巴,轻轻叹了口气:“我和赵天航认识很久了。”

“这次在一起,算是作秀吧。”

作秀?周蘅疑惑,望着楚潇潇,只听她继续道:“你在店里看见的女孩,才是他真的喜欢的人。”

“他和我在一起,是想刺激一下那个女生。”楚潇潇抿嘴笑了笑,神情有些无奈,“是不是很幼稚?”

是挺幼稚的。

周蘅很想这么回答,可他却在欲要张嘴那刻,看到楚潇潇那双笑起来会弯弯的眼睛,藏着些许的失落。

周蘅瞥了一眼桌上的炸鸡和啤酒,想起之前有一次,他和楚潇潇坐在操场上聊天时。她同他说,只要心情不好,或者压力太大,她就会暴饮暴食。

思考了一下,周蘅鼓起勇气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啊?”楚潇潇还没回过神,就被周蘅拽住了手腕,从位置上起了身。

周蘅说的地方,是电玩城。他带着楚潇潇站在篮球机前,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就当篮筐是所有不开心的事情,用这个篮球去砸他。”

楚潇潇望着周蘅,眨着一双大眼睛,尝试着抱起了一个篮球。她盯着篮筐,眼中只浮现出赵天航那张天真无邪的脸,他对着她笑,摸着她的脑袋说:“我们潇潇最好啦,就帮我这一次吧,帮我试试她对我的心意!”

混蛋!当我是什么!楚潇潇心里咆哮一声,拼尽全力将篮球丢了出去。可奈何中心不对,篮球砸向了篮框边,立马朝着楚潇潇站的地方反弹了回来。

好在周蘅眼疾手快,他连忙上前一步,将楚潇潇拽进了怀里。而自己,用后背挡下了那个飞来的篮球。

“周蘅!”听到篮球砸到他后背上,发出的那一声闷响,楚潇潇有些急了:“你,你没事吧?”

“没事。”周蘅摇摇头,垂下眸子时,发现还在他怀里的楚潇潇正抬着头,担心地望着他。

一时的贴近,鼻尖碰鼻尖,让周蘅顿时心乱。这一刻,他听到自己强而有力的心跳,猛地加快了速度。

再这样下去,他就要忍不住吻她了!楚潇潇也发觉了此刻氛围的暧昧,连忙轻声咳嗽了一下:“咳咳,周蘅,对不起啊,我不太会投。”

反应过来的周蘅松开了搂着楚潇潇的手,他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没事儿,你就当发泄,随便玩。”

楚潇潇笑着点了点头,继续拿着篮球朝着篮筐投去。待到楚潇潇觉得自己后背的皮肤被汗渍弄得有些粘腻,她皱着的眉头,才渐渐舒展开来。

“累了?”一直站在身旁等她的周蘅开了口,她微微喘着粗气,点了点头。周蘅便递来了一瓶矿泉水,外加一张纸巾。

“谢谢。”楚潇潇接过,视线在周围环视了一圈。才发觉自己投篮时竟是那样专注,专注到周蘅是什么时候去买的水,她都不知道。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周蘅瞧着坐在休息凳上的楚潇潇,还是没忍住开了口。楚潇潇看了他一眼,轻轻点了点头:“你问吧。”

“你喜欢赵天航?”

她喜欢赵天航?楚潇潇在听到周蘅问话的这一刻,失了神。

她回想起年少时,同赵天航相处的点点滴滴。想起她成为他拒绝别人的挡箭牌,想起他总是吊儿郎当的,让她陪他去给他的小女朋友挑礼物。想起这一次,赵天航对那女孩动了真心,幼稚到求她帮忙,让她和他假装恋爱,来试那女孩的心思,还故意在各类社交平台上“秀恩爱”。

她是喜欢的吧,哪怕在一起的这些日子,她心知他的甜言蜜语、他的甜蜜浪漫都是假的、都是作秀,可她还是心动过。

楚潇潇陷入了回忆,而手机恰逢时宜地响了。她回过神,垂下眸子,点开了弹出来的消息框,只见赵天航发来消息说:潇潇,咱们的假扮情侣可以结束啦!

——谢谢你这次帮忙哦,改天请你吃饭。

她轻轻咬住了自己的下唇,不敢再抬起头,只关掉手机,匆匆对周蘅说了一句:“我去一下洗手间。”

答案已经明了。周蘅轻轻叹了口气,那日再没多问,就将楚潇潇送回了宿舍。

他看着她消瘦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宿舍楼的转弯楼梯处,想起了从电玩城的卫生间出来时,她那双通红的眼睛。

她那时哭过了,不是眼睛不舒服,而是真的哭过了。

周蘅叹了口气,抬头望向夜空的那一刻,一直忽明忽暗的路灯极其配合的遽然灭了。夜幕就这样将他笼了起来,他静静站在那儿,望着二楼,楚潇潇亮起灯的宿舍窗口,心想赵天航可真幸福。

——能被楚潇潇喜欢。

05

那夜周蘅站在楚潇潇宿舍楼下许久,才回了自己的宿舍。次日他就找了学校的电工师傅,让师傅将楚潇潇楼下那盏坏了的路灯修好了。

全然因为,周蘅送她回去走到那盏路灯下时,她不小心被脚下的石子绊了一下。若不是他及时扶住她,恐怕楚潇潇就要直接摔进一旁的草丛。

“我有些夜盲,真是不好意思,今天都让你扶我两次了。”临上楼时,楚潇潇同周蘅如是说道。

而夜盲二字,就这样被周蘅记在了心上。否则,他也不会专门找来有关夜盲症的资料,在宿舍认认真真研究哪些办法可以改善。

周蘅正在做笔记,却不想平日里最爱八卦的舍友,猛地一脚踹开了宿舍门:“哎哎,你们知不知道——”

宿舍床位在门口的周蘅,被舍友吓得心惊,握着笔的手忽地一抖,就将写给楚潇潇的“夜盲症注意事项”弄花了。

他瞧着落在白纸上那长长的一道钢笔墨,抬头瞪了一眼叽叽喳喳的舍友,有些火气:“能不能别这么大惊小怪,有什么事直说!”

“艺院的古典舞小女神,说是插足了别人感情!”

“你说谁!?”周蘅腾地一下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瞪着舍友。

“就那个……那个楚潇潇啊!赵天航的正牌女友来找她算账了,就在舞蹈房。”

听到这一句,周蘅直接夺门而出,朝着舞蹈房的方向狂奔而去。只是奈何他再怎么拼尽全力,还是晚来了一步。

那些找茬的人已经走了。

而楚潇潇,就在那空荡荡的舞蹈房里,一遍遍跳着那些她最熟悉不过的舞步。在落进屋内的夕阳光下,她拽起轻扬的裙摆,旋转、起跳,露出自己漂亮的天鹅颈和好看的下颚线。

只是她低垂着眸子,面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她任凭穿着舞鞋的双脚摩擦着木质地板,发出难听的声音;任凭高高扎在头顶的丸子头,逐渐松散下来;任凭碎发落在她的后颈,被汗水打湿,变成一缕。

“楚潇潇?”周蘅试探性开口,在她跳了第五遍的时候。可楚潇潇没有任何的回应,只机械地继续做着自己的舞蹈动作。

她这样的状态,让周蘅担心极了。他站在门口咬了咬牙,直接大步走进了舞蹈房。

“楚潇潇!”周蘅提高声音大声喊她,而这一声,让楚潇潇停止了所有动作。

她缓缓抬起头,藏在碎发下的那双眼无神极了,听到周蘅轻声问她有没有事的那一瞬,她倏地落了泪。

像是六月忽而来临的大雨,她悄无声息落了泪。而泪如雨丝,一滴过后,便是连绵不断。

周蘅心疼地皱起了眉,那双想拥抱楚潇潇的手,毫不犹豫地伸了出去。他将她揽入了自己的怀里,而那一刻,她也掩着面放声哭了出来。

撕心裂肺的声音里藏着她所有的委屈。

周蘅自责,自责自己为何没能及时赶到,将她护在身后。事已至此,他能做的,只有轻抚她的后背,轻声地告诉她:“你哭吧,哭多久我都陪你。”

不知道过了多久,楚潇潇的哭声渐渐停了。她慢悠悠地将脑袋从周蘅怀里抬起,盯着他衣服上的泪渍,胡乱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哑着嗓子道:“周蘅……对不起,我失态了。”

“衣服你换下来给我,我帮你洗了,再还给你。”她吸吸鼻子,眼睛通红,像是一只小兔子。周蘅摇摇头,视线落在了她有些血渍的额角,心口倏地一疼。

赵天航的现女友,误把楚潇潇当成了插足他们感情的女生,前来闹事。楚潇潇好声好气地解释,可那女孩死活不肯相信她和赵天航只是演戏,还惹得学校一众同学来围观这场感情大战。

楚潇潇百口莫辩,一时气急,推了那女孩一下。却不想女孩带来的朋友,轰然而上,揪住了楚潇潇的衣领。

一片混乱中,她的脑袋撞向了门框,擦破了些皮。

望着她额角的伤,周蘅的脸色渐渐沉了。只是他忍住了脑袋里的想法,对楚潇潇轻轻地,温柔一笑:“去换衣服吧,我们回去。”

06

我们回去。

这四个字对于此刻的楚潇潇来说,是一种温暖至极的力量。而不知为何,她望着走路比自己还要慢半步的周蘅,心里莫名觉得安心又踏实。

周蘅带着楚潇潇去了校医院,医生对伤口进行了简单的消毒处理。本没什么大事,可周蘅全程皱着眉,凶巴巴地和医生嚷嚷:“真的不会留疤吗?”

“不会的……就是简单的磕伤。”被问了无数次的医生有些烦了,头都没抬一下。可周蘅更急了,提高了嗓门继续道:“她可是学跳舞的,要是留疤了,我就找你来算账!”

“……这位同学,你别太紧张,真不会留疤的!”

见周蘅一个劲追问,楚潇潇抿了抿嘴,眼底漫上了一层浅浅的笑意:“周蘅,你要再追着医生满屋子跑,我这额头上的伤,可能自己就愈合了。”

楚潇潇笑着,一双眼弯弯的,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额角。

都受伤了,还能开玩笑。周蘅担心地看着楚潇潇,顺势坐在了她的身边。

“真的没事吗?”他轻声问,而楚潇潇摇了摇头:“没事儿。”

其实哭过一阵后,她的心情已经好了许多。而这点皮外伤,对于练舞时常受伤的楚潇潇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楚潇潇坐在病床上,有些不好意思:“今天谢谢你啊,周蘅。”

“总是麻烦你,真是抱歉。”

“不是麻烦。”周蘅斩钉截铁地回答,停了几秒后,又继续道,“只要是你的事情,就不会是麻烦。”

话里藏着他意,周蘅不知道楚潇潇有没有听出来。只是在他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他看见她纤长卷翘的睫毛轻轻颤了一下,随即她抬起了眸子。

没等她开口,她的手机却先响了。

楚潇潇点亮手机屏幕,只见赵天航发来了一条消息:潇潇……对不起啊。我才知道她去找你了,你有没有受伤啊?

一瞬间,楚潇潇脸色沉了。

她伸手摸了摸还有些作痛的额角,想起那女孩张牙舞爪的模样,竟被赵天航爱得死去活来。刹那间,一股火气猛地蹿上了她心头。

“和你那女朋友一起见鬼去吧!”楚潇潇十指飞快地打出一行字,按下了发送。没等赵天航回复,她就将他拉入了黑名单。

女生狠心起来,是向来不顾什么多年情谊的。

楚潇潇这一系列的行为,全被周蘅收进了眼底。看着她拉黑赵天航的那一刻,周蘅有些小小的窃喜。

但他也知道,她之所以愤怒,之所以想一刀两断。是因为,她心里真真切切存在过赵天航。

没有存在,又哪来了断?

当天晚上,周蘅收到了楚潇潇发来的消息。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找他,而消息的内容,是她问他:我可以麻烦你,陪我去做一件事情吗?

只要是她,就不会是麻烦。周蘅笑了笑,回了楚潇潇两个字:可以。

楚潇潇让周蘅陪她做的事情,是去砸赵天航住所的玻璃窗。赵天航和新女友同居了,住的房子,是楚潇潇从前帮忙租的。

这是一件让她十分不平衡的事情,若非如此,她也不会动了这样的歪心思。

“我这样……会不会很幼稚,很没道德啊?”站在赵天航家楼下,楚潇潇有些迟疑了。周蘅从地上捡了些个头适中的石子,放进了楚潇潇的手心:“仅限今晚,没道德一次,又能怎样呢?”

他笑笑,拍了拍她的肩膀:“你瞄准窗户,我喊三二一,你就把它们拼尽全力丢过去。”

“就像那天投篮一样。”

楚潇潇点了点头,聚精会神地盯住了一楼亮起灯的卧室窗户。

“三、二、一!”周蘅发布口令,楚潇潇丝毫没犹豫,在最后一秒,将那些石子丢了过去,并大喊一声:“王八蛋!”

——赵天航你个王八蛋!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喜欢你了!

楚潇潇的话音落下,赵天航的房间里,就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喊声:“谁——谁啊!哪个神经病!”

赵天航骂了脏话,而周蘅在他准备拉开窗户的那刻,连忙拽起楚潇潇的手腕,带着她朝着另外一栋楼层跑去。

直到跑到转角,没有路灯的昏暗处,周蘅才停下了脚步,松开了楚潇潇的手腕。她弯下腰,双手撑在膝盖上,大口地喘着粗气。

待到大脑回过神来,楚潇潇倏地笑出了声。她前所未有的觉得轻松,觉得开心。只是……不是因为她成功“报复”了赵天航,而是因为竟然有人愿意陪她疯狂,陪她做这样一件幼稚又无趣的事情。

楚潇潇笑着,笑容明朗,笑声动听。而在她平复好呼吸,直起身子的那一刻,她倏地看见夜色下,周蘅那一双温柔似水的眼,望向了她。

四周安静无声,而他们站的转角处,狭小又隐蔽。周蘅对视着楚潇潇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慢慢地,慢慢地靠近了她。

“楚潇潇。”他轻声,唤了她的名字,眸中如同落了星星,耀耀闪烁起来。

07

有些话,错过了时机,就再也说不出口了。

周蘅心知这个道理,所以他咬紧了牙关,在靠近楚潇潇的那一刻,问了她一个问题:“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楚潇潇愣了一下,若有所思道:“个子高,笑起来好看。嗯……不过最重要的是,能够懂我每一个眼神,懂我所有的欲言又止。”

“那我呢?你会喜欢我吗?”周蘅小心翼翼地询问,大脑飞速运转后,连忙又接了一句,“我身高一八五,比赵天航还高两厘米。而且……我牙挺白的,笑起来应该不丑。”

“虽然你的眼神、你的欲言又止,我还没能全部参透,但是我会努力,努力读懂你的!”

周蘅紧张至极,所以说这一番话时,他垂下了眸子,没敢去看楚潇潇是什么表情。但若他抬起头,定能瞧见她勾起的嘴角和眼底的笑意。

这是楚潇潇见过的,最不浪漫,却最真诚的告白。她莞尔一笑,遽然想起和周蘅相处时,那件被她忽视掉的事情。

那日跟着周蘅从电玩城出来后,楚潇潇在回学校的公交车上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她的脑袋一晃一晃地磕在窗户上时,是周蘅伸出手将她的脑袋轻轻揽到了他的肩头。那时太困,她也并未在意,只是后来在睡梦中,她突然听到了一众小学生叽叽喳喳聊天的声音。

她有起床气,所以一瞬间皱起了眉头,有些烦躁得想要发火。只是当她努力撑起眼皮,准备教训一下几位熊孩子时,周蘅替她开了口:“不可以吵哦,这里有一个小朋友在睡觉。”

“哪里有小朋友,分明是个大姐姐。”小学生稚声稚气地回答周蘅。他偏过脑袋,看着楚潇潇的睡颜,万分温柔道:“对于哥哥来说,她就是我的小朋友。”

那时周蘅的声音很轻很柔,让半梦半醒的楚潇潇觉得像是做梦,不真实极了。

周蘅就是这样一个温柔的人,无论是带她打电动、送她去医务室,还是今夜陪她砸赵天航家的玻璃,他都依着她的心意,以她开心为前提。在她的生活里,悄无声息地留下了不可忽视的痕迹。

想到这儿,楚潇潇眼底的笑意更浓了三分。她瞧着因为紧张害羞,而不敢同她对视的周蘅,轻轻地开了口:“给我点时间好吗?”

周蘅一愣,以为这是她的婉拒。不想他刚沮丧地叹了口气,耳边又传来了楚潇潇的声音:“我想我是愿意的,愿意试着喜欢你。”

“只是,还需要一些时间。”

她浅浅笑着,明眸如星。都道是月色迷人,周蘅却觉得,迷人的不是挂在浩浩夜空之上,淡白而清冷的月亮本身,而是这月色之下,站在他面前的楚潇潇。

尾声

2019年夏天,周蘅认识楚潇潇的第三年,他在知乎被人邀请去回答了一个问题:如何追到自己暗恋的女生?

旁人的答案,都是长篇大论讲述自己追女孩的经历,以及那些俗不可耐的小套路。唯独周蘅,答了一句:带她去了电玩城,修好了她宿舍楼下的路灯。安慰了痛哭的她,陪她在深夜砸碎了别人家的玻璃。

周蘅的答案一出,网友们纷纷留言感慨: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好追吗?

当然不是。

躺在周蘅腿上的楚潇潇,咬了一口周蘅递到她嘴边的雪糕,满眼笑意地拿起他的手机,回复了那些网友:不是我好追,是我愿意被他追到。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鹿小姐

上一篇 : 借我怦然心动的勇敢
下一篇 : 千万次心动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