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着胆子喜欢你

发布时间:2020年1月13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壮着胆子喜欢你

文/王灼灼(来自鹿小姐

第一天上班就得罪了顶头领导,这老师可别是个傻子吧。

作者有话说

我又来了,最近迷上了榴梿千层,说真的,它比烤猪脚还要贵,在这个物价飞涨的年代,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萌起来呢!(二者究竟有什么关系?)这是个微甜的故事(我谦虚,不说很甜),在这个苦涩的世界里,希望能给大家带来点甜蜜,尤其是我的编辑,你辛苦了,希望你也甜甜。

一初闻大名,不寒而栗

名校毕业,家境优渥,长得如花似玉却也算不失萌感,她唐心羽,一个从小顺风顺水的社会主义小花朵,在校期间拿遍所有奖学金,毕业后又顺利留校。看着同学都还在猛投简历找工作,唐心羽不禁感叹自己真是好命啊。

然而,物极必反,盛极必衰,人生总是在辉煌之时开始了水逆。

唐心羽上班报到的第一天,特地穿上一双超细高跟鞋,画了一个精致无瑕的职场妆,拎着包包噔噔噔地经过校展板,与展板上一个陌生而英俊的面孔擦身而过。

这块展板唐心羽上大学时看了四年,读研究生看了三年,上面无非是各个学院的领导照片及简介,她烂熟于心,根本懒得多看一眼。所以,那天她根本不会发觉,这块汇聚着正派沧桑面孔的展板上突然多了一个小鲜肉的面孔——

秦骁,美术学院副书记。

参加了例会,做了分工后,唐心羽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看见一个穿着紫色球衣的男生正坐在自己对面的办公桌上。

男生见唐心羽进来,立刻站起来打招呼:“唐老师。”

唐心羽真没想到,自己的母校竟然有如此养眼之学生,唐心羽觉得她之前那七年算是白待了。

紫球衣男生叫向达,是这一届的院学生会主席,此刻正在帮他的辅导员,也就是跟唐心羽共用办公室的宋志国老师录同学信息。

志国老师啊,唐心羽看到这名字时突然想到了她老爸。

唐心羽的爸妈都是大学教授,她从小受文化熏陶,上小学时连跳三级,初中、高中又跳了两级,虽然读了研究生,可是她的年纪其实跟向达也差不多。

于是,在志国老师来办公室之前,她跟向达聊得热火朝天,一来拉近师生距离,二来也可以侧面了解了解学院的人事结构。

向达说,学院里最近新调来一个叫秦骁的副书记,年轻有为。

在听到“秦骁”两个字的时候,唐心羽全身突然被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寒意席卷,世事难料,有时候,女人的第六感就是这么准。

二这老师可别是个傻子吧

不过,唐心羽对领导层倒不那么关心,相比而言,她更关心即将与她朝夕相处的志国老师是个什么样的人。

“宋老师啊……你见了他就知道了。我干完活了,先走啦。”向达突然不再侃侃而谈,这让唐心羽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宋志国,听这名字就让人觉得是根正苗红老干部!唐心羽心想,还好今天穿得很正式,不然一定会让宋老师觉得有辱师者门面!

唐心羽正暗自得意于自己的英明神武,一个戴着圆框眼镜,穿着卫衣套装的白嫩小哥进了办公室:“唐老师吗?”

唐心羽点了点头:“这位同学找我有事吗?”

眼镜小哥腼腆地点了点头:“秦书记说今天晚自习要去学工办门口检查作风纪律,让你跟着一起。”

“好的,我知道了。”唐心羽笑着点了点头,却见眼镜小哥径直朝自己走来,笑容友好地朝自己伸出了白嫩的小手:“那个,唐老师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宋志国。”

“志……志国老师?”

人不可看名,这是唐心羽初入职场学到的第一件事!谁能想到志国老师竟这样软萌!唐心羽瞬间对和志国老师建立起铁一般的革命感情充满了信心。

吃过晚饭后,唐心羽和志国老师一起往学工办走。志国老师说:“我们学院想必唐老师你也知道,俊男美女比较多,所以呢,感情纠纷也比较多。但是我们学院刚好在校门边,代表了学校的形象,所以正风肃纪很重要。我们今晚的任务就是要用小本本记下在学工办门口谈恋爱的小情侣,让他们以后都不敢来这里约会!”

说着,志国老师果然从自己的卫衣口袋里掏出一个HelloKitty的小本子。说时迟,那时快,与此同时,视力5.1的唐心羽瞬间捕捉到学工办门口有一男一女在约会。

“有情况!”唐心羽低语一句,而后便踮着脚不着痕迹地朝目标冲去。唐心羽来到目标身后,轻拍了一下男生的肩膀:“这位同学,你是哪个学院的?”

男生一回头,深邃的眼眸饶有意味地扫了唐心羽一眼,原本蹙着的眉头略有舒展,竟然有些赏心悦目。唐心羽心跳漏了半拍,心下奇怪:这小子明明是个学生,怎么周身散发出一种闲人勿近的强大气场?她不受控制地退后了一些。妈呀妈呀!这么帅气的小哥哥,她怎么下得去手呢?要不然教育教育就给放了?大家都是年轻人嘛,谈恋爱也很正常嘛对不对!更何况,这么帅的男孩子,不让人谈恋爱也太不地道了!

就在唐心羽内心的老师魂和花痴魂做斗争之时,男生轻笑了一声:“美院的。”

不料这小子毫无悔意,居然这么淡定!老师魂瞬间KO了花痴魂,唐心羽故作严肃道:“同学,谈恋爱要注意影响,这可是校门口!”

即便穿着高跟鞋,挺直了腰板,唐心羽仰着头说出这些一本正经的话时,还是觉得自己气势弱爆了。可恶啊,难道气势跟颜值也有关系吗?!

最可恶的是,男生非但没有羞愧和害怕,一双桃花眼竟然还带着点……讽刺的笑意。唐心羽顿时来了火,她虽然只是一个小白菜鸟,可好歹也是老师吧!她上学的时候可最怕老师呢,现在的学生怎么都这么不尊师重道呢?

看来得吓唬吓唬他。唐心羽,请用你手中老师的职权,帮助迷途的学生重新走上康庄大道吧!

“这位同学,你叫什么?看来我需要找你的辅导员沟通一下了。”唐心羽心想:我要去辅导员那告状,还不吓尿你?嘻嘻嘻!但她面上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

“秦骁。”

秦骁?怎么感觉在哪儿听过?就在唐心羽犯嘀咕的时候,不远处的志国老师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啊,秦书记,这是新来的唐心羽老师。”

秦……书……记……

嘤嘤嘤,唐心羽现在只想知道领导会不会怀疑她的智商。

路人女学生:这老师可别是个傻子吧……

三犯了所有职场大忌

还有比上班第一天就得罪了领导更倒霉的事吗?

当然有!

第二天上班,唐心羽一边朝办公室走,一边嘟囔着:“好歹也是一所百年名校啊,不仅招了自己这么不靠谱的老师,连院书记都长得跟小白脸似的,真为母校未来的发展感到担忧啊。”

许是说了别人坏话,唐心羽的高跟鞋一下踩到小坑里拔不出来了。

她看了看自己紧绷绷的花苞短裙——嗯,蹲不下去——难道要在上班第二天就因为鞋跟拔不出来而请假吗?那她会成为全院笑柄吧!

就在唐心羽站成一尊雕像,大脑高速运转之时,她的脚突然被一双白皙修长的双手握住,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鞋跟已经被拔出来了。

“谢……”另外一个“谢”字还没说出口,她一抬头就看见秦骁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尴尬极了。

秦骁今天穿了一件休闲西装,比昨天看起来成熟一些。唐心羽偷偷看了他一眼,觉得脸有些发热,心想要是昨天他也这么穿,她就不会把他误当成学生了!

“谢谢秦书记。”

基本礼貌还是得有的。道谢后,唐心羽不得不跟秦骁一前一后朝学工办走。一路无言,唐心羽看着秦骁的背影,心想:这长腿!这衣品!这气质!这后台得多硬啊,年纪轻轻就当上了院书记。

“唐老师,你一直跟在后面,是因为不敢看我这张小白脸吗?”

眼看快到学工办了,秦骁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把唐心羽噎个半死:背后吐槽领导被人家听到,倒霉+10086……

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唐心羽深呼一口气,快走两步与秦骁并排,笑得纯真无邪:“呵呵,秦书记平时都敷什么面膜啊,保养得这么好?”

在看到秦骁的脸色再一次晴转阴转笑里藏刀时,唐心羽深深认识到自己确实没什么社交天赋,她这不是变着法说秦骁是小白脸吗?

他们之间的梁子算是结下来了。可是她还是有尊严的好不好!为什么老天要让她在学工办门口,在聚集着全校帅哥的篮球场边,摔个狗啃屎?!

唐心羽觉得自己有点恍惚了,她躺在地上,把脸深深埋在胳膊里,嘴里一直嘟囔:“我在做梦呢,这不是真的,嗯,不是真的,睡醒了就什么都没发生……”

秦骁那张放大的脸打破了她的自我催眠:“唐老师,你摔到脑子了吗?”

他说着,像拎小鸟一样,轻而易举地把唐心羽拽了起来。而看到唐心羽那孤零零的十厘米的高跟已经跟鞋子一刀两断后,秦骁直接将唐心羽横抱起来。

那一刻,唐心羽只觉得周遭除了秦骁的心跳声外,再无任何声响。眼前这个俊逸不凡、风度翩翩的男人,是她的领导啊!

呵呵,她昨天还在这里正风肃纪,今天就和秦骁行为暧昧地抱在一起,这下,所有职场大忌被她占全了。她真的很棒,没有浪费一点点水逆。

但是怎么说呢,还好志国老师是个单纯死宅,看到秦骁抱着唐心羽进门后,第一反应就是:“哎呀,唐老师摔断腿了吗?”

呸呸呸!唐心羽扶额,好歹在同一屋檐下……办公,他就不能盼她点好?

四绯闻缠身怎么办

高跟鞋坏了,唐心羽换上办公室备用的凉拖。

眼看着临近饭点,她灵机一动:没有高跟鞋这个枷锁,不如今天不去教工食堂吃了!去学生食堂抢最火爆的叉烧鸡排饭吧!

打定了主意后,唐心羽开始盼着十二点的到来,她打算等食堂一开门就第一个冲进去。

然而,就在唐心羽准备冲出办公室的时候,秦骁路过她办公室门口,喊住她:“唐老师,你的脚没事吧?”

——真啰唆!不要耽误我抢叉烧鸡排饭好吗?

唐心羽腹诽一番,面上却说着客套的鬼话:“啊,谢谢秦书记关心,没事啦没事啦!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哈!”说罢一溜烟朝离食堂最近的小道抄去。

秦骁若有所思地看着唐心羽。这个家伙什么心思都写在脸上,刚刚她满脸写着“到点了!不要耽误我吃饭”!看着她如痴汉一般笔直地伫立在学生食堂那,如同一棵屹立不倒的松柏,秦骁嘴角扯出一个小小的弧度。

凭借着多年食堂抢饭的经验,唐心羽毫无悬念成了食堂第一批吃到叉烧鸡排饭的人。她端着餐盘心满意足地找了一个角落,觉得早上的阴霾都一扫而光了!

“唐老师。”一个熟悉的声音打破了唐心羽静谧的用餐时光。

她在听到秦骁那熟悉的声音时,浑身竖起了汗毛,总觉得没什么好事。

秦骁端着餐盘在她对面坐了下来,余光不经意地一扫,不出他所料,她果然是奔着学生食堂的叉烧鸡排饭来的。

原本诱人的叉烧鸡排饭唐心羽却怎么也吃不下了,她也不知是因为什么,大概是在秦骁面前出了太多洋相,以至于面对他时总是十分紧张。

而秦骁倒是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唐心羽聊着天。学生们一拨一拨涌入食堂,不知何时,他们旁边坐了好几桌女生。

“那个就是美院新来的秦书记?长得也太帅了吧!”

“看起来好年轻啊,真是年轻有为!不知道他结婚了没啊!”

唐心羽听到旁边的女生都在议论着秦骁,便偷偷观察着他,心想:这厮肯定心里得意呢吧?不过,如果自己还是学生,肯定也会像那些女生一样,把秦骁这样的男老师当作男神一样膜拜吧!不过,这些象牙塔里的小女生们啊,等你们上班就知道了,同事之间可是没有啥男神光辉的!

就在唐心羽歪着头胡思乱想之际,秦骁从她餐盘里夹走了一块叉烧。唐心羽余光捕捉到这一幕,瞬间心疼到不行:秦骁你个浑蛋,居然敢抢我的精神食粮!

当然,她只敢在心里这么张牙舞爪一番,面上却还是虚伪道:“嘿嘿,秦书记,您倒是挑一块大的啊。学生食堂的叉烧很有名的,我大一那时候就总吃他家的。”

秦骁咬了一口,然后点点头,说:“确实不错,唐老师很会吃嘛。算起来你也是学校的老人,我初来乍到,以后有这样好吃的地方,不要自己偷偷来哦。”

啥叫偷偷来?她光明正大进的食堂好不好!明明是他猥琐尾随!唐心羽翻了个白眼,紧接着却听到旁边有人嘀咕道:“呀,那个女生难道是秦书记的女朋友?”

“不会吧,男神居然这么快就被人搞定了?”

唐心羽听着,突然红了脸。好巧不巧地,秦骁吃完了抬头看向她,想必他也听到那些女生的话了。本来他装作没听到就好了,此刻却偏偏故意看着她,她的脸瞬间红成苹果——好歹毒的心思啊!故意调戏她?

像是看透了唐心羽心中所想,秦骁猝不及防地拿出纸巾帮她擦了一下嘴角,旁边的女生因为秦骁这暧昧的动作瞬间展开了新一轮的八卦。唐心羽瞬间大脑空白,血液回流。她想:看来秦骁这家伙是铁了心要把自己推向舆论的旋涡了!

五她这萌动的春心,究竟该如何收场

那天之后,果然学生们之间都开始传,新来的小唐老师和秦副书记谈恋爱了!

就连一向缺根弦的志国老师都开了窍,对唐心羽说:“唐老师,恭喜恭喜!百年好合!”

唐心羽满脸黑线:志国,八卦可以,但是请不要当着两个当事人的面八卦好吗?唐心羽偷偷瞥了一眼正站在她身后的秦骁,不知如何作答。

秦骁笑而不语,这在直男志国老师的眼里就是赤裸裸的默认啊!

当晚值班,唐心羽难得一个人安静地坐在办公室里,竟然想到了秦骁。

从上班第一天起,她仿佛就跟秦骁结下了不解孽缘。她本来想安安静静当一个美少女老师,结果每一天都过得狼狈不堪、鸡飞狗跳。

她似乎总能看见秦骁,看不见的时候又总是想起秦骁,有时候她都觉得自己大概是有点喜欢秦骁了。可是,他是认真的吗?秦骁像个谜,她根本看不透。他似乎只是在捉弄她解闷,如果她先献出一颗红心,人家却只是游戏人间,那她岂不是丢脸丢大发了?

本来她今天是和志国老师一起值班的,但是志国老师请假陪女神看电影去了。想来他能约到女神也是不容易,唐心羽觉得她不能扯他的后腿!

虽然她一个人值班怕怕的……怎么越怕越能听到什么声音似的……

唐心羽听到走廊传来“咣当”“咣当”的声音,咽了一口口水,然后拿起了志国老师桌子上的防狼喷雾走出值班室。

明亮的走廊里,向达坐在楼梯上,一只手还拍着篮球,唉声叹气,看起来十分幽怨,唐心羽气得真想喷他一下。

“大晚上不睡觉,你在这游荡什么?”看他神色焦虑,唐心羽坐到他旁边,打算开导开导他。

“小唐老师,我喜欢上一个女生,可是……唉。”向达神色落寞,叹了一口气。

唐心羽觉得自己太能理解向达此刻的心境了。喜欢一个人的感觉真是太难熬了,情绪都被对方的一举一动牵着走,对方随口一句话,自己都能反复琢磨出好几种中心思想来。不过,就连向达这样帅气优秀的男孩子尚且存在着感情问题,可见世间难得万事全啊。

唐心羽突然也有了倾诉欲,她想到了秦骁,便脱口而出:“我也喜欢上一个人。”

“嗯,秦骁书记,全院的人都知道。”向达想都没想就说。

唐心羽瞬间给他跪了……她这萌动的春心,已被这帮没毕业的小鬼看得透透的!如果有一天她一腔痴情付流水,她究竟该如何收场?

六感觉自己绿绿的

秦骁外出学习,唐心羽已经连续两个星期没看到他了。没有秦骁的日子,唐心羽突然觉得自己懒得化妆了——晚上还要卸,好麻烦!她也懒得每天晚上准备好第二天要穿戴的衣服、鞋子、包包了——啊,反正昨天穿的也没脏,将就吧!最重要的是,就连美味的叉烧鸡排饭,她都觉得似乎没那么好吃了。

也许是天气太热了吧,人都跟着倦怠了……总之,绝不是因为秦骁!

不过,秦骁这家伙,人不在学院也没有放过她。他先是给她布置了几个论文任务,然后每天晚上都要询问进度。

唐心羽觉得自己简直卖给秦骁……不对!是卖给学校了!

距离秦骁回来还有两天,唐心羽收到秦骁发来的微信:微信运动走了两万多步,说,溜出去跟谁玩了?

此时,唐心羽正顶着大太阳抱着重重的道具在活动中心忙碌着。她本来没觉得什么,但看到秦骁的微信后,心里突然涌出那么点委屈的意思来,回复道:还不是在忙艺术展的事!

秦骁凝眸一想,嗯,这是院长之前交代给他的事情,他随手甩给宋志国了。

可以啊宋志国同志,用他秦骁的人用得很顺手嘛!想来这么繁杂的工作肯定把她累得够呛。

——哦?那我早点回去好不好?秦骁当下看了一眼高铁票,决定提前一天回去。

看到秦骁的回答后,唐心羽突然意识到,她刚刚居然用了那么微妙的语气跟自己的领导抱怨工作……而她领导似乎更微妙地回复了她……

唉,唐心羽,承认吧,你就是很想秦骁嘛!

秦骁回来那天,唐心羽什么也干不下去。她想了想,阵地失守就失守吧,她就是喜欢上秦骁了,秦骁那么优秀,这也没什么好丢脸的吧!

她本想等见面就表明心意的,却在校门口看见一个挺漂亮的女孩从秦骁的车上下来。女孩板着脸,似乎在跟秦骁抱怨什么。虽然她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可是那女孩撒娇似的摇了摇秦骁的胳膊,这肯定不是普通朋友会有的动作吧?

而秦骁满脸无奈而宠溺的笑容。

唐心羽怔住了,虽然她只是秦骁的绯闻女友,可她还是觉得自己绿绿的。

谁说的来着?认真你就输了!她唐心羽,难道真的痴心错付了吗?不过想来也是,秦骁各方面都那么优秀,年纪也正当,怎么可能没女朋友呢?唐心羽突然觉得自己好丢脸。关于她和秦骁的点点滴滴,那些她光是想起都会脸红的一帧帧画面,现在全变成黑白默片,如同在祭奠她夭折的心动。

七而自己桌上的笔记本上不知何时写的、密密麻麻的都是秦骁的名字

秦骁去唐心羽办公室,志国老师喊了声“秦书记”,唐心羽竟头也不抬,只顾唰唰唰写东西。秦骁挑了挑眉,心想:她这是生哪门子闷气呢?

不过,她这气鼓鼓的样子还挺好玩的,秦骁索性逗逗她。他也没跟她说话,只是把给她买的护肤品递给志国老师:“帮我转交给唐老师。”

志国老师挠了挠头,不懂这俩人明明距离不到三米,秦书记怎么不亲自交给对方。但是领导的吩咐不能不办,于是,志国老师接过装护肤品的袋子并递给唐心羽:“唐老师,秦书记让我转交给你。”

唐心羽看也没看,把袋子推开:“志国老师,麻烦帮我转达,谢谢秦书记好意,但我无功不受禄。”

在这小小的办公室里,志国老师犹如一个瓦数巨大的电灯泡,充当着秦骁和唐心羽的传话员,而这场拉锯战最终以秦骁的一个电话而结束。

秦骁把袋子拿走,出门接了电话,之后再也没回来。

唐心羽心里充盈着失落和难受,而自己桌上的笔记本上不知何时写的、密密麻麻的都是秦骁的名字。

唐心羽啊唐心羽,你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呢?

之后几天她与秦骁见面也是一言不发,她不说话,秦骁也不说,两人就这么僵持着,僵持到志国老师都忧郁了。因为,自打唐心羽和秦书记冷战之后,秦书记就不来他们办公室了,这让志国老师觉得自己失宠了。

唐心羽再次接到秦骁的电话时,他正在市里开会,一句多余的寒暄都没有,直接吩咐唐心羽:“下午院里要开视频会,一会儿去会议室进行视频联调。”他嘱咐了几句后,没等唐心羽说话就挂了电话。

唐心羽带着一股郁闷之气走到会议室,百无聊赖地等着市里联调通话,等了半天也没动静,眼看到了中午,想来也不会出什么问题,索性不等了,去吃饭。

下午,秦骁突然给她打电话:“上午联调和市里通话没?”

唐心羽当时就蒙了。她确实没跟市里通话就溜了。秦骁在电话里特意嘱咐她,一定要等和市里通话了再走……

结果……视频会议没声音。

等到唐心羽跑进会议室的时候,志国老师正在检查线路,会议室里坐满了各个院的领导。唐心羽想给市里打电话沟通,可是从十二楼跑到一楼,手机就是处于无服务的状态。

她再跑上去,手机还是无服务,视频还是没声音。

她在会议室前面发着呆,看见向来从容不迫的秦骁额上沁满了汗珠,蹙着眉,打电话一个接一个地问,再看院长也皱着眉头,在座的同事有的低头看手机,有的唠着嗑,有的出去抽烟,有的在下面一边看着秦骁打电话一边冷笑着说:“什么破玩意,开个会还没有声儿!”

唐心羽急得一身冷汗,因为她知道是她造成了这个局面……

院长也坐不住了,开始抱怨设备怎么还不好使。唐心羽看到院长把秦骁叫过去,质问道:“差哪了?哪坏了?哪坏了赶紧换哪!开会之前干什么了?为什么开会之前不知道没有声?”

看着向来办事妥帖的秦骁因为她的过失而被指责,唐心羽的心痛得不行。她赶紧冲上去跟院长说:“院长,是我的错,和秦书记没关系!我上午没联调就跑了……我忘了联调……”

但是没用,院长没理她,还是在和秦骁说:“差哪了?哪坏了?哪坏了赶紧换哪!”

唐心羽想跟秦骁说声对不起,可是话还没出口,秦骁就被前来维修的人员叫走了。唐心羽怔怔地站在原地,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一般。

八有味道的告白

不一会儿后,视频会议的图像显示会议结束了。院长的一声“散会”让原本忙忙碌碌的秦骁突然停止了动作。他放下手中的手机,回头看了看唐心羽,嘴巴动了动,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

两个人就这样互相看了一会儿,最后秦骁朝唐心羽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脸,轻描淡写地说:“放心吧,没事。”

她惹了这么大的祸,秦骁没指责她一句。

唐心羽看着他,忍着的眼泪瞬间蓄满了整个眼眶。她仰着头,生怕自己就在秦骁面前哭出来。

秦骁伸出手想帮她擦掉眼泪,她却一转头跑开了。

最后,唐心羽跑到厕所里……忍不住哭了,既自责,又感动。其实,她脸皮这么厚,这点事对她来说不算什么。但是秦骁,那么好的秦骁,因为她而被人看轻了。唐心羽一想到那些领导难听的话语,就觉得好心疼秦骁。他们根本不知道秦骁有多厉害,怎么就因为这件和他无关的小事就看轻他呢?

她也是从志国老师那里知道的,秦骁工作极认真,从没出过错。

平时他对自己的要求简直苛刻到变态,但是对她向来宽容得很。不管她犯了什么错、出了什么洋相,他好像从来没对她发过火。她抱怨不想做什么工作,秦骁就让她做另外的工作,自己帮她干。她论文写得不好,秦骁就一遍一遍给她改。就连唐心羽平时偷着睡懒觉,他也不说,可能还会给她盖件衣服。

有时候唐心羽甚至觉得,仿佛自己才是领导……

唐心羽想着想着,哭得更伤心了,直到感觉周身一暖,被人圈在了怀里。

是秦骁。

那一刻,他们之间的芥蒂都消散了。唐心羽想好了,秦骁对她这样好,如果她没福气成为他的女朋友,那她就努力做一个好下属,更何况,她本就没什么资格去责怪他。

她抽了抽鼻子,下定决心道:“秦……秦书记,以后,整个学校我就听你的,我再也不会连累你了……”

秦骁低声说了一句“傻”,托起她挂满泪水的脸,说:“你跟我讲什么连累?我喜欢你,你感觉不到吗?”

唐心羽呆住了,哇的一声哭得更卖力了:“秦骁,你这个渣男!你居然想脚踏两条船!”

秦骁拍了拍她的脸:“说什么呢你?”

唐心羽断断续续、一抽一抽地说:“那天……你回学校……我都看到了……有个女的……”

秦骁这下算是明白唐心羽之前闹什么别扭了。他拿出一包纸巾,一边帮唐心羽擤鼻涕,一边说:“那是我亲妹妹,秦晴。我听说她最近在跟向达那小子谈恋爱,就找向达谈了几次话,她不乐意了,因为这事缠了我好久。”

唐心羽想起那天坐在楼梯上跟向达谈心。难怪他一副倒霉的衰样儿,原来被秦骁约谈了啊。她真是个白痴,竟然自己纠结了这么久!她早该想到的,秦骁不是那样的人……

“所以,你的答复是?”看她愣住没反应,秦骁晃了晃她,可还没等她说话,他就替她做了决定,“嗯,一个心智正常的人是绝对不会放着这天上掉下的馅饼不吃的,我就当你答应了。”

能说出这样的话,这家伙脸皮得多厚啊!亏她还怕他因为今天这事受打击呢!

不过,唐心羽突然惊恐地想到,她,此时此刻正在女厕所哭泣,那秦骁怎么进来了?

看着她突然瞪得溜圆的眼睛,秦骁脸上又露出初次见面那种狡诈而又带着嘲讽的笑容:“你进的是男厕所。要不咱们先出去?”

啊!她本来想到在厕所跟秦骁确立恋爱关系就很窘了好不好!没想到竟然还是在男厕所……好心塞……

九第一次见你,我就很喜欢你

上次的视频联调事件,秦骁被院长狠狠说了一顿,不过因为艺术展举办得很成功,院长大大又很开心。老年人总是健忘的,如同一条鱼,现在看到秦骁又是一副慈祥、欣慰的模样。

志国老师再次替秦骁把他买的护肤品转交给唐心羽,因为他又出差了。唐心羽心安理得地拿着秦骁买的护肤品,啧啧感叹着:“看来他是有做过功课的,都知道她这个年纪的人护肤以补水为主,以紧致为辅。”隔壁屋的女老师看见唐心羽在研究那些瓶瓶罐罐,八卦道:“哎呀,秦书记好偏心,怎么只给小唐老师带,不给我们带?!”

此时,志国老师神助攻道:“有一种男人叫作别人家的男朋友。”

秦骁出差三天了。眼看就要到国庆假期,秦骁之前打电话告诉唐心羽,他工作完就直接回老家过假期了。

唐心羽有点失落,这样算来,要将近半个月看不到秦骁了。

雪上加霜的是,唐心羽的爸妈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要她这个国庆节必须回一趟家,因为二老给她物色了一个绝佳的相亲人选。

她知道爸妈的拗劲儿,不管怎样,肯定得回趟家了,不然,二老一准儿过来亲自把她逮回去。至于相亲这事,她只能等回家后跟爸妈摊牌了。不过,秦骁这么优秀,爸妈肯定也是会喜欢的。

想着想着,唐心羽又猥琐地笑出了声:“嘻嘻嘻……”

志国老师一边抄工作总结一边感叹:小唐老师自从恋爱之后就总是一副占了便宜的样子啊!真是个喜怒形于色的人呢……

此刻,唐心羽恶作剧般地想,要是秦骁知道她要去相亲,不知道还能不能维持他那引以为傲的风度呢!她光是想想能把秦骁气个半死,或者能看到他瞪眼吃干醋的样子,就爽啊!到时候,他一定后悔假期没跟她在一起!

不过她也只是想想而已,她可不想去见什么相亲对象。不过,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姜还是老的辣。

本来她在回家的路上已经想好了怎么推掉爸妈安排的相亲,结果一开门看到五双鞋。想必二老早就知道唐心羽心中的小九九,索性把对方请到家里来了。唐心羽看了一眼摆在门口的鞋,心想:怎么相亲那人不光自己来了,把爸妈都带来了?

好窘!她突然觉得有点愧对于秦骁是怎么回事……

这种愧疚和尴尬在进屋的那一刻达到顶峰,因为……她看到秦骁坐在她家沙发上……还有秦骁爸妈……

“你真不记得我了?”秦骁牵着唐心羽的手在小区公园里轧马路,饶有兴致地问道。

唐心羽仔细想了想,想起小时候家里似乎是来过一个长得白白净净又总爱板着脸的小哥哥。那是妈妈闺密的儿子,不过她只见过一次,印象也不深了。

“你毕业留校,我刚好被调过去了,阿姨让我帮忙照顾你,谁知道你都不记得我了。”

唐心羽哼了一声:“那你阿姨让你照顾人,你怎么给照顾成自己女朋友了?”

秦骁得意地笑了一下:“我自己养的猪,没必要让别人宰了吃肉啊!”

“你才是猪!我是田野里最绿的小白菜好不好!”

“好好好,你最绿。”

“……”

什么叫大尾巴狼,原来从第一次见面起,秦骁就是有预谋的!亏他还美其名曰,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感情先培养了,让她能够在相亲这条大道上找到真爱,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全仰仗他的先见之明、深谋远虑。

可是秦骁,如果你知道,十几年后的重逢,第一次见你,我就很喜欢你,那么你就该知道,余生如果能与你在一起,我该有多欢喜。

——唐心羽

编辑/林栀蓝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鹿小姐

上一篇 : 等他燃尽浪漫
下一篇 : 北有极光,南有异乡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