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甜蜜击中的我们(一)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被甜蜜击中的我们(一)

文/哟哟鹿鸣

01

路昭失恋了。

这恋失得毫无征兆。

她是在早上八点醒来的时候,看到程非在凌晨三点给她发了分手信息。

内容虽说不上简洁,但也没有到长篇大论的地步——“昭昭,我们就这样吧……我纠结好久还是要说出口,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我不知道会不会伤害你,但我真的不想继续下去了,对不起!晚安。”

路昭残存的睡意被这条消息瞬间打散,在她揉了七八遍眼之后,才终于确信自己不是睡眼蒙眬看错了。

程非是真的,单方面地跟她结束了这段长达七年的恋爱长跑。

路昭不禁感慨,有时候,时机真的无比重要。

就好比你和别人吵架,别人一句脏话都骂出来了,你还在思考怎么闷声憋大招,结果半个小时过去了,别人都忘记这茬了,你再冲上去回他一句,就好像有点神经了。

现在她面临的就是这么一个让人束手无策的情形。

程非凌晨三点给她发的消息,现在都过去五个小时了,一锅生米都能煮成熟饭了,她再去痛哭流涕地挽留,就有点不太合时宜。

她不禁有些怀疑,程非是不是故意挑了这个点儿给她发消息,料定她不会立即看到。

料定她会错过挽留他的最佳时机。

路昭蒙蒙的,在脑子里闪过无数条该发给程非的短信内容之后,终于打开手机,找到程非的微信,编辑了一条信息,发送过去。

“胆小鬼。”

胆小到不仅不敢当面和她提分手,连发微信都故意挑了她睡觉的点。

想了想,她手指微动,又发了条消息过去。

“和我最后吃顿饭怎样?”

早上八点不是程非醒着的时间,路昭也明白自己这条消息发出去不会立马得到回应。

她却没立刻退出微信,而是截屏了程非发的那条分手信息,然后点开自己和两个闺密建的群,发了过去。

片刻后,随着“叮咚”一声响,手机屏幕亮起。

闺密一童彤:“!!!”

闺密二夏惟尔就比较言简意赅,只发了一个简单的微笑表情。

路昭打开手机,看着满屏的感叹号和“渣男去死”之类的话,她眼睛一眨,一颗硕大的泪珠就滴到了手机屏幕上。

泪水模糊了屏幕,也蒙眬了她的视线,在一长串刷屏式的信息中,路昭隐约看到夏惟尔发的一条消息。

“你还好吗?”

路昭强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决堤,喉咙中挤出几句断断续续的哭腔,她抖着手,敲了两个字过去:

“想死。”

02

闺密群里不停地滚动着消息,从一开始怒骂程非“狗东西”,到理智回升问她事情原委,在了解到路昭是莫名其妙被分手之后,又再度开始痛骂程非。

到最后,闺密二人好言相劝,失恋没什么。

不过是恢复她黄金单身狗的尊贵身份,单身了,这世上美男千千万,大好河山都是她的备胎。

路昭随手甩了个翻白眼的表情包过去。

路昭没说出口的是,失恋了,她不觉得自己是什么黄金单身狗。

相反,她觉得自己是一条丧家之犬。

十八岁谈恋爱,到如今七年过去了,她二十五岁,程非于她而言,不仅仅是男朋友那么简单。

很多次,她都认定,就是他了,那个与她携手相伴走完一生的人。

然而现在,人生一半都没过,程非就率先放开了她的手。

她是被留在原地的丧家之犬。

更可气的是,程非连个理由都吝啬给她,而她还蹲在原地咬着狗盆期待他最后施舍给她一盆狗粮。

童彤恨铁不成钢:“他都这样了,你干吗还要和他吃饭?”

路昭没回,倒是夏惟尔表示赞同,道:“说清楚也好。”

正在这时,程非也发来了消息:“没必要吧?”

路昭心脏一痛,眼前越加模糊,嘴角却扯出个讽刺的笑,回他道:“我只是想到那天晚上是见你最后一面的话,有点可惜。”

发送过去后,那边久久没有回应。

路昭又敲了一行字过去:“我不会纠缠你。”

这下对方倒是很快回了她。

一个“好”字。

路昭捏紧手机,吐出一口浊气。

夏惟尔以为她是想找程非问清楚分手的理由,其实不是。

于她而言,真正重要的是程非要和她分手这件事情,而不是他分手背后的因由。她同程非说的那句“不会纠缠”也不是作假诱他见面。

她是真的,只是惋惜自己不知道会有和他分道扬镳的一日,而未能珍惜见他的最后一面。

正如那句歌词所唱的,“最近这阵子他们出了点问题”。

她和程非国庆放假前见过最后一面,这之后她就随夏惟尔去度假了,而程非出差忙工作的事,长假七天,程非一条微信都没发给她。

而她憋着口气,也没主动联系他。

两人就这么冷战了七天。

所以早上看到那条消息时,路昭其实有些尘埃落定的宿命感。

怎么说呢?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程非真的说出这么绝情的话,在她意料之外,而一个男人不爱你了,自然是这世上最绝情的人,这是情理中事。

所以说恋爱里哪儿来的毫无征兆?

不过是觉得毫无征兆的那个人,装聋作哑,故作迟钝而已。

路昭掀开被自己眼泪浸润的被子,起床洗漱,化妆挑衣服,她要让自己以最完美的姿态,去赴这场分手饭。

03

路昭侧头看到玻璃窗里映着的自己,皱了皱眉头。

从头到脚都很完美,脚上还是闺密童彤借给她的跑鞋,很搭她今天穿的开衫牛仔裤,妆容发型也很妥帖,口红也很衬她的唇色,看着鲜艳明媚,不会过于逼人。

唯独一点,她太瘦了。

自今年五月,她就一直在消瘦,现在更是肩胛骨都瘦得凸出来了。

路昭不禁有些后悔,自己今天怎么就偏偏选了这么件轻薄贴身的开衫,让她瘦削的身形一览无遗。

“我吃好了,你吃完了吗?”对面的程非放下筷子问道。

路昭回过神,看着面前还剩了一大半的土鸭煲,低着头道:“我今天有几个愿望。”

“什么愿望?”对面那人问道。

“第一个愿望,”路昭抬起眼,“这顿饭我来付。”

话音刚落,就如她所料的,程非皱起了眉。

两人相识七年以来,路昭很少买单,几乎都是由他付钱。

路昭还一度觉得这是他在宠她,现在想想,不过是大男子主义思想在作祟,同宠不宠的没什么关系。

“最后一天,让着我点儿。”路昭及时道。

程非松了口。

路昭起身,利落地付了账。

两人走出餐厅门,路昭道:“第二个愿望,最后一次牵你的手。”

程非瞥了她一眼,斜插在外套兜里的手拿了出来,牵过路昭的手,握在掌心。

两人牵着手走到路边,路昭的第三个愿望来了:“和我坐一次公交车。”

程非皱眉:“还是打车吧。”

他有些爱讲究的臭毛病,很少坐公交车,出行几乎靠打车,路昭料到他有此回答,不过她的目的也不是这个。

她点了点头,表示理解,道:“那第四个愿望,送你回家。”

程非的眉皱得更加厉害:“我送你回去。”

“别。”路昭仰着头看他,“你才拒绝了我一个愿望,最后一天了……”

“最后一天”是一道通行符,奇妙地打在程非的七寸之处,让他同意了平时绝不会同意的无理要求。

两人坐上去程非家的出租车,一路无话。

虽在一起七年,两人却从未同居过。

路昭读完本科又读研,住的一直是学校宿舍,出来工作后自己和同事合租。

程非当然有叫她一起住,只是她不愿意。

程非也不是自己一个人住。

他有个双胞胎哥哥,叫程是。路昭和程是的女朋友胡嘉林不合,要她去和胡嘉林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她不乐意。

但S市房价甚高,两人独立出来租房子的话,按程非的性子,定是要单独负担房租。

他没有那个条件。

两个小情侣,就被苦兮兮的现实划在了银河的两端,好在两人隔得也没有银河那么遥远,公交车八站就到。如果是打车的话,要不了二十分钟。

因此两人很快到了程非家小区门口。

路昭跟在程非身后下车。

程非要替她打车回家,被她制止:“我要送你到你家楼下。”

“你何必呢,赶紧回去吧。”

“我不。”路昭紧抿了唇。

程非叹出一口气,目光疲惫,无奈道:“你怎么这么倔?”

“反正最后一天了。”路昭含含糊糊道,绕过他,率先进了小区门。

程非只得跟上。

到了他住的那栋楼下,路昭停下脚步,转身看他。

“最后一个愿望,”她扑进他的怀里,轻轻地抱了抱他的腰身,“最后抱一抱你。”

程非一愣,两只手还未环住她,她就带着明粲的笑容从他怀中抬起头,放开了手。

“再见。”她轻轻说完这句话,就转身毫不留恋地走了。

程非站在原地,有些怅然若失。三秒后,他也转身进了楼道。

等路昭忍不住回头去看他时,发现早就没了他的身影。

她不禁扇了自己一耳光——别人都走了,还眼巴巴地回头,期待他也能回一次头吗?

她想起自己有一次和胡嘉林吵架,程非逼她道歉,一开始她和程非大吵,后来却也妥协了,向她讨厌的人低了头。

当时她以为她做的这一切都是值得的,现在再回头看看,真是脑子进了水。

04

路昭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小区的石子路上。

之所以是深一脚浅一脚,是因为童彤的脚小她一码,她为了漂亮,硬是穿了这双不合脚的跑鞋,现在走起路来脚尖疼,她觉得自己像极了《海的女儿》里踩着刀尖行走的人鱼公主。

都被男人甩了。

不同的是人家是公主,有王位要继承,而她嘛,“社畜”一头,她越想越觉得人间不值得。

凭什么?

她长得这么漂亮,程非还要甩她。

难道是不认同她长得漂亮?

那她不如找个帅哥,让程非自愧不如,羞愤撞墙而死。

路昭的战斗之魂熊熊燃起,她一边走,一边双眼如探照灯,紧紧盯着每一个路过她身边的男性生物。

这个太老了,这个又太小了,这个……是有妇之夫。

这个的话,年龄合适,旁边也没跟着女朋友,就是……年纪轻轻,就头顶贫瘠,一片不毛之地。

就在她无比失望,决定放弃的时候,身侧突然跑过一人。

她的眼神,倏地亮了。

男人!

年轻,且头发浓密的男人!

要满足这两个充分必要条件可不容易,路昭突然有一种直觉,这个她绝望之际惊鸿一瞥的男人,可能是她最后的机会了!

身体比脑子的速度更快,二十五年来作为女生的矜持让她无法拦住一个男人说自己要做他女朋友这种话,但她的脚步已经生怕来不及似的迈了出去。

正在夜跑的闻铮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他隔老远就见到那个身形单薄的女孩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看见他,对方眼睛突然一亮,像燃起了两小簇火把。

她认识他吗?

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迈动双腿跑过了她的身侧。

随即,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似乎是在追他。

闻铮莫名地有些慌张,是他的狂热粉丝吗?

他前几天才看过一本恐怖漫画,说是一女子因为疯狂崇拜自己偶像,最后将对方绑到自己家,囚禁一年之后煮了吃了。

这个小区照明条件不太好,路灯没几个,间隔还特别远,这大晚上黑灯瞎火的,特别适合作奸犯科。

他成功地被自己的脑补吓到,脚下步伐越发快了起来。

没想到,身后那人也跟着他跑了起来。

闻铮心中脏话弹幕无数,正欲发挥自己当年体测跑八百米的实力时,身后那个女孩儿却喘着粗气叫住了他:“你给我站住!”

闻铮停下脚步,战战兢兢地回头。

月光下,那女孩儿双手叉着腰,短发凌乱,哼哧哼哧地喘着粗气。见他看过来,她睁着一双大眼,无比赤诚又认真地问他:“你缺女朋友吗?”

闻铮一愣,女孩儿的下一句话飘了过来:“陪睡的那种。”

闻铮:“……”

救命!月黑风高夜,天可怜见的,让他遇见了一位“资深女流氓”。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