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唐鸢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致唐鸢

相信大家也想看到另一篇:致陆东青

文/卷耳白

1

致唐鸢:

某个周末,顾思鲸在公寓楼下等我。

南方冬夜的风阴冷潮湿,我刚停好车就看到了她。她穿着长风衣,提着一个纸袋,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有节奏的声响。她这披星戴月的样子像是很多年前下了晚自习,我在宿舍楼下等她一样。

一切好像都没变。

纸袋里有一盒夜宵与一张电影光盘。我并不饿,于是我们一起看电影。电影叫《我的少女时代》,上映有段时间了。顾思鲸边将光盘放进影碟机里,边说:“这部片子好红,我还没来得及看……东青?”她回过头,“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

“嗯,这部片子的首映日是2015年11月19号。”我说。

她细细打量我:“你看过了?”

“没有。”电影的首映日,我爽了约。

这是一部青春题材的电影,讲述在20世纪90年代的台湾高中校园里,平凡女孩林真心与徐太宇的初恋故事。我不太感兴趣,但顾思鲸看得挺认真。看到一半时,她轻轻靠过来,身上有玫瑰香水味。我没动:“怎么不看了?”

“骗小女生的电影。”她说。

这是我认识多年的顾思鲸,永远理智,偶尔失控亦能极快恢复。四周的空气潮湿而暧昧,我站起来:“去抽烟。”

我在阳台上吞云吐雾。梧桐树的影子轻轻晃动,像在打一个寂寞的手势。我不知怎的看得入了神,手里的火星一下灭了。顾思鲸推开门看着我:“我要回去了。”

“我送你。”我弯腰走进去。

“我自己回去。”她指指桌上的纸盒,“排了好长的队才买到的,别浪费了。”

我点点头,门合上的那一刻,她站在阴影里说:“东青,我跟Adonis分居了。”

我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将夜宵放进冰箱里,关了灯倒在沙发上。唐鸢,那一刻,我不知怎的会想起你。

2015年11月19号,你约我看电影,我失了约。从电影院回来,你穿着睡衣钻进我怀里。你的身体很暖和,有股牛奶沐浴乳的味道。你兴奋地说:“今天的电影赚足了眼泪!竟然真的请到了刘德华!”

“我的少女时代好像只有教务处跟小卖部。”

最后你问我:“陆东青,你那会儿有没有什么刻骨铭心的回忆?”

……

屋子里漆黑一片,只有电视屏幕微微闪动。电影快结尾了,有个女声在唱:“与你相遇,好幸运,可我已失去为你泪流满面的权利……”

那一刻,我的心轻轻一沉,沉到无边无垠的深渊里。

2

致唐鸢:

我从薇薇安那里得到你的消息。她在监狱里瘦到脱形,我问她你的消息,她笑得有些狰狞:“陆东青,你现在后悔是不是太迟了?”

我沉默。临别前,她面无表情地报了个地址给我。

那地方很偏僻,我找了好久才找到。那是一家幼儿园,我在围栏外看到你,你正给一个小女孩换尿湿了的裤子。那是我们分开三个月后的首次重逢,却好像隔了很久。你的目光越过人群望着我,当我以为你会转身走掉时,你走了过来:“陆东青?”

“路过……正好看到你。”我说。

你的眼神落在我身后,那是一片荒芜的田埂,一般人不会“路过”。我的借口太拙劣,你却点了点头:“哦。”

“在这里当老师?”我问你。

你纠正我:“是保育员。”

“有时间吗?”我顿了顿,“我们谈谈。”

一群小孩好奇地跑过来,那个尿裤子的小人精问我:“你是唐老师的男朋友?”

我没开口,你蹲下身拍拍她的脸蛋:“是唐老师的朋友。”

“哦——”小人精意味深长地应答。

他们嬉闹着跑掉,你站起来说:“我还要上班。”

我认识的唐鸢把喜恶都挂在脸上,高兴时会笑,难过了会哭,气极了会扔东西。我想起临别监狱前,薇薇安恶狠狠地对我说:“这里要不是监狱,陆东青,我真想替唐鸢甩你一巴掌。”

我真希望你能打我一巴掌,但你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我深吸一口气:“下班以后呢?”

“也没时间。”

你转身要走,我忙说:“今天没有,也许明天会有。明天没有,以后总会有。”

你睁大眼睛看着我。有人走过来,停在你身边:“有事吗?”

那是个清俊斯文的男人,眼神落在我身上,温和却带有审视。

你摇头:“开会了吗?”

“还有十分钟。”

你回头看了我一眼,好像想说什么,最终却什么也没说。

我坐在车里等你,直到天黑都没看到你。隔天我来找你,门卫告诉我说你请假了。我摁灭烟头,驱车离开。

唐鸢,你在逃避我。但有些事是避无可避的。

周三的傍晚,顾思鲸约我吃饭。吃饭前,我们一起去接她的侄女麦麦放学。我留意到幼儿园的名字,唐鸢,那么巧。更巧的是,我并非第一次见到麦麦——小人精被你牵着走出来,你脚步一顿,喊顾思鲸顾老师。

顾思鲸一怔,抬起下巴笑:“现在你当了老师,我们算不算身份互换?”

“我还不是老师。”你也笑着说。

自始至终,你都没看过我一眼。

后来顾思鲸陪麦麦去玩滑梯,陆续有家长来接孩子。我站在角落里静静地看着你,直到大厅变得空荡荡的,才问你上次为什么请假。你没说话,我低头看着地面:“唐鸢,你不用躲我。”

你依旧沉默。

“我没有恶意。”

“你想聊什么?聊完之后呢?”你终于开口,“聊完之后你打算做什么?”

我被问得哑口无言,我要做什么?好像习惯的某件事戛然而止,让我无所适从。那种情绪连我自己都解释不清。我苦笑:“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这句话从你嘴里轻轻吐出来,我有一瞬间的茫然。直到顾思鲸从身后挽住我,麦麦像发现新大陆般地喊:“原来你是姑父!”

我看向你,你微微一笑:“我们已经离婚了,陆东青。”

3

致唐鸢:

我们的婚姻只维持了三年零四个月。

那时我刚跟顾思鲸分手,成天在酒吧里醉生梦死。你来找我,我喝得烂醉如泥。你把我拉出去,突然哭了。我醉醺醺地问你:“失恋的人是我,你哭什么?”

你跪在地上吻我,片刻后我开始回吻你。那天在公寓里,我没有温柔,没有怜惜。你微微颤抖,显得青涩而僵硬。隔天醒来,你背对着我,我闷闷地说:“对不起。”你摇头:“是我自愿的。”

之后我们没再联系,很久以后你打电话给我。我问你:“唐鸢,你想不想结婚?”

那年初春,你嫁给了我。

很多年后,有人问我为什么当初会娶你。我感觉就像冥冥之中有一双手牵引着我一样。

从幼儿园离开,麦麦一路喊我姑父。我告诉她我不是,顾思鲸深深地看我一眼。我一直以为我是了解顾思鲸的,她理智、冷静。但越理智的人,就越疯狂。

麦麦出事是在一周后,她在洗澡时被发现手臂上有好多红痕。麦麦的父亲愤怒地找到幼儿园,同去的还有顾思鲸。最后麦麦指着你说:“唐老师说,我再尿裤子还会打我。”

唐鸢,这些我都是听顾思鲸说的。她说:“我也不愿意相信,但小孩不会撒谎。”

当晚,我打电话给你:“我在楼下等你,直到你下来。”

我在车里一支接一支地抽烟,凌晨两点,你披着一件外套走下来,身形单薄。你问我:“你是来替顾家讨公道的?”

“会受什么处分?”我自顾自地说。

“被辞退,或者还要坐牢。”

我握着方向盘的手一僵,发动引擎:“去顾家,看能不能私了。”

你没动:“这算什么?”

从顾思鲸那里知道你的事之后,我焦灼、烦躁,迫切地想见到你,还没来得及思考就已经在这里了。我沉声道:“唐鸢……”

“不是我做的,我说过,黑锅我不背。”你打断我。

这时你的电话响了,你接通后说:“嗯,我没事。”

挂断电话前,你不小心按了免提键,一个男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我会处理的,你好好休息。”

那是我第二次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当时我不知道,他是幼儿园园长徐琪琛。

周末,我约顾思鲸带麦麦去游乐园。只有我和麦麦两个人时,我问她:“真的是唐老师打的你?”

最后,她终于告诉我:“是姑姑让我这么说的。”体罚麦麦的其实另有其人,最终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可顾思鲸却让她说了谎。

我拉着麦麦站起来,顾思鲸从一米开外的地方跑过来抱住我:“东青……”

我轻轻掰开她的手:“我要带麦麦去幼儿园。”

可唐鸢,我还是晚了一步。我遇到徐琪琛时,他告诉我体罚事件已经查清楚了。他又问我:“今晚幼儿园聚餐,要不要一起?”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不用了。”

但后来我还是神使鬼差地去了你们聚餐的那条街。一群人从饭店出来,你与徐琪琛并排走在中间。我的车正好停在你们面前,徐琪琛笑道:“陆先生,真巧。”

“不是巧,我是来接唐鸢的。”我与他对视。

就像是一场无声的较量,我在他眼里看到某种坚定,然后听他对你说:“有事打我电话。”

只剩我们两人时,我看着你:“你喝酒了?”

你脸色绯红,步态踉跄,绕过我往前走。我拦住你,你用力推开我:“滚开!”

我好像又看到了从前的你,肆无忌惮地生气。我竟微微笑了:“我不滚,我送你回家。”

我来拉你,你退后,弓着身,像一只发飙的猫。我一把将你横抱起来,你被吓到,终于偃旗息鼓。我们开着车绕着这座城市一圈又一圈,不管你在没在听,我都说:“我带麦麦去过幼儿园,顾思鲸让麦麦说体罚她的人是你,我带她去说清楚。”

很久以后,我听到你低低地、恶狠狠地说:“陆东青,你是不是犯贱啊。”

唐鸢,我大概真是犯贱。我大概真的,疯了。

4

致唐鸢:

我们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婚后,我逐渐冷静下来,我开始后悔草率地与你结婚。我做不到跟你像普通夫妻那样,所以只好逃避。我不想伤害你,更无法让你快乐。我不想骗你,也骗不了我自己。

除了结婚前的那一夜,我们之间几乎没有任何亲密举动。那晚我加班回来,你穿着新的睡衣,跳到我身上。我被你猝不及防地推倒在地,翻身推开你,问你到底要做什么。关门的一刹那,你眼底的光芒一点一点暗下去。而我站在门口,好几次想推开门,却连一句“对不起”都说不出口。

唐鸢,我曾对你说过无数次对不起,但你偏偏那样倔,就像一个勇士,披荆斩棘,毫不畏惧。直到我母亲来广州小住,半夜突发心脏病。你背着她下楼,送她去医院,又不眠不休地照顾了她好多天。

我赶回来时,你正在医院的走廊里狼吞虎咽地吃盒饭。唐鸢,那一刻,我是真的想抛开一切,和你重新开始。

与顾思鲸在游乐园分别后,我们没再联系。临近春节,我接老太太到广州过年。从小到大她都很少骂我,当时我告诉她我们离婚了,她赶过来,知道再没有转圜的余地后,狠狠地骂了我一顿。

可我知道,她一直还抱有希望,希望我们能重新走到一起。她很快便付诸于行动——除夕夜,她告诉我,叫了你一起吃饭。老太太拉着我去接你,你在楼下等我们。上了车,老太太看着你那栋旧楼直皱眉:“小唐,我让东青给你另外找个地方住。”

“那里挺好的,离我上班的地方近。”你说。

老太太推了推我,我沉默着开车,她狠狠地白了我一眼。快到家时,老太太说时间还早,让我们去逛逛花市。我无奈地看着你,你低着头,半晌才说:“好啊。”

羊城人过年喜欢逛花市、牌楼和各色地方的小吃摊,还有学生租档口摆卖年花或工艺品的。以往每年春节,你都会陪老太太去逛一逛。我们俩并排走,我说:“我以为你不会来。”

“我不想伯母不高兴。”

你向来如此,大大咧咧却心细如发,容易感动也容易满足。你就这样毫无预兆地闯进我的生活,等我回过神时,已霸占我生命的每个角落。我停下脚步:“唐鸢……我们好好过个年吧,就当陪陪我妈。”

冬日的阳光洒在你的肩上,你回过头:“不是要去买花吗?”

那天,我们买了水仙与金橘。粤语里,“橘”与“吉”同音,水仙则象征着富贵。

回到家,你先把花插起来,然后去厨房帮忙。乳白色的蒸汽里,你一边切菜一边跟老太太说着话。老太太端菜时被烫到,你赶忙丢下手里的东西跑过去:“没事吧,妈?”

老太太定定地看着你,一时间忘了手疼。你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口误,看向我,显得慌乱又窘迫。我站起来,这时你的电话响了,你接起来——

“新年快乐。”

“你也是,早点睡。”

从未有过的陌生情绪在我的胸口翻腾,我重新坐回沙发上。

吃完晚饭,我们去楼下放爆竹。你不喜欢焰火,觉得太短暂,你喜欢爆竹,热闹干脆。在震耳欲聋的爆竹声中,我低声说:“记不记得去年禁放爆竹,你说没有过年的气氛……”

你背对着我,仿佛没听到。我走到你跟前,你的睫毛上覆着一层白霜:“陆东青,我已经很努力,请你……”

下一刻,我几乎是没有任何思考就抱住了你。你瞪大眼睛,一动不动。让我想起在莫斯科遭遇危险时,你穿过混乱的人群将我抱住。

唐鸢,或许我早已爱上了你,只是我不愿意承认罢了。

生命曾坚不可摧。唯有爱上一个人时,盔甲才会龟裂,露出柔软的灵魂。而我透过那道细微的裂缝,看到那样一个你——不完美却独一无二的你。

那一刻,我知道,我再也没有退路。

5

致唐鸢:

除夕之后,我没再见过你。我怕我太急切,会让你逃掉。

某天,顾思鲸来找我,委屈地说:“打你电话,伯母说你不在。”

我不想跟她解释老太太的心思,她径自打开冰箱:“东青,我给你买的夜宵你没吃?”

夜宵是陈记的酒酿圆子,我跟顾思鲸曾经都很爱吃。但没有什么是亘古不变的。酒酿圆子已经散发出腐坏的气味,我把它丢进垃圾桶:“我已经不爱吃了。”

她僵住,轻声说:“我不是故意那样做的,可我一看到她就觉得讨厌。东青,一想到她曾嫁给你,我就控制不住。”

她在解释诬陷你的事。我看着她,良久才说:“顾思鲸,当初放弃的人是你。”

她脸上的血色褪得一干二净,我不忍去看:“不是因为麦麦那件事,而是……”

“而是你爱上了唐鸢?”她打断我。

四周寂静一片,我抿着唇,良久后开口说:“对。”

她蓦地退后一步,闭上眼:“如果那天重遇后,我就离开Adonis回到你的身边,现在我们是不是已经重新在一起了?”

唐鸢,从莫斯科回来,我就渐渐习惯有你在我身边。我们开始像普通夫妻那样生活,直到在你公司的聚会上重遇顾思鲸。世界真小,她是你老板Adonis的妻子。后来我们在花园重逢,我转身离开时,她突然说:“东青,我很想你。”

她的声音是那样哀柔,那一刻,我心里五味杂陈,将她拉进怀里。这一切却正好被你看到。

从回忆里抽身,顾思鲸走到我的面前:“我已经和Adonis离婚了。”

我注视了她很久,久到让她有些不安。

“思鲸,我们有过很开心的时候,但那些都已经过去了。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门“砰”的一声被甩关上,顾思鲸走后,我开始胃痛。几年来抽烟酗酒,这已是陈年旧疾。我一直常备胃药,这时却翻箱倒柜亦找不到。我打电话给你,身体蜷曲,脸色惨白:“是我。”

“你怎么了?”你听出了我的不对劲。

“没事……早点睡,晚安。”

准备挂电话的一刹那,你问我:“陆东青,你是不是胃痛?”

你来时我正蜷在沙发上,你从卧室的抽屉里取出一颗胃药递给我,沉默而迅速。吃过药,我终于缓了过来。你冷冷地问我:“你不知道药放在哪里?”

“一直都是你放的。”我苦笑。

我早已习惯你把一切都收拾妥帖。哪怕分手,我的惰性也还在。

一句话,你突然沉默了。片刻后,你站起来,我问你:“去哪儿?”“约了人。”

“徐琪琛?”

你抿着唇不说话,我撑着沙发站起来:“别走,唐鸢。”

我踉跄着拉住你的手臂:“不要去找徐琪琛。”

病痛让人蛮不讲理,你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发什么疯啊你!”

“我就是疯了。”我眼底跳动着炽热的火苗。

“你有什么资格!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这样说!”你也气极了,朝我大吼。

“我没有,我没有资格。”我哑声说,“这只是……我的心里话。”

你睁大眼睛,胸口剧烈起伏。

那天晚上你没走,手机屏幕上“徐琪琛”三个字跳动了好几次,最后你干脆关了机。

我们坐在地板上,我抽出一支烟,没点燃,只是拿在手里:“我和顾思鲸不是你想的那样。无论从前,还是现在。”

“无所谓了。”你淡淡地说。

“你爱徐琪琛吗?”我低垂眼睑。

“我们是朋友。”沉默片刻,你说。

“唐鸢,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在黑暗里问你。

6

致唐鸢:

我开始每天等你下班,你依旧躲着我。我每天给你发短信,你几乎从不回……唐鸢,你曾经奋不顾身地靠近我,现在,这件事,换我来做。

就这样过了好久,某天,你终于走到我的车前:“陆东青,你那天说的话,是认真的吗?”

你卸下之前的所有冷漠,注视着我,眼神清澈而宁静。

“我说过,那是我的心里话。”我说。

你看了我好久,终于问:“你想带我去哪儿?”

“吃饭了吗?”我问你。

你的肚子“咕咕”叫了两声,算是回应我。我低头笑了:“想吃什么?西餐还是中餐?”

“想吃肯德基。”你说。

等你下班的时候,我就站在围栏外看着你和小朋友一起做游戏,你在他们中间看起来就像个大孩子。我想起那天在监狱里,薇薇安嘲讽地问我:“陆东青,你大概从来不知道唐鸢很喜欢小孩吧?”

我从来不知道。但唐鸢,我们曾经也有过一个孩子。

还记得那场公司聚会之后,你搬了出去。我再度找到你,因为顾思鲸被车撞了,我竟以为那是你安排的。而你却告诉我,我们的孩子没了。回到家,我在床边站了很久,问你:“为什么不要他?”

“报复你呗。”你说。

我扬起手,最终缓缓垂下。

我以为我会很平静,我们的婚姻源于冲动,我也并不太喜欢小孩。但唐鸢,那一刻,我竟然感觉到痛,像冬天饮雪水,凉意由四肢百骸往五脏六腑蔓延开来。我想,如果当时我能分清自己的感情,我们俩大概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幸好,你又回到了我身边。

我每天接你下班,很快你的同事就认识了我。那天徐琪琛的车经过,他摇下车窗对我说:“唐鸢这段时间很开心。”

我没吭声,他看着我,就像初见时,眼神温和而笃定:“别再给我机会。陆东青,下一次,我不会放手。”

那天送你到楼下,我说:“我们再去一趟俄罗斯吧。”

我记得在俄罗斯时,你说过,北京有开往莫斯科的火车。

你凝住,半晌才说:“我已经去过了。”

你独自坐上那趟从北京开往莫斯科的火车。你轻声说:“那段路,我用来忘记。我想在那之后,就该彻底死心了。”

我的心像被什么刺了一下,轻轻抱住你,头埋在你的胸口:“不要忘记,唐鸢,不准忘记。”

半晌,你叹息一声:“陆东青,你这个无赖。”

我们没去莫斯科,但我有几天假期,便让你陪我去上香。你错愕:“你从前不信这些的。”

“现在信了。”

当珍视的东西失而复得,人总会患得患失,依赖信仰。

寺院里,我们并肩跪在蒲团上。我侧过脸看你,你双手合十,静谧而虔诚。走出门,我牵住你的手,这一次你没有挣脱。清风徐徐,这条山路仿佛没有尽头,直到我看到顾思鲸。

7

致唐鸢:

顾思鲸是一个人来的。

她站在石阶下,我和你站在石阶上。她的目光落在我们交握的手上,瞳仁漆黑,脸色苍白。她走上来,在我们面前站定:“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东青?”

我察觉到你的手微微一紧,抬头对她说:“那天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我牵着你从她的身边走过,她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真的爱她吗,陆东青?只是习惯而已吧,过不了多久,你又会厌倦。真爱是不需要推敲的,就像我跟你,而不是你跟她。”

我没有回头,直到再也看不见顾思鲸,你才松开我的手说:“回去吧。”

之后的一段时间,你又开始习惯性地逃避我。你不肯见我,我就去找你。我在楼下等你,你走下楼,我替你把垃圾丢进垃圾桶。你沉默地看我,又回到我们刚重逢那会儿。就像一只小小的蜗牛,探出头来,又缩回壳里。

“你在意顾思鲸说的话?”

你没有否认。我沉声说:“这个周末我约顾思鲸出来,我们当面说清楚。”

我突然想起某个停电的夜里,你打电话问我有没有维修公司的电话。顾思鲸在身后问我:“东青,你是不是喝了我的果汁?”

你不知道,那时我去找顾思鲸,其实是想跟她说清楚的。可我怕你不信。

“周末幼儿园要去梅雅湾度假。”回过神后,我听到你说。

“徐琪琛也去?”我的嘴唇抿成一道线。

你默认了。

“我也去。”我还没想好自己要去做什么,话已经脱口而出。

那天清晨,你的女同事看到我,取笑你:“分开一天也舍不得?”

你没说话,遥遥望了我一眼,弯腰去拿行李。

之后我没有打搅你,就像个单身游客。梅雅湾是海滩度假村,入夜时有一场海边派对。我去的时候,你们一群人正在喝酒聊天。那位女同事朝我招手:“一起玩啊。”然后又对徐琪琛说:“没事吧,园长?”

徐琪琛笑笑:“一起吧。”

你们在玩骰子游戏,点数最小的人必须回答一个问题,否则要罚酒。轮到我时,那位八卦女同事问:“陆先生,你爱唐鸢,到什么程度?”

脑海中蓦地万籁俱寂,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一瞬的寂静后,复又恢复了热闹。你对徐琪琛说:“我去透透气。”

我站起来,跟着你。你一直往前走,直到听不见喧哗声才停下脚步,对着虚无的空气说:“跟着我干什么?”

“怕你生气。”

“我没生气。”你咬着唇冷冷地说。

“你生气时喜欢咬嘴唇。”

你张了张嘴,突然望向我的身后。我回过头,然后看到了徐琪琛。他看着我:“陆先生,我说过,别给我机会,否则我不会再放手。”

他拉起你的手,而你怔怔的,任由他牵着离开。

一种陌生的感觉灼热而鲜活,充斥着我的胸膛。天上下起小雨,潮水漫上来又退去。有一瞬,我几乎无法思考。然后,我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朝着我跑来。

你跑得很快,头发被雨打湿,人字拖提在手里,光着的脚上沾满了沙泥。你在离我不远处蓦地停下,望着我,胸口剧烈起伏着。

脑中有什么东西轰然炸开,我冲过去紧紧抱住你,并找到你的唇。你回应我,我们就像两个窒息的人妄图从彼此嘴里获得氧气。喘息间,我声音低哑地说:“那个问题我回答不出。”

唐鸢,有多爱你,我已无法丈量。

你没说话,再度吻住我。这一次轻柔缠绵,耳边只有海风与潮汐的声音。

8

致唐鸢:

后来我问你为什么会跑回来。你说,好像有一种力量,推着你前行。

“徐琪琛呢?你对他说了什么?”

“对不起。”你说,“原来那个时候,我能说的也只有这三个字。”

从梅雅湾回来,我开始了一种崭新的生活。每天七点准时起床,吃完早餐去上班。下班后我们一起吃饭、散步,偶尔看一场电影。周末你陪我去了一趟医院,检查结果说我有轻微的胃溃疡,医生嘱咐我戒烟、戒酒。

回来的路上,你将琳琅满目的药塞进我的包里,眼睛盯着我:“陆老师,你准备什么时候戒烟、戒酒呢?”

你已经好久没这么叫我了,我都差点忘了你曾是我的学生。初夏的风吹过,细碎的往事缓缓掠过脑海。我放低声音说:“那你答应我一件事,跟我回家吃饭。”

我们都明白这顿饭的意义。饭局定在周末的晚上,得知消息后,老太太满面红光。那时我们都不知道,意外即将来临——老太太买菜时突然晕倒,被送进了医院。短短三天,病情急剧恶化。

最后一刻,她握住你的手说:“小唐,你们俩要好好的。”

走出医院时已是半夜,我问你:“我能不能抽支烟,一支就好。”

我蹲在马路上,点烟的时候手控制不住地颤抖。你沉默地抱住我,我闭上眼:“搬回来住,好吗?”

入秋的时候,你退掉出租屋,决定搬回家。一个星期后,薇薇安出狱,我跟你一起去接她。她提着箱子站在监狱门口,你们俩紧紧拥抱。看到我时,她说:“唐鸢,我们都一样傻。”

你低声说:“陆东青不是Adonis。”

薇薇安笑出声:“但愿如此。”

国庆假期,我去出租屋帮你收拾东西。你还是孩子脾气,爬上凳子拆窗帘,说是要带走。我把你抱下来,你不肯,我们俩一起倒在地上。我低头吻你,伸手去解你的纽扣。你突然抓住我的手,小声说:“等一下,陆东青,再给我点时间。”

我微微喘息,将你拉起来。

我以为我们还有大把的时间,却没想到结束会来得那样快。

唐鸢,为什么我们之间总在最接近终点时戛然而止呢?

在宜家买家具时,我接到顾思鲸的电话,她呼吸急促:“东青,我屋里进了小偷。”

“你现在在哪儿?”我皱眉。

“在卧室……东青,他还没走,他还在客厅,看起来好凶狠……”她的声音压抑而恐惧。

“顾思鲸?”我挂断电话后,你猜到了。“唐鸢,我要去一趟。”我看着你说。

“如果我不让你去呢?”你咬着唇。

“我只是去看看,确定她没事就回来……”

“她有没有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突然提高音量。

商场里的人朝我们看过来,我去拉你,你退后一步:“薇薇安说得对,你和Adonis都一样!”

我最后还是去了顾思鲸家,房间里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她坐在地上。我扶着她站起来,她哀求我:“别走,东青,陪陪我。”

“报警吧。”我对她说。

唐鸢,之后我再也找不到你。你不接我的电话,也退了出租屋。我去幼儿园等你,却看到你上了徐琪琛的车。我追着车不知跑了多久,车停下,你下车对我说:“别追了。”

“跟我回家。”我固执地看着你。

你摇了摇头。

“唐鸢!”

“你走吧。”你平静地说。

“唐鸢……”我的眼眶又酸又胀,“我们那么辛苦才在一起。”

你轻声说:“顾思鲸说得对,真爱无须推敲。我们在一起那么辛苦,也许真的不适合。”

“你和徐琪琛在一起了?”我的胃又开始痛了,弯下腰,用仅存的力气问你。

“被爱,大概会比爱要轻松一点。”很久以后,你说。

9

致唐鸢:

我最后一次见你,是在百货公司。

你和徐琪琛站在一张柔软的沙发前,低着头看得很认真,抬头的一刹那看到了我。是工作日,百货公司门可罗雀,我们就这样避无可避地相遇。我走到你面前,问你:“买沙发?”

“不是我。”你指指徐琪琛。

“我去结账。”徐琪琛对你说。

只剩我们两人时,我艰涩地开口:“你好吗?”

你好吗,对不起,我爱你……原来爱情里来来回回不过这几个字。你点点头:“你呢?”

“老样子。”

“我的卡是不是在你包里?”这时,徐琪琛叫你。

你略微歉疚地朝我笑笑:“先走了。”

我望着你的背影,目送你走到徐琪琛身边。离开时,你的头发勾到货架,徐琪琛低着头细心地替你解开。

走出百货公司时,晴空如洗,是如同我们一起去上香那天一般的好天气。那天我跪在菩萨面前,在心中默念:如果真有神灵,能否让你永远留在我身边?

那一刻,你又是否与我有着同样的心愿?

我站在门口抽了一支烟。风很轻,阳光很好,街上的人川流不息,可是再也没有你。

唐鸢,跨过时间的河流,我们终于还是在彼此的生命中走散了。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卷耳白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