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题记: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爱能不能够永远单纯没有悲哀,我想带你骑单车。

遇见

文/叶离

1)

“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爱能不能够永远单纯没有悲哀,我想带你骑单车……”周杰伦的老歌忽然响起来,印帆迟迟没有关上手机闹钟,就让它唱完了整首歌。还是一样好听……

印帆常年在外工作,母亲一个人在家摆水果摊,十几年风里来雨里去。年末母亲扭伤了腰,印帆请假在家照顾她,可刚好没几天她又起早贪黑去做生意。

印帆从床上爬起来,准备给母亲煮上饺子送过去。盖上锅盖,印帆回到房间整理东西,拉开抽屉往下翻,看到了一本同学录,第一页是他写的,单单写了姓名,留言里只有一句话:祝你有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印帆抬头看向窗外靛蓝色的天空。有6年没见过你了吧?傅川。

2)

印帆认识傅川,是在高考的前几个月,在那之前印帆对他只是羡慕,不对,是嫉妒。

那天放学,公交车几乎被挤爆了,印帆瞥见一个空位,立刻一个箭步冲上去,正要抢到手时,座位靠背上多出一只手来。未等印帆抬眼去看,头顶上先传来对方的声音:“难不成印帆同学在校外还要和我争个高低?”

谁知道我的名字?印帆的视线与对方撞上后才恍然,对方是一班的优等生傅川,名字常年被钉在光荣榜第一,从未被超越过。平时两人不同班也没交集。

“我没看见……还是你坐吧。”印帆把手从座位上移开。

“开玩笑的啦,第一次和你说话,请多多指教。”他笑着顺手扶住女生的背,“你坐。”后背男生手心的温度隔着衣服传过来,这种可以用“温柔”来形容的力度,让印帆羞涩地红了脸。

印帆坐下后,稍稍转过眼睛瞥向傅川,他穿着规整的校服,圆寸头干净爽朗,个子很高。

“那个……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想要说谢谢,但话到嘴边却拐了弯。

男生有些诧异地看着她:“老跟在我后面的第二名不可能不认识吧?”印帆的脸更红了。

回家途中,印帆回想着车上的情景。经过刚刚的短暂接触,她感觉比起令人眼红的成绩,此刻在脑海里的却是他的微笑。

3)

“嘿!”好友凑近印帆耳朵说,“知道最近大家都在流行‘青春期尾巴上的恋爱’吗?”原来,为了不留遗憾,高三私底下涌出不少拿出勇气来向倾慕之人表达心意的人,自然也促成许多在这青春尾巴上牵起手来的知心人。

知心人?一刹那,印帆脑海中居然闪过了傅川的脸。

晚自习上课前,印帆翻开复习讲义,里面夹了一张纸条。“下课来图书馆门口一下,有事相求。——傅川”印帆眨了好几下眼睛,才确认留字条的的确是那个仅有一面之缘的男生。

“印帆同学一定知道最近在流行什么吧?”图书馆门前,傅川站在路灯的昏黄里,义正词严地问印帆。

“干吗问这个……”印帆支支吾吾地回答。

“关于‘青春尾巴上的恋爱’,印帆同学也一定有所向往的吧。”傅川走上前一步。

“乱讲什么!”印帆想要逃跑,却被男生拉住。“印帆同学会来这里赴约,显然并不讨厌我。所以……请务必和我交往,完成我们共同的心愿。”印帆彻底被男生演讲般的说辞吓到了。“印帆同学喜欢我吗?点头。”

印帆条件反射点了点头,又立刻摇了摇。

“反对无效……”

就这样,青春尾巴上,他们成了彼此的初恋。

说是在一起,其实不过是每天课余时间凑在一起复习。上课时不互发短信,下课也很少打电话。更多时候两人躲在图书馆里,各自埋头看书做题,印帆的数学要靠傅川指导,而男生的英语也需要她的协助,说是情侣,学习搭档更符合他们的关系。

在交往了一个月之后的某个夜晚,正在做听力练习的印帆,收到同样在做听力的傅川的短信:“不行,听不进去。”

“耐着性子听。”

“我更想你问我,饿不饿?累下累?”

印帆看着屏幕上的字,愣了愣:“你干吗突然这样?”

“没什么啦。记得睡前给我短信。”

印帆握着手机一时想不出回什么,于是干脆静下心继续练听力,等再回过神,已经过了凌晨,给他回过短信后准备睡觉,不一会,手机亮起来,傅川说:“晚安。”

“把你吵醒了吧?”

“一直都没睡,在听歌,和等你的短信。”

印帆干涩的眼睛忽然涌上一股温热。可恶的书呆子的浪漫。

大概是从那天开始,印帆和傅川之间开始加入了些情侣该有的情趣。比如一起在操场跑步解压,迎风朝对方绽开最灿烂的微笑;比如开始接受男生准备的早餐;比如在图书馆,互相在草稿纸上对话。还比如,傅川开始会唱歌给印帆听。“周杰伦的《简单爱》好不好?”

“好啊。”接着男生就在电话里清唱起来,他的声线特别清亮好听。

“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爱能不能够永远单纯没有悲哀,我想带你骑单车,我想和你看棒球,想这样没担忧,唱着歌一直走……”那个夜晚傅川的歌声蔓延进了她的梦里。

第二天中午,印帆将偷偷做的便当交给傅川:是他爱吃的虾仁炒饭,旁边还添上了菠萝片。最后饭盒里只剩下菠萝片没有动,“不爱吃吗?”印帆问。

“从小就不喜欢,不过炒饭的味道很不错。”傅川笑着说,“你终于开始做女朋友该做的事啦。”

印帆害羞地别开脸,沉默了会儿,她想起来什么:“最近学校搞文艺大赛,你去参加吧!”

“不行吧?老师不会让的。”

印帆有点失落。

紧接着就是高三的第一轮模拟考试,放榜那天,傅川发现自己还在第一,而印帆却落到了第十名。放学后,傅川看见她从办公室出来,落寞的脸勉强展开了笑容。傅川只是看着她,半晌才说:“我送你回去。”

印帆和傅川坐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窗外的夕阳斜斜地透过玻璃照进来。傅川转过头,看见女生眼睛里泛着光,他慢慢把手从膝盖上移过去,第一次握住了印帆的手,女生惊慌地想要抽离,却被握得更紧。

傅川认真地看着她,“印帆,你是不是觉得很不值得和我在一起?”

“怎么这么问?”

傅川看向窗外,手却没放开:“别人谈恋爱光明正大,可是我们却偷偷摸摸的,就因为我们是尖子生……”视线重新回到印帆脸上,“你羡慕他们吗?”

印帆回答不上来,她羡慕,可是她没法说出口,就像傅川说的,他们还有不能退步的成绩。

傅川嘴角扩开弧度:“那个比赛,我去参加。”

4)

比赛安排在一个傍晚时分。终于等到傅川上场,灯光打在他身上,就像王子一般。大概所有人都认出了他是高三的万年第一,喧闹声立刻高涨。“我想唱一首歌送给我喜欢的女生,高三(二)班的印帆同学。”傅川将目光紧紧锁在印帆身上。其他观众纷纷看过来,印帆不由得用手捂住了嘴巴。会场顿时掌声如雷。

接着傅川开始唱歌,熟悉的人和熟悉的声音,那天在电话里听到鼻酸,而此刻印帆的眼泪止也止不住。

隔天他们就被叫去了办公室谈话。两人站在各自的班主任面前,就是不说话,印帆都不知道自己是哪来的勇气。

两天后是模拟考后的家长会,散会后印帆母亲拉住班主任,殷勤地送上最贵的水果,苦口婆心拜托他多关照印帆。不远处的走廊上,傅川正站在那里,安静地看着这一切。

那天放学天空乌云密布。傅川和印帆照例坐在公交车上,玻璃窗上斜斜地滑过几颗雨滴,接着大雨倾盆。世界在哗哗的雨声里嘈杂一片。久久看着窗外的印帆转过头对傅川说:“还有一个月就高考了。”

傅川点点头:“是啊,真快。”

“你为什么那么努力读书呢?”印帆静静地看着他。

没想到女生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但傅川还是回答她:“小时候觉得每天只能去学校上学,特别无聊,贪玩被骂还不如用心学习好了,毕竟成绩好是大家都开心的事。你呢?”

“我必须好好读书,我妈妈一个人太辛苦了,她这辈子就盼我能出人头地。”印帆笑了笑,“是不是很苦情?”

傅川摇摇头:“不会。当初会喜欢你,就觉得你是一个特别勤奋的人。那天我还看到你帮你妈一边照顾摊子,一边背单词。”

印帆心里涌过一阵暖流,此刻她发现傅川就是她的知心人,温柔的,体贴的,让她忍不住歪过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5)

学校难得放假一天,傅川把印帆叫出来。“走,今天别管什么高考,我们正经约会一次。”那天天气很好,傅川带她到了海洋馆,深蓝色的世界,五彩斑斓的鱼群徜徉而过,傅川嚷嚷着要给印帆拍照,女生扭捏着但还是在男生按下快门前开心地笑起来。行程的最后,两人去拍了大头贴,傅川趁机亲了印帆一口,女生羞涩地说要删掉,男生硬是留了下来(liunianbanxia.com)。

从海洋馆出来已近黄昏,他们沿着河堤走,河面上铺开大片的金黄色光斑。印帆开心地蹦跳起来。“谢谢你,傅川。”

“你开心就好了。”傅川嘴角浮现微笑。

印帆走到他身边,期待地问:“高考结束我们再出来好不好?”

傅川半晌没出声,最后轻轻说:“印帆,我们分手吧。”

“怎么了?”印帆一头雾水。

傅川表情倒不像开玩笑:“我太任性,要你和我在一起,害你成绩退步……”

“和你没关系……”

“不,你绝不可能掉到第十去。”傅川逆光站着,阴影覆盖在印帆身上,“而且,那天我看见你妈妈那么诚恳地请求老师关照你,我不可以影响你,印帆,回去以前的日子,考出一个好成绩回报你妈妈。”

“傅川,我讨厌你。”印帆丢下傅川,转身跑走。从那天开始,印帆再也没有和傅川说过话。

后来的三模,班主任喜出望外:“印帆终于打败了传奇傅川夺得第一!”印帆愣在座位上。怎么可能?“老师……傅川可能只是没发挥好。”印帆说。

“是啊,可是他就要回老家准备高考了,所以这里就是你的天下啊!”

傅川他要走了吗?印帆心里忽然塌下去一块。

临近毕业,印帆将一张同学录放进傅川的抽屉里。然而直到他离开,同学录也没有被送回来。

傅川走的那天,印帆一路狂奔到车站,但可惜傅川已经走了,正当她惊慌失措的时候,车站的工作人员递给她一张纸,是她给傅川的同学录。“你是印帆吗?有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他说你一定会来。”印帆接过同学录,上面只写了傅川的名字,纸的背面写着一行“祝你有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印帆顿时泪流不止。

从那天到现在,足足6年了。傅川,你在你的未来还好吗?

6)

“妈,饺子来了。”印帆走进水果铺,将饺子放下。“老板老板……”门外有客人光顾。

母亲正要起身却被印帆挡住:“我来。”母亲还是有点不放心:“你可以吗?这个是老顾客了,经常来买水果,机灵点啊。”

对方是一个胖胖的男人。“请问您想买什么?”印帆问。

“你就看着帮我挑,多装点也没事。”男人憨憨地笑起来。

印帆抖开塑料袋往里面装水果,然后称重算钱。刚要提起来,对方发现什么似的:“能不能把菠萝换掉?”印帆便换上了几个橙子:“给你,一共六十六。”

“给,不用找了。”男人递上一张一百,拿起水果就走了。

车门打开,男人钻进去,惊讶道:“我终于看到印帆了!”一边将水果塞给司机。

“她回来了?”戴上眼镜的傅川成熟了不少。

“真不打算去解释一下啊?”原来当初傅川和印帆分手,不完全因为怕影响她的成绩,而是他要离开,或许以后都不能和她再见面。傅川看着袋里的橙子,淡淡地说:“可能她已经忘了我吧。”

好友却有点不甘心:“既然这样你干吗还专程回这里工作?”傅川沉默着,半晌才说:“走吧。”

刚要发动车子,一双手嗒嗒嗒地敲在车窗上。傅川俯身去看,顿时表情僵硬。“怎么是你?”

“都怪你的老同学漏洞百出。”印帆轻松地笑着,“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傅川同学。”

“呃是是……”

“关于光明美好的未来……”印帆在窗外弯下身,看着里面的男生,“没有你,可不能实现哪。”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年华向晚,不过岁月沉香
下一篇 : [青春语录]青春终究是幸福,因为它有未来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