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一点见(四)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晚一点见(四)

文/苏钱钱

晚一点见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第一章:晚一点见(一)

第二章:晚一点见(二)

第三章:晚一点见(三)

第四章:晚一点见(四)

晚一点见(四)

第四章若如初见的见

下午最后一节课结束,老田却没有马上下课。他从文件夹里抽出一份资料,清了清嗓,宣布了一件让全班学生兴奋不已的事。

“著名的综艺节目《追梦者》这一期的主题是回到十八岁,节目组将会来学校录制,届时需要选三十名学生参加节目跟嘉宾一起互动,经过学校商议决定,我们高三(1)班被选中的人是……”

老田顿了顿,拿出一份名单。虽然他还没有念,但下面的学生早就按捺不住激动雀跃的心情。大家都知道《追梦者》的常驻嘉宾是顶尖偶像姜濯,而且传闻这一期的特邀嘉宾是他的正牌女友,两人第一次同框上综艺,影迷们早就激动疯了。现在这样近距离接触他们的机会竟然落在了树成高中,学生们更是疯狂。

“以下念到名字的,今天可以不上晚自习,回去早点休息,明天用最佳的状态代表学校参与节目录制。”

老田开始读名字:“王佳琳、陈方明、杨超、郭倩玮、宁晚。”

没被选上的同学一片哀号,郑允失望地抱头:“呜,为什么没有我?!”

她的同桌西米同样失望地咬着笔:“歇歇吧,你难道没看出来老田选的是班里的前五名?”

郑允仔细一品,还真是,倒数的她顿时心如死灰。

西米把头转过来悄悄问宁晚:“晚晚,我有几张姜濯的明信片,明天你能不能帮我找他签个名?”

“什么?”宁晚抬起头,她一直在看手机,没注意听前桌两个女生的对话。

西米又重复了一遍,说完好像怕宁晚不肯似的,小心翼翼地从书桌里掏出一根不二家的棒棒糖,乖巧地递过去:“拜托啦,晚晚。”

宁晚其实不爱吃糖,但现在接了过来,还难得地露出一丝笑容。

“好,有机会我就帮你要。”说完,她又看向自己的手机。

两分钟前,她收到了母亲沈宁写给她的邮件。多年前沈宁孤身去了国外,直到宁晚十二岁那年用电脑申请了一个QQ,沈宁才给女儿写了第一封电邮,之后便是每月一次,从不间断。

今天的电邮内容除了关心她的日常起居和饮食,还问了些开学的事,嘱咐她不要有太大压力,保持轻松的心情。这些文字是宁晚九年来精神上最大的慰藉,每个月收到沈宁的信,成了宁晚最期待和开心的事。

宁晚的心情莫名就好了起来,好到明明之前还想把孟见大卸八块,这一刻却觉得冤冤相报何时了,她懒得再去跟他计较。不仅如此,她想起孟见的学生证还在自己手里,当时生气故意没还,但经过这么多事,宁晚决定还是找个机会拿给他,然后,彼此划清界限吧。

下课后,宁晚提前放学,收拾好便离开。刚走到校门口,她就看到孟见和几个朋友沿着人工湖朝她走过来。宁晚想着要把学生证还他,就在原地等了会儿。

孟见肩上的黑色背包松松垮垮的,里面好像没什么东西,整个包看上去更像是彰显他性格的装饰品。他走近,似笑非笑地看着宁晚:“等我?”

“哟,”宁晚垂眸看他行动自如的腿,“这么快就能走了?”

孟见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眯着眼,忽然回味过来什么似的,惊讶道:“不会吧,明天你也要参加节目?”

他这副口气听得宁晚格外不爽,她问:“我不能参加吗?”

孟见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宁晚纤瘦的小身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几秒后莫名其妙地笑了。

他这一笑,直接把两人的恩怨又笑多了一笔。宁晚干脆不打算做好人还学生证了,撇开孟见朝校门口走去,他却紧跟上来:“喂,一起吃饭?”

宁晚目视前方不看他:“不想。”

孟见不气馁地继续追问:“不想吃饭?”

一直当他是空气的宁晚忽然面露笑容地跑了起来,还边跑边喊 :“池池!”

孟见顺着宁晚跑去的方向看过去,马路对面有一个长相白净、韩式打扮的男生正坐在汽车里跟宁晚招手。

那张脸……

孟见马上就想起来了,之前在巷子里见过。上次也是这人截和,这次又来?!

那男生对着宁晚亲密地笑,宁晚上去就是一个摸头杀,还捏了捏他的脸蛋,好一阵亲密接触后才坐进车里。

孟见眼神沉了下来,他心里骤然生出一团火,一团名叫嫉妒的火。刚才的问题显然已经有了答案——宁晚不是不想吃饭,是不想跟他吃饭。

第二天一大早,学校挂出了欢迎节目组到来的横幅。《追梦者》是国内现在最火爆的综艺节目,每周都会邀请当红流量明星来参加录制,这一期的主题是校园,所以选择了城中最负盛名的百年老校树成中学。

电视台队伍很壮观,来了上百号人,录制地点被安排在操场上。宁晚和剩下二十九个被选中的品学兼优的学生坐在单独辟出的一处地方,操场中间被栏杆围起一个观众区,坐满了高一、高二来围观的学生。

嘉宾很快到来,人气偶像姜濯和他同是演员的女友冉亿一出现就引起了轰动,学生们控制不住地开始尖叫、呐喊和比心,维持秩序的老师好几次都没压下来,不得不求助于保安。

宁晚内心毫无波动地坐在第一排座位上,冷漠地看着追星女孩们的疯狂。她身边坐着的陈方明这时忽然站起来,不到一秒又有人重新在那个位置坐下。

宁晚随意地转头看去,被吓了一跳,杏目圆睁地看着身边的人 :“你为什么坐这?!”

“我不能坐?”孟见懒洋洋地把手搭在椅子上,“这又没写名字。”

宁晚说不过这个人,便不去理他,视线继续看向已经搭好的游戏区。

那边,主持人已经开始热情开场了。作为合作学校,树成的校长也上去讲了一番话,大抵是鼓励学生今天好好表现,展现出青春的样子等。

宁晚认真听着发言,耳旁又传来孟见悠悠的声音:“昨天那个小白脸是你男朋友?”

宁晚眉头一皱:“哪个小白脸?”

“坐Polo里那个。”

要不是主持人说了一声“录制开始”,宁晚真的想马上捶死这个满嘴不知所谓的男人。

“我们今天的第一个游戏,叫大象鼻子转!”

主持人风风火火地介绍着游戏规则,艺人嘉宾和学生嘉宾各出列三名,在指定的道具旁绕十圈,然后看谁经得住转圈带来的眩晕,第一个跑到终点。

第一回合,为了让气氛能迅速热起来,主持人让明星姜濯先上场,又在学生区看了看,指着陈方明说:“那位戴眼镜的同学来吧。”

陈方明从第二排座位站起来,不好意思地鞠了一躬,走到跑道上。

这个游戏没有太大的难度,笑点就是各人经历转圈后那一刻的“晕头”百态,例如像陈方明这样的,一开场就惹得大家哄堂大笑。

他半蹲下,按照游戏规则一只手捏着鼻子,一只手垂直放下,慢吞吞地围着道具转圈。姜濯虽然是明星,但没什么架子,一直在暗中放慢速度等陈方明,结果好不容易转完十圈,陈方明一站起来——妈,我在哪里?

姜濯径直跑了出去,陈方明却歪歪扭扭像喝醉了似的,直朝着学生嘉宾座位处跑去。

他虽然睁着眼睛,但已然不知道东南西北了,甚至连跑起来的动作都是下意识所为,自己在干什么、跑向哪里,他一概不知。

几秒钟后,操场上一群学生笑出猪叫声。陈方明以一种脱了缰的野马姿态,冲到学生嘉宾座位的第一排,一脸茫然地倒在宁晚身上。

宁晚感觉自己像抱了个傻儿子似的。

孟见的脸则瞬间黑了。

陈方明浑浑噩噩地扶着宁晚的腿抬起头,缓了一会儿后,他眼前的景色终于成了形,可刚缓过来没半秒,他立即打了个哆嗦。

他失误了,宁晚倒没有什么表情,坐在她旁边的孟见此刻却拉着一张黑脸,眼神阴沉,仿佛要将他刚才碰到宁晚的地方全部削了似的。

陈方明一惊,忙颤巍巍地站起来,明明撞的是宁晚,他却很心虚地对着孟见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宁晚:“?”

陈方明老老实实地躲去后排,主持人又开始了第二轮游戏。这次是姜濯的女朋友冉亿上场,所以相应地要选一个女生跟她比赛。

因为刚才陈方明的失误,宁晚已经吸引了主持人的注意,自然也就成了这轮和冉亿比赛的学生代表。

站在道具面前,主持人一声令下,两个人都开始了转圈。

孟见原本还淡定地看着,可忽然不知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把坐在第一排的几个男生都赶去了后排。于是在宁晚转到第九圈的时候,整个学生嘉宾座位区的第一排就剩孟见一个人大摇大摆地坐着。

陈方明是个男的,十圈下来都找不到北了,更别说宁晚这样软软的女孩子,万一待会儿也跟陈方明似的往人堆里瞎撞,撞到别的男生怀里怎么办?当然,如果那个人是他,就没什么关系了!

把一切都准备妥当后,就在孟见准备迎接失去方向的宁晚时,两个身影跌跌撞撞地从自己面前晃了过去。他一愣,定睛一看,宁晚和明星冉亿手拉着手,虽然都有点晕,但仍相互扶持着一起跑到了终点。

怎么回事,他的手臂都快要控制不住地张开了,居然连屁都没抱到一个?!

最后一回合也结束了,明星队暂时领先。节目录制得如火如荼,第一个热身游戏后,大家的兴致都被调动起来了。

这时主持人宣布进行第二个游戏,也是《追梦者》的经典游戏——《背背跑》。这个游戏需要两个人合力完成,由一人背着另外一人,踩在指压板上跑过一段接近二百米的障碍区,然后在终点吹好一个气球。

游戏的难点在于踩在指压板上已经很酸爽了,还要背着人越过各种设定的障碍。之前的嘉宾很多都卡在了半途,坚持不到终点。这是一个考验体力和身体灵活能力的游戏。

明星嘉宾那边,姜濯主动和他的女朋友冉亿一组,其他的人也都分好了组,学生嘉宾这边出列六个人,三男三女,包括宁晚和孟见。

主持人让他们自己分好组,宁晚还在想是搭档(3)班的班长还是(6)班的班长时,两位班长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组好了队走去游戏区。

她愣了愣,还未回过神,站在逆光下的孟见慢慢朝她走过来,勾着嘴角笑道:“合作愉快。”

所有人就位,主持人照例先讲解游戏规则,宁晚不情不愿地跟孟见小声嘀咕:“待会儿我不要你背。”

孟见来了兴致:“我不背你,难道你背我?”

宁晚挑起眼角睨他:“不可以?”

孟见一动不动地看着宁晚,半晌,玩味地笑着点头 :“行,你背我。”

裁判吹响口哨,孟见懒洋洋地趴到了宁晚背上,这个操作让现场的人都看呆了,摄影机一排照过去都是各种蒙的脸。

导演非常敏锐地让人把一部分镜头转到宁晚这里,主持人也迅速看到了亮点,激情地解说道:“让我们来看看这组不走寻常路的同学!这位女生太棒了,我们一起来为她鼓掌加油吧!”

“加油!”

“冲呀!”

尽管场内掌声如潮,宁晚的油却迟迟加不上。她以前也经常背裴皎皎玩,原以为孟见不过是比自己的妹妹稍微重点,多用点力应该能应付。可没想到孟见刚上身,要不是她憋着一口气,差点跌个狗吃屎。

比赛的六组队伍里,其他人或快或慢,都已经离开甚远。宁晚吭哧吭哧地背着孟见,背上像压了块石头不说,脚下还受着指压板的折磨。

她像只蜗牛,在跑道上慢吞吞地挪着。眼看着二百米的距离其他几组都已经完成过半,甚至姜濯和他女朋友已经快接近终点,宁晚郁闷地吹了口气,额前的刘海被轻轻掀起。

她实在是背不动这家伙了,现在就算是飞也追不上其他人了。

宁晚有点后悔自己的逞强,在原地停下来,平复着自己急促的呼吸。

见她已经筋疲力尽,孟见趴在她瘦弱的肩上,懒懒地问 :“不背了?”

“不背了?”

宁晚有点沮丧地“嗯”了声:“谁知道你这么重?!”

“抓紧,”孟见忽然意味不明地低笑了声:“换我来了。”

宁晚艰难地转过头,正想问他来什么,肩上骤然一轻,紧接着身体腾空被人抱起。全场沸腾澎湃的尖叫声灌入宁晚耳里,她微张着嘴,瞪大了眼睛。

孟见打横抱起她,身轻如燕地飞快穿过各种障碍物,只用五六秒的时间就超越了刚才还遥遥领先的人。

宁晚的心跳仿佛定格了一般,她愣愣地看着孟见的下巴,直到主持人在旁边大声说:“哇,我们这组同学真是神反转,快,快吹气球!”

宁晚这才回过神,看到旁边第一个到达的姜濯组气球已经吹了一小半,她赶紧拿起面前的气球。

或许是刚才大起大落来得太突然,也或许是在场同学的尖叫声太疯狂,宁晚觉得自己怎么都用不上力,吹了半天,气球还是瘪的。

她定了定心,铆足劲,正准备吹一大口气的时候,手里的气球忽然被人夺走。孟见低声说她:“笨蛋。”

他神情自然地把有些湿润的气球嘴放到自己嘴里,认真地吹起了气。

宁晚站在他旁边,发蒙地眨眨眼,视线落在孟见贴在气球上的薄唇上后,心中莫名一动。

那是她刚刚碰过的地方。

宁晚低下头,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唇,不知怎么的,耳后泛起一片红晕。

节目录制出现了最大的意外和惊喜,人气明星竟然以一秒之差输给了两个高三的学生。准确来说,是输给了孟见一个人。

孟见的速度和体力实在太惊人了,以至于连导演都很欣赏地给了他几个镜头。现场围观的女生们更是尖叫连连,一片崇拜的表情。

录制顺利结束后,因为表现优秀,导演组特地给孟见和宁晚发了活动参与奖——冠名节目的著名西餐品牌两千元的就餐代金券。

从拍摄现场走回来,宁晚有些心不在焉,一想到被她的口水打湿的气球被孟见毫不在意地拿去吹,她就止不住心跳加快。

她正走着神,有人给她递来一瓶农夫山泉:“宁晚,你太棒了!辛苦了,累了吧?”

宁晚抬头一看,是上次在篮球场遇到的小胖子,听说好像是叫罗子文。罗子文积极地把水往宁晚手里塞:“快喝点水,补充一下体力!”

宁晚折腾了一通的确有些渴了,正犹豫要不要接过罗子文的水,旁边突然伸来一只手霸道地截走了水。

孟见懒懒地站在宁晚旁边,拧开瓶盖,“咕咚咕咚”地把整瓶水都喝完后才弯下腰,朝矮胖矮胖的罗子文扬了扬手里的空瓶:“谢了。”

自篮球场事件后,罗子文多多少少听了一些关于孟见的事,也知道这位爷各方面都很厉害,不能轻易招惹。所以,就算是孟见抢走了他为宁晚准备的爱心水,罗子文也没敢吱声,更何况孟见现在还对他说“谢谢”。

罗子文坚信,孟见一定也是太渴了。太好了,幸好他早有准备。

罗子文扶了扶眼镜,从硕大的校服口袋里又掏出一瓶农夫山泉,递给宁晚:“没关系,我这还有,宁晚你快喝吧!”

宁晚正要伸手,孟见又霸道地伸手过来抢走水,然后若无其事地拉开校服拉链,自言自语般看着天:“今天好热啊!”

罗子文眼睁睁地看着孟见一分钟内灌了两瓶农夫山泉,咽了咽口水,莫名觉得撑得慌。

孟见一鼓作气喝完,的确有点撑,他垂眼盯着不知趣的罗子文,有暗示也有警告,不相信这个胖子还能变出第三瓶水。

罗子文沉默了一会儿,把自己随身背的包放下,然后拉开拉链,淡定地从里面搬出一桶两升的农夫山泉,拧开瓶盖。这次他也不给宁晚了,直接对着孟见,目光真诚:“见,见哥,这个给你,你别抢宁晚的。如果你还是不够的话,我教室里还有一桶。”

呵呵,真是个淘气的小胖子呢。

宁晚一直没吭声,看到孟见被气到快昏厥的脸后,嘴角微不可察地抿了抿,她憋住笑,趁孟见捉住罗小胖说要看看他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时,悄悄回了教室。

她刚到教室坐下来,手机就振动了。她滑开主屏,是孟见发来的微信:“就餐券怎么办?”

宁晚:“我不要,给你了。”

很快孟见发来回复:“要不这周五晚上一起去餐厅吃饭用掉?”

宁晚原本快速按出一个“不”字,可临发送前又停住了。犹豫了会儿,她把“不”字删了,改成了“好”。

孟见还记得收到宁晚回复说“好”的那一刻,就像他作文里写的一样,他仿佛看到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觉得整个世界都明朗了。

虽然一个“好”字不代表什么,但至少说明他和宁晚之间终于脱离了一言不合就上电棍的状态,逐渐趋于正常,甚至有机会更近一步。这着实是件可喜可贺的事。

周五下午放学后,孟见飞快地先回了趟家。自从他偷偷搬回南岛花园,家里特地安排了管家刘妈来照顾他。今天出门前孟见特地嘱咐刘妈把他那件范思哲的衬衫熨好,回来后认认真真地换上了一套休闲的高定系列服装。

不管是尊重餐厅,还是尊重“约会”的对象,孟见都是谨慎认真的。

和宁晚约好的时间是晚上七点半,孟见提前十五分钟到达了餐厅。

这家西餐厅的装修十分奢华,浪漫而有情调,是很多上流人士约会的首选地点。他坐下后给宁晚发了条微信,得知她也到了楼下,正在等电梯。

孟见先看了看菜单,耐心地等了十来分钟后,宁晚还没有出现。这时餐厅门口发出一阵嘈杂的吵闹声,像是有人起了争执。他朝那边看过去,餐厅入口处围了好几个人,不知在说些什么,气氛有点紧张。

不一会儿,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孟见眼前闪过,他愣了下,马上站起来走过去。宁晚被几个人围着,他们似乎不让她进来。

孟见赶过去拨开人群,第一反应是护到宁晚面前,朝对面的人不满地问:“你干什么?”

一个穿着讲究的侍应生站出来,礼貌地欠了欠身,说:“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里是高级餐厅,需要穿正装才能进入。”

孟见回头看了眼宁晚,她虽然穿的不是名牌,但也穿了一套淡灰色的针织裙。他觉得这就有点狗眼看人低了,不悦地质问侍应生:“非要名牌才能进?”

侍应生连连否认:“不不不,当然不,可穿校服就……”

孟见听着一愣,又转身看身后的人,这才发现宁晚旁边竟然还站着她的闺密郑允,以及他班上的安鹿。侍应生说的就是穿着校服的安鹿。

安鹿不知所措地低着头,用手把宁晚往餐厅里推:“算了,宁晚,我不吃了,你们快进去吧。”

宁晚的兴致也被扫得七七八八,她扫了侍应生一眼,转过身拉着安鹿就走:“那我也不吃了。”

无辜的郑允一脸蒙,“哎”了两声后,咽咽口水,也只好跟了上去,留下一个茫然站在门口的孤独鬼。

不是说好两个人吗,怎么宁晚还拖家带口地来了?来也就算了,怎么一言不合她又走了?

女人真是善变的动物,更何况现在还是三个女人,真是让人头大……

孟见扯了扯衬衫的领口,无奈地暗骂一声,迅速朝宁晚追过去。

从电梯出来,安鹿一直在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来这种高级餐厅吃饭有这些讲究,真对不起。”

宁晚宽慰着拍她的肩,从心底来说,她更想向安鹿说一声抱歉。毕竟像刚才那样被拒在门外的样子真的是太难堪了,一群人赤裸裸地嘲笑着她的不配和贫穷。宁晚叹了口气,朝郑允使眼色。

没吃到大餐郑允虽然有些失望,但安鹿可怜巴巴的眼神又让她生气不起来。

“哎呀,”她没心没肺地摆了摆手,“不让进就不让进吧,我们总得找个地方吃饭。”

这时孟见也从电梯里追了出来,看到围在一起还没走的三个姑娘,他又缓下步子,努力让自己表现得不那么在意,慢吞吞地走过去,问:“时间也不早了,你们打算去哪?”

郑允嘴快:“正商量去哪吃饭呢。”

“哦。”

孟见盘算着把女孩们带去自家的酒店吃一顿,安鹿忽然抬起头,长长的睫毛上还有未擦去的水光,她小心翼翼地开口:“宁晚、见哥,要不我请你们吃大排档吧。”

等一行人到了才发现,原来安鹿说的大排档是她父母开的流动小吃摊。

这是某夜市的美食街,汇聚烤串、煎饼和八宝粥等普通街头小吃。美食街在夜幕降临后热闹非凡,现在才八点不到,人还不算多。

安鹿把他们带到一个叫“老安大排档”的摊前,朝正在忙碌的一对中年人喊道:“爸、妈,我带同学来吃东西。”

安鹿的父母一听是女儿的同学很是热情,给宁晚他们找来一张干净的桌子,又炒了很多美味的小菜。

“来,试试这道炒蛤蜊,我爸的拿手菜!”

安鹿把菜端来,在宁晚的旁边坐下,脸上挂着被炉火热出的汗珠:“你们快尝尝!”

“好。”

虽然吃过的美食很多,但孟见不得不承认,安鹿家这个炒蛤蜊的确火候到位,又香又辣,蒜蓉和辣椒的搭配让人回味无穷。他吃完觉得有点辣,吸了口冷气问安鹿:“有喝的吗?”

安鹿的爸爸正好送菜上来,听到孟见的话,马上应道:“有有有,鹿妈,快拿梅子酿来!”

“梅子酿?”宁晚好奇地问道。

安鹿笑着解释:“这可是我妈家祖传的手艺,用八分熟的青梅和我老家长白山的蜂蜜一起做的,特别好喝!”

鹿妈送饮品来的时候刚好听到安鹿的话,宠溺地嗔了女儿一句 :“瞧你,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可妈妈做的就是好喝呀。”

宁晚看着面前有说有笑的母女俩,还有在不远处忙得满头大汗却幸福满满的鹿爸,嘴角牵起苦涩的笑。

宁晚一杯接一杯地喝着梅子酿,安鹿拦住她:“别贪杯啊,这梅子酿虽然甜,但发酵的饮料多少含有酒精,喝多了也会醉的。”

宁晚摇摇头,笑着说:“没事,这梅子酿太好喝了。”

孟见在一旁看着,没出声。

九点钟,小吃街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大排档来了很多客人,位置不够坐,宁晚他们便起身准备离开。

她有些头晕,刚起来便因一阵眩晕而没站稳,孟见和安鹿坐在她两侧,都下意识地伸出了手,最后还是孟见速度更快些,稳稳地扶住了宁晚。

安鹿默不作声地看了眼两人交缠在一起的胳膊,顿了顿后,抿唇说 :“要不我和郑允送她回家吧?”

孟见还没表态,宁晚却摆了摆手:“我自己可以回家。”说着,她便挣扎着走出马路。

郑允赶紧放下筷子准备追上去,却被孟见拦下:“我送她回家,你们自己注意安全。”

宁晚走到马路中间,正好开过来一辆出租车,她挥手拦住,车停下后,有人帮她开了门,然后仔细地把手放在车门上方:“别撞到头。”

宁晚有点晕,蒙蒙眬眬地看到是孟见后,也懒得多说什么,便弯腰坐进车里。

车一路疾驰到南岛花园,夜晚的小区特别安静,月色静静地洒在法国梧桐上,映着皎白无瑕的光,让人感到平静,却又莫名伤感。

下车后宁晚不要人扶,闷着头往前走,孟见提着她的包跟在后面,小心翼翼地看着她脚下的路,有石子什么的便提前帮她踢开。

好不容易拧了钥匙打开门,宁晚像是完成了最后的坚持似的,“咚”的一声往下倒。眼看着要倒在地上,孟见赶紧接住了人。他把宁晚扶到沙发上坐好,刚放好她的包,一转身,宁晚已经躺了下来。

宁晚侧身躺在沙发上,脸颊绯红,长发微乱而温柔地垂下来,卷翘的睫毛像一把小扇子,在眼底投下一片阴影。因为她闭着眼睛,眉眼里没了平日里的冷傲乖张,看上去平和,却又明显地蹙满了心结,让孟见看着莫名觉得心疼。

他走过去,刚想抚平宁晚紧蹙的眉头,一个成熟的女声在背后响起 :“你在干什么?”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其实喜欢你呀(三)
下一篇 : 乱世浮生故人远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