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一点见(三)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35.jpg

文/苏钱钱

晚一点见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第一章:晚一点见(一)

第二章:晚一点见(二)

第三章:晚一点见(三)

第四章:晚一点见(四)

晚一点见(三)

第三章一姐扫厕所

安鹿愣怔地看着宁晚:“你要干什么?”

郑允对宁晚的同意好像有些吃醋似的,不耐烦地瞥安鹿:“让你说你就说呗,不愿意说就走开。”

安鹿低头思考了几秒钟,然后颤颤地抬起头:“见哥在哪儿吃饭我不知道,不过……”

她咬了咬下唇:“我听说他和朋友们中午有时会去打篮球。”

宁晚听完直奔篮球场而去。

树成的篮球场去年重新翻修过,如今分好几个区域,能同时容纳五六组人一起打球,此刻场上就有好几拨人在打。

宁晚走在前面四处张望,郑允跟在她身旁,安鹿则小心地走在最后,时不时抬头看看,寻找孟见的身影。两分钟后,某处角落不知是谁进了一个漂亮的球,人群里爆发出阵阵喝彩声。

宁晚停下脚步,循着声音看过去。果然,篮球场最里侧的位置站着的人正是孟见,他个子很高,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灰色圆领T恤,脖子下的锁骨被若隐若现的光罩着,折射出不同的光影。

宁晚的手抄在校服兜里,她马上朝那边走过去,敞着校服拉链,走路仿佛带着风。

别组正在打球的男生顿住动作,直勾勾地盯着她看,手里的球掉了都不知道。有个男生趁机耍起了帅,在宁晚走到面前的时候表演起了三分球,结果球一歪,砸在了框上,球受到巨大的反弹力,直直地朝宁晚的方向飞过来。

眼看球快要砸到宁晚的身上,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一个圆润的身影一跃而起,挡在了宁晚面前,也挡住了加速度飞来的球。

球被撞开,场里的人一片哗然。

耍帅的人马上紧张地跑过来:“胖子,没事吧?”

“没,没,没,”罗子文先扶了下眼镜,又揉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看着宁晚,“宁晚你没事吧?”

宁晚乍一听罗子文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可一时间也想不起是在哪听过,便淡淡地点了点头:“没事,刚才谢了。”

罗子文顿时表现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摇手:“别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宁晚皱眉:“什么?”

罗子文脸圆圆的,长得虎头虎脑,他见宁晚好像听不懂的样子,有些疑惑:“你没有看我给你——”

“干什么呢?”一个慢条斯理的声音突然插进来打断了罗子文的话。

宁晚转身,看到孟见手臂下夹了个篮球,懒懒地走到刚才投篮的人面前,垂眸打量了那人一会儿,眼神有点冷:“你会不会玩球?”

在场人多,加上又在一姐女神面前,男生被孟见这么一质问,脸上有些挂不住,忍不住回道:“我不会你会,你投个我看看?”

孟见背对着篮球架,凝眸朝男生看了一会儿,忽然嘴角冷笑着勾了勾,把手下夹着的篮球拿出来。他一言不发,眼睛甚至都没有从男生的脸上移开过,修长的手臂朝身后一挥,手里的篮球被抛掷出去。

众人的视线跟着球在空中划出的弧度看过去,直到最后打破沉默的一声响,球稳稳地落在孟见身后篮球架的网里。

男生眼睛瞪得直直的。

宁晚也看呆了,这样都能中,他后脑勺是长眼睛了吗?

孟见这么一波秀,直接让刚才隔壁组的男生无地自容、扫兴离场。罗子文眼看着同伴离开,犹豫了下,还是大着胆子走到宁晚面前:“晚晚,我刚才的话还没说完,你——”

“你叫我什么?”

“你叫她什么?”

两个声音不约而同地响起,惊得罗子文一愣,他看看宁晚,再看看孟见,有些不知所措。他扶了扶圆框眼镜,才小心地重复了一遍:“宁晚,我是叫宁晚。

郑允这时开始清场,先把罗子文推到旁边:“行了行了,让让,你晚姐有事要办。”

罗子文:“啊?”

他还没来得及问宁晚有没有看到自己写给她的情书,有没有看到他写的那句“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会守护着你”,就被郑允拉到了几米开外。

同样,孟见身后的人也被安鹿催促着离开。她脸红红的,小声跟那些男生说:“你们先让开一下啊,宁晚有事要找见哥。”

刚才过来的路上郑允就跟她说了,想跟宁晚做朋友就要拿出点诚意,而第一份诚意,就是帮宁晚找到孟见,并屏退左右,只留他一个人。虽然不知道宁晚要干什么,但安鹿觉得宁晚是个善良的人,她可以正义地去教训嚣张跋扈的吴丽莎,单独找孟见也一定有她的道理。所以安鹿没有犹豫,成功劝退了孟见身后的所有男生。

篮球场的一角顿时空了下来,只剩宁晚和孟见,其他人全部退到了百米之外,安安静静地做起了“吃瓜群众”。毕竟像这样公开的树成一姐和新空降的魔鬼一哥正面对峙的机会不多,两人认不认识、要干什么、有什么爱恨情仇……以上的每一样,大家都很想知道。

孟见看着宁晚敞着的外套,顿了会儿,问:“你这样不冷?”

宁晚没理,冷淡地直接问他:“昨晚的作业是你帮我写的?”

孟见一愣,随即笑开:“不然呢,还有其他人?”

宁晚没有太惊讶,这个结果她猜到了,深吸一口气,眼角弯起淡淡的笑:“行。”

她从裤子口袋里拿出小电棍,耐人寻味地在手上掂了掂。

孟见看她一言不合又掏出早上的武器,下意识臀部一颤:“你要干什么?”

“打我一下,再给我一颗糖?”宁晚抬起头,眼神危险而冷漠,“我不吃这一套。”

孟见听得一头雾水:“等会儿,什么打——”

他又是话未说完,屁股就抢先尝到了一阵酸爽的滋味。

孟见倒吸一口冷气,顾不上别的,赶紧微微闪开身体躲过宁晚的下一棍。可围观的人太多,他总不能表现成被一个女孩子追着打,无奈只能动作很轻地避让,每当宁晚见缝插针地朝他屁股上抽时,他就面带微笑地移形换影。

百米之外的众人看得很迷,纷纷陷入思考:“他们在干什么?”

安鹿也看得很茫然,转身问身旁的郑允:“宁晚在干什么啊?”

郑允甩了甩头发,瞟她一眼:“不该你问的别问。”

见大家一脸蒙,靳宸很得意地站了出来:“你们不知道了吧?宁晚在帮见哥粘毛呢。”

众人:“?”

说着说着,靳宸皱起了眉,嘀咕道:“啧,粘毛就粘毛,看给你扭的,都要上天了。”

宁晚这个小型电棍是沈池给她的片场道具,平时她都是做手电筒用。电棍的电压极小,碰到人身上,人只有像打针一样轻微的感觉,可即便如此,孟见被“扎”了十多下屁股后还是炸了。

他一把抓住宁晚的手,压低声音问:“够了吧小姐,我哪得罪你了?”

宁晚甩开他,眼神清冷:“你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孟见:“?”

他实在不知道宁晚在说什么,原想继续追问个明白,宁晚却转身大步离开,留给他一个冷酷的背影和一句让他屁股发麻的话。

“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否则看你一次,电你一次。”

宁晚带着自己的人走远,靳宸才热心地围上来,歪头看孟见的校服裤子,一边看一边嘟囔:“有那么多毛吗?我没看出来啊。”

孟见黑着脸:“闭嘴。”

宁晚的脸从头到尾都阴沉着,一点情绪都没有,看上去是真的生气了。

孟见想破头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她,他原本还以为会等来宁晚发现作业后的感谢,可没想到才一个上午,她的态度直接大反转。然而很快,孟见就知道了这其中的原因。

下午刚上完第二节课,年级突然通知开大会。不仅事出突然,还在广播里通知全校学生都去操场列队,阵势特别大。

树成操场上,各个班级按顺序进场,从高一到高三,全部加起来上千名学生站在一起,列成方队,安安静静地等着台上的领导发言。

台上站着的是树成的教导处主任,顶着一头标准的“地中海”发型,戴了眼镜,看着下面乌压压一片的学生,神色严肃而凝重。

等所有班的人都到齐了,台上的音箱刺耳地响了几声后,主任才板着脸走到台中央。

这次开会跟往常不同,过去在说重点之前,总要先说上一堆过场话,可今天一开口,主任就直戳重点:“这学期开学典礼上我就讲过,树成的学生,除了读书,任何方面都要严于律己,尤其是在言行举止上,绝对要做高素质的学生,我当时是怎么说的——”

主任的话顿了顿,下面的学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一阵交头接耳。

孟见的艺体一班正好跟宁晚的高三(1)班排在一起,他个子高,站在男生队伍的最后,正朝左边寻找宁晚的身影时,忽然听到旁边女生队伍里有人在小声议论。

“知道吗,莎姐去举报时,主任办公室刚好来了视察的领导,所以才把事情闹得这么大。”

“对啊,听说主任当时气得头发都竖起来了。”

“有没有那么夸张啊?”

“当然了,那个女生可是令他最得意的高才生呢。”

孟见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也没怎么上心,这时刚好瞥到两排外宁晚的身影。

台上的主任接着训斥道:“我说了很多次,学生是不允许抽烟的,尤其是开学的时候我就讲过,要严抓私下抽烟的学生。但你们有些人,根本听不进去是吧?”

主任咳了两声,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指着高三(1)班的队伍里某个方向:“尤其这里面还有个别成绩优秀的学生带头学坏,你们要干什么,造反吗?”

话筒因为主任拔高的音调而炸开阵阵噪声,场下顿时议论纷纷,主任用力拍了拍话筒:“接下来念到名字的,全部给我去扫一周的厕所。一周还不行,那就一个月、一学期!”

教导主任把话筒递给了一名老师,老师也神色沉重,对着名单开始念。

一个一个名字读过去,操场上的反应很平静,因为这些名字以前开大会的时候没少听说,大家都耳熟能详了,所以没什么意外。只是当念名字的老师停了下,有些遗憾地念出“宁晚”两个字后,全场愣了半秒,然后炸了。

一姐竟然要去扫厕所?

台下,宁晚站得笔直,完全没有被来自四面八方围观的目光影响到,她就那么站着,目光淡淡地平视前方,大大方方的,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孟见愣愣地看着宁晚的背影,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名单上,他想着想着,忽然脑子里闪过一个画面——他和宁晚在人工湖碰到的那次,她手里是夹着一根烟的。

那天他们在人工湖边说话,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只有自己目睹了全过程。现在宁晚肯定是因为被人举报才受到通报批评,所以她中午才那么生气地来找他。

孟见好像明白了什么,胸腔蹿过一阵凉飕飕的冷气。他抬起头,下意识地再去看宁晚的背影,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宁晚也回了头,正在看他。

两人的视线远远对接,宁晚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神情很淡,清亮的眼眸看着他,像染了墨的曼陀罗。

她越是这样面无表情,孟见就越觉得吓人,他马上摇头且真诚地朝宁晚比口型:“不——是——我!”

宁晚尖锐的目光里充满了敌意,她似笑非笑地动了动唇,好像也在回应他。

隔着两排队伍,孟见看得不是很清楚,但又觉得她的口型很熟悉,在口中琢磨了一会儿,他才怔怔地反应过来,宁晚回过来的三个字是:“王八蛋。”

——小姐,真的不是我!

孟见内心十分委屈。

周日放了一天假,周一上课的时候,宁晚被老田罚中午去扫食堂的厕所。

来食堂吃饭的学生很多,加上这学期又合并了原先艺中的人,所以现在一到中午,树成的食堂就跟明星见面会似的挤满了人。相应的,用厕所的人也就特别多。

最后一节课打了下课铃,靳宸和几个朋友跟往常一样过来喊孟见:“走啊,今天轮到我请了,吃川菜还是粤菜?”

旁边的人还在商量吃哪家馆子,孟见自顾自地环视教室一圈后,淡淡地对后座的于修说:“你去把吴丽莎找出来,就说我请她吃饭。”

于修是个话特别少的人,性子冷,跟孟见却难得地有默契。孟见没有说地点,他也没有问,点了点头就起身离开了教室。

靳宸好奇地凑上来:“你找吴丽莎干什么?”

孟见没答他,却莫名其妙地问:“你有没有食堂的饭卡?”

靳宸一愣:“啥?”

“今天我想去食堂吃。”

“哦……”

开学以来孟见和几个朋友都是轮流在校门口的餐馆里请客吃饭,连环境稍微差点的普通小店他们都不会进门,更别说是人山人海、能挤到人昏厥的食堂。

靳宸也不知道孟见今天是抽了什么风,带着他们来到食堂,还像模像样地充值办卡。

打好菜,一行人端着盘子找位置,明明有更宽敞的地方可以坐,孟见却不声不响地朝角落靠近厕所的地方挤。

靳宸跟在他后面,也是醉了:“大哥,你今天哪根筋不对?”

他坐下来,用筷子挑起盘子里的一根菜叶子对着孟见:“这玩意儿能吃吗?”

孟见挥开他的手:“别挡着我。”

靳宸微怔,下意识转过身来往自己身后看,看到不远处的厕所后才好像明白了什么,长长地“哦”了一声:“我当是怎么回事,原来是来偷窥人家。”

孟见收回目光,夹起一块红烧肉塞到靳宸嘴里:“你的嘴要我给你缝上吗?”

旁边几个朋友听了靳宸的话,也都意味深长地看向厕所。

食堂一角,几个面容帅气的男生打了满桌的菜,却没一个人动筷子,集体跟被点了穴似的盯着厕所门口看。

没两分钟,靳宸忽然激动地压低声音道:“来了来了!”

另一个男生忙问:“哪里哪里?”

“那边啊!正走过来呢。”靳宸用手指过去。

孟见的眼神闪了闪,故意低头拿起筷子假装吃饭,可装不过三秒,他又控制不住地抬起头。

宁晚左手提着一个黄色提示牌,右手拿了一个大拖把,背挺得直直的,刚好从他旁边擦身而过。

她没看到他。

宁晚这次被当作典型来教育,别人被罚扫一个厕所,她接到的通知却是食堂的男女厕所,她都要负责清理干净。

因为怕耽误时间,宁晚一下课就拿着工具过来,打算先把厕所清理好了,然后顺便在食堂解决午饭。

站在厕所门口,她看了看两边的人,决定先扫女厕。

女厕所里的人不多,加上又是同性,打扫起来除了累点,没什么不方便的,尽管进进出出的人都在背后向她投来异样的目光。不过,宁晚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打扫上,也就没那么在意别人的眼光了,更何况她对外界的看法从来都是无所谓的。

孟见看她进去了半天都没出来,朝靳宸仰了仰下巴:“你去看看她要不要人帮忙。”

靳宸很迷地看着他:“大哥,你进个女厕所给我看看?”

孟见:“废话,我能进去还要你干什么?”

靳宸:我哪里长得就是能进女厕的样子了?

两人正说着,宁晚从女厕所里走出来,站在公共水池前面冲洗拖把。她裹在校服下的身体比较娇小,似乎一根拖把都能把她压垮似的,她的背影看起来就跟那天腿抽筋、背着书包走路一样,可怜兮兮的,让孟见总是忍不住想要上去帮帮她。

可他很清楚,如果他现在过去,宁晚手里的拖把马上会变成第二个“电棍”。在于修没有把吴丽莎找来前,孟见告诉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沉住气,不要自寻死路。

可他好不容易保持的沉稳,在宁晚开始扫男厕后就全部崩了。

宁晚把拖把洗好,在门外等了一会儿,直到最后一个男生出来告诉她里面没人了,她才把提示牌支开,放在门口。上面写着:检修中,请勿进入。

把牌子放下后,宁晚提着拖把,平静地推开了男厕所的门。

不远处的孟见彻底炸了,腾地就站起来要过去。

“什么玩意儿,怎么还要扫男厕所?他们班老师是不是有病?!”

靳宸忙把他按下来:“你小点声,别人在看我们呢。”

虽然孟见从一坐下来就感受到周围有许多悄悄打量他的目光,但刚才他那么一站起来,所有的偷窥像有了理由一般,变成了公然围观。

女生们纷纷围观起这个传说中MW集团的大少爷,有钱有颜,还是个模考接近满分的魔鬼。孟见这样的人设几乎是完美的,足以让每一个树成的少女芳心暗动。

孟见来食堂已经是罕见的事,更何况他身边还带了一群相貌出挑的体育生,宛如“男模队”来了热闹的市场,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孟见不想太高调,被靳宸按下来后,老实了两秒钟。他眼皮轻轻一抬,余光看到朝着男厕所门口走过来一个男生,那男生长得斯斯文文的,走到厕所门口停下来看了眼地上的牌子,身体又朝里探了探,然后面带微笑、从容淡定地推开了门。

孟见眼睁睁地看着他一脸猥琐地走进去,怔了半秒后,再次站了起来。他这次什么都没说,拉开椅子就直接朝男厕所走过去。

靳宸被他拉椅子发出的巨大响声吓了一跳,抬头看到孟见已经快到厕所门口了,忙喊:“你去哪?”

他赶紧追上去,走出两步又觉得不妥,顿了顿,拿出手机给于修打电话。

男厕所里,宁晚正弯腰拖着地上的水渍,忽然门被打开,有人进来了。她抬头一看,是班里的纪律委员陈方明。

“宁晚,”陈方明笑眯眯地走近,去接宁晚手里的拖把,“我过来就是告诉你一声,男厕所不用你扫了,田老师说——啊!”

陈方明平平的语调忽地就跟被人捏住了嗓子似的,整整扬高了八个度,回荡在空旷的厕所所里。

他被孟见一只手拎住脖子转了个圈,紧接着阴冷的声音落入耳里:“滚出去。”

陈方明晕头转向的,好不容易站稳,人已经被孟见提到了门口。他拼命想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孟见却动作麻利地打开了厕所门,下一秒,陈方明已经一脸茫然地站在门外。

发生了什么?陈方明低头揉了揉眼睛,还想再回去看看厕所里的人是谁时,面前一排黑影齐刷刷地压了过来。

他愣愣地抬起头。

于修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让让。”

陈方明虽然不认识面前的人是谁,但面前几个人高马大的男生让他的背后莫名生出一丝寒意,他咽了咽口水,哆嗦了一下:“哦,好的。”

陈方明很识时务地离开了。等他走远了,于修才侧开身,把身后的吴丽莎推到男厕所门前。他动作不怎么绅士,甚至有点粗暴,吴丽莎被推得撞在门上,踉跄了两下才站稳。

于修冷着眼看她,然后走上去敲门:“阿见,人带过来了。”

而厕所里,宁晚看着进来二话不说就把纪律委员丢出去的孟见,情绪跃上眉梢:“我扫厕所你也要来捣乱?”

女孩的刘海被薄汗浸湿了几缕,紧紧地贴在额前,眉头不悦地蹙在一起,手里的拖把好像马上就要挥起来似的。

孟见张了张嘴,这一瞬间他在脑子里想了很多,显然自己刚才进来得太冲动,对陌生的陈方明更是丢得莫名其妙。他没有任何理由,也没有任何立场可以解释自己刚才的行为。

宁晚还在等他开口。孟见余光看见左边的一排小便池,顿时心中一亮,理所当然地走过去,强行解释:“我进来上厕所不行吗?”

“是吗?”宁晚眼尾扬了扬,冷笑道,“那你是看不到外面的牌子,还是不认识上面的字?”

孟见心虚地背过身,故作镇定道:“人有三急,你不懂?”

他站在小便池前,煞有介事地把手伸到裤子拉链处,一副马上就要脱裤子的架势,并自信地以为这个动作能在某种程度上暂时让宁晚退一退,哪怕只有几秒钟。

他侧耳倾听,果然,身后没了动静。孟见微微闭眼,暗暗松了口气,心想宁晚到底是个女的,就算平时再乖张,这种尴尬的时候还是知道害羞和避嫌的。

他正奇怪她出门怎么没有声音,忽地一个影子映着灯光向他走来,在他面前的白色瓷砖上越放越大,直到占据他的全部视野。

孟见愣了愣,一个激灵,转过头,刚好对上宁晚毫不避讳的目光。宁晚双手抱胸,正明目张胆地垂着眼看他。

孟见瞬间蒙了,他舔了舔唇,不可思议地看着宁晚:“你……”

“你不是很急吗?”宁晚低着头,语气冷然,“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急。”

宁晚把放在怀里的拖把放正,一只胳膊架到上面,云淡风轻地发出危险的警告:“如果敢骗我,后果你知道的。”

冷调的白炽灯、滴着水渍的拖把、宁晚杀气腾腾的眼神,都将厕所的气氛渲染得更加紧张和诡异。

孟见暗暗平复着微乱的呼吸。所以现在就是比谁胆子更大,更镇得住场面,对吧?宁晚就是笃定了自己不会真的脱裤子,笃定了这局又是她赢,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孟见什么都明白,可他真要是不要脸地去拼胆子,堂而皇之地在女生面前脱裤子,他怕是会横着出食堂了。

他脱也不是,不脱也不是。正在局面僵持不下时,于修的声音终于在门外响起:“阿见,人带过来了。”

还没等里面的人反应,门就被“吱呀”一声推开,宁晚微抬起头,看到几个闯入的陌生面孔,以及很久没见的吴丽莎。

她皱皱眉,转头看向孟见:“怎么,你这是带人来砸我的场子?”

于修的及时出现总算解了孟见的死局,他松了口气,走过去把吴丽莎拉到宁晚面前。

宁晚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有点明白,又好像不是那么明白,问孟见?:“你到底要干什么?”

孟见从背后推了吴丽莎一把:“你自己说。”

吴丽莎一个趔趄,差点没趴到宁晚面前。

“说,说什么啊?”

她被呛了口口水,眼神躲闪着站好,伸手把凌乱的刘海捋平:“于修说你请我吃饭我才来的,见哥,你现在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孟见逼近她,“要跟我装无辜是吗?”

于修也在后面冷声提醒:“吴丽莎,你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龌龊事是不是欠人给你张大字报?”

吴丽莎后背一僵,眼里快速闪过一丝慌张之色,嘴唇犹豫地动了动后,又仿佛坚定了什么似的,死死咬住唇。

孟见冷冷地看着她这几秒钟的微表情,不耐烦地扬高声音:“还是不说?”

吴丽莎强装镇定:“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说?”

“不知道?”

孟见的脸色暗下来,他睨了吴丽莎两秒,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朝旁边的于修说:“行,吴小姐失忆了,你给她提个醒。”

于修瞥了吴丽莎一眼,清冷的声音响起:“你找人划班主任的车,给你们舞蹈老师的老公发短信说她有外遇,在学校贴吧造谣校长是同性恋,给同学的书包里放避孕套,还……”

吴丽莎着急地打断他:“别说了!”

她心惊肉跳的,这些她曾经在艺中做过、有些连自己都忘了的阴暗事,孟见他们竟然全部知道。

孟见慢慢走到她面前,眼神里灌满了阴冷:“你现在知道我在说什么了吗?”

吴丽莎两手握紧,慌张地看着地面,过了一会儿,身体才朝宁晚微倾过来,声如蚊蚋:“对不起。”

宁晚被她突如其来的道歉搞得莫名其妙,半晌,她好像明白过来什么,皱起眉:“难道是你?”

“是我,”吴丽莎不甘地咬着唇,却还是要承认,“那天我在人工湖对面,看到你捡烟头,就偷偷拍了照片向主任举报。”

这个结果绝对是她意料之外的,宁晚顿了顿,没忍住笑了。

按刚才于修列举出来吴丽莎恶迹斑斑的所作所为,她这种下三烂的做法倒是符合她一贯的作风。吴丽莎可能自己都没想到事情的发展会这么顺利,宁晚为自己辩解她只是捡了掉在地上的烟时,学校调了监控,可那块地方竟然是监控盲区。视频里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她明目张胆地夹着烟从亭子里走到了栈道上。

严打时期,宁枉毋纵。想到是这样的前因后果,宁晚有些啼笑皆非,也怪自己,总是多事。

孟见从宁晚手里拿过拖把,塞到吴丽莎手里,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这个指令的意味十分明显。

吴丽莎怔了半秒,委屈巴巴地接过拖把,把袖子朝上卷了卷,正准备弯腰扫地上的水渍,手里的拖把又骤然被人抢走。

宁晚无趣地朝所有人说:“你们都出去吧。”

孟见诧异地看着她:“你——”

“出去。”她又强调一遍。

吴丽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似的瞪大眼睛,而后如逢大赦,转身便跑得不见踪影。

事情的走向和预想的不一样,于修和剩下的人面面相觑了几秒,也都悄悄退了出去。

厕所里只剩孟见和宁晚。孟见也是搞不懂:“你就这么让她走了?”

“不然呢,打一架吗?”

宁晚面无表情地继续拖地:“这事是教导主任拍的板,学校最近有领导视察,我不想再闹什么幺蛾子出来。”

“不过我倒是冤枉你了,”宁晚忽然停住动作,淡淡地看着孟见,“回头我把小电棍拿来,你电我几下就当扯平吧。”

孟见一脸黑人问号?:“不是,我们之间的交流全凭你那根棍子吗?”

地上有一摊很大的黑色污迹,宁晚倒了点清洁剂,把腰弯得更低了,漫不经心地回:“那你想怎么样?”

孟见看着女孩俯下的身体,皱了皱眉头,立刻又挪开视线,走过去拿宁晚手里的拖把,把她推到一旁说:“我来。”

刚倒的清洁剂让地面变得湿滑,宁晚被孟见推了下,脚后跟惯性地朝前一滑,整个人没控制住平衡,直直地往后仰去。

“啊——”

孟见是体育生,反应非常敏捷,迅速去拉宁晚的手。就在拉住她的一瞬间,孟见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按这个姿势倒下去,自己一定会压在宁晚的身上。

一旦他在脑子里想象出这个画面,好像就自带了什么不可饶恕的滤镜似的。于是电光石火间,他用力把宁晚往回拉,自己却因为回拉的惯性先倒在了地上。

几乎是同一刻,两人的位置互换,宁晚的身体压到了他身上。女孩身上带着淡淡的香气,身体软软的,好像一捏就会碎。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几乎就在一秒钟之间。两人都有点蒙,加速度让彼此的脸几乎贴到一起,四目相对。孟见的桃花眼微微弯着,眼里映着白炽灯光,像一个圆形的点,宁晚越看,那个点就越小,直到最后深陷进去,她才猛地一惊,从孟见身上倏地坐了起来。

她的动作像是受了惊吓,孟见疑惑地看着她:“怎么了?”他什么都没干啊。

宁晚有些愣神:“你——”

刚才某个瞬间,孟见的眼睛让她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埋藏在心底很久很久,几乎已经想要忘记的人。

她的心脏有力地怦怦跳着,唇微张,记忆的阀门一下子被打开,心里澎湃起伏,却又不知所措。

孟见看着面前一动不动、好像灵魂出窍的宁晚,觉得有点难受。他下颌绷直成一条线,双手撑在地面上,暗暗深呼吸,握拳的手收紧。

所以这女人到底在发什么呆?

忽然,厕所外面传来女生叫喊的声音。

“宁晚你在里面吗?”

“我们来帮——”

宁晚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还没回神,门被推开,厕所里又闯进来两个女生。

郑允扛着一个黄色大拖把,帮你的“你”字才到嘴边,就被眼前看到的一幕惊到傻眼。她还保持着“你”字的发音,眼睛直愣愣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宁晚坐在孟见的身上,两人……

郑允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打扰了。”

然后她转过身,把身后的安鹿一起推出门:“走走,出去。”

两人退出来后,安鹿脸上的神情还是呆呆的,郑允告诫她:“你刚才看到的不能说出去,知道吗?”

安鹿“哦”了声,缓了一会儿,又回头看厕所:“见哥和宁晚……”

郑允不耐烦地拉她走:“关你什么事。”

“呃……”

厕所里,宁晚从郑允的表情里看出了两人刚才的不妥,她只顾着想自己的事,全然忘了她正以一种难以言喻的姿势坐在孟见身上。

她匆匆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脏了的地方,转身拿起拖把就要走,孟见从后面叫住她:“喂。”

宁晚犹豫地站住。她不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复杂情绪,或许是他的眼睛太像某个人,让她心底的柔软莫名其妙地蔓延了全身,也或者是她之前对他存了太多偏见,总之——

宁晚叹了口气,还是回了头,凶凶地问:“干什么?”

懒懒散散地躺在地上的孟见用手撑着头:“我好像闪到腰了,起不来。”

过了一会儿,他又理直气壮地说:“扶我。”

下午第一节课后,整个学校都疯传着一个消息:树成一姐宁晚和艺体一班的大佬孟见,两人搭着肩膀神神秘秘地从厕所出来,一姐还把孟见送回了教室!

一时间,众说纷纭。

郑允把总结来的流言告诉宁晚时,顺便小心翼翼地求证:“那什么,你跟孟见到底是什么关系?”

宁晚脑子里不受控制地闪过孟见那双勾人的桃花眼,她定了定心绪,没有感情地吐出两个字:“不熟。”

郑允半信半疑地看着她,脱口而出:“不熟,你坐他身上?”

宁晚只觉得头疼,那只是个意外好不好?!

她心里烦乱,也懒得去解释。语文课代表正在发上周五批改下来的卷子,发到宁晚手里时,她刚好找到理由打发了郑允。

宁晚心不在焉地看着手里的卷子,这张是周五晚上孟见帮她做的,总分一百五十分,她得了一百四十五分。

平心而论,这个水平可以说是顶尖的了。她慢慢打开卷子,想看看被扣的五分在哪里。可找了半天,翻到最后一题,她才看到老师在作文旁的红色标注:低调一点。

老师这话什么意思?她第一次得到这样的扣分理由,心里奇怪,便赶紧检查起作文内容。

这次作文的题目是《最近大火的男明星姜濯你喜欢吗?请列举他身上值得你学习的优点和正能量意义。》

姜濯是今年火遍全国的流量男明星,有实力有颜值,还是热心的公益大使,今年艺中合并时,学校特地请他来做了一次演讲。

这题目没什么问题,她赶紧仔细地把孟见的作文看了一遍。孟见的字很漂亮,不太工整,跟他的人一样,带着某种随意的潦草。

文章一开始还好,可宁晚看到中间,神情逐渐变得僵硬,本就没什么笑容的脸更是乌云密布。

孟见笔下除了用少许笔墨赞赏了姜濯的热心公益,通篇都是表达自己不一样的审美。例如,“我觉得姜濯长相平淡无奇”“身材也就还好”……

这是平淡无奇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如果只是这样,宁晚倒不至于动那么大气,后面孟见总结的时候恬不知耻地写:“我更喜欢类似艺体一班孟见那样的男生。他就像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每次他微微一笑,我的整个世界都化了。”最后他还以“是真的”这样三个言之凿凿的字结尾。

宁晚看得血直往脑门上涌,卷子边角不知不觉被揉成一团。

“我的电棍呢?”

(未完待续)

睡前小故事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

// 此处地址改为你的js文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