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了一颗糖心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摘了一颗糖心

文|默默安然

1

尹祯真正知道何为天降横祸,是在高二刚刚开始的末夏。

那天尹祯正要去抓树干上已经没什么力气的知了,一块巧克力从天而降砸在了他的头上。虽然是很薄的一片,但他还是疼得够呛。

他捂着头往上看,只有一扇窗户是开着的。气愤刺激了他的少年“中二”之魂,他捡起一块巧克力碎片,抡圆了胳膊朝那扇窗口丢了上去。他原也没想真的能丢进去,毕竟打篮球他是出了名的十投九不进。结果大概是报仇之心作祟,竟大力出奇迹,巧克力被他稳准狠地丢进了窗口里。

只听一声巨大而清脆“啪”,紧接着一连串稀里哗啦玻璃碎掉的声音,[巧克力碎片真的能砸碎玻璃?]伴随着女生的尖叫。

尹祯僵在楼下,看着自己的手,大脑一片空白。

就在这时,他看到那间混乱的教室上面一层的窗户开了,一个女生探出头来,嘴里叼着一块巧克力。

两个人对视了几秒钟,尹祯指了指她,她指了指楼下又指了指自己,在那一瞬间,他俩心照不宣地站在了统一战线,变成了“犯罪”小团体。

尹祯飞速跑进楼道,他在高二(1)班,从位置推测,那间教室应该是高一(1)班。他装作看热闹的路人站在门口时,那个女生也已经从楼上下来了,两个人并排看着教室里碎了一地的白炽灯管碎片,万幸是没伤到人。

“巧克力是怎么掉下来的?”他小声问。

“没拿住。”女生回答,“但有人会想到丢回去吗?”

“……没想这么多。”

“你叫什么?”

“尹祯。你呢?”

“叶秋。”

那一天,学校里留下了一个轶闻,从天而降的巧克力把灯管砸爆了。

那一天,尹祯脑袋上出现了一个包。

可那一天,他也认识了叶秋。

所以,人生里面的福与祸,真是最说不清楚的东西。

2

尹祯有一个秘密。

他其实早就认识叶秋。他不止知道叶秋的名字,还知道她在高二(4)班,文体成绩都很优异,而且非常喜欢吃甜食。

其实他自己都不太能回想起来是怎样搜集到这些信息的,好在叶秋也算个名人,她从高一下学期开始做领操员,每周一的升旗仪式,只要轮到她的班上,就一定是她领操。每一天的课间操,区别于底下懒洋洋的众人,叶秋在领操台上动作又随性又标准,竟然有种高高在上的威严。

以至于尹祯一直都记不太清动作,因为他一直盯着她的脸。

谢天谢地谢谢巧克力,让他们终于说上话了。

不过没过多久,文、理分班就开始了。虽然两栋楼中间只隔个操场而已,但大家都明白,这就是分别。似乎只有尹祯,十分期待这一天。文、理科都一样烂的他,选择哪一边都差不多,他事先打听到叶秋的文科好,一早就选了文科。

但去文科楼报到的第一天,他挨个班找都没找着叶秋。他还心存幻想,是否是叶秋请假了。直到他再次看到领操台上叶秋英姿飒爽的身姿,他才不得不相信,是出了岔子。

课间操结束,尹祯看着叶秋灵敏地跳下领操台朝食堂钻去,他立马大步流星追了过去。

“你选的理科呀?”

在小卖部买了糖,叶秋正在等老板找零,他从后面凑上去,明知故问。

叶秋回头看见是他,表情有点不自然。小卖部大叔找了很多硬币,她没接住,滚落了两枚。尹祯立刻弯腰想帮忙捡,两个人的头狠狠撞到了一起,互相“哎哟”着弹开了。

周围人哄笑了起来。尹祯揉着脑门把硬币捡起来,递给叶秋,却发现她涨红了脸,眼睛里有光一闪一闪的。他看得愣了,手就僵在半空。

“你为什么选文科……”

叶秋几不可闻地嘟囔了一声。

“什么?”尹祯听见了,但一时间没明白。

“你为什么选文科!”她突然增大了音量,“你背得下来诗词吗?记得住历史年表吗?分得清东南西北吗?你脑袋坏掉了才会选文科吧!”

尹祯使劲儿挠着头,组织不上来语言。他不知道究竟是该说自己理科也好不到哪里去,还是说选文科的真正原因。

但还不等他想好,叶秋就狠狠拍了一下他紧握着硬币的拳头,气哄哄地留下一句“笨蛋”就跑走了。

上课铃在这时响了起来,尹祯恍恍惚惚地往文科楼走去,直到走到楼门口,他才后知后觉地醒悟过来。

为什么叶秋好像了解他很多的样子?

为什么她会对他选文科反应那么大?

他摊开手掌,两枚硬币在掌心烙上了红印子,上端却被指甲印子遮盖,看上去竟像两颗挨在一起的心。

3

叶秋有一个秘密。

她其实并不想做一个人人夸赞的好孩子,每个站得笔直的时刻,她都想驼背下去,看到坏孩子在课上跟老师顶嘴,她也常偷偷在心里叫好。虽然她还是强忍着,但叛逆是一根缓慢生长的刺,一点点顶了上来。

就在那时,她注意到了一个废柴。

事情发生在高一的物理实验课上,因为校园条件有限,实验课都是两个班一起上的。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串并联电路实验,叶秋很快就做好了,她正百无聊赖地发着呆,背后突如其来传来一声爆炸,吓得她一哆嗦。

背后桌子上的小灯泡彻底烧掉了,她晃了一眼,发现那根本就不是个通畅的电路。

“尹祯,你又想赔钱了是不是?”

物理老师朝这边吼了一句,听口气是个惯犯了。

“不不,我不是故意的。”叫尹祯的男生嘻嘻笑笑地摆了摆手,但看起来没什么说服力。

“再烧两个一起赔。”老师丢了只新的小灯泡过去,顺便看向叶秋,“你帮他看一下。”

叶秋心里想:我才懒得管呢,她却还是习惯性地点了头。她站在后面盯着,尹祯却始终没回过头看她,专心致志搞了个错误的电路图。

她伸出手去,想指某一处的开口不对。但她忽然想,也许尹祯就是故意的,她这样指出来又有什么趣。而且,如果自己明明看到了却不说,就这样眼见着灯泡烧掉,就像是合伙犯错一样。

她很想要犯错带来的刺激感。

于是她什么也没说,在尹祯要连通电路的那一刻,她扭回了身,假装注意力在自己的桌子上。灯泡如预想中一样再次烧掉了,也如叶秋所想,虽然物理老师说了她一句,但这种时候是不会真的责备她的。

那天下课,叶秋看着尹祯被物理老师拽到办公室,听说后来补了大半节课。

从那以后,是好奇心也好,是愧疚心也罢,叶秋的视线开始追着尹祯跑。她站在领操台上,总是能从底下一模一样的校服里,一眼看到尹祯。但很奇怪的是,每次她看过去,尹祯好像都能发现,吓得她赶紧翻起白眼。

就这样一来二去,她开始期待那一瞬间的视线碰撞,却又害怕得心怦怦跳。

叶秋开始拐弯抹角向周围人打听尹祯的信息,大部分情况是这样:“那个投不进球的白痴是谁啊?”又或者:“那个走路外八字的是谁啊?”

总之从来没有好话。

结果她听到的也都不是什么好话,什么成绩很烂啦,恶作剧大王啦,前天砸了水房玻璃,昨天又逃了值日……可就是这样一个人,让叶秋一天比一天觉得有意思,从有意思逐渐演变成了可爱。

投不进球好可爱啊。

外八字好可爱啊。

大扫除时躲在水房门后面偷懒也好可爱啊。

当所有缺点都能看成可爱时,大概就是病入膏肓了。明明文科成绩好到高三都不用着急,她却因为想着尹祯应该会和男生们一起选理科,就毅然决然地填了理科。

感觉万事俱备,叶秋心情大好,没事的时候她喜欢跑到空教室一个人待着,她在窗口边看到尹祯居然就在正下方。想着这是个装作偶遇的好机会,她把手里的巧克力掰下一半丢了下去,没想到居然砸中了。她立刻怂了,果断关上了窗户。

紧接着,她听见了楼下的喧闹声。

再然后,她终于和尹祯正式相识了。

最后,他们居然天各一方。

4

选完文理科倒也不是绝对不能换,可尹祯的面子,哪个老师也不会给。叶秋却也是骑虎难下,虽然她文科更强,可家里是支持她选理科的。

而且,她真的就这样换过去了,也太叫尹祯得意了吧。

“啊啊啊!好烦!”操场边上,叶秋揪着头发,火冒三丈。

分班一个月了,她也只有在大课间时才可能在操场上碰到尹祯,而且那个木头,明明手里有两毛钱的借口,竟都不懂得利用,一直都没有来还钱。

难得一节赶在一起的体育课,眼见着又过了半节了,尹祯居然还在操场对面跟男生打哈哈,完全无视她在这头凛厉的视线。

叶秋觉得自己气得肝疼。

都是疼,尹祯是牙疼。他一边跟男生聊掌机游戏,一边“嘎吱嘎吱”嚼了半袋糖。这袋糖是新出的,包装超级可爱,他想叶秋应该会喜欢。可他快把糖捏碎了,都不敢给操场对面坐着的叶秋送过去。

毕竟他很害怕,他们之间刚刚出现的像错觉一样的电流,会再度断掉。

大概是看大家都无所事事,体育老师举着一只排球在操场中间喊:“谁要打排球?”

尹祯心下一动,立刻追了过去。与此同时,叶秋也站起来,走向了体育老师。

尹祯和叶秋变成了对手,两人隔着一张球网,反而能更坦然地看着对方的脸。每一次球被他俩中的一个截住,都会有目标性地打给对方。当然尹祯总是控制不好力度和方向,导致叶秋需要发疯似的满场跑。

好在场面混乱,大家都没太注意。

直到有一次,球从叶秋这边打过去,但好险没有过网,她立刻跳起来想要补拍一下。结果尹祯也跳了起来,两个人隔着网几乎撞到一起,手在空中将将擦过,叶秋的小指和尹祯的食指缱绻地交缠了一下才分开。

最后球究竟是归哪一方了,他俩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转身跑回去时的脸红心跳。

于是费了好大劲,他们终于又如法炮制了一次,这一次在排球网上方,两个人的手稳稳地拍在了一起。

落地后,叶秋的掌心里多了一颗糖。

5

只是从高二到高三也不过一年,留给他们的时间也太短了。尹祯从前是个不懂烦恼的人,从不觉得不思进取有什么不好。自从高一的那次,他只是正常关门,水房玻璃却恰巧碎了之后,他就在大家心里留下了喜欢用惹祸来吸引注意力的坏男生的印象。他也懒得解释,也不甚在意。

他和叶秋处在两极,叶秋受尽了正面的关注,而他却只有负面的关注。他并不想把自己身上的负面关注带到叶秋身上。

所以活了十七年,尹祯第一次想到了努力。

但太久没努力过的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开始。第一次大考,他仍旧考得一塌糊涂。换作从前,他根本不会被成绩影响心情,可这次他郁闷得要命。

“怎么?考得不好?”晚自习前的大课间,尹祯在食堂煮了碗泡面,叶秋的声音突然出现,吓得他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回过头,发现叶秋坐在邻桌,跟他背对背。

“反正也没好过。”

“回去找家长签字,有麻烦吗?”

“那倒没有,就是……”尹祯搅动着已经泡软的面条,“觉得挺没劲的。”

叶秋突然转了个身,坐到了他的旁边,尹祯心里一紧,竟下意识想赶她回去。但叶秋已经端过他的面,抄起筷子吃了起来:“我比你没劲多了,人设真是个无聊的东西,就像这样——”

她举起筷子,悬在尹祯的试卷上,一滴汤汁坠落,立刻化开一个巨大的油点,“你这样拿回去签字,爸妈也不会因此骂你吧,老师肯定也懒得管。可我就不行,我不可以这样邋里邋遢。我的人设就是这样子的,想进步很难,但退步一点就是十恶不赦。你多好啊,上面全都是进步空间。”

她说的这些尹祯之前从未想过。叶秋狼吞虎咽地吃了大半碗,立刻站了起来:“好学生是不能在上课铃响后再回座位的,我回去了。”

她往前跑了两步,又转身回来,飞快地问了一句:“放学要不要一起走?”

“……好。”

尹祯心虚地应了下来。

随后他明白,既然如此,他就只能留下上晚自习了。上一次老老实实上晚自习是哪天,他都不记得了。

他尝试翻开课本,看需要背诵的篇章,但没一会儿就又忘了个精光。他手里一直无意识地转着笔,最后还是难免掉在了地上,他弯腰去捡,突然看到上衣的口袋里露出了纸的一角。

他迟疑地掏出来,是笔记本上随便撕掉的一块,上面写着一串手机号码。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偷偷塞的,尹祯急切地把号码保存了,然后发了一条信息:“放学哪里见?”

没一会儿叶秋回过来:“我们在个特别的地方见吧。”

“好啊。”

“答案在辛弃疾的《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里,过时不候。”

说实话,尹祯完全不记得这个篇目。他当即把语文书从头到尾翻了一遍,发现没有,这才意识到是高一的。他只好用手机查,然后抄下来。他从头到尾一个字一个字地看,努力在其中找能联想到的地名。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

一直到晚自习结束,尹祯把通篇背得滚瓜烂熟,但还是没找到任何线索。他着急地给叶秋发信息求饶,没想到电话立刻打了过来,电话里一阵大笑。

“我问你啊,学校门口这条马路叫什么?”

“建康路啊……建康……”

尹祯默念了几遍,渐渐明白了过来,虽然他很不愿意承认自己笨到这个地步,但事实就是如此,他只能羞愧地捂住了脸。

他看见叶秋站在写着“建康路”的蓝色路牌下面,书包背得端正,马尾梳得一丝不乱。他再低头看自己,衣服领子歪着,单肩挂着书包,鞋也脏得很。

马路很窄,但他居然觉得距离很长。

他从前不知道,原来喜欢一个人的开始,竟是自卑。

6

“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没想过。”

“那现在开始想。”

“我想做个被人喜欢的人。”

“像我一样?”

“对,像你一样。”

入冬以后,放学时天早已黑了。他们只有大约十分钟的同路可以走,其实尹祯也是故意的,他要多走一个站牌。

这十分钟路,有大半是沿着河边,河堤下没有多少路灯,但河对岸有灯火,冰上一层五颜六色。他们走得很慢很慢,也不过为了多说两句闲话。

“被人喜欢很简单的,但活得开心很难。”叶秋双手在头顶撑起一个圆,“既然如此,我们就互相帮忙吧。”

从那开始,尹祯和叶秋开始了一场秘密作战。

周六叶秋要上提高班,只有周日是休息时间,如果尹祯想和她见面,就要完成她在一周里留下来的题目。有时候是像第一次一样,在文言文里找关键词,有时候是正确答案上被她用隐形笔写上了见面地点,他只有一次机会在课间去找她要专门的显影灯。

如果尹祯做到了,那么周日的时候他们就能什么都不考虑地出去疯玩。叶秋会要尹祯带她去好孩子不能去的地方,玩她没玩过的东西。他们在动漫店里打僵尸游戏,也去坐水上快艇,去玩刚刚建好还没多少人敢玩的蹦极。

和尹祯开始这场游戏之后,叶秋居然不再沉迷甜食了。从前她只要觉得压抑,就会忍不住去吃糖,久而久之牙齿变得很糟糕。于是高三上半学期刚开始的周日,尹祯接到的任务是陪她去看牙医。

看牙医其实是件无论如何都无法美观的事,但叶秋实在是没勇气一个人去。只是当她趁着电钻停歇的间隙抬起头,却发现尹祯坐在一旁专心致志地背书。

文科在于积累和习惯,他记下来的越多,也就越有兴趣。他自己恐怕还没有察觉。叶秋却偷偷笑起来。

补好了牙,叶秋半张脸是肿的,于是两个人沟通始终是手舞足蹈地打着哑语,倒也很好笑。牙科是在五楼,但医院的电梯总是很忙,他们两个直接选择走楼梯。走到二楼的时候,一个小腹微隆的孕妇从过道拐了出来,正好卡在他俩前面,也往楼下走。

发现是孕妇,他俩不约而同都放慢了脚步,想要拉开些距离。但谁也没看清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孕妇脚下一绊,眼见着就要摔下去,在那一瞬间,叶秋下意识想要拽住她,但尹祯比她更快一步,他伸出胳膊拦住她的同时,整个人像张毯子一样朝孕妇扑过去,然后他调转身形,被结结实实砸在了下面。

所幸本身就是在医院,大夫和保安很快就七手八脚把他们送去了急救,叶秋跟在后面止不住地哭,也顾不得嘴角血丝直流,看起来有点吓人。

不幸中的万幸是孕妇和孩子都没什么事,但尹祯断了胳膊和肋骨,需要住院。警察询问了叶秋情况,她就如实说了,孕妇虽然思绪混乱,但至少还记得男生扑过来是想救她的。但当警察问尹祯时,他说的是:“我朋友想去帮忙,她那么瘦,肯定拉不住的,我担心她,所以才出此下策的。我不是什么雷锋。”

他本可以说得更帅气一点的。可他没有,他总是习惯接受结果,把过程都轻描淡写了。就像在实验室的那次,他故意弄错了一个开关,满心期待地等着叶秋帮他指出来。

但最后叶秋没有,他意识到她想看他出糗,于是也就顺应了她的意思。

他的温柔没用对地方,好在,终究没有白费。

7

从尹祯开始请假,乱七八糟的流言就不知是从哪儿飞了出来,渐渐合成了一种说法——尹祯在医院把孕妇撞下楼了,最后还是叶秋刚好遇到,帮他垫付了医药费。

这真是个符合人设的流言,听得叶秋头皮发毛。

她找了无数个机会解释,还是有几个人听进去了,但话题慢慢就变成了,为什么她会和尹祯一起去看牙医。

这下真是解释不清了。就连老师都来拐弯抹角地对她说,时间不多了,要把注意力都放在学习上,别为其他不值得的事分神。

值不值得,外人到底哪里来的评判权利呢。

“我知道了,正好我也想跟您说,已经都这个时候了,领操我不想再做了。还有,升旗和开会也不要找我了。”她深吸一口气,一字一顿地说,“我从来都不喜欢当什么代表,只是不想驳了别人的面子。现在高三了,我可以做自己了吧。”

说完她转身出了办公室,留下班主任在身后有点反应不过来。

领操员换成了高二新生,叶秋终于能像其他人一样待在下面偷懒了,她一边机械性地做着动作,一边把手机从口袋里掏出一角,飞快地输着字:“晚上放学我去看你。”

“好,那我想办法把我妈支走。”尹祯回。

就在这时,她听到一旁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其中有人提到了她的名字,可当她扭过头,又看不到究竟是谁在说。她知道他们会议论什么,谈她是不是受尹祯的牵连,才从领操台上被撤了下来。

你们怎么会知道,站在那上面,喇叭就在背后的树上,里面的声音多么刺耳朵。叶秋在心中想着,却在看到喇叭的那一刻突然灵机一动。

她想做一件好孩子不应该做的事,可转念一想,她的好孩子身份却又可以给她做挡箭牌,在这种时候老师总不会真的给她什么处分。叶秋觉得自己狡猾透了,明明她才是真正满肚子坏水的那个。

但她喜欢这样的自己。

放学之后叶秋直奔医院,果然尹祯已经把他父母支走了。她把学校里发的东西拿出来,尹祯想到她特意去文科楼那边取这些,心里就一阵堵:“其实我可以找个同学帮我收着的。”

“收到什么时候呀,等到你出院去拿,早就堆成山了。”叶秋举起地上的椅子放在床上,有点高,不过暂时只能将就,“从明天开始,我每天都会过来跟你一起做作业和复习。”

“你家没问题吗?”

“我会想办法把门禁时间错后两个小时的,没关系。不过——”她坐在椅子和床尾的夹缝里,双手伸过椅子,竖在尹祯面前,“你会考上大学的吧?一定会吧!”

尹祯看着面前的这双手,他很少和人击掌,毕竟击掌是因为干得不错,是别人对自己抱有期待的证明。从未有人对他报以期待。

关于大学,他从前没细想过,考得上就念,考不上就算。可如今,有一双手立在他的面前,他再差劲也说不出无所谓来。

“你先把那个吧字去掉。”

“你一定会考上大学。”叶秋立刻会意。

“没错。”

因为一只胳膊打着石膏,尹祯只好把仅剩的那只手横过来,拍在了叶秋的掌心上。

“那就好,”叶秋放心地笑了,“我明天要干件大事。”

尹祯有种预感,叶秋是要做件不太好的事,而且跟他有关。他应该拦着她的。

不过他没有。他相信她。

8

广播体操的声音是用光盘放的,破DVD日复一日放在同一个地方,没人在意。叶秋的家里还有之前拷的备份,她加了一段自己的音频在后面,利用课间潜进广播室调换了光盘。

好不容易挨到最后一个音收掉,操场上的人开始四散,她终于听见了有点陌生的自己的声音。

“大家请等一下,我有话要说——”

大家纷纷停住,满脸八卦地看向那只喇叭。叶秋趁机躲了起来,暗自祈求着老师的速度不要那么快,让她可以播完。

“我要说几件事:一、医院的事,是尹祯尽力去救了那个孕妇,这点孕妇本人已经承认,警察那里也有记录,请停止谣传;二、我和尹祯现在是光明正大的朋友关系,至少大学之前会是,我不怕和任何人承认;三、做朋友不需要什么资格,我认为这是小孩子都会懂的道理;四、尹祯一定会考上大学。关于最后一点,我邀请全校来做一个赌注,押尹祯会赢的,就放枫树叶在后门雕塑旁边,反之就放杨树叶……”

声音中断了,在操场上爆发出的起哄声中,叶秋听到了班主任暴怒的声音:“叶秋,来办公室!”

叶秋确信自己从小到大挨的骂加起来也没有这一天多,她却始终双手交叉在身前,低着头乖乖站着,一语不发。

她认错,但不后悔。

她听说,所谓的爱情,好像也是这样的。

万幸的是最终班主任还是把事情压下来,没有通知她的家长。而接下来的一整天,学校后门立着的创始人雕塑旁总是出现一圈一圈摆放整齐的叶子。叶秋把那些叶子都装了起来,放学的时候一起带到了医院。

“57、58……62!”

两个人在病房把枫树叶和杨树叶拆分开,一片一片地数,病房里的其他人都坐起来,好奇地盯着他俩。最终还是杨树叶多了12片。

“看来大家很不信任你啊!”话是这样说,但叶秋嘻嘻地笑着,心情不坏。

“你有没有说,如果我输了,有什么惩罚啊……”

“我本来要说你请所有人吃饭的,但没放出来。”

尹祯拍着胸口,长舒一口气:“幸好!”

“喂!”叶秋推了他一把,“你的信心呢!”

是啊,都广而告之了,是得拿出干劲儿来了,尹祯指了指床下:“帮忙拿上来。”

床下放着一张折叠着的小小的桌子,刚好能放在床上那种,是他白天的时候拜托妈妈买的。

那之后医院课程小组成立了,俩人面对面坐着,刷着不同的题册。起初尹祯的妈妈还对一个女生总往医院跑有些疑虑,总在小窗口偷看,不过对于三年间习惯了班主任在后门偷看的他们来说,应付起来太容易了。

况且他们确实是专心致志的。

比如——

“身向榆关那畔行的后面是……”

“夜深千帐灯。”

“气温变暖但冻害加剧的原因?”

“降雪期退后。”

“第二次世界……”

对面一个本子推过来,尹祯出声打断了她:“等一下!这道题怎么答?”

叶秋看到本子上写着“我”,后面一根长长的下划线,连接着“你”。

她咬了咬笔头,在下划线上填上了最近总在写的“∞”。

那个符号的意思是,无限。

9

填报志愿是在出成绩之前,所以直到拿毕业证,才算是大家最后一次碰面。再没有什么规矩,大家随时来,随时走,除了约好的,能遇上都是缘分。很多人留在上操场说话,一副惆怅的光景。

突然间,教学楼里刺耳的警报声响起来了,所有人都是一愣,天知道三年间他们从来都没听过。

好在眼下是暑假,学校里除了他们这一届,再没有其他人,所以引起的骚乱并不大。正当大家不知道该怎么做时,广播里出现了一个声音说:“紧急情况,在学校的人请全部到后门雕像前空地集合。”

大家都没有多想,相携着跑到了雕塑前。当他们到了那里,就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在雕像前,有人用枫树叶写了三个字加一个标点符号——我赢了!

那个人是谁,大家都猜到。

只是谁也没看到尹祯和叶秋,也没机会说一句恭喜。当所有人都被他们最后的恶作剧吸引时,两个人已经溜出了校门,高举双手击了三次掌以后,各自骑上了单车。风吹起他们的衣摆,像两只相偎相依去远方的鸟儿。

“我们现在要去哪儿?”

“去未来吧。”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默默安然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