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寂星河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寂寂星河

文/默默安然

不是平白无故,是我喜欢你。

01

杜鱼认识顾南风是在2010年的夏天,如火如荼的世界杯期间。

半夜两点半,她爬起来看球赛。她家的房子很小,因此她根本不能开声音,更不能激动地尖叫,怕这样会吵醒妈妈。就在她喜欢的球队进球时,她突然听见了男生的吼叫声,因为和她脑海里的频率应和得刚刚好,她忍不住跑到了阳台上。

他们这片楼的阳台就是一个凸出来的平台,杜鱼看到隔壁的阳台上站着个年轻男人。男人余光看到她,转了个身,背靠着栏杆和她说话:“你也喜欢西班牙?”

“嗯。”杜鱼重重点头。

“下半场还说不好呢。”男人往她这边探了探头,“你一个人?要不要过来一起看?”

杜鱼朝卧室方向看了看,妈妈本就对她半夜起来看球的行为很不理解,她这样关着声音看也没意思,想来只是看四十几分钟就回来,应该不会被发现。

后来她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件很唐突、很危险的事,还不符合她一贯的处事之风,但她那时竟什么都没想,或许是因为深夜自带的浪漫气息,或许是因为同是球迷的惺惺相惜,又或许是……因为一眼定乾坤。

那天的比赛最后还是西班牙赢了,比赛结束的哨音响起时,俩人同时跳起来击了个掌,频率一致到他们俩都微微怔忡。杜鱼觉得稍稍有点扭捏,说道:“我先回去了。”

男人送她到门口,开着楼道的灯,目送她进门。杜鱼转身关门时,和他最后对了一次眼,她听见他突然喊了一句:

“对了,我叫顾南风。”

这一声有点响,在寂静的楼道里扩散开来,杜鱼忽然浑身发麻,她原以为自己是担心妈妈被吵醒,但很快她就意识到自己身体里轻轻炸开的气泡不是担忧或恐惧,而是喜悦。

那之后的几场球赛,只要时间允许,杜鱼就会钻进顾南风的家和他一起看。偏偏2010年的世界杯,西班牙在完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取得了冠军。

凌晨四点半,杜鱼和顾南风跑出熙熙攘攘的老街巷,到了市中心的不夜街,跟大批的球迷聚在一起,穿着球衣狂欢。

杜鱼不是个小孩子,却始终是个循规蹈矩的乖乖女,爸爸早逝,以至于她对妈妈始终言听计从,丝毫不敢逾矩。她第一次混进成年人名为“自由”的快乐里,努力想装出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其实内心惶惶不安。

这一切的转变都是顾南风带给她的,她注定平淡无奇的人生终于被意外的闯入者画下了一道色彩。

杜鱼和顾南风随便聊了些个人状况,顾南风比她大三岁,刚刚过完二十岁生日,这是他外公外婆的房子,外公外婆过世后,房子空了下来,他又正好需要个住处,才搬了过来,暂时住在这儿。

中途,两人路过一个公共洗手间,杜鱼让顾南风等一下。可当她出来的时候,外面一片死寂。她强装镇定,往前走了几步,发觉这是个陌生的地方。其实,她后来想到,自己不过是从公厕的另外一个门出来了,可当时月黑风高,她一下就蒙了。

她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啊走,直到看到一尊人物雕塑。她蹲在雕塑下面,紧张地盯着远处的黑暗。

她可以自己回家,但不知为何,她就是还想等一等。

过了比想象久的时间,杜鱼看到黑暗尽头隐隐出现了一个人的轮廓,她根本没看清长相,就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

顾南风被突然跑过来的她吓了一跳,下意识伸出了手臂,她便撞进他的怀里。他向后踉跄了半步,却还是稳住了身子,拍了拍她的头,安慰道:“好了好了,没事了。”

杜鱼不想被当小孩子,可她还是红了鼻子。

但在一片软绵绵的委屈中,一层油光锃亮的喜悦浮了出来。她知道顾南风会找到她,她知道会是他。

眼见天快亮了,杜鱼知道妈妈肯定已经醒了,可顾南风坚持一定要送她回去。让她没想到的是,妈妈看到顾南风并没有生气,反倒好脾气地说“没事”。她心惊胆战地进屋关门,看到顾南风站在那里笑着对她摆手,她竟那么不情愿将那道缝隙合拢。

“你要是能像人家似的那么有出息,我也能少管你些。”

听得出来,是因为顾南风很优秀,所以妈妈多少有些另眼相看,杜鱼便也顺水推舟:“我和他也不熟,他哪有这么好?”

“人家高中时就是学校举荐出国做交换生的尖子生,大学也是要到国外读的。他这次回来,应该不会待太久吧……”妈妈把早餐放在茶几上,“行了,吃完快上课去吧。你自己要熬夜的,上课可别睡觉。”

不知是不是吃的烤串还没消化,杜鱼真的一点胃口都没有。

其实那时她就已经意识到,她和顾南风的相遇终究只是场意外,可正因如此,才更加让她念念不忘。

02

果不其然,杜鱼的高三还没有过去,顾南风就消失了,是在她上学期间搬走的,只给她留了一件正版球衣。

杜鱼把那件球衣放进了柜子里,她知道要用上它,还要四年。只是再一个四年,她不知自己是否还能遇见顾南风。

只是日子总是过得比想象中快,2014年的世界杯期间,杜鱼大学也快要毕业了。半夜跟同学们一起去外面的露天烧烤摊看比赛的时候,她还是控制不住地想起了顾南风。

这四年,她过得很充实,考上了本地数一数二的大学,拿到了奖学金,闲暇时还出去打工。她为了妈妈的期望,拼命努力,一刻也不得闲,可无论多么忙碌、疲惫,总有一个间隙,顾南风会从记忆深处突然跳出来。

他变成了一个记号,标记着杜鱼人生路上一个重要的节点,可究竟是什么,杜鱼还想不明白。

球赛看完,天将明未明,大家要回学校,杜鱼却突然想回家待一会儿。准确地说,她想看看那件球衣。于是她和大家告别,独自朝家里走去。

“杜鱼?杜鱼……”

她听见了有人喊她名字,声音从背后慢慢靠近。在回头的瞬间,来人的一只手已经搭在她的肩上了,她就这样猝不及防地看见了顾南风的脸。

“真是你啊,我都有点不敢认了。”明明是他拦住的杜鱼,他自己却也是一脸惊讶。直到近距离相对的这一刻,过往的一些片段才浮现出来,居然让他有一些恍惚。虽然那时候他拿杜鱼当一个还没长大的小女孩,但不能否认,那对他而言也是一段轻松愉快的好时光。

就这样四目相对的几秒钟,却又显得很漫长。杜鱼看到了一辆出租车刚刚从路边离开,看到了顾南风胳膊上挎着的笔记本电脑包,看到了四年间两个人的所有变化。

她明明有许许多多的话想说,有许多话能说,可她连一句“好久不见”都没说出口,就已经哭了出来。

她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情绪吓到了,拼命想控制,最终却是捂着嘴又哭又笑。

“哭什么?”顾南风伸出一只手扣在了她的头上,“能再见面是件值得开心的事啊。”

是啊,值得喜极而泣。杜鱼从来都不敢想还有今天,原来她一直期盼着这一天。

再遇到顾南风的那一刻她就明白了,顾南风在她生命里留下的念念不忘的标志是什么,他又代表着什么。

是她第一个爱上的人。

“我现在赶着去上班,我工作的地方就在那里。如果你有空,中午来找我,我们一起吃饭?”

顾南风指了指不远处一座金光闪闪的高楼。杜鱼认得,那是这座城市的顶级写字楼。

“好……”

“手给我。”杜鱼还蒙着,不住地吸鼻子,顾南风却拉过她的手,在她手心写了一串数字,“打给我。”

目送他的背影消失于楼宇间,杜鱼盯着自己出汗的手心。那串数字是个魔咒,是个能让青蛙变成王子的吻,也是十二点灰姑娘的钟声。

缓过劲儿之后,杜鱼立刻冲回家,开始一件件地试衣服。平日里,她并不是一个特别注重穿着的人,衣服和鞋子的数量也不多,如今在镜子前搭配了半天,怎样都不满意,怎样都觉得自己仍旧是从前那个土里土气的小孩子。

她愤愤地坐在床边对着镜子怄气。

这四年,她不敢让同学来家里做客,不敢和大家去K歌、泡吧,不敢参加任何聚会。因为她没钱,她害怕被人看出她的捉襟见肘。虽然她知道母亲一个人把她拉扯大不易,她也清楚这种困境日后总会过去,可在察觉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瞬间,她还是难免会心有不平。

而如今,与顾南风的重逢,将她心中的这种不平彻底转化成了自卑。

03

杜鱼在楼下等了足有半个小时,顾南风才出来。

“久等了,有点工作耽误了。”他穿着白衬衣,袖口好看地卷到肘部,“饿了吧,我们去吃饭。”

两人进了旁边的西餐厅,明明是午饭时间,餐厅里却没什么人,杜鱼只扫了一眼菜单就没了任何胃口。

“你要吃什么?”

她赶忙摆手:“我不饿,你吃吧。”

“不吃饭怎么行,我就给你点些招牌菜吧。”

自顾自点好单,顾南风两条胳膊支在桌上,撑着头,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眼睛,说:“你好像没有小时候爱说话了。”

“我那时候也不小了。”杜鱼不满地噘着嘴,“再说,我大学都要毕业了,总该有点变化吧。”

“是啊,你大学都要毕业了,这么久了。”顾南风唏嘘着叹了口气。

“你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杜鱼趁机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话,她想尽可能填补他们之间空白的这段时间。

顾南风也没有吝啬,详尽地讲着他当年在国外念完书后,还是决定回来,并谨慎选择了这家世界五百强的公司。但自始至终,他对于个人感情只字未提。杜鱼听得着急,却不知道该怎样去问,饭菜端上来也没怎么注意,结果被牛排铁板里溅出来的汤汁烫了手。

“咝……”她忍不住吸了口气,把手指含在了嘴里。

“没事吧?”顾南风立刻站起身探过桌子,拽过她的手查看,毫不在意自己的衬衫上会溅上油点。手指上还沾着口水,她觉得很不好意思,可看着顾南风靠过来的脸、半垂着的眼睑、眼神流露出的温柔,那一点点的不好意思凝成了一颗滚烫的水晶球,“还好没起泡……”

“你有女朋友了吗?”

杜鱼没有抽回手,而是上半身微微前倾,距离顾南风更近了。她听到自己的心怦怦跳,她总觉得顾南风也可以听得到。

顾南风闻言抬起头,两个人视线间像有一股电流将两个人向中间吸引。好像过了许久,但其实也不过是几秒钟,杜鱼听见顾南风说:“现在有了。”

这世上没有什么比“你暗恋的人也喜欢你”更令人心潮澎湃的了。

与此同时,也没有什么比他的双眼更迷人了。

在那一瞬间,杜鱼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在闪光,也包括顾南风的眼睛。那层幸福的光泽盖过了一切不和谐,也包括顾南风脸上的迟疑。

那时候杜鱼还不懂,那其实只是她眼里的光罢了。

04

在和顾南风确定了关系之后,杜鱼的人生似乎一下子进入了正轨,虽然从前她也算有干劲,可那种干劲多半是无奈,而如今,她期待未来的分分秒秒。

杜鱼认真地搜寻招聘信息,也参加各种招聘会。她想找一个资历过得去的公司,因为她不想比顾南风差太多。

“晚上要去哪里?”虽然心理压力很大,但顾南风一通电话就能令她忘记一切。

“到时候就知道了,你不要急,我不知道能不能准时下班,下班过后我过去接你。”

杜鱼偷看了一眼在看电视的妈妈,初次恋爱,面对家长总是有点紧张,可随后她就想到妈妈对顾南风是青睐有加的,反正早晚要知道。

果不其然,杜鱼一放下电话,妈妈就敏感地问:“是谁啊?”

“我……男朋友。”

“嗯?”妈妈还是惊了一下,但意识到了她的年纪,很快镇定了下来,“是同学?”

“不是,你认识的,”杜鱼龇了龇牙,“顾南风。”

妈妈好似僵住了,嘴巴半天没合拢。杜鱼没想到会是这样,她以为妈妈对顾南风有什么意见,立刻慌张起来。就在这时,妈妈十分疑惑地问了一句:“顾南风……不是结婚了吗?”

这句话如同一盆冷水迎头扣下,杜鱼连着打了好几个寒战,却没办法刺破脑中的空白。

杜鱼的妈妈当年听说的情况是顾南风要在国外跟女友结婚定居,但她又立刻看出杜鱼是真的不知道,赶忙安慰杜鱼:“你先别多想,也许其中有什么误会,等他来了问问他。”

误会?所有的误会,都来自于人的意志。杜鱼并不在乎顾南风有过婚史,可即便是那样,她也认为这么重要的事情是一早就应该坦言相告的,为什么顾南风将细枝末节都说了,却偏偏隐藏了这件事呢?

杜鱼整个下午脑袋都昏昏沉沉的,直到顾南风到了门外,杜鱼才意识到自己连衣服都没换。妈妈将她推进了卧室之后才开门。

“阿姨,好久不见。”

“是啊,好几年了。杜鱼在换衣服,你稍等下。”

将顾南风让进屋里坐下,杜鱼的妈妈开门见山:“你们的事,她已经和我说了。我家的情况你大概也知道,这么多年只有我们母女相依为命,所以有些话,阿姨必须问清楚。当年你离开,不是说是要在国外结婚吗?那现在呢?”

杜鱼根本没在换衣服,她将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着外面的对话,手在不自觉间死死抓着胸口的衣服。

“婚没结成,到最后和她家产生了一点分歧。”顾南风叹了口气,“阿姨,不好意思,本来一开始我就应该说的,但我总觉得是过去的事情了,也不怎么光彩。”

“那就好。”听得出来,妈妈听到他的解释也松了口气,“你别多心,阿姨还是支持你们的。杜鱼,好了没?”

杜鱼这才发现自己还穿着大妈睡衣,赶紧朝外面喊:“马上!”

顾不得挑什么,她随便找了两件,蹦跳着套上,眼皮开合的间隙,她总是能看见镜子里自己上扬的嘴角。

刚要开门,她听见顾南风说:“之前我就觉得我和杜鱼有许多共同点,会很谈得来的,但那时候和她相处时间太短了。这次重逢,我终于肯定,她就是我在寻找的那个人,我会珍惜的。”

“珍惜”两个字太重,足以将杜鱼心底的所有负面情绪压下,让快乐直直弹起。

恋爱或许就是如此,所有的细枝末节都可以让人的毛孔颤抖,体温升高,所有平淡无奇的风、没有星星的夜晚、飘浮在半空中的灰尘,都蒙上了一层叫作“喜欢你”的滤镜。

两个人刚出家门,杜鱼的手机就响了。电话那头是一家她有兴趣的公司,通知她去面试。挂断电话后,她一下跳到顾南风的身上,还张开手臂大叫:“我接到面试通知啦!”

“你慢点,别摔着了。”

顾南风怕她摔了,只能死死圈住她,宠溺地笑了。

他想他确实是喜欢杜鱼的,因为杜鱼身上有一股勇往直前的劲儿,和他当初刚刚去国外时一样,只是现在的他已经变了。当初他们挤在一起看球赛时他就觉得,杜鱼是个元气可爱的女孩子,并没有多思多想。那时的他志向高远,并非杜鱼可追,只是如今千帆过尽,他也见过很多元气可爱的女孩子,却发现绕了一圈,长大了的杜鱼等在这里,变成了最能令他找回勇气的人。

顾南风毫不怀疑,这样的女孩才更加适合他,他期盼着杜鱼能帮他找回旧日的单纯愉快,所以在感受到电流的那刻,他没有拒绝。

他以为自己已是大人,能说服自己用理智去爱,选择最好的路,可他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在这时振动了一下,只是一条信息,却引得他轻轻颤抖了一下。

每个陷在红白玫瑰抉择里无法自拔的人,不都以为自己是理智的大人吗?

05

兴奋归兴奋,但大公司的面试流程很可怕,杜鱼坐在外面等待,小腿居然有些打战。

握在掌心里的手机忽然亮了,顾南风接连发来两条信息,第一条是“面试加油”,第二条是一个地址,和“面试结束来这里,有惊喜”。

因为有了爱心加持,杜鱼的面试过程还算顺利。一走出公司,她就将忐忑全部抛在了脑后,径直往短信上的地址赶。

那个地方算是城市边缘了,她下了车沿着路牌找过去,发现是一个漂亮的新小区。她正一头雾水,远远就看见顾南风站在一棵黑松之下。

她立刻露出笑容,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你怎么在这里啊?”

“请了半天的假,”顾南风牵起她的手,带她钻进一个单元门,“我给你看样东西。”

那是一套房子,面积不算特别大,但在杜鱼眼里也已经足够奢华了。房子本身就是带精装修的,从宽大的阳台望出去,下面居然是一个巨大的玫瑰花圃。如今并不是玫瑰花开的季节,但她仿佛已经闻到了香气。

“我已经付了首付,随时都可以搬过来。这边绿化很好,早晚可以慢跑。玫瑰花开的时候,应该会很香。”顾南风伸出一只手从她背后绕过,垂了一把钥匙在她面前,“给你。”

那哪里是钥匙,根本就是催眠的钟摆,杜鱼几乎是用尽气力才从它制造的迷幻中挣脱出来。她摇了摇头:“我不要,我不能平白无故要这么重的礼物。”

“不是平白无故,是我喜欢你。”

“如果你一直喜欢我,那它早晚是属于我的。我不急。”

说着,杜鱼踮起脚,在顾南风脸颊上印上一吻。

他们并没有看清楚对方的表情,那是一模一样的不确定。杜鱼不确定自己的坚持是不是对的,如她所说,若是有将来,这一切也不过是必然。她的拒绝与其说是倔强,倒不如说是不敢确信那个未来会不会到来。

而顾南风,他的心中有一片迷雾,他本以为自己昂贵的赋予能刺破那团迷雾,可杜鱼的拒绝重新将他抛了回去。

两个人下了楼,杜鱼口袋里的手机振动,是二试通知。她回头想朝顾南风大喊,却发现顾南风早就在她身后停了下来,也在看手机,眉头微微蹙着。

她一边问着“怎么了”,一边走回去。顾南风立刻将手机按灭,装进了口袋:“公司有点事。”

“那你要回去吗?”

“不用。”顾南风摇摇头,“你想去哪儿,我都陪你。”

之后的一整天,顾南风再也没掏出手机来,像在掩耳盗铃似的。

当天晚上,将杜鱼送到家之后,顾南风完成了一笔转账。他把一张卡里的钱全部打到了他另一个账户里,但那张卡在国外的另一个女人的手上。

他感觉自己如同狂风巨浪中的浮木,根本没办法凭借自己的力量停稳。这种时候,他就很想杜鱼在自己身边,杜鱼就像是他丢失的理想、他不存在的灵魂。

06

杜鱼最终拿下了那份工作,虽说一开始是在基础部门,但在同届毕业生里,她的薪资算高的。她觉得这一切都和她遇见顾南风有关,爱上一个比自己强大的人,能促使自己变得更强。

虽然她没有要那套房子,但周末的时候,她偶尔会和顾南风一起过去。两个人在阳台装了一个秋千藤椅,人坐在里面,会像永动机般微微晃动。

“我去趟卫生间。”顾南风把一颗草莓塞进她嘴里,起身离开。秋千剧烈摇晃起来,顾南风手机从缝隙里掉了下来。杜鱼并不想看,但他的手机设定是抬起自动亮屏,所以她还是看见了上面还没打开的信息。

——钱收到了,晚点给你打电话。

是英文,但杜鱼认得。不过她也没多想,顾南风在国外待了那么久,少不得有几个朋友,工作也是和钱打交道。顾南风回来后,顺手打开手机看了一眼,也没有任何反应。

惯例是傍晚的时候两人一起离开,出去吃一顿饭,然后顾南风送杜鱼回家。但临近傍晚时,天忽然下起雨来,雨势很大,顾南风开口说:“我们在家里做饭吃吧。”

杜鱼看着外面的雨幕,既忐忑又期待地应了下来。

冰箱里只有一些简单的菜,两个人在厨房里忙活开来。杜鱼是会一些家常菜的,但让她没想到的是,顾南风的厨艺很好,显然是做惯了。

“你在国外都是自己下厨吗?”

“是啊,总要吃饭啊。”顾南风低头往盘子里倒菜,随意地对她说,“把香油递我一下。”

“你在国外……是一个人住吗?”

其实问完之后杜鱼就后悔了,何苦这么刨根究底,她知道他曾有女友,也说好了不介意。但当听到顾南风回答“不是”时,她还是忍不住抖了一下,香油瓶不小心脱了手。

“没事没事,你先躲开,不要割到脚。”顾南风吓了一跳,一边关火,一边想把她拉出厨房,“你出去吧,我收拾。”

杜鱼被他拽了起来,却没有挪动脚步,而是突然抬起胳膊从背后抱住了他。

“你是喜欢我的吧?”

“当然了,说什么傻话。”

顾南风背对着杜鱼,脸上没有笑容。

那场雨似乎是为了帮她,晚饭过后也一直不停。他们自然是可以开车回家,但她最终还是给妈妈打了个电话,说要留宿一晚,一再解释会分房睡后,妈妈才肯挂电话。撂下手机后,她看到顾南风忍俊不禁的样子,鼓着腮帮子翻了个白眼。

两个人洗了澡,靠在一起看了部电影,然后顾南风给她找了全新的床单和被子,两个站在门口有些紧张地互道了晚安。

“等下,”见顾南风要走,杜鱼突然又推开门,踮起脚在他唇上轻啄了一下,“现在好了。”

她飞快钻回屋里,背靠着门,站在黑暗里笑了。

换了地方睡得不太好,午夜杜鱼起身去洗手间,她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忽然听到了说话的声音。顾南风站在阳台上打电话,他尽量压低声音,但杜鱼还是能听见一些。

“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不欠你的了。”

“我遇见了一个女孩,我很爱她,我想和她长久地走下去。”

“所以我们之间结束吧。”

这些话通通是用英文说的,杜鱼憎恨自己的英文一直有好好学,居然毫无障碍地听懂了。在听到“end”的那一刻,她整个人好像从脚底开始结冰,一刻也无法在这块地板上继续站下去。

所以,之前顾南风口口声声说的爱她,是在和另一个人还没结束的情况下……

杜鱼什么也没顾,直接冲出了门。

在摔上门的瞬间,她听到顾南风急促地喊着她的名字,但她不能停下来。

她是坚持到敲开自己家的门,见到了睡眼惺忪的妈妈才哭出来的。

07

那天之后,杜鱼仍旧上班下班,过着平常的日子,只是她不再接顾南风的电话,假如顾南风找上门来,她也硬是装作看不到。

她不在乎顾南风之前有过任何的经历,但她在乎他如今和别人有一秒钟的藕断丝连,她无法原谅自己多年的一心一意,不过只换来了他的几分之一。

就在这时,她拥有了一个调岗的机会。她开始拼命地加班,上职业培训班,将自己全身心都投入到了工作里,但她没想到顾南风会等在她培训班的门口。

“你最近还真是忙啊。”补习班在一条小路上,只有一个方向可以走出去,杜鱼实在躲不开。

“有机会总是要抓住的。”

“工作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吗?”

这句话点燃了杜鱼的怒火,她眼神凌厉地看着他,第一次用上了咄咄逼人的语气:“当然!工作是我唯一能抓住的东西!人终归只能相信自己,只有自己不会背叛自己!”

其实杜鱼想表达的是自己的失望,但顾南风似乎并没有听明白,他苦笑了一下说:“不是这样的。”

这次换杜鱼愣住了。

“人是会背叛自己的。从小到大,所有人都拿我当骄傲,所有人都清楚我该走怎样的路,反倒是我自己不知道。我到国外不久,就丢了所有的钱,不敢告诉家里,靠借钱度日,辛苦又狼狈,我的志气在那时就已经被磨得不剩多少了。就在那时,我遇到了珍妮,她被几个混混围堵,我过去想帮她解围,可借口找得太蹩脚了,结果被打断了肋骨,而这犹如火上浇油。但我没想到的是,珍妮第二天来医院给我付了医药费,还硬塞给我一笔钱。我本是不要的,但她一直说是家里给的感谢费,不能不收。当时,那笔钱解了我的燃眉之急,我和珍妮从此熟悉起来。珍妮家有家连锁的酒厂,家境非常优越,所以她完全是小孩性子,除了玩什么都不会。她总是来学校找我,我就陪着她玩,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也确实很快乐。等我回过神来,才发现学业早已被耽误,学分差得远,只能重修。”

杜鱼的脸色随着顾南风的话越来越青白。

“从那时起,我就已经没有什么值得骄傲了,我破罐破摔,干脆休了学。父母被我蒙在鼓里,一直以为我在国外学业有成。每次听到他们和别人吹牛,我都心虚。我总做梦,梦见自己站在高台上,眼见着底下的支撑一根一根被抽走,可是每当珍妮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又没法拒绝她。我之所以能进现在这家公司,也是因为珍妮的关系。但我骗了你,我并不在那么高的职位,只是个普通的会计。我是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和她结婚,但关键时刻,她爸爸突然不同意了。我心灰意冷,就回国了,可她不和我断联系。我一直告诉自己,只是朋友,但前不久她告诉我,她家的总酒厂起了大火,还死了不少人,损失无法估量,可能要破产了。这我不能不帮忙。”

“如果只是帮朋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顾南风低下头去,眼睛笼在阴影中。

“因为你喜欢她,超过我。”

“不是的!她比不上你!她不学无术,刁钻又任性,非常不讲道理,没有任何前途,她……”顾南风慌张地辩白。

“可你还是喜欢这样的她,不是吗?”

杜鱼硬生生地打断了他的话,与此同时,她看到他目光空洞,如同被一巴掌打醒一般,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在眼泪掉下来之前,杜鱼转过了身,用尽全力在哽咽中挤出了一句“不要再找我了”,大步地离开了。

杜鱼终于懂了,所谓灵魂伴侣,不过是自己的幻觉。她以为顾南风是她向往的那类人,是她妈妈嘴里的标杆,是她的触不可及,而顾南风从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遗憾,看到了从另一个女友身上找不到的新鲜感。

两颗虚假残缺的灵魂相依为命,却美其名曰,真爱。

08

连续一个多月的废寝忘食后,杜鱼终于升了职,工资也涨了一点点,但即使只有一点点,也足够令她开心了。

然后她就病倒了,心力交瘁。她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却觉得有什么从身体里一点一点流走了。

她死心了,因为她知道自己自始至终就是输的那一方。顾南风对她的喜欢,只是一种自我说服,说服自己不喜欢另外一个女人。

那之后的一段日子,顾南风一丁点消息都没有,杜鱼表面上不在乎,实际上还是有点忧心。

在顾南风的事情上,她总是有那么点预感。

所以,警察出现在她公司的那刻,她立刻就知道他们是为了顾南风而来。

顾南风滥用职权,挪用公款,警察询问她是否知情。她如实把能讲的都讲了,在警察面前装得镇定从容,可当警察将要离开时,她还是忍不住站了起来,局促地问:“现在还有什么办法能帮他吗?”

“首先还是要先把窟窿补上吧。”

杜鱼缓缓坐下,想拿起水杯,却失神碰洒了。她看到自己手指上的水光,忽然想起她以为自己拥有了全世界的那一刻。

她双手捂住脸,将自己蜷曲起来。

顾南风是分好几次转钱的,自然全都给了珍妮,可他的那套房子真的是用自己的钱付的首付。杜鱼想到他给她钥匙的那天,那究竟是不是他对她的一丝真心呢?

假如那个时候她接受了,假如那个时候她不是那么在意和他灵魂的相依,而是沉浸在恋爱里,全力去纠缠他,那么现在这一切,会不会变得不一样?

可是,没有假如,那不是她,不是他们彼此想要的爱情。

就像面对同样的状况,顾南风选择倾尽全力,甚至将自己逼上绝路去帮助珍妮。而她选择过好自己的生活,放任他自己去面对命运。

如果将来有一天,顾南风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她相信自己一定还会因为重逢喜极而泣。

如今,杜鱼只有一个愿望,2018年,她可以穿着顾南风送的球衣,在俄罗斯看世界杯的现场。

希望到那时,她可以忘了他。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默默安然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