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之偶(四)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8日 / 分类:言情小说 / 睡前故事

面具之偶(四)

文/浅晓萱

面具之偶目录

第一章:面具之偶(一)

第二章:面具之偶(二)

第三章:面具之偶(三)

第四章:面具之偶(四)

面具之偶(四)

凌言玺穿好衣服后,径直去了孟茜所在的客房。

孟茜刚喝完滋补的汤,见凌言玺又回来了,有些诧异。

随即,她笑着唤道:“言玺。”

伺候孟茜的那两名女佣见凌言玺进来,恭敬地朝凌言玺颔首后,便很自觉地出去了。

凌言玺走近孟茜,居高临下地盯着她,问道:“你到底使了什么手段,才让我跟你上床的?”

孟茜见他返回来是问这个,有些受伤。

随即,她有些委屈地说道:“言玺,你怎么可以这样问我?我没有使手段,那晚你喝醉了,是我扶你回的房间,然后,你就……”

说到这,她抬头泪眼婆娑地看着他:“言玺,那晚的事,你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是你强行要了我。我很难过,所以,在你睡着后我就离开了。原本我不会这么快来见你,可是,后来我发现我怀孕了。我不想孩子没有爸爸,更不想和你就那样结束,所以,我就来找你了。”

听孟茜这样说,凌言玺回想起那晚的女人一开始确实反抗过,也回想起那个女人狠狠地咬了他。

他想到这,俊美的脸紧绷起来,神情变得阴沉可怕,眼神也更冷了。

他大手握成了拳,很想揍自己一顿。该死,他真该死。

他眼神冷冷地盯着孟茜问:“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怎么找来凌家的?”

孟茜对上他冷冷的目光,皱起眉头沉默了一会儿,才回道:“我是无意中知道的。一个多月前,你在阿尔特酒庄应酬的时候,我正好也在那里,看见了你。”

说到这,她回忆了下当时的情况。

她是因为看见阿尔特酒庄的老板亲自去酒庄外迎接凌言玺,还看见奥宏企业的董事长对凌言玺毕恭毕敬,才意识到凌言玺身份不简单的。

随后,她在酒庄里打听了下他的身份。

当得知他出身家族势力遍布整个欧洲的英国贵族,是凌氏集团的太子爷时,她是非常震惊的。

孟茜回忆完当时的情况后,抬头看着凌言玺说道:“当时,我是向酒庄经理打听到你的身份的。言玺,当我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时,你知道我有多震惊、多难过吗?五年前,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你怕我跟你在一起只是为了你的钱吗?你就那么不相信我吗?在你眼里,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凌言玺没有回答她的这些问题,而是盯着她问:“你是怎么进入凌家的?”

孟茜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才回道:“奥宏企业的董事长朱昌是我的养父。他与你的三叔爷不仅在生意上有往来,交情也不浅,我是通过你的三叔爷进入凌家的。”

说完这番话后,她又抬起头来看向凌言玺:“言玺,我知道我这么费尽心机地进入凌家,你一定很不高兴,甚至会觉得我另有所图。可我真的只是因为放不下你,不想我们的孩子没有爸爸,才找到你的三叔爷,求他带我来凌家的。”

凌老太爷和凌老太太有九个子女,四个儿子,五个女儿。

大儿子凌国康是凌言玺的爷爷。

二儿子凌国鹏因为二十几年前参与了调换唐乔晚的阴谋,差点害死唐乔晚,虽然他不是主谋,但他这个帮凶也被赶出了凌家。

三儿子凌国荣正是孟茜所说的凌言玺的三叔爷。

凌言玺听到事情与自己的三叔爷有关,是有些气愤的。

而让他诧异的是,孟茜竟然是朱昌的养女。

他和孟茜是在国内K市相识的,那时的她才十九岁,身上带着纯朴、干净的气息。

他遇见孟茜时,她正被她妈逼着相亲,而他被孟茜误当成了她的相亲对象。

或许是想戏弄她,又或许是觉得她有些特别,所以,他就将计就计了。

没过多久,孟茜就发现她认错了人,他不是她的相亲对象。

当时,是孟茜追求的他,她为他制造过许多惊喜,有一次为了他,甚至差点出车祸。

她为了能有钱买一份特别的礼物送给他,便瞒着他去做兼职。

那份兼职需要穿着米老鼠卡通服在人最多的地方派发宣传单。

就是那一次,她差点出车祸。

也就是那一次,他的心被她融化。

他原以为他们可以走到最后,可是,她突然告诉他,她结婚了,并且还告诉他,她从来没对他动过心,只是跟他玩玩而已。

从那以后,她就消失了。

而在她消失以后,他还收到过她和别的男人出双入对的亲密照片。

他也曾找过她,只是没有找到。

五年后,再见到孟茜,他的直觉告诉他,孟茜已经变了,不再是五年前那个孟茜了。

她的眼睛不再干净、清澈,她身上再也没有那纯朴的气息。

凌言玺再回想起五年前与孟茜的点滴,心中多多少少是有些酸涩和沉痛的。

孟茜见凌言玺似乎回想起了他们以前的事情,突然起身扑进他怀里,紧紧地抱住他,哭着说道:“言玺,我是真的爱你的,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五年前离开你,我真的是迫不得已的,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保证,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说完这番话,她抬起泪眼看向了他。

见他仍无动于衷,她轻咬了一下唇,突然勾住他的脖子,主动凑上双唇去吻他。

随着她的靠近,她身上的脂粉味道袭来,凌言玺不悦地皱了下眉,一把将她推开了。

被推倒在床上的孟茜有些不敢相信地哭着看向他:“言玺……你……你竟然推开我,你对我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了吗?”

最后一句话,她是哭着质问出来的。

凌言玺俯视着满脸泪水的孟茜,神情冷淡,性感的唇凉薄地勾起:“对你这种女人,我只有一种感情,那就是厌恶。”

听到他这话,孟茜只觉得很心痛,越发伤心了。

五年不见,她觉得凌言玺变得她都快不认识了。

是她五年前伤他太深了吗?

否则,他怎么会对她这么无情?

在他眼中,她再也看不到他往日的温柔了。

凌言玺冷睨了她一下,突然俯下身,大手捏住她的下颌,眼神有些犀利地盯着她问:“一个多月前的事,是不是你策划的?”

他有些用力,孟茜觉得下颌处有些痛。

她被迫抬起头来看向凌言玺,对上他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的目光,又流下了悲伤的泪水。

她吸了吸鼻子,才语带哭腔地承认道:“是,是我设计的,你所在的房间,我让人点了一种熏香。你进去后,就会变得意识不清……”

见她总算承认,凌言玺冷笑着,另一只大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他眼神凌厉骇人地盯着她:“孟茜,你果然变了。”

孟茜见他的神情变得阴鸷可怕起来,虽然心里有些害怕,不过仍旧相信他不会对她动手。

她泪眼婆娑地看着他,哭着说道:“我是变了,你不也一样吗?言玺,我做那些事,虽然可恶、可恨,手段虽然很卑鄙无耻,可我都是为了和你重新开始。我们分开了五年,你这五年一直没有找过别的女人,难道不是因为心里还有我吗?既然你心里还有我,我心里也有你,我们为什么不能重新开始?”

说完这番话,她抬手抚上自己平坦的肚子:“我已经有我们的孩子了,看在孩子的分上,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听她提到孩子,凌言玺有些心痛,甚至还有些排斥。

他冷眼盯着孟茜,声音冰冷地说道:“我再说一次,我跟你早就结束了,不会再重新开始,永远没有这种可能。”

见他说得这么坚定决绝,孟茜哭着问道:“那我们的孩子怎么办?你要让他一出世就没有爸爸吗?”

凌言玺松开手,直起身子,随即睥睨着孟茜,语气深不可测地说道:“孟茜,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我的,现在还是未知数。”

孟茜听到他说的话,有些受伤:“言玺,你什么意思?你不相信我吗?”

以前的他从来不怀疑她。

她真的没有想到,他们才五年没见,他就如此不信任她了。

他竟然怀疑孩子不是他们的。

他知道他的话有多伤人吗?

他是在说她私生活不检点吗?

他是在羞辱她吗?

凌言玺冷眼看着她:“你觉得你还值得我相信吗?你不择手段地爬上我的床,费尽心机地进入凌家,你真的只是为了我吗?”

“不然呢?你以为我为了什么?”

“你心里很清楚。”凌言玺盯着孟茜说完这话,转身径直离开了。

孟茜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很是难受,很想大哭一场。

言玺,你变了,你真的变了。

凌言玺回到他的卧室,靠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忽然想到什么,便将苏暖的小说打开。

新兰路,五星级公寓。

苏暖和景轩已经回到公寓,两人这会儿正在用餐。

晚餐是景轩做的,而且都是苏暖喜欢吃的菜。

苏暖早就饿坏了,已经吃了两大碗饭,正在吃第三碗。

景轩早就吃好了,目光温柔地看着她吃,并时不时地帮她夹菜。

“景轩,你做的菜越来越好吃了。”苏暖一边吃,一边夸赞他。

景轩见她吃得急,有些担心地提醒道:“慢点吃,别噎到了。”

“噎不到的。”苏暖说完这话,又往嘴里扒了一大口饭,不过,下一秒她就蹙起眉头,捂住了嘴。

景轩见状,连忙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噎到了?”

“不是,是那种感觉又……哕——我去一下,哕——”

她话没说完,连忙起身冲进了洗手间。

景轩见状,起身跟了进去。

“哕——哕——”

他见苏暖站在马桶前呕吐,有些诧异,走上前拍了拍苏暖的后背,待她平息后,便递了一条干净的毛巾给她。

在苏暖接过毛巾擦拭嘴角时,他满眼关心地看着她,问道:“暖暖,你怎么了?”

苏暖看着他微微皱眉,轻轻摇头说道:“不知道,最近总是想吐,就像怀孕了一样。”

听她提到“怀孕”两个字,正准备从她手里接过毛巾的景轩神情一怔,伸出去的手顿在了半空中。

他眸底闪过一抹异色,有些震惊且不敢相信地问:“你说什么?”

苏暖见他满脸惊讶,便再次说道:“我说像怀孕……”

说到这,苏暖突然意识到她上个月的例假没来。

回想起那晚,她猛地瞪大了双眸,难道……难道她怀孕了?

她下意识地抬手抚上自己平坦的小腹,抬头惊讶地看着景轩,说道:“景轩,你说我是不是怀孕了?”

景轩盯着她平坦的小腹,垂在身侧的一只手暗自攥成了拳头。

苏暖见景轩愣着不说话,将手里的毛巾放下后,走近景轩,主动抱住他,靠在他的胸膛上,笑着说道:“如果我真的怀孕了,那就恭喜你,你当爸爸了。”

听到她这话,景轩眯起眼,另一只手也握成了拳头,眼底闪过一抹怒意和恨意。

苏暖没听到景轩的回话,抬起头看向他,有些不解地问:“景轩,你怎么了?”

景轩收起眸底的怒意与恨意,垂眸温柔地看着苏暖,说道:“我是太意外了。”

说着,他顿了一下,又盯着苏暖问道:“暖暖,如果你真的怀孕了,这个孩子你会要吗?”

苏暖低头看了一会儿自己的肚子,才抬头看着景轩说道:“虽然是个意外,但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你说要不要?”

景轩看着她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我们的孩子,当然要。”

说完,他便拥着苏暖出去了。

回到餐厅后,他坐下没几分钟,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眸底闪过一抹异样的光,看向苏暖说道:“暖暖,我去接个电话。”

苏暖闻言,看着他点了下头。

景轩则在她点头后,拿起手机起身离开了餐厅。

他回到他的房间,并将房门从里面锁住了,然后拿着手机走到与他卧室相连的露台上。

景轩一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一道愤怒的女声。

“你现在是不是跟苏暖那个贱人在一起?”

听到对方语气不悦,景轩也语气不悦地道:“朱莉莎,你的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

“怎么?我叫她贱人,你心疼了?她都跟别的男人上床了,她不是贱人,是什么?”

听到这话,景轩气得大手捏得咯咯作响,咬牙切齿地道:“这还不是你干的好事。”

“是我干的又怎么样?你能把我怎么样?景轩,你最好别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否则,我一定会让你后悔。”

景轩的手紧握成拳,眼底闪过一抹恨意后,他微微调整了下情绪,才问道:“你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

“每晚的这个时候,你都在我身边,今晚你却在别的女人身边,你说我打电话给你会有什么事?”

电话那头的朱莉莎嗲着声音说完这些话后,顿了一下,才语带威胁地说道:“是我过去找你,还是你过来找我?”

闻言,景轩回道:“暖暖今天刚回来,我要陪她。”

“景轩,你知道我的性格,我要是过去了,绝不会跟你偷偷摸摸的,到时候要是被你的暖暖撞见,知道了我们的关系,她伤心难过了,你可别怪我。”

景轩有些气愤地道:“朱莉莎,你不要太过分了。”

“你脚踏两只船,到底是我朱莉莎过分,还是你景轩过分?你都跟我在一起两三年了,却一直不肯甩了苏暖,你到底想怎么样?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再给你两天时间,如果两天后,你还不甩了苏暖,不跟她摊牌,我就直接去找苏暖,告诉她你跟我有多恩爱。”

景轩冷冷地说道:“朱莉莎,你要是敢这样做,到时候,后悔的一定是你。你最好不要逼我,狗急还会跳墙,更何况是人。我已经欠了暖暖很多,我不会再让你伤害她。朱莉莎,如果不想我们的关系闹僵,你最好不要再伤害暖暖。”

朱莉莎听完他的话,快要气疯了。

“你心里是不是还有她?她到底哪点好了?不就是给你打钱了吗,我给你的钱还少吗?我爸爸的公司奥宏企业都给你一半了,我的付出还没她多吗?她对你有恩,我就没有吗?我的钱、我的身体都给你了,她除了给你钱之外,还给你什么了?你别忘了,她的第一次都给了别的男人。”

听到这话,景轩气得捏紧了手机,俊逸的脸上布满阴霾,脸色都有些铁青了。

“别再说了,我过去陪你。”景轩怒气腾腾地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随后,他进浴室洗了个冷水澡,压下怒火,调整好情绪,换了一身衣服才出去。

他要出去时,苏暖正好洗好碗从厨房里出来。

苏暖见他穿戴整齐,便问道:“你要出去?”

景轩看着她微微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公司有事,我去一趟,今晚可能不回来了,你早点睡。”

“都凌晨五点了,公司还有什么事啊?”苏暖有些疑惑地问完,蹙眉看着他叮嘱道,“那你路上小心点,公事处理完了,就早点回来休息。”

“我知道了。”景轩看着她点了下头,突地将她拉进怀里紧紧地抱住。

“暖暖,你再给我一点时间,等我处理好一些事情,就可以多陪陪你了。”

等他摆脱朱莉莎,他就可以和苏暖重新开始了。

苏暖在他怀里点了点头,替他整理了下领带,才看着他说道:“我知道了,你快去吧,我会早点休息的。”

看着一脸温柔的苏暖,景轩有些舍不得离开。

“暖暖……”他低唤一声,双手捧住她的脸,正要低下头去吻她,他的手机就来信息了。

那信息提示铃声是他为朱莉莎特别设置的,所以,一听到铃声响,他就知道是朱莉莎的信息来了。

他眼底闪过一丝异色,放开苏暖,拿出了手机。

当他打开手机,看到信息内容是“我在你车里等你”时,神情微微变了下。

他没想到,那个疯女人竟然真的找上门来了。

他将手机收起来后,低下头吻了一下苏暖的额头,笑着说道:“我走了。”

“嗯。”苏暖看着他点了下头,目送他离开后,上前将门关上。

随后,她走进自己的房间,找了一件睡衣,进了浴室洗澡。

景轩这会儿已经到楼下坐进他的车里了。

而朱莉莎也在他的车里。

他一坐进去,朱莉莎就搂住他的脖子,一边激吻他,一边去脱他的衣服,动作熟练地挑逗着他。

景轩则看着她,压低声音说道:“别在这里,去你家。”

朱莉莎有着一头棕色长鬈发,因为她的妈妈是西方人,而她比较像她妈妈,所以有着一张妖媚动人的西方面孔。

景轩虽然并不喜欢朱莉莎,甚至有些排斥她,但是每次她一挑逗他,他就情不自禁了。

背叛了苏暖,他在愧疚的同时又无法推拒朱莉莎。

只怪朱莉莎太了解男人,知道怎么取悦一个男人。

而他是一个正常男人,有正常的生理需求,所以,朱莉莎一挑逗,他就沉沦了。

楼上,苏暖洗完澡出来后就躺在床上了。

她侧过身,准备将床头柜上的台灯打开,便看见她的手机放在柜台上,还有她的包。

她记得她的手机和包在被绑架时掉了的,怎么突然出现在床头柜上?

难道是景轩捡到,然后拿回来了?

心里这样想着,她便将手机开机了。

手机还有一点电量,她查看了一下,发现手机上有未接电话。

有几个是她的好闺密唐乔晚打的,还有几个电话是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

她本来想给唐乔晚回过去的,但是想到已经很晚了,唐乔晚可能已经睡了,她就没打过去,而是发了一条信息过去报平安。

随后,她查看了下那个陌生号码,见那个电话打过来好几次,是有些诧异的。

因为她没有亲人,会给她打电话的除了唐乔晚和景轩之外,基本上就不会有其他人了。

随后,她刚准备返回主界面时,却一不小心误拨出去电话。

见拨出去了,她怕打扰到别人,正准备挂断,那头的人却接了。

见状,苏暖有些惊讶,随即将手机放到耳旁,连忙说道:“不好意思,我……我打错了。”

“是打错了,还是特意打过来想听我的声音?”

低沉冷傲的声音在耳旁响起,苏暖微微怔了一下,这声音怎么听起来有些耳熟?

这语气怎么那么像某个人?

她试探性地问道:“先生,请问您是哪位?”

接到她电话的人正是凌言玺,他一直没睡,手机响起后,他见是苏暖打过来的,非常诧异,当即就接听了,并且没有刻意变声。

听到苏暖问他是谁,他好不容易压下去的那股火又蹿起来了。

“不知道我是谁,你就随便打过来,怎么?你身边有一个男人不够,还想再勾搭一个……”说到这,凌言玺冷笑着问道,“一个男人满足不了你吗,苏小姐?”

“苏小姐”三个字,他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察觉对方语气很不悦,还带着嘲讽,苏暖也有些火大了:“你到底哪位?你说不说,不说我挂了。”

“你有种挂了试试。”

对方不可一世的语气令苏暖顿时反应过来。

“你、你……你不会是凌言玺那个浑……”差点把那个“蛋”字说出来,苏暖话音一转,“凌总,怎么是您啊?真不好意思,刚刚没听出是您的声音……”

说到这,她故意打了个哈欠,然后声音慵懒地说道:“好困,好晚了,我睡了,凌总,您也早点……歇息吧。”

说完,她正准备挂断电话,凌言玺低沉而又邪魅的声音便在她的耳旁响起:“你吵醒了我,不准备负责吗?”

“负责?”苏暖闻言,瞪大了双眸,“负什么责?”

“把我哄睡着。”

“你有没有搞错?你都多大了。”

凌言玺沉声问道:“哄还是不哄?”

苏暖眯起眼:“不哄,你想怎么样?”

凌言玺沉吟片刻,语气深不可测地回道:“苏小姐,不要让我有借口去找你……麻烦。”

他顿了下,才补上“麻烦”两个字。

苏暖知道凌言玺说到做到,为了避免他来找麻烦,她经过深思后,说道:“OK,我哄行了吧。”

语毕,她深吸一口气,将心里的怒气压下去才说道:“凌总,请您先把您那双老眼闭上。”

听到“老眼”二字,凌言玺抽了抽嘴角:“我很老吗?”

“您不是说过您是我的衣食父母吗?既然是父母,当然比我老很多了。您闭上眼了吗?”

两个月前,当她还在国内,还被凌言玺奴役的时候,凌言玺就对她说过,他是她的上司,给她发工资,等于是她的衣食父母,对他要像对自己的父母一样好、一样尊敬。

她左一句您,右一句您,听得凌言玺气不打一处来。

死女人,一定是故意的,故意要气死他。

这时,苏暖的声音在他的耳旁响起:“啊——哦,啊——哦,啊咝嘚啊咝嘚……”

听到她雷人的歌声,凌言玺嘴角抽搐:“该死,你唱的是什么?”

“催眠曲啊,您老不喜欢啊,那我再换一首。啊……”

苏暖刚要开唱,就被凌言玺打断了:“你是要生了吗?”

听到这话,苏暖又羞又恼:“你才要生小孩了呢!”

她故意挑的雷人难听的歌唱,就是要折磨凌言玺的耳朵的,竟然被他说成这样。

果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随即,她说道:“凌总,我困了,我要睡了。”

凌言玺像是没听到她的话,自顾自地问道:“你一个人在房间里?”

苏暖正要回答,凌言玺接着问道:“没有其他人?”

“关……”

她刚要开口,凌言玺便先一步开口道:“这么说,你是因为寂寞了才打电话给我的?”

说这话时,他的语气是不悦的。

听完他的话,苏暖也快要气死了。

“寂寞你个头,我是误拨过去的,谁知道那电话号码是您老人家的。我要是知道是您老人家的,打死我都不会拨过去。”

“你就这么讨厌我?”

听到这话,苏暖微微怔了一下,随即回道:“您老怎么现在才看出来,我表现得很不明显吗?”

闻言,凌言玺沉下了脸色:“苏暖,你想死吗?”

听到他不悦的声音,苏暖扬唇得逞地一笑,说道:“不想。凌总,您睡不着是您的事,自己去数山羊吧。我睡了,拜拜。”

说完,她便挂断了电话,然后将手机关机并充上电。

弄妥一切后,她躺下来,想到自己把凌言玺气得半死,嘴角带着笑意,慢慢进入了梦乡。

睡着后的她又梦到了那一晚的情形。

那一晚的事,她已经梦到不止一次了。

与前几次不同的是,这次她梦到的那晚的男人变成了凌言玺。

在梦里,她一开始是拒绝他的,可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她跟中了邪似的,竟然不反抗了。

那个令人脸红心跳的梦,她做到了天亮,醒来后脸红如血,脸上像有一团火在烧,热热的、烫烫的。

想到自己竟然梦见凌言玺,苏暖“啊”地尖叫了一声,掀开被子,冲进了浴室。

进去后,她打开盥洗台上的水龙头,用冷水洗滚烫的脸蛋。

她疯了,她一定是疯了。

她竟然梦到凌言玺,还是一个……好梦!她怎么不反抗到底啊?

嘴里说着讨厌人家,梦里她却……

苏暖,你怎么是这样的人啊?

你怎么表里不一啊?

凌言玺除了长得帅之外,还有哪里好了,你竟然还梦见他了……

天哪,降下一道雷狠狠地劈死她吧。

用冷水拍打了一会儿脸蛋,她才抬起头来。

看着镜子中仍旧脸红红的自己,苏暖有些想哭。

她再次用冷水拍了拍脸,洗漱完后便出去了。

她的手机充好电就自动开机了,她从浴室出来时,手机正好响了。

电话是唐乔晚打过来的,苏暖走上前拿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就立即接听了。

“晚晚……”

“暖暖,你前段时间去哪儿了?为什么手机一直打不通?”

听到电话那头唐乔晚担忧的声音,苏暖思索了一下,说道:“前段时间,我的手机坏掉了,刚修好。晚晚,非常不好意思,我这段时间没跟你联系,你一定担心死我了吧。”

她不说出实情,是因为不想让唐乔晚担忧。

至于绑架她的是什么人,景轩昨晚带她回来的时候向她保证了,他会查出来的。

唐乔晚听到她说是手机坏了,半信半疑地问道:“暖暖,你没骗我吧?我一直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我怎么会出事呢?别担心,我很好,没事。”

听她这样说,唐乔晚没再追问下去,随后又问道:“那你的未婚夫对你好吗?”

苏暖笑着回道:“他对我很好,只要他在家里,从没让我下过厨。”

“他给你做几顿饭,就把你收买了啊?”

苏暖回道:“你不也是被你老公几顿饭收买的吗?”

话音一落,她想到最近恶心想吐的事,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晚晚,我好像有了。”

“有什么了?”问出这话,唐乔晚才反应过来,“你……你怀孕了?”

苏暖微微蹙眉回道:“我还不确定。”

“你那个有多久没来了?”

苏暖回道:“上个月没来。”

唐乔晚听她这样说,看了眼身旁还在熟睡的俊美男人,压低声音问道:“你跟你的未婚夫已经那个了啊?”

在她问这句话时,她身旁原本闭着双眸的男人突地睁开了那双魅惑人心的眼眸,饶有兴致地看着她。

苏暖听到唐乔晚的话,越发不好意思了,轻轻点了下头,低声应道:“嗯。”

唐乔晚闻言,有一点难过,有一点失望。她还想让苏暖当她的嫂子呢,看来是不可能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暖暖,你还是去检查一下吧,如果真的怀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对了,景轩向你求婚了吗?”

听到唐乔晚的问话,苏暖有些失落,随即回道:“还没。”

唐乔晚本就觉得景轩不靠谱,听苏暖这样一说,就更觉得不靠谱了。

她很怕景轩只是玩玩,那样的话,暖暖一定会伤心死的。

现在苏暖一门心思扑在景轩身上,而唐乔晚又没见过景轩,也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那个人不靠谱,所以不好说景轩的坏话。

俗话说,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

她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暖暖,如果你过得不好,或者景轩对你不好,你一定要跟我说,需要我帮忙的时候,也不要忘记找我。”

“我知道了,晚晚,谢谢你。”

“以前是你帮我,现在该我帮你了。”唐乔晚说完这话,想到自己结婚的时候,苏暖没能来,便有些遗憾地说道,“好可惜,我结婚的时候,你没能来。”

苏暖有些惊讶:“你和你的男神已经举行婚礼了吗?什么时候举行的?”

唐乔晚回道:“前不久。”

错过了好闺密的婚礼,苏暖心里很是愧疚,说道:“对不起啊,晚晚,你的婚礼,我竟然没去当你的伴娘,没去给你把关。”

“暖暖,你别自责,我没有怪你,只是觉得有些可惜。你结婚的时候,可一定要通知我。”

苏暖笑着回道:“我的亲人就只有你和景轩两个人,我一定会邀请你的。”

苏暖说完这话,想到什么,便又问道:“对了,晚晚,你之前也失踪了很久,我也一直联系不上你,你到哪里去了?”

“我……”唐乔晚深思了一下,说道,“我以后慢慢跟你说。”

唐乔晚说完这话,再和苏暖聊了一会儿,嘱咐她一定要去医院检查,才挂断电话。

而唐乔晚一挂断电话,手里的手机就被一只大手抽走了,随即她就被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抱在怀里。

抱住她的男人名叫龙御琛,是她的丈夫,同时也是与凌言玺从小一起长大的生死兄弟。

唐乔晚用手撑在男人健硕的胸膛上,问道:“干吗?”

“晨运。”

最近几天,唐乔晚身边的男人一睁开眼就要晨运,她便问道:“御琛,你每天这样,不累吗?”

她知道龙御琛会回答不累,所以不等他回答,便说道:“先等等,我有话要问你。”

“什么话?”

“我让你去调查景轩,结果怎么样了?”

“这件事有人会处理,我们就不用管了。”龙御琛凝视着唐乔晚,说完便要低下头去吻她。

唐乔晚头一偏,避开他的吻后,问道:“谁会管?”

“你希望谁管?”

唐乔晚抬眸看着他:“你就告诉我,那个景轩靠不靠谱?”

“除了我,你觉得这个世上还有第二个男人靠谱吗?”

见他又要吻下来,唐乔晚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巴:“龙御琛,我跟你说正经的。”

龙御琛拉开她的小手,凝视着她,说道:“我跟你说的也是正经的。”

“你的意思是,那个景轩不靠谱?”

龙御琛敛眉:“晚晚,我们在床上能不能不要谈论别的男人?”

“能,你只要告诉我调查结果,我保证以后在床上不跟你谈论别的男人,提都不提一下。”

龙御琛闻言,挑眉问道:“也包括龙胤宸?”

唐乔晚抽了下嘴角,瞪着他说道:“那是你儿子。”

“是我儿子又如何,他也是男人。”

“龙御琛,你够了,他还只是个小孩子。”

龙御琛纠正道:“是小男人。”

唐乔晚白了他一眼:“真服了你。”

话音刚落,她顿了一下,说道:“好吧,也包括他。”

龙御琛满意地一笑,搂着唐乔晚,告诉她他调查到的结果。

苏暖结束和唐乔晚的通话后打给了景轩,然而,对方关机了。

因为没有打通景轩的电话,她有些失落,叹了一口气后,换上衣服去了厨房。

厨艺几乎为零的苏暖煮了碗白米粥,然后煎了个荷包蛋。

虽然厨艺不精,不过现在的她煎荷包蛋不会煎煳了。

只是,她坐下来吃时,只咬了几口荷包蛋就觉得有些反胃,吃不下去了。

为了填饱肚子,她强迫自己把那碗白米粥喝了。

吃完早餐,她收拾了一下,拿着包准备出门。

她刚走到门前,就听到门铃响了。

原以为是景轩回来了,她欣喜地打开门,却发现站在门外的并不是景轩,而是戴着面具的康德。

看着他,苏暖有些惊讶:“你……你不是昨晚那个……”

康德笑看着她:“是我。苏小姐,你好,不好意思,这么早来打扰你。”

“您……您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昨晚我们总裁的外套落在你这儿了,我特意来取的。”

苏暖听他提到外套,才想起昨晚救了她的那个戴面具的男人把外套给她披上,忘了要回去。

于是,她笑着说道:“我现在去给您取。”

说着,她便转身回了房里,然后将凌言玺的外套装进一个袋子,才提着出来交给康德。

康德接过她手里的袋子后,见她背着包,像是要出门,便问道:“苏小姐,你这是要出门吗?准备去哪里?需要我送你一程吗?”

“谢谢,不必了。我是要去医院,您应该不顺路。”

康德听她这样说,没说其他的,只向她颔首,便提着袋子先离开了。

凌言玺今天在去公司的途中,想起他有重要的东西落在他昨晚让苏暖披上的那件外套里了,所以才让康德过来取。

苏暖离开时,接到了唐乔晚打来的电话。

“暖暖,你现在在哪儿?你未婚夫有没有在你身边,我有事跟你说。”

闻言,苏暖有些诧异:“你有什么事跟我说?我现在正准备去医院。”

“你一个人吗?”

“嗯。”苏暖应了一声,接着说道,“景轩昨晚去公司了,还没回来。”

唐乔晚听到她的话,沉默了一会儿,问道:“暖暖,你……从来就没怀疑过他吗?”

苏暖问道:“怀疑他什么?”

“比如,他对你忠不忠诚,有没有骗过你之类的。”

“晚晚,除了你,这个世上我最信任的人就只有他了,我从来不去怀疑他。我相信他即使有欺骗我的事情,也是为了我好。”

听到她的话,唐乔晚拧起了眉头,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暖暖,有些男人是不能尽信的。你的未婚夫,我始终觉得有些不靠谱,你别太信他了,万一他哪天做出伤害你的事情来,你……”

苏暖没等唐乔晚说完,便打断了她:“晚晚,你对景轩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就是觉得他有些不靠谱,反正你听我的,平时多留意一下他,不能太相信他。还有啊,如果他向你求婚,你暂时别答应他。”

苏暖听她说完,便说道:“晚晚,你有点奇怪。”

“有吗?”唐乔晚反问了一句,说道,“你一个人去医院,我不放心,我找个人陪你去。”

苏暖闻言,疑惑地问道:“你找谁陪我去?”

话音刚落,她又接着说道:“晚晚,不用找人陪我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我马上进电梯了,我先挂了。”

说完,她便先挂了电话。

她离开公寓后,在等车时,昨晚送她回来的那辆超豪华阿斯顿马丁ONE—77停在了她的身前。

她看着那辆豪车,正觉得有些眼熟时,戴着面具坐在驾驶位上的康德就下来了。

他拉开后座的车门,看着苏暖说道:“苏小姐,请上车。”

苏暖看了一眼车里,见昨晚那个跟凌言玺一样狂妄的男人坐在里面,便摇头说道:“谢谢,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去就可以了。”

“扔进来。”

冰冷、低沉的声音从车里飘了出来。

苏暖闻言,正要开溜,康德已上前一步拦住她,并看着她说道:“苏小姐,你看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要是对你动粗,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而且,我一把老骨头了,还不一定抱得动你,你就别为难我这个老人家了,自己上去吧。”

说完这番话,他又凑近苏暖几分,压低声音说道:“我们总裁从小被宠坏了,一身的大少爷脾气,他说一,别人不能说二,他的大少爷脾气要是上来了,没几个人赢得过他。你今天要是不上车,我敢保证,你绝对打不到车。”

苏暖闻言,不悦地看了一眼车里的男人。

康德则看着她继续说道:“苏小姐,请吧。”

苏暖看了眼康德,沉思了一下,随即目光一转,扬唇不怀好意地一笑,便爽快地坐进了车里。

——连载结束​​​​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甜的梨(九)
下一篇 : 然后我们跳了舞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