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夜摘你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晚夜摘你

文/白某鲸

“陈译先生,你做了这么多事,我谨代表傅遥月小姐一人,送给你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月亮。”

01

傅遥月看见那些莫名其妙出现的“傅遥月公主病”“傅遥月耍大牌”之类的黑料通稿时完全没有惊讶,甚至在助理小言生气地抱怨了一句“这不明摆着故意黑我们吗”之后,还有心情给她倒了杯保温杯里的枸杞水。

小言撇撇嘴,委屈地搂住傅遥月的胳膊撒娇:“阿月,他们简直是欺人太甚好不好!这莫须有的黑料多败路人缘啊,虽然本来就没有几个关注,但正因如此,我们得更加努力……”

傅遥月听到这话立马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连忙打断道:“我绝对不可能再多参加一个节目的!加班?不存在的。”

小言那一通粉丝们群策群力编了一整天的说辞连个开头都没讲出来,就被傅遥月扼杀在摇篮里。傅遥月打开手机,果不其然看见闷头干掉她一杯枸杞水的小言在粉丝群里吐槽她——

小言:我去说了,阿月一个字都没让我说出来。我真是奇了怪了,怎么会有明星像我肚子里的蛔虫一样,完美地拒绝掉我给她推荐的所有项目!

下面马上有几个小粉丝发流泪的表情,很快就刷了屏。傅遥月一边点群里消息的+1,嘴角偷偷勾起一个弧度,一边暗自得意地想:想不到吧,正主就在你身边。她又装成失望的粉丝在群里跟大家一起水群,本以为又是快乐的一天,可没想到突然有人回复了小言最开始的那条消息——

Cycle:会参加的,别担心。

这次的刷屏是从傅遥月开始的,她看见的一瞬间不自觉地发了三个问号出去,许多人跟着她+1。小言像看见了救星一样咆哮道:对,我们月崽一定会从十八线小透明变成知名女明星的!

傅遥月顿时黑人问号脸,抬头问小言:“这个人……”话说了一半,声音戛然而止。

小言疑惑地看她一眼,傅遥月不着痕迹地掩饰自己刚刚不过脑子的操作,她保持着镜头前的微笑,问:“这个节目是跟谁搭档的来着?”

小言瞬间变成星星眼:“阿月,你知道吗!这个节目,是陈译的工作室邀请我们的,是陈译,陈译哎!这你都不参加?”

傅遥月却只想着还好她没暴露自己偷偷潜进粉丝群的事,根本没把小言的话放在心上,以至于几天后她在机场遇见陈译、看见如此盛大的粉丝接机场面时,稍稍一愣,盯着那个身形瘦削高挑、戴着墨镜酷得没边的少年,半天都没对上号。

红和不红的区别竟是如此惹人落泪。陈译走路健步如飞,生怕慢一点就被追上,傅遥月孤零零地站在旁边等着说好来接机的节目组,甚至还有心情拍了一张陈译的照片发群里问一下这是哪位明星。

小言回复:这么有排面?我赌这人将来一定会是阿月的绯闻男友。

半晌,她又不嫌事大地补充道:要是长得特别好看的话,也有可能不仅仅是绯闻男友而已。

傅遥月:……

02

傅遥月第一次和这个“绯闻男友”遇见是在电梯里。她正在看粉丝发到群里的一个剪辑,满脑子都是“我可真好看”的念头,按键时却被人抢了先。那是一只很好看的手,骨节分明,白皙修长,稳稳地按在她的楼层,傅遥月刚下意识地想道谢,却看见那只手又嗖的一声按遍了所有的楼层。

她匪夷所思地转头看了旁边那人一眼,莫名觉得那棱角分明的侧脸有些眼熟。陈译这会摘了墨镜,对上傅遥月仿佛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轻轻笑了一声:“再放一遍呗?”

傅遥月以为自己听错了,问:“什么?”

陈译指了指傅遥月此刻暗下去的手机屏幕:“视频。”

傅遥月现在十分感谢自己出门戴墨镜、口罩的习惯,此刻她看向少年的目光都和蔼了不少,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下这男孩子很有辨识度的五官,愈发觉得长得好看的人审美就是在线。

她顺带问了句:“哎,你也是她的粉丝吗?交个朋友呗。”

“好啊,”少年轻轻瞥了傅遥月一眼,拿出手机加了她微信,然后轻描淡写地开口,“我叫陈译。”

电梯门刚刚好打开,宛如遭到雷击一般的傅遥月头一次觉得酒店那长长的走廊是如此亲切,亲切到让她连是不是自己要去的楼层都不在乎了,一心只想逃离这个地方。

她很尴尬,尴尬到脚趾抠地,脑海中又不自觉地浮现出小言那句“绯闻男友”。傅遥月保持住平静的表情,觉得此刻已经达到了她这辈子演技的巅峰,用最快的语速说道:“好的。很高兴认识你。我到了。回聊。再见。”

然后她立马冲了出去。

身后传来很轻很淡的一声笑,她回头,只看见少年的身影隐在慢慢合上的电梯门后。

一直等不到人的助理终于看见陈译的身影,松了一口气,还有些疑惑为什么到二楼的电梯可以坐这么久。

陈译轻轻笑:“看见个很有意思的视频,多看了几遍。”

另一边,傅遥月自己走了三层楼梯才到自己要去的楼层,她气没喘匀就接到小言的电话,听着小言在那头可怜兮兮地抱怨道:“阿月,节目突然换人了,都跟我们签好合同了,却整这一出。”

小场面,傅遥月知道肯定又是哪个女明星带资进组了,像她这种没什么咖位的小明星一向被视为最好捏的软柿子,所以她不太在意地问道:“哪家?”

小言顿了顿,然后说:“呃……其实谈好的所有家,不管有没有签合同,都打电话告诉我不太行。”

傅遥月:……

挺好的,不过就是女明星们似乎一夜之间全部跟傅遥月有仇。

陈译的微信在那时恰到好处地弹出,是一句莫名其妙的“希望合作愉快”,让她无端联想到群里那个Cycle说的那句“会参加的”。这很难不让人阴谋论,她试探性地回了一个“Cycle?”过去,想试探一下对方的反应。陈译那边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傅遥月死死盯着屏幕,几秒钟后看见陈译的回复——

陈译:阿月是最靓的崽不接受反驳?

傅遥月:……

惨,刚刚放视频的时候给他看见她在群里的ID了。

03

关于傅遥月过了一晚上就改口答应参加真人秀《守护我的崽崽们》的录制这件事,小言激动得在群里满地打滚。

Cycle: 阿月是最靓的崽不接受反驳是不是很期待?

陈译嘴角轻轻上扬,哪怕是听着助理不可思议地问“为什么要花那么多钱替节目组付违约金”,也莫名觉得开心。

然而看见这条消息的傅遥月却差点把自己的枸杞全部倒进保温杯,她咬牙切齿地给陈译发信息:我、很、期、待。

她此刻尤能脑补出,对面这人昨天晚上拿“不参加就告诉大家她的真实身份”这件事来威胁她时的嘴脸。

然而走出房门的那一瞬间,傅遥月望着对面那个长得挺眼熟的帅哥,觉得自己的想象力还是差了点。

陈译轻轻笑,声音很温柔,说了句:“早上好,阿月。”

有一束光从小窗子那边射进走廊里,不偏不倚,刚刚好打在少年的侧脸上,甚至有些洒在他深邃的眼眸里。而他专注地盯着面前的女孩,安静得像极了一座绝美的雕塑。傅遥月看着眼前画一般的景象,出神地想:这样好看的男孩子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他只是不当个人罢了。

《守护我的崽崽们》这档节目的录制快得超出傅遥月的想象,她两天前刚签好合同,今天就得前往录制节目的动物园。这是一档呼吁人们保护野生动物的公益节目,明星们扮演的是饲养员的角色,因此要提前两周集合进行封闭式的培训。

傅遥月不太明白为什么陈译这个咖位的明星要接这样一个不仅没有超高利润可图,而且付出和收益都不成正比的节目,还非要自杀式地拉上一个十八线、没有戏可接的她。完全封闭式的培训、正规饲养员培养模式的辛苦,光是听描述应该就会吓跑很多人了吧,可是在她看见陈译是如何认真温柔地照顾那些小生命时,他眼睛里闪烁着的温暖的光,让她为之一怔。

那是他们第一次与自己接下来要带的崽崽互相熟悉的时候,陈译选的是一只小猴子,傅遥月选的是一只象崽。她这边还在手忙脚乱地给小象准备食物和水的时候,陈译已经可以抱着小猴子满动物园花式炫崽了。

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站在象园围栏旁教他的猴子抢象崽的香蕉,更不明白为什么她的小象会喜欢和一个抢它香蕉的人亲近。陈译试探着抚摸了一下小象,一人一猴一象站在没有城市喧嚣、温馨自然的象园里,像极了极其亲近的一家人。

她这个真正的饲养员没有上前打扰他们,因为陈译的眼睛里闪着温柔的光,他小心翼翼地抚过小象的象鼻,像对待什么珍宝。

最后带娃不成、百思不得其解的傅遥月还是耐心地去请教陈译如何和小动物亲密相处。陈译似乎是料到了会有这样一天,他看着她轻轻笑了一声,没做造型的黑发柔顺地垂在耳边,然后逗了逗身边那只小猴子:“月亮,你喜欢这个姐姐吗?喜欢就抱抱姐姐好不好?”

傅遥月微微瞪大眼睛,心里想的话脱口而出:“等等,为什么要叫它月亮?”

然而小猴子似乎真的能听懂陈译的话一样,它摇摇晃晃地冲傅遥月伸出手,让她无暇顾及刚刚的疑惑。傅遥月呆若木鸡地僵着,害怕稍一用力就伤害到这个小生命,她看到陈译眨眨眼,然后下一秒这个叫月亮的小猴子就把傅遥月头上随便扎的发圈扯了下来。

“看来它特别喜欢你,”陈译接过月亮递过来的发圈,眼里闪过狡黠的光,“就像我喜欢你一样。

“至于为什么要叫它月亮嘛……”

在傅遥月一双充满疑惑的大眼睛的注视下,陈译眉眼舒展开,把一些暂时还不能说出口的情愫藏起来。像糖果裹上缤纷的糖纸,他开口:

“I look at the moon when I miss you.”

思念你的时候,我看向月亮。

04

回到自己房间的傅遥月托着腮看着陈译的百度资料里那一行“英国留学”,冷笑一声:以为说句英文就能让她听不懂了?

她无端又想起陈译那几句话,事实上她这几天已经莫名其妙地想起好几遍了,一闭眼总会想起少年或张扬或乖巧的模样,简直像被洗脑了一样。

两个周的封闭期很快结束,最后一天晚上,傅遥月实在睡不着,想溜达出去散散心,却在动物园后门正好撞见了熟悉的身影。身形高挑的少年站在路灯底下,看不清模样,却能辨认出是陈译。他面前站了一个女生,不知道两个人说了什么,女生笑出声来。

傅遥月退也不是,进也不是,只能抬头看天,漆黑的夜幕里只有一轮明亮的月孤寂地亮着。她默念了一遍陈译说的那句英文,自己脑补出悲凄的bgm,质问想象中的陈译:是因为跟外国人在一起待久了,所以你才显得这么轻浮吗?

然而她的月亮很快就被人遮住了——陈译的脸正好挡住她的视线。少年黑亮的眼睛带着浅浅的笑意,完全没有她想象中被撞破和别的女生约会的窘迫,甚至自然地跟她打招呼:“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傅遥月想找刚刚那个女生的身影,陈译看穿了她的心思,无奈地解释道:“别多想,刚刚那个是我的助理。”

傅遥月显然不是很相信,她面无表情地抱臂吐槽道:“你知道渣男三大句是什么吗?”

陈译疑惑地睁大眼睛,耐心地听她说完——

“别多想,早点睡,那个女孩是我妹。”

末了又觉得杀伤力不够,她讥诮地补上句:“也可以说是助理。”

陈译:……

他又好笑又无奈地伸手揉乱了她的头发,柔顺蓬松的手感像极了揉一只猫。他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开口道:“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要偷偷潜进自己的粉丝群了。”

傅遥月不服气地瞪了他一眼,示意他尽管说,陈译笑:“肯定是想看看大家有没有偷偷骂你。”

傅遥月把他的手打掉,反驳道:“那你为什么在我的粉丝群?你是我的粉丝吗?如果你是我的粉丝,那你给我做过数据、打过榜吗?如果你不是我的粉丝,那你为什么要进我费心经营的粉丝群?……”

无理取闹这一套,傅遥月可太会了,陈译垂下眼瞥了她一眼,女孩子看起来刚刚好到他胸口,他一伸手就可以揽进怀里。可是他什么都没做,安安静静地听她念叨完,才问了句:“傅遥月,你在撒娇吗?”

傅遥月很有自知之明地开口:“我这叫不讲道理。”

他那声笑散在微凉的夜风里,傅遥月发觉肩上一沉,偏头看了一眼才发现是陈译把自己的外套搭在了她肩头上。少年高挑瘦削,背后是那轮圆圆的月亮,路灯暖黄色的光悉数落进他眼睛里,映出她此刻的模样。

他试图跟她讲道理:“那你得允许我现在还不会做这些事吧。”

在傅遥月愣神的片刻,他又笑:“我以前在英国读书时学会的东西很多都忘了,还记得的、为数不多的那些事里有一个是,如果你喜欢一个人,就不能只是说说而已,更重要的是要去做那些让她开心的事。”

有风吹来远处的云,遮住了月亮,只留下一层朦朦胧胧的光,明明周围泛着凉,却并不能感受到冷。她凝神听他说完:“如果可以,这些事以后能慢慢教我吗?”

很奇怪,他的身侧仿佛有魔力一般,再凉的夜风,也都是温暖。

05

《守护我的崽崽们》正式播出的时候成为收视黑马,一跃变成收视榜第一。而“我看向月亮”和“陈译傅遥月”这两个话题也一起上了微博热搜。傅遥月也是看节目的时候才发现了陈译酷盖人设背后的另一面,比如说和小月亮达成协议——每从象园拿一根香蕉出来就可以换两根香蕉,惹得傅遥月每天都担心自己的象崽饿着,又或者暗示月亮爬上象崽的背,以便他可以站在傅遥月身边拍集体照。

群里快乐得很——

小言:陈译太可爱了!

粉丝A:陈译太可爱了!

……

阿月是最靓的崽不接受反驳:陈译太可爱了!

Cycle:好的。

大意了,忘了正主就在我身边,傅遥月手机差点脱手砸脸上,但是嘴角却不自觉地上扬。

但是这样快乐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有陈译的粉丝找到了这个群,加进来之后就开始人身攻击傅遥月,大意就是“傅遥月配不上陈译,别蹭陈译的热度”。小言把这个粉丝踢出群以后,大家都沉默了很久。

那个时候正在进行《守护我的崽崽们》最后一期的录制,傅遥月盯着那个粉丝发的一大堆话,盯了许久,连陈译走到她身边都未曾发觉。少年温热的手掌捂住她的眼睛,女孩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在他掌心轻轻蹭了几下,许久,有湿润的触感,冰冰凉凉,顺着掌心一路钻进心里。

陈译忽然想起他第一次见到傅遥月的时候。那时他刚回国,忘了为什么上了朋友的贼船,去看了一场表演,那时候的傅遥月还是那个小团队里的C位,唱跳其实也没有特别出众,胜在有一张特别好看的脸。表演结束后有人给她送了一束花,是精心准备的粉玫瑰花束,一看就是女孩子会喜欢的样子。傅遥月给粉丝鞠躬的时候,没装好的一朵花掉了出来,更可笑的是,随着那朵花掉落在地的是亮闪闪的刀片。

在他的角度看得很清楚,那个粉丝隐进人群里,傅遥月愣了愣,没有喊叫也没有声张。她只是小心翼翼地拆了花束,一朵一朵全送给了来看她的粉丝们。可是她的粉丝毕竟太少了,花最后都没有送完,陈译鬼使神差地走上前,走近了才看清女孩眼里泛着泪光,她努力挤出笑,仔细地选出一朵粉玫瑰送给他。

就好像他接触过的许多惹人心疼的小动物一样,那个女孩让他的心蓦然一紧,再也无法忘记。

最后一期《守护我的崽崽们》需要陈译这个特邀嘉宾做总结发言。他垂下眼,看向镁光灯下那个大概是选择了永不出名来保护自己的女孩,他们的视线遥遥相交,她不明所以却温柔地笑了一下,仿佛给予他莫大的力量。

陈译说的是:

“很多时候我们爱这些可爱的小生命,就像粉丝对明星的那种爱一样。

“但是,我们永远不会意识到我们的爱其实是在伤害他们。”

这两句话成功地把陈译自己送上了热搜,有些人关注他穿的衣服是不是最新款,有些人关注他流传出来的照片是不是完美的,有些人顺势蹭热度,还有些人讽刺他言行不一……只有傅遥月听懂了他到底在说什么,也只有她听清了他那句没被节目组播出去的——

“I love my moon,and I will guard her forever.”

她眼角隐约有泪闪烁。

06

傅遥月最后一次见陈译,两个人去逛游乐园、去看电影、去吃西餐,那可以算得上是她进娱乐圈之后最快乐的一天,他们像新认识的朋友,互相交换彼此的喜好;又像是认识了许久的知己,一个眼神交换就知道躲掉尾随的狗仔后再会合。

就好像一场梦,傅遥月有时候觉得他们之间只差一句告白,有时候又觉得他们之间很遥远,怎样都追赶不上。陈译在大片大片烟火升起的江畔忽然拥住她,两个人心跳隔着薄薄的几层衣料交换,不知道是谁的心潮先澎湃,最后汹涌得一发不可收拾。

可是很多话堆在唇边,却没有说出来的机会。小言说得很对,傅遥月就是这样一个不会给别人任何机会的人,陈译紧紧抱住她,可是她的手覆上他的手臂,下一秒就能轻易地把他推开。

女孩说的是:

“陈译,这样就够了,到此为止吧,不要打扰我的生活。”

他像被抛弃的孩子一样站在原地,目送她离开,而傅遥月一边走,一边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绝不能回头。

她不能回头,不能看见他此刻的模样,不能让自己以后置身于那些所谓粉丝的“爱”里,不能让她现在在乎的一切被打扰,更重要的是,她不能让那个温柔的少年因为“喜欢”这种干净纯粹的情感而替她承担那些本不该承受的东西、耽误他本该前程似锦的人生。

自那以后,Cycle再也没有在粉丝群里发过言,他的头像再也没有亮起过。

傅遥月简直称得上是娱乐圈里最典型的一个反面教材,她就好像一个无论如何也捧不红的花瓶,回顾她的演艺生涯,唯一一次出圈的机会还是跟后来拿了无数个奖的影帝陈译炒CP。可是这么好的机会摆在面前,她都没有抓住。

当傅遥月第N次拒绝了小言给她找的一个很有希望会火的节目之后,她果然又在走得七七八八的粉丝群里看见小言的吐槽——

小言:我真的好想去微博挂那个不努力赚钱以至于没钱给助理发工资的艺人!对,我直接指名道姓挂傅遥月!

她十分熟练地往小言的保温杯里倒枸杞,让对方消消火,无意中瞥了一眼手机屏幕,手一抖,也许是当年欠下的,她到底还是把枸杞全部倒进去了。

她看见一个熟悉的ID的回复。

Cycle:挂也没用,不如考虑换个艺人跟?

傅遥月气得笑出来,心想:好家伙,一年多没联系,第一句话就是挖我墙脚。

小言:Cycle!好久不见!不过,你也要抛弃我们阿月了吗……我走了,阿月怎么办?

傅遥月看见这句话,心颤了颤,有些复杂的、本以为已经放下的情感突然化作藤蔓,一瞬间密密匝匝地缠住她的心脏。彼时陈译刚好给她发消息,是她当年的那个视频,连她自己都找不到自己这个过气明星的东西,他竟然还悉心保存着。

陈译的开场白没有变,他说的还是:“希望合作愉快。”

傅遥月失神地切回到了群里,最后一条消息是他发的,内容是:

I will guard my moon forever.

我会永远守护我的月亮。

07

傅遥月又回到江畔那处时,依旧是初秋的夜晚。霓虹续昼,落叶埋春,潺潺的流水不知何时结冰,她站在记忆中他们拥抱的地方,妄想再看那个少年一眼。

陈译在微信里跟她约好的地点就是在这里,只不过是下午不是晚上。她下午没有去,是因为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藏在心里的那份感情,而晚上又站在了熟悉的此处,她想,这大概是她对他的爱最好的证明。

傅遥月一直眺望着对岸,看着那里冉冉升起的烟火,在漆黑的夜幕盛开出最明亮耀眼的花朵,连月亮都显得黯淡几分。

她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更不知道身后那个少年在此处站了多久。陈译的声音响起,藏的温柔丝毫未变,却多了几分磨砺出来的沉稳,他开口,说的是:

“阿月,天有些冷,多穿几件衣服。”

傅遥月压不住随他几个字句就剧烈的心跳,偏过头瞧他一眼,发觉他熟悉的眉眼似乎未曾变过。她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眼睛里却满是酸涩。

陈译站在离她不远处,夜风传来的声音有些缥缈,他说:“阿月,如果你要走,我就不问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傅遥月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向他,最后在他面前停住。她最后的理智让她走出最后一步,错开他的那一步,陈译却转身紧紧握住她的手。他眼里的落寞和无措像极了一个拼尽全力却无力把她留下的小孩子,半晌只能压着嗓子喃喃自语着乞求她:“别走,好不好?”

傅遥月的手指蜷了蜷,触碰到他掌心的温暖,连半点挣开他的力气都没有。她想,这如何能说出个不好呢?虽然有些无奈,但是必须承认,她的心底柔软,似乎已经被眼前这个人完全占据了。

她很早就知道,在这个圈子里,很多爱其实是一种伤害的伪装,以爱之名试图扭曲那些真实的他们,又或者以爱之名攻击、伤害其他无辜的人……但是,总会有人是真切地爱着她的。

只是在遇见陈译之前,她从不相信自己能遇见这样一个人罢了。

后来陈译的新电影公布了女一号的选角,很多吃瓜观众拥进傅遥月荒芜到快长草的微博打卡留念,因为这是傅遥月退圈前的最后一部作品。但是对大多数人来说,他们甚至不知道傅遥月是谁。陈译对小言说的让她重新找个艺人跟不是说说而已,说的那句“我会永远守护我的月亮”也不是说说而已,电影杀青那天,他官宣了和傅遥月的情侣关系。

傅遥月以前想象的全网黑的情况并没有出现,她一边顶着小号转发了一条CP粉的微博:“想不到我嗑的八百年冷门CP竟然是真的,速速看剪辑入坑”,一边得意地笑:想不到吧,正主跟着你嗑糖。

如果不是陈译切错号手误点了个赞,应该没有人会注意到那个ID叫“一月CP必然是真的不接受反驳”、每天转发八百条陈译×傅遥月视频剪辑的微博用户,和她每一条微博下面那个数量为1的点赞。

陈译拍戏的时候好几次被拍到趁着休息的时间刷微博,但是他那个有几千万粉丝的大号却没有登录痕迹。“手误点赞”事件之后,一向低调、把夫人藏得很好的陈先生对傅遥月的那份爱已尽人皆知。

傅遥月探班的时候看陈译熟练地切换两个号,无奈地吐槽他道:“手误?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又自杀式地废我一个小号,有必要吗?”

“有必要,”陈译狡黠一笑,“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的存在。”

他幼稚得像个小孩子,傅遥月心潮涌动,胸腔都被柔软填满,她眉眼弯起,最终却没说出来那些可以信手拈来的怼他的话。

08

后来,两个人在《守护我的崽崽们》筹备第二季录制的时候,偷偷溜回去看望那些被他们亲手带大的崽崽。陈译依然是“动物界红人”,月亮抱着他不肯撒手,而傅遥月就没这个待遇了,她的小象无情地卷走她手里的香蕉,献宝似的递给了陈译。

傅遥月:……

毕竟是自己选的崽,哭着也要宠。

她和陈译现在都没有了饲养员身份,只能和动物接触一会。坐在供游客休息的长椅上时,陈译终于说出了曾让她疑惑的那件事的答案。少年抬头望着高远的天,问她:“阿月,你知道当初为什么我要找你参加这样一个节目吗?”

“我在英国做的就是这件事,”他垂下眼,“我们关心野生动物、关心流浪动物,却很少关心到那些已经被机构‘保护’的动物。很多马戏团、动物园,甚至一些宠物,许许多多本该在人们‘爱’里长大的生命,都反过来被这种爱伤害。像月亮和象崽这样的幼崽都不是从母亲身边抢过来的,它们的母亲都已经不在了,我呼吁人们完善这种机构的制度,又和投资方合作拍摄这个节目,就是希望人们能关注到这些。”

陈译顿了顿,继续开口:“后来,第一次见到你之后,我突然发现,这种事不只是发生在动物身上。

“你也是需要被治愈的崽崽,可是这次我私心,希望只有我一个人。”

傅遥月安静地听着,偏过头正好对上他满是温柔的眼眸,仿若置身于浪漫的星辰之间,清晰地看清自己的身影。视线交织,她隐约想起刚出道的时候,曾遇见的那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少年。

好像拥有了莫大的力量,她握紧陈译的手,十指相扣,交换温暖,笑:

“陈译先生,你做了这么多事,我谨代表傅遥月小姐一人,送给你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月亮。”

“I believe that you’ll guard your moon forever.”

(我相信你永远爱我。)

睡前小故事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

// 此处地址改为你的js文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