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之偶(一)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面具之偶(一)

文/浅晓萱

面具之偶目录

第一章:面具之偶(一)

第二章:面具之偶(二)

第三章:面具之偶(三)

第四章:面具之偶(四)

面具之偶(一)

英国,NightWolf(夜狼)俱乐部,位于高街区最隐秘之地。

说得文雅一点,这里是上流社会那些富家子弟、名流商贾的交流场所,说得俗气点,就是他们风花雪月、寻欢作乐的地方。因为来这里的男人大多数是为了寻找刺激和猎艳的,而来这里的女人大多数是为了这些非富即贵的男人。

夜狼俱乐部每晚都会举行派对,当然,今晚也一样。

今晚与往常又有些不同,每个人都要戴上俱乐部特别准备的面具。

派对已经开始了,今晚尤为热闹,来参加派对的人数是以往的两倍。

若问原因,便是今晚有难得的拍卖活动。

这里不是什么高雅的场所,拍卖的当然不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古董字画,而是……女人。

灯光迷离的俱乐部大会场里,充满着来寻找刺激和猎艳的男人们的喊价声。

“十万。”

“二十万。”

“五十万。”

“五十万第一次,五十万第二次……”

此时站在会场拍卖台上被拍卖的是一个戴着白色蝴蝶面具的女人,最后她被一个英籍男人以五十万英镑拍下。

她被带走后,出场的是今晚的九号,也是今晚的最后一位。

只见一位戴着白色蕾丝猫女面具的女人被工作人员从舞台的一侧领上来,面具遮住了她的上半张脸,只露出丰润的红唇和一双诱人的眼睛。

她一袭白色抹胸紧身裙,凸显出她曼妙玲珑的身体曲线。抹胸裙只及大腿,露出了圆润的双肩、精致性感的锁骨以及笔直修长的双腿。

她凝脂般的肌肤在灯光下越发白皙滑嫩,透着迷人的光泽。

在她之前的一号至八号出来后就开始搔首弄姿,生怕台下的男人看不上她们,从而不出高价拍下她们。

而被两名黑衣保镖带出来的九号则直直地站着,既没搔首弄姿,也没摆出性感的动作。

她紧紧咬着在迷离灯光下越发丰润诱人的红唇,白色蕾丝猫女面具下那双清澈动人的眼眸中似乎正燃烧着火焰。

她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眼底迸射出怒意,像是极不满被拍卖。

她叫苏暖,是一个靠写网络小说为生的作者,也是一个被父母抛弃的孤儿。

在这个世上,她最亲的人除了闺密唐乔晚外,就是相识六年的未婚夫景轩了。

为了帮助自己的未婚夫创业,她写小说赚的稿费,除了留下一部分供自己日常开销以外,剩下的全部寄给了自己的未婚夫。

两个月前,她接到景轩的电话,要她来英国。电话那端的景轩告诉她,他创业成功,并在英国开了一家贸易公司。

一个多月前的晚上,她收到景轩发给她的信息,说他喝多了,让她去阿尔特酒庄接他。

而她去酒庄以后就遭遇了绑架,然后无缘无故被囚禁了一个多月。

前天,她被卖入了这夜狼俱乐部,此刻正面临着被拍卖的命运。

想到这些,苏暖心里就觉得憋屈、难过极了,也愤怒极了。

由于她不像之前那八个女人一样刻意讨好在场的男人,所以,现场的男人们发出了不满的声音,要求拍卖台上的她把身上的抹胸裙脱了。

听到台下那些男人的要求,苏暖非常气愤,此刻的她很想冲下台扇每人一巴掌,再狠狠地踹上几脚。

但由于她左右两旁都站着保镖,并且站在这台上的俱乐部经理在她出场之前就威胁过她,如果她敢在台上乱来,他一定不会让她好过,所以,她暂时不敢乱来。何况她向俱乐部经理妥协接受被拍卖,也是为了能有机会逃走。

“让她把裙子脱了。”

“对,让她把裙子脱了。如果她不脱,我们就不出价了。”

台下有几个男人用英文这样说。

台上的经理闻言,笑着说道:“尊敬的先生们,九号是今晚唯一一位东方女性,而且还是一只很难驯服的小野猫,如果想征服她,与她共度良宵,就要先出价,价高者得。”

台下的男人们听到经理说苏暖很难驯服,便都眼睛一亮,顿时来了兴趣,对她投去火辣辣的、想要驯服她的目光。

苏暖接收到他们炽热的目光,恨恨地咬着下唇,眼眸里毫不掩饰地喷射出怒火与厌恶。

她的不屈服、桀骜,男人们似乎都远远地感受到了,对她更感兴趣,于是纷纷喊起价来。

“三十万。”

“五十万。”

“一百万。”

“一百五十万。”

“两百万。”

有人出到两百万时,现场便渐渐静了下来。

然而,出价两百万的是一个身材高大且有着啤酒肚的肥硕男人。

“两百万第一次……”

苏暖看到那个男人的第一想法就是她彻底完蛋了。

如果是个瘦瘦的男人,她说不定还有机会逃走。

那么胖的男人,跟头大象一样,她要怎么逃?

想到自己的逃跑计划要落空,苏暖再也没办法冷静和配合下去了。

她必须赶紧想办法逃。

“两百万第二次……”

听到经理喊“两百万第二次”时,她更加慌乱和惶恐,额头渗出了冷汗。

完了,完了,她苏暖要完了。

“两百万第三……”

“一千万。”

听到这个“一千万”,苏暖一惊,下意识地抬起了头。

会场上所有的人都被震惊到了。

他们循声望去,便看见一个戴着金色复古斗士皇冠面具的男人正从门口走进来。

男人身姿挺拔,一身裁剪得体的修身西服彰显出他的不凡与贵气。

面具遮住了他的上半张脸,但遮掩不了他的俊美。

微抿的薄唇比女人的唇瓣还要艳丽,魅惑而又性感,坚毅的下颌带着天生的矜贵之气。

随着他的进入,一股王者的霸气也扑面而来。

他周身散发着令女人沉迷的魅惑气息,所以,他一进会场就吸引了全场女人的目光。

随他进来的还有五个人,即四名保镖和一个助理。

走在他身旁的是他的助理,刚刚的一千万便是助理喊的。

戴着金色复古斗士皇冠面具的尊贵男人进来后,那双冷傲狂狷的棕色眼眸便扫向了拍卖台上的苏暖。

四目相对,他清晰地窥见了苏暖眼底的慌乱、惶恐与震惊。

他眼眸微眯,眸底闪过一道让人窥不清情绪的光芒,嘴角邪佞地勾起了几分。

女人,没想到你也会有害怕的一天,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

苏暖接收到他让人有些熟悉却又窥不清情绪的目光,微微蹙了下眉。

那男人是谁,为什么她有一种熟悉感?

为什么她越发不安了?

为什么她有一种那个男人是来看她出丑的错觉?

他到底是谁?

一开口就是一千万,他看上她哪点了?

她不过是一个网络写手而已,还在异国他乡,应该值不了这么多钱吧。

直觉告诉她,这个出一千万的男人同样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货。

难道她真的难逃一死?

她好想哭。

拍卖台上的经理一看进来的男人就知道不是一般人,他反应过来后,很是震惊地看着气度不凡的男人问道:“先生,您说的一千万是英镑,还是……”

男人名叫凌言玺,凌氏集团的太子爷,出身英国贵族,家族势力遍布整个欧洲,家大业大,最不缺的就是钱。

凌言玺一直饶有兴致地盯着拍卖台上的苏暖,没有回拍卖经理的话。

他身旁的助理康德回道:“当然是英镑,一千万英镑。”

一千万英镑差不多相当于一亿人民币,所以,在场的人,包括经理听到康德的话后都震惊了,倒抽了一口气。

“一千万英镑!天哪,那个男人是谁啊?出手好阔绰啊。”

几乎全场的人都看向了凌言玺,有惊讶的,有羡慕他有钱的。

女人们几乎都想成为他的女人,恨不得在台上被拍卖的是她们。

在拍卖台上的苏暖也被震惊到了。

一千万英镑,那个男人是疯了吗?

经理愣了一会儿,回过神来,连忙喊道:“一千万第一次,一千万第二次,一千万第三次……”

经理见没有人再喊价,便笑着看向凌言玺,恭恭敬敬地道:“先生,恭喜您,九号美女归您了。”

苏暖见经理把她卖给台下气度不凡、周身散发着邪佞气息的尊贵男人,神情有些惊慌地看向了凌言玺。

而凌言玺接收到她惊慌的眼神后,妖冶冷淡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玩味之色,嘴角扬起的弧度带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感。

苏暖看着他,觉得他比刚刚那看起来有三百斤的“大象”还要危险。

她正想着要怎么逃时,就被台上的两名保镖架下台了。

“你们放……”苏暖正要挣扎,腰就被禁锢住了。

察觉到危险后,苏暖狠狠地瞪了一眼戴着面具的凌言玺,才跟着两名保镖离开会场。

凌言玺微微勾了下嘴角,朝他身旁的康德示意了一下。

康德会意后,看向从台上下来的经理。

经理一脸谄媚地走近凌言玺。

康德则在他走过来后,看着他,压低声音说道:“我们凌总还有点事想跟你谈。”

经理闻言,连忙笑着看向凌言玺,说道:“凌总,这边请,这边请……”

经理带着凌言玺去了贵宾会客室。

苏暖则被那两名保镖送去了俱乐部顶层的一间总统套房里。

为防止苏暖逃跑,他们绑住了她的手脚。

而被绑住手脚扔在床上的苏暖一边用力挣扎着,试图挣脱绑住她的绳子,一边想着逃走的办法。

由于那两名保镖就站在门口守着,她不敢有太大的动静。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难道她真的难逃一劫吗?

因为绳子绑得太紧,也太结实,她费尽全力也挣脱不了,快要急哭了。

从一个多月前被绑架、被囚禁,再被卖到这俱乐部里,她一直在想办法逃走,也一直抱着天无绝人之路的心态来面对她所遇到的一切困难。

可是,现在她觉得她再也无路可逃了。

她红了眼眶,眼底氤氲起一层水雾,既难受又难过。此刻的她脆弱极了,不禁喃喃自语:“景轩,你在哪里?你在哪里?景轩……”

她带着无比难过的心情念着这个支撑她到现在的名字,泪水瞬间落了下来。

撑了这么久,却还是难逃一劫,她撑不下去了,有些崩溃了,开始绝望了。

她好想好想痛哭一场。

在她难过之时,胃里突然一阵翻滚,那熟悉的恶心感又涌了上来。

“哕——哕——”

她干呕起来,眉头紧皱,精致的五官也皱到了一起,看起来很是难受的样子。

“哕——哕——”

胃里又是一阵翻滚,苏暖这次干呕的声音更大。

她很难受,很难受。

从前段时间开始,她就有这种恶心想吐的情况了,一开始只是轻微的,这几天变得强烈起来。

站在门口的两名保镖听到她的干呕声,便转身走了进来。

其中一名保镖用英文问道:“你在做什么?”

苏暖干呕得脸都红了,听到保镖的声音后,竭力压制下那恶心的感觉,平息了一会儿,才抬头看着那两名保镖,喘息着用英文说道:“我……我难受……我要去洗手间,我要去洗手间……”

“No!”两名保镖无情地拒绝她后,威胁她一番,才转身出去在门口守着。

这次他们面对着苏暖,以防止她逃走。

楼下会客室里,经理和这俱乐部的幕后老板都满脸是血地趴在地上,看起来像是被狠狠地揍了一顿。

经理是华人,哭着求饶道:“凌大少爷,饶命啊,我不知道九号是您的人。”

端坐在真皮椅上的凌言玺睥睨着他,嘴角冷冷地勾起:“不是我的人就可以拍卖了吗?”

经理闻言,一抬头便对上了凌言玺那双慑人的妖冶眸子,里面折射出的寒光带着危险的信号。

经理心下一骇,怔了怔,连忙说道:“凌大少爷,我知道错了,您饶了我吧。”

凌言玺眼神冷傲地盯着经理,扬唇邪佞地一笑,这笑却不达眼底:“这事要解决的话,你们拿出一千万英镑吧。”

经理闻言,看了看身旁的老板,才抬头一脸哭相地看着周身散发着邪气与狂狷冷冽之气的凌言玺,很是为难地说道:“凌大少爷,我们虽然误动了您的人,可是,您要一千万英镑,会不会太多了……”

“太多了?”凌言玺眯起眼,“你要我花一千万英镑买的时候,你怎么不嫌多?”

经理看了看他,低着头没说话。

凌言玺则目光一寒,眼神冷冷地盯着他,俊美妖冶的脸上蒙上了一层阴霾:“我凌言玺的人还不值一千万英镑吗?”

经理和俱乐部的老板见凌言玺不高兴了,连忙说道:“这个……凌大少爷,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一旁的康德看着他们,说道:“我们凌总还没算上他的精神损失费和名誉损失费,这你们就拿不出了?”

经理和老板听得一脸震惊:“还有精神损失费、名誉损失费?”

康德表情冰冷严肃地盯着他们说道:“你们抓走了我们凌总的女人,凌总因为担心苏小姐,精神上受到了损害和打击,而且,你们拍卖他的女人,这不是损害了他的名誉吗?”

经理听他说完,脸色一白,连忙说道:“一千万英镑太多了,我们真的拿不出啊。”

“拿不出,就去想办法赚,应该不用我提醒你们怎么做吧。”凌言玺冷冷地道。

经理和老板听到他这话,再一次震惊了。

“凌大少爷,这、这……我们……我们一把年纪了,怎么……”

凌言玺目光不带温度地睥睨着他们,嘴角勾出的笑也不带任何温度:“你们不是喜欢拍卖吗?今晚你们就把自己拍卖出去。”

“啊……”

经理和老板听到他的话,都快傻了。

经理回过神后,连忙哭着求道:“凌大少爷,有话好好说啊!”

凌言玺没有理会他们,起身后,看着康德吩咐道:“把他们带下去,他们是怎么拍卖那些女人的,你就怎么拍卖他们。”

康德恭敬地颔首应道:“是。”

随后,凌言玺径直往门外走去。

经理和老板见状,连忙哭喊道:“凌总,凌大少爷,您别走啊,您不能这样对我们啊!”

“凌总啊,凌大少爷啊……”

康德看了一眼哭喊着的两人,然后看向那四名保镖,吩咐道:“给他们换上比基尼。”

经理和俱乐部老板闻言,心顿时凉了一大截。

“啊……不要……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们……”

凌言玺离开会客室乘坐电梯到了顶层,径直去了总统套房。

守在门口的那两名保镖看见他后,恭敬地颔了下首,便很自觉地离开了。

凌言玺进去将门关上,将房里的灯光调暗,径直走向了大床。

还在床上与绳子做斗争的苏暖感觉到一股压迫的气息朝她袭来,猛地转过头去,正好与俯下身的凌言玺四目相对。

他那张戴着面具也遮掩不住俊美邪魅的脸放大在她眼前,同时,他身上那让她有些熟悉的男性气息也很强势地钻进了她的鼻腔里。

她心一紧,瞪大了双眸看着那双带着玩味与邪气的眸子:“你……你要做什么?”

她眸底闪过一丝惊慌,下意识奋力地后退。

由于双手双脚都被绑着,她移动得很慢。

凌言玺瞥了一眼像一条蛇一样努力蠕动的苏暖,一把抓住她玲珑白皙的双足。

他厚实的掌心带着炽热温度,苏暖被他捉住双足后,吓了一大跳。

随即,她用力蹬了起来:“变态,你干吗?放开我,你别碰我……”

她挣扎得越厉害,凌言玺抓得越紧,以致她感觉她的脚踝都快要断了。

苏暖见蹬不开,哭着吼道:“你这个变态,你放开我,放开我……”

凌言玺见她哭了,秀美的脸上挂满了泪珠,便松了手。

随即,他再次俯下身,长指轻轻抚去了她眼角的泪滴。

他看了一眼自己指腹上的泪水,盯着她,刻意压低了嗓音问道:“你觉得眼泪对我有用吗?”

他像是与床上的苏暖很熟,又像怕被她认出来,刻意变了音。

他的嗓音很低沉很低沉,以致苏暖听到他的声音后,虽然觉得声音有些耳熟,却又想不起来他是谁。

她抬起泪眼,看向凌言玺,哭着怒道:“没用又怎么样?你要欺负我,还不允许我哭吗?”

“欺负?”凌言玺眼眸微眯,目光让人窥不出情绪,“我欺负你了吗?等我真正欺负你了,你再哭也不迟。”

他说完,挺拔的身子便压了下去。

感受到他的重量,苏暖神色大变,惊恐地瞪大了双眸。

她一边左右扭动着身子奋力挣扎,一边语气慌乱地喊道:“禽兽,你滚开,你敢乱来,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凌言玺盯着神色惊慌的苏暖,说道:“你要是做了鬼,那我就是阎王,看谁不放过谁。”

话音一落,他便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眼神冷冽且带着几分不悦:“我花一千万英镑买下你,不是来听你说这些废话的,你最好好好表现,好好伺候我,或许我可以带你离开这里。否则,我就把你再卖一次,补偿我的损失。”

苏暖闻言,恨恨地握紧了双拳,眸带怒气地盯着他:“像你们这种人渣,一定会不得好死的。”

“我是人渣?”凌言玺盯着她,眼神冷了几分。

苏暖无视他变冷的眼神,继续说道:“见了女人就心生歹念的人,不是人渣,那是什么?!”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豁出去般又说道,“我有病,严重的传染病,你要是不怕被传染、不怕死,就来试试。”

凌言玺闻言,扫了一眼她在迷离的灯光下越发诱人的身子后,说道:“那我就试试。”

听到这话,苏暖心里一惊,见他一副要吻下来的样子,连忙说道:“你不怕被传染吗?我真的有病。”

“正好,我也有。”凌言玺说完这话,便伸手去解自己昂贵西服的扣子。

苏暖根本动弹不了,眼见他脱下外套后,又去解衬衫的扣子,心中一急,连忙放软了语气:“先生,我求你放过我好吗?”为了打动凌言玺,她眼含泪水,楚楚可怜地看着他,“我一没身材,二没长相,三……”

凌言玺及时打断她:“你有病,很适合我。”

——未完待续​​​​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悦然心上(七)
下一篇 : 我见明月是你(四)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