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之偶(二)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6日 / 分类:言情小说 / 睡前故事

面具之偶(二)

文/浅晓萱

面具之偶目录

第一章:面具之偶(一)

第二章:面具之偶(二)

第三章:面具之偶(三)

第四章:面具之偶(四)

面具之偶(二)

​​“我……”苏暖闻言,差一点就把“我没病”吼出来了。

她看了看凌言玺,转动了下眼珠,才又说道:“您一看就是有身份、有背景、有身家的人,何必纡尊降贵地来伺候我啊?您放过我好不好?”

“你把一千万英镑还给我,我就放过你。”

听到这话,苏暖好想大哭,随即,她看着凌言玺说道:“是你要买我的。”

凌言玺睥睨着她,说道:“我要是不买你,你就被一头猪买去了,难道你宁愿伺候一头猪,也不愿意伺候我?”

苏暖闻言,正要说什么,凌言玺便又盯着她说道:“你该感谢我,如果不是我,你这会儿已经被猪拱了。”

苏暖瞪着他:“你跟他有什么区别?!他是禽兽,难道你就不是了?”

凌言玺见她把他和其他男人混为一谈,左一句“禽兽”,右一句“禽兽”的,棕色眼眸眯了起来,眸底生出了怒气。

他眼神凌厉地盯着苏暖:“既然你已经把我定义为禽兽了,我要是不做一些禽兽不如的事,怎么对得起这个称号?”

说罢,他的大手便抓住了苏暖身上的裙子,准备将其撕下来。

苏暖见自己没法说服眼前戴面具的男人放过自己了,于是没再挣扎,而是目光充满恨意与狠意地瞪着他:“如果你敢碰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听到她的话,凌言玺对上了她那双含着泪水的眸子,她眸中的恨意和狠意令他的心微微下沉,痉挛了一下。

他盯了一脸决绝的她一会儿,便从她的身上起来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才俯视着她说道:“是还一千万英镑,还是做我的女人,你自己做决定。”

苏暖泪眼模糊地看着他:“我不会做你的女人,也还不起那一千万英镑,你杀了我吧。”

说这话时,她眸中的泪水又顺着秀美的脸颊落了下来。

此刻的她心里是非常难受的,如果有选择,她并不想死,因为,她还有好多事没做,她还有梦想没有完成。

她还不想离开她的景轩。

凌言玺见她满脸泪水,像是很伤心、很难过,他的心口像是被压了一块巨石,有些沉闷和压抑。

随即,他居高临下地盯着苏暖问道:“跟我在一起有这么痛苦吗?”

苏暖嘴角勾出一道嘲讽的弧度,冷冷道:“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喜欢随随便便跟自己不爱的人在一起吗?”

她说的“不爱”两个字,让凌言玺的心像被什么刺了一下,他盯着她说道:“你的意思是,跟你爱的人在一起就可以随随便便了?”

苏暖冷声反问:“有毛病吗?”

“没毛病。”说完这三个字,凌言玺眼神沉冷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才说道,“你该庆幸你遇到的是我。”

语毕,他便没再理会苏暖,而是拿出手机来打电话。

打完后,他步伐稳健地走向苏暖。

苏暖见状,眼神充满警惕与怒意,怒道:“禽兽,我不会放过你。”

凌言玺是要去给她松绑的,听到她的话,快要被气死了。

真是个蠢女人,他要是有心欺负她,会跟她费那么多口舌吗?

他只不过是逗她而已。

她对他是有多不熟悉,他只不过戴了张面具,她竟然就认不出他了。

没心没肺的女人,好歹他们也同居过,好歹他还是她的Boss,好歹他还给她发过工资,她竟然把他忘得一干二净,连他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就算他刻意变了音,她也不至于听到他的声音后,一点熟悉感都没有吧?

凌言玺一边气不打一处来地想着这些,一边给苏暖解开绑住她手脚的绳子。

由于心里有气,他在帮她松绑的时候,动作有些粗鲁。

他先是将苏暖的身子翻了过来,让她趴在床上。

苏暖以为他要从背后袭击她,气得大喊道:“禽兽,变态……”

凌言玺没有理她,替她解开手上的绳子后,又有些粗鲁地将她的身子翻了过来。

苏暖见状,忍住想踹开他的冲动,因为她要借他的手替她解开脚上的绳子。

而绑住她双脚的绳子一被解开,她便用力踢向了凌言玺。

凌言玺早就知道她会来这一招,所以稳稳地捉住了她踢过来的双脚。

随即,他举高她的双脚,跪在了她的双腿间。

这样的姿势让苏暖既羞愤又想杀人。

她奋力挣扎起来:“你放开我,你给我滚开,滚开……”

凌言玺盯着喊得脸都红了的苏暖,说道:“真是个蠢女人,你难道不知道你越是反抗,我越想征服你吗?”

听到这话,苏暖停了下来。

她看向凌言玺,正想说什么,那熟悉的恶心感又袭来了。

“哕……”

凌言玺见她眉头紧皱,脸偏向一侧干呕起来,连忙放开了她。

随即,他盯着她问:“你怎么了?觉得我很恶心?”

“哕……”苏暖没回答他,捂嘴干呕了一下,连忙从床上爬起来,冲进浴室。

“哕……哕……”她趴在盥洗台上,干呕了好几声。

凌言玺随后进去,见她趴在盥洗台上,像是很难受的样子,便快步走近她。

他一把拉住她的手,迫使她转过身来。

见她的脸色有些差,他便盯着她的脸问道:“你到底怎么了?吃坏东西了?”

他言语间不自觉地带着几分关心,不过,在气头上的苏暖没有听出来。

她一把甩开凌言玺的手后,冷眼盯着他说道:“这不关你的事。”

“不知好歹,幸亏你遇到的是我。”凌言玺眼含怒气地盯着她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凌言玺刚从浴室里出来,康德就进来了。

康德手里提着一个袋子。

他走近凌言玺后,将袋子递给凌言玺:“凌总,给苏小姐的衣服。”

凌言玺瞥了一眼那袋子后,说道:“送进去。”

说完,他便离开了。

同样戴着面具的康德则将衣服送了进去。

苏暖一见到康德,便警惕起来。

康德见状,笑着说道:“苏小姐,别害怕,我是来给你送衣服的,你快换上吧。”

苏暖瞥了一眼他手里的袋子,语气不悦地问道:“里面是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情趣内衣?是不是那个变态让你拿来的?”

“变态?”康德愣了一下后,笑着看向她,说道,“苏小姐,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们总裁怎么会是变态?他可是你的救命恩人。这里面也不是你说的那些东西,不信,你看。”

说完,康德便将里面的衣服拿出来给苏暖看了一下。

“我把衣服放在这里了,苏小姐,你换好后就出来。”康德说完这话,将衣服放下后便转身出去了。

苏暖则在他出去后,上前将浴室的门关上了。

随即,她四下看了看,见浴室里连一扇窗户都没有,只得走过去将袋子里面的衣服拿了出来。

她盯着拿出来的衣服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放了回去。

她不敢穿,因为她怕那衣服有什么问题。

万一那衣服上喷了迷药什么的,她该怎么办?

可能是小说写多了,她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而且,吃一堑,长一智,经历了被绑、被囚禁、被卖,她更应该多留一点心眼。

她身上的衣服虽然暴露了点,但起码是安全的。

她在浴室里站了好一会儿,直到想到要怎么离开这里的办法,她才提着衣服,拉开浴室的门出去。

康德正在外面等着她,见她没有换衣服,便问道:“苏小姐,你……怎么没换衣服?”

苏暖想了一下,才说道:“这衣服小了点,我穿不上。”

康德闻言,深深地看了一会儿苏暖后,没有勉强她穿上,而是看着她说道:“苏小姐,那我们下去吧。”

康德的声音,苏暖听着也觉得有些耳熟,不过她并没有多想什么,因为对她来说,能离开这里才是最重要的。

她扫视房间一圈后,看着康德问:“下去做什么?”

“离开这里。苏小姐,请。”

苏暖见康德虽然戴着面具,不过对她很礼貌,而且也不像是坏人,便问道:“那离开这里后,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康德回道:“当然是送苏小姐回家了。”

“送我回家?”听到这个答案,苏暖是很意外的,“我没听错吧?”

康德笑着回道:“苏小姐,你对我们的误会太深了,我们是特意来救你的。英国的警方马上就来抓人和查封这里了,我们先离开。”

苏暖深深地看了一眼康德,才走出去。

到了楼下会场,她便看见英国警方已经到了,会场里跪了一地双手抱头的人。

当她看到穿着比基尼、化着妆的经理和俱乐部老板跪在地上时,惊讶得眼珠都快瞪出来了。

康德见她停了下来,再次说道:“苏小姐,请。”

听到康德的声音,苏暖收回目光,跟着他径直离开了俱乐部。

凌言玺的座驾就在俱乐部外,他已经坐在车里了。

四名保镖都站在车门外。

康德上前将车门拉开后,看向苏暖说道:“苏小姐,请上车。”

苏暖瞥了一眼坐在车里的凌言玺,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道:“你们不会再把我卖了吧?”

她说完这话,就收到一道从车里射出来的冷光。

随即,她便听到一道冷冽的声音:“把她给我塞进来。”

他话音刚落,那四名保镖便上前将还没反应过来的苏暖架起,直接塞进了车里。

康德则很配合地关上了车门。

随后,康德便坐到了驾驶位上,并快速发动了车子。

那四名保镖则坐在后面的一辆车里。

见坐在自己身旁的凌言玺像一座冰雕一样浑身散发着寒气,苏暖往旁边坐了坐。

随后,她看了看外面,才盯着凌言玺问道:“你真要送我回去?”

凌言玺侧过头,见她没有换衣服,便问道:“为什么没换衣服?”

驾驶位上的康德回道:“苏小姐说衣服小了,可能是我估错苏小姐的三围和体重了。”

凌言玺瞥了一眼苏暖的胸,说道:“三十四、二十四、三十六,这你也会估错?”

苏暖见凌言玺直接报出了她的三围,还那么准,有些诧异,不过,脸也有些发烧。

她低下头,没有说话,努力地想着,如果凌言玺他们食言不送她回去,她该怎么逃。

凌言玺也没再说话,车里变得安静下来,气氛有些压抑。

过了一会儿,苏暖试探性地问道:“你真打算送我回去?”

凌言玺瞥向她,冷冷地一笑,说道:“你再多问一句,我就把你送到我床上去。”

闻言,苏暖立即闭上嘴,不再说话了。

这一个多月来,她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的状态,所以,她是很累的。

她很想好好睡一觉。

戴着面具的凌言玺虽然让她觉得危险,觉得讨厌,但她又莫名地觉得他比绑架她、囚禁她的那些人安全多了。

或许是心里有这份潜在的安全感在,所以她靠在车窗上,放松了一下精神。

一个小时后,她开始犯困,同时,因为穿得单薄,她觉得有些冷,便抱了抱双臂。

下一秒,一件男士外套便飞进她的怀里了。

冷沉沉的、带着命令的声音随之传来:“披上。”

闻言,苏暖低头看了眼怀里的外套后,看向了凌言玺:“不用……”

她还没说完,就看见凌言玺抬起手来解衬衫的扣子。

见状,她瞪大了眼:“你……你要干吗?”

“你。”凌言玺说了一个“你”字后,盯着她说道,“对于不听话的女人,我有很多种办法让她听话。”

“你……”苏暖闻言,气得瞪了他一眼,连忙披上了他的外套。

披上后,她在心里将凌言玺痛骂了一顿。

眼前的男人跟那个死暴发户凌言玺一样,都是个狂妄自大又讨人厌又喜欢强人所难的男人。

想到凌言玺,她才察觉到坐在身旁戴着面具的男人跟凌言玺的性格很像。

难道有钱的男人都是一个样吗?都那么狂妄、不可一世吗?

她把这笔账算到了凌言玺的头上,并决定把凌言玺写成一个十恶不赦的渣男,让他被女主抛弃、被读者唾弃。

她要在小说里让凌言玺痛苦一辈子、孤单一辈子。

凌言玺是她的顶头上司。

说起她和凌言玺相识的经过,简直比她写的小说中男女主相遇相识的情节还要狗血。

之前她在wan小说网站连载了一篇总裁文,男主的名字叫言玺。

就因为撞名而已,那个叫凌言玺的暴发户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找到了她。

他不仅说要告她不经过他的同意侵犯了他的姓名权,还说她意淫他,把他意淫成了一个超级大色狼。

这就算了,他后面还收购了她所在的wan小说网站,威胁她不许改男主的名字,还要按照他的构思来写剧情,每天要更新四万字。

这也就算了,那死男人还要求她随叫随到,还要做饭给他吃,甚至要求她留宿在他家。

她莫名其妙地被他奴役,莫名其妙地跟他同居。

虽然这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了,苏暖现在想起来,还是很火大。

凌言玺不是有病,就是个偏执狂。

她不就写了本小说,给男主起的名字和他的名字相同而已,他用得着那么欺负她吗!

凌言玺见她一脸怒气,不用问就知道,她又在咒骂他了。

看来,她真的很讨厌他。

他微微皱了下眉头,没有说话。

将近三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苏暖所住的五星级公寓外。

苏暖虽然一直很累,很想睡觉,不过她怕凌言玺突然兽性大发,所以一直没敢睡。

直到此刻,她还有些不敢相信。

她没想到凌言玺真的送她回来了。

在她愣怔之时,凌言玺不带温度的声音便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还不滚下去?”

闻声,苏暖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凌言玺,便打开了车门。

临下车时,她想到什么,转过身来看着他,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之前她不相信凌言玺会帮她,但是,这会儿人家都把她送到自家门口了,她再不信都得信了。

凌言玺冷冷地瞥向她,嘴角微勾:“我喜欢,我乐意,还有问题吗?”

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苏暖微微愣了一下,才看着他说道:“虽然你之前……”顿了下,她才接着说道,“不过,还是谢谢你送我回来。拜拜。”

说完这话,她便下车了。

她下车后,还没站稳,车门就被关上了,然后车子“嗖”的一下就飙走了。

苏暖扭头看了一下,发现自己身上还披着人家的外套。

她下意识地往前跑了几步:“喂,你的外套。”

在她往前跑时,一辆宾利车缓缓驶了过来。

坐在驾驶位上的人在看到苏暖后,神色一变,连忙停下车,推开车门下了车。

“暖暖……”他唤了一声,便快速跑向苏暖。

而苏暖在听到那声熟悉的“暖暖”后,侧过头看向了向她跑来的男人。

在看清男人那张熟悉的脸后,她有些不敢相信地红了眼眶:“景轩……”

向她跑来的男人正是她的未婚夫景轩,一个长相清俊、斯文的男人。

景轩跑到苏暖跟前后,一把将她紧紧地抱进怀里:“暖暖,我快担心死你了,你知道吗?你终于回来了,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景轩双眸里盈满了泪水,还带着担忧与见到苏暖的惊喜。

苏暖抬眸看着他,说道:“对不起,景轩,都是我不好,让你担心了。”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是我没保护好你,对不起,对不起。”景轩说这话时,眼中带着愧疚。

“景轩,你别道歉,不关你的事。”

景轩抓住她的双肩,紧盯着她问道:“你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失踪这么久?我到处找都找不到你,我都快疯了,你知道吗?”

苏暖看着他说道:“我被人绑架了,还被囚禁了很久……”

听到她的话,景轩眼眶一酸,眼底的愧疚之色更浓了。

“对不起。”他语带哭腔地道歉,又紧紧地抱住苏暖,语带心疼地道,“对不起,我太没用了,保护不了你,对不起。”

苏暖回抱着他,抬眸看着他,说道:“景轩,我已经回来了,你别再自责了,本来就不关你的事。我被绑架那天,你又不在我身边,你怎么保护我啊?”

景轩双眸含泪地紧盯着她:“暖暖,我以后一定会保护好你,我一定不会再让你遇到同样的危险。”

“我也会保护好自己,不会再让你担心。”

在两人紧紧相拥着互诉衷肠时,一辆超豪华的阿斯顿马丁ONE—77又折返回来停在他们身后不远处。

坐在车后座上的男人正是掉头回来的凌言玺。

他看着车外拥抱在一起的两人,胸腔内莫名地生出一股怒火。

而那怒火越烧越旺,旺得他都快压制不住了。

他气恼得胸膛都起起伏伏的。

坐在驾驶位上的康德转过头来,见他双眸喷火地盯着车窗外,便询问道:“凌总,需不需要我去把你的衣服拿回来?”

凌言玺没有回话,只是气恼不已地盯着车外那碍眼的一幕。

只见景轩抬手替苏暖擦了擦眼泪,便拥着她坐进了车里,随即,车子便驶进了高级公寓的地下车库。

凌言玺见状,只觉得像是有人在砸他的胸口一样。

他死死地盯着那辆宾利,直到它完全消失在他眼前。

康德见那辆宾利消失了,凌言玺还盯着宾利消失的方向看,皱了下眉,说道:“凌总,很晚了,该回去了。”

——未完待续​​​​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与他终久别
下一篇 : 我见明月是你(五)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