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之偶(三)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7日 / 分类:言情小说 / 睡前故事

面具之偶(三)

文/浅晓萱

面具之偶目录

第一章:面具之偶(一)

第二章:面具之偶(二)

第三章:面具之偶(三)

第四章:面具之偶(四)

面具之偶(三)

在他说这话时,凌言玺的手机响了起来。

听到手机铃声响起,凌言玺才收回视线。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见是凌家打来的,便接了。

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道有些愤怒、苍老的声音。

“在哪里?马上给我回来。”那头的人像是很生气,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打电话来的是凌老太爷,凌言玺听出他太爷爷很是生气,在凌老太爷挂断电话后,转过头,神情复杂地盯着车窗外看了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般收回目光,吩咐道:“开车。”

康德听到他的吩咐,立即发动了车子。

在返回艾威利城堡这一路上,凌言玺胸腔内生出的那一团怒火一直没有消下去。

他满脑子都是苏暖和景轩拥抱在一起的画面,满脑子都是苏暖眼里只有景轩的样子,满脑子都是她对景轩的不拒绝和顺从,还有她在别的男人面前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动人的样子。

这些画面令他非常烦躁。

他的衬衫扣子之前被他解开了三颗,露出了完美的胸肌。

此时他那健硕的胸膛正因为愤怒而剧烈起伏着。

因为愤怒和烦躁,他一脚踹向前面的座椅,而坐在座椅上的康德被吓了一大跳,差点出岔子。

他慌忙停下车,转过头来看着凌言玺,问道:“凌总,您怎么了?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了?”

凌言玺压下心里的怒气,沉着脸说道:“开你的车。”

康德闻言,看了看凌言玺的脸色,重新发动了车子。

第二章初恋女友的的出现

他们抵达凌家时,已经是半夜三点了。

凌言玺和康德进入城堡大厅时,凌家的长辈们几乎都在。

大厅里坐了几十号人。

坐在主位上的是凌氏家族的两位家主——凌老太爷和凌老太太。

除了两位家主,还有凌言玺的爷爷奶奶、表亲、叔爷、叔伯等。

康德一见大厅里的气势就知道发生大事了。

他恭敬地向在座的人都问过好后,自动退到了一边。

凌言玺扫视了一圈大厅后,看向坐在最上方的凌老太爷,问道:“太爷爷让我回来有什么事吗?”

凌老太爷像是还在生气,拉长了一张老脸,很是不悦地看了一眼凌言玺,便吩咐道:“去把人带来。”

“是!”候在大厅里的管家应了一声后,叫了两名男仆离开。

凌言玺见状,看向凌老太爷问道:“带谁来?”

“哼……”凌老太爷只是冷哼了一声,没有回答他。

没一会儿,管家便和两名男仆带着一个女人进来了。

女人身子纤细,穿着淡蓝色的连衣裙,微微低着头,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攥着,像是有些紧张。

她进入大厅后,一直低着头,由于披散着头发,她的脸蛋被头发和额前的刘海遮住了,凌言玺看不清她的脸。

凌老太爷看着凌言玺,语气不悦地说道:“好好看看她是谁,不要告诉我,你不认识她。”

凌言玺闻言,转过头看向进来的女人,而同时,原本低着头的女人也抬起了头。

看清那张脸的那一刹那,凌言玺的神情就变了。

他愣住了,脑海中浮现出一张青涩的脸,与眼前女孩的脸重合在了一起。

同时,他那双妖冶的眸子里出现震惊与难以置信之色。

年少时的一些记忆像放电影一样在他的脑海里回放起来。

而穿着淡蓝色连衣裙的女孩在抬头看到凌言玺后,瞬间红了眼眶,泪水决堤,没一会儿,就将她那张清秀白皙的小脸弄得湿透了。

她哭了起来,像是很难过,眼中带着思念与惊喜。

好一会儿,她才哽咽着唤道:“言玺……言玺,你还记得我吗?”

此刻凌言玺也双眸泛红,盯紧眼前的女人,棕色的瞳孔缩了缩,神情非常复杂。

“孟茜……”说出这两个字后,他忽地眯起双眸,声音冷了下来,“你怎么会在凌家?”

被他唤作孟茜的女孩见他神情突然冷了下来,泪水掉得更加凶猛了,看起来像是非常难过。

这时,凌老太爷不悦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看来,她没有说谎,你确确实实是孩子的父亲。”

凌言玺听到这话,有些诧异,转过头看向凌老太爷,问道:“什么父亲?”

“哼……”凌老太爷冷哼一声后,指着孟茜,不悦地看着凌言玺,说道,“她怀孕了,不要告诉我,不是你干的。”

凌言玺听到老太爷的话,有些震惊,随即侧过头看向孟茜。

他盯着孟茜看了一会儿后,否认道:“不可能。她怀孕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不可能是孩子的父亲。”

虽然他年少时和孟茜相识相恋过,但他从没碰过她,而且他们都分开差不多五年了,他几乎已经忘记她了。

这几年,他们连面都没见过,她怎么可能会怀上他的孩子?!

孟茜听到他这样说,很是伤心,哭着问道:“言玺,你不记得一个多月前发生的事了吗?你不记得那一晚了吗?”

听她提到那一晚,凌言玺脑海中猛地闪过一些他之前忽略掉的画面。

画面有些模糊,但他隐约记起一个多月前他似乎和一个女人在一起过,虽然记忆是模糊的,但是,当时的感觉变得深刻起来了。

他要了一个女人,情不自禁地要的。

想到这,他变了脸色。

孟茜见他变了脸色,急忙问道:“言玺,你想起来了,对吗?”

听到她的问话,凌言玺神色复杂且不敢相信,甚至不愿接受:“那晚的女人是你?”

孟茜见他眼中带着不信的神色,很是伤心地问道:“言玺,你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你不相信是我吗?”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眼神受伤,看着他说道:“你不信,可以去调查。还有,你的背上有三个牙印,是我那晚留下的。”

听到她这样说,凌言玺才想起一个多月前那一天他醒来时,除了觉得头疼和有些累以外,还觉得背上有些疼。

不过,当时他因为有一个紧急会议要开,所以就没有想那么多。

凌言玺想到这里,神情变得越发复杂了,同时,脸色有些难看。

他心里没有一丝欣喜,只有说不出来的感觉——失望和憎恨。

孟茜见他想起那晚的事了,却还是对她很冷淡,脸上一点喜色都没有,心里更加难受和失望。

她抬手抚着自己平坦的小腹,含泪的双眸紧盯着凌言玺说道:“言玺,我有我们的孩子了,你要当爸爸了。”

听到这话,凌言玺越发憎恨自己了。

他不愿接受,冷冷盯着孟茜看了一会儿,突地收回目光,径直往楼上走去。

“言玺……”孟茜见状,有些失望,也有些不敢相信。她没有想到,再见面时,凌言玺竟对她如此冷淡。

这些年,他不想她吗?

她回来了,还怀了他的孩子,他不是应该很高兴、很惊喜吗?

言玺,你真的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了吗?

你真的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吗?

“言玺……”她连忙追了上去。

凌老太爷见凌言玺话没说清楚就上去了,气不打一处来。

凌言玺的爷爷凌国康一脸担忧地看着凌老太爷,说道:“爸,您别气了,以免气坏了身子。”

“爸,您打算怎么处理言玺的事?”问话的是凌言玺的奶奶凯拉。

凌老太爷回道:“不能让凌家子孙流落在外的事情发生第二次,小晚吃尽了苦头,受尽了委屈,才认祖归宗,不能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凌老太爷嘴里的小晚全名唐乔晚,正是苏暖的闺密,并且是凌言玺的亲妹妹。

唐乔晚因为出生的时候在医院被人调换,因此一直流落在外,刚被凌家认回来不久。

凌国康看向凌老太爷问道:“爸的意思是……”

“如果确定了孟茜肚子里的孩子是言玺的,就让她进门。”

凌老太爷这样说,其他人都没什么异议。

因为他们都不希望凌家子孙流落在外。

如果换作以前,他们会有门第之见,但是,自从凌言玺的母亲林陌陌嫁进凌家后,他们渐渐就没有这种思想了。

凌言玺的母亲林陌陌嫁进凌家之前,并没有非常尊贵的身份,也没有非常显赫的家世。

但她嫁进凌家后,不但帮着打理好了凌家上下,还管理好了凌氏集团,让公司所有人,乃至整个凌家上下的人都对她十分信服,因此,他们才摒除了门第之见。

先后上楼的凌言玺和孟茜此时正在城堡第三层富丽堂皇的走廊上。

孟茜追他到城堡第三层后,眼见追不上了,便哭着大声说道:“言玺,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在凌家吗?你不想知道我和你分开以后这几年都去哪儿了吗?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现在才来跟你见面吗?”

听到她这些话,凌言玺顿住了脚步。

孟茜见状,抓住机会,急忙冲上前抓住他的手臂。

凌言玺见状,眼神一冷,正要甩开她的手,她连忙绕到了他的身前。

她抬眸看着神色冷淡的他,沙哑着声音问道:“你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了吗?”

凌言玺冷眼盯着她,扬唇冷声说道:“你以为你是谁,我为什么要把你记在心上?”

听到这话,孟茜有些不敢相信。她盯着他,眼泪掉了出来:“言玺,你……”

凌言玺拂开她的手,不屑地盯着她说道:“一个已婚女人有什么好惦记的?”

闻言,孟茜再一次抓住他的双臂,泪眼婆娑地看着他,语带哭腔地说道:“言玺,对不起,五年前,我……我骗了你,我没有嫁给别人,我……我没有跟别的男人结婚。”

她的话,凌言玺并不信,而且,他也不屑去相信。

孟茜于他而言,已经是过去式了。

所以,听到孟茜没有嫁给别人这种话,他心里没有任何感觉。

他眼神不带什么温度地盯着孟茜,语气不屑地道:“你五年前有没有和别的男人结婚,关我什么事?”

“言玺……”听到这话,孟茜眸中的泪水又顺着眼角滑落下来,仍旧不敢相信地盯着他,很是悲伤地问道,“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吗?”

话音一落,她摇了摇头,哭着说道:“不,你不可以不爱我,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好不容易才见到你,我不允许你忘了我。”

“不允许我忘了你?”凌言玺眼神冰冷地盯着她,冷笑着问道,“你有什么资格不允许我忘了你?孟茜,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你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

孟茜看着他道:“你还在恨我,对吗?你对我这么冷淡,是因为你还在恨我,对吗?我不相信你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了。”

话刚落音,她便取下脖子上戴着的一条项链:“言玺,你看,这是你送给我的项链,我到现在还留着。这五年,我一直没有忘记过你,一直在找你。你知道找不到你,我有多痛苦吗?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说到这,她抬眸紧盯着凌言玺,继续说道:“骗了你,和你分开以后,我就后悔了。如果可以重来,我宁愿做一个不孝女,宁愿什么都不要,也不要离开你。”

凌言玺冷眼盯着她:“你说完了吗?”

“言玺……”孟茜见自己说完后,凌言玺依旧没有任何反应,有些慌了。

“言玺,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说的话?我发誓,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我没有嫁给别的男人,没有忘记你,我是被迫离开你的。五年前,我妈知道我和你在一起的事后,就逼我离开你。我不离开你她就以死相逼。当时,她倒在血泊中,哭着求我离开你,我……我没有办法才答应她。离开你以后,我就好后悔、好后悔……”

说到最后,孟茜已经泣不成声了:“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我轻易放弃了你,不值得你原谅。我求你,看在我们孩子的分上,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孩子是无辜的,不能没有爸爸。”

听到她提到孩子,凌言玺便越发排斥她了。

他眼神冰冷地扫了一眼她的肚子,推开她径直往前走。

砰!

他身后传来了孟茜摔倒的声音。

“啊……我的肚子……我的肚子……”

听到身后的声音有些不对,凌言玺转过身去。

只见孟茜侧躺在地上,一只手抚着小腹,眉头紧皱,神情看起来有些痛苦:“言玺,痛……肚子痛,救救我们的孩子……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

孟茜说这话时,觉得自己的肚子越来越痛了,心里非常害怕。

她眼带恳求地看着凌言玺,哭着求道:“言玺,求你,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孩子是我……挽回你的……唯一希望。如果没了孩子,我……我也不活了,我求你,不要让我失去他……”

她说完,双手捂住肚子,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凌言玺见状,走上前去。

他将她扶了起来,神情复杂地盯着她:“你真的怀孕了?”

之前,他并不相信孟茜怀孕了。

孟茜抓紧他的手臂,含泪的眸子紧紧锁住他,哭着求道:“保住他,保住他……求你了……”

凌言玺目光复杂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将她抱起来,进了就近的一间客房。

随后,他用内线电话叫来了凌家的家庭医生。

医生来后,发现孟茜已经见红了,不过还好,保胎保得及时,孩子是保住了,但是,孟茜需要卧床休息。

孟茜差点流产的事,凌家上上下下都知道了。

凌老太爷、凌老太太、凌国康等凌家的长辈第一时间赶到了孟茜所在的客房。

得知孩子保住了,他们才松了一口气。

凌老太爷看过孟茜后,不悦地看向同在客房里的凌言玺,问道:“怎么回事?她怎么突然就出事了?”

凌言玺这会儿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

孟茜的孩子保住了,他没有一丝欣喜,反而觉得他好像要失去什么了。

到底要失去什么,他还没理清,但他知道,失去这样东西,他这辈子都无法快乐。

他抬眸看了一眼床上脸色还有些苍白的孟茜后,没有回答凌老太爷的话。

这时,孟茜回道:“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对不起,我没保护好言玺的孩子。”

凌老太爷听了她的话,转过身盯着她,问道:“你确定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言玺的?”

孟茜抬头看着一脸严肃的凌老太爷,举起手说道:“我发誓,我肚子里的孩子是言玺的,如果我有半句假话,我将不得好死。”

凌老太爷见她不像是在说假话,便又看向凌言玺,说道:“把衣服脱了。”

凌老太爷要验证一下凌言玺的背后是不是像孟茜说的有三个牙印。

孟茜看了一眼凌言玺后,看向凌老太爷说道:“太……太爷爷,您不要为难言玺了,他现在根本就不相信……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您……等孩子出世以后,让孩子和言玺做DNA鉴定吧。”

凌老太爷听到她的话,没再要求凌言玺脱衣服,只是不悦地看了凌言玺一眼,便转过头去盯着孟茜说道:“你好好休息。”

说完,他拄着拐杖在用人的搀扶下离开了。

凌老太太以及其他人随后也都离开了。

房里只剩下凌言玺和孟茜。

“我不打扰你了。”凌言玺声音冷淡地说完,正要转身离开,孟茜急忙喊住了他。

“言玺……我们重新开始,好吗?我保证,我会用心爱你,我再也……再也不会离开你了。就算……就算全天下的人都让我离开你,我也不会离开。我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凌言玺转过身,眼神冷冷地盯着她,声音不带温度地道:“孟茜,我跟你在五年前就彻底结束了,不管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我的,我都不会再跟你重新开始。”

孟茜哭着问道:“为什么?你对我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了吗?”

凌言玺没有回答她,转身径直离开了。

孟茜见状,哭着说道:“言玺,我不会放弃你的,我一定会让你回心转意的。”

说完,她便哭了起来。

这时,她放在一旁的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听到手机响,她伸手擦了擦眼泪,将包里的手机拿了出来。

见是自己的妈打来的,她抬头警惕地看了一眼门后,才压低声音,口气有些不悦地说道:“妈,你怎么又打过来了?我现在在凌家,你不要随便打电话过来。”

“臭丫头,不知好歹,我这是关心你,才给你打电话。怎么样了?见到凌言玺了吗?”

孟茜语气有些低落地回道:“见到了。”

“你说话怎么有气无力的?你见到他了,不是该高兴吗?怎么,他没认出你来?”

孟茜咬了一下唇,神情悲伤地说道:“他变了,不像以前一样温柔了,他心里没有我了。”

话刚落音,她就语带责怪地哭道:“这都怪你,如果五年前你没有逼我离开他,我现在就是凌家的孙少奶奶了,他也不会忘了我。妈,是你害我失去他的。”

说完,她伤心地哭了起来。

电话那头的女人听到她的哭声,哄道:“好了,别哭了,五年前我不知道他是凌家大少爷,我要是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就算你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不会让你离开他。唉,这都怪他,谁让他当初对你隐瞒身份,让我以为他是个穷小子。妈当初逼你离开他,不也是为了你好吗?妈也是不想你过苦日子。”

孟茜听她这样说,有些气愤地说道:“钱、钱,你就知道钱。”

“好了,别生气了,说得好像你不喜欢钱似的。你要是不喜欢钱,就不会在知道凌言玺的真实身份后,费尽心机想嫁进凌家。现在你如愿了,有了孩子,就算凌言玺不娶你,凌家也不会亏待你。”

孟茜神情悲伤地说道:“妈,你太不了解我了,你以为我费尽心机进入凌家,真的只是为了钱吗?我是想和言玺重新开始。我是爱钱,可是我也爱他。”

“好了,别伤心了,你已经进入凌家,有的是机会接触他。你使点手段,让他再爱上你不就行了。妈不是教了你不少征服男人的手段吗?你全用在他身上不就行了?”

“你以为言玺和你的那些男人一样吗?他要是那么好征服,五年前我就是他的女人了。何况,我现在怀着孩子,怎么使手段?”

电话那头的女人说道:“那就使别的手段。不过,你要记住,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征服他们的最好办法就是跟他们上床。不这样做,他就不知道你的好。”

孟茜正要回答自己的妈,看见外面有人来了,连忙说道:“有人来了,我挂了。”

说完,她便挂断了电话。

进来的是两名女佣,为孟茜送滋补的汤来。

其中一名女佣看着她说道:“孟小姐,这是老太爷特意吩咐厨房为您做的,您趁热喝了。”

孟茜点了下头,正准备将汤碗接过来,那名女佣笑着说道:“孟小姐,我们是特意来伺候您的,让我喂您吧。”

“谢谢。”孟茜说了声谢谢,便张开了嘴。

在女佣喂她时,她扫视了一圈处处透着奢华与贵气的客房后,下定决心要让凌言玺回心转意。

只要能嫁进凌家,她拥有的就不仅仅是凌言玺,还有钱权。

凌言玺此时已经回到他的房里。

他正坐在浴室那大得惊人的浴池里,在里面泡了好一会儿,而且泡的是冷水。

他需要冷静,因为今天的他心情非常非常糟糕。

他一闭上眼,就会想起一个多月前那一晚发生的事情。

但一想到那晚的女人是孟茜,他就烦躁不已,恨不得掐死自己。

为什么那晚的女人是她?

为什么他会莫名其妙地跟她上床?

想到这,他意识到什么,猛地从浴池里站起来,扯过一条纯白色的浴巾,动作熟练地裹住自己的下半身。

而就在这时,他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听到脚步声,他眼神一冷,猛地转过身去。

站在他身后,拿着他衣服的两名女佣都被他骇人的冷淡表情吓到了。

“大……大少爷……”

凌言玺眼神凌厉地盯着她们:“谁让你们进来的?”

“大……大少爷,我……我们是来伺候您穿衣服的。”

凌言玺扫了一眼她们手里拿着的衣服,冷冷地说道:“滚。”

“是……是。”两名女佣害怕地应了一声,便连忙出去了。

而她们出去后,直接去找了凌老太爷,向凌老太爷汇报,大少爷的背后确实有三个牙印。

——未完待续​​​​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喜欢的句子 | 大概喜欢你就是,早上想你,中午想你,晚上想你,梦里还要遇见你
下一篇 : 甜的梨(七)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