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你,我可以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如果是你,我可以

文/纸薇,图/水墨(来自飞言情

【故事简介】

身为工作室老板,辛甜甜每天的日子都像在打仗,一点儿也不甜。直到她被高行抱到医院并鬼使神差地亲了他一口,才突然觉得,真的“心甜甜”了。

第一章

辛甜甜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目光却透过半合的百叶窗落在正对着玻璃窗的那个男人身上。男人有着一张精雕细琢却不失阳刚的脸,身材挺拔却不显壮硕,肤色白皙又健康。

那是近来令她十分头疼的男人,她的秘书兼合伙人高行。

起因是上周三晚上,某某女星爆出恋爱新闻,全网轰动,微博瘫痪,整个公司连夜加班赶稿抢热度。她身为老板,当然要坐镇指导,务求文章一发出去便引起疯狂转发。

一个晚上下来,她喝了七八杯咖啡,胃终于不堪重负,疼抽筋了。晕过去的前一刻,她看见高行心急如焚地朝她奔过来,然后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在医院醒过来,辛甜甜立刻惊坐起来,大喊:“稿子呢?发了吗?现在转发量多少?评论数多少?”

一双手从斜刺里伸过来,将她按回了床上。高行往她床边一坐,责备地说:“都熬到进医院了,还关心转发量?命重要还是钱重要?”

辛甜甜非常认真地想了一下:“钱重要!”

高行愣了两秒,皱着眉头将床头的水杯递过来,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那么为了赚钱,先把身体养好吧。”

辛甜甜正想接过水杯,高行却已经将水杯递到了她嘴边,另一只手顺势绕到她脑后,支撑住她的身体。

面对他这突如其来的亲昵举动,辛甜甜愣住了,心跳乱了一拍,但她很快平静下来——生病的人总是会受到更多照顾的。

喂她喝完水后,高行便出去找医生了。趁着这个时间,辛甜甜赶紧打开公众号后台查看情况,在看到推文的数据时,压在她心头上的石头终于落下。

她又打开了一个叫“八卦小团队”的群,高行和她都不在这个群里面,是公司一群要好的“八卦党”私下组建来吐槽公司和同事的群。但为了掌握员工的动向,她很早就安插了保洁大姐进去做卧底,方便她时时借号围观。

琳琳:你们看高秘和老总是不是有猫腻?

菲儿:看他刚刚抱老总去医院的那副紧张样子,显而易见啊!

大强:我早听说他们的事了,也就你们不知道。

琳琳:来来来,咱仨茶水间聊。

……

是谁在散布谣言?辛甜甜忍不住了,借保洁大姐阿兰的号回复了一句。

保洁阿兰:啥事儿啊,我咋不知道?我也要听。

大强:阿兰你装什么蒜?不是你告诉我高秘坐老总的车来上班的吗?

保洁阿兰:那是因为我的车坏了,让他开去修!

辛甜甜怒回了一句,才反应过来自己露馅了,赶紧打了个哈哈,迅速下号保命。

隔天出院回公司上班,辛甜甜在公司的厕所里听到了一个惊天的大八卦——高行居然和保洁阿兰有亲密关系。相传保洁阿兰真人不露相,是个隐形女富豪,因为阿兰的车子坏了,高行才不得已坐老总的车上班。

这都能圆?

辛甜甜一面诧异员工们的脑补能力,一面又有些惊喜——这样一来,她和高行的绯闻就不攻自破了!

她回到办公室,却看到高行一脸阴沉地在等她。

他看起来就像吃了十吨炸药一样不愉快,一边查看今天的工作议程,一边用令人窒息的磁性嗓音问:“昨天用保洁大姐的微信号在群里回复的人是你吧?”

“你怎么知道的?”辛甜甜下意识反问,又迅速摇头,“不,不是我,我没有。”一边说一边抓起桌子上的手机往抽屉里藏。

“不用藏了。”高行冷冷地出声,“昨晚发布公众号稿子需要验证码,我用过你的手机了,看到了登录名。”

事已至此,辛甜甜只能承认:“我是有苦衷的,总不能让他们随便造谣吧?”

辛甜甜满以为,高行是会支持她的,毕竟职场这种地方,一人一口唾沫足以淹死人。他有能力,有抱负,也不想让别人以为他是靠老板上位的吧?

就算他公开自己是合伙人的身份,但一个公司里,两个老板谈恋爱,对公司运营也不好。

可她失算了。

高行沉下脸,说:“所以你就宁愿让他们误会我和保洁阿兰?”

辛甜甜答道:“是他们自己脑补的,我根本没有那个意思。”

高行又开口问:“跟我传绯闻就那么委屈你?”

辛甜甜怔住了,被他这句话轰得有些反应不过来,说:“那倒也没……那么委屈,就是……有一点儿委屈而已。”

话音刚落,她看见高行的脸色黑到了极点。他将文件夹往她面前一撂,压着嗓音道:“既然这样,你考虑换个合伙人吧。”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嘭”的一声关上门出去了,完全没给她留任何面子。

第二章

辛甜甜完全没料到,高行会有这么大的火气。

还记得当初公司刚成立,没有企业文化,是高行提议过节的时候同事们互相送礼物,增进感情。

于是每个节日,她总会收到他准备的礼物,小至一颗糖,大至一束鲜花。哪怕不是节日,他也永远能第一时间察觉到她的需要,让她无后顾之忧。

在她的印象中,他一直是一个心思细腻的暖男,怎么突然间说翻脸就翻脸了呢?当然,害他跟保洁大姐传绯闻这件事,的确是她不对,但他就不能谅解她吗?

辛甜甜并不打算跟高行计较,她也不会找新的合伙人,赌气的话谁都会说,身为老板要有容人之量。

但事情显然超出了她的估计。

几天后,辛甜甜在自家另一个公众号上刷到了一篇推文:女老板VS男下属的办公室恋情很难以启齿吗?

隔天,另一篇推文出现:时代变了,翻脸不认人再不是男人的专利,而是女人的利器。

第三天,推文标题是这样:你的女朋友喜欢甩锅吗?

岂有此理,他这是闹哪样?

这个小号辛甜甜一直是交给高行独立管理的,她从不参与。但现在看来,再不参与就要出大事了。

辛甜甜立刻将高行叫到了办公室里:“有话你能不能直说?别在公众号上含沙射影!另外,我什么时候跟你有办公室恋情了?”

高行愣了一下,脸色铁青:“那天晚上的事,你忘得一干二净了?”

辛甜甜内心咯噔一下:“什……什么事儿?”

随后,辛甜甜从高行嘴里还原了住院当天晚上的全部经过。

当时高行抱着她一路跑进急诊室,她的意识已经开始涣散,迷迷糊糊地说着胡话,他只能不断安慰她撑住。

等她躺在病床上,护士将针头扎进她血管的时候,她又像回光返照一样开始折腾,哭诉自己是如何辛辛苦苦建立起这个公司,多少个寂寞的夜晚,员工们都双双对对地去约会,只有她一个人守在办公室里写稿子,那时候她多么希望,能有一双臂膀为她撑起整个蓝天。

高行从来没发现她有这么好的口才,草稿都不用打,一本充满血泪的自传就从嘴里说出来了。

看到她的眼泪涌出来,他实在于心不忍,便伸手在她的眼角轻轻地擦拭了一下眼泪,哄道:“马上就好了,不疼啊,忍一忍。”

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仰起头在他嘴上啄了一下。

高行一愣,脸瞬间红得像烧红的烙铁,半天才反应过来,手指碰了碰嘴唇,抿了一下。就见辛甜甜亲密地用鼻子碰了一下他的鼻尖,说了一句:“你真好,别离开我。”之后她便睡死过去,直到第二天才醒来。

听完高行的话,辛甜甜整个人仿佛被施了定身咒。她完全想不起来自己干过这种事,她还以为那是个梦,竟然是真实发生过的吗?

“我……我当时病得糊涂了,也不是故意的。”她只能支支吾吾地解释,“你……你不用这么认真吧?”

高行听完她的话,面色冷若冰霜地说:“所以对你来说,任何男人都是可以随随便便亲的,不用负责任?”

辛甜甜当然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但由于恼羞成怒,她瞪着高行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第三章

从这天开始,高行没再跟她私底下讲过一句话。不仅如此,他还开始消极怠工。

月度例会是辛甜甜公司最重要的会议,以往两年,高行从不曾缺席过。可这一次,他破天荒地等到会议进行到一半才出现。进门后慢悠悠地往自己的座位上一坐,一声招呼都不打。

饶是心胸宽广,辛甜甜也觉得自己的面子挂不住了。他眼里还有没有她这个老板?

辛甜甜当场把手里的笔撂在桌子上,大声说:“高行,你知不知道今天是月度例会?你有没有一点儿时间观念?你以为公司是你什么时候想来就来的……”

话说到一半,辛甜甜住了嘴,因为她发现高行手里握着两张票,那是全球顶级“密室逃脱”设计团队在中国开设的首家门店的首秀门票,他从哪里弄来的?

辛甜甜从大学时期就疯狂地迷恋密室游戏,十年如一日。最近因为她粉的密室设计团队来中国发展,她公器私用,接连好几天在公众号上给偶像做免费宣传,结果就是门票一放出来被秒抢一空,她这个真爱粉找“黄牛”都买不到票。

看到高行手里的票,辛甜甜就像被操控的木偶,立刻住了嘴。接下来,她高效率地在会议上处理完所有该处理的事务,结束会议后让所有人都出去,唯独留下了高行。

门一关,她立刻扑到高行面前:“多少钱?你开个价,我决不还价。”

“开价?开玩笑吧?”高行淡漠地说,“我辛辛苦苦弄到的票,为什么要让给你?”

“你不是有两张吗?”辛甜甜贪婪地盯着他手里的票,“让一张给我!”

“对不起,不行!”高行高傲地扬起下巴,“这是我留给我女朋友的。”

“女朋友?”辛甜甜愣了一下,心想这家伙还真是会抓她的死穴。这不是明摆着要她就范吗?

她一向不喜欢被人威胁,但威胁她的人是高行,目的又是想跟她好,她竟然不反感?怎么莫名其妙地还觉得有点儿甜?

她在旁边扭扭捏捏半天,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终于下定决心开口道:“那好吧,我……”

话还没说完,她看见高行将手机贴在耳边,说:“亲爱的,票我买到了,周六我来接你,不见不散。”

辛甜甜石化了,他已经有女朋友了?这才几天啊,他就移情别恋了?

第四章

辛甜甜不知道高行是在报复她,还是真有了女朋友。她旁敲侧击地问了好几个同事,所有人都说高行最近下班很准时,满面春光,似乎真的在谈恋爱。

呵呵,果然,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几天前还一副在乎她的样子,现在翻脸比翻书还快!辛甜甜内心没来由地有点儿闷。

密室门店开业当天,她只能去门口碰运气,结果好巧不巧地撞见高行。他显然是精心打扮来赴约的,头发吹得有型有款,身上穿着的无一不是潮牌,再加上那副天生的好皮囊,明明是将近三十的人,看起来却像是二十出头的少年。辛甜甜一瞬间差点儿心肌梗塞了。约会用得着这么隆重吗?这是去选美还是玩儿游戏啊?

“在等‘黄牛’?”高行发现了她,走到她面前,故作关切地询问。

明知故问!辛甜甜懒得理他,把脸别开。几分钟后,她转过头,发现高行蹲在不远处,不断地看表。

“你女朋友还没来?”

“是迟到,不是不来!”

高行重重地强调,下一秒就接到了一个电话。他果然被放了鸽子。

辛甜甜顿时大喜,凑过去:“既然你女朋友都不来了,你一个人玩儿也没有意思,不如把票让给我吧?”

辛甜甜眼里只有那张票,完全看不到高行阴沉的脸色:“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公司同事你被女朋友放鸽子的。”

话音刚落,她看见高行倏地站了起来,冷声道:“辛甜甜,我就是把票撕了也不给你!”

说完,他竟然真的将手里的票撕成碎片,直接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被一起撕碎的,还有辛甜甜的心。

她发疯一般地冲向垃圾桶,一边从里面掏纸片一边骂高行:“你有没有人性啊?你知道首日的门票多难买吗?你不要也别浪费啊!可以卖给我啊!我又不是买不起!”

辛甜甜气疯了,嘴上根本停不下来,足足骂了他两分钟,等她把纸片从垃圾桶里捞出来一拼,才发现那根本不是门票,而是两张电影票。

她转头看向高行,却见他手里还握着两张门票,望着她的眼神十分深邃,路灯的光芒在他眼里折成星光,让她一下子有些目眩神迷。

“你骗我?!”好半天,辛甜甜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责问他。

高行好笑又不满地道:“谁能想到你这么笨呢?”他又看了看表,突然走过来抓住她的手。

“哎哎哎,你干什么?”

“算了,就便宜你吧。”

“你不跟你女朋友一起玩儿了?”

“再提‘女朋友’三个字,我真撕票了啊。”

辛甜甜立刻乖乖地闭上嘴,内心则暗暗偷笑。

他们排进队伍中,很快一起进入了密室。

这家密室店之所以能成为全球第一,并不是没有原因的。这里只有三个密室,但每个密室能容纳五十人同时进行游戏,一天只开放一场,因为难度奇高,所以不限定游戏时间,设计者更放话,谁能在首日顺利通关,会给予签名周边作为特别大奖。

辛甜甜就是奔着大奖而来的。但她万万没想到,接下来的时间她会宛若一个智障。

第五章

众人进入密室后,很快便研究出这个密室的格局,然后分组行动。辛甜甜和高行以及其他几个小姑娘负责其中一块区域的探索和解码,之后状况就开始不对劲儿了。

辛甜甜问:“这堆数字都是什么玩意儿啊?怎么加减乘除都不对?”

高行一边看一边回答:“这是线性方程组的增广矩阵,答案有无穷个。不过如果要代入到密码锁,就只能取整数的个位数,所以答案应该是1、4、6。”

同行的女生们一起惊叹:“哇,你好厉害啊!”

……

辛甜甜看着另一个线索挠头:“这些英文字母我研究半天了,根本没有规律。一定是故布疑阵的,线索不在这里。”

高行一边排列一边解释:“这是打乱的英文单词,重新拼起来是WilliamShakespeare,就是威廉•莎士比亚。我知道了,刚刚那个房间的那些人名是他所著作品里的角色,要按照作品面世的顺序来排列。”

同行的女生们再次惊叹:“我的天呐,你好聪明啊!”

……

辛甜甜发现,不论遇到什么难关,高行总能第一时间找到解谜思路,他的知识面广度和学识深度都让她瞠目结舌。

随后,他们这组人很快解开了所有关卡,拿到了关键线索,然后去和其他人会合。

因为有高行,其他区域的难题也迎刃而解,辛甜甜跟在他身后,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智商碾压。往往其他人连线索都还没看明白,高行就已经有了答案。但他总会耐心地等待别人放弃,再将思路说出来。

到了最后,这个密室游戏已经变成他一个人的游戏。所有人都对这密室的变态难度望而却步,只想看高行破解最终的谜题,拿到终极大奖。

尤其是女生们,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已经从陌生人变成了他的狂热粉丝。

拥有这样一个下属,辛甜甜本应该感到很骄傲,可不知为何,看到他被一堆女生围住的样子,她就一肚子火。

也许是为了烘托气氛,也许是为了捉弄参加游戏的人,亦或是为了增添情侣玩家的亲密度,设计者将终极关卡设计得极为特别。

要一男一女在通关大门前做出接吻的姿势,才能通过电脑扫描的感应,开启通关的大门。

拿到线索的一瞬间,辛甜甜已经敏锐地捕捉到几个女孩子对高行投去“我可以”的目光,而高行也将目光在她们中间来回扫视着。

怎么,他眼里已经没有她了吗?

趁着众人互相起哄的时候,辛甜甜一把将高行扯到自己身边,小声提醒他:“你是来玩儿游戏的,不是被游戏玩儿的。这种事情,让别人做就可以了,比如找一起来的情侣啊。”

“为什么?”高行故作不解,“假手于人不好吧?我还想拿终极大奖呢。”

辛甜甜一下子急了:“跟陌生人接吻你也不介意吗?”

“你都不介意,我为什么要介意?”

听到这句话,辛甜甜整个人一愣,呆呆地看向高行。他面无表情,可眼里分明隐藏着一团怒火。她这才意识到,他是在报复她之前说的那句任何人都可以随便亲。

她低下头,感觉自己的脸在迅速发热,变得滚烫,而后声音也渐渐微弱下去:“那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可以……”

话还没说完,她的手腕就被攫过去,高行拉着她走到大门面前,二话不说便低头吻住了她。

辛甜甜很快闭上了眼睛,耳边有欢呼声、尖叫声、抱怨声,可她通通充耳不闻,她只听见自己的心在“扑通扑通”地狂跳。

第六章

其实,共事两年,如果说对高行完全没有感觉,那是辛甜甜自己骗自己。高行能力强,颜值出众,为人更是个谦谦君子,面对这样优质的男人,女人不可能不动心。但辛甜甜总觉得自己是女强人,事业又在上升期,陷入感情会让自己看起来一点儿也不酷。

但现在她的心态又有了变化。一旦开始恋爱,反而觉得之前的担忧都是多余的。她从前很排斥办公室恋情,现在却觉得,恋人每天在自己眼皮底下晃悠,工作时心情都愉快了起来。

这天公司照例开会商讨下一阶段的推文方向,高行提出了一个意见:“我想改变公众号的推文方向,做一些关于年轻人恋爱和生活的积极内容。”

他的话一出口,整个公司的人都愣住了。要知道,辛甜甜创立的这一系列公众号能成长为千万大V,靠的就是做明星八卦、蹭时事热点这样的方式。

现在的人浮躁、焦虑,内容做得越有话题度点击转发量就越高,做积极的内容不是不可以,但是费时费工,还有可能费力不讨好。

所有人都看向辛甜甜,等着她否决高行的提议,可令大家跌破眼镜的是,辛甜甜居然同意了。

“很好啊,写一些积极向上的内容,很符合主流社会价值观,非常好。”辛甜甜云淡风轻地说,合上会议议程,“没什么其他问题的话,就按高秘书说的去办吧。”

众人面面相觑,可又不敢反驳老板的意见,只能一头雾水地走出去。

等其他人都离开会议室后,辛甜甜立刻凑到高行的面前,一脸“我做得对吧?快夸奖我”的表情。高行轻轻地推开她的脸,面带羞涩:“这是办公室。”

办公室又怎样?又不会有人看见。

她闭上眼睛,仰起头,一副期待的样子。高行哭笑不得,最后只能低头轻轻地在她嘴上啄了一下。

他揉了揉她的头发说:“乖,我先出去做事了。”

辛甜甜又拉住他:“晚上一起吃饭?”

高行想了想说:“不了,晚上我还有事。”

随后的一段日子,高行对她的态度总是若即若离,这让辛甜甜内心有些不安。而且她总有种感觉,高行似乎有事在隐瞒她。

在高行再次拒绝她的邀约之后,她偷偷地跟在他身后,没想到他果然约了别人!那个人辛甜甜认得,是另一个公众号大V,几年前是她的竞争对手,时常和她抢资源,不过近些年已经转做其他营生了。

高行怎么会跟这个人私底下见面?

辛甜甜内心纳闷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隔着日式屏风,她依稀听见高行对那个人道:“该做的事情我都做了,现在就看结果了。”

他到底做了什么?

辛甜甜回到公司,开始检查公众号最近的数据,果然下滑得很严重。

除此以外,她发现有不少广告邀约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高行推掉了。

最后,她忐忑地打开高行的办公桌抽屉——她是老板,有备用钥匙。

在抽屉里,她看见了两份合同。一份是高行预备转让现有股份的合同,另一份是他签好名字的、和另外一家公司的劳动合同,日期就是她胃痉挛被送去医院的前一天。

那家公司承诺给他相当比例的股份作为签约条件,比起她给高行的区区10%的股份,的确优厚不少。

辛甜甜的脑子“轰”的一声,全明白了。

原来这是他给新公司的投诚礼物啊……

第七章

当晚,辛甜甜给财务部和人事部打了电话,让她们将高行的工资结算好,通知他不用来上班了。

她迅速取消了他的门禁卡权限,这个人,她一眼也不想再看到。

她预料到高行会找她,可没预料到会那么快。她刚给人事打完电话半小时后,高行便发了消息过来:“我在你家楼下。”

辛甜甜本来不想见他,可有些事情她也很想搞清楚。她下了楼,才发现天有些阴沉,马路对面的高行样子有些狼狈。

他走过来扯住她的手肘,皱着眉头问:“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还有脸问?辛甜甜将那两份合同往他身上一扔:“我不这么做,等着让你毁掉我一手创办起来的公司吗?等着你帮别人撬走我所有的客户和资源吗?”

高行愣了一下,神色突然慌张起来:“这合同是……”他张了张嘴,却又闭上了。

“没话说了吧?”辛甜甜指着他,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心脏是那样脆弱,声音竟带着哭腔,“你想跳槽,想另谋高就,我不会怪你,可你不该利用我的感情!我辛甜甜这辈子最大的耻辱就是中了你的圈套!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她声嘶力竭地吼道,在他转身的一瞬间眼泪却滚落下来。

她还天真地以为他会解释,原来只是她不死心的期望罢了。

辛甜甜决定重整旗鼓,收复失地,然而她没料到,高行会对她步步紧逼,连条活路也不给她留。

先是招聘新秘书的事,她刚在公众号挂出招聘通知,外头便开始风传她与男秘书搞办公室恋情,还将高行离开公司的原因归咎到“黏得他无法继续工作”上。

没办法,辛甜甜只能火速发出声明,到处请认识的大V给自己澄清。

这还不算完,好不容易绯闻过去了,他又一天一个电话地骚扰她:“最近某某那个社会新闻很火,我打算以这个为引子做几期推文,你不会也想做一样的吧?要不我给你支支招?帮你找些热点蹭蹭?”

最可恶的是,她好不容易忘记过年过节互相送礼的事情,结果七夕当天一到公司,就看见自己桌子上摆着一大束鲜花。

她从里头翻出一张卡片,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两行字:嗨,知道没了我,今天你肯定过得很孤寂,花给你准备好了,你可以假装是男朋友送的。

辛甜甜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和他有什么过节,为什么他就是不肯放过她?

她花了两年时间带起这个团队,最得意的员工就是高行,从前有他在身边,她如虎添翼;现在他走了,还反过来不断地伤害她。

她以为自己是个女强人,永远不会输,却没想到,她输得一败涂地。

因为高行屡屡骚扰,她根本无法像从前一样专注公众号内容,不仅在热度和时效上输给对家,连好不容易接来的广告方案都不断出错。

在这一行,粉丝和广告是最重要的两个指标,意味着收入。眼看员工们因为收益下滑而一个个心猿意马,辛甜甜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恰逢A市发生了一起食品卫生事件,辛甜甜拍板决定,用这个新闻做文章狠蹭一波热点,东山再起。可没想到就在她准备放出推文的时候,她的账户被黑了,登录不上去。

而对家便抢在这个当口先发了推文,可是他们并未采访到事件发生的真正原因,只是凭自己胡乱猜测和臆断,为蹭热度编造得有模有样,立刻引起全网疯狂转发。

她浏览了那篇推文,第一眼便认出来那是高行的文风。她认识他两年,对他的风格和切入手法了如指掌。

岂有此理!她跟他没完!

辛甜甜耐不住了,找了个日子杀到对家公司,却没想到一进去就傻了眼。

对家公司的人员正在停业撤离,而高行不见踪影。

第八章

对家说,高行从来没入过职,也从没帮他们做过事,那篇推文是自家员工模仿他的文风写的。他们很早就对高行抛出橄榄枝,然而被他拒绝了。

而他们停业的原因是最近一连串的推文因为内容低俗,报导不实,遭到网民举报,事情不断发酵,引起了相关部门的注意,公司也无法再运营下去了。

对家老板语重心长道:“和你斗了这么久,我一直把数据奉为至高无上的明灯。为了数据,我可以编造热点,挑起争端,制造舆论,唯恐天下不乱就是我的人生准则。可到头来我才发现,我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媒体人的良心。”

他顿了顿,拍了拍辛甜甜的肩膀:“幸好你急流勇退,才没有出事。这一点,我始终不如你。”

辛甜甜从对家公司走出来,仍是愣愣地,脑子里突然闪过这段时间的点点滴滴。

从高行提议转变公众号内容,到高行不断骚扰她,不断抢夺她热点话题的举动,她似乎有了一些头绪,可那一点儿头绪她抓不住,也不敢抓。

会有这种可能吗?高行不是在害她,而是在帮她?

不不不,她狠狠地甩了甩头,她怎么还能对那个人有所期望?

辛甜甜回到公司,没想到大晚上的,公司里居然还有人。她走过去,就看见保洁阿兰正在她办公室里鬼鬼祟祟地做着什么。她立刻打开灯,阿兰顿时吓得贴到了墙上。

“这么晚,你在我办公室干什么?”辛甜甜质问。

这个时间点,卫生应该早就搞完了才对啊。

阿兰一脸心虚,支支吾吾了半天,突然狠狠地跺了一下脚,说:“老板,实话告诉你吧,是高秘书让我监视你的一举一动,有什么问题就跟他报告。”

监视?辛甜甜顿时瞪大了眼睛,问:“监视什么?”

阿兰这才如实招来——高行离开公司后,担心公司会延续以前蹭热度、贴八卦的经营模式,担心她迟早引火烧身,所以让阿兰暗中关注公司的动静,一有风吹草动就跟他报告,让他来想办法。

前些日子公司账号突然被黑,就是高行做的手脚,要不然,现在被千夫所指的可能就是辛甜甜的公司了。

阿兰叹了一口气:“其实很久以前高秘书就跟我提过,他已经决定辞职去另一家公司了,可不知为何后来他又留了下来。老板,其实高秘书真的是个很好的人,你为什么要开除他呢?”

因为她傻,她笨,她脑子抽了!

辛甜甜来不及解释,立刻冲出公司,开车去高行家。

一路上,她才慢慢捋出了头绪。原来,他不是为了投诚其他公司而在她身边当卧底,他是为了保护她,放弃了其他公司给的高薪诱惑。

那段时间他用恋爱迷惑她,让她看不见利欲,是为了让她急流勇退,明哲保身。

她和他同舟共济两年,竟然会怀疑他的人品,她是不是猪油蒙了心啊?

很快,车子停在高行家楼下。辛甜甜一打开车门,正好看见高行拖着行李箱从楼里走出来。她的心跳顿时加速,诚惶诚恐地朝他走过去。

见到她,高行停下了脚步,问:“你怎么来了?”

辛甜甜紧张地将手在裤腿上擦了擦,说:“我都知道了,是我误会你了。你能不能原谅我?”

高行嗤笑一声,将手搭在行李箱的拉杆上,悠悠地开口道:“你没有误会,我本来就打算辞职跳槽的,合同你也看见了。”

辛甜甜知道他是在故意说反话气她,顿时急了:“我都已经认错了,你还要怎样嘛?”

话音刚落,她整个人被他扯过去,一阵头晕目眩之后贴到了墙上。他顺势上来用手臂锁在她两侧:“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我要做到什么地步,你心里才会有我?”

高行永远忘不了,自己第一次见到辛甜甜哭泣时的情景。

她在公司的形象永远是干练、坚强又果断的,仿佛天塌下来也不能让她皱一下眉头。如果不是那次他刚好经过一家烘焙店,看见她独自坐在里头,面前摆了个生日蛋糕,一边给自己唱生日歌,一边擦着眼泪吹蜡烛,他或许永远不会发现她竟是那样脆弱。

那天过后,他提议人事部将公司所有人的生日记下来,由公司出经费为员工庆祝,并提倡员工在各种节日互相送礼物表达彼此间的关心。

这个没心没肺的辛甜甜大概都没发现,他每次抽中的送礼物对象都是她。天底下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那是因为抽签的环节是他操控的。

“你为什么不早点儿告诉我?”辛甜甜愣住了,“我……我一点儿都不知道。”

“那你现在知道了,还会怀疑我吗?”

他低头看着她,眼睛映着熠熠的路灯光芒,嘴角勾起的弧度温柔而又迷人。

辛甜甜心花怒放地踮起脚尖在他唇上亲了一口:“我错了,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高行这才满意,将行李箱放到她小车的后备厢里。

辛甜甜问他:“你刚刚收拾行李,是要去哪里?”

“你家啊。”高行恬不知耻地开口,“事情都水落石出了,我当然要去跟你讨个说法了。不过你自己跑过来,倒省了我一番口舌。”

辛甜甜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对了,七夕节我送你的花你收到了吧?”高行打开车门,又突然想起来,伸出手道,“给我的回礼呢?”

辛甜甜愣了一下。当时收到那束花她都气疯了,哪里会想着给他回礼?

但既然他问了……

她奔过去,扑到他身上,紧紧地抱住他的脖子:“我把我自己送给你,行了吧?”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甜文

上一篇 : 星星照亮了晚风
下一篇 : 风从海上来,你往心里去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