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你可以是任何一种样子,只要你是开心的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20日 / 分类:暖心故事会 / 2,107 次围观 /

你可以是任何一种样子,只要你是开心的

文/自由极光(出自《这世界唯一的你》)

咆哮女士是我高中的班主任,私下里,我们都亲切地称呼咆哮女士为“马老师”。

咆哮女士并不是姓马,这样的称呼来源于她就是女版马景涛,把有限的生命全身心投入到了无限的咆哮当中去。

无论是开心还是生气,即便是沮丧和无精打采,咆哮女士也会用自己独有的方式把咆哮这件小事情演绎得惟妙惟肖。

她只要一开口,整个教学楼的声控灯必然全都为之亮起,咆哮技能之高,可见一斑。

咆哮女士为我们的高中生涯制订了无数个口号,其中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临近高考那会儿,咆哮女士给我们制订的那条最毛骨悚然的口号:

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

每天早晨早自习之前,咆哮女士都要求我们用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精神大声地朗诵这个口号三遍。

当然,这里面喊得最响亮的当属咆哮女士本人。

如果从咆哮女士的魔掌和阴影中抽离出来,说实话我挺敬佩她的,她永远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发着光、发着热。

“同学们啊!冯巩都说了!学习不刻苦,不如卖红薯啊!来!跟我一起大声地念出来!学!习!不!刻!苦!不!如!卖!红!薯!好,再来一遍!……”

“同学们啊!我看《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看得流眼泪!最让我感动的是,张大民的弟弟喊的那句话!我要上大学!来!跟我一起大声地念三遍!我要上大学!我要上大学!我要上大学!”

……

这样的案例和口号比比皆是。

我听说过一些关于咆哮女士的故事,她今年四十出头,离过一次婚,没有生育过儿女,两年前她再嫁,嫁给一个也离过婚带着孩子的普通工人。

她曾经跟我们说过:

“我不是没有孩子!我有很多孩子!你们!就是我的孩子!全都是我的孩子!”

说这话的时候,她眼眶泛泪,声音洪亮,走廊的声控灯再次齐齐地璀璨亮起。

我跟咆哮女士有过一次正面交锋。

那是一次月考,咆哮女士刚好给我的考场监场,考试结束,我从后排收卷。

一个同学还在匆忙地涂着答题卡,我只能把试卷往桌上一放,在旁边等,这一幕让咆哮女士看见了,她站在讲台上,指着我吼道:

“极光!收卷!竟然让他抄你卷子!你不知道考试已经结束了吗?你这算作弊!你俩成绩都作废!作废!”

哦,忘了说了,那一门考的刚好是数学。

呵呵……

如果是别的科目,那即便是被咆哮女士冤枉了,我也无话可说。

可是对于这门我只能熟练掌握十以内加减法的数学科,我绝对是士可杀不可辱的。

年轻气盛的我一下就不乐意了,凭着本能反驳道:

“我没让他抄,我自己都不会还让别人抄?又不是高考,我只是在等他涂完答题卡。”

“什么?不是高考?每一次月考都是战场!每一次月考都要当高考对待!要是高考你让他抄,你连上大学的资格都没!有!了!”

“我说了我没让他抄!”

“别狡辩了!我不喜欢狡辩和说谎的学生!作弊!你们俩都算作弊!!”咆哮女士大手一挥说。

我的火一下就蹿上来了,我把我自己那张放在最下面的空白数学试卷“噌”的一下抽出来,由于力道太大,上面摞着的试卷和答题卡在空中散开来,洋洋洒洒地落在地上。

“你自己看看!我试卷一片空白,抄个屁啊!你就算我作弊好了,反正数学我也得不了几分!随便你好了!还有,你可以不要老是大吼大叫吗?你把自己咆哮成了一个笑话你不知道吗?”

说完,我把自己的试卷团成一个球扔在地上,气势汹汹地走出了教室,丝毫不管我身后传来的汹涌澎湃的咆哮声。

奇迹般地,之后我没有被举报作弊,也没有受到处分,咆哮女士也破天荒地没有骂我或者叫我家长,只是她每每看我的眼神,都略带伤感,一脸我伤了她心的怨妇样。

那次之后,咆哮女士没有再跟我谈过话,我也很少理会她。

她的那些口号我不再跟着念,每次她看过来的时候,我都赌气似的嘴闭得紧紧的。

她的课我从来都是低着头听,很少抬起头看她。

高三下学期,我转到了艺术班,摆脱了咆哮女士。

后来,听说她转型变温柔了。

哼,我才不信。

毕业聚会那天,我十分不情愿地被原来班里的同学拖去。

咆哮女士带着她现任丈夫的女儿去了,在小女孩面前,咆哮女士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她不吼也不叫了,和声细语地对女儿说着话,给她讲故事,喂她吃饭,逗她开心,整个人就像圣母一样罩上一层雾蒙蒙的光环。

有那么一瞬间,我被咆哮女士那一脸祥和给感动了。

原来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不同的样子,我们用不同的脸、不同的心去面对不同的人,很多时候我们总是抱怨,你瞧,我都已经不是我最初的模样了。

可是亲爱的你们,许多年之后,也许连你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本来的样子了。

有时候,为了爱,也许我们要做另外一种人。

所以只要你是开心的,你可以是任何一种样子。

就像那一刻的咆哮女士,我清楚地看见了她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我忽然有点儿明白咆哮女士一直爱咆哮的原因了。

对于一群觉得自己很了不起的高中生,除去咆哮,还有什么更有力的震慑方法吗?

也许咆哮女士所有咆哮的动力,都是源于她对学生心急如焚却无法表达的爱。

后来,我喝多了,上前敬了咆哮女士一杯酒,对她讲了一句,老师,谢谢。

她愣了一下,跟我碰杯,然后笑了,我仿佛看到了她眼中的某种晶莹。

那天之后,我再也没见过咆哮女士,只是偶尔听说过一些关于她的消息,她依然是老样子,用生命咆哮着,然后送走了一拨又一拨优秀的毕业生。

他们与我一样,都经受了咆哮女士咆哮的洗礼。

当然,我相信,他们也与我一样,都很想亲口对她说声,谢谢!

上一篇 : 现在过的每一天,都是余生中最年轻的一天;请不要老得太快,却明白得太迟 下一篇 : 你不去苟且,世界就没有暧昧

评论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