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德巴赫与你的猜想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3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哥德巴赫与你的猜想

文/李明尔

A面

[01]………………

如果不是因为顾嘉臻答应请她吃两顿火锅,千万才不会在这个大雨天出来替他上形势与政策课。

整个管理学院的学生都知道,什么课都能逃,可偏偏形势与政策是辅导员亲自上,连假都不能请。

千万早早地去了他们的教室,占据了最后一排的位子,就开始写自己的高数作业。教室里的人渐渐多起来,老师开了投影仪开始上课,千万自始至终都没有抬起头来,专心地演算着公式。

“顾嘉臻。”老师突然喊。

“嗯?”千万皱了一下眉头。函数大题刚刚算到最后一步,她停不了手。

“顾嘉臻同学来了吗?”

“到!”千万低着头,故意用低沉的声音答了一声。

“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什么?不是帮忙点名吗?怎么还要回答问题?站起来不就被认出来了吗?

千万有些惊恐地转过头去,旁边的同学把课本推过来,指了指答案:“没事,今天上课的不是导员,不认识顾嘉臻的。”

千万接过课本,马上站起来开始念。

这个时候,她才抬头看了看讲台上的人。大概是高年级的辅导员助理吧,年纪轻轻的,可能刚面试完,穿着干净的白衬衣,还打着领带,但领带松松垮垮地挂在脖子上,一点也没有老师的严肃样子。

他还挺好看的。

千万脑子里跳出了这个想法。

“你是顾嘉臻吗?”千万回答完,他突然开口问。他人半倚着讲台,饶有兴味地看过来,没有质问的意思,可能只是对这个名字产生了兴趣。

“当然是啊!”千万一本正经地说,“我就是顾嘉臻,这名字听着不像女生的吗?”

她决定先坑顾嘉臻一把再说。果然,班上的同学偷偷笑了起来。

这位“老师”最后也没有为难她。

可千万坐下后,抬起头时却发现对方朝她笑了一下,就是那种很轻巧地勾起嘴角、眉眼间却满是温柔的笑。如果不是因为对视,她是不会发现这个笑容的。

就在这一瞬间,千万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击中了。

她和老师争论过解题步骤,还因为指出出题的错误和老师争执过。她好像总是因为过度认真和讲台上的人争论,还从来没有这样从遥远的地方获得过一个温柔的笑。

千万突然就看不进去眼前的题了,原本最得心应手的数学题在她眼前变成了一个个晦涩难懂的字符。她手托着脑袋,开始听“老师”讲一些地理常识。投影仪的灯光偶尔会掠过他的脸,即使坐在最后一排,她还是能很清晰地看到他。

这次来替顾嘉臻上课,不亏。

下课以后,千万背起包,拿着手机磨蹭着下了台阶。她放着最近的后门不走,打算从讲台前绕过去。

不然,说点什么吧。路过“老师”对面的时候,她想了一下。

“那个……”

千万刚开口,突然看到了“老师”放在讲台上的校园卡——2017级财务管理学,徐嘉音。

“你叫徐嘉音?”

“我……”

“还说我叫顾嘉臻,你自己也……”千万说着立刻捂住了嘴。她在胡说什么!她走过来才不是为了说这个!

千万一转头,又看到了他放在一旁的雨伞。长柄的,非常符合他的气质,但是,是粉红色的。

他叫徐嘉音,用粉红色的雨伞。千万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不好意思,当我没说。”千万说完,立刻逃出了教室。

明明她刚开始想问的是“你叫什么名字”。

可看到他的名字之后,她就忍不住发出了奇怪的感慨。

真是太丢人了。

[02]………………

“可惜了。”回到寝室,千万还是忍不住跟室友们分享了这个大帅哥。

“怎么可惜?有女朋友了?”睡她上铺的袁源问。

“不知道。”千万痛心疾首地摇了摇头,讲述了徐嘉音和粉红色雨伞以及她自己胡说八道的故事。

结果袁源很兴奋地说:“果然这世上的美少年啊,都喜欢美少年。”

千万一脸问号,就在这个时候,她接到了顾嘉臻的电话:“怎么样!我们嘉音学姐漂亮吧?”

“学姐?”千万觉得自己要昏过去了。

虽然只有短短一节课三个小时的时间,但她非常确信,对于讲台上的人,她的脑子里已经产生了苯基乙胺,结果居然是……女生?

这不可能。怎么会有这么帅气的女生?

千万想了一晚上,觉得做人不能这么糊里糊涂就认输。于是她想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借口去找徐嘉音。

敲开管理学院辅导员办公室的门时,千万的手都在抖。办公室里坐着一个女生,漆黑的长发及腰,五官精致,非常漂亮,完美地契合各种电视剧里“学姐”的形象。

“你好……我找一下徐嘉音。”

“我就是。”女生说。

“啊?”千万没控制住自己,“哦,那个……你好,我在写论文,听同学说昨天的形势与政策课的内容很好,想参考一下,可以复制一下PPT吗?”

“PPT是老师给的,我这台电脑上暂时没有。我帮你要一下吧,你可以留个邮箱。”

“好的。”

千万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脚步都是浮的。

所以他不是徐嘉音,而是帮徐嘉音代课的。

千万立刻找同学要来了管理学院的名册,但发现徐嘉音是研究生,他们这一级一共十一个人,就两个男生。千万又去要了照片,可没有一个是那天代课的人。

千万反而更加好奇了。她开始旁敲侧击地到处打听这个人,甚至还跑去问了顾嘉臻,可连他们班的人都不知道那天来代课的人是谁。他们说,听说徐嘉音学姐的男朋友是数理学院的大神,但他们都没见过。

其实只要问一下徐嘉音学姐她就能够知道,但她没好意思再去找人家。而除了通过学姐这条线,千万无论问谁,都没能得到答案。管理学院就那么几个男生,可没有一个人是他。

千万找不到他。

这个人,就好像是突然出现,然后又突然消失了。

[03]………………

千万是偶然看到那把伞的。

那天突然下起很大的雨,她原本是打算从自习教室跑回宿舍的,结果在路过图书馆门口时看到了那把伞。长柄、粉红色的,非常显眼,她一眼就看到了。

于是千万跑进了图书馆,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受到了什么蛊惑,像被什么东西牵引着似的,一层楼一层楼地扫过去。每一个阅读区和自习教室她都会走进去看,可就是没看到她要找的那个人。等走到顶楼的时候,她已经有些绝望了。她都不知道自己这么激动又这么费劲地找人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个仅有一面之缘的人。

一个或许已经是学姐的男朋友的人。

她却很想找到他。

千万在顶楼的小说区一排一排逛过去,这里的人明显比楼下多了许多。千万的目光掠过一张张面孔,都没有看那些书一眼。

她突然就迎面遇到了他。

“顾嘉臻?”对方居然先开了口。

“啊?”千万愣在原地,用一秒钟惊讶他居然记得自己,然后又迅速地点了点头。

在她想要摇头解释的时候,对方已经率先问出口:“在找什么书吗?”

“那个……”千万瞥了一眼书柜,随口念出了上面的书名,“《霍乱时期的爱情》。”

说完,她才觉得这其中的字眼让人有些脸红。

“在这里。”男生熟络地转过身去,伸手帮她从书架上拿到了书。

千万接过书,低头的时候只看见他拿着书本的手指,细长又骨节分明。

“你很熟?”千万问。

“经常来。”

千万看向他,发现他手里拿着一本《抽象代数》。

所以……他是数理学院的吧。

徐嘉音学姐的男朋友所在的学院。

她想了无数遍的搭讪话语,一下子从脑子里挥发干净了。

千万拿着书,站在原地正发愣,突然看到有人在跟她招手,是同班同学林慧。

千万走过去,她立刻就凑过来,亲昵地问:“你认识张宇啊?”

“谁?”

“刚才跟你说话的那个啊。”林慧压低了音量说,“你不会不知道他是张宇吧?”

“他……怎么了吗?”

“不是吧,千万你真的是做题做傻了。张宇哎,算我们全校最厉害的人物了吧,数理学院的大神。”

在林慧的提醒下,千万似乎想了起来。其实她是见过他的,准确地说,是有机会见他的。

大一刚开学的时候,校长在开学典礼致辞中就提到了“我们学校的张宇同学刚刚获得了国际高级数学竞赛一等奖”。但那个时候的千万肯定没听到,因为开学第一天她就因为逃开学典礼被抓了。

已知学姐的男朋友等于数理学院的大神,那么数理学院的大神可以推导为学姐的男朋友吗?

从理论上来说是不能够的,但现实是,能被称为大神的人并不多。

千万忽然就沮丧了起来。

“不认识,他认错人了。”千万说,“他叫我顾嘉臻。”

{情歌没有告诉你}

夏天的风我永远记得,清清楚楚地说你爱我,我看见你酷酷的笑容,也有腼腆的时候。——温岚《夏天的风》

[04]………………

千万拿着那本《霍乱时期的爱情》走到楼下,发现雨下得更大了,而原本说要去还书的林慧一转身就不见了踪影。

千万站在图书馆门口,思考着跑回宿舍楼的最短路线。

“没带伞吗?”突然有人问。

千万回过头,就看到了……张宇。

因为知道了名字而变得具象起来的他的面上仍旧是温柔的笑,也许现在可以再加上一个“热心”的特质。

千万原本最想问的“你叫什么名字”,在此刻也没有了问出口的意义。

“嗯。”千万应了一声。

“那一起走吧。”他撑开了那把粉红色的长柄伞。

千万往前走了一步,走到了伞下。一时间好像之前的顾虑都消失了,她紧张得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千万突然希望每天都可以下雨。

他们刚走出去,就听到了身后的笑声,是林慧追了上来:“你不够意思啊,认识了大神还跟我保密,说什么把你认成了顾嘉臻。”

千万没想到她上来就是这么一句。

“不是……”她下意识地想否认,但看到林慧一脸八卦的表情,侧过头则是张宇一脸疑惑的表情。

但怎么解释呢?本来是一句“替人上课”就能说清楚的事,可她又怎么解释刚刚张宇叫她顾嘉臻的时候她应了呢?

说不清。

因为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你了,见面时又惊讶又紧张以致忘了反驳。

这样的理由,没法解释。

“丁零零——”张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转过头去接电话,挂断之后也没有多说,只说是老师有事找,要去一趟教学楼。

“我很近,伞给你吧。”张宇说完,就把那把粉红色的伞递给了千万,然后转身跑进了雨里。

“哇,好贴心啊!”林慧兴奋地说。

千万的手握着伞柄,上面还残留着对方留下的温度。她撑着伞走回宿舍,一路上听林慧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关于张宇的事。她说他原本被父母改了志愿报的管理学院,但因为高考满分的物理和数学成绩,学校与他沟通,将他调剂到了数理学院。

林慧说很奇怪,原来除了千万,世界上还真有其他喜欢数学的人。

千万听了,忍不住笑起来。

她就是很喜欢数学,因为数学总归会有一个正确答案,不会让人捉摸不透。

而且,只要她努力,就一定会得到答案。

等千万回到宿舍楼,她才发现自己太自信了。虽然她刚刚在高数考试中拿了满分,但是今天她忘记带钥匙了。千万最近好像总是愣神,容易忘事情,即使做题也静不下心来。

她把伞搁在一旁,去宿管阿姨那里写登记簿拿钥匙。

她边写边听到从楼上走下来的两个女生中的一个说:“哎,嘉音,你的伞忘在楼下了?”

“不是我的,我没带伞,之前借给男朋友了。”

千万手中的笔停了下来。她一转过头,就看到了徐嘉音。

粉红色的伞。

突然变得烫手了起来。

哪有男生会用这个颜色?

但是……他借给她又是什么意思呢?

千万低头迅速写好了自己的班级和姓名,拿起钥匙就上了楼。

应该是基本的礼貌吧。千万想,他也不能在发现女生是个骗子之后把人扔在雨中不管不顾吧。

所以她兴奋个什么劲,又喜悦个什么劲呢?张宇那么厉害的人,喜欢他的人肯定很多吧。

夏天的雨水来得快去得也快,之后连着是明媚的晴天,千万却一直带着那把伞,想把它还给张宇。

她也说不清自己还在期待什么,明明已经到了绝望的地步,却还是想再见他一次,哪怕只是单纯地把伞还给他也好。

但千万去了两次数理学院都没有遇到他。

她一找人打听,他们就说“又是一个追张宇的”。千万手里握着那把伞,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他借伞给自己的时候,难道就没想过她会还不了吗?

可他为什么会把女朋友的伞就这样借给她了呢?千万想了想,自始至终张宇都没有问过她的名字。

也许,真的是什么也没有多想的好意吧。

[05]………………

但其实学校很小,事情也很巧。在千万放弃了每天带着伞出门后,就在体育馆门口遇到了张宇。

这天,千万作为志愿者在体育馆布置周末招聘会的会场。她急匆匆地跑出来,原本打算去教学楼找老师拿材料,但一出门就看到了张宇。

他刚刚和朋友从篮球场走出来。一群人迎面走过来,千万只看到了他。

她很紧张,甚至还有些不安。

但千万还是往前走了两步,朝他挥了挥手。她看到他周围的同学起着哄走开了,有些不好意思地走过去:“那个,上次的伞……我今天没带在身边。”

“没事,下次再还我好了。”张宇说。

“那……”千万试探性地问。

“加个微信好了。”张宇毫不介意地说。

“好。”千万打开包想拿手机,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她的手拽着背包的链条带,硬着头皮说:“其实我……我不叫顾嘉臻。我……”

“我知道啊,千万嘛。”张宇笑了笑,“你的名字好有意思。”

“哎,你怎么知道?”

男生指了指她胸前挂着的志愿者名牌:“不是写着吗?”

“哦。”

“以后别替财务班的男生上课了,”张宇说,“财务班男生少。”

所以说他其实早就发现了?

在这之后,千万才知道了另一件事。因为财务班的男生少,所以和其他名册会在女生旁边写个“(女)”不同,财务班的名册上,男生的旁边写着“(男)”。

所以那天他点名的时候,看到的是“顾嘉臻(男)”。

然后她这个傻子却还大言不惭地说“我就是顾嘉臻”。

太丢人了!

“那你扫我吧。”千万刚拿出手机,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把她的手机给抢了过去。

“怎么回事?想要我们千万的微信?”顾嘉臻笑嘻嘻地站在后面。

“对啊。”张宇好像也不介意眼前的状况,笑着答道。

“喜欢我们千万啊?得先过我这关才行。”

“不是!你别闹!”千万急得伸手去抢手机,但顾嘉臻倚仗身高的优势完全不给她机会。

在千万踮着脚跳起来的时候,张宇突然伸出手,从顾嘉臻的手里抽出了千万的手机,扫了一下上面的二维码,然后就把手机递给了千万。

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

千万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完成这一系列动作,转头就看到顾嘉臻震惊的表情。

“千万!老师喊你过去!”

“哦,好。”千万应了一声,然后说,“我先走了。”她立刻低头离开了“战区”。

老师让她帮忙打印明天来参会的企业名录,做个宣传册。等她忙完,已经是晚上了。在此期间,她无数次打开自己的手机,却并没有看见新的好友添加请求。

只有顾嘉臻莫名其妙地撤回了一条信息。

可她问了半天,他也不说发的是什么。

她问后来他和张宇怎么样了,他就回了两个字——走了。

千万不太明白眼前的状况。她明明看到张宇扫了一下,然后才把手机还给她的。

难道……张宇问她要不要加微信,只是因为她提出要还伞,所以他随口一说的方案?

千万想不明白他在想什么,就算不想加,也可以还了伞再删掉吧。如果真是女朋友的伞的话,他怎么就无所谓地借给了她甚至都不需要她还呢?

[06]………………

几天之后,千万看完了那本《霍乱时期的爱情》,然后拿去图书馆还了。之后她回到宿舍,才发现自己的校园卡刚才夹在书里当书签了。她觉得自己最近几天好像都没有带脑子出门。

千万跑回图书馆,管理员却说这本书已经被人借走了。

“谁?”

“叫……张宇。”

千万在那一刻有些蒙。这个学校里叫张宇的人可能有五个或十个,但她觉得他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张宇。

“是数理学院的张宇吗?”

“是的。你认识他?”

千万没有回答,跑去自习室找她的好室友袁源了。

千万觉得自己很奇怪,一直满世界地在找这个人。

她想起来也觉得很好笑。

我都不知道你的名字,然后就喜欢你了。

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就喜欢上你了。

虽然你跟数学题完全不一样,让人一点儿也摸不着头脑,是我最讨厌面对的状态,但我还是很喜欢你。

“源源!”千万一见到袁源就扑了上去,“你有张宇的手机号码吗?”

“你想干吗?”袁源警惕地说。

“你不是号称认识全校的男神吗?”千万讨好地笑了笑。

“什么?张宇成你男神了?”袁源立刻占据了上风,一脸坏笑地说,“你是不是喜欢他?是的话我才考虑给你,不然你别去乱骚扰人家。”

“我是不是你还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啊!”袁源开始装傻,“你替顾嘉臻上课回来就三魂被勾去了七魄,是被谁勾了啊?谁啊?”

“你别闹了,快给我!”

“那你到底是不是呢?”

“是啦。我是喜欢他。”

千万说完这句话,一抬头就看到了门口的张宇。

连话都没说过几句的女生,突然就说喜欢你,应该会觉得很奇怪吧。

连千万自己也觉得很奇怪,感觉根本无法用公式计算,也无法用逻辑推断,就这么喜欢你了。

B面

[01]………………

张宇第一次见到千万,是在她上大一的开学典礼上。

那个时候,他带队做的专利在全国的科技比赛中拿了奖,校长很高兴,非让他去给新生演讲。

张宇说这个奖是队里的成员一起拿的,不是他一个人的功劳。校长就说那你成绩好,作为优秀学生代表上台总可以吧。

他一个搞科研的,不喜欢这种场合,还是想拒绝。

可没想到开学典礼那天,院长说要跟他谈心,一路谈到了大礼堂,硬是把他给拖了进去。

就在张宇十分郁闷的时候,有个女生背着包,悄悄地推开门,从大礼堂里溜了出来。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在校长讲话的时候,数理学院的院长居然会站在大礼堂门口。

她背着包,又一副偷偷摸摸的样子,可以说是逃典礼实锤了。院长忙着教训千万,张宇找了个由头就跑了。

这就是他第一次见到千万的场景,并不是童话里描述的仙女下凡、一见钟情什么的,而是一个很狼狈地被抓住了,一个做贼似的偷偷溜走了。

那个时候的张宇只是觉得有些愧疚,但他没想到很快就再见到了这个女生。

其实张宇不肯去演讲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在这个时间点,数理学院的外聘教授陈教授有一堂讲座。

就在张宇坐下来后不久,他看到刚才那个女生低头溜进了教室。

她不知道是找了肚子痛还是头痛的借口忽悠了院长,成功地跑了出来。原来她逃开学典礼也是为了来听讲座。

可能是有些好奇,张宇会时不时地望向她的方向。和其他凑热闹看大神的同学不一样,她全程都在认真地做笔记。

张宇第一次发现,原来还真的有人这么喜欢数学啊。

他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注意千万的。

后来,他和几个同学被老师喊去给大一的新生开见面会,以及介绍学院情况。张宇找了一圈也没看到千万,以为她又逃课了。后来他还专门去大一的课堂当过几次助教,点了名才发现,数理学院的大一新生里并没有这个女生。

大家都说他很厉害,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解出试卷的最后一道压轴大题。可明明在同一所学校,他却找不到这个人。

张宇觉得自己变得很奇怪,他开始习惯性地在各种场合四处张望。操场、食堂、图书馆、走廊……路过学校的每一个地方,他都会不由自主地看一看。

直到有一天,他在管理学院的教室里看到了她。

张宇拦住了即将走进教室的徐嘉音,说:“学姐,我帮你代这节课吧。”

[02]………………

张宇承认自己是有私心的,他照着PPT念了没一会儿就开始点名,其实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真实意图。

他点了一个男生的名字,顾嘉臻。结果她站了起来,脸不红心不跳地说自己就是顾嘉臻。

张宇觉得,他们可能关系非常亲密吧。

后来他去还徐嘉音学姐的书和U盘,学姐说起有个其他学院的小姑娘想要PPT,张宇就自告奋勇地说给她发。

张宇在PPT上改上自己的班级和名字,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就是觉得也许呢,可能呢,说不定呢。然而事实却是,对方并没有回复他的邮件。

但张宇到底是具备一个数学人持之以恒的特质的,哥德巴赫猜想被人们研究了两百多年还没放弃,他也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在无数次到处晃悠之后,张宇在图书馆遇到了千万,并且在她下楼后迅速跟了下去。在发现千万没有带伞之后,他在脑内迅速演算了整个过程。如果借给她伞、送她回宿舍,再问她要电话号码,会很突兀吧……那么干脆假装接电话把伞借给她,这样她下次就会找自己还伞了!

随后,张宇信心十足地把伞借给了千万。直到跑进雨里,他才想起来,千万根本就不认识自己。

如果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那么暗恋中的人再加上诚惶诚恐,智商就已经为负数了。

不出所料,千万根本就没来找他还伞,准确地说,是千万根本找不到他。

他会解最复杂的方程式,还会计算最复杂的概率题,却读不懂感情这道题。他只有自以为是的小聪明。

张宇后来返回图书馆,查了《霍乱时期的爱情》的借阅记录,才终于知道了她的班级和名字。

千万。

她叫千万。这个让他找了近乎一年的人。

张宇开始每天跑去图书馆上自习,但就是没见到千万去还书。

找不到千万,张宇就开始打听顾嘉臻。听他们说顾嘉臻喜欢打球,逃课肯定是因为那天有球赛。千万会替他上课,他们总归是很好的关系吧。于是张宇开始往体育场跑。他想顾嘉臻每天都在,说不定千万也会在。

即使这个假设的前提是,他们的关系很好。

数学是什么?假设,论证;假设,推翻。

张宇虽然每天都在践行得出的结论,却暗自期盼这个假设是错误的。顾嘉臻天天都去打球,可千万却从来没去找过他。

就在张宇满心欢喜地以为自己已经反向论证成功的时候,他偏巧真的遇到了千万。

“那加个微信吧。”他努力让自己云淡风轻地说出这句话。

[03]………………

可谁能想到顾嘉臻原本好好地打着球,这个时候却会突然跑出来搅局呢。

张宇添加了他扫的那个二维码,结果显示的人却是顾嘉臻。顾嘉臻说那肯定是千万不愿意加他,还说如果他真的要追千万的话,就先跟自己打一场球。

那天他们打球打到很晚,到后来两个人都累得躺在了地上。

顾嘉臻这才告诉他原委。他说他看到张宇跟千万拿着手机说话,本来是想过去听墙角的,结果却听到了张宇问千万要微信,于是就截了自己的二维码发给了千万,然后立刻抢走她的手机,打开聊天界面并点开图片。

顾嘉臻说:“本来我是不会给你机会的,但既然你这么诚心,我们就公平竞争吧。”

张宇说:“那你先把她的微信给我。”

顾嘉臻立刻跳起来:“不行,这得靠你自己努力。”他说完就跑了。

于是第二天张宇就跑去招聘会找千万,想解释一下昨天的事,结果被同学看见,老师以为他要找工作,不准备读研了,急得赶紧把他叫回去谈心。

张宇跟老师天南海北地扯了半天,对方还是不相信他真的只是去招聘会溜达一圈,把他留在了办公室讨论课题。

等张宇终于应付完老师,他又跑回了体育馆,转了一圈却没看到千万。

大概只是做前期准备工作吧。张宇沮丧地想。

虽然知道了千万所在的学院,但大学又不像高中,大家每天都在教室里坐着。

就在他垂头丧气准备继续去找顾嘉臻打球时,他接到了图书馆打来的电话,说他之前预约的《霍乱时期的爱情》已经有了。

千万去还书了。

张宇飞快地跑到图书馆,但发现千万已经走了。

张宇绝望地打开书,然后就看到了千万的校园卡。

什么叫绝处逢生?什么叫苦尽甘来?这一次,他终于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全学校去找她了。

按照正常的逻辑,大家来图书馆还书一般都是在一楼还了书就上楼去自习,不太会故意跑一趟,所以张宇就往楼上的自习室走去。

然后他就听到了她与袁源的那段对话——

“张宇成你男神了?你是不是喜欢他?是的话我才考虑给你,不然你别去乱骚扰人家。”

“我是不是你还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啊!你替顾嘉臻上课回来就三魂被勾去了七魄,是被谁勾了啊?谁啊?”

“你别闹了,快给我!”

“那你到底是不是呢?”

“是啦。我是喜欢他。”她这么说。

张宇还记得,他在管理学院的教室里看到千万的时候,那一瞬间,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啊,我终于找到了。

他寻找这个人,仿佛已经找了二十多年的时光。

“终于找到你了,我找你好久了。”

“我也是。”

终曲

很久以后,有一次千万跟张宇聊天,张宇说自己的名字太普通了,所以当时才没被她记住。千万愤恨不已地说,别以为“千万”这个名字有多好听、多文艺,事实上是因为她妈妈生她的时候,她爸爸刚刚谈成了一笔千万的生意。为了庆祝,她就叫“千万”了。

“你看,他们一点都不在意我。这可是我的名字哎,我要被喊一辈子的,他们居然这么随随便便就决定了。”

“那又怎样?你以为我的“张宇”是“寰宇”的“宇”吗?只是因为我妈喜欢吃章鱼小丸子而已。”

没关系的,就算你有一个最普通的名字,喜欢你的人也会跨越千山万水找到你,会在余生呼唤你千千万万遍。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请和我恋爱,成败都可爱
下一篇 : 蝴蝶海岸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