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我也是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喜欢你,我也是

文/李明尔

A

夏以杉已经记不太清楚当时是怎么介绍乔嘉洛给陆微微认识的了。

大概是大一快结束的那个夏天。夏以杉记得那天的太阳特别烈,陆微微吵着要喝冰西瓜汁,于是她们就去了学校的西餐厅。路上是乔嘉洛先给她发的消息,问她在哪里,想利用午饭时间找她过一遍下午课堂展示的内容。“我在西餐厅,你过来吧。”夏以杉随口说道,“我带了我闺密一起哦。”

乔嘉洛进来的时候她们已经点好单在喝饮料了,他熟练地在夏以杉旁边坐下。夏以杉说:“这是我们班的乔嘉洛,这是我的室友陆微微。”就这样,在一个炙热的夏天,一间浪漫又文艺的西餐厅里,乔嘉洛和陆微微就这样拘谨而又自然地相识了。

而夏以杉当初认识乔嘉洛,远比现在要狼狈得多。

那一年,十八岁的夏以杉来大学参加自主招生考试,上午的笔试来不及写完试题,下午的面试又抽到了倒数第二个。看着大家一个个进了面试教室,她就坐在那里,从中午一直等到傍晚,天色都暗了下来。一个人待久了就会胡思乱想,夏以杉想着自己卷子都没做完是不是没戏了?等到现在老师也都乏了吧?想到这里,她忍不住要哭出来。

“你要喝水吗?”

听到声音,夏以杉抬起头,就看到了乔嘉洛。他手里拿着两瓶水,笑得温柔又灿烂。

“你心情不好?是等得太久吗?”

“没。”夏以杉站起来,接过水,揉了揉眼睛说,“就是觉得自己可能运气不太好,抽到了倒数第二个。”

“我是最后一个。”乔嘉洛挥了挥手里的号码牌,“我觉得这叫运气好。”

他们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聊了很久,等到都有些饿了,夏以杉才被叫到名字。进面试教室的时候,乔嘉洛对她说:“加油哦,希望能跟你做同学。”

这是那天乔嘉洛跟夏以杉说的最后一句话。从考场出来以后,她就没见过他了。

B

大二开始,选修课变多,夏以杉和陆微微的课表也就没那么统一了。她们俩是室友,却不同班。

夏以杉因为名字首字母是X的原因,分寝室的时候刚好排到最后一个,就被分到了其他班的寝室。刚开始,她觉得其他三个同学都是一个班的,自己可能不太能融入。结果她一进门,陆微微就热情地打了招呼,还主动帮她整理了东西。所以在她的故事里,夏以杉总觉得自己是被陆微微拯救的人。

夏以杉很黏陆微微。即使不在同一个班,夏以杉还是会每天都喊陆微微一起吃饭。但陆微微有时下课会很晚,夏以杉又不想一个人在食堂等,她就会叫上乔嘉洛,等陆微微下了课以后过来。渐渐地,大家发现他们三个人会一起吃饭,一起去图书馆。大家会说,夏以杉、陆微微和乔嘉洛啊,他们三个人的关系很好,简直是形影不离。

而以前他们说的是:夏以杉和乔嘉洛啊,他们的关系很好。

开学的第一天下午,系里组织了一场破冰活动,大家围成圈做动作模仿猜词游戏,而夏以杉的队友在看到她时,那句“是你呀”因为惊讶而放得很大,引起了全班同学的注意。

夏以杉和乔嘉洛非常默契地拿到了第一名。发表获奖感言时,乔嘉洛得意地说:“这叫缘分妙不可言。”他想说的可能是“机缘巧合”,但夏以杉却以为他说的是那种月老庙、三生石上会刻的字——缘。

陆微微也问过夏以杉,说:“你和乔嘉洛那么好,你们俩什么关系呀?”

“就普通同学。”夏以杉当时是那么说的,“可能比普通同学认识得早一点,就熟一点。”

“哦。”当时的陆微微欢快地应了一声。

很久以后,夏以杉才明白这个“哦”字里有着“既然如此”的意味。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这一年的冬天。南方的城市在经历了绵延的雨季后,在冬日依旧不甘落后似的时常飘雨。夏以杉也不明白,为什么在这样的天气里,肯德基还要推出新品梅酒冰激凌花筒,听起来就很诱人,特别是对于爱吃甜品的陆微微来说。

“第二支还半价呢,走啦杉杉。”吃完饭陆微微就说要去买。

“我陪你去买吧,但我不吃哦。”夏以杉为难地说。倒不是因为天气,这天她是真的身体不适。结果乔嘉洛突然说:“没事啊,我可以吃另一支。”

喜欢你我也是(二)

一切就是从这支甜筒开始的。如果夏以杉知道在这之后的所有进展再无法控制,她那天哪怕痛得在地上打滚,也会吃下这支甜筒。

陆微微后来说好奇怪,居然有男生这么喜欢吃甜品,跟她一样。而夏以杉不喜欢吃甜的,所以,乔嘉洛成了陆微微的“第二杯半价”和“买一送一”。他们一起去尝新品布丁,还一起讨论栗子蛋糕的做法。而在这个故事里,夏以杉只能说“那我勉强吃一口吧”。在那一口里,她尝到的全是苦涩。

他们坐在一起分了两个比萨,浓重的芝士饼让夏以杉有些不适。陆微微翻着手机说:“大学路新开了芋圆店哦。”“走呗。”乔嘉洛永远那么配合。

“我们杉杉不喜欢,她说芋圆就是粥。”陆微微笑着说。

夏以杉假装在手机上回很重要的信息,一直低着头没参与,但她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区别。虽然陆微微说的是“我们杉杉”,但事实却是,他们和她,已经被明显地区分开来。

他们喜欢的和她喜欢的。

他们想去的和她想去的。

他们那种熟稔的、亲密的姿态,和好似局外人的她。

C

下午是一节没营养的鉴赏课,夏以杉和乔嘉洛当时是一起选的,他却没来,就给她发了条消息让她帮忙点一下到。随后她就收到了陆微微同步的消息,说晚点回来。原来他们在一起呀。

晚上的公选课,乔嘉洛终于回来了,自觉地坐到夏以杉旁边的位子上。

“哎,”夏以杉假装很八卦的样子,侧过头去看着他说,“你和微微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什么在一起?”乔嘉洛有些惊讶,立马摆了摆手,“没有。就……我中午从实验室出来,刚好遇到她,就一起走了一段,路上看到对面美院的展馆在发传单,就一起进去逛了一圈。”

说起来好像都是巧合,却又有着绝对的必然性。陆微微和乔嘉洛能迅速建立友谊,就是因为他们喜欢吃同样的东西,也同时都对抽象的艺术品有着爱好。

夏以杉低下头,一边翻开课本,一边假装不经意地问:“那你喜欢微微吗?”

夏以杉觉得自己快疯了。哪怕大脑在告诉她要理智,要假装不关心、不在意才能在这段关系里不露破绽。可是这一刻,她控制不住自己。

她就想问一问,想给自己一张判决书。

D

陆微微回来的时候,夏以杉已经躺在了床上。

“今天也太巧了。”陆微微站在下面跟上铺的夏以杉说,“我在做的那个项目,学校说要推荐我们出国参赛。导师今天说要去你们计算机系借一个人过来帮忙做PPT和小视频,你猜找了谁?”

“乔嘉洛……吗?”夏以杉有些犹豫。

“对啊,我们可以一起公费出国了。”陆微微站在下面,抬着头,脸上浓浓的笑意都映到了夏以杉的眼睛里。

这中间有很多次,夏以杉觉得自己如果说出来了,也就不用这么难受了。她真的不知道,原来在自己最好的朋友面前听到另一个朋友的名字,会让自己变得如此尴尬。她很想告诉陆微微,其实她喜欢乔嘉洛,但她没有机会了。

陆微微从欧洲回来的那天都没有倒时差,就拉着夏以杉去阳台上聊天。她困得不行,忍不住打哈欠,眼睛里却亮闪闪的,全是光。

她说:“杉杉,我喜欢上乔嘉洛了。”

在欧洲的时候,陆微微不习惯那里的饮食,每天胃都很不舒服。有天晚上是答谢酒会,她才喝了一点酒,那种难受的感觉就在短时间内迅速发散,她自己都记不清到底是因为摔了一跤,还是因为胃痛,最后晕了过去。

“后来我才知道,是乔嘉洛背我回去的……”陆微微回忆起这段辛酸的经历时,好像满心都是愉悦,“我真看不出来,他平时嬉皮笑脸的一个人,有时也挺靠谱嘛。”陆微微说。

她絮絮叨叨,全是细枝末节,全是眼角眉梢,全是揣测,全是喜欢。

从欧洲回来以后,陆微微对乔嘉洛的态度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她变得更活泼也更热情,没有了试探和揣测,而是大大方方地主动约他。

可明明是我先认识他的,夏以杉委屈地想,好像“先认识”就应该占据先机一样。

喜欢你我也是(三)

E

在无数的课程和课题中,大二和大三就这样过去了,陆微微最后也没和乔嘉洛在一起。

陆微微说他们很合得来,一起吃饭,一起出去玩,两个人怎么看都像是一对情侣。“但就是很奇怪。你知道吗?总是不知道缺了一点什么,我根本不确定他是不是喜欢我。”陆微微说。

大三下学期,乔嘉洛就开始实习了,每天都忙得见不到人。陆微微刚开始总抱怨约不到他,但渐渐地抱怨就少了,甚至都不再提起乔嘉洛这个人。

夏以杉和乔嘉洛是一个导师,他没空去找导师聊论文,导师就写了几个方向给夏以杉,让他们自己去安排。夏以杉带着论文方向,终于约到了乔嘉洛一次。

他们去吃火锅。乔嘉洛非要点一杯火锅店的奶茶。夏以杉说:“这家店的布丁也很好吃,给你来一个吧?”她觉得自己对乔嘉洛的喜好了如指掌。

“现在要约你真的好难哦。”

“怎么?想我了?”乔嘉洛还是之前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嘁。”夏以杉没好气地白他一眼,“你不在,文献都是我一个人翻译的,累死了好吧?!”

“我错了……这顿我请!”

夏以杉低着头,好像在专注地等水开:“说起来,你跟陆微微……到底算怎么回事?”

乔嘉洛拿筷子在锅里涮着肉,说:“干吗?你是帮她来试探我的吗?”

“我就问问。”夏以杉拿起筷子开始下菜。“那可是我闺密,你可不能欺负人家。”夏以杉沉默半晌,憋出这么一句话。

乔嘉洛好像抬头看了看她。“知道啦。”他说。

后来他们好像说了很多话,夏以杉的眼前满是火锅腾腾的热气,熏得她眼睛疼。

吃完饭他们一起回学校,乔嘉洛送她到宿舍楼下,就像之前每一次他们一起出去吃饭一样,只是那个时候还有陆微微。

“那……拜拜啦。”乔嘉洛说。

“拜拜。”好像这是夏以杉对乔嘉洛说的最后一句话了。

很久以后,夏以杉打开微信里乔嘉洛和她的聊天记录,他们上一次的对话,停留在了毕业那天。那天乔嘉洛说要来送她,却因为加班没能来成。他最后说的是——一切顺利。

夏以杉没有再主动找过乔嘉洛,但她还是能从其他同学那里听到他的消息。他们说他很忙,到处出差。陆微微出国了,听说走之前和同学一起聚餐,在饭桌上玩真心话大冒险时,有人问她是不是喜欢乔嘉洛,她说是。这句话后来传到了乔嘉洛的耳朵里,他们说他只是笑笑,让大家别闹了。

后来夏以杉去了新的学校,认识了新的朋友。对于之前的人,听到的消息越来越少,好像一切都可以被淡忘了。

夏以杉常常会想起自己认识乔嘉洛的那一天。

春节刚刚过去的冬天,她在面试穿的白衬衣外裹了厚厚的羽绒服,却还是因为紧张而瑟瑟发抖,然后她就遇到了乔嘉洛。他热情又活泼,在人群中就像夏日里热烈的阳光。夏以杉每次想起这个比喻,都会觉得温暖又美好。

夏以杉躺在家里的沙发上,风扇一圈一圈缓慢地旋转着,音响里播放着那个时候从乔嘉洛那里复制来的歌。一个张扬的女声唱着:“观看了一颗流星坠毁了,所有的人会为此而难过……”

那时夏以杉在KTV里唱了这首歌,乔嘉洛很兴奋地说:“你居然也喜欢这个组合!”为此他们交换了彼此的歌单。

你看,其实她和乔嘉洛也是有许多共同爱好的,不然也很难成为好朋友吧。

只是那时的她并没有发现这些。她脑子里想的全是陆微微那第二支半价的甜筒。明晃晃的阳光刺得她闭上了眼睛,她躺在那里,迷迷糊糊觉得自己可能只是在夏天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

不过在那个梦里,他说:“你怎么不想我呢?”

她回答的是:“我想啊,我每天都想你。”

在那个梦里,她问他:“你跟陆微微到底算怎么回事?”

他说:“干吗?你是帮她来试探我的吗?”

她回答的是:“不是啊,是替我自己问的。我得刺探一下敌情呀。”

在那个梦里,她问他:“你喜欢陆微微吗?”

他歪过头来,用那种惯用的戏谑的表情看着她说:“我喜欢的人是你啊。我怎么会喜欢别人呢?”

在那个梦里,她没有假装生气地说:“别占我便宜。”

她说的是:“太好了,我也喜欢你。”

我喜欢你呀。哪怕没有这个“也”字。(完)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李明尔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