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共他飞过地球万里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我共他飞过地球万里

文/纪南方

01

某青春选秀节目爆出导师组成员后,立刻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其中以舞蹈导师林意、音乐导师周遇久的粉丝跳得最厉害,而因五年未同框冷下来的“周一cp”超话又一次活跃起来,在节目开录前,被顶到了cp榜第一。

cp粉称:同框即结婚,周一是真的!

唯粉和cp粉在网上吵得沸沸扬扬,双方的公司也没消停,趁着热度赶紧宣传专辑。唯一冷静的可以说只有林意一人了。

林意关掉网页,若有所思地转了转指间的戒指,离节目录制还有十五分钟,空荡荡的化妆间只有她一个人,她知道周遇久会来找她,但不是现在。

周遇久所在的公司管得严,一切要以团队为先,导致周遇久在镜头前从不敢做逾矩的动作,偶尔管不住眼神还会被公司点名批评。

记得那时候,周遇久偷偷怪她,她表情无辜:“关我什么事?”

周遇久理直气壮:“要不是你总散发魅力,我会管不住我的眼神吗?”

他总是这样,明明一米八几的个子,要多大只就有多大只,却偏偏像只大猫般温软,诘问的语气让她无言以对,敷衍着哄他:“我尽量不散发魅力。”

“那也不行。”

“你到底想怎么样?”

周遇久小声说:“你好好做自己就行了,我会管好我的爱。”

少年人总是这样,不管怎么努力,爱意总是遮掩不住,嘴巴说不出口,就会从眼神中溢出来。周遇久练习了好久,也学不会用陌生的眼神看她。

林意本以为五年不见,周遇久会更加稳重。但是出乎她意料的,周遇久没有避开任何人,直接敲开了她化妆室的门。

林意笑了笑,礼貌而疏离道:“怎么了?”

周遇久的唇动了动:“为什么?”他反手关上门,“我们不是说好了,除了避不开的通告,尽量不同框吗?林意,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意慢条斯理地玩着戒指,说:“五年过去了,我以为你也该换个人喜欢了。”

周遇久低声说:“我没有。”

他理直气壮,一字一句,眼中遮掩不住的强势汹涌而来要把她淹没。在不见周遇久的这五年里,她偶尔会看他的新闻,他变了好多,变得越来越像个成熟的艺人。

可是现在,他告诉她,他没有变。

他说:“我还一如既往地喜欢你。”

林意看向他,嘴角扬起,略有些残忍的笑意像打碎一个经久的梦,她说:“好巧,我也一如既往地不喜欢你。”

02

林意第一次见到周遇久是在五月。

彼时傍晚的天还亮着,绯色残阳映在大厦的玻璃窗上,折射出瑰丽的色彩。和煦的风吹来,打散了白日里的闷热,吹起了训练室的窗帘。训练室里没开灯,昏昏暗暗中,林意面无表情地一遍遍练习着新学的舞蹈。

汗水滴落在地板上,镜子里的人影有点模糊,她脚下发力,眼看就要起跳完成一个前空翻,窗外忽然传来一声惊叫。

林意的动作卡住,力道却一时没收稳。

他闪了腰。

她低声骂了一句,看向窗外,一楼练习室的窗外是条小路,路两边开着不知名的黄色的花儿,连成一片,在昏暗中极其显眼——如果它身边没有另一个更显眼的东西的话。

林意微微张口,声音偏冷:“出来。”

草丛静寂了两秒,随即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片刻,窗台上露出了个毛茸茸的脑袋,乖巧柔软的黑发下一双明亮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她,带了点哀求之意:“师姐好。”

那人像只雪白色的大猫,收了锋利的爪子,不知自己多招人般尽情地散发着可爱。

林意松了口气:“新来的?”

公司里练习生进进出出很正常,她每天沉迷练习,很少跟人交流,来个不认识的师弟也正常。眼前的人愣了一下,连忙又点头:“我叫周遇久,听说师姐跳舞特别好,就来观摩一下。”

林意挑眉,她是公司出了名的冷美人,被人称为“综艺感零分”的大小姐,但她颜值能打,个人技出众,舞蹈技能几乎满分,至今仍能留在公司。

也是因为这样的性子,她在公司几乎没有朋友,也不知道这个小师弟从哪听来的。

许是见她不说话,周遇久舔了舔唇,身形一跃跳上窗台坐下,两条大长腿晃晃悠悠,他扶着窗框,问:“师姐不会生我的气吧?”

天几乎全暗了,晚风轻轻,少年的汽水音清新悦耳,让人根本提不起半分气来。林意走到门口,抬手打开了灯,说:“下次别偷偷摸摸……”灯泡闪烁了两下,定格住,光亮瞬时填满了整间房。她转过身,眼中浮现起浅淡的揶揄笑意:“会被抓起来的。”

周遇久低声辩驳:“是师姐跳舞太好看了。”顿了顿,他露齿一笑,眼角小小的泪痣也生动了几分,“不过我下次会注意的。”

林意眯起眼,她没出道没粉丝,自然没人吹,每次在网上看其他粉丝的吹捧还会起鸡皮疙瘩,怎么现在听起来,感觉还不错?

肯定是小师弟的声音好听。

正这么想着,周遇久忽然问:“我明天能过来跟师姐学跳舞吗?”

这问话是有点唐突了,林意本该拒绝,但见他如此真诚,她竟然说不出拒绝的话。周遇久目的达成,比了个耶跳下窗台,脚步在原地打了个圈,又折了回来,喊:“师姐。”

“什么?”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笑起来的时候特别特别甜?”

“……”

“像颗小甜豆。”

“明天别让我看见你。”

“……”

03

事实上,不止一个人告诉林意,她笑起来时嘴巴弯成心形,双眼弯成月牙,甜意像是要溢出来般,越看心里越欢喜。甫一入公司,经纪人给她定位人设:甜美少女。

结果被打脸了。

林意注视着镜子中的自己,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角落里有人抬了抬手:“没有酒窝的笑容都是假笑。”

林意收回自己毫无诚意的笑容,恢复面无表情,幽幽地说:“放鸽子的人没资格说话。”

周遇久叫道:“我这不是自己领罚了吗!”

说是自己领罚,不如说是林意逼的,毕竟没有谁愿意在结束一天的练习后,还愿意跑到练习室来玩倒立。想到这里,周遇久拉下嘴角,说:“也不能怪我,我这不是来了吗?”

林意“嗯”了一声,说:“你说的是昨天,但你昨天没来。”

周遇久心虚,眼神往旁边瞟,瞟来瞟去又落在林意的身上,反转过来的世界本就奇怪,林意又低着头,他只能看到红润的唇,像初夏的樱桃般诱人。

他舔了舔唇,突然想吃樱桃了。

林意还不知道他的心思,唇稍稍动了动:“其他练习生说我天生带着距离感,引人亲近却不敢靠近,很适合做爱豆。”

周遇久闭眼吹:“说得很对啊!”

林意歪了歪头,目光和他对视:“可是有的人表面上冷冷淡淡,没人敢靠近,背地里却被人放了鸽子,你说气不气人?”

周遇久呆滞了一下,随即,伴随着“砰”的一声,他大笑着倒下来,边笑边断断续续地说:“对……对不起……师姐……我就笑一分钟。”

等他终于笑够了,林意抱着胳膊冷静地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周遇久:“不介意不介意!”

林意弯了弯唇,浅浅的酒窝若隐若现,带了几分得逞的笑意:“再倒立半个小时。”

周遇久:“……”

周遇久觉得能看到林意的笑容,再多倒立八个小时也是值得的,于是硬生生地撑了下来。让他没想到的是,林意当真心狠,要想她教跳舞,先倒立半个小时再说。结果一周过去了,周遇久一个动作都没学到。

后来许是看他太可怜了,林意最后松了口,让他下来休息。

谁知道傲娇的变成了周遇久,他单手扶地:“还没到半个小时,我不。”

林意眉梢微动:“哦?”

周遇久手一抖,乖乖地滑下来靠在墙上。

林意打量他,少年不过十八九的年纪,简单的白色汗衫也能穿出几分朝气蓬勃来,他爱出汗,豆大的汗珠滴落下来,被手背抹去,随意地往后拢了拢刘海,露出整张脸的干净笑容:“师姐,你心软啦?”

林意答非所问:“周遇久,你有没有听过一句成语?”

周遇久:“没有。”

林意瞪他:“我还没说是哪个。”

周遇久一脸正直:“哪个我都没听过!不过……”他抿了抿唇,鼻尖沁出的汗在白炽灯的光下闪着光泽,他小心地开口,“师姐想说的是——扮猪吃虎?”

林意似笑非笑:“这不是知道吗?”

周遇久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他挠了挠头,身体突然前倾,手肘在她的身体两侧撑起,懊恼地皱起眉头:“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不是你们公司的?”

对于他的靠近,林意不退不躲,直视着他眼中的澄澈:“你猜?”

你猜——

这个还真不好猜。

04

那天直到最后,周遇久都没有猜对。他拿她没办法,低哼一声:“我是真心实意来学舞蹈的!”他理直气壮到最后,气焰又低下来:“……顺便教一教师姐怎么笑。”

见林意不说话,他抬手捏住她的衣角,问:“你是怎么发现的?”

其实要想知道周遇久是不是本公司的很容易,随便翻一翻课表就会发现没有他的名字,而且这么优秀的小师弟,宿舍里无人讨论也很奇怪。但林意性格使然,对外界不太敏感,所以也一直没发现。

直到昨天下了雨,见周遇久义无反顾地扎进雨里,她盯着路灯下淅淅沥沥的雨看了一会儿,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拿着伞追了出去。

于是,好巧不巧的,她目睹了这个平时乖巧可爱的小师弟翻墙全过程。

他轻车熟路,动作干净利落,让人忍不住拍手叫好。

林意本以为周遇久被戳穿了,理应羞愧几天从此绕着她走。却没想到她低估了周遇久的脸皮厚度,她瞥了一眼光明正大坐在窗户上晃悠的周遇久,在他灼灼的目光下硬是没停下跳舞的动作。

在跳到第三遍的时候,周遇久沉不住气了:“林意,你要跳到什么时候去?”

林意的动作顿了顿,她轻描淡写:“等这件衣服湿透。”

林意不是爱出汗的人,跳了两个小时整件衣服才湿透,她松了口气,关掉音乐后就地坐下,仰起头看周遇久。

周遇久眼睛一眨不眨地回望过来:“跳得真好。”

林意说:“你看了两个小时。”

周遇久看了眼时间:“是两个小时零十分。”

林意被气笑了:“周遇久,你知不知道爱豆的基本素养是什么?”

周遇久:“啊?”

林意耐心科普:“第一,绝对不能谈恋爱。”

周遇久点头:“哦哦,这个总监跟我们提过,你们公司也这样吗?”

林意沉默地看着他,周遇久一脸天真:“还有呢?”

林意有点蒙:“还有什么?”

“有第一,没有第二第三吗?”

林意被噎了一下,一口气差点没缓上来,向来没表情的脸上各种表情轮番上演,最后化为了无奈:“下去!我不想看到你。”

她的话刚刚落音,门口响起敲门声:“林意在里面吗?”

林意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朝周遇久使了个眼色。周遇久反应迅速,翻身跳下,黄色的花海一阵摇曳又转为平静,没人知道里面藏了只“大猫”。

林意被他迅速熟练的动作弄得呆了呆,觉得这发展不太对劲,她摇了摇头,应了一声打开门。来人说十分钟后总监找她开会,等人走了,林意关上门。空气安静了两三秒,周遇久小心地探出头:“你要走了吗?”

像是怕被打,又像是怕被发现,他的小表情逗笑了林意,酒窝露出来,她走上前,问:“你看你像什么?”

周遇久举手:“这道题我会,但我要思考一会儿。”

林意抬了抬下巴,给他思考的机会。入夜的天际像滴了墨般晕开了一片黑暗,微弱的昏黄色的路灯灯光刚巧打在他的背上,表情看得不甚清楚,却平白让人觉得真诚。

周遇久的思考时间过长,她都不准备听他的答案了,他却忽然开了口。

汽水音在寂静中清晰,带着点哀哀怨怨:“我不过是只被偷偷养着的白色大猫罢了。”

周遇久装失落:“我马上走,我……”

话未说完,戛然而止,他的眼眸倏然加深,心跳也在同一时刻加速,超过平日里的频率,一下一下,他的心事似乎昭然若揭。末了,他抬起眼——林意的手放在他的头顶,轻轻拍了拍,嘴角的笑意很甜:“乖。”

出乎意料的温柔。

出乎意料的没有任何违和感。

05

总监找林意说的事,林意之前便略有耳闻。某家平台联合了众多经纪公司推出选秀节目,该选秀节目别出心裁,男女皆可参加,成团后限定半年团队,给的资源很好,意图给国内偶像圈子再出掀开新的篇章。

各大经纪公司内部筛选送人去参赛,林意刚进公司一年,尚没有参赛的资格,所以也没有多关注。

总监把节目流程拍在她的面前:“那边说可以再放一个人,我挑了你。离比赛录制还有半个月,你不要跳舞了,去给我练怎么笑。”

于是半个月后,周遇久见到的林意仿佛换了个人。

周遇久蹭过来,抵了抵她的肩膀:“这位同学,你把我高冷的林意弄哪里去了?”

镜头怼在面前,林意保持不动,笑得是阳光灿烂一时无二,背在身后的手却暗暗地掐了周遇久一把:“别跟我说话,跟你不熟。”

周遇久疼得倒吸了口冷气:“别啊,万一我们在一组呢?”

林意转过头,对他笑了笑,话含在唇里听不清楚:“那我就退赛。”

好在因要练习主题曲的舞蹈,练习生们暂时不分组,每个人都很珍惜这次机会,无论是镜头前还是镜头后,都在没日没夜地练习。

林意不爱说话但爱笑,私下练习也刻苦,节目组又愿意给镜头,在初次排名时位列第六。倒是周遇久莫名走起了高冷路线,光凭一张脸就圈了大批死忠粉。

第一次排名发布后,练习生们短暂地拿到了手机,林意靠在床上,在网页上搜自己的名字,抿着唇一条条看。对床的女孩喊道:“林意,你居然还有cp粉!”

林意愣了一下:“什么cp粉?”

女孩努了努嘴:“你点开cp排行榜,自己去看看。”

身在圈中,林意自然知道cp是什么意思,一般来说,cp要么是队内营业,要么是两人关系特别好,主线可爱情也可友情。只是——林意再三确认自己眼睛没问题后,语气上扬:“周一cp?我和周遇久?”

他们俩既不是队友,节目里零交流,怎么就cp榜第三了?

林意走到阳台上,随手给周遇久拨了个电话,周遇久秒接,空气静寂了足足一分钟,周遇久才小声说:“你看见了?”

林意“嗯”了一声。

周遇久这才叹了口气,说:“刚刚经纪人找我谈话了,问我跟你是怎么认识的,还跟我说cp只能队内营业。林意,我以后是不是都不能去找你了?”

林意反问:“你说呢?我给你分享个链接,你自己看看要注意什么。”

链接发过去,林意又重新看了一遍,这个帖子在精华区,回复人数上千,正文内容:大家来看看!咱们久是不是吃醋了,注意眼神!

“绝对是吃醋了,哎呀,不就是自家宝贝跟陆队握了个手吗?”

“陆队又做错了什么?但我爱了这吃醋的小眼神。”

“毫无灵魂的笑容!我看久以前的微博都很活泼的,自从来这之后就变忧郁了,这不是爱情是什么!”

“‘周一是真的’这五个字我已经说腻了。”

林意扶额,帖子里放出的动图是公演分组那天,她最先被第一名的陆远挑走,且选的也是自己喜欢的歌,于是很雀跃地奔向陆远,礼貌地握了握手便乖乖地站在陆远身后,原来当时周遇久是这个眼神吗?

好凶!

恰在这时,周遇久发来消息:“这个帖子分析得没错,我确实在吃醋来着。”

林意:“……”

066

林意没来得及回复周遇久这句看似在告白的话,手机就被收走了。训练任务紧,她也很快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只是在镜头下和周遇久的距离又拉开了些。

这方面周遇久所在的公司反应更快,他们联系了节目组,把两人同框的镜头分开剪,任谁看了都觉得两人不熟。

林意对此很满意,在下次周遇久私下里喊她出去时,还有心情好生劝他。彼时她低着头踢了踢脚边的石子,说:“所以,你以后要去买吃的,别喊上我了,被粉丝拍到他们又觉得发糖了。”

周遇久一只脚抵着墙站着,略有不忿:“这规定太不合理了。”

北方的冬天来得早,傍晚时分的风变得凛冽,呼呼地吹来,吹乱了他的头发,他随意地抓了两下,问:“你怎么不说话?”

林意看向他:“我听说,你们公司门禁是九点,超过要罚跑,你之前跑了多少圈?”

周遇久眼神往上瞟:“我爱跑步,锻炼身体。”

林意轻呵:“那你现在去跑十圈。”

周遇久顿时蔫了下来,他低着头,连发旋都透露出几分沮丧来,表情可怜又无辜:“那你告诉我,林意,你告诉我喜欢一个人怎么藏得住?”

林意愣了愣,她张了张口正要说话,忽然听到不远处围栏外传来人声,她脸色一变,抓住周遇久的手腕,语气匆促:“是粉丝,走,回去。”

周遇久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投身向黑暗的同时还在固执地问:“林意,你告诉我,你回答我。”

林意始终没有说话,一路像是逃亡般躲避着那些无处不在的镜头,终于到了宿舍后门。她松开周遇久的手,走上台阶打开门抬步要往里面走。

门内灯光正盛,璀璨生辉的明亮。

周遇久仰着头,抿着唇看着她的背影,目光像火般灼着她挺直的背脊,她在心里叹气,顿住脚步,说:“好,我回答你。”

“周遇久,既然管不住自己,那就别喜欢,别动心。”

说完,她在风声大作中走进光里,门关上时发出轻微的声响,转瞬又归于平静,像她强行按住自己心跳的频率,想把所有的一切拉回正常的轨道上。

她知道周遇久就在门后注视着她,可是她没有回头。

一场冷战开始得莫名其妙,她和周遇久在接下来的训练里真的做到了零交流。而随着节目播出已经将近四个月,两人的人气节节攀升,都坐到了上位圈的位置。

你死我活的比赛中,粉丝基础不断在上升,林意和周遇久的粉丝不可避免地撕了起来。

先从撕cp粉开始,阵势越来越大,倒是两个当事人因为没有手机且公司有意封锁消息,对此一无所知。

决赛前夕,节目组组织练习生去外地录音,虽然早就对自己的人气有所估量,但林意还是被机场接机的粉丝吓到了,尖叫声不绝于耳,闪光灯伴随着按键声一刻不停,她不擅长面对这些,茫然地被簇拥在人群中,半分都没办法挪动。

林意闭上眼睛,等着安保来救她,却在这时四周忽然静了下来。

她愣了一下,缓慢地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周遇久。

后来林意在网上看到那组图片,机场的人潮汹涌中,周遇久转过身,艰难却坚定地拨开众人走到她的面前,她仰着头看着他,被口罩捂得严严实实的脸只露了两只眼睛,在他攥住她的手腕那一瞬间松懈下来。

是周遇久给她的安全感,是她执意不要的东西。

“跟着我,别丢了。”

周遇久的声音闷在口罩里,在喧嚣中却无比清晰,他的手掌微微用力,扯着她往前走。

有那么一刻,林意想就此认命,任由周遇久沉默地带着她走出人群,走到万物寂寂中,不用再承担任何的目光和非议。

抛去理智和职业道德,她也想不用管住自己的眼神,去回应周遇久的喜欢。

07

不出所有人意料的,机场事件过后,“周一”高挂热搜榜第三整整十二个小时,且热度越来越高,两家唯粉炒得沸沸扬扬,连带着新一期的节目收视率也涨了两番。

导演组一挥手:“决赛舞台,你俩必须在一个组。”

林意微怔,随即反对:“两首不同风格的歌,我擅长舞蹈,周遇久擅长唱歌,我们怎么也分不到一组吧?”

导演看向周遇久:“遇久,你觉得呢?”

林意在后面扯了扯他的衣角,让他拒绝,周遇久看了她一眼,又飞快地挪开:“我跳舞进步了很多,正好想给大家看看,我同意。”

从导演办公室出来后,林意挡在周遇久面前,抬起头瞪他:“你发什么疯?最终舞台多重要你知道吗?你现在在出道位的边缘,随时都会被人挤下去。”

“那又怎样?”周遇久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倔强地不肯退让半分:“林意,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的赛制,出道组限定半年,如果我没有出道,我是不是连和你一个舞台的回忆都没有?”

说着,他逼迫地往前走了一步,林意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却被他抓住了手腕。他微微俯身,靠近她,在她来不及退开前,用额头抵住她的肩头。

林意往旁边看了看:“起开。”

周遇久声音沉闷:“教我跳舞,不然我就不起来了。”

林意咬牙,一字一句道:“周遇久。”

“你没得选择。”

沉默了一会儿,林意叹了口气,说:“我很严格的,你要做好准备。”

哪怕林意这么说了,周遇久也做好了准备,却还是没有想到林意会这么严格。她对每个动作都到了吹毛瑕疵的地步,秒数甚至卡到了零点零一秒。

最后周遇久躺在地板上耍赖:“外面在下雪,你听,他们打雪仗,你怎么还跳得下去!你是魔鬼吗?”

林意无视他的叫苦,冷漠地重复:“再来。”

周遇久只好再起身,整个练习室回荡着林意机械地一遍遍重复的“12345678”,周遇久闲不住,边喘着粗气跳舞边问:“你也太努力了吧?跳舞太难了,我还是不要跟团出道了,我想安安静静地当个主唱可不可以?”

林意:“闭嘴。”

周遇久:“……哦。”

听他可怜巴巴的声音,林意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不由得失笑,说:“走吧。”

周遇久一时没反应过来,晃神的工夫林意已经走到了门口,留下轻飘飘的一句“打雪仗,你不去吗”就出了门。

比赛到最后就剩十五个人了,除了林意和周遇久,其他人都出来打雪仗了。见两人出来,几个雪球从不同的地方飞过来,有人喊道:“林意!周遇久!快点,我们组就差你俩了!输了的人去小卖部给所有人买吃的!”

“我看就周一他们俩吧,不用比赛了!”

“我看也行!”

起哄声此起彼伏,林意不慌不忙地拂去大衣上的雪,踩进雪地里,站到自家队长面前,抬起声音放狠话:“爱谁输谁输,反正我们不输!”

大家燃起了斗志,战况愈发激烈,雪自乌云密布的空中洋洋洒洒地飘下,借着路灯孤弱的光线,像舞台上绚烂的礼花般盛大。

在北风凛冽里,林意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

她回过头,隔着大片大片的雪花,她的目光和周遇久的目光在空中相遇,隔着不远的距离,似乎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鬼使神差地,林意用手卷起喇叭,喊道:“周遇久——”

周遇久静静地看着她。

她含笑的眉眼在雪花飞舞中有点模糊,看得久了,觉得虚幻,他忍不住走向她。便是在这时候,林意开口了。

她说:“遇久,一起出道吧。”

她说:“一起走向繁花似锦,不好吗?”

08

“咚咚咚。”

敲门声小心翼翼,没一会儿,助理推开门,说:“小意,录制马上开始了,导演组在催你和周老师了。”

林意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她应了一声,想绕过周遇久,周遇久却一把扯住了她。

林意无奈:“走吧,别耽误录制。”

周遇久固执地看着她,张了张口,化为深深的叹息:“是我的错吗?我没听你的话,才会这么难过,可是为什么啊,林意,为什么你能这么决绝?”

林意缓缓地将自己的手腕抽出来:“因为我们要的东西不一样,我要的是舞台。”

这样的话,林意不是第一次对周遇久说,决赛那天晚上,他们一一走向花路成功出道的那天晚上,一切都结束后,她和周遇久一起回到了练习室,从深夜聊到黎明。

后来天亮了,将退未退的繁星在天边闪着光,她才说:“来这个节目之前,我没有报太大希望,我不知道会有那么多人喜欢我。今天退场后,我回头看,属于我的颜色连成一片,我就在想,真好啊,真想这么一直跳下去。”

“所以你说喜欢我,周遇久,你忍心吗?”她看向他:“我们是他们一票票投上来的,我们是造梦的人,是我们口口声声地对粉丝说,来我这里,我的梦比别人的要美。这个梦是属于大家的,你不该是我的私有物,我也不该是你的。既然选择做爱豆,就要有这样的承担。”

“在他们眼中,我们就像天上的星星,遥远美好。可是星星是不能在一起闪烁的。”

周遇久沉默地看着她,他严肃起来时,笑意褪了七八分,眉梢微敛,气场迫人。林意却迎着他的目光,不肯输半分。

周遇久一字一句:“我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我可以不当偶像,我可以……”

林意打断他的话:“我不行。”她别过脸,说,“我第一次参加比赛,是自己偷偷报名的,还没到比赛场地就被我妈拖回去打了一顿。她让我好好学习,可以考舞蹈学院,但是不准进入娱乐圈。”

“可是不行。”林意抬起头,看着星子散落在天空中,零碎的星光闪烁在她的瞳孔中,她说,“我想要舞台,那种聚光灯只打在我身上的舞台,所有的目光为我聚焦的舞台。”

“遇久,如果我不是爱豆,我会试着喜欢你。可是我要舞台,我要掌声,我要所有人的目光。”

“我要这些,就不能要你的爱情。”

在窒息的空白里,星光暗淡,寂寂无声,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意听见周遇久低哑的声音缓缓地传来——

他问:“林意,你有没有心啊?”

自认识到现在,整整五年,周遇久问过林意很多问题。

初遇时,他问她:“师姐,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笑起来的时候特别特别甜?”

节目录制时,他问她:“林意,我以后是不是都不能去找你了?”

被推成大势cp时,他问她:“林意,你告诉我,喜欢一个人怎么藏得住?”

比赛结束后,他问她:“林意,你有没有心啊?”

后来,限定团出道半年中,他们从冬季走向夏季,他们飞过地球万里,他们在舞台上一次次谢幕,相处的时间越长,拉开的距离就越大。

告别舞台结束后,他问:“林意,我们以后就走向不同的道路,顶端相见,好吗?”

每一次,林意要么沉默,要么否定,从未给过他想要的答案。

直到现在,五年后的第一次同框,他们都还在坚持着自己的坚持。终于他累了,他低声问她:“林意,我以后都不喜欢你了好不好?”

林意沉默了很久,低声说:“好。”

多可笑,他们在做同一个盛大莽撞却美好的梦,从籍籍无名走向繁花似锦,可是啊可是,那个梦里,终归不能有彼此。

在假象中赖着不走的人才是傻瓜。

所以不如,便忘了吧。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纪南方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