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对你别有用心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我只对你别有用心

文/唐妈

安禾见到穆嘉是在急诊室。

他刚下夜班,捶着发僵的后腰出了诊室,就看到了一脸血的穆嘉。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安禾就又跟着进了抢救室。

穆嘉的眼睛半睁半闭,意识不是很清楚,安禾扒开她的眼皮,就听见一声爆喝:“妈的!死了算我的!”

安禾一晚上攒下来的怨气就全出来了:“都他妈安静点儿!不知道这是抢救室啊!”

被吼的那人个子不高,却肥头大耳,被安禾凶巴巴的样子吓了一跳,骂骂咧咧地走了出去。

护士一边给安禾递棉棒,一边说:“安医生,这人好像是个碰瓷儿的。刚刚被你凶走的那个是‘苦主’……”

“碘酒。碰瓷儿的怎么了?就不是人了?就不用救了?”

安禾麻利地把穆嘉的头发剪掉一块儿,露出了伤口。不知道是被什么砸的,一寸来长,还在流血。

安禾皱了皱眉,往外看了一眼,之前那人在门口抽烟:“张萍,出去跟那人说这儿不让抽烟!”

穆嘉是被疼醒的,头皮上一抽一抽的,她骂了声娘,睁开了眼睛。

好像是医院,可又不像是病房。周围各种各样的仪器,六张床,都躺着人,自己躺在最门口的一张上,胳膊上绑了血压带,鼻子上还插了氧气管儿。

张萍过来换药,见穆嘉醒了,喊了一声:“安医生,六床醒了!”

然后穆嘉就看到了安禾。

短发是亚麻色的,在晨光下熠熠生辉。

“安禾?”

安禾点点头:“穆嘉。”

张萍在一边儿惊呼:“你们认识啊?”

安禾帮穆嘉办了出院,穆嘉一直低着头,都走到医院门口了,穆嘉才蚊子哼哼似的说:“我请你吃饭吧。”

安禾选的是一家蒸菜馆,一边点菜一边说:“我记得你喜欢吃辣,不过,现在有伤口,还是免了吧。吃点儿清淡的。”

穆嘉摆弄着桌上的细瓷水杯,不置可否。

“他们说你碰瓷儿。”

穆嘉这才抬了头:“你觉得呢?”

“我不信。”安禾看着穆嘉。

穆嘉却像赌气似的,歪着头看着窗外:“我就是碰瓷儿了,怎么着吧!”

穆嘉喜欢安禾,全医学院的人都知道。

因为穆嘉每个礼拜都去学校找安禾,送吃的。有时候是一袋子苹果,有时候就是块蛋糕,也不管人家喜不喜欢,只是一味地送。

安禾没有女朋友,大家见穆嘉经常来,就打趣:“安禾,我看你就把你这邻居妹妹收了吧。”

安禾笑笑,不说话。

穆嘉就红了脸,偷偷瞄安禾。

几次下来,安禾就拦着不让穆嘉进宿舍了:“男生宿舍,你个女孩子家的不要总是过来。”

穆嘉就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那我想见你怎么办?”

穆嘉那之后就不来送东西了,安禾宿舍的兄弟们打趣:“呦,小媳妇儿吵架了啊?”

星期天的时候安禾在胡同口拦住了穆嘉:“你最近干吗呢?”

穆嘉把手背在身后:“不用你管。”

挤开安禾跑出了胡同口。

安禾和穆嘉住一条胡同,城里最后一个城中村的某条胡同里。两家是对门儿,两个孩子又都漂亮,邻居就开玩笑,让两家人做个娃娃亲算了。

安禾刚上大学那年,穆嘉也刚上卫校。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听自己老妈说安禾他妈说了,安禾他们被拉去郊区军训,打回家电话声音都在发抖,也不知道有多苦。晚上熄了灯,穆嘉就从窗户上翻出去,把白天藏好的吃的背上,打了车去郊区的靶场。

军事管理区,不让进。穆嘉一根筋,也不知道打个电话进去,愣是等了一夜,一直到第二天安禾训练完了出来买吃的了,才看见了蹲在门口的穆嘉。眼圈儿都熬黑了。

像这样的事儿,穆嘉做了好多次,安禾扳着指头都数不清楚。要换做一般人,早感动了,可安禾总觉得怪怪的。一个人这么上杆子追着另外一个人,被追的人要么是烦了,要么就被惯坏了。

后来穆嘉去惯别人了,安禾才知道自己早被惯坏了。

当年安禾其实是跟踪过穆嘉的,穆嘉在胡同口从自己身边挤出去,手里拎着花样翻新的吃食跑去给另外一个男生吃。那男孩子没自己高,没自己帅,不过就是个卫校的小混混。安禾每次跟踪后,都恨恨地磨牙。

他想,这是穆嘉不识好歹,可不是自己始乱终弃。

可,实习的时候,他还是托了老师的关系,把穆嘉弄到了自己的科室。他就想看看,穆嘉要是见自己跟别人眉来眼去,会是怎么个心情。

公主是安禾实习时候认识的师姐,不顶穆嘉漂亮,却比穆嘉稳重。笑起来温柔端庄贤良淑德,看得安禾眼睛发直。

穆嘉在安禾腰上掐一把:“你喜欢这样的?”

安禾忙不迭地点头。

公主师姐是科室的主任医师,带着安禾。穆嘉也实习,恰巧两人在一个科室。

第一个月月末的时候,主任说大家辛苦了,去水库烧烤吧。

公主师姐是真的有魅力,一帮实习生争先恐后地把烤好的串儿码在公主前头的盘子里。公主笑得甜甜的,把烤玉米放到穆嘉手边:“小嘉吃啊。”

后来要拍照,公主搂着安禾的胳膊笑得阳光灿烂。安禾看着一旁发呆的穆嘉觉得自己是不是玩过火了?他把人拉过来,一把搂着她肩膀,招呼别人给他俩拍合影:一个笑得奸计得逞,一个笑得比哭还难看。

穆嘉看着安禾:“你和公主多会儿结婚啊?”

安禾正在夹小酥肉,听了这话筷子颤了一下:“你胡说什么?”

结婚的话题让气氛一下子就尴尬了起来。

安禾年龄大些,咳嗽一声:“你那头到底是怎么回事?”

穆嘉的头发被安禾剃掉了一块儿,跟狗啃了似的,难看得紧,听安禾这么一问,眼眶就有点儿红。

“能怎么回事儿?我见义勇为行不行啊!”

穆嘉烧烤之后就死活不去那个医院实习了,她看着安禾看公主那眼神儿就头皮发麻。她狠心删了安禾的手机号,反正删了也记得,有点有恃无恐,又有点心里发酸。

她有公主的微信号,最近看到公主朋友圈:马上就要到那一天了,好焦虑。下面配着仙女下凡似的婚纱照,不过只有新娘,没新郎。安禾的微信她也有,同一天更新了类似的朋友圈:日子马上就到了,好焦躁。虽然差了几个字,但意思是一样的。

那天早上她不知道怎么就溜达去了安禾住的那小区,正巧碰见一老太太和一个胖子拉拉扯扯,纠缠不清。那胖子五大三粗,一看就不是好人。穆嘉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跟胖子理论。然后就挨了一下子,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到的医院。

安禾目瞪口呆地看着穆嘉,筷子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你傻啊,跟个男人动手!”

“谁让他冤枉我是碰瓷儿的!还在你家门口!”

安禾面色不善,穆嘉住了嘴。

“谁跟你说我要和师姐结婚了?我都和她多半年没联系过了。”

这下轮到穆嘉目瞪口呆:“那你朋友圈怎么回事?”

安禾看着穆嘉的手机,笑得直打嗝,好久才止住笑,绷着脸看着穆嘉:“我和她说的不是一回事儿。我说的日子是今天。”

穆嘉瞪眼。

“今天是你生日,我想着下班儿了喊你一起过生日,顺便……”

安禾掏出来一个小盒子递过去:“顺便送你个东西,倒是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

穆嘉瞪眼,盯着小盒子里的戒指不动。

“怎么?还得埋到小酥肉里头让你一口吃出来才够浪漫啊?”

穆嘉瞪眼,一把抢过盒子捂在胸口。

“你什么意思?为什么送我戒指?”

安禾靠在椅子上:“你给卫校那小混混送了那么几天吃的,他就送你一链子了,我还不得表示表示啊。”

穆嘉脸上失望的神色一闪而过:“噢,谢谢。我以为……”

“穆嘉,我喜欢你。你要是也喜欢我,我就帮你把戒指带上。”

安禾抢在穆嘉前头说。

穆嘉瞪眼。

“这都定了娃娃亲的,不许反悔。”

安禾又抢白。

穆嘉被安禾牵着手下楼,刚带上的戒指有点儿咯手,她总是不安地扭来扭去。

“安禾,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安禾轻轻碰了碰穆嘉头上的纱布:“其实,我那会儿不让你去宿舍送东西,是因为你每次送过去我都吃不上,都被那帮孙子给吃了……”

安禾才不会告诉穆嘉,当初去医院实习也是他安排的,他就想把人捆在自己身边儿,让那卫校的小混混自己一个人玩儿去吧。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