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一只我吧,保证很乖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6日 / 分类:言情小说 / 睡前故事

养一只我吧,保证很乖

文/问初心

“你喜欢他什么?”“当然是喜欢他的脸!”

1叔叔,我想追你儿子

刚下了一场雨,阳光温和,空气湿润,朦朦胧胧的水雾笼着傍晚的惬意和欢愉。

陈微雨的心情很不错,一路上轻声哼着歌,蹭着易宁远的顺风车,回到了学校宿舍楼下。

易宁远停稳车子,见陈微雨准备下车,稍稍犹豫了一会儿,开口叫住了她:“会长,等等,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和你坦白。”

陈微雨停住解安全带的动作,偏头看向易宁远,看见他微微皱着眉,稍显严肃。直觉告诉陈微雨,他要说的事不是什么好事。可看着他清朗俊秀的五官、白皙嫩滑的皮肤,尤其是那长长的睫毛,浓密如小扇一样,微不可见地颤动着,她觉得,他讲出再不好的事,看在他的脸的分上,那都不是事。

她和易宁远认识三年多了,可见面才两天。她是资深的《魔兽世界》玩家、公会会长,易宁远是公会副会长。昨天,她借着公会周年庆,组织了一场玩家见面会,公会骨干几乎都来了,见面会也进行得很顺利,大家玩得很开心,一直闹到今天下午。

她简单说:“有什么事,你直说。”

易宁远终于说出了自己忍了许久的话:“其实,我不是落叶无痕,不是你们的副会长。”

陈微雨立时疑惑:“那你是谁?”

易宁远解释说:“落叶无痕是我爸的游戏账号,他原本不打算来参加见面会,一是年纪大了,怕破坏你们年轻人的氛围;二是他这几天正好有事,但你在公会里再三强调,骨干成员和本地成员一定要参加。他不想让你失望,所以,才想到让我代替他来。”

陈微雨听完,皱了皱眉,但她皱眉,不是因为易宁远骗了她,而是因为此时此刻坐在她身边的大帅哥,竟然不是那个和她朝夕相处、并肩作战的落叶无痕,而是一个素未谋面的人,这着实令人难过。

易宁远见陈微雨不说话,正视她,很是认真道:“抱歉,我们骗了你们,希望你,不要生气。”

陈微雨回过神,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笑着说道:“这没什么!落叶可是公会的副会长,我们可是并肩三年的好战友!我回去解释下就好!”她顿了一下,又说,“放心,你做什么,我都不会生气!”

陈微雨告别了易宁远,回到宿舍,洗了个澡,随后登上游戏。她的阵营是联盟,正做着日常任务,一言不合就和敌对阵营部落的玩家打了起来,但没打过,凄凄惨惨地躺在地上。

聊天窗口上正巧出现了落叶无痕上线的提示,她心急火燎地打字:你怎么这么晚才上线?快来快来,姐姐我被部落杀了!

她忽想到了什么,又将消息全部删去,思索再三,最终改成了:叔叔,晚上好!

落叶无痕显然不明所以,回她:……

几分钟后,陈微雨看着落叶无痕自不远处奔来,并从她的尸体上踩了过去,也没介意,只说:叔叔,我想追你儿子,你觉得怎么样?

2这可由不得你

大概是没见过陈微雨这么开门见山的,落叶无痕很是惊讶,他手上动作一顿,遭到了部落玩家偷袭,也凄凄惨惨地躺在了地上。

他下意识问了一句:为什么?

陈微雨立刻说:能为什么,当然是因为见了你儿子之后,深深地喜欢上了你儿子!

落叶无痕追问:你喜欢他什么?

陈微雨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是喜欢他的脸!

落叶无痕不由又回:……

他是真没见过这么直白、这么不含蓄的。

陈微雨说完才意识到不对,急忙改口道:那个,前面是开玩笑的,我怎么可能是那么肤浅的人?虽然我只见了他一面,但我知道他优秀、温柔、耐心、有礼貌,还很孝顺,我绝对是被你儿子的才华和人品吸引打动了的!

然而,解释为时已晚,她在落叶无痕的心中已打下了“看上了易宁远的脸和身材”的烙印。

陈微雨索性不再挣扎,继续问:叔叔,你给我透露一下,你儿子现在有女朋友不?

落叶无痕如实回答:没有。

陈微雨心中一喜:那他喜欢什么样的?

落叶无痕想了想,回复:大概单纯善良、温柔安静的淑女,最好还有一手好厨艺……

陈微雨上上下下审视了自己一番,随即有些气愤地说:叔叔,你告诉我这样的条件,不摆明了是在劝退我吗?!你不想我做你的儿媳妇吗?

落叶无痕果断表示:确实不想。

陈微雨很沮丧,一时竟不知道再说什么。

她原以为话题就此结束了,没想到落叶无痕鬼使神差地试探了一句:这么轻易就放弃了?

陈微雨轻哼了一声,回道:怎么可能!

虽然她很想表现出对长辈的礼貌,但她毕竟和落叶无痕相处久了,一不小心就控制不住,暴露了本性:落叶副会长,我告诉你,攻略你儿子这个事由不得你,你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

3那么绝色,那么温柔

面对再三逼问,落叶无痕不得不将易宁远的信息和盘托出。陈微雨知道了易宁远比自己大三岁,已大学毕业两年,目前是一家网络游戏公司的市场策划,公司离她就读的S大不远等消息。

她寻思着怎么接近易宁远,多方查找,看到了一则招聘消息。不久后,S市将举办一场盛大的游戏展,易宁远正在为公司招募合适的COSER来扮演游戏里的角色。她的外形条件不错,平时也喜欢玩COSPLAY,果断决定前去面试。

面试当天,陈微雨早早赶到了公司,想要寻找易宁远,却没找到,只得乖乖等待面试。易宁远所在公司开发的是一款古风武侠网游,面试过程中,她被要求试穿游戏中奶妈的装备,一柄纸伞,一袭白裙,衣袂飘飘,清丽脱俗。

虽然她和易宁远见过面,样貌、脾气早暴露无遗,但她仍心存侥幸,或许这温柔安静的淑女形象能让他眼前一亮?

她在台上配合地摆出各种动作,看着台下面试官眼中的惊艳,她顿时对自己多了几分信心。

然而,她落选了。

作为这次面试的最终决定者,易宁远自始至终严肃地坐在台下,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在看见陈微雨时,他的眼中似是闪过了一丝惊讶,但稍纵即逝,让人看不分明,仿佛他根本不认识她。

他说:“只有外形,没有灵魂,下一个。”

面对这个评价,陈微雨自然不服气,可细想了一下,她又发现自己没什么好不服气的。他只是透过她温柔安静的外表看到了她狂暴不羁的内心!

她不是他的菜,而且没办法伪装成他的菜!

她心中的不服气霎时化为了沮丧,面上写满失落。她不但错失了和易宁远一起工作的机会,甚至没能和他说一句话。

面试结束后,陈微雨没有理由多留,低着头走出了公司大门,刚走了两步,她觉得头上有些凉,抬头看才发现,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雨,她竟直接走进了雨里。

她无所谓地继续向前,一只手忽拉住了她。

“你是不是傻?”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身侧响起。

“你才傻。”陈微雨下意识反驳,转过身,却见易宁远看着她,微微皱着眉。他快速脱下外套,不容拒绝地披在了她的身上。

随后,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笑容,轻声说:“小心着凉,我送你回去。”

他站在雨幕中,整个人严肃清冷,发上、睫毛上落着细细的水珠,眼中映着她清晰的模样,自然地说着关心的话,做着关心的事,那么绝色,那么温柔,简直,太撩人了吧。

一瞬间,陈微雨失去了拒绝的能力,不知怎么,就跟着他到了地下停车场。

易宁远轻车熟路地将车向着S大的方向开去,见陈微雨一直不说话,他好奇地问道:“还在为面试的事生气?”

其实陈微雨早已将刚刚面试的事抛在脑后了,所有的不甘、沮丧和失落也荡然无存,只有整颗心怦怦直跳,难以控制,以至于她不知该说些什么。

她不由拉了拉身上的外套,闻到外套上淡淡的味道,说不出是什么香味,大概就是属于他的味道,她的心动得更厉害了。

易宁远解释说:“我认识你,但我不会给你放一点水,这是我对工作的尊重,也是我对你的尊重。”

陈微雨稍稍偏着头,看着易宁远的侧脸,想起面试前看到的他策划的那些游戏活动,想到面试时他一丝不苟的样子,发现他除了脸长得好外,确实还优秀、认真、细心。

夜里,陈微雨躺在床上想了又想,虽出师不利,但她要再接再厉。

那么绝色、那么温柔的易宁远,她一定要收入囊中。

4哼,大猪蹄子

陈微雨查到易宁远所在的游戏公司除了招募COSER外,还招募Showgirl。成为Showgirl,她也能在游戏展上和他一起工作数日。这一次,面试官里没有易宁远,她顺利通过了面试。

游戏展的日子很快就到来了,陈微雨一大早就和其他Showgirl一起在后台做准备。为了吸引玩家目光,Showgirl的服装有些清凉,紧身的设计,将胸、腰、腿的曲线勾勒得分外明显。她看着镜子中浓妆艳抹、性感妩媚的自己,有些不太习惯,但为了接近易宁远,她忍了!

陈微雨得知易宁远正在舞台上安排工作,赶紧走向台前,并思索着怎么自然不做作地接近他,但她还没想好,她就发现他的身边聚集了各种大胸、大长腿的COSER和Showgirl。

易宁远低头看着流程单,似是对群狼环伺早已习以为常,没有躲避,也没有任何回应。

陈微雨一边有些得意,她看上的人,果然人气爆棚,一边又很生气,她还没下手,竟有人捷足先登,偏偏易宁远还一点不反抗。

她咬紧牙,瞪大眼,看见其中一个Showgirl越发过分,几乎要贴到他的身上了,她忍无可忍,快步上前,挡在了他们之间。

易宁远抬起头,看见陈微雨之后,平静的面上终于有了一点表情,微微皱起的眉透出他心中的不悦,他不由分说地拉过她的手走向休息室。

走进休息室,他利落地关上门,停下脚步,转过身,略带质问:“你怎么会在这儿?”

因为走得太急,停得突然,高跟鞋又太细,陈微雨一时没有站稳,向前摔去,摔在易宁远的身上,连带他一起撞在了后方的桌上。

一时间,她的脸距离他很近很近,四目相对,灼热的呼吸一下下喷在他的脸上,她的身体整个贴着他,因为穿着清凉,多处肌肤紧密相亲,彼此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温度。

易宁远眸光一沉,面上很是不自然,他慌忙扶起她,小心地向后推了一下,偏过头,厉声告诫:“陈微雨,你注意点!”

陈微雨堪堪站稳,立刻不服气道:“我又不是故意的!”转念,她想到了什么,更是气愤,“凭什么就我要注意点?你怎么不让她们注意点?”

凭什么刚刚面对她们的肆无忌惮,他可以面不改色,面对她,就一下子黑了脸?

是不是因为她不够丰满?

什么喜欢淑女,怕不是骗人的!

易宁远靠在桌上,一只手捂着脸,确定自己的脸色恢复了正常,才转头望向陈微雨。他也不多解释,只说:“你先留在这儿,我重新给你安排工作。”说着,他四处看了看,找到了先前脱下的工作外套,随手拿起,套在她的身上,拉上拉链,扣上扣子,将她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陈微雨明明是Showgirl,可因为易宁远的命令,她只得穿着肥大的外套,在后台打了一天的杂。

傍晚,工作结束后,陈微雨收到了男同事的聚餐邀请,却又被易宁远直接拽上车送回了学校。

易宁远将车停在她学校宿舍楼下后,没有急着解锁车门,而是转过头望向她,眼中带着一点无法言说的情绪,交代道:“外套洗好了再还我。”顿了一下,他又说,“你明天不用来了。”

不知为什么,陈微雨觉得易宁远一直不太高兴,可是,该不高兴的明明是她吧?

陈微雨回到宿舍后,看着桌上两件易宁远的外套,看着看着,更加不高兴了。因为不高兴,她就忍不住将他往坏的方面想。或许,他根本不是她原先想象的那样。或许,他根本就是个表面温和,实则处处留外套的撩妹高手!他无故辞退她,就是因为她影响了他和美女们亲密接触!

哼!大猪蹄子!

5你是不是吃醋了

陈微雨登上游戏,一边做着日常任务,一边和落叶无痕闲聊,她忍不住跟他吐槽易宁远。

陈微雨虚心求教:叔叔,你儿子你了解,你说说,他为什么这么对我?

落叶无痕分析道:想必是你做错了什么事。

陈微雨顿时觉得不平,道:叔叔,我们不是说好了,你要帮我!你怎么能这么向着你儿子?!

没等落叶无痕回话,她就收到了一条密语,然后她转移了话题:对了,作为土生土长的S市人,你给我推荐几个好玩的、适合两个人玩的地方呗!

落叶无痕不答反问:你要干什么?

陈微雨如实说:就公会那个陈棠,上次我们公会见面会他没来,然后他刚跟我说他过几天要到S市,让我带他浪两天。

落叶无痕沉默了一会儿,明明是简单的文字,却透出讽刺:这么快就转移目标了?

陈微雨噘了噘嘴,故意回道:就许你儿子撩漂亮小姐姐,不许我找找其他小哥哥?

下线前,落叶无痕还是给她推荐了几个好地方,她不疑有他,就带着陈棠去了,却发现那些地方都是适合中老年人游玩的好地方。

易宁远自不远处朝陈微雨走来,高挑的身材在一群大叔大妈中格外显眼。

陈微雨惊讶地看着他:“你在这儿干吗?”

“随便逛逛,没想到这么巧。”易宁远随意说着,是真巧还是另有原因,只有他知道。他没给陈微雨拒绝的机会,强行插入了她和陈棠之间:“一个人挺无聊的,不介意一起吧?”

于是,一整天,他们都一起游玩,一起用餐。易宁远紧紧地跟着陈微雨和陈棠,有意无意地干涉陈微雨和陈棠,使得他们没有一点独处的机会。

夜深了,易宁远先开车送陈棠回酒店,随后熟门熟路地带陈微雨去了学校宿舍门外的小吃街。

两人在桌旁坐下,她打量着对面的他,面上带笑,满是深意地说:“你老实交代,今天你对着陈棠,为什么总一脸不高兴,还这么早就把他赶回酒店?”

易宁远否认:“我没有不高兴。”

陈微雨更加直白道:“你别装傻!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是不是看见我和陈棠一起,吃醋了?”

突然出现,强行插足,各种针对,他的反常难道都是无心的?她可不信!

易宁远将刚刚烤好的肉串推到她的面前,神情平静,依旧不愿承认:“多补脑,少脑补。”

陈微雨轻哼一声,在心里评价道:“傲娇!”

吃完夜宵,陈微雨在宿舍楼下和易宁远告别,转身向着楼里走了两步,又停下脚步,回过身来,笑着说:“算了,告诉你一个事儿吧。其实,陈棠是我哥,亲的。”

她的心意很明了,既然看中了易宁远,就不会轻易怀疑他,更不会三心二意。

易宁远没有回话,站在原地,看着陈微雨的背影一点一点消失在楼道里,拼命想要忍住心中的笑意,却忍不住,干脆笑出声来。

夜凉如水,他想起自己还有两件外套落在她那里,想到他们还有充分的再见面的理由。

6把他许配给我吧

之后的日子,陈微雨继续想方设法地接近易宁远,并且出乎意料地顺利,借外套还外套,借雨伞还雨伞,一遍遍,屡试不爽。

再后来,她想趁着课程轻松寻找一份实习工作。在易宁远的帮助下,她在他所在的公司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岗位,和他的接触便更加频繁,更加自然了。

他对她很好,总会在她工作遇到难题时适时出现,一遍遍不厌其烦地教她,也会带她去各种好吃的餐厅。他的外套,他的雨伞,他的副驾驶座,只属于她。

她觉得,她离他很近很近,手可摘星。

陈微雨登上游戏,满怀信心对落叶无痕说道:嘿嘿嘿,你儿子的进度条,我快要读到头了。

落叶无痕却说:你还是别高兴得太早。

陈微雨不以为然,继续说:是时候放出我蓄力已久的大招了,你等着瞧吧!

这天,陈微雨精心打扮了自己,订好了餐厅,买好了游乐园门票,准备正式向易宁远告白,易宁远也答应了她的邀约。可到了下班时间,她找上他的办公室,却意外被他拒之门外。他似是收到了什么紧急的项目,需要加班。加班不要紧,爽约不要紧,可他竟然连亲口和她说一声的时间都没有,只是让助理转达,是真没有时间,还是根本不重视她?她顿时有小情绪了。

她闷闷不乐地坐在网吧里,时不时看手机,等待着易宁远的消息,却始终没有收到。她看着熟悉的游戏界面,竟连落叶无痕都迟迟没有上线。

今天不是公会组织打团队副本的日子,百无聊赖,她就去了奥格瑞玛的后门钓鱼。

奥格瑞玛是部落主城,遍地红名,杀机四伏,落叶无痕上线时,已是夜半。那时她已死了十几次了,身边蹲守着一个部落战士、一个部落法师和一个部落猎人。

陈微雨躺在地上没再复活,也没有和落叶无痕讲述自己的惨状,只一五一十地将今天的事告诉了他,并控诉说:叔叔,你儿子怎么这么善变?一会儿那么好,一会儿一条消息也没……我现在的心情,我……好柔弱啊。

昨天她还觉得他离自己很近很近,可一下子,他又变得很远很远。他对她很好,却始终没有给过她任何清晰的表示,哪怕她一次又一次提示。

他若即若离,暧昧不清,让她忧虑,让她彷徨。

落叶无痕诱导着说:我记得他经常参加紧急会议,需要上缴所有通信工具,今天可能也是。这会儿会议该结束了,你现在看看手机……

陈微雨直接将手机关机扔进包里,哪怕隐约瞥见了界面上有许多未读消息和未接电话。她回复:不看!进度条读不下去,大不了我就关了。

仔细想想,她和易宁远,一直都只有她很热情,她在主动,她忽然觉得累了,坚持不下去了。

落叶无痕急忙说:最后一点,你要放弃?

每当陈微雨信心满满,落叶无痕总泼冷水,可当她灰心丧气,他又安慰她,鼓励她,让她坚持。就像她猜不透易宁远怎么想的一样,她也猜不透他是怎么想的。

她甚至觉得他很奇怪,和之前三年所认识的样子不太相同,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同。

她开玩笑说:不如这样,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直接把他许配给我吧?

落叶无痕反问:许配?你是不是傻?

陈微雨不由一愣,这句话,易宁远常常对她说,可落叶无痕说得这么自然,她总感觉很奇怪,正要回话,她的游戏界面忽灰了。

刚刚偷偷复活的她又被杀了。

落叶无痕问:你那儿什么情况?

陈微雨说:我在部落老巢被守尸了。

落叶无痕毫不犹豫:具体位置。

陈微雨想了想,说:上语音吧,方便跟你说情况。你家麦都坏多久了,还不换新的?

落叶无痕没像之前一样拒绝,他登上了语音软件,但没说话,只是静静听着她的声音。

众所周知,《魔兽世界》并不是有了装备就可以肆意妄为、碾压四方的游戏,可落叶无痕一对三竟毫不逊色,利用地形巧妙躲避和出击,将蹲守陈微雨的三个部落玩家一一解决了。

陈微雨在三个尸体上来回踩踏,又是吐口水,又是大笑,仗着落叶无痕在身边,很是嘚瑟。

语音里忽传出一阵短促的笑声。

陈微雨清晰地辨认出了,她道:“易宁远在旁边?”

落叶无痕打字回答:没有。

陈微雨肯定道:“可我听到他的声音了,他就在!你的麦根本没坏。”转念,她又意识到了什么,质疑道,“你根本不是落叶,刚刚的操作根本不是落叶能够做出来的!”

想到之前的种种异样,她忽想通了一切,了然道:“你是易宁远,对不对?”

易宁远听着陈微雨越来越确定的语气,知道为时已晚,不小心开启的麦克风让他暴露了,他也没再辩驳,只安抚道:“微雨,你先别生气。”

如陈微雨所想,现在操纵着落叶无痕这个账号的是易宁远。账号确实是易宁远爸爸的,但他时常也会帮忙玩一玩。就在玩家见面会那段时间,他爸妈开启了准备已久的环球旅行,他爸爸便将账号扔给他照看。他爸没和陈微雨说起这件事,他一上线就听陈微雨扬言要追他,藏着私心,所以一直隐瞒到了现在。

“我别生气?我可生气了!”听着熟悉的声音,陈微雨心中的气愤难以遏制,紧接着,是更加难以遏制的、复杂的情绪。

她想到这段时间与他分享的喜怒哀乐,想到他给的所谓建议和安慰,觉得自己可笑极了。

她不顾自己此刻身在网吧,大声质问:“你每天看我患得患失,为了你一会儿开心,一会儿难过,觉得很有意思?知道我喜欢你,所以不停地耍我、骗我,把我当傻子,很有意思?你……你刚刚就是在笑我,是不是?”

“不是……”易宁远心中慌乱,只觉所有的解释都苍白无力,一时不知能说些什么,“我……”

“你自己玩吧!”陈微雨情绪正盛,不愿再和他多说,直接关闭了电脑,离开了网吧。

7那我,如你所愿

易宁远见陈微雨忽然下线,立刻给她打电话、发信息,却只得到她手机关机的消息。他知道时间已经晚了,她回不去宿舍,却又不知道她能去哪里,心中满是担忧。

他急忙出门,去到S大,找到了她待过的网吧,又沿着网吧外的街道一路寻找,终于在街边发现了她。他快步追上她,一把拉住她的手。

陈微雨知道是易宁远来了,手一僵,立刻挣脱,故意说:“这位叔叔,请你注意点。”

易宁远非但没有注意,反而用双手自后抱住了她,语中满是关切:“微雨,你知道你大半夜一个人在外面有多危险,多让人担心吗?”

陈微雨站在了冷风里,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时间早过了十二点,宿舍有门禁,外面的世界很危险。但她不愿承认错误,赌气道:“我危不危险,和你没什么关系吧?”

易宁远小心翼翼地收紧双手,将头靠在她的肩上,将脸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你今天,不是有话对我说吗?”

陈微雨顿时觉得脸上很热很痒,心里也不受控制地骚乱起来,但想到他耍她、骗她的种种,她抵挡住他的蛊惑,狠下心:“这位叔叔,我现在不想追你儿子了,也没什么话想说。”

她用力挣开他,向前跑去,可是她没注意到路面不平,脚下不稳,一不小心摔了个狗啃泥。

易宁远快步追上去,一把将她打横抱起。

陈微雨被易宁远一路抱回了家。

他没有和爸妈同住,而是在公司附近买了一套一室户,本就不大的客厅放了一台VR设备,没有沙发,能够放下陈微雨的只有卧室,他便顺理成章地将她放在了卧室的床上。

陈微雨坐起身,一边揉着脚,一边郑重其事地说:“三更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可不是这么随便的人。我们可什么关系都没有!”

易宁远站在床前,稍稍低着头,细细打量她,轻轻勾了勾嘴角,说:“你说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是在暗示我跟你确立关系吗?”

不等陈微雨回答,他又说:“那我,如你所愿怎样?”

陈微雨疑惑道:“你什么意思?”

易宁远面上笑意渐浓:“就是,你想的意思。”

陈微雨心中一动,却作势起身:“我什么意思都没想,你放我回去,以后我不会打扰你了!”

易宁远不动声色地挡在她面前:“真的?真的不抓住这个机会,把我追到手?”

面对他直击内心的拷问,陈微雨原本坚定的心轻易就开始动摇了,明明知道他一直在耍她、骗她,她竟还是无法彻底放弃他。

听到他说如她所愿,她欣喜若狂。

最终,陈微雨妥协,在易宁远家里住下了。她睡床,他打地铺。或许是因为经历了大悲大喜,精神疲倦的她很快便睡着了。

凌晨,易宁远听见了奇怪的声响,他睁开眼,发现陈微雨连着被子摔到了地上。他小心地将她抱回床上,看着她熟睡的样子,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轻轻说:“傻瓜!”

他的眼神,他的话语,他的动作,都透着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宠溺。

8你听说过钓鱼执法吗

陈微雨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和易宁远在一起了,两人每日在公司里同进同出,亲密无间;在游戏里同生共死,羡煞旁人,一时畅快无比。

不知怎的,她追求易宁远的故事在公司里传开了,同事们都将她视为锲而不舍、死皮赖脸的榜样,告诫她要加倍珍惜,毕竟易宁远可是全公司乃至整个游戏行业的男神。

她觉得这舆论风向不对,但确实万分珍惜。

他想吃她亲手做的菜,她冒着火烧厨房的危险下厨;他想要她亲手织的围巾,她便用提盾拿剑的双手一针一线……他想要的,她都满足。

可她想要的,他能满足吗?

她忍不住问号三连:“你喜欢我吗?喜欢我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易宁远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似笑非笑地说:“开动你的小脑瓜,好好想想。”

陈微雨看着他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想了又想,只能想到,他喜欢她这种事是不存在的。

晚上,陈微雨登上游戏,见落叶无痕在线,立刻打了一声招呼:么么么,今天这么早?

落叶无痕却回:???

陈微雨直觉不对,试探着问:叔叔?

落叶无痕也反应过来了:你都知道了?看来我出去旅游这段时间,你们之间发生了很多事。臭小子动作这么快,才一个多月就把你追到手了?

陈微雨坦白道:我追的。

落叶无痕想了想:也对,那臭小子那么傲娇,要能主动出手,也不至于等了三年多!

陈微雨心生疑惑:什么三年多?

落叶无痕要求:你先说说你们……

陈微雨和落叶无痕的关系本就不错,很快她就将自己和易宁远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

落叶无痕听完后,根据自己对儿子的了解,意有所指地说:你听说过钓鱼执法吗?

陈微雨忽然觉得自己发现了什么,再问落叶无痕时,他却表示“佛说不可言”,然后马上下线了。

自从和易宁远见面后,她费尽心思追逐他。所有人都告诉她,他是多么优秀,她是多么幸运,可她始终有种奇怪的感觉,她像是掉进了一个陷阱里,一步步深陷,却逃不脱。她想不明白,现在终被一语点醒。

局中局?陈微雨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任易宁远“宰割”下去,必须套出他真实的想法。她思来想去,想到了一个十分简单粗暴的方法。

第二日,陈微雨果断地向易宁远提出了分手:“我想明白了,强扭的瓜不甜。”

易宁远立刻表示:“不强扭!”

陈微雨又说:“易大男神,所有人都知道我配不上你,你不用可怜我。我这么喜欢你,怎么忍心勉强你和你不喜欢的人在一起。”

易宁远立刻表示:“不勉强!”

可陈微雨态度坚决:“就这样吧,我走了。”

易宁远隐隐意识到,她一定是知道了什么,心中陡然慌乱起来。他急忙抱住她,说:“你别说这种话,我不会放你走的,永远不会!”他顿了一下,认真道,“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

陈微雨噘了噘嘴:“哦,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易宁远回答道:“三年前,你在荆棘谷救过我……”

他照看他爸的账号时,早就在游戏里见过她,也拿着他爸的账号跟她对战过几次,并对她印象深刻。他见过太多靠充钱和卖萌玩游戏的女玩家了,但她,直爽、认真、不服输的性格令他眼前一亮。他鬼使神差地开始关注她,关心她,甚至多次萌生要见她的念头。

那次玩家见面会,他爸并不想参加,是他主动要求代替他爸去参加的。他做好了又矮又胖又粗暴的角色背后是个又矮又胖又粗暴的玩家的准备,却没想到,她那么漂亮,那么阳光,那么,令他欢喜。

他用冠冕堂皇的理由不让她当COSER和Showgirl,不过是因为他不想让其他人注意到她的美好,想要将她私藏。他破坏她和陈棠的见面,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吃醋了。后来,他怕她生气了,真的不愿再追他,迫不及待地答应了和她交往。

他终于将暗藏的所有心思交代得明明白白。

陈微雨直视着他,气愤道:“好你个易宁远,原来你到现在还在耍我!你还有什么瞒着我?”

易宁远的语气满是忧虑,甚至带着些委屈,再不敢怠慢,老实道:“微雨,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不喜欢什么淑女,我喜欢的,就是你!”

陈微雨靠在他的怀里,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面上仍是不满,心中却已满是甜蜜。

原来他喜欢她,比她喜欢他还要早,还要执着,还有什么比这更令她高兴?

转念,她又摇了摇头。

不行!她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他!

傲娇是吗?钓鱼是吗?看她怎么讨回来!

作者的话(新浪微博@问初心拒绝咸鱼)

作为一名资深网瘾少女,我看过许多因游戏而修成正果的故事。其实在网络中,包括在现实中,从来不缺缘分,缺的是抓住缘分的勇气。我愿每个女孩都勇敢,大胆追爱,回首往昔,没有遗憾。

——问初心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天气好的时候到南山路走一走
下一篇 : 爱妃已被移出群聊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