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粉蓝系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初恋粉蓝系

文/薇拉( 本文为《头号粉丝》番外,出自

A

熬了一夜编曲的杨方成收了个快递,一大早还没睡就被吓醒了。

笼子打开,一只毛茸茸的萨摩耶钻出来,蹲在门厅跟他大眼瞪小眼。静止两分钟后,萨摩耶热情洋溢地扑上来给他“洗”了个脸。

有处女座洁癖的杨方成遭遇人生的致命打击,经过一番缠斗才成功地把狗控制住。他喘息了一会儿,垂头去看狗项圈上的吊牌,见上面赫然写着陶桃的英文名和她的电话号码。

时差将近十三个小时,他发微信过去,狗的主人竟然很快就回了。

杨方成:“要回国了?”

陶桃:“没有。”

“为什么把狗送过来?”

“履行‘订婚夫妇’天职,在未婚妻忙碌期间,帮助照顾宠物。”

杨方成顿了顿:“你要考试了?”

那边却答非所问:“退婚不?”

他没犹豫:“不。”

“那狗您就先替我养着吧!”

虽然没有面对面,杨方成仍可以想象到陶桃脸上恶作剧般的小表情。他叹了口气,无奈地起身,狗也得到了解放。它本想再扑上去跟他亲昵一番,却被杨方成一个瞪视冰冻在现场。吐了半天舌头散热后,狗把脑袋一歪,委屈地哼唧了一声,像极了他认识的那个小丫头。

杨方成最近一次见到陶桃还是在她家。他才刚进门,她便捧着一杯奶昔出来。两个人相撞,奶昔泼了他一身。杨方成到现在也不明白洒在他白衬衫上的液体怎么就“太有艺术感”了,他硬是被陶桃逼着穿着又湿又脏的衣服拍了一组照片。

现在想来,那丫头根本就是故意的。

杨方成握着手机,眉头皱了半天,忽然笑起来。其实他们认识这么多年,陶桃做过的“坏”事远不止这一件。处女座的原则神圣不可侵犯,可陶桃偏偏就是那个例外。

然而无论他再怎么喜欢她,也都必须承认自己跟陶桃完全是两类人。他个性冷淡,循规蹈矩,以及可以预见到未来。陶桃却是个任性可爱的精灵少女,脑子里全是天马行空的幻想,对未来充满热情和好奇。可即便是这样,杨方成还是很满意自己这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只是未婚妻本人似乎不太同意。

陶桃青春期过后就对这场自己没有参与感的订婚非常抵触。时光飞逝,他们都长大了,这件事又频繁地被长辈们提起。陶桃对抗不过父母之命,只好转而游说杨方成,逼他同意退婚。

收留萨摩耶十二小时后,陶桃沉不住气再次打来电话:“后悔了吗?”

杨方成笑:“没。”

他的气定神闲让陶桃有点抓狂:“杨方成,你放过我好不好?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谁因为娃娃亲结婚啊?!”

杨方成不紧不慢:“既然约定了就要遵守。”

陶桃在电话那头夸张地惨叫:“又不是我们约定的!再说了,长辈可以约定我们结婚,咱们俩也可以约定退婚啊!”

“不可以。”

杨方成被陶桃挂断电话后,在洗手间洗了今日的第十八次脸。最后,他双手撑住洗手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脑子里回想的全是诸如此类跟陶桃循环往复的日常拉锯。

十分没营养,十分无趣,可想起来的时候又偏有十二分的甜蜜。

B

陶桃急匆匆地从洛杉矶赶回国内已是一周后。

只因杨方成的一条微信朋友圈。图片上她的宠物狗毛毛正脚踩一个毛绒玩具蹲在地上傻笑,一派天真烂漫的样子,但杨方成的配文却让人触目惊心:阉了你一了百了。

陶桃一进门就指责杨方成不人道,杨方成却一脸严肃地解释:“玩具是粉丝亲手做了送我的,很珍贵,你的宠物太过分了。”

此时正值狗的发情期,陶桃瞬间明白了什么,小嘴一闭,竟满脸通红。夕阳西下,一道金光从窗外射入,扫到两个人中间,也不知是闪了谁的眼,拨动了哪个人的心弦。

本以为陶桃会立刻把狗带走,谁知她竟然毫不避嫌地在他的私人公寓住了下来。

杨方成当时还感叹小姑娘是不是开窍了,却在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打开卧室门的一瞬间开始抓狂。原来陶桃没安好心,趁着他睡觉的工夫,带着狗把他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公寓搞得乱七八糟。挂画斜了,沙发歪了,电线被扯了一地,连那些松软的抱枕都未能幸免,散落在公共区域的各个角落。

彼时蹲在主人身边的毛毛不知道是不是太通人性,片刻后忽然起身,走到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杨方成身边,顺势抬腿在他脚边“方便”了一下。

这湿漉漉的感觉真是分外“迷人”,但看着抱着双臂站在对面一脸看好戏表情的陶桃,杨方成硬是压住了百爪挠心的感觉。

他并没有立即收拾屋子,而是一步一步朝着陶桃走了过去。

事情没有照着预料的方向发展,看着步步逼近自己的杨方成,一向自认为非常了解他的陶桃也有点慌了。

杨方成说话间就到了眼前,陶桃转身想溜,可下一秒就被他抓住手臂翻了过来跟他面对面。杨方成有四分之一的美国血统,那双眸子在不同的光线下能折射出不一样的光泽,如同一只漂亮的猫咪,看得陶桃心神恍惚。

差那么一点陶桃就要被那种眼神吸进去了,如果不是杨方成高高的鼻尖触到了她的鼻尖。

心中早已警铃大作,陶桃却憋着一口气不肯后退,开口先发制人:“你想好了,要是跟我结婚,这就是你的日常!”

杨方成挑起眉毛,小姑娘真的是长大了,这种时候不知道怕竟然还学会威胁了。他心里既好笑又欣慰,沉默了几秒后微微笑道:“没关系,我勤快。”

可能是他靠她太近了,姿势形成一种压迫的感觉。

杨方成这边话音刚落,那边萨摩耶为了护主就从他身后大力扑了过来。杨方成重心不稳,陶桃也慌了神。摔倒的时候杨方成怕她撞到后面的茶几,眼明手快地搂住她的腰,以自己的身体先着地给她做缓冲。

杨方成这公寓烧包得要命,地上铺的不是软一些的木地板,而是从意大利空运过来的大理石。他这一摔后脑勺部位撞地好大力,闷声巨响就跟被开瓢了似的。

陶桃吓坏了,迅速爬起来跪在杨方成的身边查看。虽然没有外伤,杨方成却紧闭着眼睛,无论她怎么叫都没有回应。一番折腾后,刚才还气势十足的陶桃静默了半分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情歌没有告诉你}

将梧桐寄往,你来时的夏,经半生,再寄返,我的秋。——唐映枫/黄楚桐《梧桐》

C

那天陶桃跪在他身边大哭,可是吓坏了杨方成。本来还想要再装一会儿的,听她哭得撕心裂肺的,他立刻睁开眼睛告诉她自己是开玩笑的。

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她,杨方成也不太清楚。

小时候两家人是邻居,又都是华裔,自然很快便熟了起来。彼时的陶桃白白胖胖,个子矮矮的,总跟在杨方成的身后叫“哥哥”。他生性孤僻,最讨厌别人吵闹,却能允许一个小女孩跟在自己身边形影不离。后来有一次陶桃恶作剧,拿小刀把他的吉他弦给割断了。家长们如临大敌,都以为他会发怒,他却只关心她手指上被断掉的吉他弦拉到的小伤。

长大后的杨方成也不是没有收到过女孩们的示好,但好像从来没有哪个姑娘能够像陶桃一样令他心动,她们对他来说都是如同空气一般的存在。

这天,陶桃是在杨方成走后才起床的。洗漱过后她来到厨房,随即便看到冰箱贴下面他留给她的字条:白粥早上喝,包子中午吃。

字条下面还有一张演唱会的门票,陶桃本以为会是杨方成所在乐队SYF的,定睛一看才发现是她最喜欢的男歌手Mac的中国歌友会门票。

为了与杨方成撇清关系,陶桃甚至都没在社交网络上关注他。然而这些事杨方成并不介意。他不但关注了陶桃,还关注了她的好友。这些年来她的那点小爱好,他甚至比陶桃自己都要清楚。

“不能心软,不能心软,不能心软。”陶桃一边“念经”,一边打开电饭锅。看到里面小包子的形状都像是心形,她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心理防线噗的一声如泡沫般破碎。

纠结了一整天的陶桃最终还是决定接受杨方成的好意。她只身来到Mac开演唱会的体育馆,但偶像的歌声却并没有让她的心情好一些。

杨方成是在演唱会进行到三分之一时才进场的,这个男人连穿卫衣都一丝不苟。大概是怕被人认出来,他还十分罕见地戴了一副圆形的金丝边眼镜。

陶桃另一边坐着的那位歌迷体型较大,导致她跟杨方成之间的距离越缩越近,最终紧紧地挨在一起。肢体的触碰引发体内的情感核爆,台上的人一曲结束,陶桃转身去看身边的人,只见他从身后变出一个小恶魔的闪亮发箍,从她的头顶罩了下来。

“Happy Valentine's day(情人节快乐)!”这发箍是他在进场之前买的,总觉得这个造型再适合陶桃不过了。

杨方成弯起笑眼看着眼前的小丫头,陶桃却不接招:“I am notyour girlfriend(我不是你的女朋友)!”

“Of course(当然),”杨方成带着十二分的耐心,“you aremy fiancée(你是我的未婚妻).”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陶桃隔着喧嚣的人声同他对视,杨方成的眼里有温柔亦有坚持。片刻后,她如同被针扎了一下,从座位上弹起来,径直就往外走。

跟热闹的演唱会现场相比,外面的街道显得格外冷清。陶桃一路冲出去,最终还是被杨方成拦了下来。

“怎么啦?”

“我想退婚。”陶桃噘着嘴巴小声嘀咕。

又是这句。

杨方成叹息一声,思忖了一下后终于问出了那句他一直不愿意问她的话:“为什么?”

此刻长路近处静寂无声,唯有点点灯火如天上星辰般闪烁。陶桃看着他充满疑问的眼神,努力了半天才别开脑袋委屈地说:“还没谈恋爱就有未婚夫,这样真的一点都不酷!”

D

陶桃拒绝婚约的理由真是让杨方成哭笑不得,他不知道该怎么跟一个比自己小四岁的少女解释什么叫“酷”。

假期结束,陶桃要回美国了。回去之前,杨方成带她去了自己的工作室。原来他这段时间长住公寓都是因为有她在,而他以前大部分时间其实都是跟他的“兄弟”们一起住在郊外的一栋别墅里。

陶桃此前从未见过他的队友,但SYF的三个成员刘仁岳、黄梓榆和温文和似乎都认得她。她本来以为会是一场颇为尴尬的社交聚会,却因为刘仁岳和黄梓榆努力活跃气氛,没让她有一丁点儿不自在,甚至比杨方成话都少的温文和也向她展现出最大的善意。

更让陶桃吃惊的是,中午杨方成居然亲自下厨,给大家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

在饭桌上,黄梓榆的口哨声一次比一次响亮,刘仁岳也跟着热情地推销:“桃子妹妹,你看,在现代社会上哪儿去找我们老杨这么贤惠的小伙子?抵抗不住你就从了吧!”

陶桃的眉头刚皱起来,那起哄的俩人就被杨方成在脑袋上一人赏了一个栗暴。看着两个人龇牙咧嘴地抱着脑袋喊痛,陶桃扑哧一声又笑了出来。

一顿饭吃得鸡飞狗跳。陶桃觉得在朋友面前,那个做事总是一板一眼的杨方成好像比她印象中的更鲜活一些。

吃完饭杨方成送她去机场,陶桃刚系上安全带他就塞了一个小袋子过来。陶桃狐疑地打开包装,小脸上立马浮现出狂喜的神色:“全世界只有三十个哎!你是怎么抢到的?!”

陶桃喜欢收集手办,杨方成送她的正是今年刚出的新款。

“开心吗?”杨方成问。

“嗯,开心!”陶桃用力地点头,看着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想摸摸她的脑袋,然而考虑到她对订婚的抵触,杨方成手都伸到半空中还是忍住了。但至少陶桃的这一句“喜欢”,让他那几个瞪着眼睛拼手速、抢限量的通宵有了意义。

本以为杨方成送到机场门口就会走,没想到他一路替她推着行李到了安检区。两个人四目相对,陶桃总觉得他有话要说。

“我要进去了哦。”从他的手里接过自己黑色铆钉的大书包,陶桃的心也跟着上面粉红色的兔子挂件荡悠着不着地,“其实你不用进来送我的。”

杨方成替她拽着包带让她背好书包,才用拇指挠了一下眉心问:“小桃子,那件事,我们各让一步好不好?”

{情歌没有告诉你}

我想记得,爱人如何亲吻,如何拥抱。我想记得,你烦躁不耐的模样。——陈绮贞《失明前我想记得的47件事》

E

那件事是什么事,两个人心里都清楚。

杨方成的意思很简单,既然你觉得没有恋爱的过程不够酷,那咱们就从恋爱开始,慢慢来。

石子投入心湖,就算是小小的体积也能引发巨大的波澜。回国走一遭,陶桃的心好像也跟着起了化学反应。

但她并没有立刻松口,而是矜持地讨价还价道:“前提是你要先追我。”

陶桃走后,杨方成在收拾屋子时发现了她留下来的一支笔,白色的笔杆上画着漂亮的独角兽,笔杆的尽头装饰着漂亮的羽毛和巨大的“钻石”。他看着那支笔,看久了忽然就笑起来,像是看见了陶桃本人。

其实陶桃是个什么样的女孩,杨方成比谁都清楚。看上去顽石一块,没心没肺,其实最重感情,你只要在她面前稍微装一下可怜她就会心软。

在杨方成的概念里,只要不退婚,陶桃想做什么都可以,何况只是要他追求她。

他做什么都习惯列表设定进度,于是晃了晃手里那支笔,开始做详细的追女友计划表。

每天问候是基本功,送花送礼物也是必须的,日日接送上下学和一起吃饭好像有点吃力,但挤出时间飞去洛杉矶陪她过个两三周还是可以做到的。

计划列好了就要实施。陶桃前脚刚回到美国,杨方成后脚就跟去了。他反正是放假,干脆一门心思扑在陶桃身上。跟之前的不显山露水完全不同,这次杨方成到洛杉矶没两周,全校师生就都知道陶桃在被一个对她超级好、超级细心的男生追求。

她的好友更夸张,竞相把杨方成给陶桃做的午餐上传到社交网络。每天不重样也就算了,龙猫形状的饭团也仅仅是标配,处女座较真起来,连蛋炒饭都能给你做成Hello Kitty的形状。

这天杨方成送陶桃去上学,余光发现小姑娘抱着饭盒斜眼观察他,好几次都欲言又止。他等了又等,但都快到学校门口了陶桃还没想好怎么开口。

杨方成怕把她憋坏了,循循善诱地开口问她原因。

陶桃沉默了半天,才像是下了好大的决心一般地转头盯着他问:“你是不是觉得特别委屈?”

杨方成有点惊讶:“你怎么这么问?”

陶桃低着头,手指摩挲着饭盒上漂亮的卡通印花:“我在社交网络上没关注你,有些朋友在背后说我矫情……”

酷女孩一点儿也没有看上去的那么洒脱,亲近的人在背后嚼舌根,她心里肯定不好受。

前方是急转弯,杨方成转动方向盘,并没有立刻回答。

接着陶桃又开口问:“是吗?”

“什么?”

“我矫情。”

陶桃那可怜的小模样让人既心疼又好笑,杨方成看了她一眼,又目视前方:“女孩就应该矫情。”

陶桃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抬头去看他的眼睛,见里面全是真诚和坦然。

只片刻的愣怔,杨方成已经上手揉乱了她的头发。

陶桃发出尖叫,一只手抱住头,一只手打了他几下,末了忍不住又甜又害羞地笑起来。

F

一周后,回国在即,杨方成提前为陶桃举办了生日派对。她所有的同学和朋友都被邀请到了杨家在比弗利山庄的大别墅。

陶桃看到杨方成,欢快地跑到他面前:“怎么样,我今天看起来是不是很酷?”

说完,她还在他眼前转了个圈。

今天的陶桃不走寻常路,身着黑色的小礼服,画了漂亮的小烟熏妆,处处显露出一个稚气未脱的女孩想要强装出来的成熟。

杨方成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宠溺地问:“你自己喜欢吗?”

“当然啦!”

“是的,很酷。”

他的语气温柔又笃定,陶桃浅浅一笑,接着又有点犹疑地问:“这么隆重的生日会,是不是要花很多钱啊?”

陷入纠结的少女脸上的小表情总是格外迷人,杨方成笑了一下,俯身与她平视:“那你今天开心吗?”

“嗯。”

杨方成抬手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尖:“你开心就好。”

相处久了,陶桃对他这种小动作已经不再抵触,只摸摸鼻子,又向他伸出手:“我的礼物呢?”

杨方成笑笑,侧身从堆满礼物的桌上拿出自己的那份。陶桃接过去就迫不及待地拆开,发现里面竟然是一顶定制的恶魔王冠。在缤纷的小钻石的衬托下,两颗红宝石显得无比耀眼,在王冠的反面,还有陶桃最喜欢的设计师的签名。

陶桃又惊又喜,看够了以后把王冠递给杨方成,示意他给自己戴上。

他还在替她调整王冠的角度,远处的人群却在尖叫声和惊呼声里分开成两队。陶桃转身才发现,将她的生日蛋糕推出来的人竟然是自己最喜欢的歌手Mac。

陶桃的第一反应是看杨方成,眼神又惊又喜。杨方成则云淡风轻地向前一步揽住她的肩:“走,去吹蜡烛。”

彼时陶桃站在漂亮的多层蛋糕前许愿,吹灭蜡烛的那一刻,她睁开眼睛去看杨方成所在的位置。

她本想快快地去到他身边,却被同学和朋友团团围住。大家在为她送上祝福的同时,也对她头上的王冠啧啧称赞。

没过多久陶桃就被同学拉走了,杨方成看着人群中笑得一脸灿烂的陶桃,觉得自己喜欢的女孩就应该过这种众星捧月的生活。

彼时,刚刚下了飞机赶到生日会现场的SYF其他三位成员也来到杨方成身边。刘仁岳看着这阵势,不由得调侃道:“老杨你这么高调,可真是百年一遇啊!”

杨方成听了这话只是笑笑,没有反驳。

其实他又何尝不是带着一点私心,一个女孩被如此大张旗鼓地爱过,才不会轻易被别人骗走。

{情歌没有告诉你}

蝉鸣是窗外渐渐倒数的钟声,考卷的分数是往上爬的树藤,我画在你手掌上的蝴蝶,飞走了吗。——TFBOYS/CUG嘻游记《剩下的盛夏》

G

假期很快就结束了,SYF是当红组合,行程紧张到无缝衔接。杨方成这一次回美国,用完了自己全年的假期。临行的前一天是周末,陶桃一大早就去杨方成的公寓找他。

自父母离婚之后,杨方成就搬了出来自己住,虽然不常在洛杉矶,但他公寓里的东西却很齐全,特别是咖啡。

陶桃爱好广泛,咖啡文化也是其中一种。杨方成起床的时候,她刚刚给他做好一杯拿铁,端到他面前,满脸期待地看着他:“猜猜是什么动物。”

杨方成扒拉着凌乱的头发,看了杯子里的拉花图案好半天,最后拼死一猜:“猪?”

陶桃闻言,柳眉倒竖,一字一顿地强调:“是!兔!子!啦!”

说完她作势要抢走他手里的杯子,杨方成立马把杯子保护起来:“OK,是兔子!”

看他一副紧张的样子,陶桃这才又笑了,随后目光在他的身上巡梭了两圈才问:“你的手机呢?”

杨方成指了指书桌,陶桃蹦蹦跳跳地跑过去拿回来递给他。

杨方成刚接过手机,陶桃就打开自己的iPhone开始喋喋不休:“Facebook和Instagram我可都加你了哦。为了你我又注册了微博。你看我不但关注了你,也关注了你的队友!还有!”她笑眯眯地把手机屏幕举到杨方成的眼前,“微、信、聊、天、置、顶!”

此刻的陶桃叽叽喳喳,像个跟家长炫耀成绩全A的小朋友。

杨方成拨开面前的屏幕认真去看她的眼:“这些举动我可以理解为,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了吗?”

陶桃拖着长音嗯了半晌,才红着脸点点头:“对!”

只这一个字,一向冷静的杨方成竟然激动得一把将她抱在自己怀里。

本以为两个人里自己会是洒脱的那一个,真到了机场送他离开,陶桃才发现在短短的时间里自己已经对他过度依赖。

整个送行过程中陶桃都显得有点沉闷,最终在杨方成转身要进安检的时候扑到他怀里。

很快,有温热的液体透过T恤渗入他皮肤的肌理。杨方成把她拉开,发现她眼睛都哭红了。

偌大的机场只见这一对,一个哭,一个笑。

陶桃用蒙眬的泪眼看他,有点不高兴:“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啊!”

杨方成终于忍不住把少女紧紧搂在怀里,在她耳边呢喃:“早知道‘男朋友’待遇这么高,就不跟你作对非要当什么未婚夫了。”

I

一个月后,当杨方成打开别墅大门看到那只叫毛毛的萨摩耶时,他脸上的表情惊喜大过讶异。

有了前车之鉴,杨方成在毛毛扑上来之前就早早地“控制”住了它。陶桃的电话没隔多久就打来了,迎接她的还是跟上次同样的话:“你要回国了?”

电话那头的陶桃立刻否认:“不是,前几天视频通话时你不是问起它吗,我就送过去让你看看,顺便也让毛毛看看你,它想你了。”

杨方成挑眉:“毛毛说的?”

陶桃嘻嘻一笑:“对呀!”

一听就是胡说八道,杨方成却不拆穿她:“行吧。那你想我了没?”

陶桃鹦鹉学舌:“你先说你想我没?”

“想了。”

“没有。”

她本以为杨方成会生气,没想到他只是失声笑道:“行,那我再努把力。”

他话音刚落,就看到转角处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飞奔到他眼前时,陶桃轻盈地一跃,纤细的手臂一下子就搂住了杨方成的脖子。他稳稳地托住她:“你怎么来了?”

陶桃像摸小狗一样,笑嘻嘻地弄乱他的头发:“我想毛毛了。”

杨方成抱着陶桃进门的时候,SYF的其他三位成员正在客厅里聊天,看到这如同考拉妈妈抱孩子一般的场景不由得开始起哄。刘仁岳的口哨吹得比谁的都响亮:“我们老杨多不容易啊,痴心守得万年铁树也开了花。”

居然说她是万年铁树,陶桃噘起嘴巴,下一秒刘仁岳就被杨方成单手掷过去的篮球砸中了。

刘仁岳倒吸一口凉气,“重色轻友”这个词还含在嘴里,就已经被黄梓榆和温文和两个人捂着嘴巴架走了。

尾声

杨方成跟陶桃“再次”订婚,已经是多年以后的事情了。SYF的第三次世界巡回演唱会首场便定在了洛杉矶,日期是陶桃的生日。

那场演唱会的舞台设计以小恶魔为主题,为的就是跟当年杨方成同陶桃确定男女朋友关系的那场生日会遥相呼应。

在演唱会上,一向只在SOLO环节选择重金属摇滚的杨方成,第一次选了一首老情歌—— Wonderful Tonight 。

杨方成在组乐队之前曾经发行过一张钢琴专辑《蓝》,因此当他唱歌时,现场会十分默契地变换成他的应援色:蓝色。

在歌曲的最后,杨方成拿着话筒走下舞台,并最终在他的小丫头面前握住她的手深情款款地唱:“Oh,my darling, you are wonderful tonight(噢,我亲爱的,今晚你是如此迷人)……”

{情歌没有告诉你}

蛰睡了一世纪的下午被你惊醒,迷雾从身后穿起扣成水滴。——苏打绿《交响梦》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薇拉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