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格aigirl杂志在线看,2019年爱格杂志小说在线阅读

爱格aigirl杂志在线看,2019年爱格杂志小说在线阅读,锦色年华里,我们相遇与错过,遗憾与误会,在兜兜转转间,彼此终于消失不见。请用文字来记住,我们曾一起走过的岁月,爱格aigirl杂志温暖纯美的校园爱情故事。

爱格aigirl杂志在线看,2019年爱格杂志小说在线阅读

美文 | 可能否(9.19号更新)
忙完策划书已是凌晨两点,隋棠去洗手间洗漱之后,顺便从柜子里拿出一张面膜贴上。这些日子经常需要加班,熬夜是家常便饭,幸亏前阵子去免税店屯了几盒面膜,能够让自己第二天还可以保持不错的皮肤状态。半躺在沙发上玩了一会儿手机,关注的本地公众号有新闻推送过来,瞄了一眼就伸手滑过去,忽然又反应过来,重新把页面拉到上面。

那些隐姓埋名的街(9.18号更新)
顾之南和薄许言初相识时,经常在傍晚时分一起徒步,毫无目的地沿着四条街道一直向前走。穿过行色匆匆的人群,夜幕悄然降落的时候,就到鸭川了。那阵子顾之南在很辛苦地戒烟,在街口等红灯的时候会习惯性地摸一摸口袋。“抽一支吧?”薄许言总是挑眉逗她。借着灯光,他看到女孩的眼里滑过很短暂的渴望,但转瞬即逝,随后她抿着嘴摇摇头。

绿灯亮了,她大步向前,渐渐把薄许言甩在身后。

你只是,从来没有被认真地爱过(9.17号更新)
一天三台手术,程修明走出手术室的时候全身都被汗浸透了。窗外是黎明天,光线微弱,宽阔的街道上空无一人,飞鸟沉息,草木不语。他疲倦至极,却没有睡意,在花坛抽完了一整支烟,散了散烟味,缓步走进急诊室。遇到方羽白,就是在这样一个黎明。更准确地说,之后每次遇到方羽白,都是类似这样的黎明。“程医生,这个叫‘方羽白’的病人,这两个月已经是第四次食用见手青中毒被送来洗胃了。”

爱格:耶路撒冷的哭墙不寂寞(9.16号更新)
当陈柏洋拎着工具箱站在宿舍门口说你好的时候,我有点慌。我把奈奈推向门口,凑在她耳边说,先给姐顶着,当我是窜门的。奈奈拍拍我的手背朝我点点头,然后指着我对门口的人说,她是来窜门的。我恨不得掐死这个花痴。事情是这样的,一小时前我连打了电信人工服务台二十八次,梨花带雨地哭诉了网络掉线导致我大话西游里的仙号被人砍死六次的悲惨经历

爱格:吊桥、暴雨与初恋故事(9.15号更新)
这是他们莽撞又无知无畏的初恋,在一些阴差阳错、冲动和任性当中,奇迹般地走向了一个可称为美好的结局。黄意恺不知道还会有什么事比站在酒店当人形看板更加愚蠢的。在他真正往身上套人形看板的那身西装之前,他花了一点时间整理这回事:他的社团——大学的动漫社的副社长在前些天莫名其妙地开始和他套近乎,给了他不少的小恩小惠

爱格:那些隐姓埋名的街(9.13号更新)
京都的街道总是脉络分明。顾之南和薄许言初相识时,经常在傍晚时分一起徒步,毫无目的地沿着四条街道一直向前走。穿过行色匆匆的人群,夜幕悄然降落的时候,就到鸭川了。那阵子顾之南在很辛苦地戒烟,在街口等红灯的时候会习惯性地摸一摸口袋。“抽一支吧?”薄许言总是挑眉逗她。借着灯光,他看到女孩的眼里滑过很短暂的渴望,但转瞬即逝,随后她抿着嘴摇摇头。

爱格:全世界失眠(9.12号更新)
南方的夏天好似蒸笼,皇后道的旧楼里,天台上的一根橙色塑胶水管连着水箱,便成了个天然浴场。文栋喝掉一罐啤酒,就去天台冲凉。刚准备脱衣服,却发现了不速之客。围栏外突然冒出一颗脑袋,再是两条胳膊,攀着围栏,企图翻过来。无奈人太矮,努力几次都以失败告终。那颗脑袋时隐时现,好似“打地鼠”。

爱格:鲁珀特之泪(9.11号更新)
愿你有鲁珀特之泪般的心,万物不摧。但也愿有一人终知你心,稍纵即碎。近来工作室里来了一个“新客人”,是荻童在融化玻璃做她最拿手的花瓶时,意外得到的副产品。一滴烧得滚烫的玻璃不小心洒进了冷水里,等荻童有工夫将它拿出来的时候,它已经凝结成了水滴状,后面拖着长长的尾巴。就在她正准备将之扔进垃圾桶的时候,无意捏到了那细细的尾部,转瞬间,方才还存在感十足的玻璃滴在她手中裂得粉碎。

爱格:熊与萤火虫(9.11号更新)
江萤最近开心又不开心。在即将过去的一天里,她接了二十个单,来自同一个客户,指定要做二十位漫威英雄的主题蛋糕。那人看起来二十几岁,职业大概介于公司的杂役和有资格从西装中拿出一张名片的位置之间,长得还不错,却是个面瘫,说起话来就是那种仿佛嘴是借来的,说一个字会从银行卡里扣一百块那种。

爱格:唯盼在你心上留名(9.10号更新)
第一次,1931年,面临有声片时代的到来,吴语区出身的她,毅然选择了学习中文,让自己的银幕生涯得以延续。第二次,1940年,孤岛沦陷前夕,她抛开在上海如日中天的事业,奔赴重庆,为自己的演艺事业开辟了一番新天地。第三次,1949年,她原本要登上开往台湾的轮船,却在登船前几天后悔,最终避过了一场沉船大祸,生生把自己的生命从死神手里抢回来半个世纪。是的,不足与外人道也。因为这所有的选择,都是因一个男人——卞知毓罢了。

爱格:沙漠亦有人等候(9.10号更新)
女孩拿包进来的时候是下午两点半,一天之中最慵懒的时刻,即便是在拉斯维加斯也不例外。她长得很美,是那种养尊处优的美,小圆脸、尖下巴,眼神干净清澈,一走进来就说:“我要当这只包!”有点盛气凌人的架势。我望了望面前的包,几乎不用碰就知道是假的。假包也有很多种,有的跟真名牌几乎一模一样,原材料和制作工艺都用最上等的,以达到乱真的效果。有一些用了挺好的皮子,可细节还是出卖了一切

爱格:美文 | 她的盖世英雄
钥匙在、钱包在、身份证在,卡包里各种证件和银行卡也一一看过,都在。但柳柳就是觉得好像丢了什么东西。她打开背包拉链,将里面的东西再一次细数了一遍。什么都没有丢。她开始闭上眼,再次在脑海里复盘出门前自己确认过的所有事。煤气瓶的阀门拧上了,洗手间的水龙头关紧了,除了电冰箱所有暂时不用的电器全都拔了插头了。

爱格:我爱你,直至死亡将我们分离
日落时分,盘中的水波蛋映在粗陶盘上。两个水波蛋、一杯美式咖啡,不像男生该有的饭量,但素减的确一向只吃这么多。我有一次送外卖去附近的写字楼,正好碰见了他。在狭窄的电梯间里,我闻见他身上的古龙水味,干燥而温暖,如壁炉里将熄未熄的杉木香气。当时他正低头听着耳机,并没有认出我来。

爱格:你是我存在的理由
乔仁娜会和程康认识,源于一起绑架案。当时乔仁娜学校的秋游校车被几个歹徒挟持要五百万赎金,程康刚毕业还在实习期,跟着师父出警。结果僵持了六七个小时毫无动静,天都快黑了也没谈判下来,警方就想交换人质,程康自告奋勇去了。因为没有经验一开始还被阻止,但他年纪轻、反应快,最后还是让他去了。

爱格:他在长夜里关掉了黎明
他伸手关掉了我的黎明,把我一个人留在漫长的黑夜里。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也许两者是一样的,我该讲哪一种?——摘自《切尔诺贝利的悲鸣》。“季娜!季娜!他来了!”安尼娅的小脑袋探了进来。她的头发上绑着一条绿色的丝巾,款式很旧了,看起来是妈妈的嫁妆被她偷了来。

爱格:美文 | 当时我爱得多么徒劳
何舟每次来看我,是同一趟高铁,G7678。那趟车三点半到达高铁站,他再打车过来我家,通常是四点多一点点。我通常早上七点就会醒来,沉浸在期待与幸福中,思忖着如何度过这漫长的、等待他的九个小时。我会拉开衣柜选衣服,收拾房间。如果赶上节日,想在家做饭的时候,我会去楼下超市买上牛排和其他食材,妆画了一遍不满意,还要再重新画一遍。

爱格:待你踏马啼清月
二零零九年九月九日,晴。这天有点小热,考完英语,新买的凉鞋已经磨出了我两个水泡,挤上拥挤与燥热的公车,抬头与低头间,遇见了他。他提着一个大箱子挤上来,剪得很短的板刷,穿一件白色的格子衬衫,背上是黑色的双肩包,十足的学生派头。我右手撑在窗台上,侧着脸仔细端详,他投完币提着箱子奋力往后挤。我调整拿包的姿势,双脚摆放的角度,我用食指与拇指捏着下巴,我想显出酷酷的样子。

爱格:美文 | 我想你要走了
在屯溪机场的时候,我看到一个背着吉他的男生到处打电话。因为早晨大雾不散,飞机飞不了,他急着要去武汉转机到昆明。我和卷子开玩笑说:“我们是不是已经过了那种凡事都会着急的年纪?”,卷子白我一眼:“那要看去见谁,我还不了解你吗?”,卷子说得没错,她作为我大学以来最好的闺密,算是见证了我所有的恋爱史。对哪一任付出了什么,她甚至比我还记得清楚。

爱格:好久不见,前男友
晚上十点,季遥开始了他的慢跑。从小区出来,穿过一个广场有着猫头鹰雕像,抬头能够看到星星的公园,再穿过一条不宽的马路,沿着河边折返回来。这是他习惯的夜跑路线。夏天的路边是很热闹的,扑克牌摊、刨冰摊、麻辣烫摊与烧烤摊,以三米一个的距离线状分布。有一天,季遥跑了一半崴了脚,就坐在路边一边打蚊子一边揉脚。眼看着一位脖子上戴着金链子,身上穿着黄裤衩,脚踏橙色跑鞋的大哥行云流水地完成了吃烧烤

爱格:美文 | 心上游记
又一次,欧一维梦见何宜心。梦里他们并行于一条窄巷内,空巷人静,头顶是乌青色暗哑的天,两个人久久地走着,谁也没有说话。那梦境又长又胶着,但两人始终没有其他进展,直到欧一维沉默地醒来,眼前不断浮现何宜心的脸。她长得极英气,眼睛大且婉媚,却总是微锁着眉,眉眼周遭笼着雾气,惯常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评论

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随机故事

睡前故事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