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喜欢你呀(五)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其实喜欢你呀(五)

文/熊掌拨清波

其实喜欢你呀目录

第一章:其实喜欢你呀(一)

第二章:其实喜欢你呀(二)

第三章:其实喜欢你呀(三)

第四章:其实喜欢你呀(四)

第五章:其实喜欢你呀(五)

第六章:其实喜欢你呀(六)

其实喜欢你呀(五)

(连载五)

顾禾的数独水平,从他身为大一新生就已经是社团副社长就可以看出来,他的实力是大家心悦诚服的。而周霖的实力,混数独圈的多多少少也有所耳闻。不过周霖更像是一匹黑马,近两年才崭露头角,拿下那么多奖项,实力有,运气也有。

对于顾禾和周霖的对决,大家都很感兴趣,自发地将教室中间的位置让出来当比赛场地。

社长对这场对决的兴趣并不大,他拉过龙琪琪,在教室的角落谆谆教导。

“琪琪啊,你知道一个社团能够屹立不倒,最重要的是什么吗?”社长语重心长。

龙琪琪试探道:“是一个英明神武的社长?”

社长笑道:“你这马屁我就收下了,不过你答错了,是团结!社团说白了,其实就是一个规模更大的兴趣小组,咱们大家伙儿都是因为对数独的热爱才聚集到了这里,但是光靠对数独的热爱维系大家并不够,人多了事情也就多了。组成社团的是人,人心要是都散了,这社团还能走下去吗?”

读书多的人就是不一样,这一番大道理听得龙琪琪云里雾里:“道理我都懂,所以社长你想说什么呢?”

社长咳了一声:“你跟顾禾要是真的产生了矛盾,身为社长的我也很难办啊,你说我向着谁呢……当然是向着顾禾了。”

龙琪琪:“……”

社长,你这么直接真的好吗?

“所以啊,你就服个软。”

“可是我已经道歉了啊。”

社长一脸意味深长:“你不懂顾禾这个人,他小心眼得很,光道歉是不管用的,你得拿出点实际行动。男人嘛,哄哄就好了。”

娃娃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偷听两人的嚼耳根,闻言大声冲着顾禾的方向喊道:“副社长,社长说你小心眼!”

社长:“……”

顾禾手中的笔在纸上划拉一下,画出一道长长的墨迹。

御姐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温浪这个墙头草两边倒!”

龙琪琪陷入了沉思。

昨晚顾禾的泪水对龙琪琪造成了很大的冲击,从小到大龙琪琪就见不得别人哭,更何况,那可是顾禾欸!每次见面顾禾脸上都带着笑,虽然那笑容落在龙琪琪的眼睛里,让她总觉得是不怀好意的坏笑。

龙琪琪心生愧疚。

其实仔细一想,顾禾对她也挺好的?

顾禾不仅教她数独,还特地开后门将她招进了最难进的数独社。

而且,社长都开口说了,总不能因为她的缘故,影响了整个数独社吧.

龙琪琪越想越觉得是自己的问题,她有必要也有义务担负起哄好顾禾的重任。

而那边,battle出了结果,同样难度的一道题,顾禾比周霖快了三十五秒解答出来,周霖输了却不气馁,反而看向顾禾的眼睛更亮了。

不愧是他敬佩的副社长!

顾禾惯用的是钢笔,刚才做题的时候没注意,结束了才发现刚刚不小心将钢笔的墨水洒在了白衬衫上,顾禾低头蹙了蹙眉。

龙琪琪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她一个箭步冲上去,凭借一己之力突破重围,挤到了顾禾的面前,双手抓住顾禾的白衬衫?:“脱下来,我给你洗!”

顾禾:“……”

吃瓜众人:“……”

顾禾整洁的白衬衫被龙琪琪抓得皱巴巴的,他忍了又忍,才保持住自己脸上的微笑:“龙同学,你这又是在干什么?”

龙琪琪语气无比诚恳:“哄你。”

顾禾:“……”

很好。

哄人是个技术活。

社团活动之后,龙琪琪低眉顺眼地跟着顾禾到了他宿舍楼下。

顾禾上了楼,龙琪琪乖乖地在楼下等着。在大学里,女生宿舍楼下聚集着男生那是常事,而男生宿舍楼下出现女生的身影可就不多见了。

一般只有一种情况——?送外卖的。

有男生骑着车路过,又倒了回来,探着头去和龙琪琪说话:“美女,你是哪家外卖呀?留个联系方式,下次我也点你家外卖呀。”

“不是……”

龙琪琪还没来得及开口解释,一个身影就挡在了她的面前,顾禾挑着眉对那骑着自行车的男生说:“你认错了,她不是送外卖的。”

顾禾顿了顿,补了一句:“她是洗衣店的。”

龙琪琪:“???”

男生再没眼力见儿也意识到不对劲了,耸了耸肩,骑着自行车一溜烟跑了。

顾禾转身,将手里拎着的那一袋衣服塞进龙琪琪怀里:“不是要哄我吗?”

龙琪琪:“……”

“那至少得拿出点诚意来吧?”

龙琪琪忍辱负重:“行!”

“还有,回去后上交二十道数独题的作业。”

“什么?”龙琪琪大惊失色,“刚刚不是已经做了两个小时的题了吗?”

顾禾斜眼看她:“你是说一个小时一道题的速度吗?”

龙琪琪:“……”

龙琪琪恨!

她讨厌做数独题,每次做题她都感觉是上天对她智商的一次羞辱!

二十道题,那就是二十次羞辱啊!

龙琪琪觉得自己脆弱的心并不能承受这无情的考验。

她面如死灰地抱着一大堆衣服回了家,将衣服尽数塞进了洗衣机,然后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二十道数独题……她该怎么办?

找程侑?

不行不行,这样程侑肯定会烦她。

或许是天无绝人之路,龙琪琪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

周霖:晚上忘了和你切磋了,下次一起做题!

龙琪琪脑中灵光一现,五分钟后,龙琪琪即将骗到她人生中的第一个学霸。

我爱数独:不用下次了,就这次吧。

我爱数独:【照片】【照片】【照片】

周霖:???

我爱数独:今天就比这二十道题!

周霖:可是这不是入门级难度的吗?

我爱数独:……

我爱数独:怎么,入门级难度的数独题难道就不是数独吗?

我爱数独:难道没人告诉过你,想要学好一门技术,基础才是最重要的吗?

我爱数独:只有打好基础,才能更快更好地往上爬!

我爱数独:人就是要不断地超越自己,而有什么比超越过去的自己更难的呢?

我爱数独:你想想,以前你要花五分钟做完一道入门级数独,如果有一天你只需要花四分钟做完一道入门级数独,这难道不是进步吗?

我爱数独?:真正的高手,就应该一直走在挑战自己、超越自己的路上!

龙琪琪的口才在这一刻得到了突飞猛进的进步。

周霖:我做这种难度的数独根本不需要五分钟,也不需要四分钟。

周霖:不过,你说得好像也有点道理。

我爱数独:来吧,让我们开始battel吧!

周霖:是battle。

我爱数独:……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龙琪琪对着镜子比了个剪刀手。

计划通!

接下来只要等周霖做完题将答案发过来,她照抄一份发给顾禾就行了!再随便编个理由告诉周霖,自己发挥失常输给了他。

能想出这么棒的主意,她搞不好真的是个天才!

男人真难哄。

龙琪琪这个十九岁的如花美少女,平生第一次发出这种感慨。

安静得只能听见笔尖在纸上摩擦的声音的教室里,往日里调皮到让父母不知该如何是好的小孩子乖巧地坐在座位上奋笔疾书,龙琪琪撑着下巴百无聊赖,眼下她对面前的数独题并没有兴趣,讲台上的身影显然更让她在意。

龙琪琪觉得顾禾还是不开心。

虽然顾禾还是带着笑,同他们讲题的声音依旧温柔,可龙琪琪就是觉得,顾禾不开心。

现在是练习时间,大家伙儿都拼着劲地想要更快一点做完数独题,好得到顾禾的一句夸奖。龙琪琪打了个哈欠,余光瞥见她的同桌严小北已经做完了一道题,她眼明手快地将答案照抄了一份,可怜的严小北同学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学习成果就这样被轻易地盗走了。

大概,还处于童真阶段的严小北并没有想到成年人会这么厚颜无耻阴险狡诈,甚至抄小学生的作业!

龙琪琪丝毫不以为耻,她看了一眼时间,敲了敲严小北的桌子,小声提醒他:“喂,你做快点,只剩下十五分钟了!”

一共五道题,顾禾给了四十分钟的时间,严小北还剩下两道题没做完。

龙琪琪有点嫌弃,怎么做题这么慢啊,人家周霖做得就又快又好,她抄答案还需要一点时间呢。

严小北感激地看了一眼龙琪琪,心道这个同桌虽然年纪大了点笨了点,但还真是个好人啊。

龙琪琪丝毫不知道自己在严小北心中的形象又高大了一点,她撑着下巴有一搭没一搭地偷瞄着讲台上的顾禾。

顾禾坐在讲台上,似乎在写着什么,嘴角无意识地紧紧抿起,看上去有些严肃。

龙琪琪抻长着脖子也看不见顾禾在写些什么。

她转了转眼睛,突然伸手喊道:“报告,严小北说想上厕所!”

严小北:“???”

龙琪琪继续编造:“他快憋不住了!”

严小北:“!!!”

不等顾禾回答,龙琪琪一把将严小北横抱起:“他要是尿裤子那就麻烦了,我这就送他去卫生间!”

严小北愣愣地说:“我不是,我没……”

龙琪琪不给严小北辩驳的机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抱着严小北冲出了教室,将他放到了卫生间门口。

严小北委屈:“我还要回去做题呢。”

龙琪琪语重心长:“题是做不完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身体搞坏了可不行。尤其是像你这样的小孩子,憋尿憋久了可不好。”

严小北小脸通红:“你怎么知道我想上厕所?”

严小北觉得这个同桌可真是善解人意啊。

他课前喝多了水,但是又怕上厕所耽误了做题的时间,所以一直憋着。

龙琪琪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知道,她就是瞎编的,她催促道:“那你快进去吧,我先回去了。”

龙琪琪特地从教室前门进去,从讲台上绕了一圈,抻长着脖子总算看见了讲台上的东西——

那是一堆数独题。

一张A4纸上有两道数独题,目测有二十来张。

龙琪琪咂舌,所以顾禾这半个小时不到的工夫,就做了这么多数独题?

顾禾做这么多题干什么呢?他水平这么高,也不需要靠做这么多基础难度的数独题提高自己的水准吧?

龙琪琪好奇得抓心挠肝,她终于忍不住,偷偷给顾禾发过去一条微信消息。

我爱数独:副社长,做题呢?

我爱数独:副社长?

我爱数独:做这么久了,休息一下呗?

顾禾本来不打算理会,但是手机一直振动,他蹙着眉头点开了手机,似笑非笑地抬头看了一眼龙琪琪的方向。

龙琪琪缩了缩脖子。

顾禾:拿小孩子当挡箭牌,龙琪琪你可真出息。

我爱数独:我这是关怀祖国下一代!

顾禾:抄答案抄得开心吗?

龙琪琪一惊。

我爱数独:你怎么知道?

顾禾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

他怎么知道?

当然是看到的。

虽然,龙琪琪做出这一举动,顾禾一点都不意外。

顾禾觉得右边的牙齿疼得越发厉害,他最近的状态太不对了,就连做数独题都不能够专注了,竟然还有空注意到龙琪琪在抄严小北的答案。

顾禾将笔一收,终究是结束了自己疯狂做题以求平心静气的状态。

收不到顾禾的回复,龙琪琪忐忑不安。

尤其是顾禾来收答案的时候,竟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于她抄答案的行径不予置评,这让龙琪琪更惶恐了。

顾禾在课后喊住了龙琪琪。

龙琪琪诚惶诚恐地回头,就见顾禾指了指自己的下巴,创可贴已经被撕掉,露出了里面的瘀青。

顾禾说:“我这里疼。”

龙琪琪回想起那天夜里被顾禾的泪水所支配的恐惧,忙不迭道:“再疼也不能哭出来啊。”

顾禾无语道:“这就是你这个施暴者对受害者的态度吗?”

龙琪琪就差五体投地:“对不起!”

顾禾白了她一眼:“请我吃饭。”

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大排档,顾禾看着面前的十只小龙虾陷入了沉思。

现在已经是秋季,小龙虾其实已经不新鲜了,但是龙琪琪并不在乎,毕竟,那可是小龙虾啊!

顾禾开口了:“就十只?”

“就十只!”

顾禾面无表情:“我记得上次你请我吃小龙虾的时候,可是点了足足五斤。”

龙琪琪看着香喷喷的龙虾咽了咽口水:“那是因为上次有不义之财嘛。”

龙琪琪指的是她小弟上贡的几百块钱。

如今她经济紧张,能挤出买十只小龙虾的钱就已经很不错了!这还是她和大排档老板娘讨价还价,老板娘才答应给她做十只小龙虾的分量呢。

顾禾一点都不明白,她有多努力。

能装得下五斤龙虾的盘子里如今只放着十只小龙虾,瞧着确实有些寒酸,店里不是没有小盘子,但是老板娘还是让厨师用大盘子给龙琪琪上菜,这是她最后的抗议。

龙琪琪将盘子往顾禾面前推了推:“别客气,尽管吃呀。我记得你上次也没吃多少,好像就十只不到吧,点多了也浪费嘛。”

顾禾拆碗碟的动作一滞。

顾禾很少吃这种麻辣小龙虾,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它,他剥壳剥得慢,等他剥完一只小龙虾的壳,龙琪琪的面前就已经堆了像小山般高的龙虾壳。

所以,龙琪琪还好意思怪他吃得少?

龙琪琪咽了咽口水,言不由衷:“我最近对小龙虾过敏,医生说我只能吃虾钳……我记得你上次吃龙虾就只吃虾尾不吃虾钳,这样吧,你把虾钳剥下来给我就好了!”

顾禾:“……”

顾禾伸手喊来服务员:“这边加三斤小龙虾。”

龙琪琪声嘶力竭地叫道:“不用!”

顾禾稳坐如山:“我掏钱。”

龙琪琪立马笑道:“……三斤怎么够,来五斤!”

顾禾似笑非笑:“五斤虾的虾钳够你吃吗?”

龙琪琪:“???”

都点了五斤小龙虾了,还只让她吃虾钳?

麻辣小龙虾虽然美味,但是顾禾一向很讨厌小龙虾、螃蟹这种食物,剥起壳来实在是麻烦,他吃了几只就停下了手。

龙琪琪吃得大快朵颐,根本没注意到顾禾早已经停手。

顾禾犹豫了一下,假装漫不经心道?:“如果有人请你吃饭,你会去吗?”

“AA吗?”

“……你不需要掏钱。”

“不吃白不吃,干吗不吃!”

“如果对方是很讨厌你的人呢?”

“有多讨厌?”

顾禾沉默了下,斟酌着道:“就像你讨厌我一样讨厌。”

龙琪琪眨巴眨巴眼,可是她也并没有很讨厌顾禾呀。

龙琪琪抹了抹嘴角,没有纠正顾禾的话:“我们现在不就坐在一起吃饭吗?”

顾禾突然冷下脸:“所以你是承认你讨厌我了吗?”

龙琪琪:“……”

龙琪琪伸出油腻腻的手,拇指和食指紧紧捏在一起:“现在的你,就这么点讨厌。”

龙琪琪的两根手指微微打开了一点距离:“每天晚上催我做数独题的你,这么一点讨厌。”

龙琪琪犹豫着,又拉开了一点距离:“刚认识的你,有这么多讨厌。”

顾禾嘴角耷拉着,直勾勾地看着龙琪琪没有说话。龙琪琪心里忐忑,还以为是自己的那番话激怒了顾禾,正犹豫着要不要趁顾禾爆发之前多吃几只小龙虾,免得他生气不让自己吃了。

龙琪琪伸手去抓小龙虾,就在这时,顾禾开口了:“我刚才说错了。”

龙琪琪抬头问道:“什么?”

顾禾淡定道:“就像我讨厌你一样讨厌。”

龙琪琪:“???”

龙琪琪瞪着一双大眼:“骗人!”

对于龙琪琪的这个反应,顾禾有些意外:“哦?”

龙琪琪义正词严有理有据:“你会愿意花钱请一个你讨厌的人吃饭吗?尤其是这么美味的小龙虾。除非你是个大傻瓜。”

顾禾:“……”

龙琪琪振振有词道:“吃饭是一件多么亲密美好又容易增进感情的事情啊!如果一个人愿意请你吃饭,那他一定不是讨厌你的人,否则,谁愿意花钱和一个讨厌的人共处一两个小时呢。”

龙琪琪犹豫了一下,觉得自己这话说得有些武断,毕竟像顾禾这种喜怒无常的人,不是普通人,不能以常理来判断他。

她又补了一句:“如果对方真的很讨厌你的话,那你就更应该去赴宴了。”

“哦?”

龙琪琪握紧了拳头:“恶心他,吃垮他!这可是他送上门来报复他的机会,不用白不用!”

顾禾抿了抿唇,难得没有反驳龙琪琪的话。

“所以……”龙琪琪悄悄举起了手,“我还能再点一份小龙虾吗?”

周一晚上的培训课,顾禾并没有来,代班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

这中年男人大概就是小朋友们最不喜欢的那种老师,古板严肃又不知趣,讲起课来也是一板一眼。底下的学生们蠢蠢欲动,不过好在往日里顾禾管得好,他们就算再不耐烦也顾忌着这中年男人代班老师的名头不敢造次,唯恐他向顾禾告状。

龙琪琪听见前排的小女生在低声嘀咕着什么:“这个老师长得一点都不好看。”

韩希依旧还是那副臭屁样:“哼,你们女孩子就是肤浅!”

小女孩掰着指头数:“可是顾老师真的好好哦,长得好看脾气也好,数独又厉害。”她顿了顿,补了一句,“等我以后长大了,我一定要找顾老师这样的男朋友。”

在小女孩看来,长大以后找这样子的男朋友就已经是对顾禾最高的赞赏了。

韩希气鼓鼓:“你才这么点大,才见过几个人啊,就说顾老师天下第一好。”

“那你说说还有比顾老师更好的人吗?”

韩希想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我堂哥就不比顾老师差!”

韩希想了想,又嘟嘟囔囔改口:“至少,至少跟顾老师一样厉害!”

龙琪琪听得直翻白眼,现在小孩子的聊天都这么没营养的吗?

韩希急于向同桌小女生证明自己的堂哥并不比顾禾差,下课铃声一响,他就焦急地看向门外:“鹿鹿,你等一下,今天我堂哥来接我!”

龙琪琪没空见证韩希的哥哥究竟有多优秀,她抱着书包就往外冲,她一边低头看手机,一边往外走,冷不丁就撞上了一个人。

“对不起,对不起。”龙琪琪下意识道歉。

那人伸手扶住龙琪琪,皱着眉头,声音冷冽:“启元大学的?”

龙琪琪白天的时候在校队参加训练,穿的是校队统一发放的衣服,胸口和后背都印着启元大学的logo(标志)。

不知道为何,龙琪琪总觉得那人提到启元大学的时候带着一丝恶意。

“哥!我在这儿!”

身后传来韩希欢呼雀跃的声音。

哥?

难道她撞到的这个人,就是韩希口中优秀到可以和顾禾相比的堂哥?

韩录长得很好看,右眼下方还有一颗小小的泪痣,只不过他的长相太具有侵略性,就连那颗泪痣都没能柔化他与生俱来的侵略感。他不苟言笑,冷冰冰的样子更是让人心生畏惧,不敢靠近。

哪怕面对韩希,韩录脸上也没有露出笑意,而是径直与龙琪琪擦肩而过,冲韩希招了招手。

韩希急于炫耀:“怎么样,我堂哥很帅吧!”

小女孩嘀嘀咕咕:“我还是觉得顾老师长得好看。”

韩希急了:“哼,你们这个岁数的小女生审美观就是不行……”韩希看见龙琪琪,眼前一亮,连忙喊了声龙琪琪,“你说,我堂哥是不是很帅。”

龙琪琪躺着也中枪,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能敷衍地应付:“帅帅帅。”

韩录瞥了一眼龙琪琪,启元大学的,出现在这儿,而且韩希还认识。

韩录记得,韩希是来这里上数独培训班的。

启元大学的数独社又是举国闻名,难道这人是数独班的老师?

韩希对待龙琪琪随意的态度让韩录有点不满,韩录家教良好,决不允许家里的小辈对待长辈是这种态度,他训斥道:“韩希,对待老师怎么能这种态度?”

韩希愣了愣:“老师?”他后知后觉明白过来,韩录口中所说的老师是指龙琪琪,“可是,她不是我们老师,是我培训班的同班同学啊。”

韩录:“???”

龙琪琪:“……”

这个场景,何其熟悉。

不管经历多少次,每次听见六七岁的孩子称呼自己为同班同学,龙琪琪都有一种难言的羞耻感。

她龙琪琪也是要脸的好不好!

“同班同学?”

这回轮到韩录愣了。

启元大学的学生,竟然会和他六岁的堂弟一起上数独培训班?

启元大学学生的数独实力已经差到这种地步了吗?

龙琪琪只想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就在她刚抬脚准备离开的时候,韩录却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程侑?”

程侑?

这两个熟悉的字眼让龙琪琪停下了脚步。

龙琪琪听不见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她只看见韩录的表情变得越发严肃:“发生了什么事?我马上过来。”

“喂?喂?程侑!”

那头似乎发生了什么状况,电话突然中断,韩录紧蹙着眉头,似乎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儿。龙琪琪没忍住,插嘴问了一句:“你说的那个程侑,是不是长得很好看但不爱说话只喜欢做数独的那个程侑?”

韩录闻言有些意外:“你也认识程侑?”

龙琪琪舔了舔唇:“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韩录道:“程侑刚刚给我打了电话,说有事想请我帮忙,让我去他家里一趟,可是话还没说完电话就断了。”

韩录一边说着,一边回拨过去电话,可是那头一直处于电话无人接听的状态,韩录有些焦躁不安:“我也不知道程侑家在哪里。”

龙琪琪觉得这就是缘分。

上天特地把这个大好的机会送到了她的手上,她没理由不去紧紧抓住。

龙琪琪跟韩录确认了一下手机里存着的程侑的电话号码,确实是一样的号码之后,她开口了:“我知道他家在哪儿。”

半个小时后,龙琪琪和韩录一起站在了程侑家门口。

龙琪琪看着面前熟悉的电子显示屏时沉默了三秒,决定把开门这项神圣而伟大的任务交给韩录:“你来。”

韩录研究了一会儿后,摇了摇头:“这种难度的题,我不可能在没有纸笔的情况下五分钟完成。”

“那怎么办?”

韩录本来想向同学求救,奈何在路上他一直在给程侑打电话,手机已经电量告罄自动关机。

龙琪琪无力道:“我也不是数独高手……”

话说到一半,龙琪琪眼前一亮。

她不是数独高手,可是顾禾是啊!

龙琪琪立马给顾禾打电话,可是电话那头响了许久也没人接听。

“怎么样?”韩录催促。

龙琪琪也有些慌:“你等等,我换个人问问。”

龙琪琪转而将求救电话打到了周霖那里,好在周霖接通了电话,龙琪琪简单地把情况说了一遍,并着重强调必须在五分钟内解答出数独题。

周霖让龙琪琪打开视频摄像头,他看了一眼数独题,开口道:“五分钟内解答出来确实有很大的难度,不过……”周霖话锋一转,“如果你们只是想要得到开门密码的话,只需要解答出正确的标有红框的数字就行。”

周霖人狠话又多,一边解题,一边和龙琪琪唠嗑:“你这是什么朋友?竟然想得出用数独题的答案当成自家大门的密码,挺有想法的啊,改天我也在我家里搞一个。

“这题也都挺有难度的,你朋友既然有自信这么弄,那肯定也是个数独高手吧。

“你朋友叫什么名字,给我介绍认识一下,改天约出来一起做题。

“哎,我很好奇,如果赶到家门口的时候尿急怎么办,有没有什么备用措施啊?”

龙琪琪:“……”

韩录:“……”

龙琪琪觉得韩录的脸已经快黑了。

(未完待续)

睡前小故事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

// 此处地址改为你的js文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