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从下课开始

分类:雾里看花 / 睡前故事

爱情从下课开始

文/雷蕾

1

“叮铃铃——”

下课铃响了,原本鸦雀无声的教学楼仿佛被拉开了一个口子,有声音渐渐溢出。

谢遥听着教学楼的动静,数了数面前的试卷,还有三份,应该能改完赶上下一节课——作为班上的学习委员,谢遥在自习课上被班主任叫来办公室批改小测试卷。

办公室里只有谢遥一个人,谢遥伸了伸腰,下一秒动作却停在了那里——虚掩着的门突然被轻轻拉开,一个男生闪了进来。谢遥立马尴尬地坐正,还未开口便被站定在她桌前的男生抢了先:“同学,能不能帮我看看张老师的抽屉里有没有一本叫‘哑舍’的书?”

黑色LogoT恤,个子很高,深咖色的头发看不出是天生的还是染的,头顶的两撮头发天线似的支棱着,看着有点滑稽。谢遥楞了两秒,明白对方的意图后,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

“就帮我看一眼!好不好?”双手合十,作请求状,“待会儿老师就来了!”眼神里满蓄急切和期待,像是在等待一颗糖果的小孩。

谢遥心中的旗帜仿佛被人拨了一下,下一秒便悄然倒下了。

她在男生巴巴的目光下将抽屉拉开一条缝,《哑舍》白色的封面随即映入眼帘。

“没有。”未经大脑思考的回答脱口而出,谢遥撒了谎。

“好吧,谢谢了。”男生看起来有点失望,摆了摆手后走出了办公室。

谢遥看着他的背影,无意识地将抽屉又往里摁了摁。

2

十月的天空像一块蓝色的毛玻璃。课间,谢遥翻得课桌咚咚响,来找谢遥聊天的夏文文在一旁提醒她:“是不是昨天考试落在别班了?”谢遥猛一抬头,迅速冲出了教室。

隔壁班,谢遥穿过一排排堆满书的课桌绕到了昨天考试坐过的座位后面。

谢遥先是看到了座位上的背影,这两根呆毛……怎么这么眼熟?

待站定后,“是你?”谢遥和座位上的男生同时出声。是上午在教师办公室见过的那个男生。

“找我?”男生笑眯眯地问,戴眼镜的他看起来帅那么一点点。

“……我昨天在你的座位上考试,物理书忘记带走了,想问问你有没有看见。”女生小声地说。

“物理书?你叫什么名字?”

“谢遥。谢谢的谢,遥远的遥。隔壁8班的。”

“谢遥……”林嘉祺一边念叨着,一边也将课桌翻得咚咚响,找了几个来回也没看到有多出来的一本物理书。

林嘉祺递上自己的书,“你用我的吧。”

“啊?”谢遥一时没反应过来。

“找到了给你送去,你先用我的。”林嘉祺放下桌盖,语气干脆。

谢遥感觉脸有一丝丝烫,她接过书,对林嘉祺很诚恳地道了一声谢。

“没事,反正我用不着。”林嘉祺不在乎地一摆手,换了个姿势整个人趴在课桌上。

谢遥回到教室坐下时正好上课铃响,她翻开面前皱巴巴的物理书,看到了扉页上的名字。

林嘉祺。

3

永城的十一月不见深秋的凉意,反倒透着一丝凝滞的热。谢遥穿着浅粉色的毛衣连衣裙,站在人来人往的闹市人行道等夏文文。今天是周日,原本想在家休息的谢遥禁不住文文的软磨硬泡,答应陪她来参加她哥们甄理的生日聚会。没想到夏文文这个家伙居然迟到!

“遥遥!”夏文文提着零食气喘吁吁地从公交车站的方向跑来,嬉皮笑脸地道歉后拉着谢遥进了她们身后的KTV。

一进包厢,夏文文便如脱缰的野马找到了草原般放飞起了自我。谢遥没有认识的人,便坐在一旁听歌。就在她昏昏欲睡时,一块用牙签戳着的西瓜递到了她面前。

“谢遥,你要唱什么歌?”

谢遥一抬头就看到了林嘉祺。

“你什么时候来的?”谢遥吃惊地看着他。

“在刚刚你快要去见周公的时候。”林嘉祺边说边戳了一块水果往嘴里送,在谢遥身边坐下。

“哦,我是跟文文一块来的,那个,我不唱了吧……”谢遥咬一口西瓜。

“怎么?害羞?”林嘉祺露出欠扁的笑容。

谢遥站起身要去点歌,林嘉祺拦住她:“什么歌?我帮你点。”

轮到谢遥时,林嘉祺将话筒递给她。谢遥紧紧握住话筒,这是她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唱歌。

“把爱留在身边,窗外有个蓝蓝的天,落叶那一瞬间,记得多穿一件。”谢遥刚一出声,原本有些喧闹的包厢立马安静了下来。谢遥感觉旁边有双眼睛在一直看着自己。

歌唱完,有人带头鼓掌,文文扑过来抱住谢遥说她深藏不露。谢遥余光瞟到林嘉祺,连忙假装喝水,遮掩微红的脸。

下一首是周杰伦的《园游会》,林嘉祺站起来走到立式麦克风前,面朝大家不慌不忙。在他唱到“我却能够牢记你的气质跟脸庞”时,甄理和几个男生在下面吹口哨起哄,头顶射灯的光斑打在林嘉祺的脸上,他又夸张地露出了招牌的笑。

聚会结束后,林嘉祺问谢遥要了QQ号,谢遥看着他好友请求上红头发的樱木花道,选了“接受”。

4

天气转冷了,学校给每人发了两套冬季校服,运动服款式,女生红白色,男生蓝白色,都很大。课间,已经有男生女生开始互换校服了。每年这个时候学校里都会掀起一波换校服风潮,不久后就能看到很多穿红色校服的男生和穿蓝色校服的女生。

谢遥望着窗外正出神,抱着球的林嘉祺和隔壁班两个男生从谢遥教室窗外经过,像是刚打完球。林嘉祺身上只穿了一件球衣,他撩起衣服的下摆擦汗,嘴角还留着一点和朋友说话后微笑的弧度。当林嘉祺的目光扫过来时,谢遥赶忙移回了视线,听到胸腔里砰砰直跳的声音。

过了两节课,林嘉祺再次出现在了8班门口。他让坐在教室门旁边的同学给谢遥传话,还朝谢遥勾了勾手指头。谢遥在文文和同桌不怀好意的注目下硬着头皮走出去。

“你换洗发水了?”林嘉祺一惊一乍。

“……”

“咳咳,是这样的,你的校服有没有跟人换?”

“没有……”

“好的,那它归我了。你等等,我去把我的拿过来!”

谢遥看着林嘉祺跑回教室,心里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她转身回自己的座位拿校服,文文和同桌正朝她挤眉弄眼。

林嘉祺拿着一件蓝色的校服走了过来,他把蓝色校服递给谢遥,从谢遥怀里拿起红色校服,一脸开心,“谢谢‘遥遥’啦!”他故意模仿文文的叫法将“遥遥”两个字的尾音拖长,并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谢遥瞪他一眼,说了声“不谢”便匆匆回了教室。

晚自习放学后,夏文文凑近谢遥神秘兮兮地说:“你知道吗,我和甄理一致觉得林嘉祺那家伙喜欢你。”

“怎么可能……不要乱说……”谢遥感觉呼吸滞了一拍。

“甄理说他看到林嘉祺一下午都抱着你的校服,还时不时傻笑。”

“……”

谢遥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将头埋得低低的,夏文文比她还兴奋,将谢遥“拔萝卜”似的拔起来,“以后我们四个一起回家吧!我去说!”

谢遥看着文文,脑海中浮现起林嘉祺的脸,她微笑着轻轻点了一下头。

5

四子小分队一起回家了没多久,林嘉祺突然“消失”了。

他先是请了一个礼拜的假,之后回学校后一下课、一放学就没了人影,连甄理也摸不准他的去向。谢遥在QQ上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也只是简单地回应一句“没事”。

眼看再过几天就考试放寒假了,谢遥望着隔壁教室的方向,心一点点地沉下去。

这天,在下午放学前的十分钟,谢遥偷偷溜出教室,来到了教学楼辅楼一个没什么人经过的出口外面等着。她猜林嘉祺会从这儿过。

果不其然,在放学铃响的前两分钟,林嘉祺就出现在了这里。

他惊讶地看着谢遥,眼底是谢遥从不曾在他眼里见过的疲惫和黯淡。

“林嘉祺。”谢遥轻声唤着,走上前去。

这天下午甄理他们才打听到,林嘉祺的奶奶在不久前因为意外事故去世了。

谢遥看着林嘉祺的眼睛,什么也没说,目光里是她自己也没察觉到的心疼。

林嘉祺只是低下头。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嘉祺走进两步,将头轻轻地靠在了谢遥的肩上。谢遥感觉肩上传来了一阵轻微的抖动。谢遥轻声拍着他的背:“我们会一直陪着你的。”

黄昏将两个人靠着的影子拉得很长,操场上的白鸽呼啦一声飞向了天空。

6

放寒假后,谢遥只偶尔跟文文联系。林嘉祺的事她一直放在心上,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今天是除夕,谢遥在房间的电脑上登着QQ,看着打开的对话框里林嘉祺灰色的头像。

她打了一行字,左思右想后又全部删掉,退出对话框。几分钟后,谢遥将QQ签名改成了那句歌词:把爱留在身边,窗外有个蓝蓝的天。她希望林嘉祺也能看到窗外这片蓝蓝的天。

当她再次打开对话框时,心跳漏了一拍。

对话框里樱木花道下面的QQ签名变成了:落叶那一瞬间,记得多穿一件。

不一会儿,林嘉祺的头像跳动起来,他发过来一句话:今晚,见一见么?

晚上7点,谢遥在镜子前看了又看,骗爸妈跟同学去江边看烟花,提着系着蝴蝶结的纸袋出了门。

临江公园,谢遥捂紧围巾,在熙攘的人群中搜寻着林嘉祺的身影。几分钟后,谢遥看到了朝她走来的林嘉祺。高高的个子在人群中很扎眼,头顶的两缕头发随着步伐在风中前后摆动,再加上醒目的白色羽绒服,像一只企鹅。

谢遥扑哧一声笑出来。

林嘉祺带着谢遥来到更靠江的游客护栏边,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小的东西放在谢遥的手心,“送给你。”

冰凉的金属质感。谢遥展开手掌,一枚小小的粉红色MP3躺在她手心。

谢遥爱不释手地看着眼前的MP3,突然想起来自己也有给林嘉祺的礼物。

怕被人撞着,她将纸袋放在了双肩包里。她从包里拿出纸袋,递给林嘉祺:“第一次见面时你找的那本《哑舍》,这是我买给你的。除夕快乐!”

林嘉祺打开纸袋,里面是一本崭新的《哑舍》和几颗水晶糖。

像是得到了礼物和糖果的小孩,林嘉祺露出了和星空最像的笑容。

“你要听听MP3里的歌吗?”

“好啊。”

江边正预备放烟花,人越来越多,林嘉祺和谢遥紧紧挨着。

林嘉祺调好MP3后,摸出耳机,一只戴在谢遥耳朵上,另一只自己戴着。

耳机里先是一阵嘈杂,接着是伴奏,然后,是林嘉祺的声音——

“薄荷色草地芬芳像风没有形状

我却能够牢记你的气质跟脸庞

冷空气跟琉璃在清晨很有透明感”

像我的喜欢被你看穿”

砰地一声,烟花在天空绽开,四散的星光落入每一个抬头仰望它的人的眼睛里,像宇宙最深处的梦。

像你永远在我身边的梦。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