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小心思(五)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她的小心思(五)

文/曲小蛐

她的小心思目录

第一章:她的小心思(一)

第二章:她的小心思(二)

第三章:她的小心思(三)

第四章:她的小心思(四)

第五章:她的小心思(五)

第六章:她的小心思(六)

第七章:她的小心思(七)

第八章:她的小心思(八)

她的小心思(五)

文/曲小蛐图/林玉君

上/期/提/要:

暑假结束,秦晴搬到富林苑秦奶奶家住,下楼的时候,在电梯门口遇见刚晨跑结束的闻煜风。真是要疯了,又遇见了!秦晴刚准备转身回家,秦奶奶在电梯间外露出了身影,大声喊着她的小名:“甜甜,这袋垃圾一起带下去吧。”

低哑惑人的笑音在她耳边响起:“甜——甜?”

秦晴脸颊两侧快要灼起热焰,现在居然和他成为邻居了!

第二天就是一师中学最热闹的返校日,尽管未完成的暑假作业和假期的结束让返校的学生们内心多了几分哀怨,但与熟识的同学、朋友见面以及新学期的到来,又给这些积极而无畏的少年增添了明媚乐观。

只是,秦晴并没有这么好的心情。

按照张贴在校园内的分班名单,秦晴赶到了高一(15)班的教室。而坐在正热情地互相介绍的新同学中间,秦晴显得格外蔫儿。

原因无他。

秦晴原本就知道身边这些新同学很快就会跟自己再没关系,也做好了立即升入高二的准备,可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按照学校要求,她竟然必须在完成高一的集体军训之后才能进行越级测验。

因为没有接受军训的,不能够真正算作一师中学高中部的一员。

从今早接到电话的那一刻起,秦晴就蔫得像是霜打了的茄子。

体育是她从小到大最不喜欢的课程,没有之一。

而一切跟“体力”“身体素质”挂钩的字眼,毋庸置疑都是她的短板,短得几乎看不见的那种。至于军训,秦晴只祈祷能够活着度过了。

“你就是那个初中部升学测试里的年级第一吧?”

一个声音突然从身旁冒出,打断了秦晴的自怨自艾。

秦晴顺着话音的方向抬起头来,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正冲她微笑。

而这人的话声一传开,周围有不少人望了过来。

他们的目光带着或多或少的探寻,偶尔也夹杂几分惊艳的神采。

“你好。”

秦晴眉眼微弯,嘴角勾起一个极浅的笑来。与此同时,校内宣传栏。始终拥挤得水泄不通的宣传栏分班大榜前,此时却空开了一个半径一米的小圈。自动四散的学生中有不少人正偷眼打量着空地那儿站着的三个人。

“把我们当猴了啊!”

顶着一帮学弟学妹的目光,染着嚣张的明黄色头发的赵子睿始终皱着眉,此时似乎有些按捺不住了,向着身前那人低声问:“你是找什么熟人?这名单这么长,还是我让兄弟们去打听一下吧?”

“你急什么?”

李响在另一旁抢话,笑眯眯地压着音量挺了挺胸,说道:“学妹们都这么可爱,多待一会儿不好吗?”

赵子睿斜着眼看着李响说:“你还没学妹高,好什么?”

李响一听这个,顿时拉下脸说:“赵子睿,你怎么说话的?”

“行了。”

站在最前面也是吸引其他人视线最久的男生蓦地出了声。

他游弋的视线焦点在开口时停住,最终定在了红榜上高一(15)班的一个名字上。

盯了几秒之后,男生薄薄的唇掀起个似笑非笑的弧度,眼瞳里仿佛有斑驳星光。

“找到你了。”

他低笑垂眼,转身离开。

“哎,不是……”

李响看着闻煜风离开的方向傻了眼,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追了上去,说道:“我们升高二了,不该往高一教学楼走了啊!”

闻煜风脚步未停,疏懒话音撂在身后。

“我知道。”

“那你怎么还——”

李响还没说完,就被跟上来的赵子睿在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

“你是不是傻?”赵子睿斜着眼看李响,眼神里深藏着对弱智的同情,“他明显是要去高一年级找人。”

赵子睿没急着接话,他抬起头,看向走在前面的男生,过了几秒之后,他偏过头,说道:

“听说昨天闻煜风让你们去查了一个初中部的人?”

李响皱着眉想了想,说:“确实是这样。他让我打听一下以前那个空降初三年级大榜第一的转校生。他还说,他只知道那个人的名字怎么念,但不知道具体是哪两个字,让我一定把这个搞清楚。”

赵子睿眼神一闪,问道:“那人叫什么?

李响:“秦晴。秦汉的秦,晴天的晴。”

赵子睿沉默了几秒。

“还真是她啊!”

“你认识?”

李响惊讶地瞪圆了眼睛。

赵子睿瞥了李响一眼,说道:“不只是我认识,你也认识。”

李响这次已经惊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赵子睿也没吊他胃口,说道:“你还记得我们前一段时间在校门口遇见一个戴着棒球帽,后来被孙兴领走的初中部的女孩吗?”

李响苦苦地思索了几秒,然后一拍脑袋,说道:“当然记得了!特别可爱的小学妹,长相——”他的话音戛然一停,“难道她就是闻煜风问的那个秦晴?”

赵子睿点了点头。

李响皱起眉来,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

“那你怎么知道她叫什么啊?”

赵子睿闻言,没急着回答,先冷笑着瞥了李响一眼。

“还不是托你的福?那次你帮凌雨约闻煜风去娱乐城,闻煜风让你气走之后,我跟上去,出门没多远就见到那个小姑娘了,正好碰见一个初中生向她告白,还喊了她的名字。”

李响隐约猜到后面必然还有什么大新闻,立刻亮着双眼凑上去,问道:“然后呢?”

赵子睿微微一笑,说道:“你猜。”说完,他拔腿就走。

“赵子睿,你把话说完再走!”

升入一师中学高中部的几乎都是一师中学初中部的人,即便大家都被打乱重组,也不耽误他们在自己的新班级里寻找自己过往的“革命同志”。一时,教室“认亲”之风盛行,三五扎堆,熟识相聊,倒是秦晴被搁在了一旁。

因此,闻煜风到了高一(15)班的教室门外的时候,落入眼里的,正是他的“小同学”孤零零地趴在一张课桌上,看起来魂游天外的模样,有点呆呆的,还特别可爱。

闻煜风嘴角微掀,懒洋洋地往教室前门上一倚。

然后,他抬起手臂,屈起修长、指节分明的手指在教室门上叩了叩。

“笃笃”两声,不轻不重。

教室里早有人瞧见了门口这一位,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

毕竟闻煜风的名字在一师中学,无论是初中部还是高中部,都算得上是尽人皆知了,更何况那张清俊面庞的辨识度比他们一中所谓的校草还高了三分。

“闻学长……请问您找谁?”

坐在靠门位置的一个女生红着脸,大着胆子出声问了大家全都好奇的问题。

闻煜风没答话,似笑非笑地看着教室中间那个趴在桌子上,对于他的到来毫无所察的女孩。

循着他的视线,众人也往那个地方看过去。只不过,那一角有不少女生,此时或是东张西望、左顾右盼,或是面含羞色地低下头去。唯独那么一个与众不同,始终蔫蔫地趴在桌上,双眼失神。

细看去,她像只被狼压在爪尖下舔秃了毛的小羊羔似的,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闻煜风瞧得忍不住低笑出了声,也没再等女孩看见自己。

他长腿一抬,披着女生们歆慕的眼神,手插在裤袋里,走进了教室。直到他站在女孩的桌前。不偏不倚,一道身形遮住了清晨的熹光,把影子投在了秦晴的身上。

秦晴愣了一下,终于回过神,茫然地抬起头。她逆着光线,看清了那熟悉的侧颜线条,惊讶地“啊”了一声,本能地站起身后退了一步。然后,她神色微慌地移开眼去看教室后门。

锁着的。秦晴生无可恋地将视线移了回来,黑白分明瞳仁带着点无害和无措,有些犹豫地看着眼前的男生。

闻煜风眼神渐深。

他觉着自己大概是疯了,要不然怎么解释站在自己面前还不及自己肩高的这个女孩只要一个眼神,就能让他觉着心痒得快要绷不住,好像亟待做些什么才能拯救自己一直往下陷的身形?

她不过轻轻地“啊”了一声,勾起来的那些情绪瞬间翻涌,像是要把他溺毙。

可就算这样,在这些他自己都压抑不住、亟须宣泄的情绪濒临爆发的节点上,眼前的女孩只是退了一步,他就什么也不敢做了。

来时,他在脑海里拼命构想的所有能满足自己贪餍想法的行为,在她那一步之后,登时如雪山消融。

“你确实只有十五岁吧?”

男生眸光深沉,声线微哑。

秦晴茫然地望着他,还微微侧了下脑袋,眼神无辜。

闻煜风抬手,挡在女孩儿眼睛前。

秦晴无辜地瞪着自己面前这只干净漂亮、指节分明的手。

然后,她听见闻煜风用低哑的嗓音开口道:“别用这种眼神看我。”

秦晴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哦。”

声音软糯轻柔。

闻煜风黑眸一沉,说道:“也别用这种声音跟我说话。”

空气安静了几秒,闻煜风又轻“啧”了一声。

“好好军训。”

说完话,他抽回手,转身走出了教室,留给秦晴的最后一帧是他的侧颜,秦晴只看见一点似是恼怒又好像不止恼怒的情绪蕴藏在男生英挺的眉宇间。

等闻煜风的背影消失在教室门外,秦晴茫然地坐了下来,回想了一下他进门之后的表现。

然后她目露不解。

曼雪只说这人抽烟打架、逃课泡吧,怎么没说他脑子也不太好呢?

而此时,教室门外。

在外面目睹了全程的赵子睿和李响快步向闻煜风离开的方向跟去,一边走,李响一边憋不住笑。

“你看见了吗?我刚刚还以为他是要进去把人直接抱走呢,没想到他竟然在一个小姑娘的面前犯了啊!”

一师中学开学的时候,正值清城的酷暑。

晃得人睁不开眼的太阳挂在天空中,炙烤得仿佛地皮都在冒焦油。成年人都受不了这酷热,更不用说是在家里娇生惯养的高一学生——军训半天,就能要了他们的半条命。

这个年纪的男生多是皮实,没少顶着这样的太阳在外面打球;而女生除了个别巾帼不让须眉的,多数还是在这太阳底下蔫得不行。

好不容易听到教官说一声“休息”,不少女生顾不上别的,先去休息区拿了防晒霜给自己再抹上几层。

秦晴也跟着大部队回了休息区,解了背包拿了矿泉水,仰起头来喝了几口。

只不过,还没等她放下水来,身前先多了一道影子。

受昨天那人惊吓,秦晴本能地心跳一乱,然后便被最后一口水呛得不轻。

“哎,你没事吧?”站到她身旁的女生连忙问道。

咳嗽平复下去之后,秦晴在让人眼花的阳光下定睛一看。

是个有点面熟的女生,应该是一个班的。

秦晴松了口气,摇了摇头,咬着唇露出个安静的笑容来。

“没事的。”

那女生一听秦晴开口,也露出笑脸,坐到了秦晴身旁高高的石阶上。

“我叫卓安可,你呢?”

秦晴刚要开口,那女生又眯着眼睛笑起来:“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叫秦晴。”

秦晴眨了眨眼。

她的性格多少是有点古怪的,只有在完全不相干的陌生人和最熟的同龄朋友间,她才能放得开。如果换了同班同学这种有一些关系但又不够亲近的存在,她往往会显得无措。

只不过,她已经习惯用沉默来掩饰无措了,所以旁人只会觉得她不好相处,也不好接近。

这也是为什么初中三年,能跟秦晴相熟的,只有性格大大咧咧的林曼雪了。

而此时这个卓安可,显然在性格上跟林曼雪有不少共同之处,譬如,在秦晴的无应答下也能自说自话。

“我们班里所有人都知道你的名字了。”

卓安可伸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圈,然后眯着眼睛笑着转向秦晴,说道:“你可是在暑假前就已经在我们年级出了名的——年级第一哎,还是个女生。”

秦晴听到这儿,脸上柔软而无害的笑僵住了,然后她抿了下唇,望向卓安可,黑白分明的眸仁里带着星星点点的认真。

“是男生还是女生,不应该这样区别的。”

卓安可一怔。

秦晴想再说些什么,只是犹豫了一下之后,那些话就错过了最合适的机会。

她便抿住唇,没有再开口。

想了几秒,卓安可大概懂了秦晴的意思,她没在意地摇了摇脑袋,笑着转移了话题:“我看你都没有抹防晒霜,是忘记带了吗?”

对于对方还肯交谈,秦晴觉得有些意外。

她抬起头来,说道:“没有,我没抹过防晒霜。”

卓安可感慨地打量了秦晴一下,说:“你这么白,夏天竟然都没抹过防晒霜?”

秦晴诚实地点了点头。

卓安可倏然倾身,凑了上来脸贴脸。

秦晴吓了一跳,差点站起身来,又被卓安可惊喜的感叹压了回去。

“你皮肤也很好哎!你可千万别跟我说你都不用护肤品的。”

距离实在太近,秦晴忍不住往后避了避,脸颊也微红。

“唉,天生丽质啊,性格还这么可爱。”卓安可摇着头,转了回去,很是感慨,“难怪那人会惦记……”

虽然卓安可最后一句话的声音压得很轻,但是秦晴还是听见了。

她微微蹙起眉,转向卓安可,说:“你……”

话音未落,卓安可笑嘻嘻地转过来:“你跟闻煜风到底什么关系啊?”

秦晴眸光一闪,继而垂了眼,答道:“我不认识他。”

卓安可表情十分夸张,说:“怎么可能,他昨天可——”

“不认识啊……”

一个带着低哑笑意、富有磁性的嗓音打断了卓安可的话,蓦地在两人的身后响起。

秦晴和卓安可同时受惊,两人同时向后方转过身去。

穿着高中部校服的男生松着领带,此时正坐在比她们高了两级大石阶的位置上。见两人回转,他向前俯身,双手在膝前一搭,校服衬衫挽到了手肘位置,露出的一小节手臂的肌肉线条十分漂亮,一直延伸到自然垂下的修长十指上。

薄唇掀起的弧度带着点似笑非笑的疏懒味道,湛黑的眸子则是一眨不眨地盯着秦晴。

“你确定?”

秦晴被那眼神盯得直发毛,本能要站起身来跑掉。

还没等她有所行动,身后就响起了尖锐的哨声。

是教官吹响的集合哨。

秦晴从来没有哪一刻觉着这世上能有如此美妙的声音,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起身就跑。

一直穿过塑胶跑道,进了操场训练区,她才心有余悸地停了下来。

秦晴回头看看。

嗯,没追上来。

毕竟高一训练区还有专门教官在边上看着呢,料那人也进不来。

秦晴这么安慰着自己,收回视线。

“你!”教官的声音突然朝着这个方向响起来。

秦晴条件反射地抬起了头,便跟教官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看见军训帽下面是个长相可爱、眼神无辜的小姑娘,教官原本刚硬的语气不自觉地放软了点。

“水杯不能带进训练区,这个没强调过吗?”

秦晴蒙了,若有所思地低头看去。

矿泉水瓶被她紧紧地攥在手心,刚刚跑急了,忘了放。

秦晴的脸颊顿时烫了起来,伴着身后同学们并无恶意的笑声,她红着脸快步跑向休息区。

只不过越接近,她就越能感受到一道让人不安的目光随着她的身形移动。

秦晴的脚步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然后抬起眼望过去。

那人仍旧是那副似笑非笑、意态疏懒的模样,只不过不同于之前的姿势,此时男生正坐在从下数第三层的大石阶上,线条漂亮的小臂撑在身后,上身后仰,下颌微抬,黑眸半垂,薄唇微勾。

他张扬而恣肆,却又让人不得不承认,在合适的年岁,张扬也有着恣肆的资本,一个散漫笑容便足以让人移不开眼。

秦晴抿了抿唇,慢腾腾地挪过去,隔了很远就把水瓶放在地上,然后转身跑回去了。

闻煜风坐在石阶上,看见女孩的反应后,忍不住笑着抬起头,看向天空,想:真可爱。

秦晴像只仓皇逃窜的水晶兔子。

秦晴回到训练区时,还是迎着全班若有深意的眼神回去的。

毕竟外班离着远,即便看到了两人身形交会也未必会多想,但他们不一样。

昨天开学第一天,高一(15)班全体同学就见证了这个闻名一师内外的高中部校霸,是怎样跟他们班里的小才女亲近互动的。

若说这两个人没有关系,他们绝对不相信。

只不过没多久,众人的心思就被迫从八卦上收回来了。

教官们趁学生休息时开了会,此时宣布指令:

在操场上进行军训的这几个班级,全员按顺序分批次进行跑步训练。

这指令一出,整个操场上怨声载道。

只可惜民意没能上达,命令被强制执行,被扔在足球场上的这几个班级只能拉开队伍,顶着毒烈的太阳生不如死地跑起来,还得一边跑一边喊口号。

不到一圈,秦晴和几个学生就已经与大部队拉开了距离。

而秦晴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个——独自一人远远地落在大部队后面,成了孤零零的小尾巴。

对于这个结果,秦晴本人一点都不意外。

在初中时,只要是跑八百米,每一次她都能坚守在最后批次里,更多时候是惨白着小脸走完全程。

通常在距离四百米还有一百米的地方,就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这次也不例外。

秦晴脸色微白,调整了一下呼吸,气管位置已经反馈回了刺痛的感受。她费力地将手臂前后摆动的幅度加大,却也只是徒劳,这样只会让身体和精神更疲劳而已。

每次都能在普通的跑步运动中体会濒死感,这种经历大概也是少有吧?秦晴在心底苦笑。

她实在坚持不下去了,索性放弃吧,反正……

秦晴这个想法完全成型,她就再一次感受到了熟悉的温度,单以眼神就能给人灼热感的那种温度。

她咬着下唇抬起头,看见了休息区的那道修长的人影。

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台阶下面了,手里拎着瓶秦晴再眼熟不过的矿泉水,冲着她轻轻地晃了一下。

旁边有两个教官目光不善地看着男生,看起来随时准备在对方踏入训练区时冲上去把人“拿下”。

秦晴被自己的这个想法逗得想笑,但她的身体疲劳,最后也只是极浅地弯了一下唇角。

然后,她便收回目光。

很想放弃……可是她不想在这个人面前放弃。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她已经没力气去想了。

于是,顶着那酷烈的夏日,秦晴压榨着身体的最后一丝力气,机械地挪动着,用比正常步行都要缓慢的速度完成了她的第二圈。

离终点只剩几步的时候,她耳畔的风声似乎还夹杂着卓安可的加油声。

已经停下休息的大部队近在眼前。

终于到了!

秦晴心里很是宽慰,踏出最后一步后,她的身形前倾,然后双眼一合,竟直接倒了下去。

众人惊呼。

而站在不远处石阶下的闻煜风见了此景,脸上笑意蓦地敛去。

他抬脚就要跑向训练区。

“非军训学生不能进入训练区!”

一旁盯了很久的教官开口,将他拦了下来。

闻煜风偏头望过去,眼神冰冷、阴沉,黑瞳深处像是藏了只欲出的凶兽。

秦晴眼前确实是黑了那么几秒,就在那须臾之间,疲劳积累到了爆发点,她没能控制住身体,便扑倒在了跑道上。但转瞬,手心和膝盖上蹭破的痛觉就唤回了她的意识。

等班里众人把她围了个里三圈外三圈的时候,她已经慢慢从地上坐起来了。

真丢人啊!

秦晴撑着昏沉的脑袋,有些无奈而赧然地想着。

“你没事吧?”

卓安可最先蹲到了秦晴身旁,伸手扶住了她。

秦晴感激地看了对方一眼,便摇了摇头。

哪想到不摇头还好,这一摇,她顿时就觉着眼前的世界都跟着旋转起来了,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霎时间更是白了几分。

“你这是中暑了吧?”

卓安可担忧地开口道:“你这种情况得去医务室才行,我扶你。”

卓安可话音未落,包围圈外围突然有几个女生尖叫起来,紧跟着一阵骚动在整个操场上蔓延开来。

秦晴被挡得严严实实,浑然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只是刚刚最初的尖叫传来的方向……

没等秦晴想通自己的猜测,就已经有议论声在她耳边实况转播了。

“不愧是闻煜风,他竟然敢跟教官动手!”

“而且是一对二……我怎么看着那两个教官还弄不过他一个人呢?”

“厉害了,那一下擒拿用的,他肯定练过吧?”

“这才多长时间?那俩教官输了?我没看错吧?!”

没多久,议论声便平息下来,秦晴抬起头,便见男生冷眉冷眼地从自动分开的包围圈外走了进来。

跟闻煜风对上视线时,秦晴怔了一下。

她还从没见过这人这副模样,看起来眼睛里像是覆了层薄冰,满身都贴了隐形的“我不好惹”的标签,她记忆里那修长漂亮的手也攥成了拳,白皙的肤色掩饰不住拳峰位置的红痕。

尽管那张不笑的面庞依旧清俊好看,凌厉的眼神和紧抿的薄唇却带着让人不敢近身的杀气。

也是到了此刻,眼前这个闻煜风才终于跟林曼雪口中的那个一中校霸的形象重叠在了一起。

或者,这才是他的真面目吧。

秦晴垂下眼,避开了他的视线。

至于以前,也许都是她的错觉和他的表象罢了。

然而,秦晴没看见的是,在见到她清醒之后,闻煜风眼眸里的凉意倏然消失,煞人的低气压也从他周身退去。

闻煜风快步到了秦晴的面前,屈膝蹲下身来。

微凉的指尖毫无征兆地覆上了秦晴的额头,秦晴一愣,眼睛微睁,等她反应过来,那只手已经抽回去了。

“你中暑了。”

取而代之的是闻煜风低哑的嗓音,带着一点叫人在酷暑中都觉得背后莫名发凉的寒意。

“我送你去医务室。”

说着,他侧过身去,言简意赅:“趴上来。”

秦晴顿了一下,心情有些复杂,看了闻煜风一眼。

这么多人目光热切地看着,让她趴到他背上去?除非她疯了。

秦晴这样腹诽着,自己费力地站起身来。

“谢谢学长,不麻烦了。”

闻煜风用余光瞥见女孩苍白的脸色和额上的汗水,眸色渐渐凉了下来。

他的嘴角扬起来,漆黑的眸子里不见笑意。

“看来你不喜欢这个姿势啊!”

秦晴动作一停,心底倏然拉响警铃。

可惜她原本身体素质就一般,此时又正处在虚弱的时候,肢体动作根本跟不上大脑反应。

四周一片低声惊呼,秦晴则是眼前一花,跟着天地翻转,她被闻煜风直接扛在了肩上。

原本就明显的身高差距立时被放大。

秦晴只觉着自己离地面的距离快有两米了,很高很高,一不小心就会栽下去,摔个头破血流。

原本已经准备好的挣扎动作马上停了下来,秦晴吓得小脸煞白,双手紧紧而又徒劳地攥着男生的衬衫,软糯的声音都吓得发颤。

“闻煜风,你放我下来啊。”

这是闻煜风第一次听秦晴喊自己的全名,带着哭腔,字字软糯,听得他恨不得把人揉进骨血里。

可是,最后他也不过是拎起自己放在旁边的校服的小西装外套,垫在自己肩侧,免得硌着女孩的肚腹,然后转身往医务室的方向走去。

过了好几秒,他才开口,声音还是哑得厉害。

“不放。”

黑眸深沉得如两潭浓墨一般。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