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喜欢你呀(四)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其实喜欢你呀(四)

文/熊掌拨清波

其实喜欢你呀目录

第一章:其实喜欢你呀(一)

第二章:其实喜欢你呀(二)

第三章:其实喜欢你呀(三)

第四章:其实喜欢你呀(四)

第五章:其实喜欢你呀(五)

第六章:其实喜欢你呀(六)

其实喜欢你呀(四)

(连载四)

大家对于这类事情似乎司空见惯,照旧该吃吃该喝喝。那个叫周霖的新人似乎也只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想法怒刷一拨存在感,对于社长给出的这个反应只能平静地接受。

但龙琪琪知道,这个平静只是表象。

龙琪琪起身去取自助调料的时候,周霖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的身边,吓得她差点把手中的芝麻酱拍在周霖的脸上。

周霖丝毫不知道自己差一点就遭受了芝麻酱的洗礼,他目光沉沉地看着龙琪琪:“听说你是副社长力荐进数独社的。”

龙琪琪:“???”

“能得到副社长的大力推荐,你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吧?”

龙琪琪觉得自己不能让周霖失望,艰难地点了点头:“当然。”

周霖拿起调料碟,舀了大半勺花生酱,又将手伸向芝麻酱:“你学数独几年了?”

满打满算一个礼拜。

龙琪琪淡定地道:“四舍五入快一年了吧。”

周霖手一顿:“学了才一年就能够进入数独社?副社长的眼光果然独到。”

龙琪琪:“???”

这和顾禾又有什么关系?

周霖舀起一勺芝麻酱,又倒出去一点:“听温浪学长说,面试的时候,副社长亲自出了一道高阶难度的数独题,你只花了五分钟不到的时间就解出来了?”

周霖口中的温浪学长就是娃娃脸,龙琪琪并不知道娃娃脸为了维护顾禾这个副社长“大公无私坚决不可能开后门”的形象,昧着良心编造了多少谎言。

龙琪琪惊道:“那是高阶难度的题吗?”

顾禾还说是入门级难度的题?呵,竟然骗她!

龙琪琪转念一想,自己才学了数独多久,竟然就能够在短时间内解出高阶数独题,搞不好自己真的是一个数独天才。

龙琪琪按捺住内心的小得意,甩了甩手:“哎呀,那种难度的题也就随便做做。就算他没有提前给我讲解这道题,我估计也能做出来。”

龙琪琪一不小心吐露了事实,周霖手抖了抖,又将勺子里的芝麻酱倒出去一点,皱着眉头道:“提前?”

龙琪琪自知失言,连忙改口:“我的意思是,他提前给我讲过类似难度的题!绝对不是原题哦!”

“他又是谁?”

“顾禾呗。”

“副社长教你数独?”

“是啊,我的数独是顾禾教的。”

虽然顾禾同时还教了一大帮六七岁的小孩子……当然,龙琪琪觉得这些话就不必说出来了。

周霖点了点头:“不愧是副社长!”

等等……为什么这样也能夸上顾禾?

龙琪琪觉得有些不对劲,周霖那勺芝麻酱都舀了半天了,也没见他往自己调料碟里放:“这芝麻酱有什么问题吗?”

“多了。”周霖蹙眉,又倒出去一点。

“少了。”他又重新舀了大半勺。

龙琪琪:“……”

周霖解释道:“分量相同的芝麻酱和花生酱才能调出只适合九宫格火锅的调料,就像只有合适的数字填在合适的空格里才能正确解答出数独题。”

周霖终于舀出满意的芝麻酱,对龙琪琪点头:“你之前说的那番话我很赞同。”

“啊?”

“数独如人生,这世间的万物都和做数独有共同之处,吃火锅也不例外。”

龙琪琪:“……”

周霖也不在乎龙琪琪的反应,端起调好的调料碟:“改天一起做题。”

龙琪琪还没回答,周霖表情突然变得严肃,双脚并拢,就差把右手举起放到太阳穴了,他挺胸抬头,就像是接受领导检阅的士兵,声音洪亮有力:“副社长!”

好在火锅店热闹,人声鼎沸大家也没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顾禾冲周霖微笑着点了点头,周霖就如同梦游一般同手同脚地走开了。

龙琪琪也要走,顾禾不经意地挡在了她的面前:“他跟你说了些什么?”

龙琪琪淡定道:“……他应该是在夸我。”

顾禾挑了挑眉:“哦?他还邀请你一起做题?”

龙琪琪一脸得意:“是啊,他对我的数独水平做出了真诚的夸奖,同为数独高手一起切磋做题有什么不对吗?”

顾禾意味深长道:“他是去年中国数独锦标赛的第三名。”

周霖在数独圈里也算小有名气,顾禾也有所耳闻,听说这人……嗯,脑子稍微有那么一点问题。不过,周霖竟然对龙琪琪发出“一起做题”的邀请,顾禾倒是有点意外。

周霖在启元大学也是属于“学霸”圈的,而对于这种学霸来说,一起做题在某种程度上就等于约会了。

龙琪琪听出了顾禾话里的意思,有些愤愤:“第三名怎么啦?我难道就不能和第三名一起切磋了吗?”

哼,她可是学了一个礼拜不到,就能够花五分钟解出一道高阶数独题的天才呢!

龙琪琪推了一把顾禾:“走开,别挡道。”

顾禾侧了侧身,在龙琪琪走出几步后,突然开口问道:“龙琪琪,你和程……”

龙琪琪回头:“什么?”

顾禾抿了抿唇:“没什么,快去吧,多吃点才有体力做数独题。”

龙琪琪化悲愤为食欲,一撸袖子又点了两盘肥牛,凭借一己之力将大家吃不下的全部解决。聚会临近尾声,这两桌还具备战斗力的也就只剩下龙琪琪和隔壁桌的社长。

社长一拍桌子,神色感慨:“我等了三年了!终于等来一个能和我一较高下的新人了!”

娃娃脸不知何时坐到了社长那一桌,点头:“今年的新人实力确实不错。”

尤其是那个周霖,虽然情商有点低,竟然当众向社长下战书,不过实力确实是不容小觑。

社长道:“有对手才有竞争力,大家才能一起进步。”

娃娃脸继续点头:“的确,这就是竞技的魅力,相信咱们社团的实力一定能再创高峰。”

社长叹气道:“往年你们的实力都不行啊,害得我的水平也跟着严重下降。”

娃娃脸委屈:“社长?我哪里不行了?我明明这么努力!”

社长往嘴里塞进最后一块土豆,含含糊糊道:“我以前一顿能吃六份涮羊肉的,就是因为跟你们在一起久了,我只能吃四份了。”

娃娃脸:“???”

“这下好了,有人跟我一起吃,相信我能重振一人一顿吃掉800块海底捞的雄风!”社长招手,“服务员,这里再来三份肉、两份土豆、一份油条!”

娃娃脸一脸震惊:“等等,社长你说的有实力的新人该不会是龙琪琪吧?”

社长翻了个白眼:“不然呢。”

社长嫌弃地推了推娃娃脸:“你坐这儿干什么?看着你就影响我的食欲,琪琪啊,过来,你坐我这儿,咱们哥儿俩再吃一轮!”

“好嘞!”

娃娃脸游魂一般坐回了原本的位置,仍旧难以置信:“不是……这龙琪琪到底是哪儿来的本事啊!先是迷得副社长给她以权谋私,然后这么快就又获得了社长的芳心?”

顾禾喝了一口柠檬水:“她的本事,大着呢。”

得到了副社长大人的官方盖章,本事大的龙琪琪和社长吃得心满意足,通过这一顿九宫格火锅两人建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

因为某些原因,龙琪琪并不住校,好在她家就在本地,打个车半小时的工夫就到了,她到家里时已经快十一点,刚躺下手机屏幕就亮了起来。

是顾禾发来的微信消息。

顾禾:今晚睡觉之前,上交十道数独题的答案。

是霸王也是学霸:……不是,这么晚了,我要睡觉的!

而且这么晚写数独题是想让她消化不良吗?

顾禾发来了一张照片,不知道是谁偷拍的,照片里的龙琪琪吃火锅吃得眉飞色舞。

顾禾:你看这个九宫格火锅,像不像你没做完的数独题?

是霸王也是学霸:……

顾禾:希望你做数独题的时候也能这么开心。

是霸王也是学霸:……

龙琪琪一抹脸,认命地起床和数独题做斗争,龙琪琪爹娘偶然路过龙琪琪的房间,见房间还亮着灯光,门没关紧,老两口透过门缝依稀能看见龙琪琪正在埋头写着什么。

龙琪琪她娘按捺不住好奇心:“咱闺女这是在写啥呢?”

龙琪琪她爹猜测道:“难道是情书?哎呀,闺女的确也到了该谈恋爱的年纪了。”

龙琪琪她娘翻了个白眼:“我看是战书还差不多!”

龙琪琪她爹大惊:“哎呀,咱闺女这是又要和谁打架呢?”

龙琪琪她娘终究是忍不住,蹑手蹑脚靠近龙琪琪,借着灯光,她看清了书桌上的那道数独题。

龙琪琪她娘转身走了出去,还体贴地关上了门。

“怎么样,怎么样,看清楚了吗?”

龙琪琪她娘一脸严肃:“孩儿她爹,现在年轻人的战书都流行用数字来写了吗?”

“啥?”

龙琪琪并不知道背后发生的这一幕,她正在数独的海洋里遨游,就快溺水身亡了。

龙琪琪哀号一声,抓起手机决定先放松一会儿,打开了朋友圈却刷到了周一奇刚刚发出来的状态,是他和程侑的合影。

龙琪琪暗搓搓地滑动屏幕,截掉周一奇的那半边将照片保存了下来。

都这么晚了,还发朋友圈,难道还没睡?

龙琪琪犹豫了一会儿,鼓起勇气发过去一条消息。

手指按在发送键上,她猛地一惊,又退了出来,转而点开了自己的资料面板。

她的微信ID实在是太不少女了,换掉换掉!

头像也不少女,换掉!

龙琪琪翻了好半天相册,才勉强翻出一个Q版的卡通少女临时换上,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好的微信ID,她转而求助万能的度娘。

半分钟后。

小花猫与大黑龙:睡了吗【可爱】

程侑:?

小花猫与大黑龙:想请你帮个忙……能帮我做几道数独题吗?

程侑:可以。

小花猫与大黑龙:【图片】

龙琪琪本来还很忐忑,怕程侑继续追问,好在程侑并没有细问,十分钟后他将答案发了过来。

龙琪琪千恩万谢,怕打扰到程侑并不敢多言,谢过之后就将答案转发给了顾禾。

顾禾:???你是谁?

小花猫与大黑龙:?

顾禾开启了好友认证,你还不是他(她)好友。请先发送好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龙琪琪:“???”

莫名其妙,凭什么突然拉黑她!

龙琪琪真心觉得玩数独的没一个正常人,当然,程侑除外!

隔天上“马克思主义”大课的时候,龙琪琪在教室里堵住了顾禾,质问他:“你为什么拉黑我?”

教马克思主义的老师聪明绝顶,人到中年就变成了个“地中海”,此刻正在讲台上讲得唾沫横飞,恨不得让底下的学生都能够接收到哪怕一点他的智慧,奈何他在学生们的眼中就是一颗会说话的安眠药,底下学生倒了一大片。

顾禾倒是没有睡,他面前摊放着一本教材,右手拿着一支笔有一搭没一搭地转着,闻言漫不经心道:“哪有,我昨晚还在等你给我发作业呢,等到睡着了,你也没发过来。”

龙琪琪怒道:“你别不认账,我昨晚明明给你发了!”

龙琪琪唯恐顾禾不信,还将自己的微信聊天记录调了出来。

顾禾故作惊讶道:“这人是你啊?我还说微信里怎么多了一个奇奇怪怪ID的人。”

用着奇奇怪怪的ID的龙琪琪:“……”

龙琪琪觉得自己的审美受到了质疑。

“你不觉得这个ID很可爱很少女吗!”龙琪琪愤愤不平,“就是可爱到让男生一看就想和你聊天的那种。”

顾禾用笔头指了指自己,没有说话,但是龙琪琪在那一瞬间仿佛明白了顾禾暗示的意思。

顾禾就是个男生,而他昨晚身体力行地告诉了龙琪琪这个微信ID的影响力。

龙琪琪:“……”

龙琪琪垂死挣扎:“你跟他不一样。”

顾禾转笔的动作停了一瞬,又恢复正常:“哪里不一样?”

不一样的地方多了去了。

程侑哪哪都好,顾禾哪哪都不好。

但是细说起来,两人也有那么一丁点的相似,比如都是学霸,比如都喜欢数独,再比如长得都还挺好看的。

平心而论,顾禾是挺好看的,但是龙琪琪是不可能把这一点说出口的。

龙琪琪决定不耻下问:“那你们男生都喜欢什么样的ID?”

顾禾打了个哈欠,随口瞎掰了几个:“积极向上,又能契合自己爱好的。”

龙琪琪陷入了沉思。

五分钟后,顾禾手机屏幕亮了一下,他的微信收到了一个好友请求,ID为?——?我爱数独。

顾禾:“……”

还真是符合龙琪琪作风的一个ID呢。

下课铃拯救了这一室昏昏欲睡的学生,顾禾正要收拾东西离开,教室前门有人大喊了一声:“顾禾,有人找你。”

龙琪琪下意识跟着顾禾一起往前门看去,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原初悦。

顾禾在看见原初悦的那一刹那,脸色阴沉了下来,也不管原初悦正在门口期期艾艾地看着他,转身扭头就往教室后门走去。

龙琪琪下意识拉了他一下:“哎,那不是你妹妹吗?”

顾禾手一甩,长久以来的练习让龙琪琪早就形成了条件反射,她身体一侧,左手抓住顾禾的肩膀,右手按住他的手臂,用力一扭,将顾禾压制在自己手下。

脸紧紧贴着桌子的顾禾:“……”

这一动静吸引了教室还没散去的同学们的注意力。

有人窃窃私语。

“天啦,体育特长生当众殴打学霸了!”

“一直都听说咱们学校的体育特长生和学霸们特别不对付,原来这都是真的啊?”

“神仙打架,咱们这群算不上学霸,又没有体育特长生那种体力的就只能当吃瓜群众了。”

“你说顾禾打得过那个龙琪琪吗?”

“啧,难说!”

顾禾:“……”

龙琪琪:“……”

一干吃瓜群众看热闹看得心满意足,龙琪琪后知后觉地收回了手?:“我不是故意的!”

顾禾眯了眯眼,正要说些什么,余光瞥见原初悦正从人群中挤了过来,他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哥!”原初悦喊。

顾禾走得更快了,一眨眼的工夫就消失在教室后门。

原初悦看见站在一旁的龙琪琪,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做出防备的姿态?:“你怎么在这里?”

龙琪琪笑眯眯:“你哥都快不见了,你还不追吗?”

原初悦最终是在教学楼后面的一个小花坛边追上了顾禾。

原初悦扯上了顾禾的衣摆,顾禾挣脱不开,冷着一张脸转身道:“你来干什么?”

原初悦期期艾艾,试探着看了一眼顾禾的脸色,小心翼翼道:“打你电话总占线……”

“那是因为我把你拉黑了。”顾禾不客气道。

原初悦哽了哽,没想到顾禾这么不给她面子:“那我就只能来学校找你了。”

顾禾面对原初悦总有些不耐烦:“找我做什么?”

“爸爸昨儿个回国了,我想着难得有机会,不如我们一家人一起吃个饭吧?”

“一家人?”顾禾勾了勾唇,突然笑了,“你姓原,我姓顾,这是打哪儿来的一家人。”

“哥……”

“我很忙。”顾禾打断原初悦的话,见原初悦还攥着他外套不松手,他索性两手一拧,将外套脱了下来,不给原初悦任何反应的机会,瞧着竟像是壁虎断尾而逃的意思。

龙琪琪踱着步子大摇大摆走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原初悦手里拿着一件外套傻站在原地的场景。她看了看原初悦,又看了看原初悦手中那件眼熟的外套,恨铁不成钢道:“顾禾也太过分了吧!”

原初悦没想到龙琪琪竟然会替自己打抱不平,还以为龙琪琪是看到了顾禾对待自己的冷漠态度有感而发,下意识解释了一句:“我哥以前不是这样的……”

龙琪琪继续道:“一个大男人,都这把年纪了,竟然还让妹妹给自己洗外套?”

原初悦:“???”

龙琪琪还在自顾自道:“他这样让洗衣机怎么想?”

原初悦:“……”

龙琪琪右手握成拳捶了一下自己左手的掌心:“都说智商高的人情商低,果然不错,没想到顾禾连一点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都没有!”

龙琪琪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夺过原初悦手里的外套:“妹妹啊,你别惯着他,这衣服让他自己去洗,我给你送过去!”

原初悦一副茫然的表情落在龙琪琪眼里就是受委屈的模样,龙琪琪最看不得像原初悦这样子长得乖乖巧巧又无害的小姑娘受委屈了。虽然原初悦有痴汉的黑历史,但是这并不妨碍龙琪琪对她的“保护欲”。

“妹妹!”龙琪琪伸手搭上原初悦的肩膀,“这事儿就交给我了!”

原初悦:“……”

等等,这个暴力女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龙琪琪在数独培训课后,将装有外套的袋子递给了顾禾。

顾禾站在讲台上,正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余光瞥了一眼没看出来袋子里装的是什么,漫不经心道:“送我礼物?是想要贿赂我吗?”

龙琪琪翻了个白眼:“你的衣服!”

顾禾收拾好东西,这才空出手来接过袋子,打开看了一眼,正是白天自己脱下来的外套。这外套怎么落在龙琪琪手里的,顾禾也没有过问。

龙琪琪开口了,语重心长:“你怎么好意思让你妹妹给你洗衣服呢?”

顾禾用舌头顶了顶自己的牙齿,舌尖一滑,右边脸颊被顶出来一个小包。最近烦心事太多,顾禾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口腔溃疡,又好像是有点牙龈发炎,不舒服得很,听到龙琪琪这“教导”的话,他抬了抬眼:“你在教我做哥哥?”

“是啊!”

“龙琪琪,你会不会管太多?”顾禾将背包甩在身后,一手提溜起龙琪琪送过来的袋子,大步朝教室外走去。

龙琪琪愣了愣。这还是顾禾第一次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虽然以前有时候顾禾会冷嘲热讽她,但都是带着笑意的,龙琪琪听着也只会觉得恼羞,从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

顾禾在和她生气?

龙琪琪愣在了原地。

龙琪琪其实并不擅长和别人相处,从小到大她只会惹是生非,聚集在她周围的小伙伴们都在她的庇护下过得安安稳稳,自然不会有那个闲工夫和她生气,所以也导致了龙琪琪并不擅长处理别人的情绪问题。

她自己情绪上出现了问题,只需要跑跑步打打拳,那些负能量消失得比她肚子里的食物还快。

龙琪琪是个心大的人,这点不容置疑。

龙琪琪挠了挠头,有点不太确定,所以顾禾是真的在和她生气吗?

他凭什么和自己生气?

自己是好心呀!原初悦那么可爱又软萌的妹妹,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好吗?

而且她还专门给顾禾送来了衣服!

他到底凭什么生气?

难道……

龙琪琪脑中灵光一现。

难道是因为衣服没有洗?

龙琪琪自觉找到了症结所在,连忙一溜小跑,想要追上顾禾。

龙琪琪追上顾禾的时候,顾禾正站在公交站牌下等着公交车。等公交车的人并不是很多,顾禾一个人站在路灯下,光打在他身上,将他的身影拉得长长的。

龙琪琪快步上前,踩住顾禾影子的头部。

“顾禾!”龙琪琪喊。

也不知道是哪个没有道德的人将喝完的易拉罐随手扔在地上,龙琪琪没有注意,一个不慎踩上了易拉罐,脚下一滑,她下意识想要抓住什么却抓了个空,扑向了顾禾。

顾禾背对着龙琪琪,还没来得及反应,便感觉身后一股巨力袭来,将他扑得往前摔去。

顾禾的前方,正好是公交站的等位椅。

龙琪琪将顾禾当了人肉垫子,连忙站起身来,满脸歉意:“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顾禾趴在地上没吭声。

龙琪琪弯腰想要扶顾禾起来,借着灯光,竟然看见顾禾眼角挂着泪水。

龙琪琪如遭雷劈。

顾禾哭了?

龙琪琪结结巴巴:“不、不是吧……不就是没帮你洗衣服吗?你至于哭吗?”

顾禾:“……”

顾禾怒吼:“龙!琪!琪!”

第4章哄人是个技术活

作为启元大学最具有含金量的社团之一,数独社的社团集体活动其实并没有像围棋社团那样,每周都会有固定那么几天强制要求大家聚集在一起进行社团活动。虽然每个月都会举行一次考核,但是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强制性的活动,有些时候,社员们可能一个月也只能在月末考核那天见一次面。

但是这段时间不同,一个多月后启元大学会和东齐大学进行友谊赛,大家鼓足了热情想要在这次友谊赛上压过东齐大学一头。

很显然,这个“大家”并不包括龙琪琪。

社长在微信群里宣布,在和东齐大学比赛之前的这段时间里,每个周末的晚上都必须进行两个小时的题目训练。

周六的晚上,顾禾是最晚一个到达社团活动教室的。

周霖第一个发现顾禾下巴上贴着的那张创可贴,猛地站起身来,椅子和地面摩擦发出了不小的动静。

周霖关心道:“副社长,你这是怎么了?”

娃娃脸惊叫:“副社长,你这是和人打架了吗?”

顾禾笑了一声,坐在角落里的龙琪琪听到这笑声,缩成一团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然而顾禾显然并不想放过龙琪琪,朝着她的方向努了努嘴,成功地将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到了龙琪琪身上。

顾禾无语道:“不如问问龙同学?”

娃娃脸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声音提高了八度:“该不会……该不会是真的吧!”

社长一听有“瓜”可吃,放下手中的瓜子凑了过来:“什么,什么?”

娃娃脸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顾禾,有点担心当着副社长的面说出关于他的八卦会不会被穿小鞋,但是迎接着来自社长的热烈的八卦眼神,他一咬牙说出口:“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啦……”

娃娃脸表示这并不是自己在编排副社长,而是他从别人那里听来的八卦。

“听说昨天上完马克思主义的大课后,有个体育特长生当众殴打同班同学,好像是因为体育特长生和学霸之间的矛盾引发的……”

娃娃脸没有点名道姓,但是在座的各位都心知肚明。

龙琪琪忍不住了,出声辩解:“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娃娃脸继续道:“本来我也是不相信的啦,可是今天副社长顶着这样一张‘我刚刚遭受过校园暴力’的脸,很难不让人多想啊。”

龙琪琪委屈:“我就是不小心……”

社长觉得自己身为一社之长,必须站出来说两句:“琪琪啊,虽然顾禾有些时候说话是有点让人咬牙切齿……”社长看了一眼顾禾的脸色,“……但打人还是不对的!在我们社团呢,有个规矩,社团成员之间如果有了摩擦,那就用数独来解决,不管之前究竟是谁的过错,反正谁输了谁就认错。”

龙琪琪:“!!!”

真不好意思,在他们家的拳馆,不管什么事都是靠拳头来解决。

作为受害人的顾禾始终一言不发,听到社长这句话时,他勾了勾唇。

龙琪琪识时务者为俊杰,真诚地对顾禾道歉:“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欺负弱小,对你动手,你放心,下次我绝对不会再把你打到哭了!”

吃瓜群众:“???”

等等,龙琪琪还把顾禾打哭了?

顾禾:“……”

顾禾的嘴角虽然还上扬着,但是眼里却泛着冷光:“怎么,有人想跟我一起battle(较量)吗?”

众人哀号:“我错了!”

唯独周霖自告奋勇:“我!”

(未完待续)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