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橙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青橙

文/顾南安

1

艾心回到寝室的时候,湿漉漉的头发还滴着水。两只眼皮低垂,像是快要睡着。夏梓桔清亮地喊了几声她的名字,她才有些清醒地抬头,说:“夏梓桔,你想干什么?”话说得漫不经心,却有一股凛冽。

“有人在学子食府前面寻你,已经等了好长时间了——可是个排骨型的气质型帅哥哦。”夏梓桔目不转睛地盯着手中的小说,色色地说。

“你就一花痴!”艾心嗔怪完,抱起硕大的布熊,倒在床上便睡。

“我答应人家说你洗澡回来,就去找他。”夏梓桔丢开书本,将目光投向艾心。

艾心琢磨着会是谁找她。难道是林开?那个一直对她很体贴很在意也很喜欢她的男生。可是再看夏梓桔神秘兮兮的表情,又没有可能是他。

那是谁呢?艾心腾地从床上坐起来,飞快下地出门。走出不远又折转回来拉起夏梓桔:“走,陪我一起去嘛!”

食府前面的台阶上有人举着纸牌,上面清晰地写着“艾心”。持牌人的脸,被纸牌遮挡了半边去。

艾心无法从展露的部分判断出此人姓甚名谁,却又被夏梓桔用力推到了男生面前。抬头那一刻,艾心看见了曾经无比熟悉又久久难忘的如水容颜。欣喜、惊讶、疑问便一股脑地涌上心头。男生也从脚到头打量她,最后将目光停驻在她的脸庞,并轻轻叫她:“艾。”

艾心却叫不出他的名字——不是遗忘,是不知如何开口。十多年过去,苏南还是那张清俊的脸,不时恬淡微笑,空气便跟着轻轻荡漾起来。艾心带着些许羞赧甜甜微笑,说:“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问题依然笨拙到家,就像她幼时第一次见到苏南时,对着一堆积木询问,这是做什么用的?

“我来看看你啊!”说着,苏南伸出手轻轻拍她的肩膀。

艾心忽然恍惚起来,当初母亲要离开他的父亲时,苏南也是飞快地追上来,将一块心形水晶塞进她的手心,轻拍着她的肩膀,说:“艾,我会来看你!”眼眶里,是一片清澈的水雾氤氲,语气却坚定不已。艾心沉默着,忍不住地便掉下泪来。母亲就在这时急急上前,掰开了他们嵌在一起的手指,说:“快走!”

从那以后,艾心和林开再没有见过面。艾心原本以为,再没有机会见到他了。想不到,他却远远地跑来找她。他是来兑现当初的诺言么?

“走吧,苏南,一起去坐坐。”艾心温暖地唤他的名字。两人一起转身,艾心便看见不远处望着他们俩的夏梓桔。

2

也几乎是从那天开始,艾心发现一直对她很好的林开有些冷淡了。她知道,林开是心思密致的男生,大抵是知晓她和苏南走得很近的事儿了吧。

而当晚,林开也没像往常一样打电话说尽甜言蜜语。艾心感觉到孤单顺着墙壁四处蔓延,又笼罩住她。原来时间久了,她早习惯了有林开的日子。

艾心发信息给林开,问他在做什么。然后又忍不住地,给苏南拨了个骚扰。上次苏南离开时,特意留了电话给她。

苏南很快回拨过来,问她的近况,然后说起自己的事。他说他正在图书馆学习,为将来出国做准备。他还说:“艾,我再来看你吧,很想你。”他叫她“艾”,艾心却感觉像是在叫,爱。

艾心嘟哝着推辞:“再说吧,我最近比较忙。”然后挂了电话。艾心犹豫了。苏南对自己很热情,她怕轻易地沉沦下去,也怕再和林开出现误会。她希望和林开的感情平静得像无风的湖面,美美的,闪着波光。

林开的短信在半小时过去后才回复过来。他说,他不小心着凉,正在宿舍休息,一不小心就忘了打电话。艾心的心忽然紧了一下。林开是看见自己和苏南在一起,因为负气才受凉的吧。

艾心端着水杯,捏着感冒药,远远走去林开的公寓楼下。她不再淑女,只管对着林开寝室的窗户大喊:“林开,林开!”半天,阳台上探出一颗脑袋,说:“林开和一个女孩出去了。”继而飞快消失,连追问的机会也不给她。艾心手里的水杯不自觉地,倏然滑落,碎成一片。

忧然回到寝室,看见夏梓桔近日看的《青橙》安静地躺在床上,人却不在。吃过晚饭,她就独自出去了,现在连个倾诉的对象也没有了。

3

苏南再来看艾心的时候,换了一身时髦的行头。帅气的他便有了与上次见面时迥异的气质。他依旧和以前一样,说话不知疲倦,眼神始终荡漾着温暖。这让艾心感觉自己被一股深浓爱意笼罩着,就像小时候,苏南背着她,一次次淌过别墅后面的溪流,去采摘彼岸的兰花。她轻嗅着他发丝间的洗发水清香,便感觉自己很幸福,连天空也开满轻盈的云朵。

苏南说:“艾,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发现,你是个用来疼爱的女孩,因为你的眼神里有让人疼惜的讯号。我想驱赶走你心里的阴霾,便努力地让你开心。只是想不到,我们当时相处的时间会是短暂的三个月。你走的时候,我许诺一定要来找你,找那个轻轻叫我哥哥的艾心。现在,我找到了。”

艾心望望苏南,久久地陷入沉默。那短暂的光阴,又何尝不让她怀念。对一个长期被忽视的孩子,苏南是她幸福和快乐的源泉。她以为日后可以常和苏南在一起,可是上苍连这点幸福也吝惜赐予。念及此,不自觉地又黯然神伤。

“艾,做我女朋友吧!”苏南的话里,充满庄重。

艾心忽然感觉胸口拥堵了一块东西,死死地缠着它,让她难以呼吸。她捂着胸口,将头埋进膝盖间,像只遇见危难的鸵鸟。她不知如何对苏南说。一直以来,她都因为她和他处境的差距而感到为难。他家境殷实,而她,是那么普通。这个差距,让她不敢去奢望彼岸盛放着的美丽花朵。

苏南紧紧地揽她入怀。艾心并未闪躲,只感觉过往的那些美好在渐渐地回来。这真切的温暖和心跳,让她进入了一场甜美的梦。她多想就此沉睡下去,好留住这一切。可真正地面对苏南,她却犹豫不决;面对林开,同样会不知所措。这,让她为难,也让她害怕。

所以,他们只是紧紧,静静地依偎着,不再说话。天空中密布的星星眨着眼看他们,忍不住浅笑。

4

夏梓桔愉快地哼着歌:“我在这儿等着你回来,等着你回来给我把花戴……”

艾心听着,心内早打翻了五味瓶。两天前,她看见夏梓桔和林开牵手走在林荫道上,有说有笑,俨然一对情侣。而之前,他们根本不认识彼此。他们飞快的进展让艾心担忧不已。可面对密友和恋人,她又不能过多追问,因为那样会很轻易地就让自己损失惨重。这般想着,泪水便悄然滚落下来,很凉。

忍不住给苏南发短信,她说她现在的内心兵荒马乱。不过也仅仅是这句话,她不愿告诉他更多的信息。她知道,身在爱情里的人都有颗敏感的心,她不愿让苏南窥见她心里太多的角落。毕竟,林开没有向她说分手,而她,也依然希冀林开能回心转意。

她,已经放不下林开的感情。

就在这时,林开在楼下喊:“艾心,艾心。”她走上阳台,夏梓桔正悄悄向林开挥了下手。艾心假装没看见,只看仰头等待的林开。两周不见他的身影,竟有些许陌生。稍后,她大声地回应:“林开,我很快就下来!”不露声色地,是在和夏梓桔较劲,也像一次宣言。

咖啡屋内,曼妙的音乐流淌,冷气让身体感觉很舒服。林开坐在艾心对面,沉默凝望她。艾心握着手中的卡布奇诺,竟也不知说些什么。看得出两人都有话要说,却没有谁,先开口。

咖啡快要喝完,依然没有说话。不经意地抬头,却四目相对。似是猜透了对方的心思,又异口同声地开口:“你——”

惊讶,羞赧,歉意一起涌上两张年轻的面孔。最终,还是林开说话了:“艾心,你还喜欢我么?”

“喜欢。”两个字轻轻出口,笃定而及时。然后又想起什么似地补充说:“我们,都该好好地沉淀下内心,想想是否还能为彼此,全心全力。”

林开轻轻点头,眼神中开始有亮泽闪烁。这段时间,两人都内心不安,有这样的回答和提醒,是对那份感情的珍重。未来,值得期待。

送艾心到公寓楼下时,林开远远地就看见了苏南。他正捧着一束玫瑰花站在微微拂动的风里,翘首四望。艾心望望林开忽然阴郁下来的脸,嘴唇紧咬,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5

艾心没有接受苏南的玫瑰,不只因为有林开目送她,也因为她还没有决定要和苏南走到一起。她低头匆匆擦过苏南,像是在逃避一场灾难。苏南如花的笑脸在那一刻顿然凝结,消失了所有表情。

玫瑰花瓣,一片片,被揪下,揉碎,散落在地,红红的,直刺人眼。高大的身影在原地站了很久,然后又深深地蹲下去,紧紧抱着头,不断抓挠发丝。

艾心站在阳台一隅,望着苏南伤心的身影,泪落连珠子。这个男生,历经十多年的周折,终于找到她,可她,却不能给他一个响亮肯定的答案。是她内心的顾虑太多了么?

一场毫无前兆的风裹着雨,噼里啪啦落下。艾心看见苏南在风雨中落拓的如雕塑一般的身影,始终没有动一下。“为什么不走啊,真是傻到家了!”艾心埋怨,忍不住地就拿了校服,冲下楼去。

跑到楼下,却早已不见了苏南的身影,只有一片片零落的花瓣猝死雨地。短短的时间,竟然和苏南错过,是因为缘分本就浅薄么?艾心愣怔在苏南站过的地方,任泪水雨水滂沱。

艾心感冒了,发高烧,额头滚烫得像是刚出炉的红薯。夏梓桔拧了冰水毛巾铺在她的额头,又拿来药片和温水,让她服下,接着走出门,去买艾心喜欢吃的八宝炒饭。艾心看着夏梓桔离开的背影,心内涌动起感激来。夏梓桔一直以来和她最亲,要不是她照料,现在的她不知会有多狼狈!

想不到林开会来她的宿舍。艾心很远就听见他的声音。想起身,却不便,只好作罢。就在这时,林开和夏梓桔推门进来。艾心于不觉间,看见推门的一瞬间他们才放开的手。

林开在床边坐下,轻轻抚摸她的脸,感受体温。然后手轻轻滑落下去,想握住艾心放在被子外的手。艾心条件反射似地收缩了一下,却还是被紧紧握住。她就是在那时看清林开眼里闪烁的亮光。

是疼惜,是责怪,还是不舍?那么复杂,像两团缠绕交错的乱麻被点燃。这两束光,向着艾心闪耀,给她一种不安的感觉。她从未见过林开如此凛冽而灼热的眼神。而林开,也只是看着她,不说一句话。

还好,有夏梓桔在,艾心便和她七七八八地聊天,以此打破沉闷的氛围。费了好大力气,林开终于开了口。他说:“艾心,没有我的日子,你要好好的。”然后起身,迅速离开。

艾心只觉天昏地暗飞沙走石,胸腔里发出像骆驼草一样绝望的悲鸣。

6

病情渐渐好转,艾心却喜欢上了发呆。窗外的玉兰树,墙上的一枚图钉,都能成为她视线的倾注点。偶尔,她也在心里跟自己说话。

她说:“艾心,你现在什么都失去了。你可以追随你当初的梦想了。”可是,她连当初的梦想也轻易地给忘记了。

她也说:“艾心,你要坚强起来,一个人也能幸福。”心底的另一个声音却说:“没有他们,这样的日子还能有多少鲜活的色彩?”

是啊,现在的艾心,是形单影只的一个人了。连夏梓桔,也很少再呆在寝室,更别说和她互相谈心了。

艾心给苏南发短信。之前给他的短信他一条也不曾回复。可现在,也只能发给他了。艾心没有其他可以完全交心的朋友。她对苏南说:“一个人的日子,还好么,会好么?”

很快收到回复。苏南说:“一个人的日子不会好,因为有思念苦苦逼迫;两个人的日子不知道好不好,因为从来都为了一个人,孤单行走在等待的路上。”

艾心的内心忽然像被风鼓起的帆,充满了力量。她从被窝里爬起来,飞快地洗漱、化妆,继而飞奔出门。她要去见苏南,她要答应苏南,给他流离的心灵一个归宿。

第一次去苏南的学校。不停问人,不停走路,不断寻找,终于找见苏南居住的公寓。又询问了门卫,不顾阻拦飞一般地直冲苏南的寝室。三位男生被推门的声音惊动,共同望着闯进男寝的女生,面面相觑。

艾心扫视一周,最终将目光停留在那张空荡荡的床板上。是苏南的,可他已经离开。或许离开得还有些仓促,因为他忘记了带一件东西——贴在他床头的艾心与他的合照。艾心将照片轻掀下来,问了苏南的去处,再次飞快离开。

机场。一架国际航班刚刚起飞,轰隆隆的喧嚣掩盖了所有的尘杂。艾心终于还是来晚了一步。望着逝去的大鸟,她仿佛又看见苏南在风雨中悲苦的脸,以及凋落的玫瑰花。眼泪,便止不住地滚落下来。

7

所有的时光,因苏南没有告别的离开而沉淀下来。

一有时间,艾心就会摩挲那张已然发黄的合照。苏南和她的笑容,那么美好地定格在上面。艾心也体会到一个人的日子不好过,就如苏南所说,会有思念不断侵袭。

夏梓桔和林开在一起了。艾心从夏梓桔的口中得知,他们曾在一所幼儿园读书。后来读不同的小学,不同的中学,却又在大学不期而遇。艾心和林开分开后,他们才渐渐敞开内心世界,彼此相爱。

艾心听着夏梓桔讲,微微地笑。对于夏梓桔和林开开始恋爱的时间,她并不认同,但是她只是微笑着,什么都不再说。

收拾好行李,便离各自奔天涯的时刻不远。艾心和夏梓桔轻轻相拥,彼此对望着微笑,最终还是忍不住落了泪。直到有人叫夏梓桔同去,两人才依依不舍地放了手。临走时,夏梓桔想起什么似地说:“艾心,那本《青橙》我带不走,留给你吧!记得随时联系。”

艾心轻轻点头,随手将书塞进行李包的夹层。半日后,她也将离开这座美好与悲伤夹杂的绿城。

火车启动,缓缓驶离。艾心的心情很复杂,似乎有一些东西被遗忘在了城内,可怎么也想不清究竟是什么。想让心情平静下来,就想到了夏梓桔送她的书。掏出来,轻轻翻开,一只信封自书页间渐渐滑落。

是林开的字迹。他说他希望艾心能在他和苏南之间做个选择。如果选择他,希望艾心能给他发个短信,或者打个电话;若不然,则希望艾心能得到她想要的幸福。署名下的时间,是林开跑去艾心寝室探望她的日子。

艾心的胸口忽然钝疼。那个时候,她还是会选择爱林开的,不然也不至于绝情地拒绝了追他而来的苏南。可他当时说的话分明是:“艾心,没有我的日子,你要好好的。”是林开的话给了她错觉,从而让所有的一切无可挽回?

可是,信封上艾心的名字前,还清晰地写着“夏梓桔转”,而这本书,原来也是夏梓桔的。想必,是夏梓桔半途将此信截获,没有转交给艾心。怪不得告别时,夏梓桔的眼里,有着多于不舍的愧疚。

青春里,谁都有权利去爱。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人有另一个人同样喜欢,就选择放弃。那样的青春,会失去多少明丽的色彩啊!艾心忽然想起林开在发觉她和苏南见面后的感慨。这样的话,他是否也曾说给夏梓桔听呢?

离开的火车不断向前。艾心的泪悄无声息地滚落下来,打湿《青橙》的书页。那一页上,有一段字,这样写:

青春是一颗寂寞安放的青橙,光鲜华丽的外表,始终难以掩饰它内里强烈的酸,轻微的苦,以及可供透视爱情的晶莹泪滴。我们,要学会说,再见。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