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星动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微微星动

文/陈烬

骗他一次可以,两次他勉为其难地原谅,第三次如果被他找到,他一定要跟她好好算这笔账。

01

“郑真真,是不是你帮我报的名?”邮箱里突如其来的通知把宋瑜吓出一身冷汗,她一嗓子把室友从床上喊到自己身边。

“您已顺利通过本次《明星幕后》的初选,请按照下述时间、地点参加试镜。”

这档全新的真人秀,让明星和自己幕后团队的代表组成搭档。节目的初衷很好,希望大众将目光聚焦在那些默默奉献的团队上。明星的光鲜亮丽背后,少不了他们的点滴付出。

宋瑜是歌手程寻的专职化妆师,而他恰好是这次的嘉宾之一。团队里,虽然大家互开玩笑,怂恿对方参加,但她绝不可能主动报名。

因为她单方面隐瞒了巨大的秘密。

“是我是我。”郑真真供认不讳,她甚至有点小骄傲,“你勇敢踏出第一步,拥有爱豆不是梦。”

郑真真无法理解宋瑜:明明家里的海报贴得连一丝空白都不留,她整天抱着微博一口一个大哥。最该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时候,她对着自己日思夜想的那张脸竟然能心如止水,波澜不惊。

“是不是程寻的素颜太……”她瞥了一眼即将奓毛的宋瑜,识时务地将后面的话吞了回去。

“你别胡说八道,这是我们歌迷和他之间的默契!”宋瑜义正词严地反驳她,然后转头抱紧程寻的靠枕喊宝贝。

这次的宣传做得火热,连郑真真都多留意了两眼。看那丫头的?样,八成又要错过良机。本着做好事不留名的精神,郑真真填好所有的报名材料,大义凛然地点了提交。

她当然不怪宋瑜?,面对舞台上气场强大的程寻,?是歌迷的共同属性。别家粉丝对偶像的称呼都是老公、男朋友,宋瑜恭恭敬敬地叫大哥。当初宋瑜应聘成功,看见分配栏上熟悉的名字,双腿都在发软。

可程寻有反差萌,台上大魔王,台下小可爱。宋瑜第一天给他化妆的时候,他放下喝了一半的牛奶,乖巧地合上眼睛,长睫微颤,一幅任她处置的模样。

看见不知道花痴过多少回的美颜放大在自己眼前,宋瑜再怎么平复心情都不管用,她拿着眉笔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

最关键的时候,小祖宗偏偏把眼睛睁开,轻声细语地征求她的意见:“我想把眉毛画粗一点好不好?”

“好好好,怎么不好?”宋瑜心一软、手一抖,程寻比平时粗黑一倍的眉当天被歌迷集体吐槽。

偶尔她拿来新的眼影,程寻像一个好奇宝宝,探头探脑地问这是什么。但多数时候他是疲惫的,闭着眼一言不发。她抑制住自己的心疼,唯一能做的是尽力掩去他眼眶下的青黑。

后来宋瑜渐渐习惯了这样的模式。工作的时候,她戴着口罩,尽量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零。

能在后台看到私下里活蹦乱跳的可爱寻,她已经心满意足了。

宋瑜想了想程寻最近的高压行程,如果她入选,至少能让他在这个节目里玩得开心,没准儿还有机会把他喂胖点。

思前想后,宋瑜决定认真参加节目。她运气好,站在了终选舞台上。她的对手是程寻的合音林晓纾,小有名气,在素人选秀中是程寻战队的选手,两人间捕风捉影的传闻还让她闷闷不乐了好一阵。

终选权利交给明星本人。看着程寻歪着头仔细地打量自己,宋瑜连呼吸都不敢用力。眼看着他转身向林晓纾走去,宋瑜松了一口气,失落感却跟着涌上心头。

没想到转了一圈儿,她心里的宝贝又绕到自己跟前,弯弯的笑眼里藏着三分调皮,他举起了她的手:“我选她。”

02

后台有记者问程寻选她的原因,他的回答一贯耿直:“我可以自己给和音,但我不会给自己化妆呀。”

其实,程寻对工作人员很好,他会和大家一起分享歌迷送来的食物和水果,偶尔的签名和合照请求也不会拒绝。每次谢幕的时候,他记得感谢他们,再九十度鞠躬。

综艺节目正式开拍,长枪短炮的阵仗都抵不上一个程寻让她慌乱。

“你是我的歌迷。”休息室里,程寻笃定地拦住她,用的还是肯定句。

强烈的求生欲让宋瑜假装镇定,往后倒退了几步:“不……不是。”

真奇怪,她在程寻眼皮子底下一年多都没露出马脚,今天他怎么识破自己身份的?

只见程寻的长腿往前迈了一步,将安全距离打破,伸手去揪她的一只耳朵。

耳上温热的感觉让宋瑜心猿意马,但程寻的话让她瞬间清醒:“这个你怎么解释?”

耳坠上明晃晃的应援色和演唱会logo,终于刺激了宋瑜的粗神经。她今天难得打扮了一下,出门时竟然戴上了工作室限量发售的耳坠,现在她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节目明言规定了搭档不能有粉丝属性,轻则嘉宾换人,重则工作难保。

“这是团队发的奖励。”宋瑜将睁眼说瞎话的本领发挥到极致,她竖起三根葱白的手指晃了晃,“我发誓,我要是喜欢你,我单身一辈子。”

这话脱口而出的时候,她心虚地想起家里满墙的海报和手幅,想打自己一巴掌。

程寻漆黑的眼睛里闪着微妙的光,他将信将疑地转过身去。

之后,尽管他没再追究,可宋瑜总觉得以她对他的了解,这件事不会这么快结束。果不其然,她的“报应”很快来临了。

第一期节目的最后,是让明星们做一件最想对自己幕后人做的事。

这个环节的计划是煽情路线,武星章凡买了护膝送给自己的替身演员,其他明星纷纷选择了价值不菲的礼物,再附上亲自写的卡片,保险又温暖。

可程寻眨了眨他好看的眼睛,认真地对着镜头说:“我想给宋瑜化一次妆。”

宋瑜深谙自家爱豆的绘画水平,在几次节目里,画猪头是他的拿手好戏。

他会不会把自己照着猪化妆?宋瑜深感担忧。

可程寻比想象中认真,动作笨拙却仔细。宋瑜没忍住偷偷眯眼看他,看见他好看的眼睛近在咫尺,慌忙地闭眼睛。他的呼吸像羽毛一样轻柔地落在她的脸颊上,偶尔他发出指示,温和得不像话。

“眉毛这样OK吧?”

“我要画眼影啦,你把眼睛闭好哦。”

“你准备好了吗?腮红要来了!”

他说话的时候,尾音奶声奶气的,让宋瑜的心跳忍不住加快。

化个妆而已,他这么撩是犯规啊!

最后,宋瑜终于出了乱子。

“你抿一下嘴唇。”程寻将唇釉擦好,像模像样地叮嘱她。她却还对着他发呆,连旁边导演的指示都没看到。

“对不起对不起。”她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想起身道歉,却碰倒了程寻手里的唇釉,在他干净的白衬衫上留下一道鲜明的红色。

“我知道你被我高超的化妆水平圈粉了,可是也不用这么着急应援啊。”程寻的情商很高,用玩笑话将弄脏的衬衫一语带过。红色正好是他的应援色,现场响起一片笑声。

“谢谢你,我从来不知道化妆是一件这么困难的事。”接下来,镜头前的程寻真心实意表达谢意,宋瑜也心生感动。

但宋瑜很快感动不起来了。镜子里的自己高低眉,脸红得如猴屁股,浓重的眼影像被人平白无故揍了一顿。镜头转过来,她看见程寻孩子气地挑了挑眉,笑眼里闪过恶作剧得逞的光芒。

唉,爱豆亲手化的妆,她还能怎么办呢?只能宠着呗!

03

节目正式播出的时候,郑真真笑得在沙发上打滚:“就你那个傻样,观众眼睛瞎了都能看出来你喜欢他。”

宋瑜苦笑了一声,不仅是观众,连经纪人都委婉地提醒她克制一下自己的情绪。

程寻用音乐作品征服人心,但他俊朗的外表和日常的率真,依旧圈了一批不容小觑的女友粉。宋瑜开通的官方微博下,夹枪带棒的大多是她们。

上次商演的时候也是这样,明明是程寻自己胡乱将发型睡塌,她怎么抢救也只能勉强让镜头里他的正面能看,少部分偏激的歌迷却不分青红皂白怼她不专业。

唯一护着她的ID像一个僵尸粉,对方毫不留情地将那些骂她的人怼了回去,还一个劲地闭眼吹她可爱,她边笑边给对方点赞。

宋瑜在努力克制,却发现从前自己心里绷着的那根弦不知道什么时候断了。

下一期节目,是让他们互换角色,体验对方的生活。

鉴于程寻的歌真的很不好唱,节目组也没有刻意刁难,找了一个恰好举办校园歌手赛的礼堂,让她唱一首歌作为特别表演。

“你想唱什么?”

“《你》。”

程寻低头思索,这首歌算是冷门歌,和缓的旋律道来的是自己的心路历程,经过长久的挣扎,最后与过往和解,将自我认可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程寻心想:她选择这首歌,会不会因为与他有相似经历?

宋瑜第一次在人前唱歌,可是有程寻在身边,一切不需要她担心。

“PA老师,这里vocal声音大一点。”

“这边乐队进早了,长音给八拍,不是四拍。”

鸭舌帽下的程寻戴着黑框眼镜,用专业水准去要求这场业余表演。宋瑜在后台偷偷看过很多次对音乐严谨的他,每次都令她心动。

这在无形中增加了宋瑜的压力,她要求自己演唱也要做到极致,却频频出错。

“闭上眼睛。”程寻冰凉的指尖贴在她的眼睛上,“你看不到的时候就不会紧张,随意唱就好。”

“原唱在你身边,放心吧,我不会嫌弃你毁歌的。”程寻语气轻快,贴着她的耳畔说话,近在咫尺的呼吸却让她禁不住心神摇曳。

他的方法果然奏效,宋瑜不再紧张,嗓音也平稳多了。

“我给你买一个冰淇淋吃。”眼看一切准备就绪,程寻往外走。宋瑜来不及叫住他,他的身影已消失不见。

她的傻爱豆是真心将她当成他自己来照顾。他以往唱完歌后,条件允许的话,会托助理给自己买一个冰淇淋解馋。

在程寻期待的眼神下,宋瑜毫不犹豫地接过冰淇淋,然后小口地吃完了。没过一会儿,突如其来的绞痛让她难以忍受,不由自主地蹲了下去。

宋瑜摆摆手,想告诉他没事,意识却已经模糊。恍惚中,她感觉有温软的怀抱接住自己,下意识地用手环上去,小声地说:“我好难受。”

“我说你需要静养,没让节目组里的人跟来。”等她再醒来,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床边的程寻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眼里夹杂着担忧和愧疚。

“早上我不该喝过期的牛奶。”宋瑜佯装淡定地说,眼看程寻露出释然之色,主治医师却推门而入。

“麻烦你先出去吧。”看见程寻的目光黯淡下去,她还是狠了狠心,“个人隐私,我自己听就可以了。”

宋瑜心知肚明,罪魁祸首是冰淇淋。她本以为偶尔的冒险没什么大碍,谁知道后果如此严重。

“宋小姐,”主治医师凝神看了一会儿她的检查报告,给出了相同的判断,“你的胃病很严重,冰淇淋这样生冷的食物是绝对要避免的。”

她心不在焉,看着玻璃门外修长的身影一动不动。

她生怕程寻知道后会自责,所以宁愿让他以为自己见外,也不要让他听到。

04

宋瑜看节目回放看得脸颊发烫,在她软下去的那一瞬间,程寻几乎毫不犹豫地将她公主抱起,冷静地吩咐乱成一团的工作人员去叫救护车。上车时,他小心地护住她的头,不让昏迷中的她磕到。

因为这场意外,两人的CP感变得浓重,热度居高不下。节目组和团队商量后觉得可行,导演便暗示他们可以有些许的暧昧,方便制造话题,宋瑜却明确表示不愿意。

“嘉宾都没意见,怎么轮到你反而有问题了?”导演找她谈话的时候,她不自觉去找程寻的身影。他正忙着把半袋薯片倒进嘴里,感受到她的目光,他回身比了一个“OK”的手势。

行吧,她家大哥都同意了。

节目组临时更改了拍摄计划,决定让程寻体验她的生活。得知下一站是自己家,她赶紧嘱咐郑真真将自己那些宝贝海报收起来,不放心地上了好几把锁。

两人一起翻看宋瑜童年的相册,她按照台本让程寻在合照中找她,他猜了好几回都不是正确答案,然后他不确定地看向身边的女孩。

“我以前很胖。”宋瑜指了指旧照片上几乎与现在的自己判若两人的胖子,那段肥胖的经历不堪回首,她努力接受,但还做不到谈笑自若。

导演用眼神示意他可以继续深挖。可看见宋瑜明显不愿多说的表情,他立刻把话题引到自己身上。

“我小时候……”程寻的眼神透出零星的痛苦,明显陷入了糟糕的回忆里。

程寻在公众场合对童年话题讳莫如深,偶尔提及也只说父母离异,作为歌迷的她自然深知这些。

她怎么能因为保护自己,让程寻撕开伤口,回忆不愉快的经历呢?

宋瑜着急地扑上去想捂他的嘴,谁知使的劲儿太大,他猝不及防被她带倒在地。两人的姿势暧昧又夸张。

那边导演立刻喊停,原本可以作为爆点的片段不了了之。四目相对,宋瑜满脸通红地连声道歉,程寻乌黑的眼里却闪动着笑意,用嘴形无声地说了“谢谢”。

尽管丢了独家爆料,导演依旧觉得这对搭档真让人省心,那些台本上写好的互动一点都用不着,他们自己就能摩擦出火花。

后期节目组转场到了国外,让明星为幕后人策划一场旅行。程寻说是为宋瑜准备,多数时候却是她在迁就他。

西太平洋边湿润的海风让人心旷神怡,但比起打卡无数的景点,看程寻无拘无束、走走停停,将随意哼唱的旋律录进手机更让她开心。

何况早在单人采访时,导演询问宋瑜向往的目的地时,她在纸条上只写了两个字——“程寻”。

这是为了节目效果,却也是她的心声。

“你帮我化妆。”他们同住一个屋檐下,程寻早就不把宋瑜当外人,早上睡眼惺忪地敲开她的房门。

程寻的头发长长了,像毛茸茸的小兽,宋瑜情不自禁地想摸,手伸到半空却犹豫了一下。他好像洞察了她的心思一般,故意歪了一下头,让自己的头发挨到了她的手心。

时间久了,宋瑜自己也心虚,绅士风度的理由她都说服不了自己了。

她家爱豆怎么回事啊,在镜头前演戏吗?可是他在镜头后变本加厉啊,上次抬手就捏她的脸,吓得她的心快蹦出嗓子眼了。

然而,宋瑜没意识到自己在镜头前后对程寻的保护欲引人注目多了。

在国外录影时,一个流浪汉骂骂咧咧地说这里不欢迎他们,还动手推了程寻一下。

连工作人员都来不及反应,宋瑜便迅速地冲上前,把程寻往身后护,平时说得不流畅的英语像连珠炮一样往外蹦。

对方没想到碰了一个硬钉子,灰溜溜地落荒而逃。

“看不出来啊,这个小姑娘平日乖乖巧巧的,关键时刻这么勇敢。”摄像大哥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宋瑜立刻去看程寻的肩膀,担忧地问:“他刚才推你,你疼不疼?”

“我又不是纸,轻轻一碰就倒啊?”看见程寻的笑眼弯成月牙,宋瑜又秒?了。她默默地低头,却还是固执地将他从前到后检查了一圈。

“我好好的呢。”暖和的阳光下,程寻的尾音上扬,配合地把双臂张开,又装作不经意地说,“他没吓到我,你吓了我一跳。”

他能有什么事呀?流浪汉的手指才触到他的肩膀,娇小的身影已经挡在他跟前了,像一只奓了毛的小狮子,将他视若珍宝,别人一点都触碰不得。

这样的认知让程寻的心情无比舒畅,收工后连饭都多吃了一碗。

一日三餐,宋瑜变着法子给他煮好吃的,色香味俱全,餐餐少不了肉。

程寻的好吃“货真价实”,他看见食物就双眼发光,对宋瑜做的饭更是来者不拒。

观众调侃自己看了一个美食综艺节目,甚至将减肥失败怪到他们头上,宋瑜翻评论的时候哭笑不得。

明明这么会吃,爱豆怎么一点都胖不起来呢?宋瑜看着狼吞虎咽的程寻有点发愁。

05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把程寻喂胖,自己先遇上了麻烦。

那段拍摄她童年照片的母带不知从哪儿流了出去,经过刻意剪辑,相片中的胖子的确和现在的她有天壤之别,于是她整容的传言开始在网络上扩散。

整容虽然稀松平常,但是大多数人还是反感的。连容貌都可以造假,还有什么话是真的?

更糟糕的事还在后面,营销号接着爆出她是私生粉,给出的证据是她的微博小号,一些再平常不过的追星日常,被无限放大以后却被解读出了特殊的含义。甚至她做化妆师就是为了接近程寻,偷窥他的隐私。

之前歌迷还能心平气和,可是私生粉的消息一出,没有人再愿意为她说话。

虽然程寻从来不提,只是轻描淡写地说过曾因为有人半夜敲门而搬家。爱他的人都理解他愿意为外界敞开心扉的不易,心照不宣地为他留出足够的个人空间。

宋瑜也搬家了,网络上她的信息已经被披露,她担心网友过激的行为会牵连到郑真真。

而宋瑜最害怕的是程寻误会自己。

她已经很久没有和程寻见面了。事情发生后,节目组很快出动了危机公关。最后一期节目以程寻要筹备演唱会为由,草草结束。

宋瑜在节目里抱着卡片,录给程寻的告别视频,首次坦诚了自己歌迷的身份。看着手里的卡片越来越少,宋瑜眼眶里的泪越聚越多。有人指责她为洗白做戏,也有人理解她被人误会的不易。

与此同时,公司找到宋瑜谈了这件事,让她暂时停工,给她时间提供有力的证据。

宋瑜一个人在家,用厚厚的窗帘将阳光遮起来,循环播放程寻的歌,想让自己像从前那样走出阴影,却总是缺了点勇气。

“你最近怎么样啊?”时隔多日,听到程寻发来的语音,宋瑜的眼泪都差点掉下来了。

宋瑜飞快地打字,又悉数删掉,最后什么话也没有发出去。

事情已经够乱了,她不想程寻夹在其中为难。

“快开门呀,我就在你家楼下。”宋瑜下意识地往窗外看,便看见她朝思暮想的身影站在路灯下,不住地跺脚呵气。冬日的天气很冷,她飞快地拽了一条围巾跑下楼。

被网民追着骂她没有哭,被领导劈头盖脸地指责她也没有哭,可是看见程寻温柔地凝视她,她的眼泪却开始无声无息地往下落。

“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是不是我的歌迷啊?”程寻很执着,睁着亮晶晶的眼睛等待她的答案,“我没有看节目,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

宋瑜用力地点点头,程寻像吃到糖的小孩,露出了好看的笑容。

“其实不用你说,我早有证据。”程寻有备而来,他将他和郑真真聊天的截图展示在宋瑜面前。海报,手幅,甚至连她定制的抱枕都出现在截图里,一个不落。

郑真真那个猪队友,竟然把她这点老底全部抖了出去。宋瑜又生气又想笑,眼眶里还蓄着眼泪。

“对不起,我是你的歌迷,我肯定不会骗你的。我没有像他们说的那样做,我不是故意想接近你……”宋瑜低着头解释,嗓音断断续续的。

她真的很努力了,在自己和他之间留出距离,可是事情还是演变到这样糟糕的境地。

“你骗过我。”程寻较真地凝眉,“我上次问你的时候,你说你不是我的歌迷。”

被程寻这么一说,宋瑜手足无措,眼泪掉得更凶了。

“好啦,我开玩笑的。你都是我的人了,我当然无条件相信你啊。”程寻亲切地捋顺她的齐刘海,又安慰性地摸了摸头,“大家都黑你多酷啊,你应该多向我学习。”

她哭得稀里哗啦,恍惚中却在他轻声的安慰里听见了“喜欢”两个字。

他一定是为了哄她开心才这么说的吧?

06

歌迷喜欢程寻的理由千奇百怪,可谁也奇葩不过宋瑜。她之所以会迷上程寻,是因为程寻吃饭的样子。

一切都是有缘由的。她从小就是胖子,伴随着难听的外号和同学的嘲笑声长大。当舍友再次搞笑地模仿她逛街套不进衣服的样子时,她终于下了减肥的决心。

宋瑜尝试了所有的方式,运动,节食,以及网上的“三无”减肥药产品。

百般折腾,瘦是瘦下去了,可她的身体也垮了。她患上厌食症,闻到食物的味道就反胃,最严重的时候,她只能靠挂着营养液续命。

她休学在家静养,道听途说可以看美食节目缓解症状。死马当活马医,她随手在电脑上翻看综艺节目。

宋瑜看着节目里年轻的男孩呆萌地说自己从外星球来,看见食物时眼睛里的光瞬间亮了起来。他吃东西的时候,拼命地将腮帮子塞得鼓鼓的,像一只可爱的仓鼠,整个人仿佛栽到了食物里,连回答问题都含糊不清。

看屏幕里的他不停地吃,宋瑜突然有了饥饿感,母亲赶紧照着节目里的食谱给她做饭。那天晚上,她第一次将一碗饭吃得干干净净。

她开始了解那个男孩,知道他叫程寻,知道吃货只是他的一面,知道他从不被认可的异类到在歌坛闯下一番天地,知道他有深重的过往却依旧活得通透、简单。

那一瞬间,她仿佛找到了共鸣,她久雨的天空终于放晴。她的生活开始恢复正常,渐渐学会不那么在意他人的看法,学会在自己的世界里活得漂亮。

最后,她选择化妆师作为自己的职业,想将外表的自信带给每一个接触过的人,让他们珍视自己,好好经营自己的生活。

在程寻找到她之前,她已经做好了离开的决定。在他跟前没忍住眼泪,是她最后放任自己任性一次。她平静地向团队递交了辞呈。作为交换,公司根据她提供的资料,澄清了关于她私生粉和整容的传言。

他人信与不信,只能寄希望于时间与人心。

但正在上升期的程寻耗不起,他需要迅速和宋瑜解绑,将这件事情的影响降到最低。

这些宋瑜都能理解,在她心里,第一位的永远是程寻。

当他转身离开的时候,宋瑜想,自己应该跟他说一句谢谢的,谢谢他照亮了自己的岁月,谢谢他在节目里的照顾与关心,谢谢他的肩膀和拥抱,但是她其实有一点点讨厌他,讨厌他每次恰到好处地出现,让现在的她心生恍惚,难以割舍。

或许那些人有一点说对了,她对他早就不是歌迷对偶像的喜欢了。

07

程寻这段时间很忙,忙着和公司抗争,还忙着寻找事情的真相。他顺藤摸瓜,找到了消息的源头,发现是林晓纾在捣鬼。

林晓纾哀求他不要告发自己,说宋瑜居心叵测,自己是为了他好。

其实她谎话连篇,他的人怎么样,他自己心里还没有数吗?

当初在选秀里,她就有意将自己和程寻捆绑在一起,但被他不着痕迹地避开了。她喜欢他,可是她的喜欢沾满了自私,甚至只是为了利益,捆绑明星增加人气而已。

程寻想发微博澄清,可他的账号本来就是公司和自己共同经营,经纪人对他随性的作风早有防备,改了登录密码。

程寻第一次怀疑宋瑜是自己的歌迷,是在音乐节上。

舞台上的程寻仿佛是最闪耀的星星,万千目光都聚集在他的身上。涌动的红海一浪又一浪高喊着他的名字,他唱得痛快淋漓,talking时却看着放大的屏幕傻了眼。

镜头里那个举着灯牌、喊得比谁都疯狂的红衣女孩,不就是他调休的化妆师小姐吗?

尽管灯牌挡住了她大部分的脸,但因为她上妆时习惯性戴口罩,所以程寻光看眼睛就准确无误地认出她来。

原来她是他的歌迷啊。明明他触手可及,她还非要绕个弯子去买音乐节的门票?他努力回想平时的她,清淡的眼神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一个人还可以这么分裂吗?真好玩。

从那以后,程寻开始留意身边那个努力将自己透明化的小化妆师。

“你在看什么?”程寻有时候故意凑在宋瑜身后说话,她紧张得连手机都抓不住。手机“啪”的一声摔在地上,她又手忙脚乱地去捡。

接着,他在她身后悄悄瞥到她的小号,有些内容看得他都害羞了。他学着她注册小号,毫不留情地回怼那些说她不好的评论,有时候还会自己生闷气。

她经常买一大堆零食,不经意地就放在化妆桌旁。看见自己下意识地伸手去拿,她的唇角会跟着上扬。

有时候,宋瑜休息时藏在墙角,苦恼地念叨:“他看起来也不是很忙啊,最近怎么不上微博看看?”他竖起耳朵听到宋瑜的话,就拿出自己的手机随手点开微博。

“叮咚,你的小宝贝程寻冒泡了!”

蹲在墙角的宋瑜眉开眼笑,他莫名其妙地跟着开心。

可是她怎么老把他往外推呢?演唱会结束后合影,别的工作人员都抢着站在他身边,就她一个劲儿地往外躲,最后还揽下了摄影师的任务。

被邀请拍摄这档节目,程寻脑海里冒出的第一个名字是宋瑜。

不出他所料,节目里的她护他护得更明目张胆。他为了节目效果,差点说出自己深藏的秘密,她上来就不管不顾地把他的嘴捂住。拍摄时遇到意外,小姑娘第一个挡在他身前。他还在赖床时,她已经做好早餐。摄制组想跟着沾光,她不依不饶地说早餐要给他留着,不然他吃不饱。

他在节目上说过理想的伴侣是简单美好的人,眼前的宋瑜不正是吗?

程寻一直相信她。她曾因为瘦过二十斤,外貌骤变而遭到攻击,再到后来传出她是私生粉的言论,他都是哭笑不得。

“世界上哪儿会有这么不称职的私生粉,当爱豆努力向你靠近的时候,你拼命往后退?”

程寻将林晓纾的事向公司说了,公司说澄清还需要时间,可程寻等不了那么久。他顺着她的小号在互动最频繁的好友里找到了郑真真,对方表示受宠若惊,立刻知无不言,当然,也包括她从前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当初饱受质疑的他很坦然,外界的声音影响不了他的心态,可是他不敢确定宋瑜是不是也能勇敢面对,所以他好心好意地上门安慰小姑娘。

小姑娘哭着还没忘记胡乱把围巾往他身上套,不想让他感冒,他快被逗笑了。

最后,她泪眼婆娑地答应他会回去复工。第二天,他打开休息室的门,却还是空无一人,然后他从工作人员口中得知了她辞职的消息。

骗他一次可以,两次他勉为其难地原谅,第三次如果被他找到,他一定要跟她好好算这笔账。

08

那天下午,沉寂多天的程寻发了一条微博,震惊了众人。

“Hello,大家有看见我未来的女朋友吗?本来打算把她藏起来的,可是现在我找不到她了。我不太会说情话,但是我们可以一起遛狗,一起吃美食,一起长肉。虽然我还没有追到她,但我觉得她不会拒绝我的,因为她本来就是我的人@宋瑜。”

程寻的配图,是一张宋瑜在音乐节现场的照片。她手上系着红丝带,目光延伸之处,正好是台上光芒万丈的程寻。

“我的人”,是他对歌迷的一贯叫法。

消息一出,最崩溃的是经纪人。他暗示程寻可以在适当的时候发澄清微博,千交代万嘱托程寻编辑好后一定要先给他过目。

没想到这货直接给他整了公开恋情这一出!

不过程寻的坦诚感动了许多人,理智的歌迷反省了自己是不是被舆论带偏了方向,加上公司给出了确凿证据,事情开始出现反转。

很快,全网都刷起了#替程寻通缉宋瑜#话题,成为娱乐圈的一大奇观。

可身为女主角的宋瑜还毫不知情,她带着那满满一大箱关于程寻的家当,正计划离开这座城市。临走的时候,她还有义气地拍了拍郑真真的肩:“我走了啊,不要太想我。”

站在空旷的机场里,她渐渐意识到了身边的不对劲儿。

“怎么回事?为什么大家都拿着手机对我拍照?怎么身后突然这么吵,出现了这么多人?”

宋瑜下意识地回头,却看见程寻眉眼含笑地抱着满满当当的卡片,心跳像被按下了暂停键。

他在用当初她告别的方式对她倾诉内心的想法。

“你这样走了,以后就没有人来看我的演唱会了。”

他说什么傻话,她就算在别的城市,肯定也会想方设法赴约啊。

“其实我关注你很久了,我知道每次偷偷放零食在桌子上的人是你。”

惨了,原来她那点小心思早被看穿了。

“以后你不许嫌弃我画的眉毛。”

行吧,粗一点更有男人味,她都听他的。

“我不怎么会说情话,但我可以一直为你唱歌,你愿意吗?”

愿意愿意,她想听他唱一辈子的歌!

每抽掉一张卡片,他就靠近她一步。随着最后一张卡片落在地上,她飞扑进他敞开的怀里。

“宋瑜,欢迎回家。”

这是程寻每年演唱会上的开场白,他说这些是送给只为自己而来的歌迷的。

“欢迎光临我的心”,啊,不对,佳人在怀,程寻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次是“欢迎住进我的心”!

作者的话

我很不好意思地说,灵感的产生真的只是因为爱豆的吃相太好了!每次看他大口吃肉的时候,我觉得好幸福。(可是他一点都不胖,真气人……)追星之后,我常常会幻想自己在他身边会怎么样,大概也会像宋瑜一样?到不敢靠近吧?同时,我想借机对那些镁光灯照不到的幕后人表达一点小小的谢意。最后表白姜姜,我第一次在《鹿小姐》过了初审和终审,今后请多指教!

——陈烬(新浪微博@陈烬)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