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微笑,我却哭了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你在微笑,我却哭了

文/顾南安

1

“转到梅花路,循着烤面包的清香,很快,就能找到丢失的钱包。”

这是夏槿微发表在论坛上,招领启事里的一句话。让她想不到的是,启事发出去不到半日,那个模样英俊、笑容灿烂的少年就探询着找上门来。

夏槿微远远看见少年,喜出望外之余有点小紧张。她是见过这个少年的,在照片上。当时,她在公园里看过山车嗖嗖冲过去,再冲过来,紧张到手心出汗。脖子酸困难忍低头的瞬间,一只棕色的不明飞行物从高空逐渐由小变大,啪地落到了离她脚尖十厘米处。

她一愣怔,弯腰捡起那只钱包,打开,一张青春洋溢的面孔赫然映入眼帘。一时间,她神思有些恍惚,脑里只回荡起一句歌词: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此刻,少年已经走到她近前,四下张望的同时不忘微笑。最后,他把目光移到夏槿微身上,试探着问:“请问这里有人捡到了一只钱包吗?”

夏槿微捶蒜似地点头:“对哦,就是这里”,却并不着急去里间拿取失物。她端起一盘定制有桃心的面包,摆在少年面前,一颗颗心全对准他。男生望着她的举动,仍旧极有风度地微笑,眼神里虽有焦急,却并不说出。

期间,夏槿微也想跟男生说句话,却没有话题可讲。及至连自己都觉得太磨蹭,夏槿微才冲到里间,拿了钱包,而后又仔细端详夹在其中的照片,顺便透过布帘的缝隙看站在柜台前的少年的身影,假装确认身份,慢慢走出去。

递钱包的时候,她的手轻轻碰触了一下少年的皮肤,这让夏槿微一下子红了脸。她把头埋得深深地,不说话,却听少年再次开口:“真心谢谢你哟。”接着,他依旧微微笑着,转身迈开步子走远,身影逐渐消失在梅花路的尽头。

夏槿微缓缓地抬起头张望少年的身影,心里暗自憎恨自己过分羞赧。要不是自己唯诺,或许早已从少年口中,得知他的名字,甚至,还有他就读的学校。虽然,他的名字,她早就从那只钱包里,给发现了。

2

夏槿微的脑海里,自此有了一个美好的影像安静存在,却又让她不时分神。她想少年,想他如春风一般的笑,轻易催开她心间一树一树的花。

再见少年,竟是在特长班美术老师的办公室。推门而进的瞬间,夏槿微望见他,一个没忍住,柳青远的名字就轻易被唤了出来。正低头接受批评的少年先是诧异,继而认出她,脸上露出一朵浅淡的微笑。夏槿微也眯起眼睛微笑,算是问候。而老师的言辞仍旧严肃——

“柳青远,如果你再这样逃课,那你真的不用来绘画班了!”

话未说完,愤怒的少年早已拎起脚边的书包,风一般旋出门去,只留下剧烈的门板震颤声回响在空洞的楼道内。夏槿微还未从再遇柳青远的情绪中走出,就听老师转口说:“槿微,你的绘画水平越来越不错了,你要加油哦,我可以……”

后面的话或许很重要,但夏槿微一句也没听进去,她在老师面前装作乖巧的样子,不断点头,心里却嫌弃她啰嗦,不快点放自己走——不然,她就可以冲出去,和少年柳青远说几句话,或者,默默地尾随他走段路也行。

却不料一出办公室,柳青远正等在门外。他冲上来,拉起夏槿微的袖口就一阵疯跑。夏槿微虽未摸着头脑,却还是极乐意地跟随着他,只管让身侧的风景迅速退后,让迎面而来的风把裙裾轻轻扬起。甚至,她还抽空看了柳青远。他青春面孔上的灿烂笑容一如既往,此刻更是增添了几分美感。那样子,夏槿微是那么喜欢。

直到夏槿微跑得喘不过气来了,柳青远才停下脚步。他用双手紧紧握住槿微的双臂,又用无比坚定的眼神望着她:“槿微,你为什么不挣脱我?”

夏槿微诧异于柳青远叫出自己的名字,更因她的问题而愣怔住。她红着脸,又羞又恼地望着柳青远,而后转身,假装气汹汹地走开了。

3

柳青远飞快地追上去:“槿微,你好好绘画吧,连老师都夸你慧根不浅。我呢,无绘画天分,只好把写作坚持下去。将来,我出书的时候,你当我的御用插画师吧。”

夏槿微仍旧不理他,脑海里却勾勒出一本本精致的书摆放在书架上销售的场景。其实,夏槿微早就这样悄悄想过,但她怕自己能力不够。现在,有了柳青远的鼓励,旧日的梦想,似乎更有了实现的必要。

她没有思考柳青远所说的梦想实现的几率,就像她没有深究柳青远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

直到林夕梦气势汹汹地将她堵在教室门口,夏槿微才知事情不妙。

林夕梦是年级的级花,一直以来都和柳青远走得极近,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们关系非同一般。夏槿微甚至也在柳青远的钱包里见过她的大头贴。但是近日她被突如其来的幸福紧紧包裹,哪里还会顾忌这许多?

没和夏槿微说几句话,气急败坏的林夕梦就甩开手,一巴掌掴在了夏槿微脸上。夏槿微摸着烧红的脸,脑海里想见柳青远在自己面前明媚的笑容,忽然就不想忍气吞声了。她咬咬牙,抡起拳头,就向林夕梦砸了过去。

噼里啪啦一阵拳打脚踢。夏槿微和林夕梦都不同程度地挂了彩。仍在酣战之际,柳青远空降一般出现了。他大喊一声,上前将两人迅速分开,并用严肃的眼神望向两人。双方这才有所收敛,各自拍打起沾尘的衣服,却仍不肯认输。

这一切被出现在教室门口的班主任老师看在眼里。于是,夏槿微除了违反校纪班规,还多了条早恋的罪名。她被罚搞三周卫生,但转念再想想平日和柳青远在一起的好时光,那些小小的惩罚,也就微不足道起来。

4

放学后,夏槿微正在里间帮母亲做面包。只听见梅花路上传来一阵放肆嬉闹,紧接着,便是一阵狂砸和玻璃破碎的声音。待两人惊觉跑到外间,摆放面包的柜台早已碎烂,变形的面包也散了一地。再向远处看,车后座的林夕梦正在向同伙手舞足蹈地讲什么。

更可疑的是,骑车的那个少年的身影,像极了少年柳青远。

顾不得母亲心疼抽泣,夏槿微开始拨打柳青远的电话。起初是您拨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到后来却变成了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夏槿微苦涩地撇撇嘴——那刻,她并不太想追问柳青远什么,她想要的,只是柳青远只字片语的安慰。

再见柳青远,他的外套果真和夏槿微那日瞅见的一模一样。她试探着问他,他很快感知到,并稍稍紧张起来:“当时我并不知林夕梦去干嘛。后来去了,发现她是要当着我的面给你点颜色看,我后悔了,但是已经来不及……”

若真如此,那也还好,至少,她在柳青远的心里,还有那么一点份量。

可是,柳青远在学校举办的征文大赛中荣获得一等奖,在第一时刻与他分享奖牌的人,却是林夕梦。她在舞台边结果柳青远的奖杯和奖品,轻轻吻,脸上带着甜美的微笑,就像是自己获了奖一样开心到无以言表。

夏槿微的嘴唇慢慢咬紧,眼泪也蓄得满满,忍不住便啪嗒嗒滚落而下。她不顾班主任老师的呼唤,飞一般逃离礼堂,冲进绘画教室,把那些用心绘就的画统统撕碎。

自从柳青远说过要合作出书后,夏槿微就极努力,纵使握画笔的手指关节上磨得全是坚硬的茧,她也不曾放松过丝毫。也曾在憋闷的网吧,多次为柳青远搜集资料,一呆就是三四个小时,直到夜深得不见五指,她才独自摸黑回家。路上,她忍不住给柳青远打电话,却早已无人接听——他早已沉沉睡去。

可是现在……悲伤的情绪过了许久才得以平复。夏槿微在眼泪快要流不出来时想,早知会有这般戏码,还不如当初不遇柳青远。

5

柳青远言辞恳切地向夏槿微道歉:“是我不好。可是前几天,我真和林夕梦分手了,不信你看。”说着,将自己的钱包抻展,送到夏槿微眼前。

果真没有了紧挨在他照片旁的林夕梦的大头贴。而柳青远的照片仍在,微笑依然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可夏槿微的心凉凉的,少了许多温热。

看夏槿微没有丝毫动容,柳青远着急了。他使尽浑身解数,试图再次讨得夏槿微欢颜。夏槿微终是经不起他的软磨硬泡,软下心来,闷闷然接受了他的道歉。只是她告诫自己,只这一次,日后柳青远若再这样,至少不能再委屈了自己。

柳青远开始放弃许多玩乐的时间,来陪夏槿微。假日,他们一起去郊游,或者逛街;上学日,也是两两亲近着,嬉戏打闹快乐无边。甚至,柳青远还赖着脸皮跑去向特长班的美术老师道歉,又重新加入到了绘画班。

虽然,他仍旧在绘画的时间里构思他的小说,手下的动作停停走走,绘出的画没有多大长进,但老师见得他和夏槿微一样努力,也就待他比以前好。而他,也因此更有理由和机会与夏槿微在一起。

时光再次曼妙起来。夏槿微一望见身边柳青远侧脸上灿烂的微笑,就觉得整个世界都充满了清新的空气,连阳光也格外明亮。闭上眼的时候,她仿佛也能看见柳青远被放大了若干倍的英俊面庞近在脸前,一如她长久以来的梦境。

某日,柳青远拿着一份快递兴冲冲地跑来找夏槿微,激动地说:“槿微,我的书很快就能出版了!你看,这是出版合同。”夏槿微同样抑制不住狂喜,拿着合同的手忍不住颤抖。及至柳青远牢牢地将她的手握住,她猛跳的心才渐渐平息下来。

放学后,两人在大排档点了几个菜,还以茶代酒地庆贺了一番,才肩并肩地走上梅花路,准备回家。快要到夏槿微家的面包店了,柳青远忽然记起什么,抓住她的胳膊,凝视着她的眼说:“槿微,你还记得你说过要为我的书画插图吗?现在,你就可以着手了。这本书,正好见证我们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夏槿微正陶醉在柳青远能出书的幸福中,又闻听自己可以给他的书配插图,实现先前两人许下的愿望,自然是一百个乐意。所以,后边柳青远跟她说的话她只字未听,就高兴地挥舞着书包冲进了面包店,身后远远传来一声给柳青远的再见。

6

夏槿微从未画过插画,但是这次,她想竭尽全力拼一回。柳青远的书稿她阅读了一遍又一遍,只想抓住最精髓的部分,并将之体现在画作上。

以至于一个多月的大多时间,夏槿微都忙于绘插图和反复不断地修正。书中的男主角放荡无羁,笑容明媚,喜欢跟很多女生在一起。女主角则敏感柔弱,深爱着他却又长久承受莫名的心痛。一出出戏码上演得那么悲伤催泪,加上自己要用笔描绘那忧伤的场景和氛围,夏槿微常常忍不住心疼,默默流下泪来。

这一切,柳青远都不知道。就如忙碌的夏槿微,越来越少见到柳青远的面。直到某一天,夏槿微如常地拨打柳青远的电话时,却提示他已关机。

反复尝试,换成座机拨打,都仍是同样结果。受第六感支配,夏槿微的心再也无法安分,她急匆匆地冲去柳青远常出没的地方找他,却仍无果。

直到满世界寻找了柳青远三天之后,夏槿微才遇见林夕梦的一位死党。她傲娇地告诉夏槿微:“青远正和林夕梦在图书馆拍大片呢……”话未说完,夏槿微早已火速跑开。

在楼道尽头爬满常青藤的古老窗户前,化了精致妆容的柳青远和林夕梦侧光相对,手指轻轻触碰在一起,眼神里满是欲说还休的恋慕。远远看,那场景浪漫温馨得快要将带着秋露潮湿的阳光迷醉。夏槿微愣怔了,火苗在心底慢慢升腾。

镜头“咔嚓”作响,柳青远和林夕梦的动作也越来越亲密无间。站在楼梯拐角的夏槿微望着这一切,忽然觉到自己很傻,竟然轻易就相信了柳青远的话。她的泪水落下来,将胸口的衣服打湿大片。她那么想哭,可是悲伤早已呛得她发不出声来。

呆呆地望着前夜加班加点画好的插画,夏槿微苦涩地笑了,而后,是泪落如串起的珠子。她默默地收拾起所有画作,又将手机关机,之后,便骑着自行车穿过蜿蜒的梅花路,去往不知名的远方。

7

年轮轻轻一滑,两年时光就过去了。

夏槿微在书店看到一本书,虽是蒙了一层薄薄的尘,封面上的面孔却还是那么熟悉。轻轻拿起,她不免想起最后一次见柳青远时的场景:楼道尽头,他和林夕梦相对而望,眼里满是恋慕。再翻看内页,一张张唯美的图片穿插在文字中,精美得有些过分。

而这些位置,原本该是放她用心绘制的插画的。可是没有。时光仿佛总喜欢跟人开玩笑。就像她的从前,和她不知道的后来——

拍摄照片时悄然出现在楼梯口的夏槿微,柳青远压根儿就没察觉到。他以为,那会儿的夏槿微,正在专心致志地给他的书画插图呢。

柳青远苦口婆心征得了夏槿微母亲的同意,到她的房间寻找她画的插画,可是根本没有。无奈之下,他只好跟编辑协商,把原本准备放在新书宣传别册里的照片放进书里。照片中的林夕梦,不过是出版社编辑选中的平面模特,与他柳青远,再无其他。

而那些精心绘制的插图,被夏槿微带走并统统抛进了深深深海。她以为那样,就可以忘掉少年柳青远,可是不能。于是,她重新开了手机,可是柳青远,再也没有一个电话。等自己回到梅花路,柳青远却早已到外地去参加高考。

正准备放下书,离开,却见自己的名字在眼前忽地一闪。细看,在作者署名的位置,早已不是原来的“柳青远”,而是“寻找夏槿微”。而作者简介里,柳青远那张甜美的如花开在春风里的笑脸,依旧灿烂地定格着,正对着她。

她的指甲深深扎进掌心的肉里,只感觉眼眶周围一阵烫热,心跳半天回不了原位。只是她,再也没有联系柳青远,尽管,柳青远在书的扉页留了联系方式。她一次次蠕动嘴角,轻声絮叨,而那,也正是柳青远的书名——

你在微笑,我却哭了。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