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愿为烈日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他愿为烈日

楔子

睡前,我给何嘉信打电话。

“明天要穿什么衣服呢?”

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应该是他从床上爬起来,打开衣柜。

“海魂衫?”他很认真地思索了一番,征询我的意见。

我看了看天气预报APP,明天转凉,穿那件短袖的海魂衫太冷了。

“还是穿长袖吧。”我懒洋洋地回。

“单宁牛仔衣?”

“我穿着显胖呢。”

……

这样挑挑拣拣说了半个小时,最后定了拼色衬衫。

翌日,我下楼的时候,远远看见两个女孩你推我我推你想要上前搭讪一个穿拼色衬衫的少年,那人当然是何嘉信。

然而她们俩瞧见同样穿着拼色衬衫的我一走出来,眼里什么春意都化为乌有。

那样明显的情侣装呢。

何嘉信说:“这样全世界就都知道你是我的女朋友,没人敢觊觎你了。”

其实这句话应该反着说。何嘉信才是容易被觊觎的那一个。


这是我与何嘉信恋爱的第九个月,他总是把他的部分做到一百分,而我总是不断地挑事。

有的情感博主说,两个人在一起,大吵比冷战好,冷战让所有的负面情绪积压发酵,一旦爆发便无可挽回。

我想了想,我和何嘉信还没大吵过呢。我也没见过他生气的模样,他总是人淡如菊那般,微微笑着看我,那种得之我幸的喜悦便像是种在眼睛里的星子,小小的,又璀璨。

于是我放下手机,啜一口奶茶,托腮凝视在对面看书的他。

也许他不是不会生气,只是忍下来了?

我的目光渐渐升温,然,他没注意到我在看他。

我索性踢了他一下。今天穿的鞋子是上次瞧着好看便不顾没有合适的鞋码非要买的,这用力一踢,便飞了出去。

我们当时坐在露天的咖啡馆卡座里,鞋子顿时飞到旁边的公路上,送货勤快的快递员骑着电瓶车一下子轧了过去。

何嘉信欣赏完我一脸错愕懊恼的模样,才把鞋子给我拾回来,还用手整得挺括些,再蹲下来慢慢帮我穿上。

“无聊了?”他仰头问我。

是啊,他爱读书,我却不怎么爱念,我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有阅读障碍症,又或许是小时候就养成的坏习惯。

“明天我要考这门课,今天必须复习这本书。你要是无聊想聊天的话,我念给你听。”他面上一如既往的温柔,不像是硬忍的样子。

“会耽搁你复习吗?”我有些心虚,毕竟是自己无理取闹在先。

“不会,读比看慢点,只是多花些时间罢了。”

我点点头,算是应了。

他小时候是赢过演讲比赛的,声线、语速、腔调都让人觉得悦耳和舒服。

听着听着,我便想起小时候在医院等人捐眼角膜动手术的日子,一天天的黑暗仿佛永远没有尽头,那时是我的眼科医生的儿子何嘉信给我念故事听,打发难熬的时间。

各种奥特曼打小怪兽,各种超能英雄维护世界和平,各种机器变成变形金刚……

我根本听不进去这些打打杀杀的剧情,忍不住问他能不能讲点别的。

他问我想听什么。我回答王子和公主。那边久久没有回应,这时有护士说何医生在找他,他便飞快地跑了。

我再听到他的声音,是在出院的时候。

他听说了我放弃手术的事,急急忙忙来找我:“我听我爸说有很多人都排队等着捐献的眼角膜做手术,你怎么好不容易排到了还放弃呢?”

我低下头说:“本来手术费是凑齐了的,但我爸前天看完我后在回家的路上被人抢劫了,肚子被捅了一刀,连病危通知书都下了,钱就先给他用了。”

他安慰了我几句,让我把家里的地址写给他,以后他会天天来给我念故事。

从那以后,他讲的故事都是我爱听的。他的书包里塞满了女孩看的童话书,直到我腻了这一类故事。


不久后,何嘉信的那门考试过了,还拿了A。

我问他要不要吃一顿好的庆祝一下,他却给我送了一双鞋,好像是我拿了A一样。

那双鞋是我脚上这双款式的合适尺码。

那日,导购小姐本来说可以给我从其他分部调货的,只是得等上几日。然而我喜欢上就非要当场买。

曾经等过很多年很多年的光明,耗尽了我所有的耐心,所以我对其他事一点耐心也无,性子急得像是被几只哈士奇拉着狂奔一样。

这双鞋明明很贵,何嘉信为我买了一双尺码不合适的,又为我买了一双合适的。

“太花钱了。”我坐在软座上,看着为我换鞋的他,低声说。

“少爷上京赶考得了状元,难道书童不拿赏银吗?”

“我算什么书童?那天你念书给我听,反而复习得更慢。”我知道自己不懂事,却控制不了自己不出幺蛾子。

“对,不算书童。”他起身,凑到我耳边,呵气回复,“算娘子对不对?”

我烧红了脸,推开他,问他接下来去哪儿。

他要到超市去买一条毛巾和一支牙刷。

他挑的毛巾是粉色的,牙刷也是粉色的,我的心一沉。

“许兰菱回来了?”

何嘉信也没打算瞒我,点点头。

我把鞋子脱下来掷在他的身上,气冲冲地以为他是知道我会生气所以才先讨好我的。

许兰菱算是他无缘的妹妹。

他父亲是眼科医生,母亲是产科医生。他母亲曾接生过一个独自住院的怀孕女子,结果那人生下一个女孩后就在一个夜里逃走了。而孩子还在保温箱里酣睡,也就是许兰菱。

他母亲心善,正巧当地孤儿院陷入虐待儿童的新闻风波中。她便把许兰菱带回家里养着。

我记得何嘉信还抱着她来看我,让我抱抱她。

“这是我妹妹。爸妈工作忙,所以我要多照顾妹妹。”

“那你照顾妹妹的话,以后还有时间来看我吗?”

“当然有啊。”

一片黑暗里,我得到他拍胸脯拍得响的保证,顿觉安心。

许兰菱长到十六七岁的时候,飞黄腾达的亲生父母终于找她来了。各种忏悔,各种弥补,好像道几句歉,撒些钞票就能让时光倒流似的。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明知道何嘉信一家都舍不得,她却毅然决然地搬走了。但偶尔会回来看看,或者小住一下。

这些都很正常,但有一次,何嘉信受了惊吓,连夜逃出家门。

那一夜,他在书房温书至很晚,然后就回房睡觉。

床上有个人突然掀开被子坐起来,笑得甜蜜而妩媚。

“嘉信哥哥,生日快乐,我就是你的礼物。”

时钟已悄然过了零点,新的一天是他的生日。

许兰菱一直有何家的钥匙,偷进他的房间不难,打算以身相许来报恩。

他却不敢收下这份礼物,出门狂奔,到了我家的夜宵摊。这些年,我父母既做夜宵又做早点的,只为重新为我攒齐做手术的钱。

他到时,我正在摊子上趁空闲就折一折千纸鹤,听说折一千只千纸鹤代表一生平安,我便这么做了。

这或许是很土的礼物,但对于经历了人生种种折磨的我来说,只希望他活着不必像我这样辛苦。

何嘉信只把许兰菱的事告诉了我。我们俩从小就无话不说,除了他小时候因为书包里塞满女孩看的书,被许多小男生排斥、欺负和讥笑过以外,他一直瞒着,直到我无意中闯入他挨揍的现场。

“他们为什么揍你?”

“嫉妒我长得好看,人见人爱。”

“我眼睛瞎了,但耳朵还是听得见的。他们在笑你的书?”

“你听错了,就是嫉妒我帅。你不相信我帅?”

“相……信……吧?”


那天,我把鞋子丢向何嘉信,便赤着脚跑了。

跑了很久,直到一个毛茸茸的家伙来蹭我的腿,我才知道我又到这里来了。

这里是小机灵的家,小机灵是只狗,曾是我的导盲犬,现在自愿做街头浪子。其实它挺笨的,但何嘉信训练它的时候,说不能叫它“呆瓜”之类的名字再打击它,要赞美它,以鼓励教育为主。

何嘉信在我送他千纸鹤之后的那一年,把小机灵当成生日礼物送给我。

正如我无数个夜晚加班加点笨拙地折纸鹤,何嘉信也费尽心力培养小机灵成为导盲犬。

在我们国家,导盲犬稀缺。在我们省,甚至连导盲犬培训基地都没有。对于失明人士来说,真正是一犬难求。

何嘉信干脆到宠物店打工,观察了一个月,选定了一只拉布拉多。临近春节,一大群熊孩子到店里放摔炮,其他宠物都吓得疯狂乱窜,尖叫不止,只有这只狗懒得理会,打了个呵欠又继续睡。虽然算不上沉着冷静,但至少比别的吓得发抖的狗要好多了。

何嘉信用压岁钱买了这只拉布拉多,开始摸索导盲犬培训之路。他什么经验也没有,只能上网查资料和缠着他训练警犬的二叔问个不停。

甚至,为了让小机灵理解等待这个指令,他曾经陪着小机灵在地板上一动不动趴足十个小时,再站起来的时候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腿了。

然而即便他每天都累得像一条狗,也绝不可能仅凭一人之力培训出正常淘汰率高达六成的真正导盲犬。

但他把小机灵送给我时,它已经比别的狗要好很多了。我妈妈故意拿骨头逗它,它也忍住不理,不受外界干扰,只等我下令。

何嘉信还把自己的一件衣服给剪了,做成工作制服给小机灵穿上。

“这样你就不用总待在屋子里,可以多出去走走。”

他不知道他走后,我抱着小机灵哭了很久。

从小时候讲故事,到长大后的训练犬,何嘉信于我,成了比光明更重要的存在。

一开始,小机灵表现得非常好,但有一天还是出事了。像往常一样,我在傍晚时分出发去家里的夜宵摊位准备帮忙,小机灵跟往常不一样,带着我绕路。我以为它是记错了,执意让它走原来的路,然后我就掉进了“道路维修中”的坑里,摔断了腿。

何嘉信自责不已,他努力训练小机灵听从指令,却忘了导盲犬作为主人的眼睛,也要聪明地懂得不听错误的指令。

从那以后,他再也不放心把我交给别人。

每个早晨,他早早地来到我家,给我带来好吃的早餐。

每个夜晚,他向我道声“晚安”,然后披着月光回家。

至于小机灵呢?在我骨折住院期间,它就闲得无聊跑了。

等我们再找到它,它已经成了街头一霸,有了老婆和孩子。大概是觉得对不起我,始终不愿意回来,我只能常常带着火腿肠和牛奶去看它。

它似乎不知道我已经能看见了,每次见我,总会主动叼给我一根带子,让我系住它,它带着我走。

这次也一样。

我闭着眼睛,任它带我走,听到何嘉信的声音我就睁开眼,没想到小机灵熟门熟路地把我带到了何家。

他正拖着一个行李箱出门,对他爸说:“我就是去一起打篮球的哥们儿那里小住一段时间。”

许兰菱倚在门边,贝齿咬唇,无限委屈。她真的是越来越美了。每次看到她这样的风情,我便止不住地害怕,就好像地震前老鼠会本能地发疯一样。

我觉得她迟早有一天会夺走何嘉信。


何嘉信见我打着赤脚,叹了口气,又帮我穿好了鞋,然后和我一起离开。

他找了一家宾馆,原根本来没什么留他小住的哥们儿,只不过是他为了让我安心,找了个借口搬出来,不与许兰菱同住一个屋檐下。

办完登记手续,他转身摸摸我的头,笑着问:“放心了?”

我难为情地点点头,说:“我回去了。”

他执意要送我,路上还牵紧我,让我保证以后不再随便乱发脾气。如果有不高兴的地方,就好好和他说,他一定能解决的。

他体贴得让我眼眶湿润,然而我一哭,他就会拿“当心哭坏了眼睛”这种话来吓唬我。

一直以来,我就不是一个好的女朋友,任性妄为、独断专行,以及自私占有。我知道自己的诸多小毛病,他从没提出让我改正或者克制一下。

他就像一片宽广的海域一样,包容我在里面胡蹦乱跳。

临到我家时,他照旧低头想吻我一下,而我依然躲开了,然后就听到了他无奈的叹息声。

我明白,我所有的暴躁都源于我的不自信。我始终记得初见光明时的感受,当我终于等到人生中第二次移植眼角膜手术的机会,我看清了世界,也看到了自己。

原来我的脸上有一片很大的深色胎记。

那一刻面对镜子,即便其中倒映着美好的蓝天白云,可我仍然恨不得自己是个瞎子。

何嘉信抱着鲜花来看我。我哭着质问他为什么要骗我。

小时候,他给我念童书故事的时候,我好奇地问过他:“我看不见自己长什么样,你能不能告诉我我长什么样?”

他不假思索地说:“你的皮肤呢,像森林里的白雪公主那么白;头发呢,像高塔里的长发公主那么茂密;脸呢,像《美女与野兽》里的贝儿那么好看……”

他骗了我这么多年,让我一直以为自己虽然瞎,却很美丽,便越发渴望光明。

他为什么要骗我?

“因为我想你看不见的时候,不会因为那些眼睛能看到的事烦恼。也因为在我的眼里,你本来就那么好看。”当我把一大束带刺的玫瑰砸到他的脸上的时候,他这么回答,不似撒谎。


最近,城市里关于流浪狗的风声紧了。我想把小机灵带回家住一段时间,免得它被抓走了。

我去那儿的时候,许兰菱也在,小机灵和她玩得很愉快。我不想与她打照面,便悄悄离开了,打算下次再来接小机灵一家。

然而当我隔天再来时,小机灵已经不见了。

我告诉何嘉信,他让我别急,说不定它是去哪儿玩了。

我们俩一起找遍了它爱去的地方,都没有见到它的身影,甚至连其他狗都很少看到。我很怕它是被抓走了。

我们又去流浪动物救助站里找了一圈,一只一只地辨认,都不是小机灵。

绝望之际,我想起昨天见过许兰菱和小机灵在一起,便告诉何嘉信,他马上就打电话给她。

许兰菱正带着小机灵在湖边公园散步。

“过来。”我一出声,小机灵一下子就离开她跑到我面前蹲坐着。

何嘉信松了口气,问:“兰菱,你为什么要带走它?”

许兰菱并不急着回答,慢吞吞地把小机灵没吃完的火腿丢到垃圾桶里,然后看了何嘉信很久,嘴角漾起极哀伤的笑容,才说:“我这次回来,嘉信哥之前一句话都没和我说,甚至第一天晚上就搬了出去。如今非要我带走了你心爱的狗,你才肯和我说一句话?”

接着,她再也忍不住,在何嘉信面前哭了。她说自己从小就喜欢他,知道自己不是他妹妹的时候有多么高兴,甘愿离开温暖的何家,回到毫无感情的亲生父母身边。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吗?”许兰菱敌视地看着我,伸出手撩开我努力遮挡胎记的头发,嗤笑一声,“凭什么?”


对啊,凭什么?我凭什么拥有何嘉信?

我更加放纵自己的坏脾气,只因为我想刺激何嘉信与我分手。但比起小机灵这只不那么靠谱的狗,他才像是我灵魂的导盲犬,打不走,骂不走,不离不弃。

没过多久,许兰菱就约我见面。我和她本就是敌对的关系,没必要假扮和平共处。一见面,她就盛气凌人地把一坨皱巴巴的千纸鹤扔到我的面前。

她眼角上挑,不屑地说:“你知道嘉信哥最近在干嘛吗?”不等我回答,她便努力抑制着怒气回答,“他回家吃饭的时候,发现我把他卧室墙上挂着的千纸鹤全扯下来揉成一团,就狠狠地训了我一顿。最近正在忙着重新折纸鹤,希望你不要发现你的心意被毁。”

我默默地喝着咖啡,连自己都难辨悲欢。

许兰菱摸出一张宣传单,继续说,她报名了本城的城市形象小姐大赛,希望我到时能给她投一票。不过我那一票也无关紧要,她自信自己绝对能拿第一。

“而你,应该一辈子也不敢参加这种比赛吧?”

当她说完这句话,咖啡馆的大门突然被重重地撞开,匆忙进来的何嘉信看到我们,马上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

许兰菱的眼神冰冷,望着他,语气有些萧条:“我只是发短信告诉他我在和你喝咖啡,他就像你被绑架了一样急匆匆地来了。”

他一来,许兰菱就起身走了。何嘉信坐下来,看到桌子上城市形象小姐比赛的宣传单,双眸一沉,但抬眼时又和煦如初。

“你想参加吗?”

我被这句话挑起了浑身上下所有的刺,明知他是好意,却总觉得他像是故意在嘲讽我,便怒吼一句:“你是想让全城的人都坐在电视机前嘲笑我不自量力吗?”

他认真地看着我,柔声说:“我只是觉得,你的心美过世间所有容颜。你一直不敢正视自己,总以为我在说谎,为什么不试一试?”

其实当初我并不是因为爸爸急救需要钱才放弃手术的。爸妈做事踏实,人缘很好,当时如果找亲朋好友借钱也是借得到的。

我选择放弃是因为半夜时,邻床的姑娘想跳楼。她是在做化学实验时不小心让试剂进了眼睛导致的失明。可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一贯完美的人生容忍不了这样的瑕疵。

我拦住她,告诉她我愿意把自己的机会让给她。

错过那次机会后,我又等了很长时间。

我以前瞒着何嘉信,怕他说我笨。后来他从他爸爸那里知道了这件事,果然说我笨,边哭边说,然后紧紧抱住我。


“参加吧,不要再不敢面对自己了。有什么质疑,我都会为你承担的。”

何嘉信帮我报名了城市形象小姐大赛,带我剪头发、买衣服、做造型。

我在一家时装店和许兰菱碰见了,她捂着嘴笑,说没想到我居然有勇气报名。此时,何嘉信抱着一大堆为我选的衣服出现,推我先去试衣服。

我在试衣间里听到外面的他对许兰菱说:“请你不要打扰我的女朋友。你是怕自己会输吗?”

帮我试衣服的售货员悄悄对我说:“真羡慕你,你的男朋友百般维护你。”

我参赛后,因为具有话题性,引来不少媒体采访。

何嘉信也被采访了,在镜头前把我夸得天花乱坠,平时说说情话也就罢了,但在本城晚间新闻里也这么说,我听着都臊红了脸。

他还卖力地为我拉票,每天站在街头发传单,拉票的口号熟稔得睡觉的时候都会当梦话喊出来。

我意外地闯入了决赛,但我知道自己不可能成为冠军。这样后续的宣传资料也太难拍了。

决赛场上,我和许兰菱以及另一个女生同台角逐。那个女生票选第一,许兰菱第二,而我是季军。这个结局已经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但在直播现场,那个女生摘下了选美皇冠,款款地走到我的面前,为我戴上,令全场震惊。

“你可能已经不记得我了,但我和姐姐永远都会记得你。”

原来她的姐姐就是当初因为化学试剂而失明的姑娘。所以她见到我参赛的新闻时,也立刻报了名。

“整个赛程中我都在想,如果我得了冠军,一定为你戴上皇冠。你的美好,应该被更多人知道。”

我忍不住去看台下的何嘉信,他比起被认可的我还要激动万分,这就是他为什么鼓励我参赛的原因。

他了解我内心深处那些不安的情绪,想尽办法一一化解。

如果我的世界冰封万里,他愿为烈日。


比赛后拍摄的城市魅力宣传片由我出镜。播放的那一天,刚好是我和何嘉信的周年纪念日。他牵着我去中心广场的大屏幕前等待宣传片的首播。

播放前,他问我记不记得我们在一起的第一天。

那一天,我把一大束带刺的玫瑰砸到他的脸上。他假装被玫瑰刺勾住了眼睛,反正满脸是血。他爸爸竟也帮他撒谎,说他有失明的可能。

我吓坏了,不停地道歉,还问医生可不可以把我刚刚移植的眼角膜给他。他说他不要,反正他也不用眼睛看我,而是用心看我,并拒绝治疗。

我恳求他,他固执地说:“我只听我女朋友的话。”

于是我就成了他的女朋友,一直到今天。

广场的大屏幕上开始播放宣传片。导演把镜头运用得极好,连一向自卑的我都觉得自己的胎记并不丑陋,反而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就在这时,不知谁发现宣传片里的女主角就是我,让我签名,人也越来越多。

何嘉信拉着我跑出人群,在一条幽静的小巷里停下。

他试着低头吻我,我终于不再抗拒,回抱住他。

他愉悦地一笑,吻得更深。

我曾经历过漫长的黑暗,从未有此刻闭目亲吻时的黑暗那么甜蜜。

我缺少笑容,他让我开心。

我缺少勇气,他给我勇气。

我缺少自信,他帮我自信。

我所缺少的一切,他都可以用爱补上,令我不再害怕。(文/戴帽子的鱼)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熹微
下一篇 : 哄女朋友睡觉,最温馨的60个甜甜的小故事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