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意捞星星送你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我愿意捞星星送你

文/君鸽

作者有话说:(新浪微博@少女君鸽)

励志成为一名虐文写手的鸽子,居然踏上了吃甜饼的路?这一次的设定是七天情侣CP,下次我也不知道会写出什么梗!最后,希望你们喜欢噢!

01

“双十一”前夕,夏桃向学生会递交了一份“七天情侣”的活动策划书,坐实了自己“师范第一红娘”的身份。

只是颇为意外,这场活动竟吸引了文学院的男神——蔺航。在报名表上瞧见他名字的那一刻,夏桃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要知道,蔺航在校期间可是出了两本小说、三本诗集的传奇人物。夏桃以前未有机会认识他,现在若能通过活动和他交个朋友,或许能让他介绍几位负责图书出版的编辑给她。

于是,夏桃想到了找会长“走后门”。

她坐在收报名表的摊子前,抱着手机给会长发消息,可不知何时冒出来的乔瑞阳忽地贴近了她的耳朵,猛地吹了口气:“喂,你干吗呢!”

夏桃只觉耳边一阵凉风,脖子下意识地缩了一缩。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气恼地转过了头:“乔瑞阳!”

巧的是,乔瑞阳还保持着在她耳边吹风时的弯腰姿势,她这么猛地一回头,同他来了个鼻尖碰鼻尖。

因为贴得太近,乔瑞阳的鼻息扑到了夏桃的脸上。这个姿势委实暧昧,一时间,夏桃觉得自己的脸似被火烧了一般。

她连忙推开乔瑞阳,搬着凳子往后挪了挪:“你想吓死我吗!”她瞪着他,脸上的火烧感还未散去。乔瑞阳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笑着直起了腰。

“怎么会呢!”他耸耸肩,递了一张报名表给她,“喏,我是来报名的。”

夏桃接过报名表,不太敢相信道:“你也报名?”

她不解,毕竟像乔瑞阳这样品学兼优,侧脸又酷似白敬亭的男生,自打大一入校以来,不乏追求者,怎么也来凑起了热闹?

夏桃疑惑,乔瑞阳就对她点了点头:“对啊,我也报名。”见她似乎想着什么,他笑了笑,慢悠悠道,“你都想参加,我为什么不能报名?”

“还是说……你不想我谈恋爱?”说到这句时,乔瑞阳故意拖长了声音,夏桃的注意力却集中在他的上一句话上。

她遽然想起一个星期前的科技创新大赛。

一如既往,那一次的科技创新大赛,夏桃又以几分之差被乔瑞阳夺去了第一名。虽然每回她都栽在他的手上,但她不得不承认他的能力确实比她强。所以,尽管再次落败,夏桃还是大大方方地笑着,准备去祝贺他荣获第一名。

可她还没越过散场的人群走到他身边,就看见先行一步上前的男生搂住了乔瑞阳的脖子,大笑着说了一句:“你这次又赢了夏桃,估计她要嫉妒死你!”

“不要乱说,她不是这种人。”乔瑞阳一本正经地反驳。

闻言,夏桃本心头一喜,心想他还算是个好对手,可万万没想,那个男生紧接着问了一句:“怎么,你该不会对她有意思吧?”

夏桃一惊,心里不知为何竟有一点点期待。她打起精神,探着脑袋去看乔瑞阳,却看见他倏地笑了,冲男生挑了下眉:“像夏桃那样的爱争第一的女强人,哪有男生会喜欢呢?”

这句话本就让夏桃气了一个星期,今日乔瑞阳又同她说了一句:“你都想参加,我为什么不能报名?”

很明显!他这是不相信她也会有人喜欢。

夏桃想到此,一股火气从心头涌了上来。她看着依旧笑嘻嘻的乔瑞阳,没好气地说了一句:“你谈不谈恋爱关我什么事!”

随后,她便一把抓过他的报名表,塞进了文件夹,起身走了。只是她没能看到,乔瑞阳望着她大步离去的背影,神情有一丝受伤。

因为乔瑞阳,夏桃决定,这一次,她一定要和蔺航学长组成一队。除了让蔺航学长推荐几个图书编辑以外,她还要让乔瑞阳看看,到底有没有男生会喜欢她。

夏桃回了宿舍,拿起手机,将之前打了一半没发出的消息发给了会长:会长,我也报名参加活动,你能不能将我和蔺航分到一起?

02

夏桃策划的“七天情侣”活动,是按照男女报名顺序逐一进行配对的。但这种事,只要会长顺手将她的名字和蔺航划在一起,就能万事大吉了。

好在会长素来近人情,将安排她和蔺航组成一队的事应了下来。而她也从这一天开始,盼星星盼月亮地等着活动的第一环节。

周六下午三点,报名参与“七天情侣”活动的同学,男女各成一队,在学校的操场上等待着与对方的第一次见面。

夏桃也不例外。但为了感谢会长让她“走后门”,她一大早就去社联帮会长搬东西、布置现场,如今站在操场上,已经累得双腿发软。

尽管如此,她还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在男生队伍中寻找着蔺航的身影。只是,等到眼罩被发到她的手上,她都没能瞧见蔺航。

主持人发了话,所有人蒙起双眼,被工作人员带进指定的帐篷,进行十分钟的一对一交流。

这个环节,夏桃的设计初衷本是,让大家抛开颜值,对彼此进行了解,却不想这一次她把自己给坑了。

蒙住双眼的夏桃紧张地坐在帐篷内,食指不安分地缠绕着垂在胸前的头发。旁边已经有了交流的声音,唯独她这儿十分安静。

不会……没来吧?夏桃心疑,想揭开眼罩偷偷瞧一眼,但猛地想起自己亲手写下的第一条规则:蒙眼问答环节,若在主持人宣布结束前摘下眼罩,就算主动退出活动。

她咬了咬牙,忍住摘眼罩的冲动。好在很快,对面有了声音。

“你好。”男生开了口,夏桃轻轻松了口气。

只是……只是这男生的声音怎么有点像乔瑞阳?

夏桃再次疑惑起来,但也只能从侧面开始试探对方。

“请问……你是哪个学院的?”夏桃小心翼翼地询问,只听对方道:“文学院。”

“那身高呢?有多高?”

“一米八五。”

夏桃思索起来,对面的人却发了问:“你是颜值主义者,还是身高主义者?”

“呃……”夏桃一时被打乱了思绪,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对面的人就再次开了口:“是不是只要满足了条件,不管是谁,你都喜欢?”

“我才不是那么肤浅的人。”夏桃高声答他,而主持人也在此时下了指令:“现在,请大家摘下眼罩。”

十分钟这么快?夏桃惊愕,可只能按照指示摘下自己的眼罩,却不想睁开眼睛的那刻,看见的是一张空座椅!

夏桃一惊,连忙撩开帐篷上的帘子走了出去。偌大的操场上,除了戴着工作牌的学生会成员,她只在逆光间瞧见了那样一个背影。

迎风而走的少年被风吹起了额前的头发,发丝在那金色的阳光下显得有些毛躁。他身穿着白色衬衣,衣摆被呼啸而过的秋风灌满,就连枯败的落叶也为他做起了点缀,被风从塑胶跑道上卷起,飘过他的身旁,再旋转着缓缓地落下。

一时之间,夏桃望出了神。

因为对方摘下眼罩就立马离场,夏桃没能确定对方是不是蔺航,也没能加到他的微信。好在会长还算靠谱,活动结束后,夏桃立马收到了会长发来的消息:夏桃,这是你CP的联系方式。

夏桃眼睛一亮,将那一串号码复制粘贴到了查找栏,下一秒,手机屏幕上蹦出来的名片却是她早就加了好友的乔瑞阳!

什么情况?夏桃惊呆了,以为会长给错了,连忙发去消息询问,会长却回了她一句:呃……蔺学长说最近要写新书,临时退出活动了。

——刚好那个乔瑞阳多出来了,没CP,我就把他配给你了。

配给她了?

夏桃握着手机,惊愕地瞪大了眼睛,瞧见会长继续发来了消息:本来准备提前和你说一声的,但最近太忙,我给忘了。

——不好意思哈,夏桃。

本就是夏桃托会长办事,这一秒,她只能咬着牙给会长回了消息:没事的,麻烦你啦。

她叹息,却忽地想起下午的“蒙眼环节”。

女人的第六感真是准确,那时坐在她对面的人还真的是乔瑞阳!

03

“七天情侣”活动期间,任何人员都有权利提前退出,所以,得知自己的约会对象是乔瑞阳后,夏桃决定当一回“不负责”的人。

可万万没想到,她在宿舍刚放完话说:“我绝对不会跟乔瑞阳约会的!单身到毕业都不会!”

下一秒,她就在学生会的微信公众号上瞧见了活动的推广内容:“七天情侣”的最后一天,将按照投票排名选出最佳CP前三名,送上超值大礼。

夏桃往下翻页,只见一等奖奖品那栏赫然写着一行黑体加粗的大字——相机佳能750D两台。

外联部这一次竟然拉到了这么强劲的赞助!

夏桃盯着佳能相机的图片,一时纠结起来。

七天时间,按照她写的策划,接下来只有三次指定内容约会,剩下的时间都是自由相处,只要完成那三次,夏桃就可以撑到最后一天的投票环节。

夏桃咬了咬牙,想着那台相机,只能狠下心将她退出活动的信息从进度负责人那儿撤了回来。

当天晚上,负责人将所有参与“七天情侣”活动的同学拉进了微信群,公布了第二天的约会项目:方特一日游。

为了相机,一切都是为了相机!夏桃在心里念叨起来,只想着第二天将乔瑞阳当作空气就好。可哪知翌日清晨,她刚从宿舍出来,就在楼下瞧见了乔瑞阳。

他拎着一杯豆浆、一袋小笼包,见她出来,笑着递给了她:“喏,给你买的。”

给她买的?

夏桃难以置信地盯着乔瑞阳。见她紧张兮兮的,一副担心他是否下了毒的样子,乔瑞阳万般无奈地笑了笑,伸手戳了一下她的眉心:“没下毒,放心吃。”

“不吃早饭,会晕车的。”

夏桃迟疑了一会儿,看着豆浆是她最爱的红枣口味,吞了吞口水,默默接了过来。

“谢谢啊。”她道,却哪想自己刚将吸管放进嘴巴,乔瑞阳这人倏地弯下腰,盯着她黑白分明的眼睛痞笑了一下:“谢什么,你现在可是我的小女朋友!”

夏桃一惊,险些将嘴里的豆浆喷到乔瑞阳的脸上。见她那张镶有梨涡的小脸突然爆红,红得像熟透的樱桃,乔瑞阳一时没忍住,伸出手捏住了她的脸蛋。

从前在辩论赛上,看见她争论得面红耳赤时,他就想这么做了,今天可算是抓住机会了。

乔瑞阳笑着,满眼宠溺地松开了挣扎着要打他的夏桃,大步朝前走去。

“这就是个活动而已!”夏桃气得大叫,小跑着跟上了乔瑞阳的脚步,抬腿踹了一下他的屁股,“再敢动我的脸,小心我打爆你的头!”

乔瑞阳吃痛,可脸上是如三月春风般的笑容。

参加活动的一众人马到了方特门口,就各自散开去玩项目了。夏桃瞅着屹立在天空中的大摆锤,偷偷瞄了一眼身旁的乔瑞阳。

她看见他叹了一口气,嘴角微微下垂,低下头问她:“我们,去坐旋转木马吧。”

夏桃记得没错,上一次辩论赛结束,他们两队人马一起为了友谊聚餐时,乔瑞阳说起过他恐高的事。

坏心眼冒了出来,夏桃笑着将乔瑞阳往大摆锤的方向扯去:“我要玩大摆锤!”

“你行吗?”乔瑞阳质疑的眼神让夏桃更加确定他在恐慌。她抖抖肩,拍着胸脯笑嘻嘻地回了他一句:“小意思!”

但,夏桃高估了自己扛眩晕的能力。大摆锤那一顿折腾下来,夏桃觉得自己马上就能羽化成仙了。

她坐在长椅上休息,一个劲用手抚着胸口。倒是乔瑞阳,什么事都没有般站在旁边,一边咬着雪糕,一边递了瓶矿泉水给她。

“你,你不是恐高吗?”夏桃侧过头怒目瞪他,他却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反问她:“恐高的难道不是你吗?”

夏桃不知道,乔瑞阳其实根本没有恐高症。上一次聚会时,他之所以说自己恐高,不过是因为在大家提议周末一起来方特玩时,听到夏桃说了一句“我就不去了,你们去玩吧”。

她不去,他自然也不想去了。但一时没有好借口,他便随口说了句:“我恐高,不敢去方特。”

哪承想,她将他恐高的事记在了心上,今日还想用这种办法来“报复”他,弄得自己蹲在了女厕所里,拼命吐了起来。

04

方特一日游,除了夏桃和乔瑞阳,其余人结束得都算圆满。夏桃面色苍白地站在大巴车旁,等待其他情侣回来时,甚至瞧见有几对已经牵起了小手。

现在的人谈恋爱速度可真快……夏桃感叹,轻轻叹了一口气,坐上了车。

方才已经在女厕所吐过一回,在车上也算是舒适了一些,夏桃将脑袋抵在玻璃上,轻轻闭上了眼睛,想小憩一会儿。

忽地一下,面前扑来一阵凉爽的风。她睁开眼,只见坐在身边的乔瑞阳举着不知从哪儿弄来的小电风扇,正对着她吹:“车上闷,你拿着这个,能舒服点。”

她倏地一怔,没回神,他就将那小电风扇塞进了她的手中。她低下了脑袋,看着手里旋转的风扇,觉得手指之间似乎还留着他双手覆过来时的温度。

明明只是一瞬间的动作,她却觉得耳根烧了起来。

回校的路上有些堵车,夏桃也不知自己何时迷迷糊糊睡了过去。脑袋晃来晃去之时,她隐隐感觉到有人伸出了手臂,将她搂在了怀里。

夏桃以为是梦,那人身上的香气又格外好闻,那一刻她有些贪恋,就转了转脑袋,在那个温暖的怀抱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沉沉地睡去了。

乔瑞阳望着怀里小小的夏桃,万分宠溺地小声喃了一句:“真是个小傻子。”

等到夏桃困意消散时,车子马上就要驶入学校了。她睁开眼的那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愣了一会儿后才明白过来自己此时此刻正靠在乔瑞阳的肩膀上。

她顿时清醒,连忙坐直了身子。乔瑞阳望着她笑,然后指了指自己的白衬衣:“夏桃,你睡觉还流口水啊?”

夏桃的眼睛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他胸膛上有一处水渍。他啧啧两声,用纸巾擦了擦自己的衣服,慢悠悠同她道:“给我洗衣服啊,夏桃。”

车子适时停了下来,车门被打开。夏桃眨巴着眼睛望着乔瑞阳,猛地用双手捂住了脸,大喊了一声:“对不起!”随即,她拔腿从车上飞奔了下去。

乔瑞阳望着她因为丢人而落荒而逃的模样,忍不住大声笑了出来。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他下了车,盯着她朝着宿舍楼奔去的身影,想起了他和她的第一次见面。

2017年9月,他们大一刚入校。文学院的新生典礼上,乔瑞阳班级所在的座位在夏桃班级旁边。他坐在自己班的边缘线上,而身边恰好就坐着夏桃。

也如今日一般,夏桃在听院长致辞时倏地睡了过去,还极不见外地将脑袋靠在了乔瑞阳的肩头。他换了各种法子试图叫醒夏桃,可她猛然抱住了他的胳膊,在睡梦里嘟嘟囔囔了一句:“别动,烦人!”

乔瑞阳顿时满脸黑线,只能保持着姿势让她继续睡下去,可哪想……她只要歪着脑袋睡觉,必流口水。

待到她醒来时,耳边也倏地响起了乔瑞阳的声音:“同学,该擦擦口水了。”

当时的夏桃也是猛地捂面,对着他大喊了一句:“对不起!”

乔瑞阳望着夏桃把脸埋在手心里,耳朵通红的模样,像一只一害羞就把自己藏起来的小松鼠,一时忘记自己衣服上的口水渍,“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就这样,乔瑞阳开始关注起夏桃来。只是他单身多年,这头一回暗生情愫,却稀里糊涂地将两人的关系弄成了对手。

他参加那些乱七八糟的比赛,本就是为她而去,可偏偏自己每回歪打正着拿了第一,让她沦为第二。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和她“竞争”了一年,在他觉得这样也挺好的时候,他听闻她要参加“七天情侣”的活动。

他怎会让她和别的男生装情侣?所以,在她不知道的时间里,乔瑞阳威逼利诱了会长整整一天,才将她的CP搭档换成了他。

想此,乔瑞阳得意地笑了笑,拿出手机给逃之夭夭的夏桃发了消息:小口水猫,记得来我宿舍拿衣服回去洗。

05

夏桃觉得乔瑞阳是上天派来专门看她出丑的,可毕竟是她弄脏了他的衣服,她只得硬着头皮去他的宿舍楼下。

而乔瑞阳在下楼送衣服时,忽地喊了一声:“小口水猫你来啦!”

夏桃一惊,大吼了一声:“乔瑞阳!”

她想发火,可骂人话到了嘴边,她突然就怂了,只满脸通红地望着乔瑞阳,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你,你能不能别说出去?”

乔瑞阳若有所思地垂眸瞥她一眼,抿了抿唇,说道:“那你明天晚上陪我去看电影。”

这不是“七天情侣”活动指定的约会项目,夏桃皱眉,但乔瑞阳继续开了口:“你不去,我就到处嚷嚷,说你流口水……”

说到后面时,乔瑞阳的声音越发大,吓得夏桃猛地跳起来伸手捂住他的嘴巴:“去去去!我去!”

看他得意地冲自己挑眉笑,夏桃飞了个白眼,一把夺过他手里的衬衣就迈着大步走了。只是,第二日的电影并没有看成,因为方特一日游让夏桃彻底病倒了。

呕吐加发烧让她折腾到了半夜,第二天早上,她只能拜托舍友帮忙点到,自己好多睡一会儿,可睡到中午时,有人用电话吵醒了她。

夏桃迷迷糊糊地翻身,颇为烦躁地接通了电话。

“下来,喝粥。”乔瑞阳的声音从听筒里冒了出来,夏桃揉了揉眼睛,回答道:“我要睡觉。”

“你生病了,不吃饭不行。”乔瑞阳继续唠叨,可夏桃无暇思索他是如何知晓她病了,直接挂了电话,将被子蒙上了脑袋,欲继续睡。

只是,困意刚席卷而来,忽地有人敲响了夏桃的宿舍门:“夏桃在吗?你男朋友在楼下等你。”

夏桃沉默,佯装不在,不想又过了一会儿,再次响起了另外一个声音:“夏桃是这个宿舍的吗?她男朋友端着粥在楼下呢!”

“夏桃,你男朋友找你。”

……

就这样,来来往往不知多少女生,一次次敲响了夏桃的宿舍门。她顿然清醒,从床上坐了起来,气鼓鼓地爬下床铺,大步朝着楼下走去。

“乔瑞阳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夏桃一边下楼,一边气得暗暗骂他。当她走下楼时,她却看见乔瑞阳在宿管阿姨的桌子上摆了三碗热粥。

见她下来,他笑着打开粥盒,问她:“咸的、甜的、普通的白米粥,喝哪个?”

夏桃顿时不知要如何发火,只愣在那儿望着乔瑞阳。不想宿管阿姨接了一句:“小姑娘,你瞅瞅你男朋友多好。”

“阿姨你误会了,他不是……”夏桃想解释,只是后面那句“不是男朋友”还没说出来,乔瑞阳就舀了一勺白米粥,送进了她的嘴巴。

夏桃脑袋有些蒙,就这样莫名其妙地任由乔瑞阳一勺勺喂了起来。而直到吃完,他们两人才有了对话。

“上去吧,我晚上再来给你送饭。”乔瑞阳收拾着桌子上的垃圾,淡淡地来了这么一句。

夏桃愣了一下,连忙摆了摆手:“不用不用。”

乔瑞阳的眼神倏地冷了,他抬眸看了一眼夏桃:“我说送就送。”

“真不用……”夏桃再次拒绝,可乔瑞阳的眼神再次冷了几度,夏桃倏地感觉到了一阵压迫感,下意识地止了声。

见她不再开口,乔瑞阳这才满意:“好了,你上去吧,别又受凉了。”

“哦。”夏桃点点头,转身朝着楼梯口走去。只是,隐隐约约间,她能感受到背后乔瑞阳的眼睛正盯着她,弄得她脖颈后忽地起了些鸡皮疙瘩。

果不其然,她刚迈上楼梯,乔瑞阳又倏地喊了她:“夏桃。”

她闻声转过脑袋,只听到他说:“活动期间,我就是你的男朋友。”

06

不知为何,夏桃觉得,自从参加“七天情侣”活动后,乔瑞阳对她莫名上心。而她也本以为因为生病,参加不了活动规定的剩余两次约会项目,就不会同乔瑞阳碰面,却不想在她生病期间,一到饭点,乔瑞阳就雷打不动地出现在她的宿舍楼下,催她下楼吃饭。

而每一回她提起要自己定外卖,乔瑞阳都会忽地冷脸,然后倏地一笑,冲她道:“小口水猫……”

是了,夏桃被乔瑞阳用她睡觉流口水的事情威胁了。所以,她只能接下他日日送来的饭,还在病好后答应和他一起去看电影。

活动即将结束,自愿参与“最佳情侣”比赛的组合陆陆续续交了报名表。周六下午,学生会的公众号也开通了投票渠道。所以,在和乔瑞阳去电影院的路上,夏桃开始转发投票链接,让姐妹们帮她投票。

乔瑞阳就坐在她的身边,眼睛轻轻一瞟,看见了她手机屏幕上的拉票宣言。他倏忽笑了起来,笑着问她:“没想到这样小的活动,你也在意拿不拿第一名呀?”

从前的乔瑞阳问过夏桃,问她为何那样爱参加比赛,爱争第一名的头衔,那时她愣了好半天,嘴里才冒出来一句:“我喜欢赢的感觉。”

但这一次,夏桃冲乔瑞阳摇了摇脑袋:“我需要奖品,那台佳能相机。”

大一那年,夏桃离过婚的母亲嫁给了夏叔叔,她也跟着进了夏家。夏叔叔有个比她年纪小的儿子,只是,尽管相处了一年,那个弟弟对她和她的母亲依旧抱有很大的敌意。

前些天,她无意间在家中听见弟弟和夏叔叔索要一台相机,却被夏叔叔反骂了一顿。她生活费本来就少,所以只能赢了活动,拿下奖品送给弟弟,借此来缓和他们的关系。

这个相机对她来说至关重要,不然她也不会这般在意。

听完夏桃的理由,乔瑞阳愣了一秒,但很快,他笑着拍了拍夏桃的肩膀:“放心啦,有我乔瑞阳在,还怕得不了第一?”

“放心吧,我一定帮你赢下相机。”

看着乔瑞阳万分坚定的眼神,夏桃刹那间有些感动。

而事实证明,乔瑞阳说得没错,有他在,绝对能拿第一。活动结束前的最后一分钟,“瑞桃CP”以一票之多赢过了第二名的同学,成为这次活动中的“最佳情侣”。

夏桃高兴极了,准备拉着乔瑞阳出去小小庆祝一下,却看见他在朋友圈里发布了一张新照片。

她点开,只瞧见照片里,穿着白色礼服的她站在穿着深蓝色西装的乔瑞阳身旁,她望着镜头,而他侧目望着她,一双眼里似有星辰,在大礼堂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亮盈盈。

这张照片是他们去年主持文学院的元旦晚会时一起拍的。

夏桃握着手机,视线落在了乔瑞阳配的那句文案上:从前配,以后更配。

原来,乔瑞阳是用这种方式为他们拉票的。夏桃心想,只是不知为何,看着这句话配上这张照片,竟有一些乔瑞阳在官宣结婚的感觉。

夏桃瞧着底下炸开锅的评论,嘴角悄悄地上扬了起来。若是平常,她定会嚷嚷让他删了,但今天,她竟有那么一点开心。

07

活动结束后,参与“七天情侣”活动的所有成员办了一次秋游聚会。这一次聚会,也是给那些未参与“最佳情侣”比赛,在活动中途与搭档相处失败的同学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

身为人中翘楚的乔瑞阳,分明已和夏桃成为尽人皆知的第一名,但还是引得不少女生青睐。夏桃坐在湖畔旁的长椅上休息,瞧见不少女孩拿着还未烤的肉串,蹿到了在火炉前负责烧烤的乔瑞阳身边。

“学长,你明年还参加这个活动吗?”一个圆脸小学妹笑盈盈地问乔瑞阳。

闻言,靠在树上的夏桃猛地滑了一下,连忙坐直了身子。

乔瑞阳睨了一眼夏桃,忍住笑意,对学妹说:“那你要先问问学生会的人,明年还办不办活动。”

学妹很快就将身子转向了夏桃,问她:“学姐,明年还办吗?”

“办,肯定办!”夏桃坚定地回答,一双眼睛看着此刻正望着她笑的乔瑞阳。

她倒要看看,他会怎么回答。夏桃如是心想。可乔瑞阳身边的人猛地多了起来,一时之间,夏桃因那些乱七八糟的聊天声,听不到乔瑞阳和那学妹又继续说了些什么。

但她瞧见了,瞧见他对着学妹点头笑了笑。

夏桃心底乍然有些难受,可回过神来,她忍不住反问自己:为什么我会这般在意乔瑞阳?

夏桃垂下了眸子,心底浮现出了两个大字:喜欢。

是的,她喜欢乔瑞阳,一开始就喜欢,否则她又怎会因为他在科技大赛上的那句话生气、难过了一整个星期,又怎会在这一刻,看见他和别的女孩说说笑笑时,一颗心平添了几分失落呢?

夏桃垂着脑袋,有些丧气,却不知乔瑞阳正满面笑容地朝着她走来,而待到她发觉时,他已经站在了她的眼前:“夏桃。”

“啊?”她条件反射般地从长椅上站了起来,乔瑞阳笑着伸出手将她胸前垂着的头发撩到她肩后,附在她耳畔轻轻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有人起哄的告白,那我今天就偷偷问你,你愿不愿意把我们的七天延长?”

乔瑞阳话里的意思显而易见,可夏桃被他扑在耳朵上的气息弄得大脑短了路,顿然傻乎乎地冒出来一句:“为什么?”

“傻不傻,当然因为我喜欢你。”

有一件事夏桃还不知道,那就是乔瑞阳在科技大赛上说完那句“像夏桃那样爱争第一的女强人,哪有男生会喜欢她”,又满眼温柔地笑着补了一句,“但是,除了我。”

他啊,早就喜欢夏桃了。从她大一那年将口水落在他的身上,面红耳赤地同他道歉,却又一不小心将脑袋撞在了大礼堂座椅上的小桌板上时,他就悄然对她动心了。

那时候的他就再想,夏桃可真是一个万分可爱、灵动至极的女孩。

而现在,乔瑞阳笑望着她,也如此觉得。

乔瑞阳的告白让一向遇事冷静的夏桃慌了神,过了半晌,她才结结巴巴地开了口:“延……延多长?”

真是个小傻子!乔瑞阳眼底的笑意遽然更浓了,他万般宠溺地伸出手,刮了一下夏桃的鼻梁:“不管多久我都乐意奉陪,你觉得呢?”

不管多久都乐意奉陪,这是夏桃母胎单身多年听到的第一句情话。她只觉此时此刻周遭一切都成了陪衬,那些嘈杂声和说笑声遽然离她很远很远。她的世界只剩下她和乔瑞阳,剩下自己贴近他时,胸膛处强有力的加速心跳声。

乔瑞阳轻轻牵起了她的手,掌心的温度传递给彼此的那刻,无声流逝的时间仿佛也停滞了。夏桃笑了,小小的梨涡里像是藏了甜甜的蜜,她反握住他温暖的大手,握住此刻的温柔。

忽地有秋风轻起,吹得两人湖中的倒影泛起了涟漪,夏桃望着,只觉此刻风动,亦是她心动。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鹿小姐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