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浅欢喜酿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浅浅欢喜酿

文/亦子

如果没有观众,没有人欣赏你的作品,那么,我愿意做你的第一个观众。

1)相看两相厌

郑雯柠拖着行李箱到达“东安柯尔鸭孵化场”时天色将暗,她原本想要提前联系孵化场的工作人员,但因为路上信号不好只得作罢。

她刚到孵化场的正门,天空便逐渐下起了雨。江城十月末的天气已然微凉,她站在门口的屋檐下打着哆嗦。没等她计划好下一步该怎么办,就看到一道颀长的身影朝她所在的方向走来。

对方撑了把长柄格子伞,绕过地上的水坑,待那人走近后,郑雯柠才看清了对方周正的五官。

“你好,我是孵化场的管理员,时越。”

郑雯柠一愣,望着面前一脸淡然的人,迟疑了几秒后才伸出手同他握了手。

时越将防水风衣披到郑雯柠肩上,又帮她拿了行李箱,脸上的表情仍旧淡淡的:“走吧。”

孵化场所处的位置偏僻冷清,一些日常设施不能及时备齐便显得越发简陋,郑雯柠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脸上的期待开始一点点地降下去。

郑雯柠学的是产品设计专业,眼下正逢大四实习期,学校同校外大厂有不少合作,当她得知自己要被派遣到孵化场时本就颇有微词,这会儿更是彻底失落了。

时越将郑雯柠的表情尽收眼底,将一本《孵化场守则》放到她桌前,交代她:“守则上的内容要求牢记,还有,以后每天早上都要到孵化场集合。”

郑雯柠刚想说些什么,看到时越那“生人勿近”的模样后还是作罢,只对着自己的化妆镜愤愤嘀咕了几句。

翌日,一办完报到手续,郑雯柠就赶到孵化场集合点。还未走近,她就听见里头传来时越的训斥声:“水床孵化器的湿度一定要控制好,这些数据都是要保持记录的……”

郑雯柠蹑手蹑脚地走进去,不过刚往前了几步,就听“砰”的一声,警报器的声音便响彻了整个孵化场。

始作俑者当即傻了眼,顿时手无足措地呆愣在原地。

时越很快反应过来,走过去将郑雯柠从孵化机的声控区域拉开,面无表情地问她:“孵化场守则第五条,是什么?”

郑雯柠尴尬地站在原地,磕磕绊绊地说了几句极力回想起的内容,又胡诌了些词试图蒙混过去。

“全错。”时越轻皱了一下眉。

郑雯柠没有被抓包的难堪,只朝他吐了下舌头,没好气道:“我才刚来,背守则也是需要时间的。”

“我们有提前给你发电子文档。”

没想到他会这么不留情面,郑雯柠被噎了一下,不再吭声。

直到科研组的组长过来,郑雯柠仍没好气地回避时越投来的目光。

简单的寒暄后,组长得知他们是一个学校的,对方指着时越说:“小越比你高了几届,算是你的学长。”

郑雯柠莞尔一笑,当即变换了脸色,对着时越软软糯糯地喊了一声:“学长好。”

时越看了她一眼,仿佛刚刚那个摆臭脸不理睬自己的人不是她。他沉默地跟在组长身后,回头瞥到她露出的狡黠笑容,他便意会到,这人指不定已经在心里对他骂骂咧咧了。

2)遇事先出糗

孵化场大多是老员工,并不懂对外宣传。新来的产品经理提议让郑雯柠帮忙设计一套周边,到时候把柯尔鸭的广告投放到各个媒体平台上,争取为孵化场带来一些人气。

时越将平常留存的柯尔鸭照片找出,如数摆到郑雯柠面前。前几张拍的都是柯尔鸭幼崽,直到郑雯柠翻到其中一张,“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将那张照片在时越面前挥了挥,好整以暇地问他:“这个人是不是你啊?”

时越先是冷冷一瞥,直到看清了照片上穿着柯尔鸭玩偶服,只露出一个头,傻傻地比着剪刀手的自己后,一把抢过郑雯柠手里的照片。他板着脸,极力掩饰着脸上不自然的神色。

郑雯柠被他看得发毛,忙把话题转到产品设计上。她将从前设计过的周边和纪念品照片翻出来给他看,聊到自己的专业,她的嘴角带着一丝得意:“这个就是我的社交账号,在设计类博主里还算小有名气。”

听完她的介绍,时越只轻点了一下头,缓缓出声:“网上那些人对你设计的肯定,并不代表你的作品就是孵化场需要的设计。”

郑雯柠的表情如五雷轰顶。

她近乎咬牙切齿道:“那说明你的欣赏水平不在线。”

时越只是无所谓地耸了一下肩,不再理会一旁气得胸口不断起伏的人,临走前他又补充道:“对了,明早七点,记得起来集合。”

第二天清晨,郑雯柠迟到了将近半个小时,才打着哈欠慢悠悠地来到集合点。看着她明显没睡醒的模样,时越的眸色深沉了一瞬。

等集合完,时越便清了清嗓子,照着表单里的内容交代好每个人的工作安排,念到郑雯柠时,他将视线移到她那里,只稍稍瞥了一眼后便默不作声地掠了过去。

一时间,众人都将目光聚集到她身上,她感到自己的面庞瞬间爆红,掩耳盗铃般地遮住自己的脸颊,朝时越所在的方向恼羞成怒地瞪了一下。

时越将郑雯柠单独留下,闲闲地翻着工作表单,坐在椅子上好整以暇地望着她。她忐忑地捏着衣角,用隐藏在长睫毛下的眼睛偷偷窥探他。

气氛变得越发沉默,郑雯柠正打算说些什么助长气势的话,只见时越忽然放下手中的签字笔,迈开长腿,在她面前站定。

望着近在咫尺的时越,郑雯柠的呼吸变得急促,磕磕绊绊地问道:“你……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

说着,郑雯柠往后连退了几步,没等她反应过来,她便猝不及防地栽进了要喂养柯尔鸭的菜叶堆里。她一抬头,就看见放在架子上的一篮子菜也跟着往下掉,紧接着便砸到了她头上。

郑雯柠吃痛地闷哼一声,对上时越深沉的眸子,正好撞见他正一脸戏谑望着自己的目光。她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她双手撑地,看向时越的眼神带着控诉。过了一会儿,见他没有要拉自己一把的打算,她这才面红耳赤地站了起来。

“你绝对是故意的!”透过前方的全身镜,郑雯柠看着发丝散乱,衣服上沾满了灰尘和碎屑,显得十分狼狈的自己,瞬间激动了起来,对时越说话的声音也拔高了几个度。

时越走近将沾在她身上的绿菜叶拿开,淡淡地挑了一下眉,不承认也不反驳她的话。见他这副模样,她只当他默认了,揉了揉酸疼的胳膊,甩开他按住自己肩膀的手,置气地走出孵化场。

他们沿着后方的平地一路往回走,郑雯柠避开时越窥探自己的眼神,最后时越索性别过脸,用身子为她挡住阳光,两个人谁也不搭理谁,就连空气中都仿佛凝着一层冰。

3)猫和鼠的游戏

连着几天,郑雯柠一集合完就躲进值班室内潜心设计周边。她有意躲着时越,就是到了饭点也要和他错峰吃饭。

时越显然也注意到了这点。

等到中午时,时越走到值班室里敲了几下窗户:“吃饭了。”

“你先去吧,我还不饿。”郑雯柠头也不抬,继续为手绘板上的设计稿上色。

注意到桌上几包已经拆开的曲奇饼干,时越拧着眉就离开了。

等他走远,郑雯柠才摸了摸饿得扁平的肚子,拿起彩铅在空白的纸上百无聊赖地画线条。一想到外卖送不到这偏僻的孵化场,而自己想吃的东西在这里都没有,她就越发垂头丧气。

时越再次到值班室时,手里拿了两份盒饭,将其中一份放到郑雯柠面前,说的还是那句:“吃饭了。”

郑雯柠被他看得不自在,索性压低脑袋。她手握筷子,将香椿炒蛋里的香椿挑出:“我不爱吃这个。”

时越吃饭的速度快,等他扔垃圾回来,看到郑雯柠仍在面无表情地嚼剩下的米饭。他看了她一会儿,忍着笑问她:“你有什么想吃的?”

“那可多了,跟你说了也没用,反正又吃不到。”

听到她别扭的回答,时越扯起嘴角,“哦”了一声。他拿起郑雯柠放在桌上的画稿,一页一页地翻着,他看到最新的一页随意画了盒炸鸡腿,还有火锅、串串之类的食物。

时越故意大声地叹了口气:“还真是,想吃的美食都吃不到。真替你感到可惜。”

郑雯柠一拍桌子,气得说不出话来。

当天下午,郑雯柠被叫去帮忙记录水床孵化器的湿度,目光时不时地瞥向一旁空着的那张木椅上。有研究员注意到她的小动作,笑着说:“小越下午去采购设备了,得晚点才能回来。”

被对方说中的小心思,郑雯柠旋即垂下眸,飞快地反驳了句:“我才没有在想他。”

话虽是这么说,等到结束当天的记录工作后,郑雯柠仍慢吞吞地留在孵化室里收拾东西。她先是围着那些柯尔鸭幼崽小心地观察了一会儿,接着又拿出随身携带的绘画本画了几张线稿。这样消磨了一段时间后,直到暮色渐暗,她才失落地离开孵化室。

郑雯柠沿着长廊往回走,一抬头就看到了被几个人簇拥着的时越。他来回翻阅着手里的文件,间或头也不抬地问了旁人几个问题,他拧了一下鼻子,脸上流露出了些许疲惫。

郑雯柠局促地站在一旁,刚想调头离去,时越就朝身边的人简单地交代了几句话后,直接朝她走来。

等那些人都走后,偌大的走廊里只剩他们两人,郑雯柠不动声色地望着他。

相互凝视了对方片刻,时越拿起手里的纸袋子放到她手上,喊了她一声,而后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快吃吧,还是常温的。”

郑雯柠狐疑地打开袋子,下一秒,她怔怔地看向他,语气惊讶:“炸鸡腿!”

看到她脸上不掩饰的雀跃,时越也跟着笑了一下,口吻还是淡淡的:“少吃点,小心上火。”

郑雯柠挺直腰背,笑嘻嘻地吐出两字:“遵命。”

炸鸡腿的纸盒旁还放了两个蒸得软糯还散发着热气的饭团,郑雯柠注意到上面的店铺标签,鬼使神差地,她拿起手机地图搜索了一下路线。

等搜索结果显示出来时,郑雯柠的眼里漾着复杂的思绪。从孵化场到卖炸鸡腿和饭团店铺来回最快也要四十五分钟,想到时越为了买到她想吃的东西用了那么久的时间,她感动之余还有些闷闷的。

她觉得,时越远比她想象中的要好上许多。

4)遇事再出糗

第二天,产品负责人让郑雯柠把前段时间设计的周边渲染图上交。郑雯柠翻遍了整个办公桌也没看到设计稿,就在她急得焦头烂额时,时越按住她的肩膀:“别找了,在这里。”

郑雯柠刚想接过,下一瞬,她便捂着鼻子大叫:“我的设计稿上面为什么会有鸭子的粪便?”

“我们每隔几个钟头就会把柯尔鸭们放出来自由活动,刚好你昨天离开孵化室时忘记把稿子带走,所以我刚刚找到你的设计稿时,已经变得一片狼藉了……”

郑雯柠被时越的这番解释噎得一时无话,原本她就不怎么待见那些鸭子,经过这么一遭,她更加讨厌起它们了。

过了一会儿,郑雯柠瞪了一眼时越,似是要将错误都归咎于他:“设计稿里面还有我记录下来的一些思路和细节,你必须赔我。”

时越的眼里隐隐含着笑,用余光偷瞄面前的人,斟酌了一下试探道:“我陪你重新再设计一次好不好?”

“不好。”郑雯柠冷声拒绝。

到了晚上,郑雯柠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想到自己那份没有备份留底的设计稿,她就睡意全无。

不知过了多久,郑雯柠隐约听见外头传来一阵断断续续的鸭子叫喊声,起先她只当自己出现了幻听,忐忑了一会儿后,她还是起身半掀窗帘,准备一探究竟。

借着路灯微亮的光芒,郑雯柠注意到,有两个穿着黑色皮衣的人手里正抓了好几只柯尔鸭。她登时就察觉到不对劲,不由分说地就跑了下去。

“你们两个给我站住,抓小偷啊——”郑雯柠气喘吁吁地追着那两个人,对方听到她的喊声,很快就拎着柯尔鸭开走了停在一旁的摩托车。

郑雯柠跑了一段路后,被人一把拉住胳膊,她飞快地瞥了时越一眼,来不及搭理他就要拽着他往前走。

时越看她急得直冒汗,却仍不紧不慢地说:“别跑了,我们追不上他们的。”

看到时越这副淡然的模样,郑雯柠睨着他,喘着气,大声嚷道:“整个孵化场里,平时最把柯尔鸭当宝贝的非你莫属,你现在这是什么态度,你就不怕晚了一步那几只柯尔鸭就会被生吞活剥了?”

“那你呢?整个人孵化场里就你最不待见它们,怎么这下反倒成了最着急它们安危的那个人?”时越反问她,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郑雯柠哑然,半晌后,时越将棉服脱下来披到她肩上。刚刚她着急去追鸭子,只穿了睡衣外套就跑出门了,吹了一会儿风后,她打起了哆嗦,才反应过来。

时越抬手轻轻地撩了一下郑雯柠耳侧的碎发,瞅着她既纠结又担心的神色,慢吞吞地解释道:“别担心,那些人是专门拐卖柯尔鸭的宠物贩子,他们总是撬开铁丝网来偷鸭子。为此,厂里专门装了智能警报器,一监测到小偷就会自动报警,你就这样不管不顾地贸然去追他们,我怕你惹急了那些人,要是不小心受了伤,那可怎么办?”

听着时越沉稳的声音,郑雯柠小声地“哦”了一声。时越轻声笑了一下,他发现,遇到她之后,他变得越发爱笑了:“不过,今晚还是要谢谢你。”

他们并肩走着,夜晚的山间小路伴着窸窸窣窣的虫叫声,郑雯柠不经意抬起头,惊喜地看到深邃而耀眼的满天繁星,她兴奋地晃了几下时越的手臂。

接着,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拿出手机:“我还不知道你的手机号码呢,你的号码是多少?我存一下,以后要是遇到了紧急情况也方便及时联系。”

时越拿出手机,报了一串数字,郑雯柠拨了过去,响铃声在空旷的环境里显得突兀无比。她刚将脸凑过去,就见时越迅速锁定了手机屏幕,注意到他不自然起了红晕的脸颊,她开玩笑似的说:“怎么了?难不成你早就把我的号码备注好了存进通讯录?”

本以为他不会理会自己的调侃,不承想,他却淡淡地“嗯”了一声。

郑雯柠的嘴角忍不住上扬,像是讨到甜枣吃的小孩,眉眼含笑着喊他:“小越,时越,时大管理员,老实交代,你是从什么途径知道了我的手机号码?”

“你的报到资料上有写。”

郑雯柠仰起头看着他高高的个子,他察觉了她的目光,停下脚步同她对视。

一时间,谁都不愿打破这份微妙。

5)在心里的人

转眼便到了十二月,时越似乎变得越来越忙,连续几天都在外考察。听孵化场的其他工作人员说,他们正忙着为柯尔鸭提供御寒的保暖设备。

时越回来时有些风尘仆仆,风衣袖子里还沾了不少泥土。中午去吃饭时,郑雯柠才得知,时越为了捡一条常年带在身上的手环,不小心一个趔趄掉进了泥坑里。

有位研究员说起了当时的情况:“小越当时半个身子都直接栽进去了,这小子还紧紧拽着手里的手环,生怕手环沾到泥土,就跟宝贝似的。我打趣说这不会是什么小姑娘送给你的礼物吧,你们猜他怎么说?他说——”对方卖起了关子,“他说啊,是记在心里的人。”

郑雯柠在一旁默默地听着,眼睛一阵泛酸,吞咽米饭的动作变得越来越机械。

能被他记在心里的人,一定非常重要吧。

当天下午,时越和产品负责人一起来验收郑雯柠的设计作品。没等产品负责人翻阅完专题报告,提出相关问题,时越只粗略地扫了一眼设计说明书上的标志和贴纸图案,交叠双手,平视坐在对面的人就直接否定道:“你递交上来的这几个方案,都不合格。”

郑雯柠注意到他戴在左手上的紫色手环,再看着他此刻一脸悠然的样子,胸口越发堵了,她咬牙道:“我需要一个理由,一个被你否决的理由。”

时越觑她一眼,眼中闪过略微的踌躇:“缺乏想象力,创意不够,达不到孵化场需要的标准。这个理由足够了吗?”

看着郑雯柠泛起了泪,产品负责人欲言又止,正准备宽慰她,就听时越继续说:“这周末你跟我去基地实地感受一下。”

“我不去。”郑雯柠直接拒绝。

时越拿起外套,凝视她片刻,目光挑衅:“随便你。”

他们好像又回到了初见时的剑拔弩张,时越走出门,懊恼地抓了一下头发。

6)深处的秘密

郑雯柠没想到,时越带她去的柯尔鸭基地,是自己小时候生活过的小镇。

汽车驶过的柏油马路显然刚修缮过,周围的房屋多半还是瓦片房,看到前方成排栽种的大棵枇杷树,她兴奋地摇晃着时越的胳膊:“以前它们还只是矮矮的一排树干呢,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那些枇杷树都长这么高了。”

时越背着登山包,路过一个水井时,他指向一旁的青苔:“这处倒是一直没怎么变过。”

郑雯柠有些讶异:“你也来过这里?”接着她转念一想,有些尴尬地说,“也是,基地就在这里,你怎么会没来过。”

时越敛眉,兀自往前走去。

傍晚时分,时越带郑雯柠到基地的四周闲逛,周围的植被显然是经过细心规划和定期修剪过。每经过一处,时越都会同郑雯柠面面俱到地讲解,从柯尔鸭的生活习性到基地内恒温器的温度,即使只是很小的问题,时越都会很耐心地解释说明。

逛了一会儿,郑雯柠显得有些兴致缺缺。她双手插兜,有一搭没一搭地踢着脚下的小石子。

“时越,我不懂。”郑雯柠抬起头,“其实你在网上找几张柯尔鸭的照片发给我,我也可以对照着设计周边的,我们完全不用像现在这样,特地来一趟。而且,我不懂你为什么总是对那些柯尔鸭抱有极大的热情……”

时越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往手里掂了掂,笑了笑:“眼睛看到的东西和用心感受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我希望你设计出来的作品,是有温度的。”

“至于我为什么总是对柯尔鸭抱有极大的热情……”时越顿了顿,起身坐到一旁去,“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时越十二岁那年,在一次跳高比赛中摔伤了脚。在家静养的那段时间,日常的娱乐除了拼拼图和积木便是做数独游戏。他的性子本就闷得慌,时父怕这样下去,他更加不爱讲话了,于是便和时母商量了一下,将他送到乡下小镇的好友家里。

小镇空气清新,也不偏僻,不仅适合养病,而且还能让时越多些活动的空间。

时越刚来小镇的那几天,一直一个人安静地坐在门前的石板凳上,对着那本数独书研究。不时有镇上的小孩打算来和他搭话,也有人看到他的石膏腿之后和同伴低声笑了起来,他被他们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弄得有些烦了,合上书,冷冷地瞪着那些人。

时间一长,那些和他年纪相仿的人自觉讨了个没趣,慢慢地,便不再来找他了。

时越的清净日子没过几天,一个头发剪得短短的人仍旧来找他,她坐在时越对面,撑着下巴,带着好奇心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时越望着她,对方看着不过才七八岁的年纪,他索性不再和她计较,含混地回话:“阿时。”

“原来你叫阿事呀。”小姑娘没听清,将编好的手环和口袋里几颗纸星星送给他。

她的小脸红扑扑的,笑起来露出浅浅的酒窝,见时越别开脸,她索性跑到他转头的那一侧,同他讲起小镇外的风景,从潺潺流过的溪水说到赶鸭人途经过的道路。

时越不自觉被她认真描述的语气逗笑,正逢天真烂漫的年纪,小姑娘在手里比画着外面的一草一木:“那些小鸭子小小一只,真的好可爱,我好想把它们当成宠物鸭来养。”

等时越的脚伤好了,勉强能慢慢地走几步路时,小姑娘仍跟在他身后没心没肺地喊:“阿事哥哥,阿事哥哥。”

时越面上不显,暗地总是将她递给自己的一张张字条卡片认真收藏,那些手绘图案的一旁总是有她用油画棒写下的稚嫩名字——木宁。

郑雯柠听得有些酸涩:“那后来呢?”

“后来我要回去上学了,走得急,都没来得及跟人家好好告别。再后来的暑假我试着回去找她,才听说她被父母接去隔壁市上学了。”时越手撑着地,眼睛眯起,“其实我一开始想要从事柯尔鸭孵化,没有什么特别理由,不过是因为想实现她随口说过的一句话罢了。”

时越拿小石头在沙地上乱画,看似随口问她:“那你呢,你有喜欢的人吗?”

郑雯柠看着时越利落分明的侧颊,自嘲地笑了,继而哑声否认道:“没有,我没有喜欢的人。”

“真的吗?”时越怔了片刻。

郑雯柠敛起笑容:“真的。”

这回,时越不再问话,他们相顾无言了半晌。

郑雯柠起身坐到后方的青石台阶上,望着时越的背影,她的手撑下巴,小声自语道:“笨蛋,你知不知道,双重否定表示肯定。”

——我的心里住了一个你,只是可惜,住在你心里的人比我早来了一步。

原来喜欢,也分先来后到。

7)最佳的观众

实习结束前,距离周边设计的截稿日只剩三天时,郑雯柠将最终定稿发给产品负责人,那头很快回复了邮件,邮件上只有短短的一句话:“很遗憾地告诉你,你的作品没有得到我们的采用。”

看到这行文字,郑雯柠的脑袋里嗡嗡作响。

时越来找郑雯柠时,她绷着肩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一旁的废纸篓里堆满了被她丢弃的设计稿。

时越面露难色,犹豫了片刻才开口:“合作方那边临时派了个人来设计周边……”

“时越,”郑雯柠喊他,将亮着屏幕的手机推到他面前,她将所有情绪都写在了脸上,“网上说的这些消息,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时越敛眉,望着她通红的眼眶,他点了点头。

就在时越带郑雯柠去柯尔鸭基地的那几天,有好几个设计博主指出,博主“一颗柠仔”的设计没有创新,所有的作品几乎如出一辙。但也有人说,这正是她个人设计风格的一种表现。

随着这件事愈演愈烈,最后一路传到了产品负责团队那儿,出于顾客对周边购买力的考虑,负责团队决定另外再找一个设计师做备份设计。

“你说眼睛看到的东西和用心感受的东西,是不一样的。”郑雯柠哽咽开口,“那为什么对方没来孵化场,都可以出让负责团队满意的作品?你明明知道他们都已经做好了决定,那为什么还要不辞辛苦地带我去基地?我大概是真的不适合当设计师吧。”

“我想让你全力以赴,哪怕是为了那百分之五十的概率去努力。”

“时越,我知道你其实从一开始就一直在帮我,故意挑我作品的错误和缺点,其实你在帮我一点点地进步,对不对?”想到这几个月来的成果就这么付之东流了,郑雯柠甚至不知道自己来这个孵化场的意义是什么,她恹恹地自责道,“对不起,我设计出来的作品是没有温度的,我还是没能完成你的期望……”

“不要因为没有掌声而放弃梦想,你需要的是坚持而不是观众。”时越说出之前在网上看过的一句话。他似乎认真思考了一番,踌躇了片刻才开口,“如果没有观众,没有人欣赏你的作品,那么,我愿意做你的第一个最佳观众。”

8)从来都是你

次年四月初,郑雯柠提前和一家玩具设计公司签订了工作合同。

回学校看望导师时,导师递给她一张银行的汇款单,说是之前孵化场结清的设计费。

注意到郑雯柠讶异的表情,导师拿出手机给她发了一条链接:“几个月前有孵化场那边的工作人员制作了一个宣传视频,配合你之前设计的周边一起出售,反响竟意外地好。你不知道吗?”

郑雯柠愣愣地摇头,自从经历了上次被质疑的风波,她就卸载了一切设计平台,潜心投入进新的设计中。

郑雯柠点开导师发来的那个视频,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穿着柯尔鸭玩偶头套的人,在孵化场门口举着一个大大的牌子宣传她设计的周边。

郑雯柠几乎只是下意识地反应,那个人就是时越。

告别导师后,郑雯柠第一时间就搭车去了孵化场,看着沿路一闪而过的树木,一切的景致都让她觉得那么熟悉。

橙红色的夕阳迎着山间小道缓缓落下,郑雯柠鼓起勇气拨通了那个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她喊他:“时越——”

对于她的来电,那头显然很惊讶,他像是一下子想到了什么般,放下手中看到一半的数据报告,快速走到孵化场大门那儿。

看到久违的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涌上时越的心头,长久以来强装的镇定在这一刻消散殆尽,他就那么安静地盯着她,直到再也忍不住望着她失笑出声。

“因为家门口种了一棵柠檬树所以名字带一个‘柠’字,小时候养了两只八哥,一只叫‘大灰’,一只叫‘小灰’,名字还是我帮你取的。这些事,你是不是都忘了?”

郑雯柠睁大眼睛,听时越继续说:“看来过了这么多年,只有我一个人还傻傻地收藏着你给我那些卡片,把我的名字写错了也不知道。明明都给你了那么多暗示,为什么还想不起来呢?”

“你是什么时候认出我的?”郑雯柠有些哑然,想到了在小镇里的那些巧合,以及时越从前说过的话,她这才发现,原来她从头到尾都被自己蒙在了鼓里。

“从实习名单送到孵化场的那天起。”

“你知不知道,住我心里的人,从来就只有你一个人。”时越在她面前站定,竭力表现得一本正经。

对上他乌黑的眸子,郑雯柠的脸颊通红一片。

“我在想,如果你还有没有认出我,那我只好继续主动一点,主动地迈向你。”时越一步步朝郑雯柠走近,语气温柔,“不知道,你对我,有没有一点点动心?”

郑雯柠勾住了时越的手指,踮起脚尖凑到他耳畔轻轻地说了句:“原来你就是阿事哥哥啊。”

他记忆里的那个她,弯弯绕绕了许多年后,再次出现在他面前,这一次,他再也不会把她弄丢了。

时越不失约。

睡前小故事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

// 此处地址改为你的js文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