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风铃 | 我在等你失恋

发布时间:2019年8月6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我在等你失恋\

文/肖明

我第一次在宿舍见到魏东的时候,他还不会说普通话。当时大一开学,我早早到了宿舍,魏东敲了敲门,用一口邢台话问我:“同学,请问这是不是303宿舍?是不是教育学院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的宿舍?”

听这口音,我还以为是王宝强来了,一回头看到一个戴眼镜的小胖子,背着书包拉着行李箱站在门口。

我回答说:“是。”

魏东把书包放到了靠门的下铺,跟我说:“以后咱俩就是同学了,我不会说普通话,你别介意!”

“没事儿,我普通话也不好。”

进行完简短的自我介绍,我们开始整理各自的床铺。弄完之后,他说要去帮他一个高中同学兼老乡搬行李,我没多想,也出去帮其他人。

下午班里第一次开班会,我和魏东坐在一起。看到一个男生牵着女生的手走进教室坐下,引得周围一阵尖叫。

“我靠,这么牛逼,刚开学第一天就搞上对象了?”

魏东连忙解释:“不是,这俩都是我高中同学,他俩高中就在一起。我们仨高中同班,大学也同班。女生叫高珊珊,男的叫袁桥安,他跟咱们一个宿舍。”

高珊珊乍看上去长得一般般,但特别耐看,不过,她的眼里可只有袁桥安。

袁桥安一开学就竞选为班长,对班里以及学生会的事情都很热心。他喜欢整天待在辅导员办公室,或者去学生会办公室给学长学姐帮忙,从来不做宿舍的值日。

上大学后,同班同学之间的关系不像高中那么亲密,很多人根本不理班长,每次都是高珊珊第一个配合班长工作,但高珊珊在班里没什么职务,同学们便戏称她是班上的“老妈子”,甚至有人对她冷嘲热讽。这时,魏东总是帮高珊珊说话,只是他每次都要拉上我。

我很快发现,其实魏东喜欢高珊珊。

袁桥安第一次组织班级校外活动的时候,全班去了不到一半人。我是被魏东强拉着去的。爬山的时候,袁桥安的包让高珊珊背着,但是魏东把他俩的包都抢了过来背。

我悄悄问魏东:“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喜欢高珊珊?”

魏东义正言辞地说:“你别瞎说,珊珊是桥安的女朋友,我们三个是发小,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得了吧,还互相帮忙呢,尽是你帮他俩了。”我刚说完,魏东把我的包也抢过去背着了。

剧照|《盛夏光年》

一次袁桥安和高珊珊闹矛盾,袁桥安嫌高珊珊胖了,让她减肥。

魏东私下找袁桥安商量:“别让珊珊减肥了,其实她看起来不胖不瘦,正好。”

袁桥安说:“因为你是个胖子,所以觉得所有人都瘦。”

魏东没有再说话。高珊珊去操场跑步减肥,魏东就陪着她跑,为了避免别人说闲话,他又拉上了我。

我问他为什么要陪高珊珊跑步。“她低血糖,我害怕她跑着会晕倒。”说着还给我看了他口袋里刚买的一瓶葡萄糖。高珊珊的生活完全以袁桥安为中心,上大学也没能交上朋友,只好由他陪跑。

“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高珊珊?你不说实话我就不去。”我问他。

魏东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没有了我第一次问他时的遮掩。

“既然你看出来了,我也就不瞒你了。我喜欢珊珊比桥安早,只不过珊珊不喜欢我。”

我原本想骂他,但一想这家伙跟我同病相怜:都是喜欢一个人却不被人喜欢。我没有再说什么,默默陪着他俩跑步。

大一下学期,袁桥安如愿加入学生会,除了睡觉时间在宿舍,其他时间都没人影,也没时间陪高珊珊。高珊珊每次都找魏东诉苦,每次魏东都拉着我。

有一次,魏东跟我说:“珊珊心里太苦了,她需要一个闺蜜陪着。最好是她们宿舍的,万一出了点事,我没有及时出现,她也能有个照应。”

我说:“妈呀,你可真能操心,跟我妈有一拼。你想帮她找就找呗,跟我说有啥用,我又不能当她闺蜜。”

魏东很认真望着我:“你不能,但老白可以,正好她俩一个宿舍。你去说说,老白肯定不会拒绝。”

老白叫白明月,是一个非常豪爽的姑娘,也和我们一个班,上大学之前我们并不认识,但因为是老乡,经常互相帮忙,所以关系很好。

我说:“你要是喜欢人家就直说,这么操心她,人家还不知道,你冤不冤?”

“朋友之妻不可欺,再说了珊珊喜欢的人是桥安……”他啰嗦着跟我说了一大堆。

我告诉他,只要锄头舞得好,没有墙角挖不倒。他却很正经地说我不正经。经不住他软磨硬泡,我就跟老白说了。老白很爽快,说高珊珊人不错,就是太死心眼。

那以后,老白勉强做了高珊珊的闺蜜,为了维持这层关系,魏东经常请我们吃饭。

上了大二,袁桥安跟高珊珊说,他现在太忙,没有时间照顾她,所以要跟她分开一段时间。高珊珊死活不同意,一个劲儿地让魏东替她问袁桥安,是不是她做错了什么。袁桥安说她什么都没做错,就是想先分开一段时间。

不久后,高珊珊发现袁桥安在学生会找了个新女朋友。那个女孩儿我见过,看着很时尚,妆化得很浓,跟高珊珊完全是两个类型。高珊珊伤心得要死要活,但袁桥安跟没事人一样,转身就和那女生出去租房住了。

高珊珊很伤心,她想尽一切办法挽回袁桥安,到最后换来的都是冷冰冰的不可能。魏东则每天变着法逗高珊珊开心,但都不管用,还天天跑来问我怎么办。

“能怎么办呀,你的机会来了。”他让我不要乱说,高珊珊跟袁桥安在一起会更开心,只要看着高珊珊开心就好,在不在一起并不重要。我听了以后感觉不可思议,用河南话说就是傻得不透气。

也许是高珊珊看不到复合的希望,那天晚上,她给魏东发微信说自己不想活了。这下可把魏东吓坏了,他一边嘱咐老白看好她,一边拉着我去女生宿舍后窗下的人行道旁蹲点。大冬天的,到了半夜我实在顶不住,偷偷发微信问老白,老白说高珊珊已经睡了。

我跟魏东商量,既然人家已经睡了,咱就翻墙回宿舍睡觉。

魏东死活不肯,说万一她等我们走了跳楼怎么办?

我实在顶不住,就跟他说:“你他妈爱咋咋地,我要回去睡觉了。”

万万没想到的是,魏东拉着我,哭了:“求你了,别走,我害怕。”

没办法,我回宿舍拿了被子,我俩在女生宿舍后面的马路边坐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高珊珊在窗户里看见我俩,给魏东打电话说她没事了,让我们赶紧回去,别感冒。我靠,其实当时已经感冒了。

元旦那晚,我们在宿舍喝酒,魏东突然接到袁桥安的电话,说高珊珊在外面喝醉了,让魏东帮忙去看看。

我立刻打电话问老白,老白说她们宿舍在KTV通宵,高珊珊还是想挽回袁桥安,就假装喝醉给他打了个电话,其实并没有喝酒。

魏东还是担心得不行,非要让我跟她出去找高珊珊。当时宿舍已经锁门,我俩只能翻墙出去。我翻过去就走了,走了一会儿没看到魏东,又返回去。原来魏东上不去墙,都快急哭了。我又跳回去,让他踩着我的肩膀爬到墙头上。等我俩到了KTV包房,发现高珊珊确实没事儿。

那回以后,高珊珊彻底死心了,说以后再也不会爱。我怂恿魏东,他机会来了。可魏东害怕表白会刺激高珊珊,说看着她开心就好,不用非得表白。

大三后,高珊珊决定考研。为了照顾她,魏东决定跟她一起考。他俩在图书馆占的座位挨在一起,每次去自习的时候,魏东都会把开水壶拎过去,以便给高珊珊倒水。

高珊珊需要背什么资料,魏东都会提前整理好,用不同颜色的笔标出重点给她。冬天高珊珊在楼道里背书冻手,魏东就给她买暖手宝。复习紧张的时候,高珊珊顾不上吃午饭,魏东会给她买好拿过去。有的时候他俩都没时间,魏东就会让我送过去,我似乎成了他俩的保姆。

最终,他俩一起进了南京某大学的研究生复试,双双被录取。魏东查到被录取的消息时,我正在实习,他给我打电话,让我无论如何都得挑个时间回学校聚聚。

我心里不爽,他俩都考上了研究生,我还在实习,前途渺茫,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能干什么。我就跟他说没钱买车票,回不去,就挂了电话。等了一会儿,他又打电话过来,说已经把票给我订好了,还是高铁票。

我回去后,魏东先请我吃了顿饭,告诉我他要向高珊珊表白。还说要在操场摆蜡烛,东西都买好了,打下手的人也都找好,是一群想他分享考研经验和要考研笔记的学弟学妹。之所以找我回来,是想让我当总指挥。

晚上我带着人去操场的主席台,把蜡烛摆成心形,每个人发一根荧光棒,之后给老白打了个电话。

“老白,我和魏东在操场主席台看人家表白,魏东笨手笨脚地把人家蜡烛踩灭,现在都打起来了。”说完故意扯着嗓子喊了几句:“诶,别打了,别打了……”

没过一会儿,老白和高珊珊跑了过来。高珊珊一见面就问我:“魏东人呢?怎么样啦?”

我一把将她推进摆的心形圈里,魏东拿着花走了出来,对高珊珊说:“珊珊,我喜欢你,是高一开始的,直到现在,以后还会继续。”高珊珊一脸懵。

剧照|《盛夏光年》

趁着气氛到了,我一挥手,学弟学妹们就开始挥着荧光棒喊:“嫂子,嫂子,嫂子!”连在一起都免了,一步到位,直接叫嫂子。

魏东终于和高珊珊在一起了,学弟学妹们也如愿得到了他的考研笔记。

毕业后,老白回了库尔勒,我选择北漂。魏东和高珊珊开学前来北京看我,在一起后,他俩就是行走的狗粮。

看着眼前眉眼里都是笑意的魏东,我还是会想起那年大冬天,坐在马路边哭着说“我害怕”的那个男孩。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青年文摘

上一篇 : 余生,找一个愿意陪你说废话的人
下一篇 : 生命是一个说故事的人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