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过没有你的春夏秋冬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熬过没有你的春夏秋冬

文/简小扇

她不该同情他,更不该……喜欢上他。

1这还真是个不算美丽的误会

七月盛夏,泰国曼谷。

天空蓝得没有一丝杂质,半空热浪之下,大华街生活气息正浓。水果摊的老板刚将芒果削皮切成小块递到游客手上,耳边突然一声剧烈轰响。

他偏头去看,接踵而来的冲击波瞬间掀翻了水果摊,不远处的楼房轰然倒塌,黑色蘑菇云冲上天际,火光、枪声弥漫,哭声四起。

突如其来的爆炸打破了这个平静的午后,不远处鸣起警笛。一个穿黑色衬衣的高大男子混在逃窜的人群中,经过服饰小摊时,他顺手拿了一顶鸭舌帽扣在头上,帽檐低低压下去,只露一双微抿的薄唇。

他逃窜的方向是中心公园,那里正举办一年一度的鲜花节,人多嘈杂,是甩开身后那群人最好的途径。

入口处用九千朵鲜花堆叠了欢迎牌,不少游客正围着照相,他拨开人群,步履匆匆,但无奈身后人追得太紧,始终甩不掉。

穿公园而出,人群已经变得稀少,如果他再想不到办法甩开他们,接下来估计凶多吉少。他将帽檐拨高一点,正抬眼张望,一辆机车突然甩到他面前。

机车上的人穿皮衣,戴黑色头盔,大拇指朝后一指:“上来。”

他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冲到街口的对头,长腿一抬上了机车。发动机轰鸣,机车扬起漫天的尾烟,风一般疾驰而出。

二十分钟后,车在海滨路停下,前面的人取下头盔,逆着海风拨了拨短发,冲他扬眼角:“货呢?”

他早该发现她是个姑娘,毕竟皮衣修出纤细腰身,几分娉婷。

林清坐在车上没动,从裤袋里摸出一根烟点上,吸了一口,吐出一口烟圈后才问:“什么货?”

眼眶深邃的短发姑娘一脸“你不是吧”的表情,压低有些愤怒的声音:“朱元璋戴过的玉扳指儿啊!钱我都带来了,你别说你没把货带来!”

林清将烟嘴拿开一些,眯眼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意味深长道:“走私文物?明洪武年间的东西,起码十年……”

话没说完,她一把打掉他手中的烟,拽住了他的领口:“少说废话!到底带没带?”

林清垂眸,表情淡淡的:“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刚才是你主动让我上车的。”

她愣了一下,秀气的眉眼间涌上疑惑,迟疑地问:“你不是阿Q?”

“不是。”

她猛地拿下他头上的鸭舌帽:“那你怎么会戴着这顶绿帽子出现在我们约好的地方?”

林清这才发现自己刚才顺手在摊位上拿的鸭舌帽居然是绿色的……

这还真是个不算美丽的误会。

他跳下车:“看来你认错人了。”

短发姑娘一脸茫然,见他要走,一把拽住他胳膊:“不行,你不能走!”话落,感受到手指上的湿润,又看看他紧蹙的眉头,“你受伤了?”

林清将手臂抽回来,按住被鲜血浸湿的位置:“刚才谢谢你。现在回去,说不定还能找到你在等的人。”

她看看手表,气得跺脚:“早过了约定时间,现在回去等个鬼啊!”见林清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她咬牙切齿地拽住他的衣角,“我不管!都怪你坏了我的好事,你赔!”

林清笑了:“我又不走私文物。”

她气得不行,正要反击,空无一人的海滨路上突然冲出来几辆越野车,朝着他们的方向疾驰而来。林清面色一凝,抬腿跨上机车,见她还呆呆地站着,出声提醒:“还不走?”

她这才反应过来,刚刚坐上后座,机车已经飞驰而出。风似刀子划过脸颊,她只能紧紧搂住他腰身,将头埋在他后背上。

呼吸间,有淡淡的血腥味和男性特有的荷尔蒙味道。

林清车技很好,经过高架桥时,机车从侧方下弯上小道,越野车过不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消失在小道尽头。

机车一直开到郊外某个废弃工厂才停下。她从车上跳下来,一脸警惕地瞪着他:“你把我带到什么地方了?”

说话间,她瞟到他手背上的血迹,大抵是伤口开裂,血顺着手臂一路流到指尖。林清满不在乎地捂住伤口,打电话吩咐人来接。

挂了电话后,他看见她正从机箱里掏出一卷纱布出来,有些别扭地问:“要不帮你包扎下?”

林清没说话,低头挽起袖口:古铜色的皮肤,手臂线条硬朗,手握成拳时一侧有青筋暴突——这应该是一副常年锻炼、历经风吹日晒的身躯。她用纱布将伤口缠起来,撇着嘴说:“枪伤啊?刚才西边那场爆炸不会跟你有关吧?”

林清盯着她,冷不丁问:“你叫什么名字?”

她将纱布打结,然后放下他的袖口:“Carry!”

“中文名。”

“好多年没人问我中文名了。”她叹了口气,“姜敏之。”

“那么姜小姐,”林清环胸抱臂倚着机车,“请问你为什么要私下买卖中国文物?”

“你是警察啊?审犯人啊?”她不甘示弱地瞪回去,一把将他掀开,骑上机车,戴好头盔,而后揭开护目镜看着他,“今天算我倒霉!有人来接你,我就先走了,后会无期!”

她发动机车,后轮胎一个帅气的甩尾,尾烟喷了他一身,扬长而去。

林清望着她离开的方向,缓缓眯起眼睛。

2再遇

林清再一次遇到姜敏之,是三天后的晚上。从酒楼出来正是夜市开场的时间,七月的曼谷游客纷至沓来,林清正弯腰上车,透过后视镜看见身后小吃街追逐的人群。

姜敏之背着一个黑色双肩包一路奔逃,身后跟了一群手持刀棍的人。她慌不择路,扭头冲进旁边的小巷。林清记得,那是一个死胡同。

他收回已经踏入车里的半只脚,吩咐手下:“去帮忙。”

不多会儿,灰头土脸的姜敏之被手下领过来,看见他时眼睛亮了一下:“是你啊!还好还好。”

话落,她一头钻进他的车里,扒着坐垫鬼鬼祟祟地朝后看。林清笑了笑,弯腰上车坐在她身边,等车开动了才问:“怎么得罪人了?”

“他们出老千,我就是掀了桌子而已!”

林清想起来,刚才带头追她的那个人的确是这一片赌场的打手,看来明天还要找人去疏通一下关系,毕竟他和对方还有生意上的往来。

他开了一瓶矿泉水给她:“住哪里?送你回去。”

她咬牙切齿道:“住什么住,钱都输光了!”转头眼巴巴地望着他,“借我点钱呗。”

他笑了一声:“买得起朱元璋戴过的玉扳指儿的人还会差钱?”

“这篇翻不过去了是吧?”她抱着双肩包缩回座位上,从包里摸出一瓶紫药水,唉声叹气道,“我家老太爷后天大寿,没买到玉扳指儿,我都没脸回去了。”

“你可以再联系出售人。”

“中国文物哎,你以为那么好联系的?”她脚踝被铁丝挂了一道口子,擦了紫药水后贴上创可贴,接着朝椅背一倒,“我发了消息过去,但到现在都没收到回复。对方肯定是不满我爽约,拒绝再次合作。”

林清若有所思地点头,吩咐司机:“去医院。”

“去医院干吗?”

他看了一眼她的脚踝:“伤口上有铁锈,要打破伤风。”

姜敏之有点惊讶于他细致的观察,别过头看着窗外的灯红酒绿,有些别扭地道了声谢。

到医院检查后才发现,脚上的伤口并不浅,只是因为铁丝太细,没有造成大面积伤痕,所以她才没什么感觉。铁丝差一点就刺中血管,内里带了锈,医生费了好一番工夫才将铁锈清理干净。出来的时候,姜敏之已经疼得没法走路了。

林清看她单腿蹦蹦跳跳的样子有点想笑,俯身将她胳膊架到肩上,扶着她往外走,却听见她嘟囔:“还以为会有公主抱呢。”

他淡淡地瞟她一眼:“想得还挺美。”

上车之后,他吩咐司机送她去酒店,她扒着坐垫抗议:“我不住酒店!我有酒店恐惧症。”

林清觉得匪夷所思:“什么东西?”

“酒店恐惧症。”她一板一眼地解释,“一进酒店就全身发热,喘不上气。”见林清面无表情地望着自己,她俯身抱住脚踝“哎哟”了一声。

半晌后,他对司机道:“回我家。”

到家的时候,姜敏之已经在车上睡着了,抱着背包缩成一团,短发乱蓬蓬的,有点像毛茸茸的小熊玩偶。但她五官轮廓很深,应该是中外混血,睫毛长得难以置信,覆在眼睑上。

他叫醒她:“到了。”

她揉着眼坐直身子朝外看,看了半天后感叹道:“你家真大啊!你居然还是个不显山露水的富豪。”

家很大,但是没人,不开灯时黑得可怕。玄关处卧了一只斗牛犬,听见开门声撒腿扑到林清怀里。他脸上头一次露出欢快的笑意,将它抱起来。

“你小子,又重了。”

听这话,大抵是很久没有回过家了。

客房在一楼,姜敏之挑了一间挨着书房的,被林清搀扶着进屋。房间每天都有钟点工过来打扫,很是干净,他站在门口淡淡交代:“没什么事就不要到处走动。”

“怎么,金屋藏娇了啊?”她冲他撇嘴,从包里拿了一件睡衣出来,挥挥手,“知道了知道了,我要休息了,晚安。”

林清转身掩上了门。

屋内很安静,只有吊灯暖黄的光,姜敏之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她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口,耳朵贴上去听了听外面的动静,然后反锁房门。

手机轻微振动了一下,她走回床边看了一眼消息,然后飞快回复:Inside(成功潜入)!

然后她删掉了短信。

3他的脸部线条硬朗,犹如刀裁,一双薄唇抿出微微的弧度,分外好看

早晨的阳光还算温和,零零散散照在花圃间,林清端着早茶,目光落在不远处那只蜜蜂上。

“老大,货船又被警察截了,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次了。”

“人手没问题吗?”

“上个月清理卧底之后,现在绝对干净。”

他手指抵住额角,笑了一下:“有点意思。”

“人清理干净了,那人留下的东西清理干净了吗?”玻璃门被推开,姜敏之一瘸一拐地走近,短发乱得像鸡窝犹不自知,看见桌上的早餐时眼睛一亮,扑到他身边坐下,抓了片吐司就吃。

林清慢悠悠看着她:“什么意思?”

她一边嚼一边说话:“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他在谁身上留个追踪器也不是不可能。你知道英国最近出了一款新的贴片晶体追踪器吗?那比纸片还轻,金属探测仪都扫不到。”

林清眯起眼睛像在沉思,过了好半天才淡淡地问她:“你能解决?”

她得意地冲他挑眉,拍拍手上的面包屑:“给我台电脑。”

两个小时后,姜敏之抱着笔记本电脑从卧室走出来,林清不在客厅,之前汇报的那个光头也不见踪影。她推开书房门,窗帘拉得严实,书桌前亮了一盏台灯,照着几份摊开的资料。

她缓缓走过去,就要靠近书桌时听见林清的声音:“你在做什么?”

姜敏之转过身来,笑嘻嘻的:“找你呀。”她冲他扬扬手中的电脑,“我破解了。”

他手里端着碟子:“先吃饭。”

饭桌上已经摆了三菜一汤,简单的家常菜,姜敏之走近瞅了瞅,然后抬头问:“你做的?”林清已经落座,夹了一块豆腐。

“中国菜哎!我好多年没吃过中国菜了。”她尝了一筷子,摇头晃脑地品尝,“嗯……久违的,妈妈的味道。”

林清抬头看了她一眼。

“我妈过世后,我就没怎么吃过中国菜了,十几年没回过国,而伦敦的中国餐馆都不正宗。”林清埋头吃饭,似乎对她的身世并不感兴趣,“哎,你呢?你是中国人还是泰国人?”

“中国。”

“那你怎么会在这里定居?”

林清放下筷子看着她:“中国有句俗语——食不言,寝不语。”

姜敏之“哦”了一声,终于安静下来,抱着碗埋下头去的小模样分外委屈。林清看她一眼,无声笑了笑。

吃完饭,姜敏之窝在沙发上给他解释那个远程控制晶体追踪器的原理,他听了半天没听懂,伸手打住:“直接说结果。”

“只要下一次他们启动远程追踪,我这边就会收到信号,定位到追踪器的来源。”

“行。”林清点点头,起身拿起外套,一副要出门的姿势。

她直起身子:“你去哪儿?”

“回公司处理点事情。”

“带上我吧,家里好无聊。”

林清瞟了她一眼,哼笑一声,转头走了。

偌大的房间一下安静下来,只有斗牛犬吐着舌头坐在沙发对面望着她。姜敏之放下电脑走到窗边,看到林清正顺着青石板路离开,走到尽头上了那辆黑色的轿车。司机发动车子,车子很快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她缓步走向书房,扭了扭门把手,发现门已经被反锁了。她摸了摸袖口,手上很快出现一根极细的铁丝,从钥匙孔穿进去,轻微旋转起来。

几分钟后,啪嗒一声,她打开了书房门。

没有那盏亮着的台灯,书房极暗,她打开壁灯,走到书桌前,几份资料仍摊在桌面上。她匆匆翻阅一遍,是公司的一些账目,她拿出手机拍了照,然后目光锁定在那台电脑上。

不出意外,电脑有密码,她插上U盘,输入指令,开始解锁。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进度条到百分之八十的时候,屋外突然传来斗牛犬的叫声。

透过房门,她看见它吐着舌头兴奋地跑向玄关处。

姜敏之心里一惊,几乎没有犹豫就拔出U盘并关上电脑,飞快地走出书房。就在她关上门的那一刻,身后的房门应声而开,林清走进来,眸色淡淡地看着书房门口的她。

姜敏之手指搭在门把手上,转身挤出一个笑容:“你怎么回来啦?我想进去找点书看。”

“钥匙忘了拿。”他缓缓走近,目光却直直地落在她身上,半晌后,勾了勾嘴角,“过来。”

姜敏之被他笑得心惊胆战,他却转身在壁柜里拿下药箱:“伤口出血了。”

她低头,才看见脚踝处的纱布已经被血浸湿,大概是刚才走得太急,撕裂了伤口。姜敏之咧嘴讪笑一下,拨了拨短发。

他低头取出纱布和碘酒,等她坐下后将她的脚踝抬到自己腿上,一圈圈取下染血的纱布,重新上药包扎:“跟你说过不要乱动,是想截肢吗?”

他低着头,脸上没什么表情,动作却很轻。从她的角度看过去,他的脸部线条硬朗,犹如刀裁,一双薄唇抿出微微的弧度,分外好看。

她伸手戳了戳他的胳膊:“你的枪伤好了?”

他没抬眸:“小伤而已。”

她笑了一下:“林清,你是做什么的啊?枪伤都算小伤的话,我这个干脆让它自生自灭好了。”

她踢了踢脚,林清一把按住她,嗓音低沉:“别动。”

这么一踢,伤口又出血了,他不厌其烦地重新包扎。姜敏之听话地不再动,定定地看着垂眸的他。良久后,他起身放好药箱,走向书房:“想看什么书,我给你拿。”

“不看了,我看电视就行,你把电视给我打开。”

林清点点头,打开电视后,拿起钥匙准备离开,走到玄关处又回来,从钥匙扣上取下一片钥匙:“这是书房的钥匙,我习惯反锁,一会儿想看书自己去拿。”顿了一下又交代一句,“走慢点。”

她盯着那片钥匙,片刻后抬头冲他笑:“行,早点回来。”

傍晚,姜敏之收到一条短信,她低头看完,然后缓缓打字:Nothing(什么也没有)。

那头很快回复:Enter the company(去公司)。

趴在地上的斗牛犬猛地抬头,随即吐着舌头跑向玄关处,姜敏之抬头看了一眼,飞快地回复一句“OK”,然后删了短信。

门口,林清提着袋子走进来:“晚上吃面行吗?”

她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好啊。”

4姜敏之,你救了我两次,我该怎么报答

姜敏之在林清家住了几天,脚踝的伤口终于缓缓愈合,但他也没有提出过让姜敏之离开。他不提,她自然不会主动开口。

斗牛犬跟她熟起来,总喜欢卧在她脚上。她嫌弃它丑,蹲在沙发上鄙夷道:“你拉低了这个家的平均颜值。”

林清端着盆子从卫生间走出来:“把大圣抱到后院来。”

姜敏之嫌弃地抱起它:“这么丑还叫大圣,简直是对我偶像的侮辱。”

林清回头笑道:“你偶像是孙悟空啊?”

她瞪回去:“不行吗?!”

午后阳光炽烈,但好在头顶有遮阳棚,林清拿着花洒站在院子里准备给大圣洗澡。看见水时,大圣四条腿都开始蹬,姜敏之差点没抱住。

林清解释:“它最讨厌洗澡。”

两人合力将它按到盆子里,它一边叫一边甩水,他们一阵手忙脚乱。泡泡被甩到她脸上,她偏头在林清肩上蹭蹭,抬头时,额头触到他带青色胡楂的下巴,微微刺疼。

姜敏之愣了一下,偷偷抬眼瞟他。不同往日那般严肃,和大圣待在一起时,他脸上笑容清隽,像没长大的男孩,和那个受了枪伤却仍镇定自若的男人大相径庭。

这个男人,是她见过的所有人里最好看又最神秘的人,像罂粟,她明知危险,但仍忍不住靠近。这样的人,为什么偏偏……

她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洗完澡给大圣吹干时,它满屋子跑,林清跟在它后面满屋子追,姜敏之则蹲在地上笑得肚子疼。阳光从落地窗洒进来,细细密密,光线中尘埃跳动,像一幅暖色系的画。这一刻,她几乎忘记,她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晚上吃完饭,两人坐在沙发上看《西游记》,姜敏之推推他:“拿包薯片。”

林清面不改色道:“你觉得我家会有这种东西?”

姜敏之看着他半晌无言,片刻后,他拿出手机:“买几包薯片过来。”然后他按住听筒偏头问她,“要什么味的?”

吊灯投下橘黄的光,他就被笼在这团光芒中,嗓音都变得温柔。

电视演到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出场时,卧室里的电脑突然发出警报声。姜敏之从沙发上蹦起来:“有动静了。”她抱着电脑出来时,听见林清正对电话那头的人吩咐:“货船先不要动,等我通知。”

姜敏之目光微动,走到他身边坐下,开始定位追踪器。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信号范围终于缓缓清晰,林清眯了眯眼,拨通电话:“光头,你现在在什么位置?”

“中心港的雕塑后面。”

“往右走一百米。”

话落,屏幕上的信号源也开始移动,直至一百米后停止。林清冷冷地笑了一声。那头的人有些紧张,问:“老大,怎么了?”

“追踪器在你身上,你来我家一趟。”挂了电话,他撑着额头若有所思,“挺聪明,知道光头是我最信任的人,有什么重要业务都会交给他。”

一个小时后,光头到达,将随身物品取下后,最后追踪器定位在手机上。潜伏进来的卧底不知何时将追踪器嵌入他的手机里,以便警方随时定位。

光头气得不行,一脚踩烂手机,找到了一块指甲盖大小的晶片,他愤愤地扯出来:“就是这玩意儿害得我们损失了三批货!”

姜敏之本来若无其事地蹲在沙发上,当晶片被扯出时,突然愣了一下,随后她皱起眉:“手机给我看看。”

话落,屋里突然响起倒计时的嘀嗒声。

三人同时安静,面面相觑,姜敏之吞了一口口水,目光落在身边的林清身上:“好像是……从你身上传出来的。”

她一把接过手机翻开晶片,顿了一下,脸色大变:“晶片连有炸弹自爆控制,连线一断会自动爆炸。林清,你身上有炸弹。”

林清凝了神色,就要翻找,她按住他的手:“不能动,这种由远程控制的小型炸弹利用的是平衡定律,一动就会触发。”

她飞快抱起电脑,手指如飞敲击键盘,屏幕上滚过密密麻麻的他看不懂的数据。片刻后,他淡淡地开口:“光头,你先出去,记住我跟你说过的话。”

光头脸上青筋暴突,但无可奈何,只能转头离开。

他轻轻偏头看向姜敏之:“你也走。”

她头也不抬,目光死死锁住电脑屏幕:“这种远程控制的小型炸弹虽然便携不易被发现,但是因为容量小,指令传输很慢,我可以赶在爆炸指令到达前将它阻拦。”

“姜敏之。”他淡淡地喊她的名字,“我不是你什么人,你没必要做到如此地步。”

她骤然拔高声音:“你闭嘴!别打扰我!”

林清抿了抿唇,侧头看她。屋内开了空调,但她仍满头是汗,豆大的汗珠从鼻尖一路滑下,滴在键盘上,又很快被她的手指抹去。

屋内静得可怕,只有键盘敲击声和倒计时的嘀嗒声,他看向脚边的大圣,无奈地笑了一下:“姜敏之,如果我们都死了,大圣谁照顾啊?”

“不会的,这种炸弹最多在你身上开个洞,炸不死我。”

话音落,手指也停住,嘀嗒声突然停止,她扭头冲他笑:“成功了。”

他看着她,突然抬手擦了擦她额角的汗。下一刻,她扑到他怀里,手脚并用扒他的衣服:“快找找炸弹藏在哪儿!我的天啊,这么久以来,你居然随身携带了一颗炸弹,你这个危险分子!”

最终,两人在他贴身佩戴的玉符里找到微型晶体炸弹,姜敏之小心翼翼地接过来,研究半天,然后感叹:“就这小东西,能把你这栋大房子炸没了。”

林清在一旁冷冷地开口:“你不是说最多在我身上开个洞吗?”

她顿时哑口无言,拨了拨头发,转移话题:“警察怎么可能用这种对付恐怖分子的办法对付你?”

林清眯了眯眼:“不是警察。”他看向玉符,“这个玉符,是老大死前交给我的。”

这个信物本该交给老大的养子奎龙,但最后得到一切的,是林清。所以,奎龙设计在他身边安下追踪器和炸弹,将行踪泄露给警方,想要置他于死地,夺回一切。

“看来这内鬼清得还不够彻底。”他顿了一下,卸下冷意,眉眼间都是笑意,“姜敏之,你救了我两次,我该怎么报答?”

她有点不好意思,东摸摸西摸摸:“说什么报答,我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吗?真是……”

林清没忍住笑出来,伸手揉了揉她毛茸茸的短发。

很早以前,他就想这么做了。

5窗外马路上人来人往,是红尘俗世,而一窗之隔,他如天堂

林清接连在公司处理了几天的事情,家里只剩下姜敏之和大圣。她抱着它窝在沙发里看《西游记》,手边是林清给她买的各类薯片。

她发短信抗议:我不想待在家里了,太无聊了!我要去找你玩儿。

隔了很久,她才收到他的回复:过来公司,中午一起吃饭。

姜敏之欢快地出门了。

公司在闹市区,楼下有一家环境雅致的泰式火锅,林清坐靠窗的位置,正翻着一份报纸。窗外马路上人来人往,是红尘俗世,而一窗之隔,他如天堂。

他看见她时愣了一下,随即无奈地笑笑:“你还把它带来干什么?”

姜敏之把大圣放在脚边:“带它出来见识一下啊。长这么胖,要多活动活动。”

吃完饭,林清带她去了公司。他下午有会,将她安排在他办公室。办公室很大,从窗户望出去,天高地远,视野不错,门口坐了一个模样精致的秘书,时不时偷瞟她一眼。

办公室门是玻璃门,刷指纹进,楼道口还有一道安检门,刷卡进入。她就坐在平时林清坐的位置,办公用的电脑在她眼前。包里的U盘蠢蠢欲动,但门口那个时不时打量她的秘书像在提醒她不要轻举妄动。

最终姜敏之什么也没做,在办公室逛了一圈,看见了壁柜后的保险箱,又去办公区域逛了一圈,看了看安保,最后跟着开完会的林清一起离开。

开车回家的路上,一向不关心她身世的林清突然问她:“你在这里待这么久,家人不担心?”

她抱着大圣偏头反问:“你要赶我走?”林清还没回答,就听她叹了口气,“我跟你说过吧,我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我爸另娶,那个阿姨生了个儿子。我们家族挺大的,就算在伦敦生活了那么多年,骨子里属于中国人的特性也没消失。我家老太爷特喜欢我弟弟,我呢,从小就不听话,学习又不好,这次说要送给他祝寿的玉扳指儿也没买到,我回去干吗,找骂吗?”

她若无其事地说着这些,嗓音里没什么情绪。林清目不斜视地开车,右手却轻轻放下,握住了她紧紧绞在一起的手指。

她抬眸看他,他弯了弯唇角:“不赶你走。”他顿了一下,又说,“你把之前联系买卖文物的电话号码给我,我帮你把玉扳指儿买回来。”

“不用了……生日都过了,买回去了,他也不会喜欢我的。”

林清笑了笑:“我对那东西也挺感兴趣的。”

姜敏之不露痕迹皱了皱眉,轻声回答:“行,一会儿回去找给你。”

回家之后,姜敏之给了他一个电话号码。他拨过去,但那边关机了,他揉揉她的短发:“别担心,我会找人联系。”

她点点头,林清继续开口:“明天我要去一趟台湾,后天回来,你一个人乖一点,别惹事。”

她瞪他:“我能惹什么事?”

林清笑了:“比如去赌场掀人桌子这种事。”

第二天姜敏之起床时,林清已经走了,桌上留了火腿土司。她抱着大圣在周围晃了一圈,一直到下午,确定没人,才终于返回卧室,从包里拿出取指纹的仪器,在他平时用的水杯上取下指纹凝固成蜡胶。

傍晚时分,姜敏之背着包出门,一副外出逛街的打扮。进入闹市后,她先吃吃逛逛了一个小时,直到天色暗下来,才终于拐入公司后的那条小巷。

她从包里拿出电脑,一番操作后控制了公司里的监控系统,再从洗手间潜入公司。昨天她在窗口放了固体胶,能防止窗户被关死。

包里有第一个安检处的门卡,是昨天她麻烦秘书小姐帮她倒咖啡时偷的备用卡,她一路潜进林清的办公室,一切都轻车熟路。

将U盘插入电脑,破解密码后,她戴上手套开始翻看文件资料。开保险柜她不在行,研究一番后只能放弃,但桌柜里不少财务证明和贸易往来足够她拿到她想要的东西。

进度条缓缓行进,十分钟后,她终于打开电脑,开始将电脑里的文件传输到U盘里。等待令人心焦,可更令人紧张的是楼道口传来的脚步声。

这么晚,会是谁?

姜敏之焦急地看向电脑,96%,97%,98%……终于完成。她拔下U盘飞快撤离,但因走得太急,桌上的书架被撞落在地。她想回身去捡,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已容不得她耽搁,她只能咬咬牙飞快离开。

回到家是十一点,姜敏之将找到的东西全部发送出去,半个小时后收到让她继续跟进的回复。

她面容凝重:I've been exposed(我已经露出马脚)。

——Carry,believe in yourself(相信自己)!

她关上电脑,长长叹出一口气。

6她闭了闭眼,眼泪夺眶而出

林清回来时已经是晚上了,进屋时姜敏之窝在沙发上看新闻,有些萎靡。他走近,笑着问:“一天不见,怎么就这样了?”

她有气无力地回答:“想你想的呗。”

林清耸耸肩:“受宠若惊。”他脱下外套,然后去洗买回来的水果,“给你带了台湾美食,洗手来吃。”

她“哦”了一声,状似不经意地问:“怎么回来得这么晚啊?”

“早上就到了,一直在公司处理事情。”

姜敏之抹香皂的手一顿,故作镇定:“公司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怎么这么问?”他端着洗好的水果走过来,“追踪器那件事算是彻底解决了,内外都不让人省心。”

她皱了皱眉,后面那句话没听进去。怎么会没什么事?她撞落了书架,现在回想起来,翻过的文件也没有归位,他们那些人事事精明,怎么会猜不到有人进去过?

林清在她眼前晃手:“怎么了?魂不守舍的。”

她回过神,低头笑了一下:“有点想家了。”

林清若有所思:“你给我的那个电话号码一直打不通,对方估计换号了,还有其他方法可以联系到他们吗?”

姜敏之摇头。

“你第一次是怎么联系上的?”

“朋友介绍的。”

“那再问问你朋友。”林清拿起苹果咬了一口,“我对那些古董瓷器挺感兴趣的。”

晚上睡觉时,姜敏之辗转难眠,纠结到半夜,还是爬起来打开手机。她让对方查一下公司人员的名单和背景。

那边很快回复:What's going on(怎么了)?

——I suspect there are other undercover operatives who are helping me.(我怀疑公司里有其他卧底在帮我。)

那个掉落的书架,那些未曾归位的文件,一定有人帮她放了回去,收拾了残局,林清才会毫无察觉。

——Maybe from China?OK.(可能是中国的卧底?好的。)

从台湾回来后,林清变得比以前更忙,连着两天都没有回家。姜敏之也收到总部的指示,说林清这几天会有一笔大型交易,让她随时准备跟进。

林清回来的那天晚上,她给他准备了一杯牛奶,里面加了三片安眠药。趁他陷入昏睡时,她拿出了他的手机,装上了那个她曾经说过的比纸片还薄的追踪器。

她做完这一切,心里突然一下就空了。她走进他的卧室,他就平躺在床上,呼吸均匀。她没有开灯,只借着窗外的一缕月光看他熟睡的容颜。

门口的大圣打了个哈欠,她将手机放回原位,俯身轻轻吻了吻他的嘴角,然后转身离开。

林清一向不会打扰她睡懒觉,他不知道她其实一夜都没睡。她站在房门背后,听着他起床洗漱、做早餐、打电话吩咐今晚的行动,最后掩门离开。

她靠着房门坐下来,面无表情地打开电脑。

屏幕上的追踪信号源,正缓缓移动。

交易地点在郊区废弃的车库,她联系上总部后,林清的位置已经暴露无遗。联络人打电话过来说,今晚的交易不仅涉及毒品,还有军火。

那个会抱着大圣陪她看《西游记》的男人,一直在做着这样危险的犯法的事。那张对着她露出温柔笑意的脸孔背后,是多少支离破碎的家庭!

她不该同情他,更不该……喜欢上他。

姜敏之拨通联络人的电话:“我要去现场。”她面无表情道,“我要亲手抓他入狱。”

时间是晚上九点一刻,盛夏的夜里,下车时她仍感到一抹寒意。她跟着同伴一步一步走近,周围的一切都坠入黑暗,只看见前方一抹光,林清就站在那道光里,背影挺直。

周围埋伏的警察骤然冲出,现场顿时响起了枪声,她被身边冲出去的同伴撞得东倒西歪,差点摔倒在地。等一切都控制下来后,她才终于缓过神来。

林清就在最前面,单腿跪在地上,头上顶着两把枪,望向她时,嘴角有笑意。她掏出证件,举到他面前,一字一句道:“我是Carry,国际刑警。”

林清抬头看她,脸上没什么表情,既不愤怒,也不惊讶:“很早以前妈妈就过世了?”

“骗你的。”

“爸爸另娶,家里重男轻女,你过得很不好。”

“骗你的。”

“爷爷生日,你来给他买玉扳指儿……”

“都是骗你的,第一次相遇救你也是早就设计好的。”她有些烦躁地打断他,“林清,你涉嫌走私毒品和军火,现在被拘捕。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的罪证我已经呈交至国际法庭。”

她俯身替他戴上手铐,嘴角擦过他耳畔,嗓音很轻:“很抱歉骗了你,我很难过,但不后悔。”

姜敏之站起身来,似乎不敢看他的眼睛:“带他走。”

两名同伴铐着他往外走,她背对着他们,不敢回头,只听见他含笑的声音传来:“姜敏之,大圣就交给你了。”

她闭了闭眼,眼泪夺眶而出。

7你做得很对

姜敏之没有回伦敦,而是回了阔别已久的祖国。她听说,林清的老家在一个叫杭州的地方,她想去看看。

半途中,她接到爸爸的电话:“爷爷生日不回来就算了,这么久人都没影儿,还没你弟弟懂事!”

以前她会顶撞,现在她只是笑笑了事。

她在断桥旁边租了一间小院,回来之后才知道这断桥还有一段传奇故事,讲的是人蛇恋,于是她迷上了中国的传说,每天都搬着小板凳、带上大圣去听老人讲故事。

那一晚,断桥下了雨,就像白素贞初遇许仙那天。

她窝在沙发上看《西游记》,趴在她脚边的大圣突然抬头,随即兴奋地奔向窗边。姜敏之抬头看向轻轻飘扬的窗帘,借着电视机的光,窗帘后的人影若隐若现。

她一把握住了茶几上的水果刀,片刻后,那头传来一声轻笑。

拨开窗帘,高大人影一步一步走近,她看清他深邃的眼、高挺的鼻,还有微微含笑的薄唇。他就站在她面前,披着雨和月光。

良久后,她先开口:“林清,你越狱了?”

他低头看她,缓缓从衣袋里掏出证件,举到她面前:“我是林清,中国刑警。”他笑起来,“听说你在找公司里另一个暗中帮你的卧底?”

姜敏之觉得自己很淡定:“卧底坐到公司老大的位置,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所以你一开始把我留在身边,是为了调查我私下买卖中国文物的事?”

他点了点头:“阴错阳差,我也很无奈。要不是为了引出另一伙走私军火的犯罪分子,我早就带领全公司的人员去自首了……”

他话没说完,她终于扑到他怀里,力气大得几乎将他撞得踉跄了一下。

他听见她在哭,小声地啜泣,声音里含着委屈:“对不起啊林清,真的对不起啊……”

他笑起来,将她紧紧抱住:“你做得很对。”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红豆落星河
下一篇 : 他心蔓蔓2(二)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