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个小时的心动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4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一万个小时的心动

文/戴帽子的鱼

我可能是魔法师呢

高一时,老师安排座位,少年赵湘旁边坐着的是一个圆脸女孩。起初他以为她很文静,结果发现是被她经常发呆的样子欺骗了,她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话痨。

她叫于文文。

“赵湘同学,我的视野里总有些小碎片一样的东西飘着,抓又抓不到,那是什么?”晚自习课上,于文文伸手抓了一把空气,似乎一无所获,泄气地问。

“飞蚊症,”赵湘没有停下做题的笔,头也不抬地回答,“是一种常见的眼部问题,属于自然老化,正式的名称是‘玻璃体混浊’。”

于文文不快地把嘴巴一撇,指着自己脸颊上的一颗青春痘反驳:“赵湘同学,我才不老呢。”渐渐地她又眉飞色舞起来,“赵湘同学,你有没有想过,其实这不是飞蚊症,而是一个正在消亡的异世界的碎片。或许只要我找到某种神奇的介质,假设是魔法少女的魔法棒吧,我就能把这些碎片收集起来,拯救那个世界。”

赵湘放下笔,扭过头,是极其冷静的语气:“于文文,作业做完了吗?”

果然,面前的女孩神色惊慌:“呜哇,赵湘同学,今天课上老师布置作业了?”

两个人的位子,于文文坐在靠墙的里面,赵湘坐在靠走廊的外面。

于文文是迟到常客。这天,第一堂课的英语老师刚训完她,她愁眉苦脸地往座位上走。赵湘起身给她让行,忽然见她嘴角一扬,好似想到什么开心的事,脸色飞快地由阴转晴。

“赵湘同学,赵湘同学!”她欢天喜地地小声叫着,同时小手悄悄扯着他的袖子。

赵湘本来不想理她的,可这时英语老师刚好布置了与同桌的对话练习。他只能不情愿地把头转向她,与她对上了眼。

“赵湘同学,今天我出门晚了,爸爸开车送我,路上我听到了音乐广播里很好听的一首新歌,好像是这么唱的——啦啦啦啦啦啦啦……啊,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车载广播啦!”

“说英文!”

“咦?OK!”于文文的倾诉欲望似乎很强,愣了一下,改用断断续续的中文和英文夹杂着描述自己的问题,“今天我突然想到,为什么转到一个固定频率,我就成功收听到广播节目了呢?”

赵湘的英文流利且标准,他回答调频广播是利用无线发射的方式来进行音频信号传输的,只要频率一致,就能接收。

“Yes!那你有没有想过,maybe在我们遥远的银河系外,有一颗繁衍生命非常艰难的星球,这个星球上的人沟通的方式就和调频广播一样,只有找到能接收到自己信号的人,才可以结为伴侣。也许在我们上英语课的时候,一位忧郁的王子正站在火红色的星球表面,繁衍皇族的后代问题已被提上日程,他身旁的祭司正辅助他将信号传递到宇宙中的各个角落。忽然,几万光年的距离之外,地球上的一个姑娘,比如我,就像车载广播转对台一样,心灵感应了一下,脑海中响起了奇怪的外星语。当我懵懂无知的时候,几万光年之外的祭司忽然大喜,王子神色一肃,终于找到了宇宙洪荒中唯一能够接收到其信号的灵魂伴侣。”于文文说着说着,还假装浑身一震,似乎被什么击中的样子,然后就捂着脸花痴地嘿嘿笑起来,好像沉浸在外星球王妃的幻想里无法自拔。

英语老师的目光顿时被她吸引,眉头一蹙便往这边走来,恰好听到赵湘流利的英文,似乎在讨论外星人的什么话题。

等老师走后,赵湘见于文文眉头紧锁,似乎听不懂的样子,又主动翻译:“于文文,我相信,就像兔和狗不能诞下后代一样,就算存在外星人,我们人类和外星人之间也绝对是有生殖隔离的,又怎么可能生下星际后代呢?”

于文文顿时柳眉倒竖,气鼓鼓地指着他:“赵湘同学,我警告你嘴巴放干净点,那两个字好难听。”

“这是科学。”

即使是放学后,赵湘也逃不开于文文的聒噪。

于文文总是在放学铃声响起的那一秒准时打开新的话题,闹得赵湘想要立刻告别、快点回家也不行。

她背着书包,很自然地走在他的左边,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赵湘同学,我最近迷上了在网上追漫画,那个应用程序的系统做得还不错,浏览多少时长或者收藏多少部漫画就有一个毛茸茸的猫娘跳出来说我达成了什么成就,解锁一些线上特权。”

“嗯……”赵湘放慢自己的脚步,将就她的短腿,无可奈何地问,“于文文,你是不是看多了漫画,手机流量不够?所以你爸爸是不是又把无线网络的密码设置成了《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上面的什么高考例题,让你解完才能登录?把题拿来吧。”

“嗯,赵湘同学,你误会了。我是在担心啊,我很快就要看够一千部漫画了,你觉得这个应用程序背后会不会有神秘力量,一旦我达成这么厉害的成就,就会解锁什么很厉害的东西。”

昏黄的路灯下,于文文的头上扎着一个高马尾,一甩一甩的。赵湘看着看着,忍不住皱了眉:“你指的哪种厉害法?”

到了下阶梯的地方,于文文一步一步跳着,跳一步就给出一个答案。

“比如说漫画里的上古神兽被我解锁了,人世间可能要生灵涂炭了。

“又比如说,那个系统猫娘实际是个伪装成程序的二次元精灵,受我的诚心感动,很可能会出现和我缔结主仆契约。”

沉默,是今晚的赵湘。

当然,时间一天天过去,什么也没发生。反而是期中考试时,于文文因为数学不及格,手机还被爸妈没收了。

这就是于文文,看上去不太靠谱的样子。其实,她还是有优点的。

她的语文成绩很好,算是她唯一拿得出手的科目了。

在这个方面,赵湘却有点困难。他偏理科,什么数理化的题目都解得漂漂亮亮的。而语文考试时,他写作文就像挤着那最后一点点牙膏憋出来的一样。

这很可能是老师为什么要安排赵湘和于文文坐在一起的原因。

我可能是首富之女哦

转眼到了高二,按惯例要分文理班。

九月开学时,在校门前,因为在暑假里打篮球和游泳黑了一度的赵湘遇到了于文文。她一看到他,就哭唧唧的:“赵湘同学,以后你不是我的同桌,没人听我说话可怎么办?”

她这副小哭包的样子莫名有些丑萌丑萌的,赵湘憋住笑,安慰她:“你放心,还会有新同桌的。”

“按以往的经验,一般别人和我聊天聊多了都会影响学习,渐渐地就会让我少说点话。可赵湘同学一直保持上游啊,随便我叽里呱啦。”敢情她也不是舍不得他,纯粹是觉得他适合长期听她唠叨罢了。

结果这一年取消文理分科,两个人还是一个班,老位子。

于文文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抓着赵湘,差点把他的手腕给摇断。果然,她又迫不及待地开始讲憋了整个假期的话题:“赵湘同学,你不要小瞧我,我觉得……我很可能是城中首富的女儿。”

赵湘当时手里拿着一瓶水,还好没喝。和于文文相处久了,他自然而然地养成了一些习惯,比如她说话的时候,自己最好不要喝水,不然容易因为吃惊而呛着。

“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他们学校虽然在全省范围内小有知名度,但还比不上收费昂贵的国际学校。据说当地富豪都扎堆把儿女送到那样的学校去,学校里有骑马、高尔夫等这些课程,一开始就准备好了未来留学和圈子社交。

霎时间,赵湘竟觉得自己安排丰富、劳逸结合、学习加打球的暑假生活和听于文文讲话比起来,显得有些无趣。

于文文左右看了看,然后勾了勾手指。赵湘低头,方便她贴着自己的耳朵呵着热气讲悄悄话:“我告诉你哦,暑假的时候,我发现我爸起码开回过超过十辆不同的豪车,什么×驰啊,什么×肯啊,什么×莎拉蒂啊,什么×斯莱斯啊。现在想想,从小到大,爸爸只让我专心学习,别的什么都不用管,这句话似乎暗藏玄机呢。”

于文文讲得引人入胜,连赵湘都忍不住要相信了。可面对城中首富之女,他的神色还是泰然自若,没有马上献点什么殷勤的意思。

于文文也很满意他这一点,心里暗道,赵湘同学就是赵湘同学,绝对不会俗不可耐地因为一个人的家世就对其另眼相待。

接着,她放心大胆地请求道:“赵湘同学,你能不能帮我查一下我的家世?我觉得我爸爸可能是怕我知道家里有钱了就变成一个纨绔千金,所以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家里具体有多少资产,甚至有意识地训练我吃一点苦,未来方成人上人。”

赵湘可能也有一点点好奇,于是干脆地答应了。

实在没料到,根据于文文十个里面唯一背对的一个车牌号,赵湘查到了汽车商务公司。这家公司专门提供各类高档专车服务,而且配有资深的司机。

于文文的爸爸是里面的一个兼职司机,因为暑假里于文文要到培训机构补课,补课费高昂,可他只是公司的一个小职员,经济压力很大,于是就在夜间兼职做起了豪车司机,接一些千金、公子哥去泡吧、开派对,有时工作到太晚,车就直接开回家,第二天再开去公司交接。

两个人发现真相时,于文文的爸爸正在一个俱乐部门外,毕恭毕敬地给一个穿着亮片裙的小姐姐开门。

小姐姐连珠炮式地责骂:“我说你们公司怎么回事?我备注里写了要帅气的小哥哥当司机,大叔你长什么样心里没点数吗?一脸褶子,我要给差评!”

于文文的爸爸一个劲儿地鞠躬道歉,马路另一边的于文文咬着嘴唇哭了。

赵湘攥着她的手,带着她离开。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倒是她还一直有话说,只是比平常的古灵精怪多了一丝悲凉。

“赵湘同学,大人的世界好辛苦啊,我不想长大。

“赵湘同学,我还是快点长大吧,可以帮爸爸分担一点。

“赵湘同学,我要是有你一半优秀就能让我爸爸省心了。”

只不过于文文痴心妄想自己是首富之女的事,不知怎么就传开了。也许那日他们的对话还是被有心人竖起耳朵听到了,毕竟谁都想知道,一个不起眼的女孩与年级最受欢迎的少年赵湘之间有什么悄悄话。

本来家世查清后,于文文学习变得很努力,稀奇古怪的话少了,请教赵湘的题目倒是变多了。但她似乎只有三分钟热度,努力了一阵子后,就开始变得沉默寡言,甚至染上一个新的坏习惯,喜欢趴在桌子上睡觉,一睡就是半天。

赵湘的妈妈从牙买加出差回来,带回了一些蓝山咖啡,被赵湘带到学校来,递给于文文:“我注意到你最近老犯春困,每天喝点提提神吧。”

于文文摇头拒绝。赵湘再往前递了一点,剑眉拧着:“那你成天睡觉,难道打算一直这样放任下去?”如果是别人,性格冷淡的赵湘可能不会多管闲事。可对象是于文文,他简直气出了内伤。

于文文眼神逃避,依旧拒绝。赵湘叹了口气,心里很失望,打算给老师写申请,也许是时候该调座位了。

晚自习时,他在写申请书,写完最后一个句号,忽然听到女孩小声的呢喃。他愣了一会儿才分辨清楚,是于文文在说梦话。

她的睡颜朝着他的方向,似乎梦中十分激动,出了一些汗,刘海潮湿地贴在额头上,脸上带着笑意:“哈哈哈,哈哈哈——看你们还敢不敢笑我,我是这个王国的守护巫女,一切法则由我制定。”

赵湘忽然明白,于文文并非不在意那些闲言碎语,她只是在逃避罢了。爱幻想的她缩到自己的梦里,有可能是斗恶龙的勇者,有可能是挥剑的骑士,也有可能是能量强大的巫女。

可梦里的她把自己幻想得再强大,现实中的她却连一杯保持清醒的咖啡都不愿意接受。

赵湘轻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

梦呓戛然而止,片刻后,于文文揉了揉眼睛,清醒过来。

“赵湘同学?”

“你睡着的时候,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题目是“我的爸爸”,要求晚自习结束时交。”

于文文面露难色,赵湘故意冷笑:“怎么?你不好意思写?”

“不是的,”于文文使劲摇头,在知根知底的赵湘面前也没必要隐瞒,红着眼眶说,“我很为我爸爸骄傲,就算他不是首富也很好,因为他给了我无法衡量的爱。”

“那你就写下来啊!”

于文文的那篇作文被赵湘偷偷投到校报,据说看哭了不少人,于文文痴心妄想是首富之女的事也渐渐从同学们的讨论中销声匿迹。

校报发表这篇作文时,赵湘又弹了一下于文文的额头,像是生气,又像是宠溺:“你看,明明很简单就能解决的传闻,你偏要到梦里缩起来。我说你勇敢一点啊!”

少年的眼睛亮亮的,映照着少女不好意思的影子。

“好啦好啦,我答应你啦。”

我可能成为作家啊

因为在校报发表了那篇文章,于文文收到了一点稿费。她忽然有了一个新思路,以后要不要当作家呢?

“赵湘同学,能不能麻烦你?”又一天下了课,赵湘被于文文拦住。他已经习惯了她的多话,耐心地听着。

“什么事?”他看着她递到他面前的几页纸,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字。

“我决定开始写网文啦,我脑海里有那么多故事,为什么不写出来呢?虽然我是学生,要顾及学业,但既然决定要当作家,我就要对读者负责,日更一千字是底线!保持更新才更容易被别人注意。”

赵湘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拈过几页纸后问:“网文?”

“对啊,”于文文赔着笑,双手食指相对戳啊戳,似乎知道有点强人所难,眼神也不好意思地飘啊飘,“可是我爸爸平时不准我用电脑,周一到周五,我只能写在纸上,请赵湘同学回家帮我打到电脑上发表。放心,周末我会自己负责上传的。”

赵湘无语,看来这个家伙不仅把自己当打字员,还当成小助理了。

“好吧。”

于文文难以置信地抬头,发现赵湘的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教室里白光灯下的少年,一整天下来脸还是清清爽爽的,一点油光也没有泛起,五官比例也适宜,怎么就那么好看。

“我还以为我要求赵湘同学很久呢,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答应了。”

接下来还有一番折腾。

赵湘把稿纸放到书包里,于文文咋咋呼呼:“赵湘同学,要是路上有人打劫你怎么办?”

“附近治安挺好的,就算打劫,也只是索财,而不是你的稿子。”

“万一……万一对方一锅端,直接抢走你的书包呢?”

“那你要怎样?”

赵湘再次无语,看着于文文把稿纸拿回去,折啊折,折成一个小方块,放到他衬衫胸口的口袋里,然后满意地拍拍手,笑眯眯地道:“这样被赵湘同学贴身保护我才放心啊!”

然后她转述自己的密码:“我的密码是大写的D,然后感叹号,然后小写的y,然后数字0,然后@这个符号,然后……”总之毫无逻辑,不仅分大小写字母,而且有数字、有符号,更恐怖的是长达十六位。

赵湘暗自庆幸自己的记忆力超强,听了一遍就勉强记住了。

“你设这么复杂的密码干吗?”

“嘤嘤,”于文文有些紧张,“我怕万一账户被盗了,有人删光我的存稿,或者骗我读者要钱可怎么办?”

到这里,赵湘彻底服了于文文的脑洞。

当天晚上,赵湘回到家,坐在书房里,像弹着钢琴曲一样飞速地敲击键盘。因为他素来成绩优异,若不是语文差一点,本是板上钉钉的第一名,所以父母给他的自由度很大。

妈妈端着水果进来时,不经意地瞥到赵湘的电脑屏幕。

“冰月·菲斯洛·梦殇殿下?”匆匆一瞬,仅瞥到一个名字,赵家妈妈就嗅到了“玛丽苏”的浓郁气息,心中一惊。

“儿子,这是你写的?”

“不是我,我没有,别瞎说。”赵湘紧张地否认。

我可能喜欢上别人了

这件事他俩整整坚持了一年,赵湘后来回忆起自己的高中生活,不明白自己怎么就那么有闲情逸致,宁愿少复习或少睡一个小时,也要帮于文文打字、发表、截图读者留言,翌日再反馈给她,然后按她的意思回复。

他明明超忙,要准备考录取率很低的高等学府,要准备进入尖子生云集的热门专业,还想拿奖学金。

高考过后,赵湘把网文的账号物归原主,又帮于文文在电脑城选了一台性价比不错的笔记本电脑。

东西交出去的时候,赵湘心里忽然很失落,好像从热闹的地方一下子到了寂静得一根针掉下去都算巨响的地方。

他们的大学并不在同一座城市。

“赵湘同学!”离别的时候,于文文一直傻乎乎地挥着手,像用尽了全身力气,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不知为何,这个画面就像单曲循环的歌曲一样,时不时地在赵湘的脑海里循环。

从今往后,谁还会有她这么聒噪、不切实际呢?

在那之后他们是异地四年的网络联系,可往往没说几句话,于文文就“拜拜”了:“赵湘同学,对不起,不聊了,我先去码字了。”

赵湘有一次鬼使神差地在两个人的聊天记录里搜索了一下“我先去码字了”,发现一共出现了五百零三次,原来自己被冷落了这么多次。更奇怪的是,他一点也不生她的气。

令他唯一有些不快的是,常常她说去忙了,QQ签名却更换得极其勤奋,一会儿是“啊啊啊,阿唐你要不要这么甜”,一会儿是“殿下我一辈子追随你”,一会儿是“我想和张大哥一起浪迹江湖”……看上去就是一直在换恋爱对象的样子。

那段时间赵湘的心情蓦地很不好,用室友的话说,他整个人冷得跟冰窖一样,让人一靠近就心里发寒。直到赵湘渐渐发现,那些都是她文章里陆续出现的男性角色,他的心情才慢慢好起来。室友看着他脸上莫名泛起的笑意,感叹原来的那个他回来了,他总算正常了。

但赵湘也知道,于文文的写作之路不算顺利,写了几十万字都还没有和网站签过约。与此同时,赵湘的人生却是一路坦途。他每年都拿最高等的奖学金,大四时就有不少在大企业的学长听说自己学校这届出了一个人才,争相邀请他去实习。毕业后,他顺利进入了招新条件很严格的知名公司。

我确定自己的心动

赵湘埋头工作,但凡有人想给他介绍对象,都被他以工作忙为理由拒绝了。

那日大堵车,赵湘开着车寸步难挪,烦恼着主持会议的事。自己刚升职,实在应该以身作则准点到。他偶然间扭头一看,发现人行道上有个熟悉的身影在匆匆地奔跑。

她穿着明黄色的连衣裙,像一个躲避射手的小太阳似的。

后车的喇叭响起,原来前方道路已经被疏通。赵湘握紧方向盘,在茫茫车海里一点点地挪移,总算停在了于文文的前方。

车窗降下,他迫不及待地喊出她的名字。

她眼睛一亮:“赵湘同学!”

原来她毕业后看到这座城市有漫画编剧助理的招聘广告,是和写作相关的,于是她就来了。

她稀里糊涂的,完全不记得赵湘也在这座城市。

这座城市的房价很贵,她工资又低,只能租住在离公司很远的城郊,每天上班下班都是一场漫长的翻越。

赵湘思量了一下距离,邀请的话脱口而出:“我租的房子正好离你公司很近,不如你搬过来吧,反正还空了一间房子,而且合租也省钱。”

于文文听完摇了摇头:“我之前找过公司附近的合租房子,即使单间也很贵。”

赵湘平生第一次撒谎都这么冷静:“我那一套是个例外,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所以很便宜。”

于文文摸摸车上的真皮座椅,有些怀疑的样子:“赵湘同学,你怎么可能租很便宜的房子?”

“公司配的,不是我的。”

那日赵湘破例没有加班就回了家,回到家就对房屋进行了一些改装。

翌日于文文过来时,赵湘极其沉重地向她介绍,楼上没有住人,但半夜可能会听到楼上玩小钢珠的声音,有时候卫生间流出来的水会是红色的,有时候雷雨天会听到莫名其妙的人说话,等等。

于文文边听边尖叫。她又不是写恐怖小说的,听完就想跑,面色发白地摆手:“赵湘同学,不用了,不用了,我觉得住远了大不了早起。”

她无意间看向窗外茂盛的槐树,一想到“槐”字怎么写,“鬼栖于木”,更是吓得浑身发抖。

赵湘暗忖自己是不是有点过了,急忙拉住于文文的手,慌张地解释:“不用怕,这些都有科学合理的解释,再说房租比你现在住的地方还要便宜,离你公司又近。”

他们好像又回到了上学时他为她讲题的时光。

楼上无人却响起的小钢珠声,是楼体钢筋与水泥空隙的一种共振。

水龙头流出红色的水是因为水管老化。

雷雨天听到莫名其妙的人声,是大自然录音机原理,就是大自然的雷电现象产生的磁场恰好把某一时刻的声音给记录了下来,每当出现与之极为相似的条件时,就会重复。

…………

听完,于文文的脸色总算好看了一些,但仍心有余悸,怯生生地问:“赵湘同学,就算是真的,你也会保护我吧?”

“嗯。”赵湘刚刚着急抓住她的手让她别走,此刻更握紧了些,传递着令人心安的力量,“我会保护你的。”

他没有说,他在任何时候都不忘以保护她为先。

高中时,他有一天回家时确实遇到了抢劫的。

那些人看他护着胸前的口袋,还以为里面藏着钱,用力掰开了他的手,结果发现里面只是几张稿纸,气得撕烂了扔到他的脸上。

他在报警之后回了家,用胶水粘好破碎的稿纸,仍然赶上了当日的更新。那天他虽然受了伤,可心里很甜。

那晚更新的情节,恰好是男女主角相互告白后在一起了。

她那时文笔稚嫩,写的告白又酸腐又肉麻,他敲字的时候都有些不好意思,仿佛被告白的人是他。

于文文就这样住了下来,赵湘把自己的播放器藏好了,那些声音其实都是他制造出来的,偶尔播一次来圆谎。这里的租金其实也很正常,只是他偷偷给房东补了多出来的那一部分罢了。

于文文除了刚来的那段时间心惊胆战,到后来心也大了,晚上常常通宵不睡地写稿。有时候赵湘半夜起来,发现厨房里有个在偷吃的黑色人影,反而是他被吓一跳。

当赵湘再次升职的时候,他以此为借口请于文文吃饭。餐厅在江畔,城市的灯光梦幻如泡影,于文文吃着吃着,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

和同龄人或快或慢的成功相比,她的梦想一直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她有时候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这个能力,但之后又给自己打鸡血,格拉德威尔提出过一万小时定律,要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需要一万个小时的坚持和努力。

她写作时用的是一个断网的软件,只能打字,据里面的时间统计显示,她已经写了一万个小时。

可她还是一无所获。

当她越想越难过,趴在桌上哭得不能自已的时候,赵湘忽然从后面抱住了她。他温暖的身子仿佛可以如盾牌一样帮她抵挡人世间的严酷。

那是一个从未想过的动作,待两个人反应过来时,都愣住了。

“赵湘同学,你是不是觉得我言情小说写得没有真情实感,帮我找灵感?”果然,于文文的脑回路从来都不正常。

她回过头,一脸“你人真好”的表情。

看着她无辜的眼神,赵湘叹了口气,用力弹了一下她的脑门。

“一万小时定律不一定出天才,可是看到你努力一万个小时……”他脸一红,别开脸,顿了顿又转过来,温柔地看着她,一字一句,“一万个小时,我会心动。”

“啊?”他面前的于文文一阵慌乱,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一会儿看左下,一会儿看右下,“我从来没想过……赵湘同学会……会这个样子。啊,好担心。”她把自己的头发抓得乱糟糟的。

“担心什么?”

“不是都说初恋会决定一个人的感情观吗?哎呀,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但我很担心万一答应了赵湘同学,我和你这么不匹配的样子,结局到底会是什么样呢?这会影响我写东西啊,以后我的文风到底是虐死人不偿命,还是甜到像进了蜜罐呢?”

赵湘情不自禁地吻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孩,让她不再喋喋不休。

“以后是甜文。”

他的语气很肯定。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云雀躲在星星的梦里
下一篇 : 这世上只留下了一个我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