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来情深,奈何缘浅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4日 /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

文/狸奴老妖

01

大三的那年五一前一天,苏浅垂着一头清汤挂面的黑发,穿着五厘米的细高跟和米白色的连衣裙,扭扭捏捏地抵达了陈深的宿舍。

彼时正和宿舍一群兄弟们斗牛斗得正憨的陈深,嘴里大声嚷嚷着:“这会儿该轮到我有牛吧?奶奶个熊的!”

却不曾想宿舍突然一片静谧,所有人的目光一致投向了门口的位置,陈深好容易抓到一副好,非常不满室友们的掉队,骂骂咧咧道:“有美女来了啊,一个个东张西望什么!”

一抬头,嗬,门口果然站着个美女,巧笑嫣然,黑发肤白,高挑性感。

再仔细一瞧,这美女,怎么有点眼熟?

一旁的室友偷偷捅了一下陈深的胳臂,哎,她看着你笑呢?啥时候认识的这种级别的美女?私藏了这么久?

陈深呆了半晌,我操!苏浅你脑子坏了吗?把自己搞成这幅德行!

苏浅闻言依旧笑嘻嘻地,也不答话,只懒懒地抛了个眼风给陈深,就飘飘然踩着高跟鞋,扭着小腰走了。

陈深本打算置之不理,却架不住宿舍一帮臭小子起哄,下了楼,看见苏浅窄窄的背影,立在宿舍门口那一丛粉嘟嘟的夹竹桃下。

陈深走到苏浅面前,没好气地问:找我干嘛?

苏浅继续笑着:咱们五一一起去爬黄山吧?

陈深不屑一顾:被人挤下山摔成肉泥!

苏浅仍旧笑:把孙淼也叫着吧。

陈深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打了好几下,才把烟给点着:就知道你醉翁之意不在酒。

苏浅敛了笑:陈深,你帮帮我吧,你和孙淼关系那么好。

陈深哼了一声:他又不理你了,两年了,表白五次被拒绝,你还不死心?

苏浅看着陈深,满脸严肃:除非我死了!

02

陈深到底还是去找了孙淼:咱五一一起去黄山玩吧。

孙淼愣了半晌:就咱俩?

陈深沉默:还有苏浅。

孙淼直接回答:不去。

完了他一个人在篮球场上啪啪地投球,看都不看陈深一眼。

陈深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一屁股坐到了球场边的长凳上,把一双大长腿伸展开来,懒懒地点起一支烟抽着。

孙淼打完球,陈深还在那儿坐着。

孙淼走过去:我不喜欢那个苏浅。

陈深闷闷地说着:可是她喜欢你,再说了,苏浅好歹是咱们系花,你怎么就瞧不上她了?

孙淼仿佛赌气似的:反正我不喜欢她。

陈深:那你和我们一起去黄山吗?

孙淼:你希望我去吗?

陈深:嗯。

孙淼:嗯。

03

坐了好几个小时的火车,终于到了屯溪,又辗转了大巴车,好容易才到了黄山脚下。

苏浅像个孩子似的大呼小叫着,一路雀跃着跑在前面,看见什么好看的好玩的就回过头,冲着孙淼傻笑,孙淼也不大搭理他,她便也跟个没事儿人似的,继续往前跑着。

陈深不住地叫着:苏浅,你慢点,别摔着了。

孙淼回过头:你对苏浅一直这么好?不会是喜欢她吧?

陈深怔了怔神,笑了一下:苏浅是我妹妹。

孙淼哼了一声:笑话,你和苏浅啥血缘关系都没有,狗屁的妹妹。

陈深也不再说话,追着苏浅往前走了。

苏浅比陈深小三个月,他们的爸爸是从小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哥们。

苏浅出生半年,她妈妈便跟着人走了,她爸便把饿得嗷嗷叫的苏浅抱到了陈深家里,陈深妈妈便只好给陈深断了奶,开始喂苏浅。

说来也奇怪,之前各种牛奶奶粉死都不肯入口,一喝就吐的苏浅,一含到陈深妈妈那红润小巧的乳头,便立马止住了哭声,用肉呼呼的小手抓住了陈妈妈丰满的乳房,吧唧吧唧地喝了起来。

九个月的陈深,因为苏浅的到来被迫断了粮。

而此后的整整二十年,因为苏浅这个小丫头一直跟在自己身后,不得不面临更多的麻烦。

长大了的苏浅越发地漂亮,不仅漂亮,还调皮,不爱学习,成天跟一帮臭小子鬼混。

陈深帮她收过不少情书,打过不少架,解决过不少麻烦,还要替她抄作业,帮她考试作弊,做不了弊的就得帮她补习……总之,陈深的人生,因为苏浅的存在而备受折磨。

好容易上了大学,陈深如愿以偿考上理想的学校,而苏浅却意料之中地挂了。

苏浅在家不吃不喝了好几天,把苏爸给急坏了,赶紧拉着陈深去救急。

浅浅和你关系好,你去劝劝他哈。

陈爸陈妈也说:你好好劝劝浅浅,咱们两家条件不差,就算她不上大学,以后也不会让她吃苦。

陈深茫茫然地往苏浅家走,他才不信苏浅真的会想不开。

陈深走到一半突然反应过来:什么叫做“咱们两家”?!谁说他以后一定要娶苏浅了?!

苏浅红了眼睛打开门,冲着陈深说道:我要复读。

陈深还暗自在为双方父母的乱点鸳鸯谱恼火,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啥?

从来没爱过学习,没把考大学当回事的苏浅居然说她要去复读?

04

九月到了,陈深去大学报到,苏浅去复习班报到。

缺了苏浅在身边的陈深,起初有些不习惯,不过后来参加了学生会和校篮球队之后,倒是渐渐忙了起来,认识孙淼就是在这两个地方。

说来也是奇怪,陈深去学生会宣传部,孙淼在,陈深去校篮球队,孙淼在,陈深去广播台,孙淼在,后来陈深一时兴起去参加了学校的国画社,孙淼居然还在。

陈深瞪大眼睛看着这个身高185,却有着一张清秀的脸的男生,颇有些撞邪了的感觉。

孙淼倒是笑了:咱们只不过恰好都会写毛笔字、画国画以及个子高会打篮球而已,嗯,恰好声音和普通话也都不错。

有这么多恰好,关系想不好都难。

陈深和孙淼很快就升级成铁杆级的好兄弟,两人比赛似的在学校里出尽风头,各种比赛中都暗暗叫着劲,个头和长相都出众的两个人并肩走在学校里的时候,往往会引起尖叫一片。

那一年的圣诞节,陈深和孙淼无聊打赌,看谁收到的礼物和表白多。

没想到几番合计下来倒是打了个平手,两人威力无限,直接秒杀了从大一到大四的各种类型的妹子,连校园里属于宅男传说级别的风云学姐,也扭捏着给陈深打来电话,问圣诞节有没有空一起吃饭。

孙淼揶揄着:这么看是你赢了耶,学姐可是校花级别的人物。

陈深仿佛没听见似的:哎呀,坏了,说好了今天给苏浅打电话的。

他转过身拨通了苏浅的手机,听着浅浅在那边大呼小叫着,累死了,累死了,圣诞节也要埋头写卷子……陈深的声音不由得温柔起来,低声地劝说着:没事儿,就剩几个月了,再忍忍就好了……

陈深挂了电话,孙淼打趣道:难怪连校花相约都不为所动,敢情是有了意中人了啊。

陈深摇头:我家的妹妹。

05

第二年的高考,苏浅还真的险险地达到了陈深学校的分数线。

通知书寄到的时候,苏浅一路小跑冲进陈深的家门,见到陈深就直接扑他身上去了,跟只猴子似的挂在陈深脖子上。

陈深险些一个趔趄摔倒,好容易平衡住了,咬着牙道:苏浅,你个猪,重死了,能先给我下来吗?

陈深的脖子扭到,直到开学了,还转不过来,一使劲就钻心的疼。

开了学,陈深打电话孙淼来给苏浅搬行李。

孙淼姗姗来迟,一眼看到学校门口,一个穿着明黄色T恤和浅蓝色牛仔短裤的姑娘,一头短发微微有些凌乱,一双白花花的大长腿一刻也不停着,在陈深边上晃来晃去,不时便挽上他胳臂,将大半个身上都挂在他身上。

陈深见到孙淼,招呼了一声:这是苏浅。又跟苏浅介绍:这是我哥们儿,孙淼。

苏浅两只大眼睛滴溜溜地在孙淼身上打着转,惊呼着叫道:哎呀,陈深,你有个这么帅的哥们儿咋早不介绍我认识啊?真是讨厌。

然后又冲着孙淼笑嘻嘻地:帅哥,你好,请问我可以追你吗?

陈深不由得看了孙淼一眼。

孙淼的眼神明灭着,仿佛无所谓似的耸了耸肩膀:好啊,你可以试试。

陈深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去。

孙淼又说:不过,我可没那么好追。

苏浅咯咯地笑着:我就喜欢挑战高难度的。

05

苏浅真的开始追孙淼。

孙淼也真的像他说的一样,很难追。

苏浅的电话短信,十次才回一次。

约他出来吃饭,也通通以没空加以拒绝。

苏浅特地翘了课去看他们打球,满头大汗地喊着:孙淼加油!孙淼加油!

孙淼的态度也是淡淡的,只顾着笑陈深:你家的这妹妹,怎么不给你加油啊!

陈深只斜了孙淼一眼,一个篮球砸过去,差点没直接蹦到孙淼脸上。

孙淼气急:我以后是靠脸吃饭的,你要是给我整毁容了咋办?

苏浅赶紧穿过人群,使劲凑到孙淼身边,大眼睛里闪烁着焦急的眼神,从包里掏出纸巾递过去:没事儿吧?没伤到吧?

转过头又冲着陈深吼:陈深你咋回事啊,扔球的时候不能悠着点儿吗?

陈深黑着脸不发一言,场内有起哄的人尖锐地吹起口哨。

孙淼却是破天荒地抓住了苏浅的手,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没事,没伤到哪儿。让你担心了。

苏浅的脸瞬间红了大半,头微微地低下去,还是掩饰不住嘴角的笑意。

陈深丢下整个场的人转身离开。

后半场的球场上,孙淼一枝独秀。尖叫声不绝于耳。

球赛结束时,苏浅赶紧跑过去递上早就拧开了的矿泉水,不住地说:学长你简直帅死了,待会一起吃饭好吗?

孙淼只是淡淡地推开了苏浅的手,拎过自己放在一旁的衣服就丢下一:我还有事先走了。

苏浅只觉得地无比之委屈,伸在半空中的那只手都没来得及缩回来,凝成一个尴尬的手势。她撇了撇嘴,想要哭出来,有觉得没啥好哭的。

06

私下里,陈深问孙淼:苏浅不挺好的一姑娘吗?你就那样瞧不上她?

孙淼问陈深:你真的不喜欢苏浅?

陈深还是那么一句:苏浅是我妹。

苏浅又偷偷地陈深:陈深,你说,孙淼那么不喜欢我,是不是碍于你喜欢我啊?

陈深当时正吃着饭,强忍了好半天才没喷出来:谁说我喜欢你了?你丫的不要这么自恋好不好?

苏浅无辜地眨巴着眼睛说道:大家都这么说啊!

陈深:你是我妹!我喜欢个你妹啊!

差不多一年的时候,苏浅总是跟个跟屁虫似的跟在孙淼后面,孙淼不理她,她就去缠着陈深,反正陈深在的时候,大半时候都能够见到孙淼。

缠着后来孙淼烦了,恶狠狠地说:我喜欢的女人,不会是你这样的。

苏浅不依不饶:那是啥样的?

孙淼毫不客气地说道道:你看你,虽说脸还成吧,不过也太没女人味了吧?头发这么短,不是短裤就是长裤,只知道穿运动鞋,胸还没陈深的胸肌大……

眼看着苏浅的眼圈都开始红了,陈深忙拦住孙淼:得了得了,至于吗你?

苏浅倒是跟没听见似的,只是摸着自己的一头乱毛所有所思。

07

在那之后的好长一段的时间,陈深都没怎么见着苏浅,每次打电话叫她一起吃饭,也总是被各种理由推脱。

陈深想了半天发短信过去:妞你不会是被打击得对人生失望,万念俱灰,想不开了吧?

苏浅回得倒是挺快:丫的你死远点,我是那种人吗我?

陈深见着这短信没啥异常,也就随着苏浅去了。

没想到过了几个月,苏浅倒是把自己捯饬得人魔鬼样,就继续开始缠着孙淼了。

三个人到了黄山,还和以前的相处模式没多大改变。

苏浅找孙淼说话,孙淼爱理不理。

陈深在中间打圆场。

到最后,苏浅只好跟在孙淼后面爱理不理。

就连爬山的时候,孙淼也离得苏浅远远的,一个人吭哧吭哧地走在前面。

苏浅平时懒惯了,还真没这么大的运动量。

陈深敢保证,要是没有孙淼在前面,这丫头早就撅着嘴开始哭鼻子闹脾气吵着要坐缆车了。

看着苏浅咬着牙,喘着大口的粗气往上爬,陈深忍不住轻声问道:你就那么喜欢孙淼吗?

苏浅回过头,很认真地回答: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像喜欢别人一样喜欢他了。

08

好容易到了山顶的宾馆,苏浅累得恨不得直接瘫倒在床上。

陈深提醒着:别忘了,明儿早说好了一起看日出啊。

等苏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上午八点多了,山顶上的眼光透过窗帘射进来,跟一场梦似的。

苏浅赶紧抹了把脸就往陈深和孙淼住的房间跑,敲了好半天才敲开。

陈深一开门,苏浅就蹿了进去:孙淼呢?你们已经去看日出了吗?怎么不叫醒我啊?

陈深倚靠着门,半天都没说话,苏浅回头看过去,才发现,他的嘴角一片红肿。

苏浅皱眉:怎么了?你和孙淼打架了?孙淼人呢?

陈深淡淡地说:他自己一个人下山了。

苏浅忍不住大吼起来:你为什么要跟他打架?是不是我喜欢他你心里不舒服啊?我告诉你陈深,我从来都没喜欢过你!就算你对我再好,我也从来没喜欢过你!

吼到后来,苏浅的眼泪大串大串地往下掉,不住的呢喃着:孙淼走了,他以后是不是再也不会理我了……我知道,他不会再理我了……

陈深沉默了很久,说了一句:对不起。浅浅,对不起。

两人回程的路上都一直沉默,他们认识二十几年来,第一次如此陌生。

苏浅想,或许,人长大了,总有些东西,就再也不一样了吧。

09

那天以后,苏浅真的再也没有见过孙淼。

不久之后,陈深才告诉她,孙淼已经出国了。

苏浅一勺一勺地挖着手中的冰淇淋,心不在焉地回道:他走的时候有没有说起过我。

没有。

哦。

那他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不回来了,估计。他学的专业,在国外发展前景更大,而且孙淼的家人也在国外。

哦。

苏浅本来想说没关系,却不料眼泪还是一颗颗掉下来,落进冰淇淋里,化成黏糊糊的一团。

那以后的苏浅倒是跟个没事儿似的,每天上课,参加学校活动,出外找实习,忙得不亦可乎。

她变得更加漂亮,得体,有气质了,曾经总是咋咋呼呼跟在假小子似的,也开始学会用温柔低缓的声音说话了,追求苏浅的人越来越多了。

她却始终还是一个人。

陈深也还是一个人。

有时候苏浅和陈深开玩笑:我不恋爱是因为忘不了孙淼,你是因为什么呀?

陈深总是沉默,一句说不说,眼睛里深不可见底。

苏浅想,或许,陈深喜欢的,终究还是自己吧。

只是有时候,感情真的勉强不了。

10

临近毕业的时候,陈深申请了出国留学,他的成绩和综合能力都很不错,好几家不错的学校都发来了offer。

陈深选择的学校,恰好和孙淼的在一个城市。

送陈深走的时候,苏浅笑着说:真羡慕你,很快就能见到孙淼了,见了他,别忘了替我看着他点啊!我还打算继续追着去你们那里呢!

陈深像以前一样,摸了摸苏浅毛茸茸的脑袋,苏浅以为陈深会让她好好照顾自己什么的,没想到却只是一句:对不起。

一年后的苏浅,收到了一封来自美国加利福利亚的贺卡,上面只是简单的一行英文。

 We got married .Dear Su ,sorry.

落款是苏浅再熟悉不过的两个人的签名,陈深,孙淼。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有些话听过,却要用一生去明白;有些事懂得,却要去经历才肯相信
下一篇 : 有些事不必清楚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