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加颗糖(三)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偷偷加颗糖(三)

文/江迢迢(来自鹿小姐

偷偷加颗糖目录

第一章:偷偷加颗糖(一)

第二章:偷偷加颗糖(二)

第三章:偷偷加颗糖(三)

第四章:偷偷加颗糖(四)

第五章:偷偷加颗糖(五)

偷偷加颗糖(三)

01

有天晚上陈故先生回来的晚,我迷迷糊糊地感觉到有人蹑手蹑脚地掀开了被窝,睁开眼,看到他在轻轻地翻报纸,看得特别专注。

怎么形容呢,就觉得特别温柔。

陈故看到我醒了,把手放到我脸上,轻轻捏了捏。我说:“老公,请问您这么晚回来,是先洗澡呢,还是先吃饭呢?”

陈故看着我笑。

我奇怪:“笑什么?”

他隔着被子抱住我,声音闷在被子里,说:“让我抱会儿。”

第二天我又翻开陈故给我写的情书字条,打开了好几个,里面有一个这么写。

“我从没想过爱会随着时间越来越深。”

我把它拍下来发了朋友圈,有个朋友评论,问我:你结婚了?是你之前喜欢的人吗?

我这才想起来,我曾跟这位好友说过这段暗恋,只是她出国后不常联系了,连我结婚都不知道,我回:“是他。”

朋友戳我小框,说:“恭喜啊。”

“我记得那时候我还劝你,说他不会再回来了,你当时怎么回答我的你还记得吗?”

我有点懵,不太记得了。

她说:“你当时说,那我就走到他身边去。”

“真好,祝福你!”

我回她:“谢谢。”

其实我想跟她说,我的陈故先生根本就没走远,我也鼓起勇气想要走到他身边去,但是还是被他抢先了,他大概是不舍得我多走两步吧。

放下手机,我在那张字条下面写:我也从未想过。

02

最近陈故先生撩人的时候总是面无表情,跟他平时大相径庭,我逗他:“你最近怎么走高冷人设了?”

他直视前方:“我以前是什么人设?”

陈故的性格是比较阳光,虽然不是混混坏学生,但是也是一呼百应,整天笑嘻嘻地,特别明亮,虽然几年的军旅生涯整个人都沉稳严肃了不少,但在我面前还是偶尔会有点孩子气。

我:“明亮少年的人设。”

陈故先生叹气:“我得酷一点,给新兵一个下马威。”

“不过……”陈故勾住我的手,笑了笑,说:“在你面前我还是不那么酷吧。”

我也觉得。

陈故先生笑起来特别好看。

03

丢丢被我带到大院这边住,它有点不适应,一睡觉就在外面叫个不停。晚上我就不关门了,结果每天早上都被丢丢压醒。

我跟陈故抱怨。

陈故把丢丢举起来,严肃地训它。

“以后早上不准再进屋了听见没有?”

“你早上就不能多睡会吗?”

“还有那是我老婆,你要注意素质好吗?”

丢丢:“喵?”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04

大院不能点外卖,我偶尔工作忙,画画忘了时间,就干脆不做饭吃点零食将就过去了。为了不让陈故先生担心,我还胡编乱造中午吃了什么。

结果还是被他发现了。

他回到家,要跟我谈谈。

我瑟瑟发抖。

他:“中午吃了是吗?”

我:“吃了啊。”

他:“吃了什么?”

我哪还记得中午跟他说我吃了什么,憋了一大会儿,说:“凉拌黄瓜。”

他:“咱家最后一根黄瓜,我早上吃了。”

我立刻就蔫了,坦白从宽。

我坦白了,陈故倒也没说我什么,下厨做了饭。

第二天早上我睡得迷迷糊糊,察觉到陈故起床了,看了眼时间,才五点多。

“出任务啊?”

“……你睡吧。”

他捏了捏我的脸。然后我就睡过去了,起床后看到餐桌上盖着几盘菜。

陈故留着纸条:热一热就好了,不准不吃饭。

我眼眶一热,差点就哭出来。

陈故也很忙,做了这一次饭后我就不让他做了,保证肯定会好好吃饭。他满脸不信任,我觉得受伤了,拍着桌子让他少瞧不起人。

陈故低哼了一声:“明天看你表现。”

谁知道第二天我又忙完了,一看时间十二点了,想着要不出门吃好了,还没收拾好,就听到有人敲门。

我跑去开门,是隔壁的小少年,他掐着腰:“迢迢姐姐,你吃饭了吗?”

我呆了呆:“……还没。”

小少年哈哈笑了几声:“我就知道!”

孙奶奶从隔壁窗户探出头:“迢迢,来我家吃啊。”

我忙着拒绝:“没事,我出去随便吃点就行了。”

“做你的饭了,过来吃吧!”

我架不住热情,去了隔壁,上了饭桌一看果然菜不少。我有点不好意思,解释说是太忙了忘了做饭。

孙奶奶说:“早上陈故都跟我说了。”

“啊?”

“他说哦,我们家迢迢工作忙,总想不起要按时吃饭,我付伙食费,麻烦您以后中午做饭时多做点,喊她吃饭。”

孙奶奶是南方人,说话很软,认真地模仿陈故的语气,特别可爱。

我赧然:“陈故真是……”

“他还说,我好不容易把人娶回来,可不是让她来受苦的,万一瘦了怎么办。”孙奶奶感慨:“陈故真的喜欢你呢,要珍惜呐。”

我匆忙地扒了口饭,把哽咽声咽下去。

我知道。

这件事我十八岁的时候就知道了。

05

陈故先生休假的时候,我们飞去重庆旅行,正赶上重庆最热的时候,我们俩干脆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点个外卖,在酒店看电影。晚上在穿着拖鞋去散步。

重庆上坡路多,没走两步我就想回酒店了。

陈故给我打气:“冲呀!”

“你自己冲吧,你看好多汗,我妆都花了。”

“那好吧,我自己冲了。”

我一听就气不打一出来,看来这个人是要抛弃我自己走了。转念一想,我回去吹空调,让他自己去散步吧。

我想得美滋滋,抬头一看陈故站在原地没有走。

我瞪他:“还不走?”

他蹲下来:“宝贝,你以为我自己是指我一个人吗?不,是我们俩。走吧,我带你冲。”

我:“行不行啊?“

他:“上来。”

我顺从地爬上他的背,这几年的军旅生涯没有白白经历,陈故的背宽厚有力,特别让人有安全感。

我趴在他的肩头,说:“哎,陈故,你还记得有次体育课咱们班跟一班篮球比赛吗?”

陈故:“记得,怎么了?”

我:“中场休息的时候,你把衣服的下摆撩起来擦汗,腹肌太好看了。”

陈故低声笑:“乱看什么。”

那次赛事特别激烈,我藏在一群女孩中间,跟着她们尖叫。我记得那天的太阳特别晒,少年的汗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我说:“你说奇怪不奇怪,喜欢一个人,连他挥汗的样子都觉得好看极了。”

陈故附议:“你说奇怪不奇怪,念叨一个人,那么多声音里面都能听出她的掌声来。”

我:“胡扯!我没鼓掌!”

陈故:“那我更厉害了,偷偷钻你心里听到掌声了。”

钻进来了,就再也没有出去过。

06

去洪崖洞散步回酒店的时候我们走了另一条路,买了一个小西瓜,一人一半。

我吃得快,发现西瓜上面是甜的,下面还有点不熟。陈故等我吃完上面的,再把他的换给我。

我不肯给他:“我要投诉这个卖西瓜的,说好了不甜不要钱的呢?”

他说:“你吃我的,这样你就没白花钱。”

我:“那你呢?”

他:“我去投诉呗。”

我:“现在你就是你自己了?”

陈故乐了:“赶紧给我。”

他把半块西瓜抢了过去,吃了一口:“也算甜。”

我戏精附体,叹了口气:“唉,让你跟我过苦日子,吃这样的西瓜。”

陈故:“幼稚!”

然后蹲在马路边上:“这苦日子不过了,我再找个人把我带走。”

我被他吓了一跳,笑了好大会儿才直起腰看谁带他走。我们走的路偏,几乎没人路过。

于是陈故可怜巴巴地说:“没人。”

我:“你知道就好。”

陈故喊道:“那你还不赶紧把我带走?”

我笑着走过去,伸手去拉他,他一用力,我就跌到他怀里了,西瓜差点飞出去。

我听到他在我耳边说:“你是甜的,我就能吃到甜的了。”

我的脸刷一下就红了。

老天爷,谁把我的清纯少年人带走了!

这个老司机是谁?抓起来!

07

出来旅行一趟,必玩的景点没去几个,电影倒是看了不少。

我想看一部电影叫《永恒和一日》,但酒店的网络电视上没有,去网上找资源也找不到。

陈故先生说:“要不我去音像店看看?”

我看着外面的大太阳,觉得要不算了吧,另找了个电影看,是个爱情片,有点狗血,我看得睡着了。

醒过来的时候影片已经放到片尾了,陈故吃着薯片看的津津有味。

我:“好看吗?讲的什么?”

他:“里面的女主影响男主的事业,选择独自离开。”

我:“太狗血了吧!”又问他:“如果是你,你会离开吗?”

他想了一会儿,说:“我可能没那么爱你的事业,我就要你这个人。”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不容易严肃下来,我谴责他:“你不爱我。”

他盯着我,突然靠近,把我抱在怀里,说:“这么说吧,就算真有这样的事,我也希望我们都不要私自做决定。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生活,我们两个人的爱情。”

他把下巴放在我的头顶,声音有点低:“知道吗?”

是陈故先生教会我的,在两个人的爱情里,不要有单方面的牺牲。

如果有问题,一起发现它,解决它,越过它。

这才是能长久走下去的前提。

08

陈故先生还是去音像店找影片了。

临走前,他站在门口,有点壮烈:“如果我这一去未归,你就找个老实人嫁了吧!”

我:“老实人又做错了什么呢?”

陈故想了想也是,我连忙说带上我吧。外面实在太热了,我们俩在地图上找最近的音像店,撑着伞顶着烈日过去。

音像店开在一个巷子里,老板坐在门口吃西瓜,让我们自己去翻。里面也没开空调,闷热的空气一点凉风也没有。

空气很安静,翻动的声音有点大。

我压低声音,问陈故先生还记不记得高中的时候全班一起去租碟。那时候家里有有线电视的不多,只能去音像店去租。

陈故:“记得,你租的是《公主小妹》。”

我也揭他老底:“你看《大话西游》。”

于是毫不意外地说起了台词,全都是流行过的。当年学的东西都不记得了,这些台词记得倒是清楚。

我说:“其实我除了一万年和盖世英雄,我最喜欢的台词是那句。”

陈故问:“哪句?”

我说:“我那么喜欢你,你喜欢我一下会死啊!”

陈故笑了:“会。”

我:“啊?”

他:“怕喜欢你一下会死,所以我喜欢了你好多下。”

我立刻就捂住了脸,大庭广众的,陈故太犯规了!

09

在离开重庆前一天,我跟陈故先生去了长江索道坐缆车,又去了重庆最长扶梯,扶梯长112米,相当于31层楼高。

我有点恐高,站在电梯上腿发软,不敢往下看,陈故扶着我。

我问他当时学开飞机的时候害不害怕。

陈故说:“学的时候不是很怕,但是首次单飞的时候有点刺激。”

我问:“怎么刺激法?”

他:“飞机上就我一个人,周围全是空的,不过因为要集中注意力,也没有时间去想东想西。但是有一次,在雷雨天气赶上执行任务,挺惊险的。”

一想到陈故曾经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经历过这些,我听得心都揪起来了,抓住了他的手。

他宽慰地拍了拍我的手背,说:“我飞到云层之下的时候,雨已经下得很大了,降落有点问题。你知道我在喊什么吗?”

我:“什么?”

他:“你的名字?”

我心底一酸,脑补当时的场景,乌云蔽日,大雨滂沱,陈故驾驶着飞机从云霄得下,一遍遍喊着我的名字。

后来我把这个场景画下来了,却总觉得我的画笔那薄弱,根本画不出他当时的动人。

没关系,我有一辈子可以画他。

每一个动人的他。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鹿小姐

上一篇 : 来时雾散尽
下一篇 : 首席风云(二)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