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在璀璨之巅(一)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念你在璀璨之巅(一)

文/云拿月

念你在璀璨之巅目录:

第一章:念你在璀璨之巅(一)

第二章:念你在璀璨之巅(二)

第三章:念你在璀璨之巅(三)

第四章:念你在璀璨之巅(四)

第五章:念你在璀璨之巅(五)

念你在璀璨之巅(一):长得好看了不起啊

家庭聚会例行流程进行至半,一如往常那般无聊,至少对迎念来说是如此。

衣角突然被人扯了扯。迎念抬眸,原来是十岁的小堂弟找到角落来,微昂的下巴,弧度带着被惯出的莫名傲气。

“你的跆拳道是不是很厉害?跟我比一比!”

迎念眉头微蹙,未接话。小堂弟见状,顿了顿,抿着唇,加上称谓:“念念姐。”

“我不跟你比。”迎念拒绝,“你打不赢我。”

“谁说的!”堂弟不服气,嚷嚷,“老师说我很厉害!我是整个训练教室里最厉害的!”

满屋子都是和迎念同辈的孩子,几个叔伯不是聚在别的房间叙旧玩牌,就是被迎老爷子叫去书房说话。其余几个姑姑婶婶,要么在厨房里帮忙,要么也在别的屋里聚成一圈闲话家常。

作为这间小客厅里最大的晚辈,迎念只能耐着性子应付这个平日里和她并不亲近的小堂弟。

“我不跟你比,你去找他们玩。”

奈何小堂弟被宠惯了,想要做的事一定要做成,否则就不依不饶。他揪着迎念的衣角痴缠:“我不!我就要比,就要你跟我比!跟我比……”

迎念被闹得没办法,不想和他纠缠,只好起身。

这一辈小孩不少,为防止磕碰,房间里地毯都特意铺了几层,绵绵软软,他们头顶着地翻身打滚都没问题,正好也适合做活动场地。

迎念没动真格。堂弟十岁,再者水平相差太远,她就算让他一只手,他也打不赢。迎念便一直防守,堂弟较了真,一下比一下蛮横使劲,却怎么都打不到她。

他脸都憋红了,一脚踢上去,又被迎念挡开,一个没站稳接着就一屁股摔坐在地上。他顿了一秒,忽然开始号啕大哭。迎念皱眉,刚走上前正要看看他是不是摔到了哪儿,小堂弟突然蹦起来,抬腿就朝她踢来。

偷袭?迎念动作更快,下意识防卫,躲开后用了个过肩摔,一下把他掀翻在地。

堂弟这下是真的哭了。号啕声把家里大人都吸引了过来。

“谁在哭?干吗了,是不是又打架了……”

迎念看着坐在地上的堂弟,一脸无奈:“是你自己非要跟我打的,我说了你打不赢我。”

他不管不顾哭道:“你赖皮!我们老师没教过肩摔,你赖皮!”

那你还偷袭呢,小小年纪不学好!迎念正要张口,婶婶跑进来,见自己宝贝儿子坐在地毯上哭,连忙询问:“怎么了,谦谦?”

“妈!迎念堂姐打我……”

堂弟告状的瞬间,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都在吵什么?”

所有人朝厅门看去,气氛稍滞,立刻安静下来。迎老爷子缓步入内,双肩巍巍如山,多年威严气场不改,镇着迎家上上下下。

堂弟一下子见到靠山,扑过去抱着他的腿:“爷爷,迎念堂姐打我!她把我摔在地上!谦谦好疼!”

迎老爷子抬手揽住他的肩,在他肩上轻轻拍了拍:“别哭了,一个男孩子,哭哭啼啼像什么话!”可话里却一点儿都听不出斥责的意味。

“大过节的,你又在闹什么?”迎老爷子不善地看向迎念。

每年总有几回一大家子人要聚在一块,叔伯们携家带口,还有两个姑姑,也会带着丈夫孩子聚在这边。迎念的父亲此时不在,和她母亲一块去接她奶奶了。奶奶前阵子随老友们一同外出旅游,今日才归。

“他要和我过招,我说了不,他赖着非要,我只能陪他玩了一会儿。”迎念有事说事,“谁知道他打不过我,自己坐在地上哭,我凑近看他的时候,他却突然偷袭,我下意识……”

她平静的声音被打断,迎老爷子训斥:“他是你弟弟!你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敦亲友爱?他还这么小,万一摔伤了怎么办?”

脚下厚厚的地毯绵软无比,衬得迎老爷子的声音很有几分好笑。刚才堂弟偷袭,抬脚直接就冲着迎念的肚子去,要不是她手快捉住他的脚腕,那一脚蹬下去,肚子可够受的。怎么没人考虑她一个女孩家,万一被踢伤了该如何?

迎念面沉如水,大伯忙站出来缓和气氛:“爸,不过是小孩间的打闹,您别生气!念念不是不懂事的人。”

“她要是懂事能把弟弟往地上摔?”

“爸,您……”

“我就是故意的。”迎念抬头对上迎老爷子诧异的视线,在他露出生气的神色时,笑了,“我就是故意找谦谦过招,故意不让他,就是故意把他踹到地上,故意让他偷袭我,我好把他摔在地上。”

“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对吧?”她咬重最后两个字,“爷爷。”

“迎念,你……”婶婶一听急了,却被迎念一个眼刀子吓得顿了顿。下一秒,她诧异于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小辈的眼神惊到,顿时难以容忍,语气加重,“谦谦他还小!你怎么能下手这么没轻没重?”

迎老爷子的视线只在迎念一个人身上。那道历经沧桑的目光带着恒久不变的不喜,别说根本没有一点儿对孙女的亲近之意,那里头甚至都还带着点审视。

“你刚刚是在跟我顶嘴?”

迎念还没说话,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传入内。

“爸,妈,外公……”

客厅内紧张的气氛被打断,迎念循着声音一看,一个身量比她稍高的男生走进来,见情况不对,脸上闪过诧异,余下的音节全部淹没在喉咙里。

“怎么了这是?”男孩朝里走了两步,不解地问。

“嘉树你怎么来得这么晚?快过来!”迎念的小姑嗔了他一句,使着眼色,招手示意他赶紧到自己身边去。

江嘉树愣愣地看了一圈,视线和正中间的迎念对上,只一刹那,两人的目光又各自移开。

他们俩同岁,江嘉树比迎念大一个月,两人虽然就读同一个高中,但平时交集颇少。对于这个表妹,江嘉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原本作为这一辈唯一的女孩,怎么说都应该是家里的掌上明珠。然而从他记事起,迎念就和他们这些堂表兄弟都不亲近。

平时不走动、不联系也就罢了,每到逢年过节在迎老爷子这儿聚会时,迎念还总要和老人家闹矛盾。要是哪年气氛能融洽一些,可算是烧高香了。

瞧这当下的局势,江嘉树一猜又是迎念和迎老爷子起了冲突。他正要朝他妈走去,抱着迎老爷子大腿的谦谦忽然喊他:“嘉树哥哥!”

江嘉树脚步一顿,回头朝他招了招手:“过来吗?”

小男孩都喜欢和大男孩一起玩,江嘉树平时总被这些表弟们黏着。谦谦一看他招手,告状的事一大半都飞到了脑后,马上撒腿就往他身边跑。

但跑到一半,就被迎念揪着后脖领拽住了。谦谦被勒得后退一步,看清是迎念,“哇”地一声哭出来,垮着脸又要往地上坐。

“迎念!”不顾婶婶的斥喊,迎念用另一手捉住谦谦的胳膊。她看着迎老爷子:“爷爷,我们还没说完!”

江嘉树见谦谦哭得凶,看不下去,皱眉道:“迎念,你先松手!”

迎念置若罔闻。他沉下脸,伸手去拉谦谦,不妨被迎念重重推开胳膊,往后踉跄半步。

“没你的事!”

“嘉树!”小姑着急喊了一声。江嘉树头也没回,对着迎念发脾气:“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谦谦还小!”

“他还小你不小了吧?听得懂人话吗?”迎念冷眼道,“让开。”

小姑和婶婶齐齐变了脸色,大伯、伯母和其他长辈连忙站出来打圆场。有劝迎老爷子的,有劝小姑和婶婶的,客厅里一时闹哄哄的。

“你现在真的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迎老爷子沉沉开口,伸出手指着迎念,指尖发颤,“你现在,马上给你弟弟和哥哥道歉!”

迎念手一松,任谦谦摔坐在地上,不接话,沉默数秒后,嗤笑道:“您不累我都觉得累了。”

她直视迎老爷子,“每年过节来您这儿,总要听一顿训,挨上几句骂。您一直都看不上我妈,也不喜欢我是个女孩子。您自己扪心自问,这些年您偏心的事做得还少吗?我体谅我爸爸,他作为您的儿子、我的父亲,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所以我回回都在最后忍了下来。可今天这个事我是绝对不会道歉的。您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说我什么都好,随您的便。”

“你!”

迎念对着气到面色急剧变红的迎老爷子一笑,眼若寒冰:“以后过节,我再不会过来了。”

大伯忙道:“念念!别说这种赌气的话,快跟爷爷服个软……”

迎念知道大伯是好意,可那口气哽在她的喉咙里,哽得她连呼吸都疼。

“我真的挺同情您的。”迎念忽地一笑,对迎老爷子说,“即使你再讨厌我、嫌弃我,万分看不上我是个女孩,可我迎念,就是迎家这一辈最出色的那一个。”

“无论是你最喜欢的孙子,”她斜一眼坐在地上哭的谦谦,手一伸将微愣的江嘉树也拽过来,“还是你疼爱的外孙。”然后不等江嘉树反应过来,她又一把推开他,只看着面前这个古板的老人。

“他们和我比……”她眼里有执拗和顽固,也有不肯低头的绝不服输,“和我迎念比,统统都是废物!”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